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时候他一心专注于事业,对厉司奈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女儿关心的太少。

    她有什么朋友,她一无所知。直到她意外离世,他才会悔不当初。

    那时候厉司奈还他的父亲没过几年也郁郁而终。外面上他是一个傲娇腹黑的小少爷,其实他的童年失去了太多的爱。

    或者几乎,没有爱

    “厉爷爷厉爷爷你不能相信她啊!”米栀有些着急抓住厉莫的右手道:“她是个骗子,她只是个平民,怎么可能会是厉少的未婚妻?”

    “咳咳”厉莫给保安使了个眼色,继而对米栀道:“我从来都没有说过司奈的未婚妻是个贵族,她可能是个贵族,也可能是个平民!”

    厉莫简简单单的一番话,整个宴会厅所有的人都哑然无声。

    洛倾尘眸子一敛,缓缓起身,一步一步走向米栀,眸子里一片情冷的看着她:“米栀,米雪娜同父异母的妹妹,常年居住在法国。这次回国是为了帮姐姐报仇,故意进入平民班,以白莲花的身份想要接近厉司奈。可惜啊可惜”

    “你”米栀咬了咬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洛倾尘喃喃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还记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和你说的那句话吗?”洛倾尘轻笑一声道:“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我心里都清楚。”

    话音一落,保安便看着米栀,严肃的说道:“这位小姐请吧”

    “我”

    “厉总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您如果在这么不识抬举,可别怪我们用武力解决了。”

    这一瞬间,米栀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所有人都在看她的表演。

    厉莫、厉司奈、厉司奈的未婚妻。这明明就是人家厉家的家室,可她这一个外人竟然在这里指手画脚。

    真的太丢脸!

    米栀深吸一口气,忍住所有的怒火,露出一抹特别难看的笑容看着厉莫道:“那厉爷爷我们就先回去了,您如果有事的话再叫我们。”

    “我倒是没什么事”厉老爷子的目光带着一抹极具的威严道:“但是米氏有没有事,我就不敢保证了。”

    既然有本事在他面前搬弄是非,就应该有本事承担后果!

    作为城最大的企业,厉氏集团的家事由外人指手画脚,岂不可笑。

    米栀一愣,还想说什么却已经被保安用力一推,踉跄倒地,最终硬拖着离开了宴会厅。

    这大抵是她这一生最受屈辱的事情,此仇不报,她绝对过不去。

    厉司奈的未婚妻又怎么样,她米栀可是法国的半个贵族。异国的权势,她未必会输!

    中国也真是个垃圾的地方,平民和贵族的身份如此不完善。让无数卑贱的有机会接近贵族,这种结合,生下来的孩子是多么的肮脏!

    她是尊贵的,无比尊贵的!如今的厉司奈已经被卑贱的平民染指。

    在她眼里,他已经配不上她!

    她的母亲很快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她要让洛倾尘知道。

    什么是优雅的贵族,什么是下贱的平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