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然今天我们别想这么清静”
    “是啊,想不到小叶天这么“活泼”,要不是胖哥哥我从小经验丰富,要不然我就悲催了”听到叶然的话,唐晓连忙吞下最中的梨,然后稳定好自己的身子,道。
    “我说,然哥,你是你们兄弟两性格怎么全然不同啊,不是说两兄弟的性格都差不多吗,怎么到了你们这,情况相差这么多呢”唐晓说完后,接着道。
    “我怎么知道,以前小天性格别提有多温顺了,简直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从病好后,整个人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有时候甚至还怀疑他是不是像小说里面那么写的一样,被别的灵魂在小天身体里重生了,要不然为什么性格变化得这么大呢”叶然听到唐晓的话,一脸的迷茫,以前小天是那么的温顺,现在的他简直就像小鬼当家里面的主人公一样,古灵精怪的不像话。
    “你到底是不是小天的哥啊,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弟弟的吗,真是的,小说里面写的你也相信,这世界哪有什么鬼怪啊,简直胡言乱语”谢研瞪了叶然一眼,责怪的对叶然道。
    “咳....咳”听到谢研的话,叶然干咳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哦,表哥,我听到了哦,你刚才在说小天的坏话,看我不回去那这件事告诉小天,不知道小天听到过后会不会在你睡觉的时候放一只毛毛虫在你脸上”周雨一脸坏笑的看着叶然,那笑容看得叶然心惊肉跳的,恨不得现在就杀人灭口。
    听到周雨那话,坐在树上的叶然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叶然连忙稳住自己身体,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道“我说小雨啊,你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真是的,好歹我也是你哥,有你这么吓自己的哥的吗”
    “怎么就允许你说自己的弟弟,就不允许小雨说这哥哥啊,自己都行不正,难道还不允许别人说你啊,小雨姐支持你”谢研出声道。
    “就是,这叫做上梁不正下梁歪.....,呸...呸....呸,我这叫做扶持正义”周雨说出过后,连忙改嘴道。
    林啸听到周雨这话,微微一笑,刚才周雨说那话的时候别提有多可爱了,简直就像一个小辣椒似的,,非常的辣。
    “还笑,我让你笑我”周雨说完话后,别提有多尴尬了,现在看到林啸居然在一边笑,心里的火一下就爆发了,走到林啸身边,用手捏住林啸的腰间,然后狠狠一揪,只不过雷声大雨点小,揪的时候力气很小,然后对嘟着嘴对林啸道。
    “我没有笑你”看着周雨那嘟着的嘴,林啸假装咧嘴很疼的对周雨道,看那模样,好像真的很疼似的。
    “还没有,刚才你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还说没有”周雨看着林啸那咧嘴的样子,一点也不在意,她知道自己刚才的力气,根本不可能很疼,随后周雨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同时心中暗道“我力都没有用,你怎么可能痛,叫你骗我、叫你骗我”
    随着周雨的力气增大,林啸这时真的感到痛了,对于周雨的动作,林啸更本不敢用灵力去恢复自己身上的疼痛,也没有用灵力去防护腰间,要是林啸知道周雨因为自己刚才骗了她而加重了力气,不知道会不会心里受伤,因为这女人的心太深了,根本不可捉摸。
    看着林啸在地上受到惩罚,在树上的叶然和唐晓别提有多高兴了,都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梨,以表示自己高兴的心情。
    在果园里大概玩了一个小时,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太阳比较炎热,所以林啸就带叶然他们来到了离果园不远处的一条山林小溪,小溪清澈见底,一走进就有一股透人心凉的感觉传遍众人的身体。
    这小溪的位置地势比较低,四周的树木也很多,所以外面的温度对这影响不大,是一个很好的避暑的好地方。
    看见这么清澈的小溪,谢研和周雨忍不住脱下自己的鞋,然后把长裤挽到了膝盖的位置,赤脚走进小溪里,走进小溪,一股透心凉的感觉从脚底传到了她们心里,在这炎热的夏天,别提有多舒服了。
    见谢研和周雨这样,叶然等人也忍不住脱下自己的鞋,走到了小溪里玩了起来,这时只有林啸没有下去了,站在陆地上的林啸,看着在小溪里快乐玩耍的周雨,小溪的溪水打在周雨的脸颊和头发上,随后溪水一滴滴的从周雨脸上流进了小溪里,感到自己脸上的水和头发上的水,周雨用手摸了摸脸上的水然后甩了甩头发,随着周雨的甩动,整个头发都散发开来,这时周雨给林啸的感觉就像是出水芙蓉的仙女一般,清动、自然、飘逸,林啸这时心都陶醉了。
第一百二十二章 酒店出名
    第一百二十二章 酒店出名
    “谁不向往能走,不转弯的直线;谁不希望今天是完美的一天;谁不渴望热恋都能到永远.........”就在林啸他们玩得高兴的时候,谢研的手机响了。
    谢研上岸从包里拿出,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陌生的,一阵疑惑,想不接,但想到不接又不好,于是就按通了接话键,随后道“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呵呵,是小研吗,我是程爷爷,你这小丫头有好东西也不知道告诉你程爷爷,害得我还从别人那听说你那酒店有美食,从别的地方跑回来,你说是不是忘了你程爷爷了,小时候白痛你了”电话另一边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很大,声音虽然充满责怪但又很温馨。
    “啊......程爷爷,你回来了”谢研惊叫道。
    听到谢研的惊叫声,正在玩耍的叶然连忙从小溪出来走到谢研身边,关心的问道“妍妍,发生了什么事”
    谢研用手蒙着手机对叶然道“程爷爷回来了,小时候他对我可好了,原来他一直在四川那边寻找美食,想不到他居然回来了,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这声音充满了撒娇的味道。
    “程爷爷,那个程爷爷啊”叶然迷茫的问道,对于谢研口中的程爷爷,[无〗〖错]小说 m.quledu.com叶然还真的不知道。
    “好了,这事以后在跟你说,别打扰我”谢研道,随后就把手上的手机放到耳朵边。
    “程爷爷,你什么后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通知我,我好去接你啊”谢研对着电话道。
    “呵呵,程爷爷昨天回来的,只不过你那个酒店生意那么忙,为了不打扰你,就没有跟你说,你不会怪你程爷爷吧”程显道。
    “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
    “对了,程爷爷,你这次找我是为了什么啊,只要小研能做的,你只管说”谢研打保证道。
    “还不是你酒店里的菜,我可听说你那酒店里的菜肴可是绝顶美味啊,这不你程爷爷我可是专门回来吃你酒店的菜来的,来到你的酒店结果发现你没在,这才给你打电话的”程显笑了笑道。
    “啊,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程爷爷你是专门为了我回来的呢,不管你补偿我,不然我可不依”谢研嘟了嘟自己的嘴,略带撒娇的味道对程显道。
    “你这丫头啊,都这么大了,还是这么爱撒娇,这不知道以后谁会要你,真是拿你没办法,”程显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很高兴。
    “这次你程爷爷可是带了不少好东西回来,回来你有口福了,这就当是给你的补偿吧,要知道这可是你程爷爷的宝贝,一般人我可不给他”程显接着道。
    “真的,那我可要早点回来,程爷爷你可别吃完了,一定要给我六点,不然看我不把你的胡子全部拔光”谢研狠狠的对程显道。
    听到谢研的话,程显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好像谢研就把把它的胡子拔掉似的,对于谢研拔胡子功力,程显可是身受其害,要知道原来自己长了很多胡须,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几根,其余的都被谢研拨了下来,所以现在听到谢研的话,下意识的就护住自己的胡须。
    “丫头啊,看你程爷爷的胡子没有多少了,你就不要再拔了,要不然你程爷爷以后就没胡子了,要是你喜欢拔的话,去把你爷爷那个,他的比我的多,你多拔点没什么”程显求饶的对谢研道,这事程显真的怕了,你是自己都六十几岁的人了,胡子居然没有,这像什么话啊,不知道的人好以为我是在装嫩呢,这样的话,自己的脸往哪搁啊。
    “嘻嘻,程爷爷,你不要担心,我绝对会给你留下一点的,不会让你没有胡子”谢研笑着对程显道,那笑容就好像老鹰看见小鸡似的,充满了渴望。
    而在一边的叶然看着自己女友的那笑容,心里打了一个突,随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胡子,要是谢研一不开心拔自己的胡子的话,那怎么办,是阻止呢还是放纵,这胡子可是自己的魅力所在,要是被谢研全部拔光的话,自己就成了没毛的鸵鸟了,要知道拔了的胡子是长不出来的,想着自己以后光秃秃的样子,叶然就浑身了打了一个激灵。
    “好了,不和你这丫头说了,在说下去话,你程爷爷我恐怕就要跑路了,对了,你这还有预留的空包厢吗,你这的生意太好了,明面上的包厢都没了”程显说道,这才是他打电话过来的主要原因,要不然他可不想打电话过来,对于谢研程显都是能躲就躲,这样就能把自己剩下的胡子保留下来了。
    听到程显这最后的话,谢研笑着调侃道“程爷爷,这才是你打电话过来的主要原因吧”
    “你这丫头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你程爷爷留,真是的,你程爷爷爱吃的这爱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知道调侃你程爷爷”程显听到谢研的话,顿时感到一点尴尬,随后不满的对谢研道。
    “呵呵、呵呵”谢研听到程显那尴尬的语气,笑了起来,随后谢研和程显又聊了一会,就把电话挂了,挂完电话后,谢研又给酒店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叫他把大厅里的三个老人领进她专门的那个包厢,然后给他们上最顶级的套餐,交待一定要把那三位老人伺候好。
    交待完过后,谢研发现叶然一直盯着自己看,谢研一脸的疑惑,随后看了看自己,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啊,向叶然道“喂,然子,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哦、、、、,没什么,刚才在想事情,想得入神了,没事,对了,你打完电话了”叶然被谢研的话惊醒了,他可不敢不自己刚才想的事情说出来,要不然谢研一生气的话,把自己胡子当场拔了,那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去那哭。
    “真的没什么吗,我怎么看你这么可疑呢,给我说实话,是不是我脸上那里脏了,要不然你这么看着我看什么”谢研听着叶然的话,感觉不对劲,很不对劲,所以询问道。
    而叶然听到谢研的话,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原来是这样啊,刚才叶然还以为谢研发现了什么了呢,把自己吓了一大跳呢,随后道“没有,妍妍,你脸上怎么会脏呢,你想多了”
    “真的”谢研道。
    “真的,比黄金都真”叶然点头道。
    “那就好,但我怎么都感觉你好像在言不由心呢”谢研小声的对自己道,随后谢研又在自己身上找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有就没有再说什么,听到谢研的自言自语,叶然心里暗擦了自己心头上的汗,一阵侥幸,没有说什么。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叶然他们离开
    时间很快就过去两天了,在这两天里,林啸带着叶然和唐晓逛边了整个村庄,而且还带他们去了一次山林,对于第一次进入山林里,叶然和唐晓他们明显感到很兴奋,在这两天里发生了很多事,第一件事就是憨憨终于从昏迷中醒来过来,这小家伙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往他们父母那跑,而是往林啸的怀里钻,对林啸的亲热简直超过了他的父母,这事让叶然他们既羡慕又嫉妒。
    而第二件事就是村里的那条路县里终于确定下来了,为了这事村长大爷专门跑了一趟县城,回来过后惊喜的把乡亲们喊到了村里唯一的一个聚会厅里,这聚会厅就是一个大瓦房,然后隆重宣布了这一件事,说等农忙过后,这条路就会开工了,到时候村里的村民可以帮忙,一天七十块工钱,不包饭。
    听到这个消息,村名顿时呆了,随后发出惊喜的喊叫声,随后村名们全都去村长处报名,这可是七十块一天的工钱,一个月下来的话就有两千一了,这工钱对于村名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资金,所以报名的特别多,登记了接近两个小时才把村名的名字全部登记完,对于这事,林啸一家并没有去登记,为了这事村长还专门找过林啸家,不过被林啸推辞了,说家里的果园今年特别好,很忙,没有时间。
    叶&无&错&小说 {m}.{qule}du.{com}然他们走的时候每一人都随带了一百多斤的心梨,而唐晓走的时候可没有跟林啸客气,把后备箱装满了,起码也有三四百斤,用唐晓的话说,兄弟的东西就是他的东西,对于自己的东西怎么会客气呢,对于心梨来说,他们可是百吃不厌的东西,在说回去了,家里那么多人,根本就分不到多少。
    唐晓回去的时候,林啸特别说了他家要重新修一下房屋,而且是全用木料修建,具体价格在什么位置,林啸没有什么要求,对于这木屋林啸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好,钱不是问题,现在林啸可有六千多万,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只有十万左右的资金,所以打算修建一个四合院,全木制的。
    林啸那六千多万其中有五千万是华老他们打给林啸的,华老他们回去过后一直感到很内疚,林啸那几本完本的修炼功法根本不能用钱来衡量,而林啸却只要求他们把他们家乡的路修好,至于以后帮林啸的事,这根本就不算事,所以华老他们一直感到对不起林啸,所以就给林啸的卡里打了五千万过去,以表安心,对于华老他们给自己打的那五千万,林啸后面才发现的,为了这事林啸还专门给华老打了一个电话。
    至于剩下的一千多万,就是心梨了,现在心梨已经供不应求了,价格也从五百元涨到了一千元了,而且还是供不应求,甚至有的富豪为了求一斤心梨,喊价三千元一斤,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卖给他,从这就可见心梨是多么的受欢迎,为了这心梨,超市里面专门设计了一个柜台。
    原本冷傲天打算把买心梨的钱全部给林啸,但林啸并没有接受,因为冷傲天他们忙上忙下的,耗了不少的心力和资金,林啸怎么好意思接受,所以在这一点上林啸坚决没有接受,见林啸那么坚决。冷傲天提出三七分,他三林啸七。
    林啸还是没有接受,林啸提出五五分,用林啸的话说,他只是种植,后面一切都是他做的,要不是他这么做的话,自己果园里的心梨根本不可能这么快被世人接受,而且价格也不可能卖得那么高,对于林啸那么坚决的回答,冷傲天只能答应了,随后冷傲天苦笑的对林啸说,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把自己的利益往外推的,林啸除外,对此林啸以微笑回答,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虽然林啸不是君子,但还是这么做了。
    叶然他们都走了,周雨却没有走,现在她和林啸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了,现在周雨一个住在林啸他姐的那个房间,对于周雨这人,林父和林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总之对周雨这人简直满意极了,对周雨简直比对林啸还要好,早先林父还害怕周雨家看不上自己家,但是自从家里的果园卖出那么高的价格,林父和林母却一点也不但心,现在他们也是有钱人,所以不怕周雨家不答应,而冷傲天看着林啸和周雨的关系定下来,笑容比以前多多了。
    如果周雨家不同意林啸和周雨的关系的话,他不介意直接打上周雨家,然后把姓周的那老家伙直接揍一顿,对于周雨家的那老头,冷傲天可是非常看不惯,正愁找不到理由呢。
    林啸和周雨把叶然、谢研、小叶天、唐晓送上车,走的时候小叶天一脸的不舍,现在憨憨已经醒了,对于憨憨,小叶天说不出的喜欢,以至于这些他,他一直没有和林啸他们出去玩,就在家和憨憨玩耍,现在憨憨已经完全康复了,大黄对于小叶天的表现也不阻止,而且还在一边微笑的看着他们玩耍。
    送叶然他们走后,周雨牵着林啸的手向家里走去,走在回家的路上恰巧遇见了几位乡亲,看着林啸和周雨,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对着林啸和周雨打笑道“林啸,什么时候吃你们的喜酒啊,对于你的婚事你的父母可是盼了几年了,到时候可不要请我们这些婶婶哦”
    “是啊,林啸到时候别忘了我们哦”
    “呵呵,林啸不要害羞,这事有什么害羞的”
    ................
    在农村没有什么娱乐,所以对于林啸和周雨的事,就成了她们的讨论话题了,当然这些都是善意的讨论。
    看着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林啸连忙道,如果在不说的话,不知道她们会说出什么,而且周雨现在脸都红透半边天了,作为男人,这时候必须站出来了,对着几位中年妇女,林啸道“婶婶,到时候一定请你们,即使你们不来,我都会把你们拉过来,你们可是看着我长大的,对于我来说,你们就是我的半个亲人,怎么会忘了你们呢”
    “还是林啸说话好听,不想我家的那小子,真羡慕你父母,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子”听到林啸那温暖的话,比较年老的中年妇女道。
    “是啊,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说是亲人也不为过”
    “闺女,要是林啸以后欺负你的话,你来找你婶婶,我来帮你打他”这时那位年老的中年妇女满脸微笑的对着周雨道。
    “婶婶好,林啸对我很好,不会欺负我的”周雨站出来道,对于林啸的这些乡亲们,周雨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这些人可是看着林啸长大的,所以周雨非常的紧张。
    看着周雨那红透的脸蛋,几个妇女都充满了微笑的看着周雨,说不出的喜爱,看着她们的笑容,周雨抱住林啸的手更加的紧了,这表明她现在非常的紧张。
    感受周雨的紧张,林啸道“几位婶婶,家里还有事,我们就先走了,以后在拜会你们”说完礼貌的对几位中年妇女摆了摆手。
    看着林啸把周雨拉走的情形,几位中年妇女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她们知道林啸这是心疼自己的媳妇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空间里的巨大变化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林啸就醒了,这次不是林啸自然醒,而是被憨憨弄醒的,至于为什么憨憨会在林啸的床上,这是因为憨憨一直粘着林啸。
    林啸没有办法就把它放进了屋内,然后把它放在床上和他一起睡,昨天还一直很乖,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刚好,还是以前睡觉睡得他多了,所以一直都没有怎么睡,就在林啸身边走来走去,有的时候还跳在林啸的身体上,来回走动,搞得林啸郁闷无比。
    现在憨憨这么小,打又不能打,你骂他,他又听不同,所以林啸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觉,为了自己睡觉,林啸只有把憨憨放到床下他父母那,可是还没到一个小时,憨憨就自己爬上了床,也不知道是谁教他,而且他特别喜欢用自己的毛发去捉弄林啸,好像捉弄林啸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现在刚睡着还没有一个小时,这不憨憨又来了,林啸用手把憨憨从自己身上捞开,然后翻开被子,用手指着憨憨,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时林啸想骂,却不知道从何下口,因为现在憨憨根本听不懂林啸的话,所以林啸又一副郁闷的模样看着憨憨。
    看着林啸那凶神恶煞的模样,憨憨墩头,然后用前脚抱住自己的头,一副害怕的模样,看着那遮住自己头憨憨,林啸怎么{无}错{小}说 m.qulshubao9.com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邪恶的地主似的,随后林啸想到了怎么对付这个精力过剩的家伙了,就用这个方法。
    想到对付憨憨的方法林啸心里没有怎么郁闷了,看着那抱头蹲在床上的憨憨,林啸好笑道“你这家伙,真不知道是不是我前世欠你的,今世让你来讨债”说完林啸就把憨憨抱在自己怀里,既然不能安然入睡,那就不睡了,今天就好好陪他玩一下。
    感到自己进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憨憨慢慢的移开自己的脚,然后用那可爱的大眼睛看着林啸,想不通为什么刚才还一脸愤怒的大哥哥,这时居然把自己抱进怀里,虽然想不通,但感到那温暖的怀抱,他一点也不嫌弃,反而还往林啸的怀里拱了拱,想找个舒适的位置。
    感到这小家伙的动作,林啸一阵好笑,刚才还包头害怕的他,现在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了,“你这小家伙,还真不初生牛犊不怕虎”林啸用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轻声道,却不知他自己就是老虎,又怎么会怕呢。
    听到林啸话,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看着林啸,只不过认真的听了林啸一阵,根本听不懂林啸说的是什么,但是林啸那爱怜的心,这小家伙还是感受到了,所以小家伙,用舌头舔了舔林啸的手掌,然后蹲在林啸的怀里用他那大大的眼睛看着林啸,看着那双大而又亮的眼睛,再加上那胖胖的身体,说不出的可爱。
    林啸趁势把小家伙抱到自己的面颊边,然后用嘴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感到林啸的心思,小家伙也用自己的舌头亲切的舔着林啸的面颊,舔得林啸呵呵发笑。
    现在天还没有亮,外面也没有什么人,林啸着实不知道带小家伙玩什么,在这安静而又欢乐的夜里,林啸想到了灵老,都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想到灵老,林啸想到自己已经很多天没有进空间里看看,也不知道当初从山谷里移进的那些小家伙怎么样了。
    “现在夜深人静的,为何不带憨憨和大黄他们五个进空间里,玩一玩呢,反正自己又睡不安宁,而且还可以看看那些从山谷移进的小家伙、水池里的鱼还有空间里的果树怎么样,简直就是一举三得”想到就做,林啸抱着小家伙下床,然后把大黄和小翼他们叫醒,打算把他们也带进去,因为要是他们发现自己和小家伙不在,而又感受不到自己和小家伙的气息,不知道他们会惹出什么麻烦。
    随后林啸带着憨憨、大黄、小羽、小翼、小白他们五个一瞬间就移进了空间里,一进入到陌生生空间,小翼和大黄他们就感到了空间里那浓厚的灵气,但是大黄他们并没有高兴,而是马上就警戒起来,然后把林啸围在中间,他们知道在这灵气充实的地方,一定有着可怕的灵兽,所以他们不得不小心。
    林啸进入到空间,也感到了空间里的变化,现在这灵气的浓厚程度起码也是以前的五倍以上,对于这种情况林啸根本不知道,所以一进来林啸就出在震惊中,对于大黄和小翼他们的表现根本不知道,而憨憨感到这浓厚的灵气,欢喜的不得了,狠狠的大吸了几口,然后想挣脱林啸的怀抱往“森林”里跑,因为他感受到那处森林灵气程度比这还要强。
    而憨憨的挣脱也把林啸从震惊中苏醒过来,安抚了一下憨憨那激动的心情,随后看到大黄和小翼他们警戒的模样,林啸道“大黄、小翼你们不要这么警戒,这里没有危险,不需要这样,这个地方的主人是我”
    听到林啸的话,大黄和小翼他们并没有放松,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听懂林啸的话,而是他们感到那处“森林”里有一个很可怕的存在,即使他们联手也有可能没有胜算,所以容不得他们放松。
    看着大黄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放松,林啸也没打算在说什么,因为林啸知道就是自己在说,他们也不会改变。
    这时林啸没有关大黄他们,而是向四处看了看,发现那些从山谷移进来的那些灵物,居然一个也不在,而且连“丫丫”这个生性好动的家伙也不见,林啸不知道空间发生了什么变化,他们居然一个都不在。
    林啸心里着急不已,要不是在这空间里,他们不会发什么以外,恐怕林啸现在已经满世界找他们了,哪像现在这么镇定。
    随后林啸向着“森林”的方向走去,既然他们都不在,树老肯定知道,林啸看着远处那直达云端的庞然大树。
    走到“森林”的外围,林啸感到这里面的树,起码每颗古树的直径都长大了一圈,起码也有五厘米左右,要知道像这些古树,直径想要在长大五厘米,不要十年八年的别想成功,而且有可能十年八年都张不到那么大,所有林啸对空间里的变化充满的好奇和担忧。
    好奇的是这空间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而这变化自己却一点也不情。
    担忧的是这变化有没有什么坏处,毕竟林啸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而这时灵老有恰巧不在,林啸根本不知道问谁,好在还有树老在。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走进空间里的那处小型的森林,林啸感到浓郁的灵气,比空间里的其他地方要强得多,而跟着林啸身边的大黄和小翼他们四个,再加上林啸怀里的憨憨,都露出了喜色,特别是憨憨,几次想下去,但都被林啸阻止了。
    不是林啸不让他下去,而是因为这森林是一个阵法,要是他们在里面乱走的话,很容易迷路的,而且憨憨现在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很容易受伤。
    林啸带着大黄他们四个向跟深处走去,越靠近深处,大黄他们越是警惕,甚至连毛发都竖立了起来,一副大战的模样。
    当林啸走到一颗参天巨树的时候,感受到那颗巨树发出的庞大的气息,大黄和小白则咧嘴的盯着巨树看,而小翼和小羽则飞上的天空,一副警备的神色,至于憨憨还是原来那一副想下去的模样,看着大黄他们的动作,林啸摆了摆手道“大黄、小白不要紧张,没有敌人,还有小翼、小羽,你们下来吧,不用这么戒备”
    对于林啸的话,大黄和小翼他们还是听的,随后大黄和小白收回了咧嘴,但还是没有放松,至于小翼和小羽也从天上飞了下来,停在林啸的两侧,翅膀没有收起来,这样一旦发生什么事故,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带着林啸飞向天空并进行作战。
    林`无`错`小说`m.quledu.com啸对他们的动作很满意,虽然他们还是没有放松戒备,但这没有什么影响,随后林啸对着巨树道“树老,小子来了”这声音林啸是使用灵魂传音的方式传递给树老的,因为刚才大黄和小翼他们那样,树老都没有任何动静,林啸知道他可能在进行休眠,所以林啸只能这样,虽然这比较耗费灵魂力量。
    传递完过后林啸的脸色明显的变苍白了一点,但很快林啸就恢复了,这里灵气浓度带强了。
    这时林啸的灵魂传音就像一个喇叭一样,快速的向整棵树干传递开来,大约十几息的时间,这颗巨树的树干呼啦啦的响动了起来,好像什么东西要苏醒而又还没苏醒似的,因为这状态就像人类睡醒时伸的懒腰,现在这状态正处在半醒不醒的样子。
    看着巨树那动作,林啸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待,而大黄他们则是一副大敌降临的模样,非常的戒备,没过多久,大约一分钟左右的样,巨树停止了响动。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林啸的脑海里,“林小子,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好像好没过好久吧,这次过来有什么事吗”
    听到树老的话,林啸一阵诽谤,没过多久,都快一个月没有来了,怎么会没有多久呢,但是这点时间对于树老来说不过是一个睡觉的时间罢了,甚至还不如一个睡觉的时间,这点时间对于已经一万多岁的树老来说根本就像沧海中的一粟不足为虑。
    就在林啸想反驳是时候,树老的声音又传来过来“林啸,这里的灵气程度比原来起码要强上十倍不止,这是怎么回事”
    “树老,你也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正想问你呢,没想到你也不知道”听到树老的话,林啸把刚才想反驳的话停了下来,对树老诧异中带点失望的道,林啸一直以为树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哪想到树老也不知道,心里顿时失望了。
    感到林啸心里的那份失望,树老明显有点不好意思,在这空间里,自己应该知道的,但偏偏自己那时候在沉睡中,所以对这事情一点也不知情。
    “连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在说那段时间我在沉睡中,怎么可能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可没有那种闲心时刻注意外面的变化,有那时间我还不如沉睡呢”树老脸厚的说道,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对于树老刚才的心里林啸根本不知道,所以对于树老的话,林啸认同的点了点头,像树老他们这种万年生物,可没有那个闲心去观察外面的变化,套用树老刚才的话“有那闲心的话,他们还不如睡觉来得实在”
    “也对,那树老,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林啸继续向树老发问。
    “什么原因,无非就是这里的那条灵脉成长了呗,还有什么原因,咦,不对,那条灵脉根本散发不出那么强的灵气,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树老随口回答道,这里有条灵脉,不是灵脉散发出来的,那是什么,不过当树老的意识扫过那条灵脉的时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