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拥有一颗心【35】
冰宫里,圣弑天正在他的宫殿里修炼,突然他睁开双眸,眉头紧蹙了起来,谁去了禁地?
“圣王大人……”
没一会,林祥从外面走了进来,神情凝重。
“谁去了禁地?”圣弑天站起身子冷声问道。
林祥快速答道,“是少主和少夫人。”
“轻鸿和倾狂去了!”圣弑天惊声道,这两个小鬼,他不是早就和圣轻鸿说了,让他不要去禁地么,虽然他没有带他去过,但也和他说过禁地那里的情况,他应该知道他们去的地方是禁地,怎么还闯进去。
林祥重重点头,刚刚他通过圣镜看到的,“要不要去阻止他们?”
圣弑天摆了摆手道,“现在去也迟了,他们应该已经进去了禁地。”
“那他们会很危险。”林祥凝重道,禁地是冰宫最危险的地方,其实那里面是什么样子他们都没有去过。
“算了,让他们去闯闯也好。”圣弑天淡淡的说道,现在他去阻止也来不及。
林祥重重点头,“属下先告退,我去禁地外面守着,情况紧急时我会下去。”
“嗯,要是太危险就通知我。”圣弑天摆了摆手道。
沐倾狂落地后只感觉四周很是冰冷,犹如身置冰窖中,等她睁开眼睛看清四周后,眼里全是惊艳。
只见四周长着很多冰柱,冰笋石,钟|乳|冰,雪雕等冰雪融合成的景物,千姿百态,漂亮又神奇。
圣轻鸿眼底也是有一丝惊讶,原本他以为是这里是什么黑暗之地,没想到四周的景色竟然会这么美,比外面要美百倍千倍。
“轻鸿,我们果然没有来错,真漂亮啊……”沐倾狂忍不住赞叹道,这真的比原本的雪山顶漂亮多了,特别是那些倒长着的钟|乳|冰真是很美,让人移不开眼。
“的确,没想到禁地是这样的,不过越美的东西说不定越危险。”圣轻鸿淡笑道。
沐倾狂撇嘴,这句话上次在黑雾森林他就和她说过。
“我不会乱碰的,我们去参观下。”沐倾狂拉着他往前面走,这里好像是一个很大的雪洞,一切景像都是天然形成的。
圣轻鸿示意她走后面跟着他的步伐,这里面根本没有路,他们只能挑选能走的地方走。
沐倾狂一边走一打量四周,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心狂跳起来,好像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这种感觉让她很诧异。
她可是第一次来这里,但她还是决定朝那个呼吸她的地方走。
“轻鸿,我们走那边吧!”沐倾狂指向不远处全是冰柱的地方。
圣轻鸿见她要去那里便牵着她改变方向朝那里走。
越往冰柱那里走,沐倾狂感觉心里的呼吸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让她隐隐不安,又有一些期待。
两人走了许久,沐倾狂心里的呼唤还是没有停。
“轻鸿,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我的心跳的很快,可是这心是你的,不知道是呼唤我,还是呼唤你?”沐倾狂摸着胸口说道。
圣轻鸿摸了摸她的头,宠溺笑道,“笨蛋,当然是呼唤你,现在这心可是你的。”
章节目录 856.拥有一颗心【36】
从他把心给她那天起,那颗心就和她融为了一体,他一点也不后悔,相反很高兴,因为他的心永远在她的身体里。
沐倾狂吸了吸气,突然抱着他道,“我一定会还你一颗心,那颗心代表我住进你的身体里。”
“这样好啊,我们的身体里都有了对方的心。”圣轻鸿摸了摸她的头,他知道她心里肯定还在自责。
沐倾狂抿唇一笑,拉着他继续朝呼唤她的地方走去,两人绕了很久,穿过长长的冰柱最后进入另一个雪洞。
“就是这里,那种强烈呼唤我的东西就在这里。”沐倾狂示意圣轻鸿停下,前面不远处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竟然是一个很大的冰湖。
湖水并没有结冰,上面飘浮着一层薄薄的白雾,四周还能听到有水滴从钟|乳|冰上面掉下来的嘀嗒声。
“我们去那里看看。”圣轻鸿拉着她朝那个很大的冰湖走去,难道这冰湖里真有什么神奇的东西。
越靠近冰湖,沐倾狂的心跳得越快,那种呼唤她的感觉更是强烈,好像那冰湖的水底下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
就在他们走近冰湖的时候,四周响起一阵咔嚓声,紧接着只见四只白色的冰猿从冰壁里走了出来。
四只冰猿比沐倾狂和圣轻鸿还要高大魁梧,一只只睁大如冰雪般的冷眸狠狠盯着他们俩个。
“你先退开。”沐倾狂伸手挡着圣轻鸿,这四只冰猿看起来不像普通的魔兽,她竟然也看不出它们是什么等级的。
“没事,我可以应付。”圣轻鸿抓着她的手笑道,她一个人敌四只太耗费力气。
沐倾狂蹙眉,很强势的说,“不行,你先待在一边,要是我打不过它们,你再出手。”
圣轻鸿看了看那四只冰猿,犹豫了一会说道,“好。”
沐倾狂这才露出笑意,即而运起斗气朝前面走去,面色冷酷双眸嗜血的盯着四只冰猿,已经很久没有用斗气了,今天和它们练练手。
四只冰猿见沐倾狂一个人要挑战它们四个,一个个抑着头嘶吼起来,这少女简直太看不起它们了,既然如此,它们也不用去在意什么以多欺少。
嗖的一声,左边一只冰猿身形敏捷的朝沐倾狂扑去,沐倾狂勾唇邪气一笑,运起隐身斗技只一瞬间的功夫便消失在原地。
冲过去的冰猿眼里全是诧异,但它明白沐倾狂肯定在它的四周,只是不知道在哪个方位。
其实沐倾狂的确在冰猿四周,而且就在它面前,就在它小心翼翼的张望时,沐倾狂身形一现,双手如一座山般重重击向它的头,砰的一声打得它眼冒金星。
冰猿身子朝后狠狠一退,它伸出爪子一摸鼻子,掌上全是鲜艳的血液,顿时,双眸里闪着愤怒的光。
沐倾狂扬起下巴挑衅的看着它,在它没有出动前,身形如闪电到了它的侧面,双手运起一股黑色的斗气在它腰上狠狠一击。
冰猿本就被打得头晕眼花,反应自然没有原本的快,所以又是活生生的挨了一击。
章节目录 857.拥有一颗心【37】
沐倾狂这次出招用了斗帝巅峰级的斗气,威力极其的强,就算身材魁梧的冰猿也没有承受住,笨重的身子砸在远处的冰壁上,砰的一声,无数大大小小的冰块滑落在地,它的身子顺着冰壁也滚落在地。
其它三只冰猿见状,张嘴发出愤怒的嘶啸,张牙舞爪的一起朝沐倾狂扑去。
沐倾狂身上黑色斗气一闪再次消失在原地,在三只冰猿恼怒张望时,她出现在其中一只冰猿身后,再次挥动斗气狠狠一击。
“嗷……”愤怒的吼声长啸,冰猿转身疯狂的朝沐倾狂扑去,周身释放着凌厉的寒意。
沐倾狂高高挑了挑眉,脚尖轻踮,飞身跃起,即而左右双手不间断的挥着斗气朝冰猿身上猛攻。
强劲的黑气斗气让冰猿根本无法靠近沐倾狂,其它两只冰猿见状,分别从左右挥动双爪攻向沐倾狂。
沐倾狂见它们左右扑来,眼底闪着一抹狡黠的笑意,待它们的掌风越来越强,眼见就要攻到她时,她再次使出隐身斗气。
“嗷嗷……”
痛苦的吼叫声响起,只见从左右攻向她的两只冰猿分别攻在对方身上,它们刚刚可是使出了自己最强的力量,两个都活生生的挨了对方的揍。
沐倾狂看着它们撞在一起的情景,嘴角的弧度更是往上跷起,同时,运起精神海里的七种元素力,右手心开始聚集元素力,刹那间,她手心出现一个泛着七彩光芒的元素力光球。
在三只冰猿错谔的目光中,她将光球朝它们三只所在的地方用力掷出去,然后身形一闪拉着圣轻鸿快速朝冰湖的对面飞去。
澎……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雪洞里响起,随着这一声爆炸声响,雪洞四周和洞底开始掉落冰块,地上厚厚的积雪也慢慢裂开,等七彩光芒散落后,只见原本三只冰猿待的地方有一个半个高的深坑,而那三只冰猿早被炸的四分五裂,哪里还有它们的身影。
“我就说了不用你帮忙吧!”沐倾狂扬着小脸傲然道。
圣轻鸿看着她略有些小得意的俏脸,眼里全是宠溺的笑意,她的实力比以前强了很多,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斗帝的境界,看来当初他把心给她是对的。
就在两人张望爆炸的地方时,冰湖的水突然翻滚起来,即而泛起一股圣洁的白光,将整座冰湖都笼罩起来。
沐倾狂只感觉胸口狠狠一痛,眉头深蹙起来,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翻滚的水面,是呼唤她的那个东西要出来了么。
“你怎么了?”圣轻鸿见她脸色不对有些担忧的问道。
沐倾狂的手紧紧抓着他的手,摇头道,“我没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突然很痛,很紧张,很慌乱。
砰砰砰……
爆炸声连连响起,冰湖里的水冲起好几个水柱,湖面的圣洁白光越来越多,少顷,从湖水里飞出一柄白色的长剑,长剑直直飞到沐倾狂面前。
看着那柄带着圣洁白光的白色长剑,沐倾狂的胸口越来越痛,脑海里闪过很多模糊的画面。
章节目录 858.拥有一颗心【38】
她很想看清那些画面是什么,但不管她如何看就是无法看清楚,反而头变得越来越痛,最后她也不敢强求去看那些画面。
“这是什么剑,看起来似乎不是普通的武器。”圣轻鸿沉稳的说道,他家的禁地里怎么会隐藏着一柄这样价值不菲的长剑。
沐倾狂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白色长剑,她知道就是这柄剑在呼唤她。
它为什么会呼唤她?
难道它认识她不成,不然不呼唤圣轻鸿,偏偏呼唤她。
“它好像比较喜欢你。”圣轻鸿摸了下鼻子说道,他竟然被一柄剑嫌弃了。
沐倾狂卟噗一笑,伸出玉手去拿浮在她面前的白色长剑,她才刚握住便有一种冰冷的寒意从剑身传到她手心,同时她感觉到这柄剑蕴含着光元素力。
一柄剑竟然也会含有光元素,真是稀奇。
沐倾狂握住白剑后,白剑并没有反抗,而是很乖巧的被她握着,打量了一会,她缓缓将剑从剑鞘里抽了出来,顿时一股更耀眼的白光在她们面前绽放,她也感觉剑身释放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咦,这剑身上面雕刻了很多雪花的形状。”等剑身上的白光慢慢散去后,沐倾狂惊讶道,等她看到剑柄处时,细细的读道,“雪花神剑。”
“看来这是一件神器。”圣轻鸿笑了起来,没想到他们进入禁地会有这样的奇遇。
沐倾狂展眉笑道,“看吧!我就说叫你进来没有错,竟然是神器,我终于有一柄像样的武器了。”
而且她很喜欢这柄剑,只一眼便喜欢。
“娘子说的极是,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吧!”圣轻鸿见她那么喜欢,也跟着高兴。
得到宝物,沐倾狂当然很满意,左手挽着圣轻鸿,右手提着剑,运气和他一起飞过冰湖。
只是他们才飞到一半,突然冰湖卷起一股很强大的水暴,哗啦一声便将他们俩个往水里拖。
沐倾狂抿了抿唇,这神剑果然不是好拿的。
两人的身子被一股力量拉着迅速朝冰湖下面钻去,沐倾狂刚开始没控制住还喝了好几口湖水,让她感觉肚子里一阵冰凉,忍不住在心里大骂把他们拉下来的罪魁祸首。
她原本以为冰湖下面又会是什么雪洞之类的,哪知道他们来到了一座很空旷的雪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沐倾狂站起身子看着白茫茫的四周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是出了那雪洞了么。
圣轻鸿紧紧握着她的手,虽然这里似乎是雪洞外面,但他可以肯定,他们还没有出禁地。
“你们是谁,我是谁,你们是谁,我是谁……”
就在圣轻鸿和沐倾狂四处张望时,突然他们脚底下的雪震了一下,即而一个人从雪地里钻了出来,嘴里一直重复着那两句话。
沐倾狂看着面前一脸茫然又一脸愤怒的老者抿了抿唇,这人神智不清么,身上的灰色袍子破破烂烂的,一头白丝也是乱七八糟,脸上更是涂得像个大花猫,活脱脱一个乞丐形象。
“你们是谁,我是谁,你们是谁,我是谁……”灰袍老者不停的说着这两句话。
章节目录 859.拥有一颗心【39】
“轻鸿,你有没有觉得他脑袋有问题?”沐倾狂凑近圣轻鸿小声的说道,一看那人茫然的眼神便知道他脑袋肯定有问题,不然为何只说那两句话。
圣轻鸿咳嗽一声,如实道,“应该是吧!”为什么他家禁地里会有这样一个老者,看起来疯疯癫癫的,他以前也没听圣弑天提过。
“那我们现在走还是留?”沐倾狂细声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对面的灰袍老者神智不清,但她却在他身上感觉一股很强的力量,连她都要顾忌的力量。
“我觉得我们还是走比较好。”圣轻鸿自然也感应到那疯癫的老者身上的强大力量。
沐倾狂重重点头,拉着圣轻鸿便跑,哪知道灰袍老者比他们还快,他们跑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嘴里一直嘟嚷着那两句话,听得沐倾狂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住嘴,再说,我封了你的嘴巴。”沐倾狂实在忍受不住了,反正速度没有他快,她索性停了下来,而且还冷着脸非常凶的朝那个灰袍老者怒声吼。
灰袍老者见沐倾狂凶他,竟然嘟起了嘴,一脸幽怨又委屈的看着他,然后可怜兮兮道,“你竟然凶我。”
“……”沐倾狂和圣轻鸿嘴角抽搐,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此时的神情有些像个小孩子。
“哼,你们俩个无知,竟然敢冒犯本天尊,我要消灭你们!”灰袍老者突然委屈的脸瞬间变成暴怒的脸,扬起手,只见地上的雪迅速化成一条巨龙朝沐倾狂和圣轻鸿狠狠攻去。
沐倾狂心里一惊,那道力量并不是元素力的力量,但她却感应出比元素力还要强大,她迅速拉着圣轻鸿躲开,但他们的速度还是慢了,那条由雪聚成的龙将他们紧紧缠绕起来,不管他们如何飞,都飞出它缠成的圈。
“娘子,你还好吧!”圣轻鸿抱紧沐倾狂,缠着他们的雪龙越来越紧,他只感觉体内的空气渐渐被挤空。
沐倾狂脸色微微泛白,此时她竟然一点力量也使不出来,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第一次面对敌人,她感到了恐惧。
“我,我还好。”沐倾狂松开抱着圣轻鸿腰的手去推缠着他们的雪龙,但在身体坚硬的雪龙面前,她那点稀薄的力量根本塞牙缝都不够。
两人脸色都是越来越难看,渐渐呼吸都变得很困难,就在他们快要窒息时,缠着他们的雪龙瞬间化为乌有,两人没有力量支撑砰砰的重重砸落在地。
“孙子,孙女,爷爷来迟,我已经把那条雪龙消灭了,你们不用再害怕,没有人再敢伤害你们了。”灰袍老者突然快速朝圣轻鸿和沐倾狂奔去,一脸心疼的说道。
沐倾狂嘴角狂抽,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很好玩么,很好玩么。
他是真的疯,还是假的疯,刚刚明明是他弄的雪龙对付他们,这会儿怎么装起了慈祥的爷爷了。
圣轻鸿扶着沐倾狂坐起,刚刚这一砸,他只感觉全身差点散架。
章节目录 860.拥有一颗心【40】
“可我们已经受伤了。”沐倾狂狠狠瞪着他,他们没有用力量从那么高的半空砸下来,没断手断脚真是幸运。
灰袍老者听后满脸的愧疚,伸手打着自己的脸,带着赚意道,“孙女,对不起,是爷爷不对,是爷爷没保护好你们,爷爷该死。”
“哼,你就是该死,你竟然保护不好自己的孙女。”沐倾狂很配合的演了起来,她现在必须稳定他,不然他等下又发神经,她和轻鸿可真逃不走,这人的力量太神秘莫测了。
他刚刚还说自己是什么天尊,天尊又是什么鬼东东。
“孙女,你真的要爷爷去死吗?”灰袍老者又露出一抹幽怨的样子。
“保护不了孙女,就该死。”沐倾狂怒声道。
灰袍老者看了看沐倾狂,又看了看圣轻鸿,想了许久后,愧疚道,“是爷爷不好,爷爷应该去死,我现在就去死……”
说完,他站了起来,转身便走。
沐倾狂重重松了口气,总算是把他弄走了,这人疯的真可怕。
“不行啊,我不能死,要是我死了谁保护你们。”灰袍老者刚走几步突然转身快步走到沐倾狂和圣轻鸿面前蹲下身子很确定的说,然后还露出一抹他很聪明的表情。
沐倾狂和圣轻鸿瞬间软倒在地,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这个人还真是奇葩。
“孙子,孙女,你们怎么晕了,是不是爷爷吓倒你们了。”灰袍老者又是满脸的自责,他可不想吓晕他们的。
沐倾狂叹了口气后坐起身子直直的盯着面前的灰袍老者,细细一看,他应该是六七十岁的样子,此时黑亮的眸子正直直的盯着她,眼底有一抹愧疚,还有一些紧张,好像生怕她们会责怪他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沐倾狂板着脸和他说话。
“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灰袍老者一脸苦恼道,然后抬头看着天空似乎在思考他为什么没有名字。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沐倾狂继续问。
灰袍老者皱着脸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那你是从哪里来的?”
灰袍老者还是摇头,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只知道他在这里待了很久很久,具体多久,他也不知道。
“我看别问了,他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圣轻鸿按了按额头,这人看起来不像是装的,他似乎真的忘记了以前。
灰袍老者倏地睁大眼睛凶道,“谁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天尊,我是至高无上的天尊,不许你这样说我。”
沐倾狂和圣轻鸿一阵汗颜,他又开始变脸了。
“好,你是至高无上的天尊,现在可以让我们走了吗?”沐倾狂偏着头一脸不满的问道。
“想走,那你们得打赢我才可以。”灰袍老者站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突然身上释放一股很强的气息。
沐倾狂抑头看着站起的灰袍老者,他身上那股浑厚的力量是什么力量,真的很强,他就这样淡淡的释放就给人一种威慑力。
他说他是天尊,难道他是天上的神不成?
要真是神怎么可能沦落到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章节目录 861.拥有一颗心【41】
“你是怎么做爷爷的,竟然欺负自己孙子孙女,你不是一个好爷爷。”沐倾狂狠狠瞪着灰袍老者大声骂道。
随着她这一骂,灰袍老者身上的气流减弱了,然后快速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握着沐倾狂的手,满脸愧疚道,“孙女,爷爷对不起你,你不要生气,走,我带你们回家。”
“……”回家?沐倾狂和圣轻鸿嘴角都抽了抽,看来他们想马上离开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他好像很害怕自己的孙子孙女说他什么,这算不算他的软肋。
沐倾狂在心里偷笑,再强大的敌人,只要有软肋,她照样能把他弄的服服贴贴。
就这样,沐倾狂和圣轻鸿装成灰袍老者的孙子孙女跟着他回家了。
灰袍老者就住在这冰天雪地里,两人跟着他走了很久才走进一个雪洞。
“我们还在禁地里吗?”沐倾狂小声的说道。
“应该是。”圣轻鸿答道,要是他们现在在外面的话,怎么没有看到其它人。
灰袍老者突然转头,蹙着眉毛道,“你们俩个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我们累了。”沐倾狂抿唇笑道。
灰袍老者一听沐倾狂说累,脸上是心疼的表情,立刻拉着她走到一个冰榻边,冰榻上面铺着一张厚厚的白色兽皮。
“孙女,你赶紧休息。”灰袍老者一脸慈父的模样,还按着沐倾狂坐在那兽皮上。
沐倾狂原本以为坐下去会很冷,哪知道一点也不冷,相反还很温暖。
灰袍老者似看出沐倾狂在想什么,他伸手朝冰榻下面探去,摸了一会,只见他拿出一颗很大的红色魔核,魔核泛着耀眼的红光。
沐倾狂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冰榻不冻人了,因为这个魔核是属于火元素的,它可以释放热度。
这颗魔核有成丨人两个拳头大,不用多想,一定是很高级的魔兽体内的。
“孙女喜欢吗?送给你。”灰袍老者见沐倾狂直直的盯着他手里的魔核,一脸傲然的说道,因为她的目光完全取悦了他,自己的东西能够被人欣赏肯定,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沐倾狂摇了摇头道,“我不要。”
她现在根本不缺火元素,所以这魔核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什么用。
灰袍老者的脸沉了,见沐倾狂真的不想要,他愁眉苦脸起来,难道是这魔核不够吸引她,这让他觉得特别没面子。
“你等着……”灰袍老者说完身形瞬间消失了。
沐倾狂惊了惊,好快的速度,他这是去了哪里?
“轻鸿,快点过来坐,这上面很温暖。”沐倾狂把那颗很大的红色魔核塞到冰榻下面去。
圣轻鸿走过去拥着她坐下,轻声道,“看来我们暂时走不了了。”
“没事,他应该不会伤害我们。”沐倾狂笑得贼兮兮,反正有灰袍老者的软肋,她才不怕他。
两人正说着话,灰袍老者倏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在看到圣轻鸿拥着沐倾狂坐在一起后大惊失色,冲上去立刻将他们分开,严肃的教育道,“你们是兄妹,兄妹怎么可以抱着坐一起,男女授受不亲,不可以这么亲密。”
***********
今天八更,大家多多留言哈,你们忍心你家作者泪流满面么,你们忍心你家作者看着萧条的评论区捉急么……关于新书,大家希望倩倩下本写什么样的题材……
章节目录 862.拥有一颗心【42】
沐倾狂和圣轻鸿一阵风中凌乱,他们哪里是兄妹,他们是夫妻好不好,好不好……
但现在他们根本不敢和他争论,不然他一会又要发疯,现在孙子孙女这个身份就是他们的保护伞。
“兄妹是可以挨着坐的。”沐倾狂又移到圣轻鸿身边,只是没有靠在他怀里罢了。
灰袍老者蹙眉,刚想教育,沐倾狂一脸气愤的瞪着他,“你怎么当爷爷的,我们兄妹关系好你也要管,难道你希望我们兄妹天天吵架不和!”
几句话吼的灰袍老者一愣一愣的,然后撅了撅嘴露出很委屈的模样。
“好了好了,我不管了,给你看更好的。”灰袍老者脸上露出很傲然的笑,即而打开一个包袱,只见里面是各种各样颜色不一样的魔核,而且一颗颗都有原本那颗红色魔核大。
沐倾狂和圣轻鸿双眸睁了睁,他怎么会有这么多这么大颗的魔核,这是他们至今为止见过最大颗的魔核了。
“我不喜欢。”沐倾狂摇头道,魔核对她没有任何诱惑力,这个灰袍老者是不是有很多宝贝,如此的话,她更应该让他全部拿出来。
这样想后,她露出一副这些魔核根本入不了她眼的嫌弃表情。
灰袍老者深受打击,这些魔核都含有很浓厚的元素力,就算拿去卖也会值很多钱的吧,她竟然嫌弃。
这让他太没面子了,不行,他绝对不能让孙子孙女瞧不起他。
“你等着,我去拿更好的。”黑袍男子一副他非拿出让沐倾狂喜欢的东西不可的表情。
等他莫名消失后,沐倾狂笑得前俯后抑。
“你在打人家宝贝的主意。”圣轻鸿戳破她的算计。
“是啊,这个人还真是奇怪,他好像很厉害。”沐倾狂很确定的说,他刚刚那么快的速度也不知道是什么技能,倒不像是隐身斗气,看来她得想办法套出这个技能。
没稍一会,灰袍老者凭空出现,在他手里出现一个黑色的戒指,他迅速打开,只见里面装满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魔核,武器,金币,魔兽的尸骨,兽皮,宝石……
“我还是不喜欢。”沐倾狂摇头道。
灰袍老者的脸色变了又变,双眸怒瞪沐倾狂。
沐倾狂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你的宝贝都太弱了,没一点吸引力。”
言下之意是,你实力太差,只能弄到这样一些不上台面的宝贝。
灰袍老者听她这样一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脸的垂头丧气,然后又跑了。
“不如趁他去拿东西,我们走吧!”圣轻鸿提议道,他们还是先回去问问爹,看他知不知道这个奇怪的人。
“不行,我们现在肯定出不去。”沐倾狂若有所思道,虽然这个灰袍老者看起来神智有问题,但他并不是傻子,他能放心的把他们丢在这里,那就说明,他们在没有他的允许下肯定走不出这个雪洞。
圣轻鸿是怕这灰袍老者神智变化来变化去,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对他们动手,他不希望倾狂受到伤害。
章节目录 863.拥有一颗心【43】
“这个肯定吸引你们。”灰袍老者猛然又出现在他们面前,语气无比狂妄又自信的说,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柄金光闪闪的长剑。
沐倾狂双眸闪了闪,目不转晴的盯着灰袍老者手里泛着金光的长剑,这柄剑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武器,不然灰袍老者也不会单独拿出来。
圣轻鸿一眼便看出这是一柄神剑,上次他看过圣弑天拿过给他的书中就有介绍这柄剑,好像是叫指天剑。
“这是上古神器指天剑。”圣轻鸿很确定的说。
灰袍老者听得心里大喜,露出骄傲的笑容,“还是你有眼光,这的确是上古神器指天剑。”
“我还是没兴趣。”沐倾狂扁了扁嘴道,她刚刚拿了一柄雪花神剑,所以对于武器她暂时没什么兴趣,她现在的兴趣是他的技能。
灰袍老者嘴角抽了抽,双眸狠瞪着沐倾狂,那样子真想扒开她的脑袋看一看,她有没有脑子,人人都喜欢神器,她竟然说她没兴趣,要不要这么打击他。
“孙子,送给你。”灰袍老者非常鄙视的瞪了瞪沐倾狂,拿着指天剑递到圣轻鸿面前。
沐倾狂伸手在圣轻鸿背后捏了捏,示意他赶紧接下,不要白不要,刚刚她是故意刺激这个灰袍老者的。
圣轻鸿能直接说出他手里的剑是上古神器指天剑,很给了他面子,他在她面前失了面子,必定会在圣轻鸿那里找回来。
“那就多谢了。”圣轻鸿伸手接过,有神器在手,他能更好的保护倾狂。
“你怎么可以送他东西不送我!”沐倾狂故意做出一副不满的撒泼样。
灰袍老者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的样子,她说的好像也是,送了孙子东西,不可能不送孙女东西,可是他手里已经没有其它宝贝了。
“你想要什么?”
“你教我刚刚的功夫,那个一闪就消失的技能,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沐倾狂双眸冒光,故意露出一副非常崇拜的表情。
果然她这副样子让灰袍老者很受用,顿时整个人得意洋洋,一脸自豪。
“你真的想学?”
“当然,我喜欢这功夫。”沐倾狂继续做痴迷状。
灰袍老者听后脸上更是自豪,“这个叫瞬闪,学会心法,利用自己本身的力量去控制,便能瞬间移动。”
“那能闪到多远?”沐倾狂欣喜的问道,这个用来逃跑似乎也很不错。
“那得看你自己本身的力量,你力量强大就能闪到很远的地方,力量弱自然不能移太远。”灰袍老者淡淡的说道。
沐倾狂嘿嘿笑了笑,“那你赶紧教我心法。”
“不行,我今天要睡觉了。”灰袍老者说完瞬间消失在原地,一点也不给沐倾狂再说话的机会。
沐倾狂咬了咬牙,这个疯子为什么要这个时候睡觉,故意吊她味口。
“我们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吗?”圣轻鸿将手里的指天剑收进空间戒指。
“等我学会这个瞬闪技能再说,而且他肯定还懂很多厉害的技能。”沐倾狂很确定的说,只是他到底是谁。
章节目录 864.拥有一颗心【44】
圣轻鸿微微点头,原本他是担心那个灰袍老者会伤害沐倾狂,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是沐倾狂在欺负那个灰袍老者,而且他对他们好像也没有敌意,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出去,不如先待在这里。
而且他也想弄清楚,这个灰袍老者是谁,他为什么会待在圣家的禁地里。
雪洞里并不冷,圣轻鸿将沐倾狂拉到怀里抱着让她好好休息。
沐倾狂觉得反正没事,便窝在他怀里休息,等那灰袍老者醒来后,她一定要敲诈他更多的技能,想到这个,她嘴角露出狐狸般狡猾的笑容。
圣轻鸿和沐倾狂醒来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直直打量他们,两人迅速睁开眼睛,便看到灰袍老者站在他们面前若有所思的打量他们。
“爷爷,你起来了,快点教我瞬闪这个技能。”沐倾狂刷地从圣轻鸿怀里站起,嘴巴超甜的叫道,脸上全是崇拜的光芒。
原本灰袍老者的神情很严肃,但听到她那声尊敬又崇拜的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上迅速浮起灿烂又傲然的笑容。
“好,我教你。”灰袍老者笑眯眯的点头,脸上是很柔和的表情。
沐倾狂脸上同样是笑眯眯的,心里却是在想,他到底是真疯,还是在假装疯,刚刚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异样光芒,她可没有错过。
好吧!不管他是真疯还是假疯,只要他对他们没有敌意,愿意教她技能,她才不管他疯不疯。
灰袍老者说话很算话,迅速就将瞬闪的心法告诉了他们。
“然后怎么修炼?”沐倾狂将那几句心法谨记在脑海里。
灰袍老者咳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