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左手执起泛着粉色光芒的卿音剑,右手是七彩琉璃色的落蕊珠,直奔凤羽台而去。

    天上一日,凡尘一年。

    按照这样的时间来算,现在距离她在剑冢禁地封印祭灵剑已过三月有余,还当真是有些快。

    站在水晶天梯的顶端,洛倾尘眸光一冷,朝前走去。

    周围无论是侍女还是长老看见她都不敢有半分阻拦,毕竟她身上萦绕着天族至高阶品的灵力,与他们这种巫族之人有着天壤之别。

    只不过,她走过之处皆有窃窃私语。

    “那个是天族的人吧!她长得和前些日子来到凤羽台的侍女洛倾尘好像!”

    “真的吗?你看清楚了?”

    “看不清楚,也许是因为都很美,但是她身上是白色仙光。我听长老说过,这种光是品阶非常高的人所拥有的,需要渡劫才能成光。

    洛倾尘冷哼一声,粉袖一挥,眼眸中泛起一阵血杀之意。

    不知为何,她来到凤羽台的一瞬间便气血沸腾,或许是因为这里有她此生最仇恨之人。

    还未到万花殿,她便看见途径的巫族祭台上面绑着一个人。

    她一身是伤,苍白的脸颊看上去毫无血色。她死咬着唇看着正前方的兮萦,用一抹嘶哑的声音喊道:“你会有报应的!”

    “我?”兮萦嘴角一扬,看着面前的幻雨凝道:“昨日是你服侍二皇子就寝,二皇子今日就身中剧毒昏迷不醒,你说不是下的毒还能是谁?”

    她眉眼之间露出阴毒的神色,不知为何,见到这个人就会让她想起那日洛倾尘刚来凤羽台的那天晚上。

    就是因为她的缎带,才坏了她的大事。让所有故事的走向都偏离了她所想要的轨道,最终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像你这样的人,还妄想得到灵朽大人的爱,你难道不知道巫族的人是怎么说你的吗?”幻雨凝咬着牙,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兮萦。

    兮萦以为能瞒住的事,其实大家都知道。

    她如今在巫族,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但她终究还是巫祝,在下一任巫祝之人还未被巫神选出之时,没有人能够动她。

    即便她做了错事,也只需要禁闭思过即可。多么可笑的制度,多么可笑巫族

    “啪”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打在幻雨凝的脸颊上,这是带着灵力的力道,幻雨凝一个凡人瞬间吐了一口鲜血。

    旁边的人皆是一片哗然,但却没人敢说一句话。

    二皇子夙夜如今昏迷不醒,巫医都查不出究竟是中了什么毒,而幻雨凝的确是最大的嫌疑之人。

    “如果你再不说,我可就要执天雷之行,让人灰飞烟灭,永不得超生!”兮萦眸光一恨。她连洛倾尘都能弄死,何况是眼前这个无人保护平凡到死的凡人?

    “呸”幻雨凝吐了一口血水,嘴角扬起不屑的笑容道:“我不过就去陪倾尘罢了,哪像你?活着犹如傀儡一般,毫无生机!”

    “你”兮萦脸色瞬间一白,她自然知道幻雨凝话中之意。

    她一个凡人,没有法术,没有靠山!凭什么嘲笑自己!凭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