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发现那条灵脉根本散发不出那么强的灵气,以那条灵脉的模样,只是刚刚才进入到稳定期而以,而想要散发出来那么强烈的灵气,起码也要达到成熟期以上。
    “树老,你发现什么了吗”听到树老的诧异声,林啸问道。
    “怪哉怪哉,以那条灵脉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散发出那么强烈的灵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凭空产生的不成”树老在一边自言自语道,对于林啸的话,他根本没有听到。
    “树老、树老”林啸见树老一直没有回应,连续叫了几声,对于自己这空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化,林啸可是非常的关心。
    “嗯,你刚才说什么”树老听到林啸的呼叫,这才结束刚才的自言自语,只不过对于林啸刚才的话没有听清楚,这才从新问道。
    树老,我刚才听到你的诧异声,你发现了什么线索了吗”对于树老的话,林啸没有什么不满,这时林啸把心思放在了空间为什么变化这么大事情上,所以对于树老的再次发问一点也不在意。
    “线索,没有,这里的灵气强度根本不是那条灵脉所散发出来的,相反,这里的灵气还促进了那天灵脉的进化,不然那条灵脉起码还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会到现在这么模样”树老道,对于这里的变化树老也非常的疑惑,以现在的这种灵气强度的话,外面的那些小家伙要不了多久统统都会进化,变成草木精灵,就连那些百年树木也有可能在几年过后诞生出灵智来。
    “一点也没有吗”林啸不甘心的道。
    “没有线索,这里的灵气就像凭空产生的一样的,根本无迹可寻”树老回答道,对于这种情况,即使活了上万年的树老也浑然摸不着头脑。
    听到树老说这里的灵气是凭空产生的,林啸好像隐隐抓到什么。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万年修为
    林啸随后又和树老聊了一会,心中的那股影子越来越明显,林啸以前听灵老说过,自己突破的时候或别人突破的时候,那么那些因突破而遗留下来的灵气会使突破的那个地方灵气浓度大增,如果自己在那个时候就行修炼的话,那么生命空间就会吸收大量的灵气道空间里去。
    而自己在这一月左右时间里,修为突破到了后天后期,算是修为突破过了,而且这段时间里,华老因得到完整的功法而修为突破,那时候好像灵老叫自己修炼过,所以这空间里的灵气应该是那时候积累下来的,毕竟空间的范围不大,吸收了那么多的灵气,灵气浓度肯定很高。.
    “对了树老,怎么不见丫丫他们呢,他们到哪去了”林啸从树老这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随后向树老问道,要知道丫丫可是很粘着自己的,这次自己就来居然没有看到丫丫,可见这段时间里丫丫他们应该遇见什么事了,但在这空间里面,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林啸心里还是很担忧的。
    “他们那,现在都在沉睡中,这里的灵气变得这么强,他们可得到了不少的实惠,现在一个个的都在努力修炼,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他们是不会苏醒的,等他们苏醒的时候,他们的灵智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就连我也得了很多好处”树老高兴〖无^错^小说〗〖m〗.〖quledu〗.〖com〗的说道,虽然他不知道这灵气是怎么来的,但也知道这没有什么坏处,而且丫丫他们在这坏境中,灵智提升的速度会很快,所以树老现在很高兴。
    至于为什么树老知道丫丫他们的事情,要知道他可是刚苏醒的,刚才连灵气增强都不知道,怎么会对丫丫他们的情况这么连接呢,原来树老刚才在探索那条灵脉的时候,发现丫丫和山谷里的那些精灵都在那条灵脉远处的地方就像沉睡,所以树老这才知道丫丫他们的情况。
    “要这么久啊,有什么办法减少他们沉睡的时间吗”林啸听到树老的话,额头皱了皱,这个时间对于林啸来说可有点久。
    “久,怎么可能久呢,我还嫌少了呢,他们在这次沉睡的时间越久,对他们以后的灵智增长越有好处,要不是这次的灵气变动,他们想要提升灵智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所以遇到这种机缘当然是越久越好,哪有嫌多的,知不是道你是怎么当他们哥哥的,遇到这么好的事情,你居然还嫌多”树老看到林啸那明显皱眉,心里有点恼怒的对林啸道。
    “呵呵,我这不是不知道吗”林啸不好意思道。
    “好了,不要装出那么一副无辜样,这次就原谅你了”树老道。
    “还是树老肚量大”林啸拍马屁道。
    “少在那拍马屁,还有没有事,没事我可要睡觉了”树老不赖烦道,不过对林啸的马屁树老心里还是很爽的。
    “没事了,就不打扰树老休息了”林啸快速的说道,林啸现在也想去看看丫丫他们,虽然树老说他们都在沉睡,但没有见到本人,林啸心里始终放不下。
    就在林啸和树老交流的这些时间,大黄和小翼在一边焦急的等着林啸,看着林啸始终没有动静,着急的对着林啸吼叫了一声,“吼”
    “吼叫什么啊,我又不会对你主人怎么样,在叫打扁你”树老正想沉睡,却没想到听到这么一声吼叫声,顿时把树老想要睡觉的想法吼醒了,所以非常不满大黄的举动,要不是林啸在这的话,他非得给大黄一树鞭不可。
    听到自己脑海里的话,大黄首先一惊,但是身为百兽之王进化而成灵兽的大黄顿时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随后大黄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随后向四周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叫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吼完过后大黄严守以待,看着大黄这幅模样,小白和小翼他们也做出攻击和防守的模样。
    结束了与树老的谈话,林啸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就接二连三的听到大黄的吼叫声,脑袋也被大黄的吼叫声震得晕晕的,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大黄那具有威严而又充满警告的声音,树老非常的不满,随后对大黄传音道“你这小家伙,吼什么吼啊,不知道我老人家现在正想睡觉吗”看着自己面前小老虎因为自己的声音到处乱看,树老接着道“看什么看,我就在你眼前,还有你们这些小家伙,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尊重老人,着实有点讨打”树老这话是对大黄他们所有动物说的。
    听树老这么说,大黄惊讶的看着自己身前的大树,同时也非常的紧张,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面前这位的强大,除了严守以待还是严守以待。
    “你们这些小家伙,真是一点也沉不住气,好了,不逗你们了,你们爱干嘛就干嘛吧,不过不准在乱吼了,不然看我怎么教训你们”树老看着大黄和小翼那么一副严守以待的模样,树老顿时感到无趣。
    虽然树老这么说,但是大黄他们还是没有放松一点,只不过却没有再吼叫,对于树老的话,他们还是很忌惮的。
    这时林啸也从震晕的状态下恢复过来了,揉了揉自己脑袋不满的对大黄他们道“我说大黄啊,我不是叫你不要乱吼吗,你怎么不听啊,刚才被你的声音震得脑袋都发晕,以后在这样,家伙斥候”
    听到林啸的话,大黄的面目上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虽然大黄不好意思,但是一点也没有放松自己警惕。
    林啸等了一会居然没有等到大黄的反驳,有点奇怪,所以向大黄他们看去,发现大黄和小翼他们四个居然一副大敌降临的模样,林啸一阵疑惑,难道这里出现了什么危险的人物不成,可这不可能啊,这里除了他们几个外,也只有树老了,树老会对他们不利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大黄,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吗”林啸疑惑的问道。
    听到林啸的话,大黄没有说什么,继续警惕,而小翼则对林啸道“大哥,我们也不想这样啊,只不过我们发现一个强大的存在,我们根本不是那位的对手,所以才这样,如果等一下打起来的话,大哥你先走,我们为你断后”
    听到小翼的话,林啸知道小翼说的是那位,这里除了树老比他们强以外没有他人了,所以林啸感到一阵好笑,“你们说的那位不会是前面那位吧”
    小翼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道“大哥等一下你不要管我们,先走,我们会随后跟上的”
    证实了自己的心里的猜想,林啸笑道“你们这些小子,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树老是你们能对付的吗,真是的,谁告诉你们树老是敌人的”
    “难道不是吗”小翼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林啸回答道。
    “你们居然把树老当成了敌人,真佩服你们,要知道树老可是有上万年的修为,是你们能抵挡的吗”林啸接着道,听到林啸的话,小翼和大黄他们一阵心惊,要知道他们也只有两百年左右的修为,上万年是什么概念,恐怕动动自己的手指都能捏死他们这些小家伙。
第一百二十七章 茶叶
    这些天“日月门主”每天都是八张推荐票,非常感谢你,还有那些投推荐票的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但是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多余的话,就不说,你们的情我会永远记住心里,再见,我去上班了,希望你们每天都没有遗憾。
    ..........................................................................
    林啸带着大黄、小翼、小白、小羽四个去了一趟灵脉附近,看到他们一个个都安静的在那沉睡,而且还和灵脉有一种特殊的融洽,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相辅相成吧。
    对于这灵脉旁边的那些草木精大黄和小翼他们四个可是相当的羡慕,也想像他们一样,在那沉睡,不过被林啸给拽走了。
    见过丫丫他们后,林啸又来到了以前自己的发源地,现在这片地林啸种满了各种蔬菜,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么几种了,这里包含了二十几种蔬菜,每种没有多少,但是够一家人吃还是搓搓有余的,现在这些蔬菜都大都已经成熟了,只有几种还在成长期,要成熟恐怕还要几天的时间。
    看完这片蔬菜地,林啸来到果树旁,现在这些果树看起来都好像一+无+错+小说+m.+quledu+com两岁的样子,恐怕不出一个月左右这些果树就会开花结果,这里没有风,到时候应该引进一些蝴蝶、蜜蜂这些动物,要不然授不了粉,果也结不出来。
    沿着果树走,走到了果树的尽头,这时林啸来到了两颗茶树旁边,这两颗茶树长得非常的好,而且颜色也非常的鲜艳,发出一阵阵的清香的茶香,使人精神放松了不少,感受这股茶香,林啸用手采下茶树是茶尖。
    然后把采下的茶尖含在嘴里,甘甜中带点苦涩,苦涩中又带点清香,确实让回味无穷,虽然林啸不知道那些传说中的大红袍、毛尖是什么味道,但林啸相信自己的这两颗茶应该不比那些差,即使差恐怕也相差无几,这点林啸还是有自信的。
    现在这两颗茶叶已经可以采摘了,林啸就开始采摘茶叶,林啸知道茶叶是有经脉的,如果采摘的时候过于粗鲁破坏了茶叶上面的经脉的话,那么这茶叶的品质就可能下降一两筹,所以林啸采摘的时候非常的小心,甚至林啸还运用起灵气,以保护茶叶不被损伤,这也是没有办法中办法,毕竟林啸不懂采摘茶叶,所以只能用这个笨方法。
    由于林啸采摘的时候非常的小心,所以林啸花了一个小时才把那两颗茶树上的茶叶采摘完,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差不多只有三斤左右的茶叶,林啸心里充满的欢喜。
    林啸知道自己的父母喜欢喝茶,只不过以前由于家里比较穷,所以父母从来没有喝过什么好菜,这次空间里产出这么好的茶叶,应该孝敬给父母,也让他们尝尝这好茶的味道。
    不过这些新鲜茶叶烘干过后恐怕只有半斤多一点,如果节约一点的话应该可以喝一个多月,那是相信空间里面的茶叶应该又可以采摘,只不过这样不是办法,看来应该多种几颗茶树。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弄到真真的大红袍幼苗,”林啸心里想道,要是能弄到的话,那就好了,那时候相信经过空间的进化,大红袍的味道肯定比外面那些顶尖的还要好。
    想着自己父母以后从屋里拿出一张小桌子、两张椅子,然后在院子里,聊聊天天,然后喝着最好的茶、吃着最好的水果、品尝世间最美的食物,悠闲的在院子里休息,想到这些林啸就充满了斗志,这些东西可不容易实现,毕竟外面谁知道谁家拥有什么东西。
    特别是美食,即使林啸拥有最顶级的素材,但是没有顶级厨师,那也是空谈,所以林啸感到自己的身上艰巨的任务。
    采摘完茶叶后,林啸开始运用灵气把刚采摘下来的新鲜茶叶里面的水分从茶叶里面蒸发出来,这样可以很好的保存茶叶的原滋原味,虽然这样林啸有点辛苦,但是林啸一点也不在意。
    半个小时后,林啸终于搞定最后一点茶叶,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小堆的茶叶,大概有六两左右,林啸充满了成就感,然后林啸拿出一个精致的茶罐,这茶罐是林啸买茶树的时候随带买的,那时候可花了林啸一百个大洋呢。
    林啸小心的把茶叶放进茶罐里,然后拎紧,珍藏的放在自己的怀里,看着林啸那么辛苦的采摘那小树上面的树叶,大黄和小翼他们充满了好奇,只不过看着林啸那认真的模样,大家都没有去打扰,现在林啸终于做完了,所以他们第一时间跑到林啸身边,用力的拱了拱林啸的怀里,那意思是说那是什么东西,可不可以吃。
    林啸好笑的看着大黄他们,这东西他们可吃不懂,给他们的话,那就浪费了那么好的茶叶了,所以林啸摇了摇头,道“拿东西,你们可吃不懂,给你们就浪费了”
    听林啸这么说,大黄他们吊着个头,一副郁闷的样子,看着他们这样子,林啸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从大黄身上抱下憨憨,就从他们身边离开了。
    看着林啸离开,大黄他们小心的走到那两颗茶树边,然后用嘴从树上咬下一片茶叶,然后用嘴咀嚼,这时一股淡淡的苦涩味传递了出来,感到那股苦涩味,大黄他们连忙把茶叶从空中吐了出来,连吐了几口那苦涩的味道才慢慢的变淡到最后没有。
    听到大黄他们咳吐的声音,林啸转过头,就看见大黄他们从嘴里吐出的茶叶,林啸一阵好笑,随后笑着对大黄他们道“味道怎么样,好不好”
    听到林啸这话,大黄他们哭着个脸摇了摇他们的脑袋,然后可怜的看着林啸,好像在责怪林啸似的,刚才那股苦涩的味道,差点把他们隔夜饭都咳出来了。
    “都说你们吃不来,你们偏偏还要去尝,现在知道我不是在骗你们了吧,你们这些家伙,真是一点也听不得真话,好像我扣克你们似的,活该”林啸看着他们那可怜的模样,心里虽然有点心疼,但林啸还是忍着心对他们教训道,居然连他的话都不听,活该这样,林啸心里狠狠的想到。
    林啸的话,大黄他们一点也没有反驳,就这样让林啸骂,一副受气包的样子,看着他们站在那里,林啸没好气的道“还不快过来,站在那傻愣着干什么”
    看着大黄他们走来,林啸带着他们来到草屋边,然后林啸从草屋里拿出一个水瓢,随后吩咐大黄他们站在这不要乱跑,吩咐完这些后,林啸独自一人来到水池边,用水瓢舀了满满的一瓢,林啸可不敢把大黄他们带到这,要是他们忍不住跳下去的话,自己以后还怎么吃着里面的水啊。
    至于水池里面的鱼,林啸一条也没有见到,可能都在水底,而且这水池里面的鱼也没有多少,打好水过后,林啸回到草屋边,然后那这水给大黄他们每一个都喝了一点,当然憨憨也没有例外,喝完空间水,大黄他们的一脸的可怜样尽数消失,随后一副享受,虽然他们天天都在喝,可是一点也没有厌,甚至还非常期待,就像吸毒一样。
    在这也待了几个小时,外面也快天亮,随后林啸就带着他们退出了空间,一回到卧室,大黄他们则一副惊讶的看着外面的情景,随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啸,但是林啸并没有解释什么。
第一百二十八章 收玉米
    今天和同事出去聚会,所以回来的比较晚,上传得也慢了下来,不能及时更新,希望兄弟们谅解。
    ..................................................
    这几天林啸带着周雨时不时的去整理那些荒山上面刚种下的果树,现在这果树一颗颗都长得非常的好,就像有四五个月般大的样子,不得不说空间水的神奇,林啸和周雨一边修理果树,一边聊天,就这样时间慢慢的过去,不知不觉就进入农忙的时节了。
    这时已经是八月中旬后期了,现在玉米都已经成熟可以摘了,农忙时节是乡亲们最高兴的日子也是最辛苦的日子,但是不管多么辛苦,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所以乡亲们出门的时候每个都带着笑容出门。
    就在这天,林啸穿着一件背心,肩上背着一个背篓,对着林父道“爸,今天我们收那里的玉米,先收近的的还是先收远的”
    “先收远一点的,这样后面就轻松一点”林父想都没有想道,以前他们就是这么做的,早起累一点,后面就可以轻松了。
    “嗯,好的”林啸道。
    “走吧,孩子他妈,我们就先走了,你在家把饭做好,还有把我们收回`无`错`小说`m.`quledu`com来的玉米放到坝子里晒着”林父转头对着林母道,随后对周雨道“小雨,你在家帮你伯母搭一下手,她一个人有可能忙不过来”听到父亲的话,林啸有点担心的看着周雨,林啸还真怕周雨做不了这些事。
    “嗯,我知道的伯父,我会好好帮伯母的”周雨快速的回答道,随后对林啸露出一种你放心的眼神,虽然周雨在家娇生惯养的,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做这些东西,要知道周雨父母经常不在家,所以周雨只能自己做饭,所以长期以来,周雨练出了一手好手艺,所以做饭这种事对于周雨简直就是小事一碟。
    看着周雨那放心的眼神,林啸这才放心下来,既然周雨这么说,林啸还是相信的,只不过相信几分就不了解了,随后林啸跟着自己的父亲向自家的土地里走去。
    林啸和林父一个在地上扳玉米一个背玉米回去,本来林父不同意林啸一人背的,毕竟背玉米这事是一个苦差事,林父可不相信林啸那小肩膀能够承受着,而且林父也心疼林啸辛苦,但是林啸解释说,他的年纪大了,要是背玉米回去的时候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就不好了,而且他还说现在才二十几岁,正是年轻力状的时候,这点不算什么,后面林父没有争赢林啸就同意林啸的意见,同时也感到非常的暖心,孩子这般孝顺,不正是他们所期望的吗。
    林啸一点一点的往家里背,幸好林啸修炼过,要不然换另外一个人来,在这炎热的夏天肯定受不了,两个小时不到林啸就把那块土里面的玉米尽数背回了家,这块弄完,林父和林啸向着下一块地赶去,这块地还没有第一块大,所以林啸和林父两人用来不到一个半小时就把这块地的玉米收完了。
    当收完这块地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了,所以林父和林啸把这块地收完过后就向家里走去,这里离林啸家不是很远,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林啸和林父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而这时林母和周雨正在做午饭,听到林啸和林父的脚步声,这时林母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出来道“你们回来了,等一会,反很快就好”
    随后林啸和林父吃完饭过后,在家里休息了一两个小时,等到三点的时候,林啸和林父这才从新出去收玉米,因为前面几个小时,外面的温度太高,对于这温度林啸虽然没有,但是林父肯定会中暑,所以他们这才出去的这么晚。
    时间随着林啸父子的收玉米不知不觉的流逝,很快天就黑了,这一天林啸和林父把自己的玉米收了一半不止,再有一天玉米就会全部被收完,至于为什么收得这么快。
    第一:是林啸家并没有种植多少玉米,林父和林母把绝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了种植果树上,所以林啸家的玉米比其它人家要少上一半左右。
    第二:那就是林啸本就是一个修炼人士,身体肯定要强于常人,所以林啸对背上玉米重量根本没有什么压力,所以来回的速度非常的快,平均每二十分钟林啸就会来回一趟。
    所以林啸家的玉米收得非常的之快,这天林啸来回不断的跑,也感到了疲惫,所以道了晚上的时候,林啸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而看着林啸那疲惫的脸色,憨憨出奇的没哟捉弄林啸,所以这次林啸是这些天睡得最舒服的一天。
    第二天林啸早早的起来,跟着冷傲天打太极,随后八点左右,林啸又跟着林父出去收玉米,现在林啸家只剩下三块地没有收,一块比较远,来回大概需要半个小时,所以林啸花了两个半小时才把这块的玉米收完。
    收完这块过后,时间不过十一点,所以林啸和林父接着赶到另外一块地,这块地离家没有多远,来回不过十分钟左右,所以对这块地,林啸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左右的时间就把这块地收完,速度非常的之快,简直就像超人一般。
    收完这块地过后,时间已经十二点二十几了,林啸和林父赶回家吃了一顿饭,随后在家睡了一个午觉,接着干,这块地最近,就在林啸家不远处,不到几步路,所以全家当然包括周雨,四个人,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这块地搞定,这时的时间不到下午四点,林啸一家的玉米就全部收完,而这时村里家里的人,最快的人家也不过只收了三分之一的玉米。
    收完玉米过后,就剩下把玉米变成玉米粒了,这时林父和林母出屋里拿出两只胶鞋,然后把胶鞋绑在家里的长凳子上,然后把昨天收回来的玉米从外面的坝子里捡了一罗头的玉米,然后把玉米放在绑在凳子上胶鞋上搓。
    看到这情形,让林啸想起了小时的事情,那时候林啸的父母对林啸说,只要林啸搓一个玉米就给林啸五厘钱,听到这消息后,林啸当然高兴极了,所以林啸就努力的搓,不过那时候林啸还小,一天下来,林啸就搓了八十个,那时候林啸从父母这领了四元钱。
    那时候四元钱可不想现在这四元钱,一那时候的物价来说,四元钱可以供林啸买很多东西,所以林啸不知不觉也加入了自己父母的阵营中,而周雨也对这事非常的好奇,这种事对于周雨来说,算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周雨也充满了好奇,随后和林啸一样也加入阵营中,时间就在林啸一家搓玉米中飞快的流逝。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人找到了(上)
    时间就像大河里的水,它不会停留那怕一分钟的时间,就在这时间的流逝中,稻谷也迎来了成熟的时间,这时乡亲们也差不多把自家的玉米收完,他们不像林啸家,全部是用手搓的,他们全都是用机器打出来的,只不过打出来的玉米的质量没有林啸家用手搓出来质量好。
    其实相亲们用机器打也是没有办法的,如果用手搓的话,恐怕玉米还没有全部入库,稻谷又成熟了,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谁不想自己的玉米质量好一点。
    收稻谷比收玉米快多了,两个人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收上半亩的稻谷,而林啸家只有三亩半的水田,所以林啸和林父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把自家的水田全部收完,林啸和林父在水田里收稻谷,林母和周雨则在家中晒稻谷,分工非常的明细。
    林啸家的稻谷收完后。林父则去帮助其他没有收完的乡亲们,而林啸呢,则带着周雨四处乱逛,而在林啸带着周雨乱逛的时间,唐晓则非常辛苦的在帮林啸打听修房子的人,虽然唐晓父亲手上很多修房子的人在,可是却没有一个能用木材修建的,他们都是一些修建水泥房的人,所以唐晓不得不到处打听能修建木屋的人。
    而这件事唐晓也不好告诉自己的父亲,所以一个在县城里找得很辛苦,唐(无)(错)(小说)m.quledu.com晓边找边抱怨,“你这个死林啸,居然给我这么不好找的任务,你这小子如果不补偿我的话,我和你绝交”虽然唐晓在一边抱怨,但寻找的进度一点也不落下。
    这些天唐晓差不多找遍了整个县城,却没有找到一个懂土木建筑的,唐晓郁闷得不行,同时又感到愧对了自己的兄弟,林啸把修房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这个兄弟,而自己却没有找到人,要知道在农村房屋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辈子的依赖,林啸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到自己的手中,可见林啸是多么的信任自己这个兄弟。
    唐晓找不到修建土木建筑的人,所以心情郁闷的走到了自己表姐开的会所里,想要喝上几杯,走进会所,唐晓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独自在一边和闷酒。
    可是他那胖胖的身体实在是太特殊了,所以这会所的所有服务员都认识唐晓、唐胖子,这不没过几分钟,唐晓的到来就被刘梅知道了。
    听说唐晓来了,刘梅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东西,就出了办公室,来到唐晓所在的位置,刘梅坐了下来,而这时正在喝闷酒的唐晓感到有人坐下,本来心情就有点郁闷的唐晓一下就火了,你说大爷我专门找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喝酒,难道就不知道大爷的心情不好吗,所以唐晓没客气的道“不知道我心情不好吗,怎么不经别人的同意就私自坐下,难道你知道礼貌怎么写吗”
    “哟,几天不见本事见长啊”刘梅本来见到唐晓脸色郁闷,想要为他开解一下,可不曾想自己刚一坐下,就迎来了一顿讽刺,顿时把自己刚才想要安慰的话咽下的嘴,随后面色不变的道。
    “本事,大爷我的当然有本事了,不然要不你................”唐晓听到对方的回话,而且还那么的阴阳怪气,所以话脱口而出,不过说完过后,唐晓就后悔了,因为这声音他感到很熟悉,所以唐晓说完就抬头看了一下,不然如果是熟人的话,那多尴尬啊。
    不过这一看,把唐晓吓得不轻,看着旁边坐着的人,唐晓结巴道“姐.........你怎么来了,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什么,我来还需要告诉你吗,而且这好像是我的会所吧,难道我来,我这主人家还需要通报你吗”
    “哦,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就是那句〃不然要不你...........〃后面的怎么没了,说说,后面你要不让我怎么样”刘梅一边嗑瓜子,一边向唐晓问道,那话好像在说什么家常话,一点波动都没有,一切都是那么平常,而且还看了唐晓裤裆一眼,这动作差点把唐晓从沙发上吓得跳了起来,那可是自己的命根子。
    随后唐晓连忙捂住自己的下身,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同时又在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的嘴巴扇了几下,这些都是自己这张惹得的祸,以前就因为自己这一张嘴,不知道惹下多少事,怎么到现在也改变不了呢,这下惨了,恐怕又会被自己的父亲关禁闭几天不可,你说你这嘴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唐晓心里悔恨的想到。
    随后唐晓脸带笑容的对刘梅道“姐,我那点本事,你还不知道,我哦怎么敢把你怎么样啊,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次吧,不然我又要被我爸关禁闭几天不可”
    “关禁闭几天啊,这事好啊,不然省得你一天在外面惹祸,我今天突然觉得姨夫这决定真是太对了,不过几天有点少,我看一两个月还差不多,嗯,等下我就跟姨夫说说,让他把几天改成一个月,对,就这么办”刘梅边嗑瓜子边自言自语道,好像唐晓刚才那话她一点也没有听到似的。
    听到刘梅的自言自语,唐晓可吓得不轻,几天唐晓就有点受不了,何况一个月,在说,现在林啸托付给自己的事还没有办成,怎么能被关禁闭呢。
    “姐,你就饶了我吧,千万不要给我爸说,不然小弟以后就没有后路了,而且这几天我一个兄弟托付给我一件事,我都还没有办成呢,怎么能被关禁闭呢,姐,你大人有打量,就饶了小弟这一次吧”唐晓求饶道,如果被自己父亲关禁闭的话,那么林啸的事就推迟了,而且这时间已经过了七八天了,如果在推迟的话,自己以后就没有什么脸面去见林啸了。
    “我说你这几天怎么一副忙碌的样子,而且也没有到姐这会所来,原来是帮朋友做事去了,是那个能让你如此对待啊”刘梅听到唐晓的话,这才知道唐晓这些为什么这么忙,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虽然唐晓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但是之心的朋友却没有几个,更何况还这么用心的去帮助他的这个朋友,可见这个人在唐晓心目中的重要性。
    “是林啸,他想从修一下他的房屋,而且还是全木制的,我这几天就是在找回土木建筑的人,可是我在县城里找了七八天一个也没有找到”唐晓有点颓废的说道。
第一百三十章 人找到了(下)
    快乐为你欢笑,幸福为你舞蹈,吉祥为你奔跑,温馨拉着你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