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个一身黑色玄衣的少年,一步一步缓缓的向她走来。

    他身上没有半点仙气,可那张惑世容颜,却让人不忍移目。

    叮好感度加二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九十。

    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一刻给她加了好感度,她明明一身是血的站在高岩之上,脚下踩的全部都是修仙人士的尸体。

    可他竟然在这个瞬间,给她加上了好感度。

    “掌门”

    “妖女,恐怕你要把刚才说的话收回了。有冬掌门在此岂容你这等妖孽横行!”

    “魔族妖人,今日便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不要难过,你们马上就要团圆了!”

    “冬掌门”原本站在最后面的夏沫星突然冲出来,一脸温柔的看着他道:“你要小心,这妖女”

    “我想,你们是误会了。”他冷眸一抬,深不见底的眼眸带着一抹淡淡的暗红负手而立道:“我是来找……我徒弟的……”

    只此一瞬,所有人都露出了不解的目光。

    方才还没有感受到冬至新不对劲的人,在这一刻纷纷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掌门……掌门……你……你去了无尽深渊……”

    “为什么啊!掌门,你为什么要削去自己的神格啊!”

    ……

    众人皆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冬至新,可他却没有做任何一字一句的解释。

    而是一步一步转过身,看着洛倾尘哑音道:“我说过,你如果不来找我,我就来找你。”

    此时,夏沫星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眼眸里一片慌乱的看着冬至新道:“掌门……你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你来找谁的……你怎么可能认识这个妖女!”

    “砰”一抹极强的力量打在了夏沫星的胸口上。

    她咚一声,直接倒在地上,眼眸翻白的颤抖了几下,没有了一丝生机。

    “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杀这种人脏了你的手,我帮你。”冬至新就这么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人,乃至于一身是血的洛倾尘都为之一怔。

    眼前的冬至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若是一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少年。

    为了他削去了所有的光芒,陪她坠入深渊。

    “冬至新,你作为天和大陆唯一的神,还真的丢人现……”

    曼罗话音未落,一抹红黑之光便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

    她一个慌乱,直接将苍天石朝着冬至新的方向攻击而去。

    殊不知,冬至新冷哼一声,嘴角勾勒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只见他右手一抬,一声砰的响彻在众人的耳际。

    那个所谓天和大陆的第一神器,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之中。

    下一秒,那抹红黑之光直接穿透曼罗的心脏。

    众仙在她身边,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之前只有一个晋阶成金魔的洛倾尘她们况且难以对付,现在还多了一个已经成神的冬至新……

    众人皆是面面相觑,想要退,却有知道对方根本不会给他们退的机会。

    古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冬至新道:“作为断情门掌门,老六我是真心佩服你。但,你让我们太失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