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做得还在真可以”叶然的母亲周静道
    听到叶然的母亲周静的话,叶老哈哈大笑了几声,道“哼,我看以后谢老头以后怎么在我面前吹他孙女什么怎么怎么好,在怎么好也还不是要成为我们叶家的人,哈哈,真想看到那老小子听到这消息过后的样子,不错,不愧是我的孙子”叶老越说越开心,说道后面有笑了起来。
    “爸,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大老远都听到你的笑声了”这时叶然的父母叶敬然工作回来,听到叶老的笑声,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交给了走上来的周静,随后坐到沙发上对叶老道,。
    看见叶然的父亲回来了,周静走了上去,接过叶敬然的衣服,把它挂在衣架上,随后坐回原来的位置。
    “当然开心了,你不知道,叶然那小子把谢家的那丫头追到手了,你《无》《错》小说 m.quledu.com不久可能就要去谢家提亲了,也不知道你这父亲是怎么当的,还是市委书记呢,连自己儿子的行踪都不知道,这消息还是媳妇亲自去证实,要不是她我们可还在蒙在鼓里,看来等一下叶然那小子回来要好好的审问他一下,看看他们到底发展到什么时候了,可不可以去提亲”叶老刚开始的时候还想教训他一下,说道后面,不知不觉就偏离的原来的想法,说道要帮叶然提亲的事上去了。
    听了叶老的话,叶敬然撇了撇嘴,你老还不是掌握一股特殊的人员,连你的那些人都不知道,跟别说我手下的那些人了,随后叶敬然想自己的媳妇问了问这事是怎么回事,听了叶敬然的话,周静又把刚才跟叶老说的话,从新给叶敬然说了一边。
    叶敬然听了自己妻子的话,点了点头,难怪自己父亲刚才那么高兴,按照自己妻子说的情景来说,这小子恐怕已经把谢研那丫头追到手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谢研那丫头可不会把手给别人牵,父亲和谢老斗了一辈子,谁都没有赢过谁,但是现在遇到这件事,谢老恐怕要输上一回了,也难怪父亲这么高兴了,谢老以后的日子可要难过了,暗暗的在心底给谢老默哀了几秒。
    “看来自己是要好好准备给叶然那小子去提亲了,哎,去提亲的时候也不知道谢老会这样为难自己,真是城门遭殃,殃及池鱼啊”叶敬然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嗯,是要好好是审问那小子一下,这小子居然把林啸的那些蔬菜全都拉进了谢研那丫头的酒店里,只给家里带回来了那么一点点,要不是林啸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些,恐怕现在家里的已经吃完了,现在听说谢研那丫头的酒店现在已经红起来了,以后去她那吃饭恐怕还要预定了”叶敬然不爽的说道。
    对叶然这种行为,叶然的母亲也非常气恼,你说你小子还没有娶她呢,就这么向着她,那以后她要是进了门,恐怕自己这母亲都要靠边站
    了吧,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周静心里酸酸的想到。
    “是要好好的说说他,要不然以后林啸的那些好东西,非得让他全部拉进谢研那丫头的店里不可”叶老认同的说道,周静也点了点头,表示支持。
    随后周静狠狠的说道“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叶然也快回来了,等叶然回来的时候,我们可要好好的问问他,好东西居然只给家里带回来那么一点,还有没有把家当回事,如果不说清楚,看我怎么收拾他”看着周静那狠色的脸,叶老和叶敬然同时在心里暗自为叶然祈祷,“苦命的孩子,这次你母亲真的发火了,我们救不了你了,你安息吧,阿门”说完在心里点了点自己胸前几下。
    随后叶老、叶然的父亲。母亲三个安静的坐在大厅等着叶然的回来,可想而知,叶然一回来肯定会受到狂风乱炸般的攻击。
    二十几分钟后,叶然打开房门,走进了屋,看着爷爷和父母都坐在大厅,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叶然的心头,不安的走进了大厅问道“爷爷、爸、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怎么都不说话,在等什么人吗”说完叶然象征性的看了看自己后面,没人啊,这么晚还会有人来吗,除了自己以外,难道.......
    “我们等你回来啊”叶然的话还没有落音,周静就回到道,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叶然心中一颤,果然是自己,只是自己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出去鬼混,也没有惹什么祸,怎么这么大的阵势,即使以前自己惹祸了,也最多不过两个人,而今天三个一起,恐怕自己有罪受了。
    “等我,我好像最近没有犯什么错吧”叶然弱弱的对叶老众人道。
    “嗯,是没有什么错,这段时间你表现的很好”叶老认同的道,听到叶老的话,叶然心里放松了一下,但放松还没有几秒,下面的话差点吓得叶然整个身体软倒地下。
    “只不过,你母亲想和你好好的聊聊”叶老接着道。
    开什么玩笑,母亲会和我好好聊聊,恐怕会用它的脚和手和我聊吧,对自己母亲的性格叶然可是生生的感受过,那彪悍的性格可是让他久久不能忘怀,现在听到自己爷爷的话,叶然整个人呆住了,随后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鼓起勇气向自己母亲问道“妈,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周静看着叶然那害怕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刚才那不爽的心情压了下去,脸上露出微笑道“没什么,只是看你这段时间心情不错,想问问,也好让我开心开心”周静虽然刚才心里有点小小的吃醋,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毕竟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儿子就要成为别人的了,心情难免有点不舒服,在说那个男人不疼爱自己女人啊,做出那样的事,也可以理解,所以周静这才微笑的对叶然道,周静也想通了,儿子已经长大了,自己不可能在像以前那样管他了。
    叶然愣了愣,傻傻的站在那,自己母亲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要傻愣着了,你母亲是想问你,你什么时候和谢家的丫头好上的”叶老看着叶然在那傻傻的站在,急忙的接着说道,他太想赢谢研的爷爷了,毕竟斗了几十年,赢一次不容易啊。
    听到自己爷爷的话,叶然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等自己是为了问自己这个啊,随后叶然明白过来后激动的破口大骂道“我x,这个死林啸,不是叫他不要说、不要说的吗,怎么还没过几天他就说出来了,看我以后见到他的时候怎么收拾他”
    听到叶然的话,叶老等人愣了愣问道“这件事林啸也知道”
    叶然看着自己爷爷和父母那表情和说话的语气,那还能不知道自己冤枉了林啸,既然自己已经说了出来,这件事恐怕也瞒不了多久了,所以就合盘脱出了,叶然把事情说完后在心里直诽谤林啸,都是他害了自己,要不然自己也还能在瞒一段时间,现在他们知道了,以谢老和自家老头子的关系,自己夹在他们之间以后日子恐怕不好过了,林啸你可要赔偿哥我的精神损失,叶然暗暗的想到。
    其实叶然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和谢研是事今天已经被周静发现了,以叶老等人的能量,叶然还能瞒多久,恐怕连一天也瞒不了。
第三十八章 温馨的早餐
    第三十八章 温馨的早餐
    这时正在收拾碗筷是林啸连打了几个哈切,林啸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自言自语道“这是谁在后面损自己呢,害得我打了这么多哈切,真是一点道德心都没有”林啸根本想不到损自己的居然是叶然那小子,一直都没有找到元凶,这事以后林啸和叶然在一起聊天无意中说出来,林啸这才知道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啸儿,你怎么了,感冒了吗,要是感冒的话,你就先进屋休息吧,这些事有我和你爸收拾就行了”听到林啸连打了几个哈切,林母关心的对林啸道,毕竟现在已经快十点了,晚上还是有点冷的。
    “妈,你看我这么强健的身体怎么可能感冒,刚才只是收拾辣椒的时候,闻到那冲鼻味道,所以才打了几个哈切,现在已经没事了,现在乡亲们都已经走了,如果我在走的话,就只有你们两个收拾的话,那还不知道要收到什么时候”林啸拒绝的对林母说道。
    林母走到林啸身边看了看,正如林啸所说,身体倍儿棒,“嗯,身体既然没事,那就我们爷母三一起收吧,早点收完也好早点睡觉”林母看着林啸那健康的身体,也没有拒绝道。
    半个小时后,林啸把最后一个碗放进篓筐里,这才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口-无-错-小-说-m.-quledu-com中喃喃的道“真舒服”
    “啸儿,碗筷已经收拾完了,下面用不了多少时间了,你先去睡觉吧,今天坐车回来还没有休息过,肯定很累了,去洗个澡睡吧”看着林啸那略显疲惫的脸色,林母赶紧叫林啸进屋休息。
    对于母亲的关系,林啸这次也没有拒绝,外面确实没有多少东西了,以父母两人的速度恐怕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估计也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在说自己现在确实很累了,坐车坐了几个小时也有点疲倦,后面还给父母输送了百分之九十了灵力,在后面又做了这么多的事,即使以林啸修炼人的体质也有点吃不消了,所以没有任何反对就进屋休息去了。
    其实以父母那体质,只需要自己全身的百分之五十左右的灵力就可以的,只是自己不可能直接把灵力传送给他们二老,那样的话,恐怕二老会吓个不轻,毕竟这些东西是传说中的,至于其余的百分之四十的灵力就在传输中浪费掉了,至于这百分之四十的灵力,林啸也没有感觉有任何的可惜,只要他们二老能接受自己就是牺牲的在多也值得,谁叫他们是生我养我的父母呢。
    走进卧室,看着这干净而又熟悉的房间,里面的摆设没有一点改变,还是自己几年前出走的模样,可见父母以前是多么的思念自己,随后林啸趴在床上,感受父母的温暖,就这样林啸慢慢的进入到梦乡了。
    第二天早晨,林啸睁开了那朦胧的双眼,脸上充满了满足,可以说这是林啸这几年睡过最舒服的觉了,揉了揉双眼,随后起身伸了一个懒腰,非常惬意的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呼吸农村那独有的清新的味道,没有任何污染,在心里感叹道“还是家里的空气呼吸起来舒服,没有城市里的那种浑浊的气息”
    由于林啸习惯了早起,所以现在才七点钟不到,林父林母都还在睡觉,昨天他们也很累,他们可没有林啸那么好的身体,起床过后在床边站了一会就出门了,林啸也没有想过要进入生命空间,毕竟以前林啸起床过后第一件事就是进入生命空间中。
    而这次林啸却是打开房门,走进了厨房,打算亲自为父母做一顿早餐,虽然这不能报答父母这么多年的恩情,但这也是林啸对自己父母的一片心意,虽然这只是一顿简单而朴素的早餐,很多人却不能做到,因为他们被这个世界逼得没有什么时间,也没有什么心情来做了,他们已经对这世界麻木了。
    走进厨房,林啸在碗柜里拿出来一把面条,随后到屋里拿了几个鸡蛋和西红柿,想为父母做一顿简单而又富有营养西红柿鸡蛋面,随后
    又进空间里打了一盆空间水出来,打算用空间水来做,毕竟空间水的作用林啸可是知道的。
    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过后,林啸坐到灶炉旁,把身边的树枝和木块放了灶炉里,随后又找了一些易燃的稻草,点火,然后放进灶炉里,慢慢的等树枝和木块燃烧,用惯了城市里的煤气灶,现在用起家里的土灶,林啸还有点不适应,但多年的农村生活林啸也没有出什么错,用起这些土灶,林啸感到格外的亲切,就是这个灶养活了自己十几年,由于这些年林父林母尽全力的供养林啸和他姐读书学习,所以这十几年土灶和房子从来没有翻修过,还是原来那样子。
    没过一会锅就热了起来,林啸要了一勺油,把油烧热,然后把鸡蛋倒进了锅里煎,没过一会鸡蛋就熟了,随后林啸把已经准备好的空间水和西红柿倒进了锅里,盖上锅盖,然后加柴,让火燃得更旺。
    七八分钟后,锅里的水已经开了,林啸揭开锅盖,拿起旁边的面条下进了锅里,然后搅拌,让它们不要连在一起,那样就不好吃了,林啸也没有再去加柴火,就这样慢慢的搅拌,然后盖上锅盖让它闷一会,自己走到碗柜旁,拿了三个大碗以用来盛面条。
    一分钟后,林啸揭开锅盖,尝了尝面条熟没有,发现已经熟了,就开始把面条夹了出来,放在灶台上的三个大碗里,看着锅里那淡红的汤,林啸知道这些都是西红柿和空间水的精华,给父母舀了一大碗,就这样端上了桌,除了盐没有加任何调料,原滋原味才是健康。
    林啸把面条端出厨房,发现父母已经起来了,正在那洗脸漱口,自己也不用在叫他们了,其实林父和林母在林啸把空间水拿出来在一边切西红柿的时候,就已经起来了,毕竟农村人都是很早就起床了,因为早上太阳不大,好出门干活,随后看见林啸在厨房为他们做早餐,林母想叫林啸被林父拦住了,因为这是林啸的心意,所以才拦住林母的,拦住了林母过后,他们在回房间把屋里屋外打扫了一遍,随后才洗脸漱口,这才让林啸看到这一幕。
    随后林啸和父母就开始了就这样开始了早餐,平淡而又充满温馨,就像外面刚升起的太阳,那么的温馨和和谐,看着让人陶醉,灵老看着这温馨的画面,也陶醉了。
    林啸、林父和林母就这样安静吃着,虽然大家都没有说话,但爱却充斥了大家的心,谁也没有说话来打破这个宁静的一幕。
第三十九章 承包荒山
    第三十九章 承包荒山
    吃完早餐过后,林啸对父母说起了他想把屋后的那几个荒山和后面的那片山林全部全部承包下来也好和家里的果园相接,这样以后也好管理一些,这样的荒山价格也不高,而且地方也大,至于上面的土质问题,有了空间水的特性,那也不是问题,只不过空间水有点少,而且一天的产出也比较少,这是个问题。
    “你想在家种植蔬菜,这我不反对,但承包后面的那些荒山,这我不同意,那上面的土质更本就不好,连树木都很难种活,更不提种菜了,至于后山的山林,这没有什么,你想承包就承包吧,但荒山不行”林父反对的说道。
    “爸,你放心,现在连无土培育都研究出来了,还治不了那荒山野岭吗,至于后面的那几座荒山我有办法治理他们,不然我花这么大的劲干什么”林啸想到空间里的池水,解释的对父亲道。
    “如果真有这些技术,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沙漠还没有治理好,别以为你爸我没有读过什么书,就可以胡乱瞎蒙我”林父还是不同意。
    林啸听到父亲的话,哭笑不得,沙漠能和荒山比吗,那根本没有可比性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爸,沙漠和荒山根本没有可比性嘛,它们更本不一样”
!无!错!小说 m.quledu. com
    听到林啸反对自己话,林父板着脸道“什么不一样,不就是都种不活东西吗,那里不一样了,真以为你爸这些年是吃素的是不”
    林啸愣了,这理由太强大了,如果这样说的话,石头也种不出东西出来,那是不是说,石头也和这荒山一样,这开什么国际玩笑,林啸继续解释道“爸,沙漠和荒山的性子根本不一样”
    林父激动的道“那里不一样了,你爸我种了这么多年的地了,难道连这也不知道,是不是你长大了,翅膀就硬了,想飞了”
    林母看到丈夫这么激动,安慰道“你和孩子叫什么劲那,你不能听他说完啊”随后对林啸道“啸儿,不要管你你爸,接着说”
    林啸看到父亲这样的激动,林啸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说着说着就这么激动呢,其实这也不怪林父,毕竟林父种了几十年的地,是这方面的专家的专家,遇到林啸挑衅自己权威的事,当然激动了,你说你一个没种几年地的小子,而且种地还是断断续续的,居然怀疑自己说的是假的,自己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真是你妈能忍你爸我不能忍。
    感到母亲的支持,林啸直着腰道“爸,这真的不一样”听到林啸又说不一样,林父马上想反击,林母看见这情形,瞪了林父一眼,对林啸道“啸儿,你继续”
    “嗯,爸你看,沙漠它是颗粒的,没有粘性,而且一年四季都吹在风,又是还会时不时的来一场龙卷风,当然长不活了,但荒山不一样,那上面的泥土粘性很强,而且有没有什么大风吹过,怎么可能种不活蔬菜呢,应该是有什么原因的,只要找到这个,这不久解决了,就是找不到原因,我也可以解决,毕竟现在科技是那么的强大,难道还解决不了这个小问题”林啸害怕父亲再次打断自己的话,所以这次林啸鼓着一口气把这些话一次性全部说完,说完后,林啸大吸了几口气。
    林父听到林啸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这次自己连丢大了,而且还是在自己媳妇和儿子面前,想着想着林父的脸不觉的微红了起来,站起身子,正儿八经对林啸道“不错,不愧是上个大学的高材生,荒山你既然想承包,那就承包吧,我出去抽一支烟”说完快速的走出房门,到外面去抽烟去了。
    看着自己父亲的表现,林啸脑袋有点反应不过来了,这前后差距也太大了吧,一会坚决反对,一会又支持,林啸真的搞不懂了,林啸搞不懂,林母却知道,这一切都表明,他心虚了,知道林啸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心虚了,这次有刚才那快速出去的一幕。
    看着林啸那呆住模样,林母轻轻笑了笑了,道“不要管你爸了,他这是不好意思见你,走吧,我带你去找村长”说完就向外走了。
    看见母亲走了出去,林啸连忙跟了上去,十几分钟后,林啸和林母走到了一个大约七八十平米的瓦房旁,在外停了下来,对着里面的人喊道“四叔,你在家吗”
    没过一会,一位大约六十岁左右的老人走了出来,他就是林家村的村长,看见屋外的两人亲切的道“原来是如燕和啸娃子来了,你们过来有什么事吗”
    如燕叫的是林啸的母亲,她本名叫杨如燕,是附近杨家村的人,林啸的父亲的名字叫林正天,在村里排行老三,所以有很多村里的人叫林啸的父亲三叔或三哥,而这老人这是村里老一辈排行第四,所以林啸的母亲叫他四叔。
    看着面前的老人,林啸知道这是村里的村长也是从小痛爱自己的四爷爷,林啸连忙走上去扶着,道“四爷爷,我这次来是想要承包家后面的那几座后山和后山后面的山林”
    老人想了想林啸说的那几个地方,随后提醒林啸道“啸娃子,你家后面的那几座荒山可是种不出什么东西哦,已经在那荒了十几年了,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是什么原因,那个地方你就不要承包了,从新找一个地方吧,我们村里无主的土地还是有一些的,至于后面的山林”老人想了一会道“可以,你承包过后不能大量砍伐里面的树木,即使砍伐了也要即使种下去,这些都是国家规定的,我也不好改”
    老人说完看着林啸,承包了山林,不能大量的砍伐,而且砍伐了过后还要及时种上去,怎么看都是一种赔本的买卖,毕竟人们承包山林就是为了里面的树木,想要赚钱,不然不认还承包什么,所以后面的山林才一直没有人承包,不然那还能留到现在。
    “没事,四爷爷,这些我都知道,我承包后山是为了里面的一些植物和一些药材,不会破坏里面的生态坏境的”林啸道
    “哦,这样啊,只是这样的话,你不是要亏好多钱吗”老人有点担心的道,听了老人的话,林母也劝林啸不要承包了,赔钱的事可不要做。
    对于老人和母亲的劝解,林啸摇了摇头道“四爷爷、妈,山林里面不是只有树木值钱,还有其他一些东西也很值钱,而且还很昂贵,所以我才要承包的”
    “不承包,也能去里面找啊,只要不是砍伐树木,里面的东西谁找到是谁的,还用得着承包吗”老人听到林啸的话,越想越糊涂,越想越疑惑,真不知道林啸在想什么。
第四十章 签订合同
    第四十章 签订合同
    终于有一个人打赏了,感谢爱睡觉大魔鬼大大的打赏,非常感谢,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努力,这章是感谢爱睡觉大魔鬼大大的打赏的,晚上11多还有一章。
    听了老人的话,林啸一阵头大,这事还真不好解释,难道告诉他们说,我承包山林是为了山林里的一些山中精灵,好用来发展生命空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林啸想了一会道“哎,这里面的事,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反正是不会亏钱的,这点我还是有保证的,在说里面的树木虽然不能大量砍伐,但还是可以向规模的砍伐的,只要事后及时种上去就不就行啦,只不过麻烦一点而已”
    既然林啸这么说,老人和林母又不好在反对了,随后林啸和林母随老人进来屋,老人拿出一张承包山林的合同,问道“啸娃子,你想承包多少年”
    “四爷爷,最高能承包多少年”林啸道
    “最高能承包三十年,再高就不行,但是如果合同到期了,你有优先承包权”
    “如果是三十年的话,一年是一万,不高,但因为不能随意砍伐,所以这些年一直没有人租,价格也从原来的三万下降到一万”老人道
    林啸听了老人的话,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无〗〖错]小说 m.quledu.com这年头赚不到钱的项目,没有什么人会做,如果不是自己有生命空间,自己也不会租后山的
    那片山林。
    “四爷爷,既然这么便宜,那我就租三十年”林啸道,听到林啸的话,老人和林母都惊着了,三十年,这一共三十万,这可是村里这些年最大的一笔收入了,老人默默的想到。
    “不行,租个三两年的我没有什么意见,三十年太久了,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林母坚决的反对道
    “是啊,啸娃子,这么多钱,你怎么能拿出来呢,听你母亲的话吧,租个两三就可以了”这时老人也反应过来了,林啸家的情况他可是了解的,即使林啸在外挣到了钱,但他毕业也才一年多的时间,能挣多少,有个三四万就不错了。
    “妈,四爷爷,这些钱我还是能拿出来的,你们不要担心”说着林啸就把自己身边的合同拿过来签了,然后把时间写上了三十年。
    林母想到林啸那神奇的西红柿和各种蔬菜,没有再反对了,但疑惑的眼神是避免不了的,但这件事不能在这说,得回家说。
    老人被林啸的这话惊呆了,这可不是几千几万,这是三十万呢,不是小数目,“啸娃子,不错,非常不错,不愧是上个名牌大学的,在你小时候的的时候,我就知道你长大以后有出息”老人拍了拍林啸的肩膀,对林啸赞赏道,听到老人的赞赏,林母一脸的骄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表扬她自己呢。
    “乡亲们实在是太苦了,以后发展起来了,不要忘记他们啊,在小时候他们可是非常疼你”老人有点请求的对林啸道
    “四爷爷,你放心吧,既然我这次回来了,一定会帮乡亲们富裕起来的,不然我回来干啥,在外面我不是一样可以赚钱吗”林啸认真的对老人道,听了林啸的话,老人就放心了,毕竟乡亲们真的苦啊,自己也只能厚着脸皮求林啸在以后发达的时候能够拉乡亲们一把。
    “四爷爷,那我家那后山的荒山我承包的话,是多少钱一亩啊”林啸道
    “那可是连草都不长的乱石荒山啊,你真的要承包吗,还是另外选吧”老人道
    “不了四爷爷,那些问题我能解决的,不用担心,我还不会这么傻,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在说那几座荒山,离家真的很方便”林啸回答道。
    老人听到林啸有解决的方法,也就没有在说什么了,虽然村里几年以前也找过人来查看,但那毕竟是以前,现在科技发展得这么快,说不林啸真的找到什么办法来治理那些荒山也说不定。
    “那三座荒山没有什么价值,所以不贵,一亩也就十块钱,至于另外两座,是三十元”由于村里面没有什么人承包荒山,所以老人翻了翻屋里面的质料,这才对林啸道。
    听到这个价格,林啸非常吃惊,这太便宜了,在城市那些地方,一亩地起码也要几百块,和那些地方比起来这简直比白萝卜还便宜,其实林啸也不想想,这里是山村,不是那些大城市,能有这个价格就不错了。
    “四爷爷,怎么这么便宜啊”林啸疑惑的问道。
    “便宜,不便宜了,要知道乡亲们一个月柴米油盐的费用也就二三十元左右,如果再加上平时用的,五十元左右就够乡亲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已经不便宜了,要不是有明确规定的话,就是白送给你也没有”老人感叹的说道。
    林啸听到老人的话,这才知道乡亲们有多苦,几十块钱就能让乡亲们生活一个月,这实在是太清苦了,要知道自己在景阳市的时候,一个月可是要用一两千,这还是自己比较节约了,这差距还真是大啊,怪不得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原来这都是被逼出来的,毕竟不是为生活所逼,谁又愿意背井离乡的出去找工作呢,而且还是很累的那种。
    既然这么便宜,林啸把挨着自家果园的那两座荒山一起承包了下来,这样一算下来的话,林啸一共承包了两千亩左右的山地,其中有六百亩左右的山地是属于不长草的乱石荒山,剩余的都是普通荒山,这些荒山都是无主的,所以长满了野草,需要人清理。
    这些荒山林啸一样承包了三十年,一共花去了九十三万,再加上山林的承包费,林啸一共花了一百二十三万,花掉的这些钱让林啸拥有了一个不知有多大的山林和两千多亩的山地,非常的可观,至于为什么说不知多大的山林,那是因为人们根本没有从山林的一边走到另外一边,所以人们根本不知道这山林有多大,所以林啸占了一个大便宜,虽然不能乱砍伐树木,但山林里的资源可任由林啸去采。
    随后林啸和老人把这些合同都签订两份,签完过后,林啸、林母和老人就出了屋,出了屋过后,林啸走回家把从市里带回来的三轮摩托骑了过来,准备和老人一起去县里转账,毕竟这么大一笔钱,不可能是现金交易的。
    “妈,你先回去吧,我和四爷爷两个人去就可以了”林啸坐在三轮车上对林啸道,随后对老人道“四爷爷,上来吧”听见林啸的话,老人做了上去。
    看着老人做了上来,林啸就轰起了油门,转身对林母道“妈,那我们现在了,你也快回去吧”林母听了林啸的话,叫林啸先走,自己随后就走,没过一两分钟,林啸和老人就脱离了林母的视线,看见林啸已经远去,林母慢慢的向家里走去。
第四十一章 唐晓唐胖子
    第四十一章 唐晓唐胖子
    一个小时后,林啸和老人来到了同城县,林啸把三轮车停到同城县出口的地方,交了五个小时的停车费,就和老人一起来到了银行,都拿出各自的银行卡,林啸把承包的钱转进了老人的卡里,一起走出了银行,老人道“林啸,你先回去吧,你承包的这事,我需要向县里汇报一下,可能会比较晚回来,你就不要等我了”
    林啸知道像这种官方汇报工作一般是要很久的,所以林啸点了点头道“四爷爷,那你早点回来,不然四奶奶会担心的”
    “嗯,你也早点回去,不要让你爸妈担心,我就先过去了”老人拍拍了林啸的肩膀就向县政府的方向去了。
    看见老人走远,林啸也无所事事,就打算在县里面逛一下,随后就向县里繁华的地方走去,至于三轮车,林啸也没有去管了,毕竟自己已经交过钱,会有人看管的,不用自己担心。
    林啸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自己以前上学的地方,由于现在已经七月中旬了,学校都已经放假了,现在学校没有多少人,只有一些爱打篮球的人一天准时在学校的操场集合,一起打篮球。
    看着那些活动四射的少年,林啸不由想起自己以前在学校的日子,那时候没有任(无)(错)(小说)m.quledu.com何负担、也没有什么压力,根本不用考虑以后的生活,只需要努力学习就可以了,那时候的生活是多么的简单快乐。
    看了一会,林啸就走了,那已经不是自己的生活了,就这样林啸在学校游逛了起来,走在这些熟悉的路上,林啸想了很多,也不知道以前的同学现在怎么样了。
    在学校逛了半个小时,想去拜访一下原来的老师,他们却都已经回家了,都没有在学校,逛着逛着,林啸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走出了校门,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吃街吃小吃。
    来到一家熟悉的小吃店,这家店在这已经开了二十几年了,绝对的正宗,自己以前和同学们经常来吃,林啸坐在座位上一次性点了二十串羊肉、二十串牛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