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空气中弥漫着樱花沐浴露的芳香,她水润的脸蛋白皙中透着红晕,清澈的眸子轻轻的眨着,干净的犹如一水清泉。

    此时此刻,无论是谁站在这里,都会无法控制住心底的燥热和**。

    更何况是带有偏执占有欲超乎常人的渡九生!

    “洛倾尘小姐是不是应该好好解释一下许泽先生是何许人也?”他慵懒的眯了眯眼,双手插在口袋里,带着绝对的气势,一步一步的走向他。

    作为一个拥有高情商的洛倾尘,自然知道眼下的处境十分的危险。

    那一双深不见底的暗眸,仿若要将她完全吞噬一样,层层包围着她。

    她一边往后退,一边飞快的转着大脑,咬唇道:“许泽额!你能再给点提示吗?”

    讲道理,高智商的脑袋是用来记重要的事情,不是来记这种边边角角无关痛痒的东西好吗?

    “提示?”渡九生眯了眯眼,眉稍微动道:“看来,追我,我们家小倾妹妹的不止一个啊!”

    “我知道了!那个许泽嘛!上次来我们家送花的花艺员,我我太熟拉”对于高智商人群的世界,再不知道答案的情况下,编造一个假的答案,远远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要更有气势。

    下一秒,只听咚的一声,他将退无可退的洛倾尘直接壁咚到墙角,嘴角勾勒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原来情敌二号是花艺员啊,我们家妹妹怎么那么受人欢迎呢!”

    “不是你听我解唔”

    顷刻之间,还打断继续编故事的樱唇瞬间被堵上,带着侵略性的霸道,一点一点的在她的世界翻江倒海。

    可恨的是,她连一丁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直到快要窒息闯不过气的时候,她才稍微用力的咬了一下他的薄唇。

    一股血腥的味道从舌尖上蔓延开来,洛倾尘一愣,喘着气,心疼的抿了抿唇道:“对对不唔”

    这种鲜血的气息,混合着她身上的樱花香气,分分钟让他瞬间沉沦其中,迷恋于她的一颦一笑,不可自拔。

    那抹嫉妒不爽的情绪在唇齿中宣泄,他不愿意任何人接近她和她说话。讨厌那群**丝一般的眼神对着她看,厌恶他们对她告白。

    稍微一点小事,就能让他疯了一样的在意,嫉妒成狂。

    同时,刚刚喘上一口气还没几秒中的洛倾尘,瞬间被铺天盖地的吻完全淹没。

    渡九生一边吻着她,一边将她拦腰抱起。厉害的是,就算是抱起她的瞬间,他的吻都没有离开过她。

    不断的剥夺这她的每一下呼吸,让她回应他才能得到氧气。

    这种近乎于变态的行径,大抵也只有渡九生做的出来了。

    他将她在蕾丝床上一丢,深邃的眼眸忽明忽暗,闪着细碎的光芒凝望着她道:“还不打算说实话!”

    她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唇,轻哼一声道:“不重要的人,我才不记得名字呢!”

    无论是同学许泽,还是花艺员许泽,对她而言都是不重要的人,她不需要记住他们的名字。

    渡九生闻言,将她温柔的抱进怀里,有些无奈的轻笑道:“真的是会让人无法自拔,却又必须控制的小妹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