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进门的瞬间,便是浓重的胭脂水粉味扑鼻而来。

    洛倾尘趁着老鸨去找梁姬的时候,写了几个字,让怡红院里的跑腿帮她把字条带给王府的父亲。

    我没事,莫要担心。林若景绝非善类,暂勿拆穿。

    毕竟,天下父母心,她终究不想自己的父母担忧。

    而她找梁姬,却是想看了看这个传言中怡红院的第一头牌,这个凭借这样的身份得到渣男真心的女子,究竟长得什么样。

    梁姬来的有点慢,以至于跑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后,便是一抹细腻的声音响起:“洛公子,我是梁姬。”

    她的声音很柔软,听起来就像是在云朵一般的轻棉,任何一个男子听见都忍不住心底一颤。

    当初大抵林若景就是被这样的梁姬迷了魂吧!

    “进来吧”洛倾尘右手将月璃折扇一挥,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当梁姬推门进来的一瞬间,她还是愣了愣,毕竟还当真算是个没人胚子。

    只见她身穿一袭莲青色的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脚上穿一**烟缎攒珠绣鞋。

    三千青丝斜插着一支镂空雕花水晶钗,一颦一笑显得那样的楚楚动人。

    眼角下的一颗泪痣,更是我见犹怜。

    但说实话,真不是她自夸!

    她觉得自己比这个歌姬好看多了,至少那双眼睛,比她干净。

    梁姬娇柔的朝着他作了个揖道:“公子想听梁姬弹曲,还是想和梁姬谈心?”

    她一眼就瞄到了桌面上的钱袋,金色的一角若隐若现,里面少说也有几十两黄金。

    作为怡红院头牌,她自然通过很细微的东西句能知道眼前这个人非富即贵。

    那么,就一定要好好把握。

    洛倾尘轻轻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看着她道:“陪我喝酒?”

    “洛公子好坏呀,你逗梁姬!”她娇柔的声音在她耳边一浪一浪的响起,不禁让她觉得一阵反胃。

    并非是她瞧不起青楼女子,而是她瞧不起梁姬。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呢,出门在外也没多少银两。”洛倾尘右手一抬,掂量了一下手中金色道:“今天晚上你要我伺候舒服了,这些金子都是你的!”

    不远处还在海上看星辰夜空的楚惜墨打了一个大喷嚏。

    身旁的手下问道:“帝少,小心着凉。”

    楚惜墨半眯着眼,眉心轻轻一蹙道:“大抵有人在骂我……或者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事实证明,洛倾尘的确做了一些事,但也不算对不起他。

    只不过花光了他给她的金子,为了一个敌人。

    当然,梁姬的酒量虽好,但却不如洛倾尘。

    她还是将她灌醉了,并且顺走了她身上林若景给她的信物。

    有些东西,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更爽,不是吗?

    翌日一早,洛倾尘早早的就在王府门口等林若景。

    此时此刻,他依然一身素白长袍,眼角带着泪痣,但嘴角却带着难掩的笑意。

    洛倾尘安排了一个人给了他一份信,毕竟将信物递给了他。

    信上的内容写道:城东万春楼,我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