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声,心虚地沉默着。
  “还有,还有这个。”
  沈遥又点开另一个窗口。  
  她看了眼,倒是真愣了。
  “我不行了,不行了,惊天的大绯闻啊,上院差点把我吓死的那个白衣女生,就是今晚女主持啊啊啊啊,那个那个那个那个,那个背影迷死我的绝对就是顾平生!我押一车黄瓜,这两个绝对的师生恋!!看那两人的眼睛,视频我看了十九遍啊,就没发现他们视线分开过一秒~”
  半小时前发的帖,竟然已经是二十几页的回复量了。
  沈遥像看娱乐节目一样,给她讲解着如今的态势,已经从无数爆料到深度分析。甚至有人不停截图,分析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词两个人的表情……
  “简直了,除了美剧讨论区,我还没见过人家这么认真截图分析,”沈遥笑著回头,看见童言都不会说话了,安慰道,“心里素质别这么差,全民娱乐时代。”
  沈遥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马上走到阳台上接电话。
  童言继续看着回复,一行行的看下来,很快就停到一条非常技术的回复上。  
竟然有人统计出了十年以来各院系的师生恋。
  最后总结出来,学校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暗地绝对是棒打鸳鸯的。起码学生在校期间肯定不敢,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恋上。
  总共七对,最后修成正果的只有前年建院的一对,毕业典礼后成婚。
  其余都是闹得欢,最后不是老师离校,就是学生远走……
  她看的入神,忽然就被沈遥拍了下肩:“看到什么好玩的了?”
  “没有,很无聊。”童言彻底关掉了窗口。
  她拿着两个暖水壶,刚才走进开水房,就听见水房对面的宿舍里传出很大的音响声,竟然就是那首歌。都快十一点了熄灯了,那几个女生还敞开着宿舍门,在不停嘻笑着,开玩笑。
  “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or your face as you were leaving,”一个女生跟着哼唱了句,仍旧觉得不过瘾,换成了中文,“我忘不掉今晚,你离去时的面容……天啊,我看到我情敌了!就是那个女主持!”
  砰地一声,宿舍门被撞上了。
  宿舍里一阵乱叫,开水间所有人都看向早已僵住的童言。
  她下意识拧开开关,顺利被烫到了小拇指……
第十三章 真实的你我(1)
  晚会过后一个星期,进入了期中考试周。
  此时已近深秋,教室冷的吓人,常年有空调的图书馆自然成了抢手货。
  童言趴在桌子上看法理学,被拉丁文弄得头昏脑胀。这门课的老师非要说学法就要学拉丁文,直接给出一本自创小册子,全是英文和拉丁文对照,宣称期末考试50%用拉丁文……
  于是,童言只能猛啃这本册子,啃的快傻了。  
  “philosophy,philosophia,傻傻分不清楚,”童言叹口气,“为什么我要在被英语六级折磨的同时,还要背拉丁文。”
  沈遥趴在桌子上,写高数卷子:“我觉得全国最倒霉的法律系,就是我们了。你见过读法律的要反复重修高等数学吗?”
  文静静从商事仲裁书下抬头:“补一句,全国的法学院,为什么只有我们从大三开始就要全英文教学?我英语四级还没过呢啊……”
  说完,抹下一把辛酸泪。
  童言看到文静静拿着的商事仲裁书,忽然想起了顾平生。
  上星期他又说家里有事,没有给她补习物理……
  沈遥拿着一张写满数学公式的纸头,琢磨着套用哪个,“我觉得我这学期又没戏了,你不是也要重修物理吗?下午和我一起选课去。”
  “我在计算机房选好了,你要选什么?”
  童言还在半走神状态,轻易就戳到了沈遥的痛楚。
  “毛泽东思想概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C++,”沈遥特意一字一句狠狠把这三门课念出来,“我不是都挂了吗?全部重修呗,如果这学期高数再挂,也是第三次了。”
  ……
  童言很识相的闭上嘴。
  精通三门外语的校乐团钢琴首席,竟然挂了所有人都不会挂,且是开卷考试的毛概、马思和C++……这已经是全班的年度大事记了。
  与之相比,数学不挂,简直是天理不容。
  当然这话她不敢说。
  童言又莫名扫了一眼文静静手里的书,忽然很想给顾老师发个短信,问问他这周是否要给自己补课……可是瞥了眼手机,又犹豫了。
  或许,他应该很忙吧。
  她们坐的位置和楼梯只隔着一道木质围栏,忽然有很多人从楼上下来,自然吸引了她们三个的视线。看样子应该都是老师,三三两两地边走边聊着。
  “哎,那不是童言的噩梦女神吗?她认识顾老师?”沈遥眼尖,迅速抓到了J|情。
  童言看过去时,顾平生和恶梦女神赵茵正并肩下楼。人群中,有人叫了声‘赵老师’,赵茵轻拍了下他的手背,示意有人找自己。
  顾平生在看赵老师的时候,也同时看到了她们几个。
  只是,看了这么一眼而已。
  等到楼梯又恢复清静,沈遥也收好了数学卷子:“我下午三点有高数课,先走了啊。”文静静也恍然看表,惊叫了一声:“完了,一点了,我监考迟到了。”
  沈遥咬牙切齿:“我恨你们这些能监考赚外快的。”
  文静静嘿嘿笑著:“谁让你马思挂了。”
  这种大学公共课一般都是开卷,或是提前给你考卷背。所以监考与否没那么重要,于是学校为节省教师资源,特地让“公正严明”的大三法律系学生监考。每场考试还有80元监考费……
  于是,继顾平生后,法学院又多了个让人追杀的理由。
  竟然可以监考同年级的人,而且还有外快赚,绝对是全校公敌。
  童言监考的是下午三点那场,倒也不急。
  只是那两个都走了,她也没有心思再留着,正考虑先回宿舍时,手边忽然被人放了一个纸杯。
  一杯纯净水,还冒着淡淡的白雾。
  她回头看到的,是早该走掉的顾平生。
  好像无论何时何地,他总喜欢递给自己水,非常健康的习惯。
  “在背拉丁文?”他看了眼她面前的小册子。
  她点头:“法理试题肯定会有拉丁文,不得不背。”
  他在她边坐下:“我刚才和赵茵说了你的进度,她答应帮我继续辅导你,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邮箱,或是手机?”
  童言愣了下,很快就说:“有的,我有她的邮箱。”
  顾平生笑了笑:“论专业水平,她才是正经的物理老师。而且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套路,你跟她上课那么久了,如果有她单独辅导,下学期应该很容易通过。”
  因为要和自己说话,他是偏着身子的。
  整个人都浸在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里,模糊了五官的棱角。
  她点点头:“谢谢顾老师。”
  然后,两个人竟都没什么话说了。
  她很快就把书都收好,迅速站起来:“下午还有课,顾老师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顾平生点头,忽然又笑起来:“记得,好好学习,不光是我的专业课。”
  说这句话的时候,竟是难得认真的语气。
  到下午监考时,她早早就到了教室。
  按理说应该是一个老师和一个法学院学生,可老师却提前给她打了个电话,声称自己家里有要紧事,就全权委托她了。
  她抱着没开封的卷子,一本正经走进教室后,立刻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讲台下有不少一起上过什么体育计算机课的,看到她都乐了。而那些不认识她的,自然认出她是校庆主持,难免八卦情绪上涌。
  最令人头疼的是,艾米也在这里考试。 
  “真是天降福将啊,”艾米看教室外,“童言,就你一个人?”  
  童言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我是这个教室的监考人。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是闭卷考试,禁止交头接耳,考试期间所有手机都要关闭。学校的纪律大家是清楚的,挂科可以反复重修,但考试作弊不容姑息,一律开除。”
  前半句说完,所有人都缄默了。
  她看着下边很多熟悉的脸,沉默了三秒后,终于交待了最后一句:“鉴于我是拿人俸禄为人当差,你们多少收敛些。今天就我一个人监考,但外边会有巡考的老师,切记啊,诸位同学。”
  后半句说完,下边四十几个人马上乐了。
  于是皆大欢喜,考试顺利结束。
  艾米很是惬意地蹭上来:“我两个星期没见你了,风云人物,最近在干什么?”
  “在学习,好好学习。”
  “真佩服你,”艾米长叹口气,“那天晚上的晚会,感觉就像是在演戏,还是一出绝对的青春偶像剧……如今回归平淡,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考试,会不会很不适应?”
  她笑:“早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上台主持。”
  “不一样啊,和你每次都不一样,”艾米努力观察她的表情,“悄悄告诉我,你和你们的顾老师是不是特默契,特投缘?”
  她把卷子塞进牛皮袋,封好:“那天是合作主持,当然需要默契。”
  艾米看她说话很没底气,仔细看了她一眼后,忽然正经起来:“童言,玩笑归玩笑,你可别吓我。师生恋放在五六年前肯定是个忌讳,现在虽然校风开放了,可还是能不碰就不碰。你没看建院的那对,也是毕业才真相大白的?就这样,学校还不乐意,要和那老师解约呢。”
  童言心猛跳了下,踢了她一脚:“别乱说,我还想顺利毕业呢。”
  还有11周,77天。
  这学期已经过去了一半。
  周六,学院办了一场国际环境法学的研讨会。
  邀请的都是国际知名的法学院和联合国环境署,光与会名单,就让班里人为陪同嘉宾争破了头。
  沈遥的语言天赋,自然顺利拿下专职陪同的工作。
  她连着两天,就盯着那个联合国环境署的人,准备彻底搞定之,拿到他的大学推荐信。  
  “给我两瓶水,”沈遥忽然冒出来,急着对童言说,“快,快,我的联合国推荐信渴了。”童言哭笑不得,从脚边纸箱子拿出两瓶水递给她:“好好表现,搞定了就是耶鲁,搞不定就是野鸡大学。”
  沈遥切了声:“推荐信对我感觉十分好,九成九到手了。我已经不屑沃顿商学院了,法学,只有法学才是我的理想~”
  说完,忙不迭地跑过去,对着白胡子外国老头,继续鼓吹法学院。都快吹成中国第一了。
  童言正看得乐呵,就看到顾平生穿着很简单的休闲西装,陪着几个人谈笑风声往内场走,她听不到他们的说话,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他很熟的朋友。
  好像只有和熟悉的人,他才会笑得那么耀眼。
  到中午吃饭时,沈遥很仗义地跑出来,陪着童言在招待台吃盒饭。
  其实,她这里最吃力不讨好。四个会双外语的都去做专职陪同了,近距离接触各个嘉宾,其余的人都各自找了借口,拒绝了零碎工作。
  而她,就被班长软磨硬泡,来做个登记的小招待。
  按班长的原话是:整个会议中心在园林深处,招待台自然就在万竹丛中,很有情调。
  11月的阴雨天,有情调的冻死人。
  “我和你说,下午接待台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学校,去浴室洗个热水澡。这竹林阴气真重,你还穿着裙子,班长真不怕冻死你,”沈遥冻的直缩脖子,从童言的盒饭里,很不客气地夹出一整块红烧大排,“给你讲八卦。那里边有两个人认识顾平生,说是老朋友。刚才闲聊我听他们说顾老师手臂上的那个刺青,是自己用左手刺上去的,而且,没抹麻药。”
  童言吃着盒饭里半个卤蛋,蛋黄有些发干,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后,刚才积攒的热气,又被这一口冷水压了下去。
  沈遥正咬着肉,大肆感慨时,顾平生恰好走出来,似乎在找人的样子。
  他看到招待台的两个人,目光略微停顿了片刻:“怎么在这里吃饭?宴会厅有自助餐。”
  “我在陪童言,”沈遥马上喝了口水,“她中午留守在这里,可怜吧?顾老师,看在咱们三个曾合作一曲的面子上,你可要和学院反应反应,给我们加个学分什么的……”
  他看了看被风吹的瑟瑟作响的竹林,又去看童言,还没说话,她马上就说:“没关系,下午没什么接待任务,我就回学校了。”
  说话时,正好一阵阴风吹过,她露在外边的两条腿都有些发青了。
  他看了眼手表,然后说:“现在这个时间,不用再留守了,我带你们去吃些热的东西。”
  沈遥听到,马上把大半盒饭放下。
  顾平生很快走回去,应该是去叫人订出租。童言拉住沈遥的胳膊:“你要吃,进去吃自助餐啊,干什么还要特地出去吃饭?”
  “你冻的骨头都成冰了,自助餐根本热不起来,还是中餐汤水什么的暖人,”沈遥把她手里盒饭抢过来,扔到了纸袋里:“日后谁能嫁给顾老师,算是此生无憾了,真贴心。”
第十四章 真实的你我(2)
  顾平生对上海不是很熟,沈遥马上主动请缨带路。
  快到地方时,童言终于认出了这就是沈遥家附近,低声问她:“怎么跑淮海路了,你是要狠狠宰顾老师吗?”
  大一暑假时,沈遥非要和自己吃践行餐,她只能拖着行李箱来这里,和她挑了这条路上比较简朴的味千拉面。那天沈遥很happy地点了两份小菜和两碗面,两口量的泡菜六块钱,几根酱油黄瓜九块钱……鉴于沈遥真是热心给自己送行,她只能咬咬牙买了全单,一顿饭吃掉了了1/4月生活费。
  所以她对淮海路吃饭的印象就是:贵,真贵。
  “下午三点开场,我想回家换身衣服。可惜你比我矮了十公分,否则我就借给你裤子换了,”沈遥对她使个眼色,“美人主动请缨,不宰白不宰。”
  说完,马上回头说:“顾老师,我家刚好就在附近,要不要去坐坐?我衣服穿的有些少,想回去换件衣服。”
  顾平生刚才收好司机递来的零钱,把钱包随手放进裤子口袋,看了眼她指着的弄堂,点了下头。 
  沈遥家是四层旧楼,解放前的房子。
  在寸土寸金的淮海路上,已是天价。
  打开很窄的红色正门,一楼是厨房饭厅和一间卧室,两个人沿着老旧的红木楼梯,跟着沈遥走过二楼卧室,被她直接带到了三楼客厅。
  “稍等,”沈遥给两个人泡了热茶,“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就噔噔噔噔地下了楼,把两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因为是老房子,房间不算大,只有一个沙发。
  两个人并肩坐着,她百无聊赖,只能认真去看桌上胡乱扔着的影碟。
  最上面的那张是保罗范霍文的《黑皮书》,童言记得几年前上映的时候,她曾经在沈遥的电脑上看过,讲的是一个犹太女人在二战时做德军间谍,却深爱上了纳粹军官,最后在二战结束德军大败后,眼看着爱人被处死。李安那部《色戒》的原型。
  “看过?”他忽然问。
  “看过,”她拿起来看了眼,是德语版的,估计又是沈遥用来练语言的,“很好看,上映的时候,用沈遥的电脑上看过。看完很大的感触就是犹太人真可怜,二战死了那么多人,其实他们都是很聪明,也是很勤奋的民族。”
  “是,犹太人很聪明,”他说,“以前读硕士的时候,成绩比我好的就是犹太人。华人也很聪明,高中毕业时全校200多人,9个华人,被哈佛大学录取的只有一个女孩,华裔,被耶鲁录取的也是个华人,其他华裔的都去了哥伦比亚、康奈尔、杜克,都是很不错的学校。”
  还有一个,去了宾法。
  她默默补充,笑著道:“所以,聪明的民族,磨难都比较多。”
  她其实说的还是那个电影,可是却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在说他。 
  “其实对老电影,我口味很俗,喜欢《律政俏佳人》。”她马上转了话题。
  他靠在沙发上,思索了下:“一个只喜欢打扮的小女孩,因为男朋友考上法学院提出分手,然后就奇迹般地穿一身粉红芭比洋装考进了哈佛法学院,追回男朋友的故事?”
  她马上更正:“男朋友只是个烂人,她最后和自己大学老师在一起了。这个电影我超爱看,看了十几遍,那时候就发誓一定要读法……”
  她蓦然停住。
  老式的落地钟忽然响起来,很沉闷的钟声,提醒着时间。
  这是什么鬼话题啊……今天真不适合聊天。
  “看来,偶像剧有时候也挺励志的,”顾平生很快站起来,走到阳台上:“我刚才下车,看这里很眼熟,附近有没有什么路叫雁荡路的。”
  她暗松口气,马上也站起来:“就是对面,”她指着窗外,“垂直这条就是雁荡路。”
  很精致的一条步行路,走下去就全是深灰色的老式洋房。她记得苗苗曾经说过,她拍婚纱照穿着旗袍取景,就是在这条路上,只可惜现在是倾盆大雨,看不到什么景色,只有各种颜色的雨伞漂浮在雨雾里……
  “那应该就是这里了。她家里条件不错,住在这里。”
  “她成绩也不错,”童言感慨了下,“自从上了大学,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并不是家境不好的人就会一鸣惊人,家境很好的,也不全是不学无术。”
  看吧,励志小说有时候并不是真的。
  他的右手搭在栏杆上,回过头,继续看阳台外的车水马龙:“学习这种事情,顺利过关可以靠努力,要真想一鸣惊人,的确是要靠一些个人天分。”
  “这不是在说自己吗?”她低声喃喃了句。
  他像是察觉到她在说话,淬不及防回头问:“在和我说话?”
  童言瞬间心虚,尴尬地笑了笑:“是啊,我饿了,顾老师准备请我们吃什么?”
  他突然笑了:“这个估计不用我来想,她应该想好地方宰杀我,犒劳你了。”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又落在了室外。
  她忽然想起宿舍夜谈说起顾平生的缺陷,多有赞誉。多好啊,和你说话时会一瞬不瞬地看着你,只专注留意你一个人。可他如果不想和你说话,也太容易。
  只要移开视线就可以。
  最后沈遥果真不负众望,直奔雁荡路,挑了一间吃牛排的餐厅。
  餐厅是单独的小洋房。想都不用想,肯定很贵。
  她还没进门,就问沈遥:“你不是要吃中餐吗?”
  “没关系,我给你点双份蘑菇汤,保准你热起来,”沈遥捏了下她的手心,一副为她好的样子,“女人要吃牛肉,对身体好。这里不算贵,人均只有200,在上海绝对不是贵的,相信我……”她说完,瞄了眼顾平生“再说,宰杀老师的是我,又不是你,怕什么。”
  顾平生就走在两个人前面,刚才把伞收好,递给身边的男招待。
  童言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地念了一句。为什么不怕?如今他是自己最大的债主。你见过不还钱,还拼命磨刀宰杀债主的吗?
  等到她拿到菜单彻底哭了,随便一个什么蘑菇汤就138,哪里可能是人均200。
  他从开胃菜开始,就没有停止过,似乎真是认宰的羔羊……每说一个名字,童言都立刻瞄餐单,然后狠狠剜一眼沈遥。
  “T骨,8盎司,”他看了眼童言,“这位小姐是菲力,5盎司。七成熟。沈遥,你要吃什么?”她迅速扫过手里的餐单,菲力一盎司70,而光是自己就要吃掉5盎?
  在童言刀刮的目光中,沈遥镇定自若:“菲力,6盎司,三成熟。”
  “嗜血动物?”他难得开玩笑,合上了餐单。
  沈遥不好意思笑笑,趁着他确认配菜和甜点时,悄声对童言说:“顾老师在开玩笑,看到没有?他开玩笑的时候,眼神真销魂。”
  童言咬牙切齿:“难道你要他抱着钱包哭吗?”
  “再添一份,菲力,6盎司,五成熟。”他又对侍应生补了句。
  童言和沈遥对视一眼,还有谁?
  “赵茵赵老师也住在附近,”侍应生走后,他给出了合理解释,“所以就约了她一起。”
  童言了然,拿起杯子,喝了口热水。
  “噩梦女神?”沈遥脱口问,“不是吧顾老师,你要是说她也来,我们就自己解决了。”顾平生好笑看沈遥:“你物理也重修过?”
  “No,”沈遥摇头,“关键问题在于,全校学生用的大学物理教材,就是本校赵茵老师参与修订的,所以,赵老师绝对是全校的恶梦女神……”
  两杯红酒端上来,他示意放在自己这里,还有身侧那个空盘旁:“看来我也教错专业了,从没见你们这么怕我。”
  沈遥看到他还特地点了红酒,八卦情绪彻底爆发,“顾老师,悄悄八卦一句,赵茵是不是我们未来的师母?”
  童言始终在听着他们说话,在沈遥说完这句时,看了眼顾平生。
  果真是至交好友,竟和自己当初问了一样的问题。
  “我记得开学时,给过你们所有人机会,让你们问我任何问题。但并不表示,你们可以随时随地问我任何问题。”他说这话的时候,始终是微笑着的。
  “喔~懂了。”
  沈遥迅速侧头,用手撑住头,悄声对童言说:“默认了这是。”
  童言没吭声,感觉他一直在看着这个方向,只咬着玻璃杯口,继续沉默。 
  到赵茵来了,她和沈遥立刻不敢开玩笑了,放下杯子恭敬叫了声赵老师。自从顾平生把自己交给她补课,她每周也要固定去两次赵茵的办公室,可是说不清为什么,就是和这个女老师亲近不起来。
  因为是休息日,赵茵穿的比平时随便不少。
  随便中,也有着不动声色的隆重。
  沈遥显然对赵茵也有心理阴影。
  本来是热热闹闹的气氛,多了一个人反倒是安静了。
  沈遥吃的百无聊赖,随口问她:“我下午还要去会场,你怎么回学校?”她想都不想:“地铁1号线,然后轻轨,然后走路。”
  “风大雨大,你从轻轨走到校门口要十五分钟,从校门口走到宿舍楼起码半小时。冻了一上午,再这么走回去,不死也半残。”
  “我下午会回学校,你可以和我一起走。”顾平生忽然说。
  “好啊,”沈遥先替她领了人情,“多谢顾老师。”
  赵茵碰了下顾平生的手。
  他侧过头时,赵茵才笑著说:“别忘了,晚上的校友聚会。”
  沈遥立刻掐了下童言的胳膊,耳语道:“看看,她摸他的手。”
  童言欲哭无泪,又不能做任何表现,低声道:“那是因为顾老师听不见。”
  沈遥瞪大眼睛,压抑着声音说:“你又不是没谈过恋爱,手是随便能碰的吗?你会碰顾老师的手吗?最多也是拍拍他的胳膊。”
  童言忽然想起在居庸关……
  “对了,你碰过顾老师的手。”
  她心猛跳了下,紧张地抿起嘴唇。
  “晚会上拉过小手,”沈遥更正,“不过这个不算。”
  ……
  顾平生听不到,不代表赵茵是聋子。沈遥虽然说话的声音很轻,童言还是一本正经地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胡乱闲扯了。
  回去的路上,遇到个特别喜欢说话的出租车司机,不停问这问那的,童言又不好完全不搭理,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
  “小姑娘,你男朋友很酷啊。”司机从后视镜看他们,估计是看顾平生一直没说话,故意说给他听的。童言特地把头侧过去,看着窗外说:“他不是不理人,只是听不到别人说话,”她顿了下,又补了句,“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老师。”
  司机喔了声:“真可惜,那你们平时上课有障碍吗?”
  童言看着车窗上的水流,没有回答。
  司机也终于识相地闭嘴了,随手开了收音机,好像是广播小说的连载。男播音员装着不同的角色对话,讲着一个极其惊悚的故事……  
  手机忽然震动了下,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沈遥:你和美人回学校,我陪噩梦逛淮海路,绝对的差别待遇啊!!童言忍不住笑了,收好手机,又看了眼顾平生。
  本来是下意识的动作,他却就这么察觉了,回头看她。表情从疑问一直到最后的安静,却没出声发问,也没移开视线。
  车窗上不停有雨流下来,雨大的能听到敲打玻璃的声音,还有电台广播绵延不觉的恐怖故事……所有感官都在悄无声息的对视中,匆匆掠过。
  他真好看。
  莫名地,就想到了这个……
  她猛地扭头,直勾勾地看着窗外不停掠过的车影。
  你完了,童言。
第十五章 真实的你我(3)
  晚上的校友聚会,说到底只是一个私人的小聚会。
  二十几个人,只有五六个宾法的校友。
  “TK,还是中国好,到处都是令人亲切的黑发黑眼,还有百转千回的中文,”罗子浩揽住顾平生的肩,“侬好~来噻伐?”
  “抱歉,后半句没看懂。”他坐在了靠近露台的沙发上。
  罗子浩是他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高中毕业考上耶鲁不到一年就办了退学。当时耶鲁正准备强行退掉一个中国女学生,理由是该学生的英文不如美国人好。作为一个有浓烈爱国主义情节的人,罗子浩马上就参与了抗议队伍,就在事主终于被安排转系,继续就读博士学位后,他却挥一挥衣袖退学了。转投宾法,最终留校。
  然后,他认识了赵茵,订婚,再然后,移情别恋。说什么是不想回国,不过是愧疚,想要等赵茵结婚才敢回来。不过他也有本事,能折腾到如今相逢一笑泯恩仇。 
  外边的雨还是很大,露台上却有人的影子。
  这里,透过落地窗,外白渡桥就在脚下下闪烁。露台上的影子是一对,时而相拥,时而又分开。他忽然想起下午在出租车里,那双眼睛。  
  “我问你,你怎么还没和她在一起?我怀念伟大的祖国,故乡水故乡云,就等着你们喜结良缘,彻底荣归故里呢。”
  “谁?”他问。
  “赵茵啊,”罗子浩递给他酒,见他摇头,立刻招人要了杯冰水给他,“我不是早和你说了,她当初是先看上你了,退而求其次还瞎眼了,找的我。结果大家一拍两散,作为她前男友我很负责任地说,她这三四年都单着呢。”
  罗子浩是父母是北方人,说话节奏很快。
  他勉强跟上了他的话,然后,笑了笑,没说话。
  “别不说话,”罗子浩不拿酒杯的手自觉自发地搂住他的肩,看见他侧头看自己,才继续道,“你回国还来了上海,不就是欲迎还拒吗?”
  “你见过我欲迎还拒吗?”他自动忽略他话里的零七八碎。
  罗子浩从口袋里摸出烟,咬了一根在嘴里,含糊说:“我是心怀愧疚,你们才是天作之合。”
  顾平生不想在这种几乎看不清表情和话语的灯光下,和他讨论。当初宾法退学前,他曾尝试和他针对男女关系这个话题沟通过。回忆苦不堪言。
  环境造就人,尤其是婚姻感情观。
  罗子浩开始抒发自己浓重的思乡情结,絮絮叨叨,像个女人。
  他靠着沙发,看他说了一会儿,又去看夜景。刚才那一对人影已经无迹可寻。 
  罗子浩百无聊赖,拍了拍他的胳膊。一见他回头,就开始继续絮叨。
  “现在我祖国的孩子,都还好教吗?”他开始漫无边际,没话找话。
  “资质都还不错。”
  “有姿色还不错的吗?”
  又开始了……没到三句再次直奔主题。
  他意兴阑珊。
  “全世界的女人,还是中国女人好看,看过去就是一副淡淡的水墨画,鼻子不会太高,嘴巴也不会太大,眼睛也不会像骷髅一样,深得让人半夜见鬼,”罗子浩的爱国情结再次爆发,“你知道吗,不对,你应该知道,我说过我最喜欢的女人。眼睛就要那种黑白不是很分明的,这里,”他用没点着的烟,指了指自己内眼角,“要深勾进去,笑起来整个眼睛弯弯的,妙极。”
  童言。
  他只记起她。好像就是罗子浩说的这种。
  “你喜欢过自己的学生吗?”他忽然问。
  “有啊。情不自禁你懂吗?”罗子浩正要回忆,他已经站起来。
  “诶?不听了?”
  罗子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怪癖,特别爱给这个对男女关系过于谨慎的人讲女人。他肯定自己绝对喜欢软玉馨香的异性,可对顾平生怎么就这么执着呢?
  今天是周五。
  过了周末就还剩9周,63天。
  当年读初高中不能谈恋爱,自己却一门心思陷进了早恋。
  现在读大学,终于能名正言顺公平公开谈恋爱了,却发现喜欢了上了自己的老师……童言,你还能再出息些吗?
  整个星期都在时不时下着雨,教室里阴冷阴冷的。
  童言以前在北方,习惯了室内的暖气,总觉得一进屋子就该暖融融的。来了上海两年多,依旧不习惯裹着很厚的衣服,缩在位子上听课。
  她双手互握着,自己给自己取暖。
  他的板书写的很漂亮,自己小学时也狠狠练过字帖,认得出这是瘦金体。那时候只觉得这种字体看着畅快淋漓,别有一种韵味。
  喜欢写这种字的人,也大多是锋芒毕露的。教字的老师曾说过这句话。
  可是。
  他和锋芒毕露没有任何关系。
  此时他就这么右手斜插在裤子口袋里,左手虚握着白粉笔流畅地写下一行中文,同时用英文讲述着今天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