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回来的时候,面色并不是很好看。

    “他要和你做什么交易?”她轻轻皱眉,眼底染上一抹担忧。

    灵霜这个人她再清楚不过了,原主的死,究其原因和灵霜脱不了关系。

    “兽族的事,去救我们的父亲。”灵朽眉梢微动,深邃的眸子宠溺的看着她道:“你跟着流光去兽族的暗矛部落,那是流光居住的地方。我去雪山之崖取宁息草,很快就回来。”

    他看着她清澈的面容,眼底尽是不舍。真的好不想离开她,一刻都不想

    “会有危险吗?”洛倾尘微微颔首,眼眸里瞬间水润氤氲。

    心里有点害怕,有点不安。

    “放心。”他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轻轻拂过她的发丝道:“为了你,我也一定会回来。”

    下一秒,他右手一挥,祭灵剑便落在她眼前。剑身泛着淡蓝色的幽光,犹如他的性子一般冷漠静然。

    她深吸一口气,朝着他乖巧的点了点头。她相信他,一定不会再丢下她了。

    可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丛林深处,她的眼泪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心里空荡荡的一片,总觉得他这一去,他们就再也见不到一样。

    灵朽走过,流光赶忙站到了洛倾尘的跟前。他虽然很怕兽王灵霜,但灵朽要保护的人,他一定不能退缩,况且还是一个这么倾城的小雌性。

    灵霜邪惑的眼眸轻轻眯了眯,嘴角带着一抹极尽危险的笑容看了洛倾尘一眼。

    她毫无畏惧的抬眸,正视他的眼眸。冷漠之意透过层层防线,直达他的内心。

    灵霜似是感受到什么一般,嘴角微扬道:“有点意思。”

    说罢,他左手一挥,红光闪烁,消失在丛林深处。

    “呼”流光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身旁的洛倾尘道:“真是吓死我了,差点以为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

    “他不会杀我的。”洛倾尘眸光微抬看了一眼流光道:“可他一定会利用我来牵绊灵朽。”

    是的,他一定会!

    雪山之崖距离业刹神殿并不远,只不过要取的宁息草必须要通过一个极尽幻梦的结界。

    那里面你可以看见你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无论你记得的,不记得的。都将通过幻梦结界中的引魂镜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你走得出来,那边能成功取的宁息草。如果沉沦在幻梦中,便会死在里面。

    灵朽自问一身中最快乐的时光是陪伴有她在星辰殿陪伴的日子,因此他进入幻梦结界之前,用灵力封锁住这段记忆的情感。

    这样,他便不会沉沦其中。

    他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定力不够,而是因为那个人一颦一笑已经永远烙印在他的内心深处,挥之不去。

    可他不知道,他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并不是在星辰殿的时候。

    而是被他遗忘在三年之前的玄冰冢,那个他连心脏都没有的时光

    同一时间,巫祝兮萦从巫族逃出,直奔业刹神殿而来。

    她绝对,绝对不能把灵朽给任何人,她一定要去抢回来。

    百年前她可以将他带回巫族,百年后她也可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