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余生,赠你万世情深。冬至新

    无欲无求,无情无爱天下之大,未逢敌手。

    我以为如果我找不到永恒,就要这样过完这一生。

    殊不知,上天还是眷顾了我,给了我一个洛倾尘。

    在这之前,无论是活着又或者死了,对我来说似乎都没有任何意义。

    除了没有人能够成为我的对手之外,亦没有人能走进我的心间。

    千万年来亦是如此,过去的事似乎有些遥远,遥远到我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片段。

    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成为金魔的人,当然这是一件所有人乃至于生我的父母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们喜欢修习法术,我喜欢坐着发呆。

    他们喜欢日夜吸收天地精华,我大多入夜即睡。

    他们喜欢到下界耍威风,而我喜欢偶尔找个厚一点的云,听戏子唱一首苏白。

    十八岁那年,睡了一觉,天空骤然金光一现。

    我直接从紫魔晋阶成了金魔,完全跳过了所谓的红魔。

    所有的魔影宫的人都显得不可置信,毕竟在他们眼里我不可能在这样的年龄晋升到这样的品阶。

    就连我的父亲都不止一次为我,最后一次渡劫是在什么时候。

    我在想,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渡劫过。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那个夜晚我睡的特别的安稳。

    晋阶成为金魔之后,天庭开始忌惮魔影宫的势力,三番两次的派人混入魔影宫想要杀我灭口。

    可他们没有一次成功了……

    最有可能成功的一次,便是他们派了一个特别会扮柔弱的仙子。

    那时候我救了她的命,亲自将她带到魔影宫,可最终换来的却是她的匕首稳稳的刺入我的心脏。

    当时的我只是愣了愣,将匕首从身体里拔了出来,随后将匕首刺入她的心脏。

    那时候的她一定很惊讶,因为我的心脏在下一秒钟又重新长了出来。

    而她,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的机会。

    从那以后,我才知道天庭的人有多么的假。

    如若要打架便堂堂正正的来,总是用这种手段,即便成功了又能怎么样。

    胜之不武……

    后来我的父亲告诉我,那些所谓的正义人士其实才是最肮脏的,在他们对付魔族的时候,他们不在意用什么方法,只要我们能死,他们即是正义。

    我冷笑一声,心里有一个可怕的决定。

    三个月后,我孤身一人手握当时我亲自铸的一把苍天剑杀入天庭。

    那一站,魔影宫没有一个人知道。

    我几乎出入于无人之境,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手中的剑沾满了鲜血,一路杀到凌霄宝殿,奈何他们有无数神器都抵挡不住我的攻势。

    而我,只要受了伤,伤口便会迅速愈合。除了手臂有点酸意外,我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当时天庭的掌势叫做玄帝,记忆中是一个很怕死的仙。

    最终,我杀了他。

    后来几年,天庭已经不在对付我。因为他们知道对付我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他们开始对付我的家人。

    直到,他们全被害死了之后。我决定,要这些所谓的上仙,全部陪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