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即便是有些悬,现在的他也没有选择。

    眼前这个人还只是洛诛心的女儿,倘若他连她都打不过,岂不是根本没希望攻下魔族!

    这是他一身的夙愿,如今已经走到了兵临城下的这一步,他绝对不能退缩。

    下一秒,他负手而立,纵身一跃站在他面前,看着她开口道:“魔族妖女,还不……”

    “咻咻咻”只见他话音未落,洛倾尘手中的醉梦剑便朝着他攻击而去,速度何其之快,让人应接不暇。

    她眉梢微动,嘴角勾勒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不是告诉过你,能动手的情况下就别废话吗?”

    这一抹淡淡的笑,竟然在场的三个男人为之一怔。

    站在最后面所谓的巫族族长夜之寒,以及她身后的凤无极。

    再者就是……她眼前的云将。

    他倒是第一次对魔族之人有一种另眼相看的感觉,殊不知这种感觉来的太过于短暂。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洛倾尘的醉梦剑已经在交手之中稳稳的刺入他的身体。

    空气中瞬间弥漫起一抹血腥的问道,她冷笑一声道:“没个几斤几两就想开染坊,你可真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她的声音很低,话音一落,便将醉梦剑拔出。

    云将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岩石之上,其实她还是留了他一条命。

    毕竟……他们交手的时候他也没有对她招招致命。

    古六见云将没几个回合便倒了下去,内心之中忽然有些慌乱。

    只见下一秒,他抬起手中的长剑道:“我们杀进去”

    即便洛倾尘的能力比他想象之中要高得多,他也不能退缩。这一次他们的兵将是这一批魔族的两倍之多。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洛倾尘和凤无极两个人再厉害,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而事实,就是如此

    两军交战,洛倾尘手中的醉梦剑鲜血淋淋,一滴一滴的血液都是每一个正派人士的鲜血。

    但当她遇到沐花花的时候,她还是收了手。

    沐花花一愣,似乎能感觉到那种莫名的熟悉感觉。

    虽已经恢复的本尊的模样,但她的身上依旧散发着淡淡的樱花气息。

    数秒后,沐花花有些惊愕的看着她道:“你……你是……”

    她眉心轻蹙,右手一挥,只有力道没有法术将她打到战地之外。

    毕竟,她是这个位面她的第一个女生朋友。

    毕竟,每一次她被人说的时候,她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替她说话。

    毕竟,她是一个好人。

    同一时间,断情门。

    冬至新换下总喜欢穿着的白衣,穿上了一件冷黑色的长袍,一步一步走向极尽深渊。

    这是一个无论人魔还是仙都惧怕的地方,但他不一样……

    极尽深渊在天和大陆的星河的边界,在哪里可以做许多其他地方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亲自抹去一身神格。

    没有神的印记,还拥有法术的人,直接坠落成魔。

    自古以来,这个地方都是用来惩罚犯了大错的神仙,统称为:罪神。

    他们经过一天一夜神雷烈火的摧残,一点一滴被削去神格的神仙,半人半魔。

    而此时,冬至新站在这极尽深渊面前,嘴角竟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