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一时间,夜之寒腰间的占星铃猛然一响,发出丁零当啷的清脆声音。

    他微愣,看着冬至新身后穿着樱花色绣棉衣裙的少女,口中无声的道:“倾尘……”

    “嗯”冬至新点了点头,清冷的眸子无意间看了夜之寒一眼。

    他能很明显的从那双眼眸中看到里面的倒影

    他在看洛倾尘,而且是一直在看她。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开始,便半刻都没有离开过她。

    洛倾尘微微颔首,目光无意间的扫过夜之寒的身影,没有做一丝一毫的停留。

    在她眼中,看来某些人对夏沫星还是很痴情。

    一个高高在上的巫族族长,直接来断情门找人。

    有意思,还真的挺有意思……

    “都坐吧。”冬至新右手一挥语气中带着一抹淡淡慵懒道:“夜族长来我断情门所谓何事?”

    洛倾尘双眸一亮,在这个瞬间真的超级想给冬至新打call!

    大抵也就只有他这样身份的人,才会将问题问的那么的直接。

    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他眼中,夜之寒孤身一人来到断情门,绝对不可能只是想要和断情门交好这么简单。

    而且,他非常不喜欢他看着他徒弟的眼神。

    “在下就是对断情门久仰大名,想要前来与冬掌门以及各位长老探讨一下学术。”他朝着冬至新彬彬有礼的点了点头,眉眼一抬嘴角勾勒起一抹淡笑道:“听闻冬掌门想来不参与这种迎新宴会,今日……”

    “我徒弟喜欢。”他半眯着眼,深似海的黑眸带着绝对的气势看着眼前的夜之寒。

    众人闻言,皆是不寒而栗。并且对冬至新说出这句话感到深深的敬佩!

    毕竟,现在有关于他和她小徒弟的谣言可是满天飞。

    本以为作为断情门掌门会为之避嫌,却不曾想过他不仅没有这么做,还公然对他的徒弟如此的……爱护。

    当然,当夏沫星听见冬至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浑身一怔,当场愣住。

    她几乎没有想到这个他如此崇拜的男人,竟然会对一个丑女说这句话。

    “看来冬掌门……很疼爱自己的徒弟啊!”夜之寒抿了抿唇,漆黑的眼眸闪过一抹淡淡的尖锐。

    占星铃最后一次记忆的洛倾尘还留在巫族衣服上的气息,所以不可能会错。

    那个站在冬至新身后的人,虽然面容、声音都和洛倾尘完全不同,甚至用灵术透视都不能显现出真身。

    但是他很确定,那个人就是洛倾尘。

    占星铃从来没有误响过……

    可她一个魔族的嫡女,来这里做什么?

    “我疼徒弟是自然的事情,这点就不需要夜族长操心了。”冬至新走到高位之上,右手一挥,淡蓝色的灵力拭去微小的灰尘,对着身旁的洛倾尘道:“过来坐。”

    “对对对对对大家坐吧。”古六站出来缓解了一下气氛说道:“夜族长不用拘束,我们断情门一向以修仙为目标,对条条框框之类也并没有太多的规矩。”

    “难怪”他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不悦,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道:“她会想来这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