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大抵也没有想明白冬至新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天和大陆从那一声巨响过后,无魔无神。

    所有人都失去了记忆,失去了法术,沉到了下界。

    一晃,三年过去了。

    今日的忘川城格外的繁华,炮竹声在耳边响起,小娃娃们拿着糖葫芦串四处嬉闹。

    这似乎是下界,新的一年……

    哦,现在好像不能说是下界,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所谓的天庭和魔影宫。

    洛倾尘一身玄青色男装,坐在冬至新的对面,抿了一口桃花酿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道:“今晚,南街好像有表演。”

    “嗯,据说是蟠桃大会。”冬至新明眸一抬,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道:“你想去看?”

    “你不想?”

    “挺想。”

    “噔噔噔噔噔噔”

    “大胆魔族妖孽,竟然敢擅闯天庭,你将西王母放在哪里?”

    “噔噔噔噔噔噔”

    “废话少说,要战便战。”

    洛倾尘瞄了一眼,定睛的看了那所谓的正派人士,其中之一便是当年断情门赫赫有名的古六。

    嗯,那个抛妻弃女的男人。

    如果非要说洛倾尘在这个位面最痛恨的人,应该就是古六。

    这种恨和原主没有关系,单纯的是她自己讨厌这种人而已。

    自身就是个三观不正的人,还以为自己是拯救天下苍生的救世主。

    “中间那个西王母,就是天庭的西王母。”冬至新温柔的挽过她的腰际,低垂着脸,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说来她也可怜,估计她连自己为什么会落到下界都不知道。”洛倾尘耸了耸肩,嘴角轻扬道:“不过话说回来,你既然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留一个下界。”

    自从神魔大战之后,洛倾尘感觉自己完全低估了冬至新这个人物。

    一个拥有神魔两种灵书巅峰的人,一挥手一抬眸就可以带走一个世界的男人,为什么要不索性变态一点,连下界都不放过。

    “真的想知道?”他眉眼一抬,眼眸亮如星辰。

    “嗯啊!”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看着她的眼眸说了一句能让她完完全全愣住的话。

    “我想要留下一个地方和你共度余生。”

    这大抵,是她在这个位面,听到他说的最深刻的情话了。

    或许还有那句……

    “如果你不会来,那我就去找你。”

    这一世他们活了很久很久,久到又有了修仙者,又有了魔族,又有了天庭。

    但他们没有寻到永恒,生命终究会有尽头。

    取代他们成为这个世界新主人的是一只由银色的凤凰修炼而成的仙。他一身白衣如雪,银色的青丝显得那样的妖娆。

    传言,他最喜欢的乐器便是一把琴。

    琴身如白雪一般的透亮,一波一弦,都带有一抹淡淡的悲凉。

    他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的所在之地。

    只知道,他是世间最厉害的上仙。只知道,他常常带着两壶酒,去一个开满忘川之界的蓝海。

    那里有两个如水晶一般的神碑,分别刻着两个已经被凡人淡忘的名字。

    一壶清酒,一段往事,诉说着的是一段有关于神魔之间的爱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