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魔族想要知道正派人士的私事,稍加调查便可知道一二。

    而这个所谓的古六,在他凤无极的眼里,也是一个渣男!

    “你……你……你……”古六显然是听出了他话里的含义,咬着牙道:“今日,我古六便收了你这个妖孽,灭了魔族!”

    “呵呵”一声清冷的笑声响起,只听叮叮两声,天空瞬间一片晦暗。

    凤无极修长的指尖在银凰琴上拨弄着琴弦,穿透人心的音律朝着众断情门弟子的方向攻击而去。

    只见稍微修行薄弱的人已经承受不住诛神之心所带来的干扰和攻击,纷纷吐出了鲜血。

    “该死”古六低吼一声,众长老们瞬间摆阵。并且祭出断情门的法宝轮回镜于阵法之中,朝着凤无极的方向攻击而去。

    凤无极冷眸眯了眯,口中一甜,可他却将鲜血硬生生的吞了进去。

    断情门不亏是断情门,几个仙术并不是很高的长老聚集在一起的阵法,再加上轮回镜的威力,竟然硬生生的将他的银凰琴给击退了下去。

    可他绝对不能退,如今洛倾尘生死未卜,更不能让夜之寒逍遥法外。

    不知当初如果他散了自己全部的元神,那个他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会不会回头。

    大抵……终究她还是会一股脑爱着夜之寒吧!

    不然以当初她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

    “有意思”凤无极薄唇轻轻一抿,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道:“既然你们几位愿意为了夜之寒付出生命,那我和你们同归于尽也不亏”

    下一秒,原本散发出月白色光芒的银凰琴颜色瞬间改变,一股暗红之光围绕着琴身,透着一抹血腥的气息。

    “你你……你竟然……”古六双眼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凤无极,他站在月色之下,银发随风一扬,嘴角渗着淡淡的血迹,整个银凰琴散发出犹如地狱一般的音律。

    “老六,他这是要血祭神器!”其中三长老看向古六道:“我们所有人都会死,不如……不如还是把夜之寒交给他们吧!”

    “老三说的对,我们为了巫族全军覆没不值。况且这夜之寒的确是负了她们魔族妖女在先,和你徒弟……”

    “不”古六非常坚定的摇了摇头怒吼道:“为了正义,为了天下苍山,我古六一条命算什么,他凤无极敢血祭神器,我奉陪就是”

    站在不远处香樟树下的洛倾尘嘴角勾勒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天下苍生,真是可笑……

    下一秒,她从随身空间里取出原本纯黑色的长裙以及披风。右手一挥,恢复了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

    顷刻,只听叮一声,一柄周身泛着暗黑色光芒的醉梦剑直接击破古六等人的阵法。

    四周一片黑色的羽毛从天而降,她半眯着眼站在凤无极的身前,眉心的红色印记若隐若现,似是隐约有一点淡淡的金色。

    古六一愣,周围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看见洛倾尘的一刻都有些惊愕,毕竟,她真的太美了。

    月色之下,冷颜淡眸一步一摇,倾尘天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