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围的人在看见林若景的一瞬间,视线都被他所吸引,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

    “诶,这个不是六王爷的女婿吗?听说洛小姐被海盗给劫走了,这个时候王爷府还挂着白绸呢!”

    “我去,那他来万春楼干嘛,看长安城第一歌姬!”

    “啧啧,你还别说,这个林若景以前就在怡红院当厨子。听说,他和这个歌姬本来就有一腿!”

    ……

    “砰”酒桌瞬间变成了两半,许威怒气冲冲的呵斥道:“你们这群小王八羔子胡说八道什么,梁姬是老子的人,都给我睁大了狗眼看清楚!”

    只此一瞬,整个万春楼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

    户部尚书的儿子郑宽冷哼一声,斗鸡眼转了转道:“看来梁小姐的新欢旧爱可真不少啊!”

    “你小子也要掺和一脚是吧!”许威终究是有些忌惮郑宽,毕竟他们两个人都在朝廷任职,皆是官拜二品。

    “许公子说笑了。”郑宽眼底带着微微的恨意,嘲讽道:“前天在怡红院的那张床上,她可是对我说。有些人看似威武,可某些方面就是不行。起初我不知道她说的是谁,现在看来很明了了。”

    郑宽同样对于许威有所忌惮,但此时此刻关系到男人的尊严。

    毕竟是自己还算放在心上的女人,竟然如此水性杨花。

    他若是不说出来,还当真难解心头之恨。

    “嘶”

    现场众人皆是在这一刻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眼下的气氛可谓是非常的尴尬。

    不过从郑宽和许威的口中可以得知,这个京城第一歌姬梁姬,并不像她所称颂自己那般。

    卖艺不卖身!

    此时此刻,梁姬的脸色十分的苍白。林若景则是握紧了拳头,一脸仇恨的看着她。

    他为了她不惜冒着极大的风险,亲手将自己的未婚妻送到了海盗的床上。

    原本她可以娶了郡主,官途一路风顺。可为了和她之间的山盟海誓,他最终选择了铤而走险。

    可她呢?回报给他的又是什么!

    不过就是,除他之外的两个男人罢了!

    此时此刻,许威握着拳头,看了一眼郑宽在看了一样梁姬,一口唾沫吐在地上道:“呸他丫丫,真让老子觉得恶心!难怪你老子觉得你松垮垮,原来是服侍的男人过多!”

    许威粗暴下流的声音让梁姬的琵琶咚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她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此时此刻无论她解释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

    “许威,你的这句话我赞成。”郑宽转了转斗鸡眼珠跟话道:“女支女就是女支女,那个肯定脏的要死。玩玩而已,不必当真!”

    在场的众人闻言,无论男的则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梁姬女的则用不屑的眼光看着梁姬。

    众目睽睽的目光让梁姬几乎透不过气来,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了下来。

    最让人揪心的事情莫过于此了,想解释缺发现别人说的都是事实!

    而此时的林若景,脸色青绿青绿,他对于梁姬是真真正正付出了真心。

    却不曾想过到头来,竟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