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冷言思走后,她一个人坐在渡九生的卧室里。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他身上的气息,淡淡的气息充斥着她的大脑。

    她如机械一般将录像带放了进去,电视屏幕上出现了那抹熟悉的声音。

    一个pr聚会,在冷言思的别墅。

    大家似乎喝了很多久,桌上都是上好的红酒,已经空了一半。

    渡九生手里拿着一杯73年的威士忌,绝美的脸颊上泛上一抹红晕,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帅到不可方物。

    “诶我说九生,你万花丛中,就没有一个看得上的?”冷言思似乎喝的上了头,竟调侃起他来。

    下一秒,他的红酒里就多了两个冰块。

    渡九生则是淡淡的摇了摇酒杯道:“五年后,她就会出现。”

    “哎哟喂,老哥你还能预知未来?”冷言思挑了挑眉道:“那你倒是说说,那个你看上的人是什么样?”

    “啊”蜜糖表情显得有些沮丧,嘟着嘴说道:“你要等谁啊,要五年后才出现”

    “九生哥五年太久了,不如就选蜜糖吧!我觉得蜜糖就很不错。”

    “就是就是!”

    一群人嬉嬉闹闹的你一言我一语,充满了调侃的绯闻。

    殊不知,下一秒渡九生冷眸一脸,轻笑道:“她要是出现我便只心悦她一个,她要是不出现我便终生不娶。”

    “卧槽!”

    “天呐!”

    “看不出来啊,九生你那么痴情!?”

    “等等等等”为了避免红酒冰冻,冷言思一口气将酒杯里的红酒喝完,看着他问道:“那么那个你未来的妹子,五年后的什么时候出现啊?”

    “十二月三号。”他挑了挑眉,深邃的眸子里幽光闪烁。

    “真的假的?”

    “嗯哼”他抿了一口红酒道:“而且,我们两个人只能活一个。”

    这是他这些年重复做的一个梦,作为拥有异能的渡家,那时的他非常清楚这个梦对他而言拥有着什么样的含义。

    看他那是并没有想过,会为了一个女孩儿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但后来他却对于这件事情,执念到底。

    录像带后面播放的什么内容,她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后面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眼前是他自负骄傲的模样,眼前是他偏执霸道的模样,好像睡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她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样的召唤。

    凌晨三点,她从床铺上起来。穿了一件他曾经最喜欢月白色毛衣,黑色的格子裙。

    口红的草莓色,香奈儿7号香水。

    精心打扮,盛装出席。

    开着渡九生的豪华大奔朝着陵园的方向走去,一个人,从墓地里挖出了她亲手埋下的骨灰。

    天空下了小雪,火车的齿轮圣哐哧哐哧的想着

    她抱着他的骨灰盒一步一步走着,直到一阵微风吹过,一声拉长的鸣笛声猛烈的响起。

    一抹强光照到了她的眼睛,她站在轨道中间,闭了闭眼,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东西。

    眼前闪过最初相遇的画面

    第一次:他掏出怀中的配枪,指着她的脑袋道:“给你十秒,说出来这里的目的。”

    她道:“我是你的小粉丝!”

    第二次:他绅士的伸出后,轻轻拿起她的手背,微凉的吻直接落了上去道:““你好,我是渡九生,很高兴见到你。”

    她道:“好久不见,渡九生先生。”

    叮宿主已完成任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