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

    她半眯着眼,看着眼前一脸惊慌失措的兮萦,嘴角勾勒起一抹绝世倾城的笑容。

    “洛洛倾”兮萦摇了摇头道:“不,不可能”

    眼前这个人一看就是天族之人,周身淡粉色灵光萦绕,全身上下散发着寻常之人没有的气息。

    她怎么可能是当初那个只配当个心脏的容器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凤羽台。你可知”祭祀台下其中一名长老站了出来,鼓足勇气,对着洛倾尘说道。

    “砰砰”一股巨大的灵力瞬间一推,周围的所有人被弹到数米之外,淡粉色的光圈将整个祭祀台包裹成一个灵力强大的结界。

    她冷哼一声,眸光之间带着冰冷之意,对着祭祀台下的人吼道:“就凭你们也想拦我?”

    右手落蕊珠似乎感受到了洛倾尘心中的怒意,七色的琉璃光如同水榭流光不停闪动。

    “落蕊珠”匆匆赶来的大皇子看着祭祀台上洛倾尘手中的落蕊珠呼吸一滞,声音略微有些颤抖:“天族的小帝姬”

    “帝姬”刚才说的话的长老不禁后退了一步,眼眸中带着一抹慌乱的恐惧。

    洛倾尘轻哼一声,转眸看着被她用法术定在木桩上的兮萦嘴角一勾道:“现在才说不可能,会不会晚了一点?”

    卿音剑依旧牢牢的抵着她的喉咙,只要再进分毫,就可直接见血封喉。

    “你想做什么?我我告诉你这里是巫族,你就算是天族帝姬也不能肆意妄为!”兮萦咬着唇,全无神采,声音极尽的颤抖,脸色苍白如纸。

    她不可能能够伤害她的,这里是巫族!她是巫祝,这里是她的地盘,大皇子和长老们也一定会救她的

    “哈哈哈哈”她衣袖一挥,仰天长笑了一番,冷冷的看着她的眼眸厉声道:“当初你徒手取我心脏的时候,怎么不说就算是巫族巫祝也不能对一个凡人肆意妄为呢?眼下,不过是身份调换了罢了,怎么这说辞就变了呢?”

    她的声音,一字一句,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带着极尽的威严及肃穆,铿锵有力。

    “我我”兮萦的声音越发的颤抖,一句话愣是没完整的说出来。

    洛倾尘轻笑一声,眼眶微微泛红,看着她心脏的位置半眯着眼道:“这世间万物有因便有果,当初你拿我一颗心脏,今日我便取回来。你若活得下来,算你命大你若活不下来,也怪不得我。”

    话音一落,她便迅速抬起右手,全身上下散发出令人颤动的肃杀之意。

    “不”她撕心裂肺般大喊一声,看着祭祀台下的巫族之人呐喊道:“快救我”

    “啧啧”顷刻,洛倾尘不禁露出嘲讽的笑容,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兮萦道:“你当着以为这里有人能打破这面结界?我告诉你兮萦,今日这凤羽台所有人用法术来强攻这面仙障,它依旧毫发无伤,你可懂?”

    “不”她拼命摇头,用尽所有力气呼喊着,挣扎着,害怕着

    不知为何,看着兮萦现在的模样。她这颗心,终于痛快了一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