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时,魔影宫门口。

    虽说大批魔族之人奋力抵抗,却还是不低人数众多的天兵。

    洛倾尘已经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个人,只知道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杀戮的极其。

    遇人杀人,遇神弑神。

    “倾尘,我们恐怕要退了”凤无极右手银凰琴一晃,淡淡的白光环绕住她的腰际,将她带到自己身边道:“你先走,我善后。”

    她咬了咬唇,心里还想继续战斗。可看着一个一个倒下的魔族之人,终究知道五万魔兵是对抗不过十万天兵。

    况且,她和凤无极的能力可以众仙之上,但是魔兵的能力并非在天兵之上。

    两军交战,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一场战役,而言并非将军勇猛无敌就能胜利。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我们一起走……”洛倾尘冷眸一敛,右手的玲珑戒已经被鲜血所覆盖,她抬了抬手道:“众魔兵听令,我们退”

    “想跑,不可能”

    洛倾尘话音一落,一抹陌生的声音缓缓的想起。

    原本晦暗一片的天空,瞬间周亮无比。

    天空中出现一个穿着散花水雾绿草百仙裙的女子,手中握着一个让人根本无法直视的石头。

    “糟了,他们找到苍天石了……”凤无极迅速将洛倾尘往身后一拉,眉心一蹙道:“你快走……”

    “苍天石……有这么厉害吗?”她咬了咬唇,直视这那枚石头。

    手中的玲珑戒传来淡淡的灼热感,这大抵是神器与神器之间莫名的感应。

    即便是不同世界的神器,依旧存在着这种感应。

    顷刻之间,那个仙子奔跑至云将的身边,缓缓的抱起了他,似是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眼底一片杀意。

    “魔族妖人,我要让你们知道伤我云哥哥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苍天神石,毁灭如兮。

    血染星河,妖魔尽散。

    ……

    “倾尘”

    “砰”

    大抵是一声巨大的声响之后,洛倾尘眼前一片昼亮无比。

    她在最后一刻,猛然抬起玲珑戒,尽可能的挡住苍天石给他们造成的伤害。

    她想保护魔族的一兵一卒,更想保护凤无极。

    可不知为何,这一刻她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但能感受到有人紧紧的抱着她。

    在顷刻之间,白光消逝。

    周围的魔族之人统统倒在地上,但看上去并没有生命危险,她的玲珑戒在半空之中打开了保护结界,保护着他们的生命。

    但她……却被那个傻乎乎的凤无极……给保护了下来。

    毕竟,苍天石是对着她而去。

    想要对付上古神器,只有一个办法……

    以血祭祀,但却只能抵挡苍天石的第一次攻击而已。

    可他依然在那一瞬间,义无反顾的这么做了。

    只见他一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手中的银凰琴已经支离破碎。

    他的一头银发,渗透着他的血瞬间被染红。

    洛倾尘心底猛然一朝,冲到凤无极的身边将他抱住。只觉得他微弱的气息,一点一滴的消散,却还是认真的握住了她的手。

    “倾尘妹妹……”他急促的呼吸着,深邃的眼眸认真的看着她道:“我好像……真的祭了神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