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倾尘说的对,你又何曾让爱你的人对你抱有希望?”冬至新冷眸一敛,嘴角勾勒起一抹慵懒的弧度。左手指尖微微一绕,朝着倒在地上几乎已经元神散尽的凤无极而去。

    顷刻之间,众人的目光皆是落在了沐花花的身上。

    她有些迷茫的后退了一步,身上还有一抹洛倾尘给她的保护结界,避免她在不敌魔人的时候收到伤害。

    其实,当她感受到那抹保护结界的樱花气息之后。

    她便知道,洛倾尘就是曾经和她朝夕相处的小倾。

    然而方才,神魔大战的时候。那个他所谓的父亲眼底只有杀戮,完全不在意她的死活。

    而所谓的魔族妖女,却因为她是她的朋友,在无形之中保护着她。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她好像,有那么一点分清了。

    “那又如何,她是修仙者便永远都是修仙者”古六督了一眼沐花花道:“我们和你们不是一类人。”

    这大抵是古六第一次如此正面的面对他和沐花花之间的问题,说出来的话还当真是没有那么好听。

    “哈哈哈”下一秒,空气中传来沐花花的嘲讽的笑声,只见她拿起千透琴朝着洛倾尘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不忘一般说道:“请不要加上们,因为我和你们才不是一类人。”

    话音一落,她已经稳稳的站在洛倾尘的身边。眸子里却满是泪花,咬了咬唇轻声对身旁的人道:“小倾,对不起……”

    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对不起,洛倾尘很清楚在刚才的神魔大战中。

    每当她有危险的时候,总会有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传来琴声。

    这抹琴音和银凰琴的气息相差甚大,她完全可以感受到不同。

    她也知道,她在默默的保护她。

    这大抵就是那种说不清的奇妙友谊,即便你们站在对立面,对方依然可以为你着想,而不像是她和古六之间所谓的亲情!

    “你……”古六深吸一口道:“冬至新,你是天和大陆唯一的神。你为了成神付出了多少努力,渡了多少次劫,如今为了一个魔族妖女你不惜抛弃你一手建立的断情门……你……”

    下一秒,古六已经说不下去了。

    因为冬至新的举动几乎让仙魔两派所有的人都完全愣住……

    只见他右手轻轻的拂过她的脸颊,眸子里倒影出她倾国倾城的面容。左手挽过她的腰际,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漂亮的眸子认真的凝视着她的唇瓣,二话不说,吻了下去……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

    他似乎能感觉到樱花的气息布满在她的唇齿之间,也能感受到她的脸颊瞬间一红,握紧醉梦剑的手猛然一颤。

    冬至新什么都没有回答古六,而是用行动证明了所谓的值得和不值得。

    在他眼里,洛倾尘的出现,便带走了他所有的值得。

    只要是她,无论做什么事都值得。

    “你……你……你……”众长老看见这一幕,几乎都要被活活气死。

    只见过了许久,他才微微放开她,如墨谭一般眼眸带着细碎的微光轻笑道:“你们难道还不知道数万年前毁灭了天和大陆的金魔是谁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