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通通给我闭嘴,就算我的母亲在法国只是半个贵族,也比你们这些b班以后的中国半贵族,甚至于卑贱的平民好的多!”米栀自然受不了母亲被欺负,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基托夫会说这样的话来伤害她的母亲。

    “基先生,其实**也给我校带来了很多帮助”

    “她的帮助根本就起不到石锤的作用。”基托夫摆了摆手道:“法国贵族学院非常乐于和帝都贵族学院进行学术交流,对于开展全班留学生对调,我们也是相当的支持!”

    基托夫的一字一句都带有一种阿谀奉承的味道,毕竟他不远处站着的那个人,在法国拥有绝对权势的人。

    什么平民,什么贵族,没有一个人能惹的起的人。

    “师傅,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么告诉我的,你以前”白娜始终不可置信基托夫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跟了他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的东西。

    法国贵族学院招收平民这种事,放在以前在基托夫的眼中就是一种笑话!

    “他以前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洛倾尘眉眼一抬,带着绝对的气场看着白娜道:“现在的你在这里,没有一点说话的资格。”

    既然要光芒万丈的出现,既然要气势碾压的打脸。在这个白娜已经快要彻底崩溃的时候,她补上最后一下,岂不痛快!

    “我没有资格,你以为你有资格吗?”白娜原本一脸惨白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一红一白转换极快的朝着洛倾尘怒吼道:“真的是搞笑的平民呢!法国的事情岂是你一个平民有资格谬论的!”

    “白娜,法国的事情轮得到你多加言论,你是贵族吗?”基托夫几乎已经到了要爆粗口的地步,若不是韩在熙特地交代,洛倾尘的身份必须要由她自己揭开,他早就让眼前这个双眼瞪大面红耳赤的人知道自己有多丢脸!

    “师傅!”

    “我的母亲至少是半个贵族,我们凭什么不能对一个平民多加言论。“米栀冷眸一瞥道:“基托夫先生也真是搞笑,对一个异国的平民这么照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和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米栀的这番话非常戳中要害,虽然听上去是那样的无中生有,但却让厉司奈的眸子轻轻一眯。

    基托夫和洛倾尘看上去根本就扯不到一块,为什么他会为了中国的一个学生,而训斥自己的徒弟呢!

    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有点奇怪。无论从哪个方面想,一个是法国的外交官,一个只是中国贵族学院平民班的学生,根本就扯不到一块。

    “我和基先生的确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贵族生米栀,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看怎么样?”洛倾尘嘴角微微一扬,带着一抹绝对自信的笑意,等着最后一击。

    音落,她冷眸一抬,又给了韩在熙一个眼神。

    韩在熙极其苏的微微一笑,拿起电话说了两句,三辆林肯加长轿车缓缓开入校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