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很麻烦,学校的校级晚会越搞越大,我都觉得像春晚一样了。”
  她说完,像是想到什么,马上翻手里的晚会流程。
  要死了。
  她凄然侧头:“果然是春晚。我们要读世界各地校友的来电恭贺……”她脑中甚至能浮现出那晚,自己读这些时,宿舍几个小妞在台下笑成一团的景象。
  顾平生也觉得好笑:“你如果不想读,可以都交给我。”
  她感激地笑了笑,继续潜心研究晚会流程。  
  过了会儿,童言才忽然想到了什么,碰了下他的手臂。
  看到顾平生侧过头,静看着自己时,她倒是犹豫了……可还是忍不住问出来:“顾老师在宾法读的医,为什么会到北京实习?”
  “我母亲,那时候是协和的外科医生,”他说话的时候,难得没有看着她,只是回过头看舞台,“那时候我去实习,其实只是为了去陪她。”  
  舞台上,学校有名的民乐小天后正唱着《我的祖国》。
  纵然离的再远,也能从她动作细节看出,她唱的有多卖力……  
  他没再看她,也等于礼貌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童言低头,继续翻着手里的晚会流程,看了很久,也没记住一个字。  
  “童言,”周清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忽然叫她:“我没听错吧?顾老师在宾法读过医?”
  童言嗯了声:“怎么了?”
  好像这个学生会主席是学医的?貌似是。
  可她对宾夕法尼亚的印象,仅限于沈遥每日念叨的什么商学院。  
  “全美第三的医学院啊……”周清晨脸都发红了,一副要拜见偶像的样子,“你这种文盲是无法理解的,童言无忌,你知道宾法医学院多难考吗?我为了曲线救国,还要先读什么破法律弄个绿卡,才能进医学院……快,让我和未来的师兄聊聊,未来校友啊这是。”  
  她愣了半秒,立刻坐直身子,有意隔开他们:“警告你,周清晨,不许马蚤扰我老师。”
  她现在可以肯定,学医的经历应该是顾平生不想谈及的。
  所以,坚决不能让周清晨问出什么话,再牵起他的回忆。于是,在童言护犊情绪发作一分钟后,周清晨终于被赶走了。
  顾平生恰好回过头,看到黯然离去的学生:“他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童言笑的无辜:“没有啊,他就是过来问我们,要不要订盒饭。”
第十章 那些小美好(1)
  因为校庆的重要性,节目被刷掉大部分,加上了很多校乐团的表演。
  就连阳光剧社,也请来已毕业的专业话剧演员助兴……
  总之,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  
  后台连着有四个休息间,彩排的时候分出了两个作男女更衣室。童言不停听外边的尖叫丛生,大多是我的衣服呢?我的道具呢?……还好不是正式演出,这些女生裙子下边还都穿着裤子和运动鞋,估计等到正式演出那天,后台会彻底一锅粥。
  她和顾平生就坐在主办人员的休息室,不停有人仓惶闯入,然后马上说一串对不起,匆忙退出。两个人都觉得好笑,对视了一眼。
  顾平生忽然说:“我看了你们班的物理成绩,好像只有你们宿舍的,不是很好?”
  一提到物理,童言就不会笑了……  
  她苦闷解释:“我们班十九个人,只有我们宿舍是文科出身。剩下那些人,其实高考分数比其它专业都高,都是生物工程调剂过来法学院的,”她看顾平生似乎有兴趣,才解释说,“你看我们班长,所有考试都是95以上,大物高数都是满分,对吧?他是四川成都过来的,高考分数全省第三,据说还是考砸的成绩……”  
  提起这些,她就心头滴血。
  和这些人比成绩,估计在小学起跑线上就已经输了。  
  好在场务及时出现,通知两个主持人彩排开始。
  童言起身时,险些踩到自己的裙子。
  她也和那些演员一样,牛仔裤外,套上了从学生会拿来的晚礼服。因为这次挑的晚礼服格外长,不得已早早就穿上了高跟鞋。
  两个人走到舞台后,站在巨大的幕布后,看着台下两三排的校领导,童言忽然就紧张起来。心跳的越来越快,手心也隐隐开始发热……她下意识看顾平生,半明半暗的光线下,他似乎察觉了她的异样,低下头看她:“紧张?”
  童言点头。太丢人了。
  还说是经验丰富,可以辅助顾平生,怎么刚才第一次正式彩排就紧张了?
  她听到开场音乐响起,深吸口气,不紧张不紧张,不就是二十几个校领导吗?她默念着每次都无往不利的心理暗示,台下都是大冬瓜,只会咧嘴的大冬瓜……
  忽然,手被握了下,不轻不重,刚刚好的力度。  
  温热的掌心,熟悉的感觉……她连呼吸都不敢,更不敢回头看他。
  耳边的音乐声悄然弱了下来,很快,手上的力道就松了开,顾平生的声音说:“没关系,还有我,如果忘了词就看我。”
  前几次非正式彩排,她就和他形成了默契。
  每到需要他开口时,她就会提前看向他,说完最后两句话,好让他能顺利接上话。  
  “童言,”耳麦里,周清晨在叫她,“go。”
  她马上缓过神色,这次主持比以往更要谨慎,所有节目组只能通过她,来通知两个主持人。如果她出错,顾平生根本就没有补救的机会……  
  因为这样的压力。
  第一次彩排,童言完全失常。  
  她每次无助看向顾平生时,都能看到他明显笑起来,然后很快掩饰自己的错误。他的声音像是专业训练过,从话筒传出的和平时讲课完全不同。很干净,有些低。
  像是清凉甘洌的泉水。
  顾美人表现的太好,更显出她的糟糕。
  连周清晨都说:“童言无忌,我可是力推你来主持的啊,你怎么感觉完全像个新手,连声音都发涩……”她无奈,用串词稿遮住脸,带着哭腔说:“我需要减压,一想到自己要承担双份责任就紧张。”
  倒是杜半拍很宽容:“没关系,这是第一次正式彩排,还有两次,慢慢适应,”他说完,看了眼童言的后背:“周清晨,你去陪童言买条新裙子,这次是校庆,就不要穿那些老学生留下来的晚礼服了。”
  这句话说完,所有人都看童言的裙子。
  果然,因为她太瘦,后背密密麻麻别了十几个银色的别针,用来固定收缩腰身。
  周清晨险些咬掉舌头:“杜老师,我会被我女朋友打死的,她连我和别的女生说话,都要记录在案……”童言也尴尬的要死:“杜老师,只要学生会同意我改尺寸,我拿回去重新拆线缝一遍就可以。”
  学生会的晚礼服,很多都是过去的做过主持的人,离校特地留下的私人财产,大多是原来主人的尺寸。不光是童言,无论谁拿到裙子都是这样,早习惯了。  
  好在杜半拍也没再坚持。
  因为十一之前国际商事仲裁调课,这周顾平生又要彩排,总共六节商事仲裁都放到了晚上,从周一到周六,晚上八点开始,一直到十点结束。
  所以童言和顾平生,就是每天三点在大礼堂碰面,彩排完再匆匆赶去上课。
  最震撼人的是第一次,当两人先后脚进入教室时,连沈遥的嘴巴都是O形的。到童言坐下时马上低声咬耳朵:“童言,不带这么明目张胆的啊,全班等你们两个人。”
  童言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要不,你和我换换?” 
  后来因为习惯了,班里同学渐渐开始肆无忌惮开玩笑,每次都发出一些怪声,逗逗佯装淡定的童言。反正顾美人听不到,他们更乐得嚣张。
  “童言无忌,为了成全你和顾美人,我们可是连周六都上课喔。”“言言,肥水不流外人田,祖训啊这是。”“童无忌,你知道‘嫉妒’怎么写吗?请看我的表情……”  
  童言天天彩排,早就累得不行,懒得搭理这帮人,彻底趴在桌子上听课。
  过了明天,就还剩13周,91天了。  
  周日早晨,她毫无悬念地迟到了。
  好在苗苗替她一直撑着收银台的事,看到她跑进来,第一句话就是:“童言,快快,我一直和经理说你拉肚子去厕所了。”
  童言感激备至,也哭笑不得。
  她迟到了整整一小时,估计那个法国经理以为她掉厕所里了。  
  今天因为下暴雨,卖场的人不多。
  到临近十一点多的时候,苗苗和她都清闲了很久,就隔着一个收银台闲聊。
  “我要订婚了,”苗苗忽然神秘兮兮看她,“你不要给我红包,只要给我个香吻就可以。”童言诧异看她:“你才多大啊,我记得才十九吧?”
  “是啊,所以是订婚,到明年法定婚龄了再领证。”
  童言脑袋懵懵地,看到苗苗指着门口一个一米九几的大男孩:“看看,他来了。”
  她继续昏昏呼呼地,和那个背着斜挎包的帅哥打招呼,很是不敢相信地追问:“你真的要结婚?十九岁?”
  苗苗好笑看她:“我都工作三年多了,也该定了。你呢?想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
  童言觉得这个好遥远,她还在纠结大物什么时候能通过,就已经有人问她什么时候结婚?她默默算了很久,估摸着推测:“我21岁半毕业,怎么也要工作五年把贷款还上,然后再谈两三年恋爱,二十九左右吧……”
  苗苗傻了:“那时候我孩子都小学三四年级了……”  
  于是两个人生目标迥异的人,互相将对方视为怪物,结束了这场对话。
  她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就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抬起头看见的人,却完全出乎她意料。
  顾平凡,顾老师的表姐。
  最令人意外的是,她把一个纸袋放在收银台上,竟从里边拿出条宝蓝色的晚礼裙:“这还是我在国王学院毕业典礼时穿的,TK说我们身材差不多,让我送来给你试试。”
  童言基本呆住,顾平凡又眯眯一笑说:“旧的,别介意,只穿过一次。”
  怎么会介意?
  ……
  或者,顾老师根本是怕自己拒绝,才特地送来旧的?
  “要我陪你去洗手间换上,看看大小吗?”顾平凡笑著看她。
  “不用,谢谢。”童言忙不迭说了好几个谢谢,有些难以应对这样的场面。
  因为这条裙子,整个下午她都有些魂不守舍。
  苗苗吃饭回来时,看到她脚下放着的纸袋,好奇拿出来看了眼,立刻郁闷丛生:“绝对比我订婚买的礼服好看,是在苏州婚纱一条街买的吗?还是你有什么地方好推荐?”
  童言无语看她:“我又不结婚,怎么有推荐……”  
  晚上挤在地铁里,她终于想起自己还没道谢。马上很艰难地从书包摸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谢谢顾老师。
  五个字后,她觉得自己还应该说些什么,马上又加了一句话:我今天拿到这个月工资了,明天先还给你五百好吗?
  很快,短信就回过来:没关系。我记得平凡穿过这条裙子,宝蓝色应该比较衬你的肤色。钱的事,不急。TK
  她看着小小的一行字,想了很久也没有回复。
  或者说,是不知道如何回复。  
  退出单条短信后,收件箱里只有一长串‘顾老师’的名字。
  其实她买手机,只是怕家里有急事找不到自己,除了偶尔和北京同学联系,基本上用处不太大。同班同学找她,也是基本靠在楼下吼叫,或是打宿舍电话。
  她盯着手机,莫名看了很久,然后一条条打开,重新都读了一遍。  
  叮地一声轻响后,地铁的音箱里开始报站,她忽然就回过神……
  不对啊,童言,你这个趋势很危险啊。
第十一章 那些小美好(2)
  
校庆晚会是六点,下午三点起所有人就开始准备起来。
  为了让主持人清静,她和顾平生的更衣室就在休息间里。学校的礼堂后台,别指望能和宾馆一样设施齐全,比如所有‘更衣室’就是用折叠的屏风隔开,童言开始不觉得什么,当真的要换衣服时,就苦闷了。
  折叠屏风是意味着什么?
  就是能露出小半截的小腿和全部脚……
  再直白些说,就是她换衣服和高跟鞋的时候,所有脚下动作都一览无余,外加附赠个若隐若现的人影。
  她踌躇了很久,才在化妆师威逼利诱下,拿着晚礼裙走到屏风后,开始一件件脱起来。到最后套上裙子时,不出所料,那个合作了两年的化妆师开始恶搞:“天,这个角度看,太情|色了……一抹裙脚,光着的脚……”
  她险些没踩住高跟鞋,脱口说:“马上转身,不许让顾老师看到你说话。”
  化妆师笑了声:“放心,顾老师没看见我说话。”
  听她这么说,忽然就轻松下来。
  她把所有衣服都塞进纸袋里,终于完成了换装。走出来时,顾平生正靠在化妆台边沿看书,银灰色的西服上衣已经脱下来,搭在了身边的空椅子上。
  或许是余光看到了童言,他抬起头看她,童言却马上移开了视线。  
  自从上周日在地铁上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她就越来越失常。
  最明显的就是,她开始留意顾老师的每个细微动作。
  她发现他开车时喜欢用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只那么搭在上边,很好看;发现他每次拿话筒不像自己一样紧紧攥着,只是在左手虚握着,从容的很;发现他手臂上的刺青,真的是个英文名字,而且是他自己的字迹……
  “童言无忌,”耳麦里,忽然传来一阵笑声,周清晨说,“让化妆师来1号演员休息室,先给要登台的各学院老师化妆。”
  童言终于明白,为什么周清晨从三点开始就让她戴着耳麦,显然把她当免费传声筒了。
  她看化妆师:“1号休息室,周主席找你。”
  化妆师忙不迭收好化妆包,最后还不忘感叹一句:“专属的晚礼裙就是好,童言,完美死了,我一会儿一定用心打造你,保准你和顾美人成为今晚的金童玉女。”
  说完就冲出了房间。
  因为化妆师没有关门,马上就有几个师妹跑到门边,笑著七嘴八舌:“师姐师姐,你毕业了,这裙子会不会留下来?”“师姐,我们能进来围观不?”
  童言还没来得及说话,顾平生已经侧过身,恰好就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悄无声息地,弥补了一个错误。
  拉上了她腰侧,晚礼服的拉链。
  只是两秒的时间,七八个师妹就冲了进来,童言傻看向顾平生,他已经又靠回桌子边沿,拿起桌上不知道是哪国文字的书,继续看了下去。
  看那神情,倒像是认真思考的样子……
  到两个人都开始待场,站在幕布后时,童言才看着他说:“刚才……谢谢你。”顾平生看她脸都有些红了,用卷起的稿子敲了敲她的头,刻意说话轻了些:“童言同学,有些事是不需要,也不能道谢的。”
  童言本来就不好意思,被他这个动作,弄得更是脸烫。
  好在,听了十几遍的开场音乐已经悄然响起了。
  方才还喧闹的礼堂,瞬间就安静下来。
  三千五百人的安静。
  她闭了下眼睛,让自己摒弃一切杂念。
  “童言,”耳麦里,周清晨的声音都有些发涩,“go,今晚,你是最漂亮的。”
  睁开眼的一瞬,舞台已完全黑暗。
  她一只手稍提起裙边,终于从幕布走了出去。很亮的追光里,她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身后顾平生的脚步,那么清晰。
  一共十二步,不多不少,看到了贴在地板上的银色标记。
  她站定,微笑着,和顾平生对视后,终于看向正前方: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老师、同学,以及所有正在看网络直播的校友们,大家晚上好……”说完所有的繁琐措辞,她暗松口气,进入了正题,“我是08级法学院的学生,童言。站在我这身边的这位,是我的老师,同时也是我今晚的搭档,”她侧过头,微笑着看顾平生,“顾平生,顾老师。”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整个大礼堂就沸腾了。
  顾平生只说了三个字:大家好。
  声音从音箱传出来,竟然有些低冷的性感。
  “老天,”周清晨在耳麦里感叹,“这才是顾老师真正的声音啊……”
  童言也很是诧异,和彩排比起来,这才是专业级的。
  好在之后的话,都是顾平生的任务。她就这么站在顾平生身侧,听着导演室的连连感叹,唯一仅剩的那么些紧张都散了,气的直想骂人。
  “给我个词,形容我的未来师兄的声音。”
  “磁性。”
  “俗!”
  “性感。”
  “也俗!”
  “好听。”
  “你学物理的吧?连形容词都不会。”
  …… 
  直到追光灯暗下来,导演室才又开始鸡飞狗跳地进行节目调度。
  童言和顾平生不能回后台,只好坐在舞台旁休息。
  她看着他时,他刚才接过场务递来的矿泉水,随手拧开喝了口:“怎么了?”
  “顾老师是不是真的练过,或是学过播音主持?”
  他倒没否认:“多少学过一些。”
  “多少?一些?”童言长叹口气,“顾老师,你小心被套牢,以后都要做主持了。”
  因为顾平生的放松,不止是她,连幕布后一堆等着上场的剧社演员都减压了。艾米在不远处夸张地对着童言和顾平生做了一个‘捧心’的动作,童言被逗笑了。
  她第一次做主持时,曾经非常诧异,为什么后台像菜市场一样热闹,除了不能高声叫喊,基本什么声响都有。后来一次站在台下才发现,音箱的声音足以遮盖一切。
  所以每次晚会,都能形成两个迥异景象。
  新手紧张的大气不敢出。
  老手蹿上蹿下闹腾……
  她喝了口水,耳麦已有了声音:“《Without you》,赵佳南就绪。”
  现在的节目是交响乐团的,所以这首《Without you》是不需要串场的,直接在交响乐团谢幕后,为赵佳南伴奏。所以她只是听着,继续休息。
  “靠,”周清晨忽然爆了粗口,“废了,童言,出大事了,你救场子。”
  ……
  她心咯噔一下,可这是单向接听,她根本问不出出了什么事。
  前台幕布开始缓缓降下,这个节目彻底结束了。等到幕布遮住交响乐团,就是下一个节目的开始……
  “童言,下两个节目没准备好,交响乐团来不及通知了,你08歌手大赛唱过这歌,换你上。”
  她彻底懵了。
  幕布已经降下来,钢琴的前奏悄然响起,音符跳动着,一个个落在她的心尖上。
  “上啊。”
  ……
  就在她终于狠心站起来时,已经错过了第一句。
  舞台的另一侧,沈遥似乎察觉到没人唱,马上就即兴加了一段前奏。然后,再悄然过渡到了最开始的舒缓节奏……
  “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
  童言举起话筒,来不及走出幕布,就已经唱出了第一句。
  后台瞬时安静下来。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震惊了。
  “Or your face as you were leaving
  But I guess that‘s 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
  黑暗中,童言似乎看到了顾平生的眼睛。
  只那么一瞬,她已经伸手掀开幕布,走上了前台。
  一道银色的追光,在落下的瞬间,场内也安静下来。
  半秒后,整个大礼堂都被一阵巨大的尖叫、惊呼和掌声充斥着,几乎听不到伴奏。
  节目单是早就发下去的。谁都没想到,最后是晚会主持亲自上场。
  她按照本该有的安排,边低声唱着,边走到沈遥的钢琴旁。
  然后……看到了沈遥抿嘴的笑脸。
  副歌过后,整个交响乐团开始伴奏。
  童言暂喘口气,就看到沈遥抬起头……无声用口型说:“高|潮准备,一、二……”
  “I can‘t live”
  她刚才唱出半句话,一个清冷的男声瞬间就贯穿了全场。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I can‘t live
  I can‘t give anymore
  ……”
  童言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舞台另一侧走出来的顾平生。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西装外套,就像是第一次在课堂上的样子,竟连领带也解了下来,随意的握着话筒。只是微微笑著,很慢地,很慢地,从黑暗中向自己走来。
  那双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他悄然比了个手势,她马上明白过来。
  只放下话筒,安静地,站在追光灯的光圈中,看着半明半暗的他。
  “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I can‘t live
  I can‘t give anymore
  ……”  
  高|潮过后,所有伴奏都停下来,沈遥仍弹奏着,完美配合上顾平生的声音。
  “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
  他悄然成为了主唱。
  一个手势,她已经拿起话筒,低声伴唱。
  每句过后,
  她总会再次重复,应和。
  什么叫疯狂?
  早已沸腾的学生,永不休止的尖叫声。她终于体会到了。
  完美的配合。
  从钢琴伴奏,乐团伴奏,到他和她。
  他自始至终只是站在追光之外,看着她,直到最后的高|潮,终于对她伸出了手。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伸的手。
  像是受了蛊惑一样,就这样,被他紧握住了手。
  ……
  “我疯了,我要疯了,”在童言被顾平生牵着手下台后,周清晨终于叫出来,声音抖得厉害,“看到没有,这俩人才叫专业主持,都看到没有……”
  耳麦里,一阵阵热闹的笑著,充斥着她的耳朵。
  可自己的声音,却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童言无忌,”艾米猛搂住她,“我好吧,我可是用口型带你家顾美人对节奏,天衣无缝!完美!”
  阳光剧社的活宝们,看到两个主持一下来,就立刻上台,非常顺当地给自己报幕。
  成功过渡到了自己的节目。  
  此时台上已开始了高亢激昂的舞台腔,后台却是炸成了锅。
  所有人都兴奋的像是自己救了场一样,顾平生站在她身侧,随手递给她一瓶水:“还好是首老歌,要不然,我也只能袖手旁观了。”
第十二章 那些小美好(3)
  艾米把外衣递给她,趁机对着顾平生说:“顾老师,我葱白你。”
  说完笑嘻嘻闪了。
  顾平生沉默了片刻,才问童言:“她说什么?”
  “她说,她崇拜顾老师。”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仍旧有些干涩。
  好在他听不出来。  
  “你这么做,不怕唱错。”她看着他。
  “我有一些声乐基础,而且对这首歌很熟悉,”他示意她穿好衣服,这几天开始进入秋天,后台还是有些阴冷的,“不过不敢保证完全配上你,好在,你和沈遥都很聪明。”
  他说的云淡风轻,就像刚才是在KTV,而不是在数千人前演唱。
  最主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登台演唱。
  钢琴,声乐,播音……
  她把所有拼凑在一起,渐明白应该是他家庭有意的培养。抛开过去他读的专业不说,只这些就让人遗憾的心酸,他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只可惜再没有施展的空间。
  “其实你不上台,我应该也可以应付。”
  她刚说完就后悔了,怎么感觉像是嫌弃他帮忙。其实是回想起来太后怕了,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就是大错。
  他似乎看出她的想法:“我是老师,如果出错了,也没什么严重后果。”
  “童言,”耳麦里,周清晨叫她,“学校的BBS已经炸了,经校长授权,一会儿念贺电的时候,你要配合着问顾老师几个问题,我马上让人把稿子拿给你……”
  还真是……最麻烦、最热闹的一届晚会。
  到整场晚会结束,童言几乎虚脱。
  因为要卸妆换衣服,晚上庆功宴时,她和顾平生几乎是最晚到的。整个海京阁都被学生会包下来,喧闹、大笑的声音刺激着耳膜。
  两个人刚才走进门,周清晨立刻击掌,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快快,上酒,今晚我们的任务就是彻底灌倒两个主持。”
  童言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硬塞了满杯的啤酒。
  她这种三杯倒的酒量,从没被人灌过酒,可看今晚这气氛,估计不喝到昏迷,别想迈出大门……顾平生看着手中酒杯,也有些骑虎难下:“诸位同学们,你们要不要考虑下,尊师重道?”
  “顾老师,”所有人忽然齐声说,“我们葱白你。”
  很大的声音,连端盘子的服务员都吓了一跳。
  童言忽然很感动很感动,侧过头,看他。
  虽然听不到,可他看得见他们说的话。
  所有人一致的口型,所有人很兴奋的表情,让那双眼睛悄然涌出了很多的情绪。
  一闪而逝的炙热。
  最后所有人都没料到,他们是被顾平生摆平的。所有人都是被协助着招来各自宿舍的兄弟,把他们骑着单车运了回去……只有她这个被同仇敌忾的人,很理智地看着顾平生说:“完了,他们都喝醉了,只有我们买单了。”
  海京阁的老板笑着摆手:“不用不用,你们这个周主席明天会来付帐的。”
  童言暗松口气。
  如今顾平生是全民偶像,她可不敢胁迫他买单。
  她起初还认真计算过他喝了多少酒,后来就彻底混乱了。甚至到最后,她都开始怀疑顾老师是不是祖籍东北,从牙牙学语就开始喝白酒渡日。
  两个人从人不太多的林荫路往回走,没怎么说话,或许他也有些喝醉了吧?
  她已经穿上了平常的衣服,也洗掉了舞台浓妆,就是头发乱糟糟的,只能用一根绳子绑着。倒是顾平生,依旧是那身衣服。
  所以直接导致的结果,非常的不妙。
  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也不知道是谁一声惊叹,从洗衣房和开水房马上投出无数道目光,然后是阳台……这一侧四十多个阳台,起码有一半都悄无声息有人探出头,努力搜寻刚才震撼全场的顾平生。
  “顾老师,”童言快招架不住了,“我先进去了。”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去吧。”
  童言转身,刚才迈上台阶,就忽然转回身。
  本来想要追上他,没想到他还是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她有些紧张地抿起嘴唇,犹豫了会儿才说:“顾老师喝了酒,千万别开车了。”
  身侧有几个女同学走过,很是小心瞥了眼顾平生和童言。
  “我已经不开车了,”他哑然而笑,“准备长期住在上海,就不能一直用原来的驾照。现在国内驾照对听力还是有限制的,所以,最近都是坐校车,或是打车。”
  或许因为喝了酒,他的声音有些微熏后的柔软。
  轻描淡写,不大在意。
  等推开宿舍门,童言却没想到是另一番景象。
  沈遥和王小如面对面坐着,非常严肃,严肃的有些吓人。
  “怎么了?”童言撞上门,她们俩也没回头。
  沈遥耸肩:“我在看这个已经全校闻名的第三者,害我们两个晚会险些丢人的元凶。”
  童言有些没听明白,王小如只是笑了笑:“我出去了。”
  说完,随手拿起手机和钥匙,直接出了门。
  “怎么了?”童言又问了句。
  “今晚赵佳南为什么忽然没有上场,你知道吗?”沈遥长叹口气,“我来给你简要介绍下,当我胆战心惊为你和顾老师伴奏时,后台发生了什么。”
  童言把装衣服的纸袋扔在一边,示意她说。
  “你们学生会庆功宴时,肯定没有人敢说出真相,可我们乐团今晚吃饭却炸开锅了。据说当时赵佳南已经换好衣服,就在要上场前一分钟忽然就拿着手机,哭着跑了。当时后台所有人都傻了,最后有人八卦说是她发现周主席找了个小三,气的不管不顾,哭着说死都不上台,要搞砸晚会让周主席被处分……”
  童言听到这里,恍然记起晚上,似乎大家真的都没提过,为什么会出这么大差错。
  “所以……是小如?”
  沈遥长叹口气:“小如太狠了,险些把我们都害死。”
  童言有些不敢相信:“她不是有男朋友吗?”
  “周主席手里有宾法offer,也有新加坡政府给的工作offer,跟了他,就不用再费劲考这考那了。”
  又是个不堪一击的爱情故事。
  童言没有追问的欲望,沈遥也懒得再说,开始笑嘻嘻给她看学校BBS上的热门主题。
  无一例外,都是今晚的《Without you》相关话题。
  她只要看主题,就觉得想笑。
  “跪求今晚《Without you》视频,请吃大盘鸡啊!!!!”
  “尼玛,简直坑爹啊,竟然网络直播时电脑崩盘了”
  “[惊现]变态大叔,思源湖边模仿美人煞”
  “最新校车时刻表(顾平生版本)”
  ……
  “我给你看两个震撼的,”沈遥打开两个窗口,念起标题,“‘有宾法校友吗?听说过顾平生在医学院的故事吗?’,快看,快看,”她崇拜地看着童言,就像能透过她看到远在北美的宾法大学……“顾美人竟然是学医的,竟然宾法医学院的。童言无忌,我要不行了,沃顿商学院啊,我明年的目标啊~”
  童言嗯嗯了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