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至今都不会忘记,她成亲的那一天,四海升平,天和皆慕。

    有人羡慕她,有人羡慕夜之寒。

    总之,在魔族和巫族的眼里。她和夜之寒是金童玉女,人人歌颂的一对。

    而我在那天,毅然决然的决定抢亲。

    并且不顾一切,哪怕元神散尽。

    但仿若天要亡我,最终我还是输了。

    毕竟当时我只有一个人,凭我一人之力根本没办法和一整个巫族抗衡。

    可我真的不甘心,她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

    如果她选择的是一个好男人,我最多借酒消愁默默的祝福他们。

    但夜之寒,根本就是在利用她!

    我知道夜之寒为什么要娶她,也知道他和夏沫星的关系。

    我以为他们最多做到你侬我侬将她赶回魔影宫,没想到他们竟然对她痛下杀手。

    有关于止符的事情我也是后面才听说,那个时候她已经离开了魔影宫。

    我杀入巫族的时候,那些个长老们说她根本就没有奄奄一息。

    不仅如此,她还在夜之寒和夏沫星的婚礼至上,亲手让夜之寒毁掉新婚妻子的一身修为。

    听说那时候的她无人能敌,听说那时候的他冰冷果断,听说那时候的她和已经大相近庭。

    我不知道那些长老的话能信多少,但我知道,他们一定都欺负过她。

    既然欺负她了,就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了。

    最终,我率领大批魔人将巫族彻底铲除。

    可我却没有在这其中见到夜之寒,最后一个活口告诉我,他去了断情门。

    我犹豫了三秒钟,最后决定马不停蹄的赶往断情门。

    不为了什么,就为了取夜之寒的项上人头。

    即便到时候我和他一起死,一起下地狱都没关系,可我就是不能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我没想到,当我打算和他们这群虚伪的休闲人士拼的你死我活的时候,她出现了。

    她就这么稳稳的站在我身边,全身上下散发出完全不同的气势。微微眯了眯眼,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绝对的杀意。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她很陌生,但又……让人忍不住想要接近。

    就像是那一天的夜里,她用了一种我从未听过的音律和我斗琴。

    当时的我,内心深处是那样的热血燃烧。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这种棋逢敌手的感觉。

    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我喊我:无极哥哥。

    我从来都没有听到她这样喊过我,在魔影宫那些喜欢我的人非常之多,可我从来没给她们机会。

    因为我一直在等,在等一个回眸。我想要一个答案,只要她亲自说出口,我就放弃。

    可她却对我说,她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我有些疑惑,却义无反顾的相信了她的说法。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她和最初的她的确不一样,多了一点俏皮,多了一点可爱。

    不像从前那样沉默寡言,怼人的话总是说的那样的让瞬间哑口无言。

    我渐渐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无关乎于感恩。

    而是一种,被她所有的人格魅力所吸引的感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