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日后,渡九生的葬礼。

    一起下葬的还有他的父亲和她的母亲。

    废弃工厂爆炸造成了重度有毒气体的污染,渡灵儿的骨灰她一点都没有找回来。

    终究,她什么都做不了。

    渡九生下葬的那几天,天空中大雨不断,但当她塔出渡家房门的一瞬间。

    天空中原本的雨变成了绵绵的雪,很轻柔的雪,带这一点冰碎。

    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大多都是朋友。

    蜜糖哭的很惨,冷言思几乎哭到站不起来。

    可洛倾尘,她没有哭。

    她穿着一身黑衣,手里拿着她的骨灰盒站在墓碑面前,亲手将盒子放了进去。

    盒子很凉,可即便再凉都没有她的心凉。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所谓男主的葬礼,而且还是渡九生的

    那天晚上,她回到家。如往常一样打开灯,缓缓的闭了闭眼。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渡九生都会从厨房走出来,将她离地一抱后,深深的吻住她的唇。

    他说,这是一种霸道性质的占有,从内心深刻散发出来,他自己都抵挡不住。

    那时候的她问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他说:看到你和别的男生说话就想给那个男生一拳头,看到别的男生送你礼物就想把礼物直接丢进垃圾桶,然后再把整间礼品店买下来送给你,看到你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要吻你抱你。

    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他却很享受。

    想到这里,她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叮铃”门铃声想起,她看了一眼,没有开门。

    殊不知下一秒,整个门震动了起来,一抹淡淡的光照进了一片黑暗的房子里。

    “洛倾尘”

    她微微一愣,一片混沌的眼眸稍稍一亮,但在看见来人是谁的时候,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冷言思对电焊工摆了摆手,直接冲了进来,按住她的肩膀道:“你究竟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你觉得他愿意看到吗?”

    洛倾尘闻言,冷笑一声,眼光微微拉长,扯了扯嘴角颤声道:“他看的到吗?”

    “他看的到,他知道的。”冷言思看着他,换换将手中一个盒子放在她怀里道:“这是你还没有五年前,我们一起在别墅玩的时候录的一个视频,你看了就知道了。”

    其实很早以前冷言思就知道,渡九生和平常人不一样。

    因为每当他心情不好,就算是七月半的夏天,周围也是冷飕飕的,让人不寒而栗。

    他永远都是迷妹们的男神,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耀眼的风景线。

    这一点,就算他在不想承认,也是事实。

    可对于渡九生而言,她们永远都是不可能靠近他的人

    “五年前?”洛倾尘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

    “嗯”冷言思点了点头道:“总之你看过就知道了。”

    音落,他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女仆,示意她进来。

    “这两袋是已经弄好吃的,你多少吃一点。”冷言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他都希望你能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

    对于冷言思而言,原本心里还抱有的幻想在看见洛倾尘的一瞬间直接熄灭。

    有些人的心注定是走不进的

    比如:渡九生。

    比如:洛倾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