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前的同事,吴熙和林啸的关系就亲近得多了,他们是铁一般的哥们,几息过后,电话通了,随着这电话一通,林啸就听见吴熙那独有的贱声扑面而来。
    “我说你小子辞职还没有一个月就给你哥我玩失踪啊,你呀呀的也太不负责了吧,想去你家蹭一顿饭就找不到人,你说你是不是存心的
    ”
    林啸听到吴熙那抱怨中带有着一种担心的声音格外的亲切,这是自己刚才那几个同事不具有的,这才是一个好哥们,他会为你的失踪而担
    忧。
    “我说你小子会专门跑到我这来蹭饭,这也太假了吧,说是不是担心你兄弟我出什么事啊,这才专门跑过来”林啸对吴熙的性情太了解了,如果不是自己连续几天都联系不到,他呀的才懒得跑到我这来,想到这林啸心里暖暖的,但还是没有忍住揭吴熙的短。
    听到林啸的话,吴熙把自己刚才喝的水一下就喷了出来,“我会担心你,真是笑话,就你那有九条命的属性,就是把你杀了你也能复活过
    来,我还用得着担心你吗”吴熙说完停了一会,见林啸没有回话,又对林啸道“我说你小子怎么不说话啊”
    “我在听你说啊,编的还不错,继续”林啸不急不慢的说道,如果自己不激一激,这小子根本就不会说实话,因为林啸太了解他那丑脾气
    了,什么事都拐着弯说,就是不直接说,如果不是那这性格的话,现在起码都快要结婚了,也不至于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
    听了林啸的话,吴熙就好像霜打的茄子瘪了下去,“我说你小子,不揭我的短会死啊,真是的”听到这话,林啸就知道他服输了。
    “对了,就这样多好啊,关心就是关心,说出来就是了,你以后要像现在这样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再加一点甜言蜜语,你以后就不愁找不到女朋友了,哈哈”林啸听见吴熙服输,忍不住调笑了他一下。
    听到林啸的话好像经历过一样,吴熙不以为意的憋了憋嘴道“还说我,你还是不一样,现在装得像一个情圣一样,骗谁啊”
    “咳咳”吴熙这话听得林啸一阵干咳,脸有点微红“我这不是还没有看到自己心仪的女子吗,如果见到了的话,还会像跟你一样打光棍吗”林啸给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理由道。
    吴熙听了林啸的话,不屑道“切,就会找借口,不和你说了,我要工作了,周末来你家吃饭,不要到时候不在家哈”
    “好的,到时候早点过来,我挂了”林啸巴兰不得吴熙早点挂电话,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他的话。
    “切,我一说这,你就心虚了,比我还不靠谱,挂了”说完吴熙就把电话挂掉了,挂完电话后,吴熙面带笑容低声道“这小子还好没有什么事”随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挂完电话,林啸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这时一位身穿长衣裙看上去很阳光,又显得很苗条,不失时尚,颜色也很符合现在的流行色,颇有一点古代女气质的女子出现在叶老的家
    里,对着一位中年妇女调皮的说道“小姨,你还是那么年轻,如果我们两个走出,别人还以为我们是两姐妹呢”说完亲切的挽着这中年妇女的
    手。
    听到这女子说的话,这中年妇女非常的开心,谁不愿别人说自己年轻啊,对着女子道“小雨啊,这次你得好好的在小姨这玩几天,头几天你可是说好的”
第二十五章 周雨(续)
    第二十五章 周雨(续)
    这位年轻女子连连点头,“好的,前几天不是公司有事吗,只能匆匆的来看一下小天,现在我可是有了准备的哦,到时候住久了小姨你可不要赶我哈”
    “哦,对了,怎么没有看到小天啊,他跑那去了”这年轻女子在屋里看了看,发现自己来了这么久,这小子居然没有出来找自己要礼物,以前自己一进门他可以跑得最快的,今天这么久居然没有见到人。
    “他呀,今天要他哥哥和爷爷带他去公园玩,现在他身体好了,野得不得了,一天待在家中的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也不知道在家陪陪我,这些年真是白痛他了”这中年妇女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以前生病的时候,那可是一点精神都没有,哪像现在一天精神得不得了
    ,一天都不怎么休庭,整天就上蹦下跳的,一天快活的不得了,对于这种情形,中年妇女也不想管,就上他好好的享受一下自己的童年。
    年轻女子听到这话,嘴角露出了笑容,“小姨,你以前可是一直希望小天能像正常小孩一样,能够出去玩,现在小天好了,你又开始说舍不得了,这可是明显的口不对心哦”年轻女子笑眯眯的看着中年妇女调皮的说道
    “你,无,错,小说 m.quledu.com这丫头尽揭你小姨我的短,看来我得叫大哥好好管管你了”中年妇女用手指点点了这年轻女子的头,威胁的说道。
    “小姨,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把肯定会听你的话的,而且以我的脾气,他一定会罚我一个月不出们的,这样的话,你可是一个月都见不到
    小雨了,小姨是最好的,你肯定不会这样做是吧”这年轻女子用她那可怜兮兮的眼睛看着中年妇女,手不停的摇中年妇女撒娇道。
    “好了、好了,丫头算我怕了你,在摇下去的话,我手非得被你摇断不可”看着年轻女子那苦苦哀求的样子,中年妇女轻轻一笑,对年轻女子妥协道。
    “我就知道小姨是最好的”
    “你这丫头啊......,以后还真舍不得不你嫁出去”摸了摸这年轻女子的头,有点伤感道。
    听到中年妇女那伤感的话,年轻女子道“我才不嫁呢,我以后都陪着小姨”中年妇女听了这话,失笑道“你这丫头尽说胡话,哪有女孩不嫁人的”
    这时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对着中年妇女和年轻女子道“你们姑女俩在说什么呢,说得这么开心”随后亲切的对年轻女子道“小雨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告诉我,这样我也好早一点回家”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年轻女子非常高兴的对他道“嘻嘻,我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怎么样够惊喜吧”
    就在这时屋外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中年妇女道“现在快到十二点了,肯定是叶然、小天和父亲回来了,小雨你去开门,给他们来个大大
    的惊喜”中年妇女对年轻女子眨了眨眼睛。
    年轻女子感到中年妇女的暗示,就像一股风一样的跑到门边,打开房门,外面果然是叶老他们,看着开门的女子,叶老他们明显一愣,随后都露出了笑容,“小雨姐姐,你什么时候到的啊,给我带礼物没有,我要变形金刚”这时一个小人影从后面跑到了年轻女子面前,拉住女子的手,期望的看着女子说道。
    看着面前的那充满期待的小孩,女子把他抱了起来,对着那小脸蛋道“有,我怎么会不给我们小天买变形金刚呢,它现在在屋里”听了女子的话,小天迅速的从女子身上下来,向屋里跑去,看着小天着急的摸样,女子嫣然一笑,对着那人影道“小心点,它又不会跑”随后礼貌的
    对叶老和叶老身边的年轻人叫了一声“叶爷爷和然哥”
    “小雨啊,什么时候来的,周老头还好吧”叶老道
    “爷爷很好,他还一直唠叨你呢”年轻女子道
    “我还不知道那老头的性格,他会唠叨我,恐怕是在骂我吧”叶老不以为然的说道,那老头的臭脾气他太了解了。
    “嘻嘻,还是叶爷爷了解爷爷”年轻女子笑着对叶老道。
    听了年轻女子的话,叶老笑了笑,“都进屋吧”随着叶老的话,众人向屋里走去,而这时年轻男子拉了年轻女子一下,随后退出了众人的队伍,走到了一边。
    “小雨,谢研最近怎么样了,我最近联系她,她都不理我”男子有点哀求的对着女子道。
    “哦。你们果然有J情”年轻女子醒悟的对男子道,随后想了一会,笑眯眯的对男子“我如果说了,我有什么好处,先说好我不要你的保
    证,你以前的保证没有一件做到的,要拿出一点实际性的东西,不然不告诉你”女子恨恨的这男子道。
    年轻男子看到那女子的模样,知道自己这次不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恐怕得不到想要的东西,随后一咬牙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淡淡的黄卡递给年轻女子道“这是一张迎宾楼的至尊卡,作用我就不跟你说了,反正你是知道的,但两天过后必须还给我,这是我今天好不容易从爷爷那要过来的,我也只有五天使用它的时间”
    看着男子递过的卡片,年轻女子双眼一下子发出万丈光芒,直直的看着手上的卡片,非常小心的把它放进自己的包里,那样子非常的崇敬,因为这种卡片全国也只有十二张,你想想全国有十三亿多的人,而这种卡却只有十二张,你可以想想这是什么概念,一亿多人才一张啊。
    “三天、起码三天,如果答应,我就告诉你”年轻女子调价还价道。
    看着年轻女子的表情,年轻男子知道自己这次不得不出血了,而且自己刚才已经把“至尊卡”递给了她,自己现在想反悔也没有资本了,只能把苦水往自己嘴里咽,对年轻女子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看着年轻男子点头答应,这时这女子就好像一头斗赢了的公鸡,傲着头非常的兴奋,随后把年轻男子想要的消息统统都告诉了他,没有一点隐瞒,而且连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都告诉了他。
    听到这些消息,年轻男子明显兴奋了起来,现在一点也不心痛那一天时间了,在心里直夸自己这次的买卖做得划算,而这时年轻女子也是同样的想法,用一些不痛不痒的消息换来了“至尊卡”三天的使用时间,就算以后谢研姐知道也不会怪罪我的。
    随后两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满怀高兴的走进了屋。
    “你们刚才走哪去了,这么密秘”看到年轻女子和年轻男子会来,叶老问道。
    “爷爷,我们没有什么,就是好久没见去附近联络联络感情,小雨你说是吧”年轻男子赶紧解释道,随后对女子眨了眨了眼睛,暗示不要把刚才的事说出来,看到年轻男子的眼色,女子配合的点了点头,“我和表哥好久没有见面,各子说了自己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情”
    听了他们的话,叶老点了点头,认真的对着他们说道“嗯,家人之间就该这样,你们很好”
第二十六章 合作(上)
    第二十六章 合作(上)
    (求推荐、求点击)
    就在叶老说完这话,身边小张身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张哥吗,我想找一下叶爷爷”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
    小张:“嗯,你等一会,我把电话拿给首长”说完就把手机递给了叶老道“首长是林啸的电话”
    叶老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接过了电话,“小林啊,你这几天去哪了,怎么人都找不到,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给我说一下,我可以想想办法”一向严肃的叶老这时就像邻家老爷爷一样的和蔼,而且还问对方要不要帮助,看得叶老身前的两个年轻男女目瞪口呆的,一副不认识叶老的表情。
    年轻男子慢慢的移动小张身边,轻轻的问道“张叔,你看面前的还是不是爷爷啊,怎么我好想感到爷爷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来没有见过他对我这样”说着说着这年轻男子慢慢的吃起醋来,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听到年轻男子的话,张磊一阵好笑,这小子居然吃起醋来了,真是千年奇闻那,随后正经的道“那当然是首长了,首长以前那是教育你,不是真的给你板着脸,现在这才是首长的真实模样,看见首长真实的模样,你小子居然怀疑起来了,真是一个混球”说着说着张磊心中就有点
    火了,最后几句也就对着年轻男子骂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有点怒气的张叔,年轻男子浑身打了一个机灵,想起以前自己一有什么错误,爷爷就把自己交给张叔和陈叔进行操练的情景,那种痛苦年轻男子现在想起来就浑身直打哆嗦,对着张磊哀求道“张叔,我刚才说的是胡话,你千万不要告诉爷爷,不然我就惨了”
    看着眼前浑身有点颤抖的年轻男子,张磊恍惚看见以前自己操练他的情景,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道“小然那,你说我把刚才说得话,告诉首长,你说他会不会在把你交给我们带回军队进行操练啊,我可是很怀恋那”
    年轻男子刚才看见张磊那诡异的笑容,心中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当听到张磊说完的时候,吓得浑身发软,幸亏后面有个沙发,不然
    的话恐怕已经软倒地下了,心中想道“果然是不好的预感,而且是非常不好的那种”
    “张叔,你是知道我的,心直口快的,就为这事爷爷还专门说我呢,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我这次吧”一想到在军队里的生活年轻男子满脸惧色,那生活还真不是自己想要的,继续对张磊求情,心中非常的恼火,你说这是天降横祸吧,又不是,只怪自己的一张嘴,你说怀疑谁不好,偏偏去怀疑自己家的老头子,而且还是在他贴身护卫身边,这不是找死吗。
    看见年轻男子被自己吓得魂不守舍的,张磊知道自己给的教训已经够了,恐怕这小子会安宁好长一段时间,道“这次就原谅你小子了,但以后再发现,两起加在一起罚”
    听到张磊说原谅自己,年轻男子顿时来了精神,对张磊保证道“张叔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你老以后有什么事就交给我去做,我保证办的漂漂亮亮的”
    看着年轻男子那耍宝的样子,张磊心中也不由的笑了起来,但脸上还是继续维持自己坚韧军人的形象,不然的话这小子以后不知道会怎么在外人面前诽谤自己。
    就在年轻男子和张磊谈完没一会的时候,叶老也结束了与林啸的谈话,转身对两人道“你们刚才在谈什么呢,谈得这么起劲”
    听到叶老这话,年轻男子旁边的女子不由笑了出来,海滩的起劲,没被吓死就算好的了,听到女子的笑声,叶老问道“小雨啊,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好笑的事情”女子赶紧回到道,自己可不想卷到这件事之中,虽然自己刚才也有跟年轻男子一样的想法。
    女子这样说,年轻男子不由的舒了一口气,还好这小呢子没有说错什么,不然有得自己受得了,随后抢到张磊前面开始对老爷子进行全方位的拍马屁,因为年轻男子知道老头子最喜欢听别人说他的事迹了“我在向张叔打听一些爷爷你以前的一些事迹,听得我热血沸腾的”
    听到年轻男子这强大的理由,女子心中不由的又笑了起来,只不过这次她可不敢再笑出声了,前面的好糊弄,现在可不行,这样可把年轻女子憋惨了。
    听到这话,叶老高兴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嗯,有进步了,好”随后顿了顿,再说道“过一会有个客人来,他和你们差不多大,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叶老这样说,年轻男子知道自己这次难关过去了,心中这才放下心来,“爷爷你既然这么推崇他,他肯定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我们会和他
    谈谈的”男子赶紧附和道,随后女子也点了点头,她还真想知道是谁这么受老爷子推崇。
    和叶老谈完过后,林啸从空间里拿出了空间里独有的蔬菜和山谷里的一些储存的水果,就向叶老家走去,现在林啸也没想卖蔬菜,他想等两三天空间里的另一批成熟在一起卖,卖完过后直接回家。。
    林啸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像叶老所在的地方开去。
    四十几分钟过后,林啸来到叶老所在的小区前,拿出叶老给自己的通行证,就向叶老家走去,四分钟过后,林啸来到叶老家门口,按了按门铃,,按完过后林啸就站在那静静的等着。
    几息过后,以为年轻女子匆匆的打开房门,她想看看老头子推崇的人到底是谁,所以就自告奋勇的来开门,看到屋外的人,年轻女子一下
    子愣住了,几息过后惊喜的叫道“林啸,怎么是你啊,你怎么来这了”
    林啸看着面前的女子也愣住了,想不到在这还能看见大学的老同学,林啸也非常的高兴,“周雨,想不到在这还能看见你这班上的校花啊
    ,最近还好吗,我是叶老叫过来的”林啸对亲切的对女子问道,毕竟一两年没有见到老同学了,一下见到一个林啸感到格外的亲切。
    女子听到林啸的问候,又愣了起来了,想不道班上有名的书呆子,居然也会问候人了,真是稀奇啊,“林啸你变了不少哦,现在居然会调笑起人来了,时间真会改变人”女子感叹的说道。
    “小雨,你开个门怎么开这么久,怎么你们认识”这时一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看见他们聊得这么开心好奇的问道。
    看着这位男子,林啸向周雨问道“这位是.....”
    见林啸不认,周雨对林啸解释道“这位是这房子的主人,也是我的表哥,叶然”
    介绍完叶然后,周雨指着林啸道“这位是我的同学,林啸,也是叶爷爷所说的客人,而且治好小天病的也是他”
第二十七章 合作(中)
    第二十七章 合作(中)
    叶然听到周雨介绍,这才知道原来治好小天的就是眼前这位,非常高兴的握住林啸的手,“林啸好兄弟,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来替你解决”叶然友好的对林啸道。
    对于叶然的热情,林啸一点也不觉得尴尬,而且还非常享受,对于叶然说的话,林啸想想叶老是自己的爷爷,那么叶然也就是自己的哥了,也就没有拒绝,欣然的答应了。
    站在门边站了一会,周雨对林啸道“林啸想不到你的医术这么高,在学校的时候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隐藏的够深的,等一下要好好的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学到这么好的医术的,现在就请我们尊敬的客人进屋吧”说完就让开位置让林啸进屋,听了周雨的话,林啸笑而不语。
    听了周雨的叶然拍了拍自己额头,“居然忘了把老弟请进们,真是不应该,现在快开饭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林啸点了点头,随后提着东西向屋里走去,在路上,林啸、周雨和叶然有说有笑的,那感觉就像几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看见林啸他们三个进来,这时叶老还不知道林啸与周雨认识,而且周雨已经把林啸给叶然介绍了一遍,叶老把林啸叫道自己身边,开始向他们两人无错小说 m.quledu.com介绍,由于其他的人都认识林啸,所以叶老也没有对其余人说。
    “这位我新认的孙子,林啸,他岁数比叶然你要小,所以以后要好好的照顾他知道吗”随后对周雨道“丫头,以后林啸可是你哥哥了,你以后可不准欺负他知道吗”
    听到叶老的话,周雨委屈道“爷爷,你这样说,我可不依,在说林啸我们班有名的书呆子,欺负谁也不会欺负他,我们可是同学”
    叶老惊讶的看着周雨,“想不道你和林啸还是同学啊,那这还真是缘分”随后看着林啸,说道“看不出小林你还是一个高材生啊,但那个学院好像没有学医这科啊,我以前还以为你的医术是在学校里学得,想不到你另有师傅啊,这可得跟你叶爷爷我好好说道说道”说完叶老双眼放光的看着林啸,能教出林啸这么好的医术的人,那他的医术肯定更高。
    “是啊、是啊,我刚才问他,他只笑不答,好可恶,叶爷爷如果他不说你可要好好的罚他”周雨想起自己问他时候,他那副谦笑的样子,想想就可恶,好歹自己也是美女,他居然视而不见,没有理我,而叶老这时也问到这个话题,周雨就开始在叶老面前告状,告完状后对林啸舞了舞她的漂亮小拳头。
    众人想到林啸那恐怖的医术,都非常期望的看着林啸,就连一向严肃的叶书记也露出了一点点期望的眼神,能教出这么好的徒弟,可想而知教的那个人的医术有多么的恐怖。
    看着大家那表情,林啸知道这次跑不掉了,随后看了看叶老这些人,林啸严肃道“我这也不是什么医术,我想叶老也知道我们国家有一批特殊人物,他们通过修炼功法可以拥有一些力量,而我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的力量具有强大的杀伤力,我的力量则是有点像小说里的一些具有治疗人的作用,只不过我的比小说里说的要强上几倍,而且不是天生的,是通过修炼而来的,以后我的力量强了,医疗效果也会跟着增强,至于我的师傅....”说道这林啸顿了顿,想起灵老那模样,林啸露出了一种尊敬而又有点担忧的神色,然后说道“至于我师傅他老人家,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那”
    说完林啸看着众人的惊讶的表情,叶老和叶书记等人虽然知道国家有这类人,但林啸这种专门治疗人的能力他们还是没有见过,也有点惊讶,随后林啸只有沉着道“叶爷爷,希望你们能够为我保密,不要把这些话说出去,因为我把你们当着我的亲人,所以这才说出来,以前对你们隐瞒使不得而已的,希望你们可以谅解”
    说完林啸从自己带来的袋子里拿出一些果实和蔬菜,接着道“我的能力,治疗效果虽然很好,但它对世界的草木精灵和动物的效果更好,我这些东西都是这个能力培养出来的,所以我想回农村专门从事这个行业,如果你们说出去了,那我恐怕就没有清闲日子了”
    沉静了一会,叶老双眼精光的看着林啸,随后严肃的对众人道“这件事你们可以再家里说说,但是一出到外面就给我忘记这件事,尤其是你小然,以后和你的那些狐朋狗友少出去喝酒,要是把这件事说了出去,那你就准备一辈子呆在军队里吧”
    这时叶然还在对这件事震惊着,对于叶老说的话,叶然只模糊的听到一点东西,也没有去管独自的在那喃喃道“我兄弟居然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那我以后不就是武林高手的哥,哇塞,以后那些小子知道还不知道怎么羡慕我呢,嘎嘎.....”对于叶然在一边嘀咕的话,林啸一点也没撂下的听到了,对于叶然的这种心理,林啸心里笑了笑,也没有管他,像叶然这种心直的人,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叶然你在说什么呢,刚才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叶老听到叶然刚才在一边嘀咕,满脸寒霜的盯着叶然说道。
    看着叶老那满脸寒霜的脸,叶然浑身打了激灵,顿时脑袋非常的清晰,叶老刚才说得的话,一丝不苟的出现在叶然的脑海里,想起如果自己把林啸这件事说出去,那自己就准备在军队里生活一辈子吧,随后对叶老认真的道“爷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吧这件事说出去的”说完心中一阵郁闷,这么好的一个装逼的机会就从自己的眼前灰溜溜的逃走了,要是我有这么好的能力,我就会宣传出去,那样话,不知道有多少青春少女 ,想想就觉得兴奋。
    想到这叶然猛然的拍了自己的大腿,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林啸他这个能力是通过学来,那不是我也可以学,如果我学会了,拿自己想的事
    不久会美梦成真了吗,嘎嘎.....想到这叶然在心里**的笑了笑。
    “林啸,你不是说你是通过学习才掌握这个能力的,那我可以学吗”叶然忐忑不安的看着林啸,希望从林啸嘴里说“行”,叶老听到叶然的问话,也看着林啸,希望从林啸嘴里听到好消息,如果真的可以让很多人学习的话,那以后战场上将会少死很多优秀的士兵,叶老是上过1979年的越南战场的,那时候叶老还是一个上校团长,知道一个从战场上受伤而活下来的士兵以后就会是骨干、精英,所以也很在意叶然提出的
    这个问题。
第二十八章 合作(下)
    第二十八章 合作(下)
    对于叶老众人热切的目光,林啸也只能上他们失望,“然哥,让你失望了,你学不会这个,因为你没有相应的体质,即使告诉你怎么做,你也学不会,如果真的什么人都能学,那中国这方面的人还会只有那么一点点人会吗,这都是因为我们中国只有这么一点人拥有特殊的体质,所以我们这类人,才没有多少,要不然以前抗日战争会打那么久吗,但如果你们以后发现有什么特殊体质的人,可以交给我,我可以负责教他们”
    林啸还是给叶老他们老一辈人留了一点希望,因为林啸知道自己会武功的事叶老肯定会告诉上面的几个人,索性林啸就大胆的说出这些,这样自己也好在他们那备好案,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至于被人请去喝茶,林啸暗暗的给自己打起了算盘,就因为林啸的这一点算盘,以后可
    是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特殊人才,当然以后的事林啸是不知道。
    听到林啸的话,叶然垂丧的低下了头,脸上非常的失望,但没过一会,叶然就想开了,自己虽然不能学,说不定以后我儿子会啊,看来我
    要尽快结婚,这样自己以后就有可能是一个武林高手的爹了,那样不是更爽,嘎嘎,随后叶然在心里发出阴险的+无+错+小说+m.+quledu+com笑声,虽然叶然没有笑出声,
    但众人看见他那yin贱的笑脸,就知道这小子又在幻想什么好事,不然脸上就不会这么贱,但谁也没有想到,这小子的幻想居然在四年过后居然
    成真了,这世界真是奇妙。
    而一边的叶老听了林啸的话,双眼放出一种凌厉的眼神,就像森林里的老虎盯着自己食物的那种眼神,非常的冷静也非常的凌厉,林啸看着叶老的这种眼神就知道有什么人要遭殃了,林啸这时一点也没有想错,叶老是在想这方面的事情,由于国内门派观念非常的封建,所以他们根本不愿意把自己门派的武学外传出去,从而导致非常多的门派在中日战争过后武学失传,这样也导致了国家这方面的人极度缺乏,到现在2009年,整个国家有武学修为的人根本不到两百个。
    而且他们所学的武学都还是残缺不全的,普遍都是中等左右,修为高的人根本没有几个人,面对日本的忍者、美国异能者、欧洲圆能武士、狼人、熊人和黑暗世界的人、印度的降头术还有一些其他的势力,国家的这些人守守还可以,根本没有空余的力量去做其它事情,而现在听林啸自己说他可以把自己完整的功法教给其他人,叶老心里不知道有都激动,这样的话国家以后在这方面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随后叶老有点担心的向林啸问道“林啸,你这样做把功法传给别人你师父会不会答应啊,我可知道你们这些人对门派的观念有多么的强,不会轻易的把自己门派的功法传给外人”
    听了叶老的话,林啸想了想,灵老可是从上古时代留下来的他的封建程度可想而知,处于对灵老的尊重,随后林啸对自己脑海里的灵老询问道“灵老,我这功法可以传给另外的人吗”
    “不能”一句平静的语气把林啸心里的愿望彻底打破了,而听到这句话的林啸心里对灵老非常的失望,林啸一直以为灵老非常的和蔼和心
    善,想不到也这么的封建,在心底暗暗的骂了灵老几句。
    “我说你小子别把我想得那么封建,我这是为他们好,真是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我告诉你,如果你把自己的功法传给别人,他们必死无疑,不信的话,你就试试,哼”灵老听到林啸在心底暗骂自己的话,满脸怒火的对林啸说道。
    听到灵老的话,林啸那还不知道灵老这不是不答应,而是由于一些其他的原因,所以才说出这么严重的话来阻止了他,但林啸修炼这么久这个功法,根本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对于怀疑灵老的事,林啸非常的懊悔,灵老可是经历过生死考验,功法这件事他怎么会意见呢。
    随后林啸对灵老撒娇似的问道“我知道灵老您老是最好的,肯定不会因为前面的事生气的,不然您老就不会提醒你徒弟我这件事了”林啸服软的对灵老道,随后没过几息的时间,林啸非常疑惑的对灵老道“灵老难道我修炼的功法有什么不对吗,我修炼了这么久怎么没有感觉什么不对的地方”
    灵老没好气的对林啸道“你能修炼灵诀是因为你有生命空间给你改造身体,你还真以为灵诀是什么人都能修炼的吗,如果你真的把它传给另外的人,一个月后这些人肯定爆体而亡,因为他们没有经过生命空间独有的改造,体内没有灵诀独有的运行经脉,修炼的话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你还想把他传授给别人吗”
    听了灵老的话,林啸顿时被这消息吓了一大跳,心中一阵庆幸,庆幸自己还没有把自己功法传授给其他人,不然自己就害人了,随后林啸想到叶老的眼神,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心里一阵叹气。
    感到林啸那颓废的心情,灵老心里暗暗的说道“哎,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