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鲜果店老板娘又举着什么,在和他闲聊着。他因为身高的缘故,礼貌地微含着胸,看着老板娘说话。
  童言给他发过去个消息:我下班晚了,非常可怜的,在吃垃圾食品。
  马路的那侧,看到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低头看。
  她继续啃鸡翅,眼睛却盯着他。
  玻璃虽然有些脏。
  却不妨碍观赏美人。
  顾平生收好鲜果店老板娘递来的零钱,把钱包和手机都放回裤子口袋,再把买好的水果暂时放在水果摊子上。
  然后就这么转过身,穿过了马路上的人行道。走到半途时,碰巧遇到红灯,他站在大片的人群里,耐心等待着红灯转绿。
  或许是刚才经历了些很不好的事情,这时候看着他走过来,那么美好的一个人,构成那么完美的画面。光是这么看着就心砰砰直跳。
  他看到她以后,并没有进来,反倒是站在玻璃墙外看着她,微微簇起眉。
  童言用餐巾纸擦干净嘴巴,无声地对着他说: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吃垃圾食品了。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之没说话。
  童言又把装着鸡肉的袋子拎起来,献宝地笑著:栗子烧鸡。
  顾平生轻扬眉,笑意蔓延在眼底,仍旧没有说话。
  身后正好有辆车开过去,前车灯很快从他身侧晃过去。她还想说什么,他忽然就开了口,简短地说了两个字:回家。
  她点点头,迅速把手机收好,跑出了肯德基。
  这种兴奋的感觉,倒真像是忘了带钥匙的小朋友,终于等到了家长回家……
  晚上她站在浴室的淋浴喷头下,还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豁达了,明明是几个小时以前的事,竟然像是隔了一辈子。似乎任何和顾平生没关系的事情,都不是她想关心的。
  她裹着浴巾出来时,顾平生正坐在悬窗上看资料。
  当初他带着她来看房子,两个人最喜欢的都是卧室的大悬窗,铺上厚厚的羊毛地毯,放个矮桌和靠垫,就成了看书喝茶的小格间。  
  顾平生穿着灰色的纯棉运动裤,关着脚坐在那里,背靠着玻璃窗。脚边和矮桌上散落的各式各样文件,因为在做阿根廷的项目,所有的影印资料都是西班牙文。
  他这个人很有职业操守,因为所有涉及的项目都是商业机密,自然带出来的,都最好是别人看不懂的。她这段时间看得多了,虽不不知道意思,却还认得出来文字的模样。
  她靠近了,他才终于从众多文件里抬起头。
  “母语是英文真占便宜,还有余力再学别的外语,”她学着他的样子,光脚爬上去,笑眯眯地戳了戳他的脚:“先生,需要足底按摩吗?”
  她已经拿他研习了好几天,甚至还拿着张打印的纸,似模似样地背着手法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