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一时间,一个美妙的梦幻教堂。夏婉穿着一身精致的白色婚纱,被放置在一个四方形透明的玻璃里,身上绑着定时炸弹。

    陆欧则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红色的眼影,暗黑的唇色。透着诡异的气息。

    “欢迎光临我的贵客,昂”陆欧坐在一张绕满鲜花的白色影子上,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讶,随即勾唇一笑道:“我好像猜错了呢!”

    “你猜对过吗?”他眯了眯眼,眼底一片冷漠。

    此时,距离夏婉身上定时炸弹爆炸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周围显得有些不协调,只此一瞬,渡九生就发现了是什么不协调。

    没有水,一滴水都没有。

    “哦是吗?”陆欧露出一抹自负的笑容看着他道:“那你知道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吗?”

    下一秒,渡九生深邃的眸子里瞬间泛上一层极淡的暗雾,内心深处不自觉的轻轻一颤。

    “那又如何?”他冷眸一抬,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永远都杀不死我最爱的人。”

    只要那个人在,一切的变故都可以接受。至于那个杀他亲人的人,他一定不会放过。

    “你怎么知道洛小姐还活着?”话音一落,呆小胖便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似是被催眠了一般,眼眸空洞无神,显得有些混沌。

    看来药物影响加上半催眠的神经侵入在陆欧手上已经获得了成功呆小胖就是最有利的人体实验。

    “我当然知道。”他冷眸一敛道:“我相信我的女孩儿,有足够的能力应付所有的事情。而你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失败者。”

    “我是失败者?哈哈哈哈哈不可能!”陆欧一阵狂笑几乎无法理解渡九生的这句话,在他眼里,他不可能是失败者。

    因为这场游戏,从头到尾他都是主导者,不存在失败,也永远都不会失败。

    “陆欧,美国留学生。对于神经外科方面有真很深的造诣,被称之为医学界的鬼才。”渡九生不紧不慢开口,丝毫不畏惧缓缓抬起枪的呆小胖,双手插在口袋里,带着绝对的气势看着陆欧说道。

    “这些是你调查的吗?哈哈哈”陆欧听完渡九生的言辞,更是痴狂大笑道:“这些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调查出来有什么意思?”

    原本他还觉得渡九生是一个对手,毕竟他和平常人呢不同。

    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根本不能称之为对手!

    “也是,总说大众知道的就没意思了!”渡九生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闪着细碎的微光继续道:“陆欧十岁那年亲手杀死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将妹妹分尸成一百三十一块,每一块坐上标记。”

    “你你你怎么怎么可能?”下一秒,陆欧从椅子上猛的跳了起来,眼底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件事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他怎么会知道。

    “我还没说完,你打断的是不是太早了?”渡九生冷哼一声,继续道:“你的父亲喜欢吃肉蒸蛋,每当阿姨煮这道菜的时候,你都会把妹妹的身体上的其中一块肉碾碎放进去”

    “闭嘴”一声嘶哑的怒吼声响起,带着一抹淡淡的绝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