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输了,那她丢的不仅是沐家未来的家主位置,还有她自己的尊严和面子,到时候,她定然会被其它人取笑,说她一个天之骄女竟然连一个废物也打不赢。
所以这会儿,沐清蓝心里是恨着沐倾狂的。
章节目录 78.不淡定的沐清蓝
同时,她心里还有些紧张不安,她努力给自己打气,她一定会赢,她从小就努力修习,不可能输给只修习了四年的沐倾狂。
“你现在还可以选择,要是一会动手你就没有选择了,只要你退下,我就和爹说不赶你出沐家。”沐清蓝朝前面走了几步,用着只有她们俩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沐倾狂微微一笑,双眸半眯成一条缝,骄傲又尊贵的沐清蓝终于不淡定了,竟然和她说着这样的条件,但是今天,谁也阻止不了她动手。
她那么努力拼命的修习,不就是为了等待今天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沐倾狂一字字淡然道,她既没有看不起沐清蓝,也没有嘲讽她的意思,以前沐清蓝也没有欺负过她,此时,她们俩人最多也就算是对手。
沐清蓝脸色微变,胸口不断起起伏伏,她微扬下巴,终于骄傲的说道,“沐倾狂,那我们就公平的打一场吧!”
“好。”沐倾狂爽快的答道。
只见擂台上一紫一蓝原本靠近的身子突然分散开,两人身上渐渐浮出各自的斗气。
沐清蓝周身散发着浓烈的紫色斗气,沐倾狂周身同样散发着浓厚的紫色斗气,她本身就是紫衣,这会儿配上那紫色斗气,整个人犹如和斗气混为一体般。
当擂台四周的人看到沐倾狂身上的紫色斗气时,一个个眼珠子差点滚落下来,心里全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
这太不合理了!
十岁的沐倾狂胆小怕事又不能修习,只不过是离开沐家四年,再次回来,她就是斗宗了。
这让沐家嫡系,旁系,外系的那些年轻一代心里全是羡慕嫉妒。
沐荣德和其它几个同辈脸色同时一变,睁大双眸吃惊的盯着浑身散发紫色斗气的沐倾狂,他们以为自己眼花,掐了掐自己再瞧去,沐倾狂依然被紫色斗气笼罩着。
这一刻,沐荣德感觉背后一阵发凉,冷汗直接从他额头滑落。
要是沐清蓝输了,那未来家主之位岂不是沐倾狂的,这样的想法一出,沐荣德再也无法淡定。
他精心设计准备到今天,就是为了把家主之位传给沐清蓝,没想到半路杀出沐倾狂这个程咬金,此时,他懊悔死了,原本就不应该答应让她参加的。
沐荣德在心里一阵磨牙,目光定定的盯着擂台上的沐清蓝和沐倾狂。
四位长老更是惊呼不已的盯着沐倾狂,那眼神就像看怪物似的,以前那个废物小丫头竟然是斗宗,而且等级似乎不低。
沐清蓝眼底快速划过一抹深深的诧异,心里更是震惊不已,沐倾狂怎么可能是斗宗,这怎么可能,竟然和她同等级别。
在沐家的年轻一代中,就她和哥哥沐清天到了斗宗,其它人最高也就在斗王级别,没想到沐倾狂她竟然也是斗宗。
她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副明了的神情,难怪沐倾狂敢,难怪她敢这么大胆的来挑战她。
沐倾狂脸上一片平静,突然在沐清蓝出手前,她双手拂动,两手间释放的斗气如闪电般攻向沐清蓝。
沐清蓝正处于震惊中,当看到斗气攻来时,快速升起体内斗气防护沐倾狂的斗气,同进身形飞快闪开,一个天阶斗技朝沐倾狂狠狠打去。
章节目录 79.沐倾狂,你使诈!
沐清蓝正处于震惊中,当看到斗气攻来时,快速升起体内斗气防护沐倾狂的斗气,同进身形飞快闪开,一个天阶斗技朝沐倾狂狠狠打去。
她用的斗气强,下手又狠,眼里全是杀气涌动,她清楚的明白,沐倾狂严重威胁到了她。
天阶斗技有很多种,沐倾狂并不懂沐清蓝的斗技,她只感觉那斗技如鬼魅般向她飞来,她也不是吃醋的,同样一个天阶斗技使出。
轰隆隆的一声,两个斗技在半空中相撞,电光火石过后,只见一紫一蓝两道身形已经移动到了一起,两人开始近身攻击对方。
众人只觉得擂台上的两道身影如影子在飞快转动,同时一波波杀气朝四周蔓延,紫色的斗气从擂台中不断散开。
围观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斗宗较量。
沐倾狂也下了狠心,要么被人打趴下,要么狠狠的打倒对方,但她现在只有一个选择,为了爹娘,为了自己,她必须赢!
带着这样的信念,她下手更重更急更稳,一招招紧逼沐清蓝,但沐清蓝也不是吃醋的,虽然她在退,但她的斗气攻击力却是越来越强。
渐渐,她的斗气已经在覆盖沐倾狂的斗气,沐倾狂瞳孔一缩,心里已经明白,沐清蓝应该不止是五星斗宗。
沐清蓝眼里寒光闪动,突然身形移开,下一秒,一股强劲的斗气朝四周散开将沐倾狂给包围住,她的斗气很浓厚,似乎像一层结界似的。
沐倾狂轻哼一声,使出天阶斗技,两个拳头带着厚重的紫色斗气重重砸了上去,砰的一声,沐清蓝的斗气结界被化掉。
沐清蓝很生气的抿着唇,这个死丫头真的不可小觑,竟然把她天阶斗技化的结界都击破了,她用的斗技应该也是天阶的。
这四年,她到底遇到了什么高人,竟然让废物的她修习这么迅猛。
两人只站了一小会,又相撞到一起,从擂台这头打到那头,再从那头打到这头,两股强劲的斗气让所有人看得一阵心惊胆颤。
沐荣德一点也不淡定,在看到沐倾狂的实力后,他心里全是焦急,只希望沐清蓝一定要争口气,一定要打败那个丑丫头。
“啊……”突然沐清蓝的身子朝擂台边抛去,只见她的衣袖被撕烂了,一条蓝色的碎布飘落在擂台上面。
沐倾狂边身边站着身形庞大的丑丑,丑丑呲了呲牙,凶悍而无情的瞪着雷洛帝国第一大美人。
“沐倾狂,你使诈!”沐清蓝稳住身子后咬牙切齿的瞪着不远处的一人一兽,该死的魔兽,竟然敢咬烂她的衣服。
“它是我的契约魔宠,它当然可以出来应战。”沐倾狂毫不扭捏的说道。
众人看到台上的丑丑双眸瞪得如铜铃般大,那么凶悍的白鼠,而且是圣兽。
这个沐倾狂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气得有些人想吐血。
沐清蓝气结,然后念动一个咒语,突然她身边出现一只身形高大又威猛的烈火狮,那狮子身上的毛发一片通红,犹如燃烧的火焰一般,它在看到丑丑后,便张嘴嗷嗷出声,似乎在训斥它伤害了它的主人。
章节目录 80.家主,我赢了!
丑丑一脸悠闲的扫烈火狮一眼,高傲的根本没把它放在眼里。
众人在看到沐清蓝的魔宠后,同样惊呼出声,竟然也是圣兽级别的魔宠。
沐清蓝以前从来不需要用到魔兽,所以她一般也不拿魔兽出来炫耀,也就没什么人知道她的魔宠是圣兽。
但是现在她不知道是她的魔宠等级高,还是沐倾狂的等级高,看来她今天和她有一场硬战。
沐倾狂盯了一眼烈火狮便收回目光,即而低垂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她不知道该不该用精神海里的气泡斗气。
“沐倾狂,别以为你有魔宠,我就没有魔宠。”沐清蓝娇声怒喝道,即而一扬手,烈火狮如火焰般冲出朝纯白色的丑丑气呼呼的跑去。
魔宠有魔宠的对战,沐倾狂双眸眯起,嘴角浮着诡异的笑,在沐清蓝冲上来前,她召唤出精神海里的气泡斗气,下一秒,如彩虹般的气泡斗快准狠的扫向飞来的沐清蓝。
沐清蓝根本没有看清楚面前出现了什么状况,她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即腹部一疼,再然后她的身子朝擂台下面跌去,她心里狠狠一惊,要是落地,她就输了。
沐倾狂,你真是有够狠的!
沐清蓝努力运起体内的斗气朝擂台上面飞去,但沐倾狂岂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挥动双手,两道斗气如利箭般直直刺向沐清蓝的双眸,同时又是一连串气泡斗气攻向她,她不允许她再上来擂台。
超快的利箭,诡异的七彩气泡斗气,两道杀伤力强的攻击让沐清蓝措手不及,她不想让自己的眼睛瞎,更不想死,所以她的身子直直落到了擂台下面。
这一刻,整个沐家大院安静下来,个个诧目瞪口呆的盯着擂台上的沐倾狂。
莫纤凉一颗高高吊着的心放了下来,漂亮的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沐倾狂就是沐倾狂,她终于赢了,刚刚看她和沐清蓝打斗,他着实很担忧,还好小丫头很给力。
沐清蓝站在擂台下扬起头看着擂台上的沐倾狂,虽然她输了,但她身上依然有一股属于天之骄女的气势。
沐荣德惊的目瞪口呆,双眸愤恨的瞪着台上的沐倾狂,衣服下的双手紧紧捏握成拳头,此时,他有一种想撕了沐倾狂的冲动,她威胁了沐清蓝的地位,他一定不能让她活下去,绝对不能!
莫辰云眼里快速划过一抹惊讶,他知道沐倾狂肯定厉害,但没有想到竟然把沐清蓝给打了下去,他看向沐清蓝,少女四周散发着冰冷的怒气,想必她的自尊严重受伤了。
四位长老惊的目瞪口呆,以前他们毫不在乎的沐倾狂竟然赢了,而且她刚刚还使用那几种颜色聚在一起的气泡斗气,这又是什么怪异的斗气,他们以前见都没有见过。
沐倾狂叫住还在和烈火狮勇斗的丑丑,反正沐清蓝已经输了,她何必让丑丑浪费力气。
“家主,我赢了,你现在可以宣布我是沐家未来家主这个消息了。”沐倾狂抬头看向一脸不淡定的沐荣德。
沐荣德见所有人全部盯着他,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章节目录 81.强者为尊
沐倾狂的声音清清脆脆,沐家大院里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些嫡系后代对沐倾狂那是咬牙切齿又恨又嫉妒,她一个废了十年的人竟然翻身做主人了,要是沐家以后真被她掌管,那他们以前欺负过她,岂不是会没有好日子过。
这样想后,他们心里又是怒又是恨,纷纷希望沐倾狂去死。
他们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要是突然脱离沐家,那就得自力更生,他们着实不想放弃富贵的生活。
而那些旁系和外系的人看着沐倾狂除了羡慕还有的就是震惊,有些人更多的是崇拜与佩服。
一直以来,他们都被嫡系的人欺压着,原本他们都以为沐清蓝会是将来的家主,哪知道竟然是和他们同样被欺负的沐倾狂赢了,这似乎帮他们出了一口大气。
“家主,你就赶紧宣布吧!”一个旁系的中年男人看着沐荣德淡淡的笑道。
“倾狂啊,你隐藏的真深,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的厉害。”有人盯着沐倾狂笑意盈盈道。
沐倾狂淡扫他们一眼,目光最后还是定在沐荣德身上,然后她看向沐家四位身份极高的长老,恭敬有礼道,“倾狂如今有资格回来沐家,希望四位长老能够培养我。”
她恭敬有礼不骄不傲的态度让四位长老脸上露出满意的笑。
现如今沐倾狂应该是沐家年轻一代中最有资质的人,她对他们这么有礼,让他们很长面子。
大长老挥手道,“倾狂,你也不要怪我们,我们几位长老是负责沐家年轻一代的培养,以前你没资质,我们自然不会培养你,如今你愿意回来,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培养你。”
沐倾狂懂他的话,她又没有怪他们,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和残酷,择优录取嘛!
“倾狂,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你想要得到什么,那得看你自己首先有什么。”二长老捋了捋胡须沉声道。
“倾狂,恭喜你进入沐家青云宗。”三长老温和的笑道。
“希望你将来能够修得更高的境界,家主,未来家主的位置应该宣布了吧!”四长老笑眯眯的盯着沐荣德,他现在想带沐倾狂走,他想问问她那个气泡斗气是怎么一回事。
沐荣德脸色非常的难看,此时,他有种肠子悔青的感觉,早知道,他不应该宣布今天要选沐家未来家主的事,他以为沐倾狂一定会输,所以他迫不急待想让沐清蓝赶紧占住位置,免得节外生枝。
哪知道这一切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家主,莫非你想耍赖不成,今天太子和三王爷都在场。”沐倾狂哪里不知道沐荣德这个老狐狸从开始到现在在打什么主意,她就不相信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敢赖掉不成。
莫纤凉闻声,站起身子看向沐荣德,“沐家主要说话算数,我觉得沐家后代中,只有倾狂才最有资格。”
三王爷当着这么多人站出来帮沐倾狂说话,而且话语里充满了拥护,这让四周的人目光在他和沐倾狂身上扫来扫去,想必他们以后要对付沐倾狂,也要顾忌三王爷才行。
章节目录 82.进入青云宗
沐清蓝看了一眼莫纤凉,最后冷冷的盯着沐倾狂,她心里全是不甘心,但又不得不服输,今天的确是她敌不过沐倾狂,她承认她输了,但将来,她一定会打赢她的。
“爹,你宣布吧!”沐清蓝走到沐荣德身边声音清冷道。
沐荣德看了看沐清蓝,眼里全是不愿意,但碍于四周这么多人,他不得不咬牙道,“沐家下任家主是沐倾狂。”
随着他的宣布,四周响起一阵热闹的掌声。
沐倾狂轻轻甩头扬着那边有胎记的脸,目光似笑非笑的盯着沐荣德,她会一步步把他从高处摔到低处。
莫辰云看着擂台上那个娇小自信的少女,眼底划过一抹异样的光芒,沐清蓝见莫辰云盯着沐倾狂瞧,眼底的厉芒更冷。
她输了,从此以后她不再是天之骄女,沐倾狂才是沐家的天之骄女,而且还是沐家未来的家主。
沐清蓝突然心里一慌,她看向莫辰云,她会不会因为这场比试输了就输掉他,姑姑会不会让他娶沐倾狂。
一想到这个,她心里有些发堵还有些透不过气来,藏在衣袖下的双手紧紧捏握成拳头,莫辰云是她的,她绝对不会让给沐倾狂。
沐倾狂得到她想要的后便朝四位长老走去,她要马上进青云宗。
沐战告诉她,青云宗在沐家很有地位,那里面有着沐家最高级最隐蔽最独特的的斗技,一般只有优秀的嫡系,旁系,外系子弟才能进去里面学习,而且还得四位长老同意才行。
就算进去青云宗,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学到高级斗技,那得看你自己有没有本事。
有本事,不用你说,四位长老也会给你量身定制一套学习斗气的方法,还有相应的高级斗技。
很明显,今年的家族大会,沐倾狂成了青云宗四位长老最想培养的人。
作为一个师长,最想做的是就是培养一名顶级高手,这会让他们感觉无比的有面子。
沐倾狂从不能修习到斗宗,甚至打败沐清蓝,他们看得出来,她不是靠运气,而是靠实力,所以她有培养的价值。
这次家族大会参赛者中有一些本就是青云宗的弟子,这次,他们又挑选了一批人和沐倾狂一起进入青云宗。
青云宗并不和沐家大院在一起,而是有一个独立的地方,就好像一个武院似的。
沐倾狂以前不能修习,所以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你们沐家还真是不错。”莫纤凉看着青云宗出声道,这也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不愧是雷洛帝都第二大家族,比他舅舅家一点也不差。
在雷洛帝都,有名的家族一般都有这样的武院,是用来培养家族的后代。
“独孤家应该更好。”沐倾狂挑眉道。
莫纤凉幽幽笑,舅舅家的天道阁还真的比沐家的青云宗要大很多。
进入青云宗后,有人带领沐倾狂去登记,给她介绍这里还有这里的规矩。
“三王爷能来青云宗,真是沐家荣幸。”大长老沐峰看关莫纤凉恭敬有礼的说道。
莫纤凉看了看四位长老,似笑非笑道,“只要四位长老不要嫌弃我就行。”
章节目录 83.你太顽固了!
“三王爷是贵客,不如先去大厅里休息,我们想找倾狂谈谈事情。”沐峰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大厅。
莫纤凉点头,他知道这四人是不欢迎他来这里,毕竟沐家的人是拥护莫辰云的,他和莫辰云偏偏又不和,同时他又是独孤家的拥护者。
帝都的人都知道,独孤家和沐家也是不和的,所以他来沐家,根本就是不讨喜嘛!
但他才不会管那么多,因为沐倾狂在这里,他想来就来。
四位长老把沐倾狂带到一个院子里。
“不知道四位长老找我来是何事?”沐倾狂风轻云淡的问道。
“倾狂啊,以后少和三王爷接触。”大长老沐峰语重心长道,先不说他们青云宗管不管皇家的事,但他们毕竟都是沐家人,沐家有人在后宫为贵妃,他们自然是她的后部势力。
沐倾狂就知道他们要说这个,她勾了勾唇,轻笑道,“四位长老,我来青云宗是想修习更高级的斗技,我想做沐家家主只是想把沐家变得更昌盛,至于皇家什么权利斗争,这些都和我无关,我也不想参与,三王爷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会和他接触,这个,谁也阻止不了。”
后面那句话,她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人可以剥除她和谁交朋友,只有她自己才可以决定。
沐峰叹了口气,“你这样会惹出麻烦的,你应该知道沐家是拥护太子的,你和三王爷走这么近似乎不妥。”
“这些不是我要在乎的,我说过皇家的事和我无关,我也不想参与。”沐倾狂再次坚定自己的立场。
如果她连自己的立场都没有,她还回来沐家做什么,难道回来是为了让别人控制自己,她不会让任何人控制她。
“你太顽固了。”二长老沐建一副孺子不可教的口气,三长老和四长老摇头不语。
沐倾狂神采飞扬的笑,“我明天可以来青云宗学习吗?”她现在想要的是斗技,至于斗气她完全可以自己修习。
“对了,你下午比试那气泡斗气是怎么形成的?”四长老满脸好奇的问道。
沐倾狂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形成的。”
“啊………”四位长老像看怪物似的盯着她。
“那你是怎么能够修习斗气的,我记得以前你根本不能感气。”沐峰满脸的疑惑,她十岁前都不能修习,为何突然能够修习。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会了。”沐倾狂笑得一脸轻松自然。
“呃………”四位长老再次惊讶的呼道,他们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一般十岁的孩子不能修习斗气,那就如同被叛了死刑,没想到,沐倾狂竟然还能够修习,而且四年时间就达到了斗宗。
要是让他们知道,沐倾狂才用半年多的时间就修到了斗宗,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吓晕过去。
“你们不用惊讶了,这个世界嘛!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什么稀奇的事都有可能发生,我现在只想努力修习,让自己变强大,然后好好守护沐家。”沐倾狂说着她的愿望,等她在沐家站稳脚步,她就把爹娘接回来。
章节目录 84.交友不慎
四位长老看着沐倾狂那清澈明亮又坚定的双眸,微微点头。
每一个进入青云宗的弟子,他们都会好好教他们,努力帮他们修习更高的斗气,至于能够到什么境界,这个还得靠他们自己。
沐倾狂拜别他们四人后,便和莫纤凉离开了。
“你要回沐家住吗?”街道上,莫纤凉陪着沐倾狂。
“当然,我现在就要入住那里。”沐倾狂理直气壮道,那里是她的家,她不住那里住哪里。
莫纤凉突然凑近她,笑眯眯道,“不如住我的王府,我怕你住不了几天就被人杀了。”
沐倾狂怒,停下步伐非常暴力的送他一脚,凶悍道,“你这是诅咒我死吗?真是交友不慎……”
“………”莫纤凉。
“沐荣德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沐倾狂小嘴微扬自信的说道,就算他想杀她,有人肯定不会让他马上动手。
“你太自信了。”莫纤凉摇头道。
沐倾狂抬头笑得阳光灿烂,伸手一拳打在他肩膀上,爽朗的说,“不是还有你吗?”
莫纤凉听着这句话,只感觉心脏狠狠的跳了一下,同时一股狂喜在心里蔓延,她终于把他当自己人了么。
“不过我告诉你哦,你千万不要打沐家的主意,我是沐家未来的家主,那是我要守护的地方。”沐倾狂收起笑容,抑着小脸很认真很严肃的和他说。
她先和他把话说开,她现在把他当朋友,如果有一天,他把主意打到沐家身上,那他们就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莫纤凉心里狠狠揪了一把,但他脸上却是面不改色,浮着淡淡的笑,“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他不知道沐家以后会怎样,他现在能给她的承诺就是保护她不受任何伤害。
沐倾狂听后挑了挑眉毛,也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反正她已和他说清楚,至于以后他要怎么选择,那是他的事。
不管是谁,触碰她的底线都不可以,谁伤她一倍,她必定百倍还之!
街道上,沐倾狂悠闲的逛着,突然迎面走来几个男子,沐倾狂一眼便认出是那晚在药宗会屋顶上与她对话的男子,他手里拿着画像在四处张望着。
她在心里嘀咕一声笨蛋。
段砚这几天一直在街道上四处溜达,他非常想找到画像上的女子,但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让他熟悉的那双眼睛,他知道那女子不是画像上的样子,所以他能认的只有那双眼睛。
莫纤凉也看到了药宗会的人,他们的衣服上有着独特的标志。
“你说我要不要把你交出去。”他调侃的声音在沐倾狂耳边响起。
“你交啊,你交啊……”沐倾狂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似乎料定莫纤凉一定不会这么做。
莫纤凉被她吃得死死的,叹息道,“请我吃饭吧!”
沐倾狂小脸上露出一副莫纤凉没骨气的狂傲笑意,而后朝旁边的客栈走去。
段砚一眼瞅到沐倾狂,特别是在看到她那双漂亮又充满灵气的丹凤眼后,没有过多犹豫,他让其它人先走,他朝沐倾狂走的客栈追去。
章节目录 85.这个女子很漂亮
“沐倾狂,你死定了,好像药宗会的弟子跟来了。”莫纤凉是高手,自然感应得到有人看他们,他只回头一眼便看到段砚朝他们跟来。
沐倾狂揽了揽头发,眉毛高高挑上进心,纨绔的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莫纤凉喜欢她说这句话,似乎他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两人走进客栈坐下,那小二一眼便认出莫纤凉,吓得立刻行礼,其它宾客见是三王爷也纷纷行礼,一些人吓得都不敢在这里用餐,纷纷结账离开。
没稍一会的功夫,客栈的大厅便只有沐倾狂和莫纤凉两人了。
“我说你以后不要出来吓人,大家都不敢在这里吃饭了。”沐倾狂一副为大家打抱不来的样子戏弄着莫纤凉。
莫纤凉咳嗽一声,瞪她,这么说来,难道他只能待在王府不能出门,是那些人自己胆小关他什么事。
两人闲聊间,段砚朝他们走了过来,他很有礼的说道,“见过三王爷,在下段砚,想要打扰你们一会。”
莫纤凉朝他笑了笑,示意他说。
段砚拿出手里的画像递到莫纤凉和沐倾狂面前,淡淡道,“这位姑娘,我看你的双眸和画像上的女子有一些像,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和你眼睛相像的女子,这女子前段时间盗了药宗会的第五药阁,我们药宗会正在四处寻找她,如果两位要是知道的话,我们药宗会感激不尽。”
“呀,这个女子很漂亮,又娇又妩媚。”莫纤凉双眸里露出浮夸的笑容,一副被美色所吸引的样子。
“咦,竟然和我的眼睛一样,只不过我没有她那么妩媚动人。”沐倾狂故作一脸惊讶淡定自若的说道,少顷,又继续道,“人家不仅眼睛比我迷人,也比我长得漂亮,三王爷,你看我脸上这块胎记,呜呜,丑死了。”
说着,沐倾狂故作一脸伤心的模样,撇开脸不再看画像,似乎那画像深深的伤害了她柔弱的心。
段砚没想到一张画像引得人家姑娘那么伤心,便立刻收起,原本看到沐倾狂的眼睛,他只是觉得和画像上的眼形相像,但现在这样一看,她们的眼神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她能和三王爷这么亲密的在一起。
她想要丹药还需要去偷吗?
“姑娘,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伤心了。”段砚冰冷的脸上微微有些不自在,刚刚是不是他太鲁莽了。
撇开脸背对着段砚的沐倾狂听着他这句话,在心里偷笑着,她擦了擦眼睛转过身,一副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我只是看到那么漂亮的人,想到自己的脸,难免会有些难过。”
“姑娘其实不用自卑,每个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必去和别人比较,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你。”段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安慰沐倾狂,便就脱口而出了。
沐倾狂没想到这个看似冷漠的男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微微一笑,“谢谢你的话,我记下了。”
段砚见她露出了笑容,心里便也不再那么过意不去,说了一声告辞便走了。
章节目录 86.演戏高手
等段砚出去后,菜也上来了,沐倾狂像没事般悠闲自得的吃饭,就好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
“小倾狂,没想到你这么会表演,还那么一点破绽也没有。”莫纤凉淡淡笑,她这么淡定,就不怕刚刚那人其实已经认出她了么。
“彼此彼此。”沐倾狂扯了扯嘴巴懒洋洋的说道。
她敢肯定,刚刚那个叫段砚的男子绝对没有认出她来,就算认出她来了又怎样,她不是和莫纤凉在一起么,他想发飙,也得顾忌一点不是么。
莫纤凉被沐倾狂的话堵得哑口无言,两人用过晚饭在街道上又闲逛了一会,莫纤凉想送沐倾狂一些东西,但她拒绝了。
她为什么要用他的钱,现在她回了沐家,她应该好好花沐家的钱,反正沐家又不缺钱。
莫纤凉见她一直拒绝便也不再多说,然后送她回沐家。
沐倾狂回去时,沐家的守卫对她很尊敬,那管家见她回来了,立刻带她去属于她的院子,莫纤凉不放心,怕沐家人欺负她,便也跟着一起进去。
两人刚走进大院,正好碰到莫辰云和沐清蓝从里面出来。
沐清蓝脸上看不出什么生气的迹象,依然是那副清冷高贵的模样。
“三弟好清闲。”莫辰云客套的说了一句。
“大哥也一样,啊,不对,大哥是应该待在这里,毕竟未来大嫂在这里嘛!”莫纤凉脸上是习惯性的客套笑容。
沐清蓝看了看莫纤凉,听着他那句大嫂,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和他说了一句礼貌性的话便和莫辰云先走了。
沐清蓝一直送莫辰云出沐家大院。
“回去吧!别太难过。”莫辰云临走时温柔的说道。
“辰云,我不难过,虽然今天我输了,但我并不觉得我比她差,总有一天,我会赢她。”沐清蓝漂亮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芒,她不是那么轻易认输的,她也不会因为输了沐倾狂就要死不活。
现在的她更应该努力修习,这才是她该做的。
莫辰云微微笑,“我相信你,回去休息吧!”
沐清蓝听着他这句话,自信心更多了,只要他愿意相信,她一定会证明给他看的,她这么努力让自己优秀,只为了能够站在他身边。
沐倾狂看着属于她的一栋不大不小的院子,嘴角微扬,还算是满意,她想沐荣德也不敢怠慢她,到时候她去青云宗里一说,或者让沐家其它看沐荣德不爽的人知道,恐怕大家都会说他闲话。
“莫纤凉,你可以回去了,谢谢你陪我一天。”沐倾狂双手环胸浅浅笑。
莫纤凉知道她今天肯定累了,也不多作停留,让她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沐倾狂的院子里有四个丫头,她们本想伺候沐倾狂沐浴,但被她拒绝了,让她们去院子外面守着就行。
她刚沐浴出来,便有一个丫头禀报说沐清蓝过来找她,正在大厅里。
沐倾狂整了整仪容,悠闲的朝大厅走去,她就知道沐清蓝一定会来找她的。
章节目录 87.家族荣誉?
沐清蓝安静的站在大厅里,看着沐倾狂来了后,她扬了扬下巴,面无表情道,“沐倾狂,我不管你这次回来沐家想做什么,你有你的守护,我有我的守护,你要是触犯我,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虽然我今天输了你,但并不代表会一直输你。”
沐倾狂微微勾唇,沐清蓝就是沐清蓝,绝对不是那些无头脑的蠢货能比的,瞧人家多淡定。
或许也正因为她这样淡定又有头脑才算她沐倾狂真正的对手。
“你也知道触犯你会有不好的下场,那你们要是触犯我,你觉得我应该客气吗?”沐倾狂双眸微眯起,嘴角全是冷冽又讽刺的笑。
一个巴掌永远拍不响,要是当初沐荣德不把她们一家三口赶出来,她又何必回来针对他。
她这人就是有那么的坏,别人如何对她,她绝对会怎样回报回去。
沐清蓝气结,目光犀利的盯着沐倾狂,许久过后,开口道,“当初你不能修习,长相又是如此,我爹把你们赶出去也是为了家族名誉。”
家族名誉?沐倾狂微微冷笑,“沐清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犯了我的人,我是必报的。”
沐清蓝见沐倾狂这么坚决,眉头深深蹙起,她知道她想要对付她爹,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