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龙鹰那委屈的样子,林啸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夺下自己父亲手上的刀,然后对父亲说道。
    刚才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快了,林啸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也就呆住了,因为刚才林父爆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林啸身边,林啸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再活又被自己父亲这速度惊着了,所以一时间也就呆在了那里。
    然后林啸又对自己父亲解释了这里发生的事,林父还是有点不相信,毕竟一只有一人多高的巨鹰一下出现在家里,这可能吗,虽然林父没有读过多少书,哪一些简单的道理还是知道的,那就是天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掉下馅饼下来的,肯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既然林啸没有说,林父也就知道这应该和家里的那些蔬菜一样“秘密”
    林父虽然知道这应该是林啸的“秘密”但还是向林啸问道“啸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不要用那些对付你**话对付我,毕竟这么大的一只巨鹰,如果不问清楚的话,这以后安全怎么办,要是它伤了人又怎么办”林父问话时非常的严肃,这可关系到以后村里人的安全问题,所以不得不严肃对待。
    看着父亲那严肃的样子,知道不得不做出一番解释,所以林啸走到龙鹰身边,用手摸了摸龙鹰的脑袋,龙鹰享受的眯了眯自己眼睛,而后又用头轻轻的蹭了蹭林啸的手,那样子别说有多可爱了。
    “爸,他应该就是我们村里一直传说的那只鹰,在以前的时候,这鹰可是帮过村里的老人不少的忙,所以你就放心吧,他是不会伤害人的,你要是不信的话,你看看她展开翅膀的时候是不是有二十几米长,这可不会骗你,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鹰有村里传说的那只鹰的翅膀展开那么长了”
    林啸原来一直怀疑这龙鹰是不是自己村里一直存在的传说,后来在回家的路上林啸专门问了龙鹰,听到龙鹰肯定的回答,那时林啸可是开心极了。
    随后林啸叫龙鹰把自己的翅膀展开让自己父母看,他知道这样才能让他们彻底放心,懂了林啸的意思,龙鹰飞到空中非常配合的把自己的翅膀展开给面前的两人看,至于为什么要飞到空中,那是因为院子里根本容不下龙鹰那双长长翅膀。
    看到空中那双巨大的翅膀,林父、林母惊呆了,林父也没有想林啸这是怎么把这传说的鹰领回家的,因为这时林父正盯着龙鹰一动也不动,满脑子想着自己父亲去世以前跟自己说过的话,记得那时候,自己的父亲、林啸的爷爷说,有一天他上山砍柴,结果不小心从崖上掉了下来,结果突然从天空飞过一只巨鹰过来,把它接住了,这才避免身死的下场,记得那时候父亲说,那巨鹰的头上有一个像鸡头上的那个鸡冠,只不过比鸡冠的面积要大一点、没有鸡冠那么明显,只有一点点,就像古时候的皇上头上的那顶皇冠的缩小版。
    “林啸,快让这鹰下来,让我好好的看看”林父着急的对林啸道,林啸听到林父的话非常的不解,刚才还怕得要命,现在居然这么期待,但林啸也没有想父亲为什么这么做,还是把龙鹰叫了下来,嘱咐了一下不要伤害人,看到龙鹰从天空下来了,林父连忙向龙鹰走去,这时林父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害怕的模样,样子非常的激动。
    林父慢慢的走到龙鹰的身边,但龙鹰站立的身高比他要高,根本看不到,所以林父指着龙鹰对林啸道“啸儿,这鹰既然是带回来的,那你可不可以让他把头低下一点”
    林啸听了父亲的话,为难了,龙鹰可是灵兽,而且还是顶级的那种,血脉也有着龙族的血脉,有这种血脉的灵兽不可能轻易的向别人低头的,就像我们中华民族在面对抗日战争的时候,什么时候低下过自己头颅,在艰难,也从来没有低过一次,即使他们都死了,也是昂着头的。
    现在听到父亲这样的话,林啸真的很为难,要是别的人说这样的话,林啸恐怕直接一巴掌扇过去,要是林啸不知道龙鹰拥有龙族血脉,
    这也没有什么,但林啸现在却知道,所以这绝对不会这么做的,龙的传人是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就像我们中华民族一样,永远都会昂着自己的脊梁,因为我们骄傲、我们自豪。
第五十章 神秘的杨老
    第五十章 神秘的杨老
    感谢“真真有意思”大大的打赏,我会努力把后面写好,谢谢你的支持
    “爸,你到底想看什么”林啸为难的对父亲道,如果是其他的一些事,林啸还会做,但这件事关系到龙鹰的尊严,林啸只考虑了几息的时间就决定了。
    看到林啸的为难,林父不明白,但想到这可能是父亲的恩人,林父也没有过度的要求,语气带有点期待的语气道“我想看看这鹰头上有没有一个像皇冠一样的鸡冠”
    “有啊,只不过只长了一点点,父亲难道你也知道这鹰是什么灵兽吗?”林啸疑惑的向林父问道,龙鹰的身份灵老都还考虑了几分十几分钟的时间,这还是因为灵老是上古时代的人才知道龙鹰的身份的,但父亲一下子就问到了关键,所以林啸不得不有点怀疑。
    “真的有吗,你没有骗我”林父听到林啸前面的话,后面的根本没有听到,随后林父拉着林啸的手激动的说道。
    看着父亲激动的心情,林啸不明所以,父亲为什么这么激动呢,也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林啸还是坚定的道“是真的,我有必要骗你吗”随后林啸看到父亲还是有点不相信,索性从屋里拿出一根板凳,让父亲站在板凳上看过清楚,林啸拍了~无~错~小~说~m.~quledu~com拍了自己脑袋,这么简单的方法自己刚才都没有想到,看来自己刚才也被父亲那激动的心情所影响了。
    没过一分钟,林父终于确定了这只龙鹰就是三十几年前救自己父亲的那只巨鹰,只不过那头冠比父亲说的要大一点、长一点,但想到以前过去三十几年了,也就没有什么疑惑的了,虽然这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但这件事林父始终记得。
    kan完过后,林父这时面目非常的严肃,把林啸和林啸的母亲拉到一起,从而开始讲起了这巨鹰对自家的恩情..........
    景阳市,一栋安静的别墅内,一个老人拿出一个特殊电话拨了一个号出去,没过多久电话通了,随后老人对着电话面带坚韧、严肃的说道“我几天前说的事情你们决定了吗”
    “叶老,你知道这件事对我们是多么的重要的,所以这几天我们对你说的那个人进行了严格的调查,发现他根本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在学校和公司里都表现得平平常常,根本就不像拥有修为的人,叶老你是不是搞错了”电话另一头的中年人看到电话上显示的叶老有点忐忑的对叶老道。
    “小赵,你这是在怀疑我,我练了几十年的太极了,没吃过猪肉难道我还没有见过猪跑吗,连有没有拥有修为我难道都不知道吗,是不是我退休了说话就不管用,在说你们亲自接触过林啸吗,连人都没有接触过,怎么知道他的确实情况”叶老有点愤怒的说道。
    “叶老.........”电话另外一边的中年人忐忑的叫道,叶老这句话可是着实把他吓得不轻,就在这人忐忑的时候,身边的出现一位老人一把抢过了电话,随后把这中年人赶了出去,道“我说老叶啊,你这句话说得有点重了,小赵被你这句话吓得不轻啊,在说你的话,怎么会不管用呢,只是你知道这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所以不得不慎重,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亲自去一趟,看看是不是你说这样”
    听了这老人的话,叶老也知道自己刚才语气有点重,但这件事实在是太重要了,道“原来是你啊,杨老头,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我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你去看看也好,但不要伤害他,他可是我认的孙子,也是我孙子的恩人,所以要让我知道你伤害了他的话,看我把你家里珍藏的那些酒全部给砸了”
    “你要是把我那些酒砸了,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孙子也砸了”杨老头“我就”了半天终于把话说完了。
    “你说什么......”听了杨老头的话,叶老愤怒道
    杨老头:“你就能砸我的酒,我为什么就不能砸你的孙子,哼”
    “不和你这老头扯了了,记住不要伤害林啸,他可是有个师傅的,嘿嘿,你去整整他,我想你会被他师傅打得鼻青脸肿,嘿嘿,真想看到你那样子”叶老想到林啸那神秘的师傅,有点不怀好意的对杨老头道,也有警告杨老头的意思。
    “哼,还不知道谁教训谁呢”杨老头哼道,虽然杨老这样说但心中还是有了警惕,毕竟他可和叶老是老交情了,也知道叶老这是变相的提醒自己,只不过用了一点激将法。
    叶老听到杨老头那语气,知道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只不过放不下脸面,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随后接着道“我说杨老头,如果那件事你们证实清楚了,你们要尽快把人挑选出来,现在的局势你们可是知道的,时间不等人啊”叶老可知道现在的局势,实在不是很好。
    “我说你们现在先把人员挑选出来,等你们挑选出来过后可以直接把它们送到林啸那去,中间的时间就可以省略下来了,你们只要亲自去查就能知道我没有说谎,我虽然老了但在这些大是大非问题上,我还是能够理智的,但我也知道你们如果不亲自查一下是不会放心的,这我可以理解”
    “但是挑选人这事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和精力,你们一旦确认了,这就可以节约一个月、两个月的时间,现在的情势不利于我们啊”
    对于叶老的话,杨老皱着眉头在一边想,也没有回答叶老的话,叶老也没有催,这种事情是需要仔细的考虑一下的,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电话传来了声音:“叶老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这次就依你,要是证实了你说的事,那我就把我家那些珍藏的好酒全部拿出来我们痛饮一番”
    “哈哈,杨老头,你不会为你今天所说的话后悔的,你就等着把你那些好酒全部拿出来吧,真想看到你那心疼的样子”叶老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心这才放心了下来,随后也就开始打趣起来了。
    “如果是真的,把这些酒拿出来也怎么样,酒吗不就是给人喝的吗?在说我想喝好酒还不是招招手的事,但要是是假的话,看我不拔了你的皮,哼”杨老头听了叶老的话,不是很舒服,顶嘴的对叶老道,虽然他心里很想叶老说的是真的,但嘴上是不会服输的,老人家嘛,斗斗嘴是很常见的,没有什么好奇。
    “我看还是担心一下你的酒吧,到时候不要哭哦”叶老****的对杨老道,心情别提有多愉快了,随后叶老和杨老没有互相拆对方的台,开始聊起了国家一方面的事情,还有国际上发生的一些事情,聊完了这些事情过后,又聊起了各自所在的一些趣事,还有年轻时候的一些事,聊得非常的愉快,老朋友之间的话题还是蛮多的,这一聊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后面叶老率先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杨老无语了,自己这次速度这么快还是没有赶到叶老头之前挂电话,“下次一定把速度在提快一点”杨老想道
    而这时只听叶老在一边小声的道“哼,想和我比,你这老小子还差一点,嘿嘿”这事叶老显然非常的得意,随后叶老走到阳台上,望向林啸家乡的方向,暗暗的道“小啸啊,你对国家作出的一些牺牲和帮助,国家会记住的,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要是以后有什么不长眼和眼红的人,爷爷是你最坚强的后盾,那时候恐怕杨老头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第五十一章 可爱的老人们
    第五十一章 可爱的老人们
    “小赵,我们现在有什么人在景阳市四周的,特别是在离景阳市一百多里的同城县”和叶老通完电话过后,杨老把被叫到外面的中年人叫了进来,已经没有了刚才和叶老聊天那么和蔼,而是很严肃的对中年人道。
    看着杨老那严肃的样子,中年人知道有大的事情发生了,随后在脑海里仔细的想了一下,在景阳市周边的人,几分钟过后,中年人对杨老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道“杨老,我们在景阳市周边的人一共有七位,有三位在景阳市的市区,还有一位在郊区”
    “另外三人,一位离景阳市有两百多里,一位大概有一百五十里的样子,还有一位就在同城县,她是最近才过去的”
    杨老:“嗯,我知道了,把它们的资料拿过来”
    中年人:“嗯,我这就去拿”说完就退出了房间,到资料室去找这七位的资料去了。
    十几分钟过后,中年人找到了这七位的资料,走到门边,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严肃的声音传来出来。
    “杨老,资料拿来了”中年人对老人尊敬的道。
    “嗯,行了,把资料留下,你先出去吧”杨老道
    “是*无*错*小说 m.quledu.com”
    中年人退出去过后,杨老又处理的一会手上的文件,处理完手上的文件过后,这才开始看起了桌上那七人的资料,当看到刘梅时,老人停了下来,不是刘梅很特别,而是刘梅的亲人,老人发现刘梅的表弟居然也叫唐晓,而且也在林啸高中时的那个学校读过书,还和林啸是同一届,好像在林啸的资料里也有这位唐晓,而且唐晓还是林啸非常好的一个哥们,如果他们是同一个人的话,就有了一个接近林啸的借口了。
    杨老:“小赵,进来”
    中年人:“杨老,您有什么事”
    杨老:“去把这刘梅的这位表弟的照片拿过来给我看看”
    没过多久,中年人把唐晓的照片拿了过来,毕竟这是他们成员里的家人,这些照片都是有存档的,所以速度比刚才要快一点。
    看着照片上熟悉的样子,杨老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林啸的那个同学兼兄弟,随后杨老摆了摆手,把中年人叫了出去,随后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起来。
    没过多久杨老拿出一个电话,拨了一个秘密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首长,你好”说的话非常的正规。
    “是暗凤吗”杨老道
    “是的,首长”
    “现在有个任务交给你”
    “坚决完成任务”
    “嗯”
    “你帮我查一下你们县一个叫林啸的人,查一下他家的情况,然后告诉我,但不要打扰他们家的正常生活,我有时间会过来”
    “首长你放心,坚决完成任务”首长的话,对暗凤非常的震惊,林啸她知道,虽然自己已经确认了林啸有修为的事,但自己不是还没有向组织回报吗,组织上是怎么知道,而且首长还会亲自过来,组织上虽然对我们这些修炼的人很重视,但也没有必要过来一个首长啊,这林啸究竟是什么人,这时暗凤对林啸彻底的感兴趣了,以前还只是对林啸的修为有点兴趣,但现在对林啸这人,暗凤也有了兴趣了。
    “听说,你有个表弟和林啸是同学,上学的时候还是坐在同一桌”
    “是的,首长,我还见过林啸一次,他的修为我看不透”暗凤虽然对首长怎么这么了解自家的情况有点不解,但还是无条件的回答了首长的话,而且还把林啸拥有修为的事也一起回报了。
    “哦,林啸拥有修为,而且你还看不透”老人对暗凤的话非常的吃惊,小赵他们可是对林啸进行了几天的调查,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林啸拥有修为的事迹,可是他们不知道林啸的修为是最近这一个月左右才开始修炼的,所以中年人他们这才没有发现任何林啸拥有修炼的事。
    “怎么首长,你难道不是因为林啸拥有修为的事才让我查的吗,而且今天我们见过面,也是今天才见到林啸这个人,就是我表弟带他来我这的,请林啸吃饭喝酒,刚见到林啸的时候,我就有点怀疑林啸拥有修为,后面发现林啸用修为把酒逼出来,我这才肯定”暗凤听了首长的话,知道他还不知道林啸拥有修为的事,心中的疑惑更加不解了,随后解释了一下自己认识林啸的过程和怎么知道林啸拥有修为的事。
    “好了,我知道,既然你已经证实了林啸拥有修为的事,那你就不要再查了,这个任务取消了,我等几天就过来”这时杨老听了暗凤的话,心里非常的兴奋,这说什么,这说明叶老头确实没有撒谎,看来老天还是照顾我们的,虽然现在杨老很兴奋,但在面对自己下属的时候,还是那么严肃,随后又问了一些事就把电话挂了,挂完电话后,老人把外面的中年人叫了进来。
    “小赵,你去准备一下,我等几天去同城县,但人不要太多”杨老吩咐的对中年人道。毕竟像杨老他们这些人出行是很麻烦的。
    听了杨老的话,中年人就出门去准备杨老出行的事,见小赵出去了,杨老又拿出了电话,拨了几个号,对着电话这时杨老面色非常的尊敬,说希望见他们一面,有事情要回报。
    随后杨老就出门去见他们,过了一个小时,杨老来到了一个庄严的房间,看见几人老人已经到了,给几位老人行了一个礼,就坐到了旁边。
    “老杨,你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吗”坐在首坐的一位满头白发却没有多少皱纹的老人对着刚进来的杨老道。
    “华老,我这次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回报的,是这样的........”随后杨老把叶老和暗凤调查的事给面前的几位老人讲了一遍。
    “你说什么”旁边的几位老人惊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坐在首座的华老这时也非常的激动,而且这时老人们眼中都补满水晶晶的泪水,从抗日结束后,华老他们可是从来还没有这么激动过,要说华老,那可是抗日时期的人,到现在华老可是已经一百零三岁了,现在杨老他们这个特殊部门就是面前这位华老所创建的,而这几位老人都是从哪个位置退下来的,现在最小的都已经八十好几的了,这些都是国家最坚实的存在,要不是有这些存在,国家早就不安静了。
    所以现在没有哪一个人能有这些老人着急,面对这些问题,老人们都长期闭关,想要通过闭关把那些残缺的功法补全,但已经几十年了,老人们还是没有补全过任何的一部功法,现在有几部一点都没有残缺的功法摆在自己面前,这些老人怎么能不激动呢,在这些没有儿女的老人眼中,国家就是他们的家,所以国家就是他们的一切。
第五十二章 荒山动工
    第五十二章 荒山动工
    在那个庄严的房间里,那几个老人之间的谈话,林啸根本不知道,就连在景阳市的叶老也不知道,叶老虽然知道功法的事很重要,
    但也不会想到那些长期闭关的老人因为这件事出关了,这显然比预期的要重要的多,只不过这一切叶老也不知道,更别说林啸呢。
    现在林啸正被自己父亲所讲的故事所吸引,听完了自己父亲的所说的话,林啸两眼放光的看着龙鹰,想不到这家伙和自己家这么有
    缘分呐,而林母现在看着龙鹰也没有了刚才的恐惧,而是充满关爱的看着龙鹰,那眼神恨不得把家里的好东西全都拿出来给它吃。
    “啸儿,既然这鹰是你带回来的,那你以后可要照顾好它,要是让我知道你没有照顾好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林父狠狠的对林啸
    道。
    就是林父不说这话,林啸也会好好的对龙鹰的,因为以后林啸想要龙鹰成为他的伙伴,是那种战斗的那种,因为林啸灵力虽然很雄
    厚,但像他们这些人的战斗力根本不是同境界的对手,只能欺负欺负别自己境界低的人,所以像林啸他们这些人一般都会饲养几只灵兽,来
    帮助自己。
〖无〗〖错〗小说 m.quledu.com    虽然林啸拥有生命空间,与别的一些人有些不同,但是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所以根本不知道自身的情况,当然还有灵老介绍龙鹰
    时那恨不得把龙鹰直接抓过来当成自己的表情,在这些条件下,林啸也就想把龙鹰饲养成自己最亲近的伙伴和灵兽,所以对林父的话,林啸
    直接就答应了下来,根本没有什么犹豫道:“爸,你放心吧,我会把小翼当成自己的弟弟一样对待,会好好的照顾他的”说完摸了摸龙鹰的
    脑袋,而龙鹰也亲昵的蹭了蹭林啸的手,表现的非常的亲昵,看得林父和林母非常的羡慕。
    刚才林啸和林父的对话虽然龙鹰自己听不懂,但也知道林啸他们在讨论自己,那善意的表情龙鹰可是感受到了,所以和林啸亲昵了
    一会,也到林父和林母身边用头蹭了蹭他们的面颊,那头上的绒毛在林父和林母的脸上轻轻的拂过,别提有多舒服了,看着林父和林母高兴
    的脸色,龙鹰高兴极了,就像一个小孩受到父母的表扬似的,非常的高兴,在院子里不停的来回跳动。
    看着龙鹰那高兴的样子,林啸、林父和林母各自握住各自的手,微笑的看着龙鹰,都露出了慈祥的模样,就像在看自家的小孩一样
    ,一股温馨的气息不知不觉冒了出来,不一会儿就弥漫了整个院子,连龙鹰也感受到了这充满爱的气息,所以更加欢乐了,而林啸、林父和
    林母就这样坐着院子的椅子上看着龙鹰。
    就这样时间慢慢的驶向了晚上七点半的时间,林母把野菜那就厨房开始煮晚上的晚餐,而林啸这时则把龙鹰带进自己的卧室,走进
    卧室,林啸从生命空间里拿出了几个西红柿果实、池塘里的几条鱼和一些空间水用水桶全都拎了出来,看见这些东西,龙鹰欢快的开始了自
    己的晚餐,吃完过后,龙鹰就在一边开始消化这些东西里面的灵气,一时间恐怕不会醒过来了。
    “啸儿,出来吃饭了”林母这时的声音传来进来,林啸这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该吃晚饭了,虽有又看了一下龙鹰,见
    它没有什么问题,就退出了房间。
    “嗯,小翼呢,怎么没有出来”林父没有看见龙鹰,所以向林啸问道。
    林啸:“哦,我刚才喂了一点东西给它吃,现在已经休息了”
    “爸,吃饭,吃完饭,我有一点事要和你们商量一下”林啸后面接着说道。
    随后林啸把饭盛好,就开始了晚餐,十几分钟后,林啸三人就把晚饭吃完了,随后林啸把父母拉到一边嘱咐道“爸妈,小翼的事,
    你们可不要出去乱说啊,不然环境保护局的人可不会把小翼交给我们抚养,会把它领养走的”
    “什么,他们凭什么把小翼领走啊”听了林啸的话,林父激动的站了起来道,林母也一副愤怒的样了,只不过想要说的话,被林父
    抢先一步说了,这才没有说话,只是愤怒的看着林啸,等着林啸下面的话。
    “爸,您老不要激动,至于凭什么,爸,我们可是没有野生动物抚养权,也没有什么证明,别人为什么不能把小翼领走,所以我才
    要你们保密,而我呢,白天就把小翼带到山林里去,晚上在把小翼带回来,至于野生动物抚养权,我们早点办下来”林啸嘱咐的对父母道
    对于这些林父和林母完全不知道,所以对于林啸的话,林父和林母坚决的执行,他们可不想让环境局的那些人把小翼领走。
    说完了这件事,林啸又开始说下一件事了,这时只听林啸道“爸妈,你看我们租下了那么大的一块地,我们三不知道要做到什么时
    候,而且乡亲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我们可不可以把乡亲们请过来,让他们帮忙做,然后我们在给他们工钱,这样乡亲们也可以增加一些收入
    ,日子也会相应的好一点,你们说好不好”林啸道
    “这是好事啊,我们怎么会不同意呢,不亏你的那些叔叔婶婶从小照顾你,以后有什么好处,你可要想着他们,只是乡亲们一天的
    工钱是多少呢”林父欣慰的问道,而林母则面带笑容的看着林啸,林啸这么孝顺,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林啸:“爸,现在城里面,打散工,一天的工钱也就六七十块左右,我就给他们一天七十吧,反正也做不了多少天,花不了多少钱
    ,至于种子和果树这些也花不了多少钱,把这些算下来的话,我还会剩下三十万左右的样子,我想把村里通向外面的马路修一下,这样以后
    村里的一些东西也不至于运不出去,卖不出什么好价钱,爸妈,你们觉得怎么样”
    听了林啸的话,林父和林母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后道“这些事我们不懂,你决定就行了,在说这钱也是你自己的,我们也就不干
    涉了,只不过以后多想一点乡亲们,他们不容易啊”
    看着父母那有点伤感的神色,林啸连忙的答应了下来,随后又头痛了起来,自己想要种果树和蔬菜,那是因自己有空间水,这才种
    出了这么美味的东西出来,如果没有这些,种出来的蔬菜还不是和平常一样,如果那样的根本没有什么优势,怎么才能帮助乡亲们富裕起来
    呢。
    听到林啸答应下来,林父林母非常的放心,而林啸也没有什么事要说,随后林父、林母和林啸随意聊了聊,就各自回卧室睡觉了。
    第二天,林父和林母一大早就出去张罗开荒的事,乡亲们听到开荒的事,纷纷响动,每一家基本上都出了一个人,所以这次一共聚拢三十五
    位乡亲,毕竟现在已经七月底了,乡亲们还有照看农作物,所以人少了一点,可以理解,随后林父、林母带着乡亲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开荒
    行动了,而林啸现在已经带着龙鹰来到了山林外围,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样子非常的享受。
第五十三章 杨老来了
    第五十三章 杨老来了
    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三四十岁的人,这些都是家庭里的主要成员,这次听说林啸家要开发荒山,这些乡亲二话没说就过来了,除了
    家里的老人和需要照看庄家的必要人员,可是全部来了,这三四十个中年男子,可是村里全部可动的人员了。
    “林哥,看不出来,林啸回来了,人都看起来精神多了,人也变年轻了,还有嫂子,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原来的苍白,看起来红
    润多了,连白头发都看起来少了很多,也不知道我那小子什么时候回来,已经两年零三个月又四天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在林
    父身边的一个四十岁左右中年人边挖荒土边跟林父道。
    那羡慕的表情不言而喻,毕竟林啸的孝顺全村的人都知道,而自己的儿女全都在外面打工,一年到头根本见不到几次,现在看到林
    父、林母因为林啸回来,整个人都变得年轻,所以也有点想念自己的子女了,那想念的语言不知不觉就说了出来。
    “你也不要担心,刚子他这么大的人了,在外面会照顾自己的,今年春节,刚子肯定会回来的,有可能还会给你带一个媳妇会来,
    呵呵”*无*错*小说 m.quledu.com林父安慰的说道,现在人都老了,儿女不在身边,心里难免有点孤单。
    但现实又不得不让他们忍受这种儿女不在身边的孤独,因为现在物价那么高,而在农村根本挣不到什么钱,要不是自己在早起遇到
    一个好心人士,交给自己一些种植果树的技术,还用市场价收购自己种植出来的果实。
    这样自己才能勉勉强强把林啸和他姐供养出来,想起那时供养林啸和他姐两人的时候,那心酸的日子,林父也不知道是怎么支撑下
    来的,现在的刚子和自己那时候是多么的像啊,都是现实的生活所逼,不得不外出打工。
    哎现在都是钱的时代,有钱就有一切,没钱就什么都没有,这就是现实的主流曲,也不知道啸儿能不能帮得了乡亲们,想到乡亲
    们那期望儿女回来的神情。
    林父不免叹息了一声,原来自己也是大家之中的一个,那种滋味可是亲身感受过,虽然不好受,但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把那相思
    之情默默的沉到心底,不去想。(有空常回家看看)
    “他,还带媳妇,林哥你就不要笑我了,在那些城市里,我可知道,没车、没房别人是不可能跟你的,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只要几
    尺布、几斤猪头肉、还有一些粮食,就够了,那时候的苦日子我们可是亲身经历过,现在城市里的人,谁会把自己的女儿嫁到农村里那受苦
    啊,好了,林哥我们不说这些了,就说林啸吧,他什么时候给你们带媳妇回来啊”中年人有点伤感的说道,后面转开话题对林父道,而在林
    父和中年人身边的一些村民听到中年人的话,也不免有些心伤。
    林父听到中年人的话,知道这些都是现实,但这是社会性的问题,在说别人追求富裕的生活,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