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冰宫。
沐倾狂和圣轻鸿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品着茶,这是冰之雪域特有的雪茶,异常的清爽,入口后嘴里的香味能够停留很久。
圣弑天说这茶能够帮圣轻鸿增强体质,沐倾狂便每天给他泡一壶,两人一起品尝。
这样悠闲的生活对他们来说,真的特别逍遥。
“爹娘,圣伯父,你们来的正好,我刚泡好茶,快点过来坐。”沐倾狂刚停下手便看到三道贵气逼人的身影慢条斯理的走来。
叶名裳远远闻到了香味,吸了口气道,“来得好不如来的巧,正好可以尝尝女儿的好手艺。”
章节目录 798.该死的妖孽【8】
三人笑容满面的走过去,沐倾狂替他们每人倒了一杯雪茶。
“嗯,好茶,女儿的手艺好……”叶名裳轻抿一口后大声赞赏道。
沐倾狂勾唇笑道,“是圣伯父这里栽养的雪茶好。”
那一个个茶苞雪白雪白的很是漂亮,和一般的茶叶根本不一样,看来应该不是一般普通的茶。
圣弑天闻声爽朗的大笑起来,“倾狂真有眼光,这雪茶可是冰之雪域才有的东西,而且三年才结一次果,这次正好被你碰上,看来它们迫不急待想要给你们品尝。”
沐倾狂笑得眉眼弯弯,她就说嘛,这雪茶果然不是普通物品,就是她喝下茶,也能感觉一股热流在她体内滑动,最后汇聚到丹田,然后她便感觉体内一阵舒畅。
醉玲珑笑盈盈的品尝,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眉宇间全是柔和,真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一直这样幸福美满的生活下去。
“我看大家今天都在,我提议一个事啊……”圣弑天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意。
沭倾狂四人全部盯着他,他想要说什么?
“是这样的,反正亲家都在,你们看,是否能够让倾狂和轻鸿把亲成了?”圣弑天笑眯眯的说,反正他们以后也是要成亲的,不如就现在,这样正好可以给冰宫弄些喜悦的气氛。
叶名裳和醉玲珑相视一眼,说实话,他们还舍不得这么早把女儿嫁了,还想把她带去凌云峰生活一段日子,但想着她现在和圣轻鸿的状况,估计他们也会形影不离,所以成不成亲也没什么区别。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不好吗?”圣弑天皱起了脸,他是恨不得立刻让倾狂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儿媳妇。
圣轻鸿轻咳一声,淡淡道,“爹,你不觉得现在有些早吗?”
听着那一声爹,圣弑天全身一颤,圣轻鸿回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这样叫他。
这位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忍不住眼睛有些发酸,他心里是多么渴望儿子能够叫他一声爹,现如今终于如愿所偿。
沐倾狂看了一眼圣弑天的表情,突然握紧圣轻鸿的手,笑道,“好啊,我们成亲,我们已经走过这么多坎坷,是应该成亲了。”
成亲了,她就是圣轻鸿的责任,这样他就更不会舍得丢下她。
圣弑天抬头惊讶的看着她,然后露出狂喜的表情有兴奋的笑道,“倾狂,你真愿意嫁?”
沐倾狂捏了捏圣轻鸿的手,抬头美眸波光流转的盯着他,很确定的说,“我嫁。”
一个嫁字,她便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他,放眼天下,也只有他值得她嫁。
圣轻鸿的身子微颤,苍白又英俊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有惊喜,有感动,还有兴奋,即而他的大手反握紧她的小手,轻启薄唇道,“我娶。”
他知道这个娶字代表着对她一生负责,这一生,他都不会辜负她。
他早就说过,非她不爱,非她不娶。
虽然未来的路还很迷茫,但他坚信有她相伴,他总能走出一条光明大道,带她看盛世繁华。
章节目录 799.该死的妖孽【9】
沐倾狂笑得越发灿烂迷人,她刚刚还在想,要是他敢说不娶,那他这辈子都别想娶她了,幸好没让她失望。
叶名裳和醉玲珑相视一眼后,急忙说道,“女儿要嫁,我们也留不住,只是这个圣兄我们先说好,到时候,我可是要接女儿和女婿去我凌云峰住段时间的,你知道我们十几年没有见女儿,也没有对她负过责,所以想好好照顾她一段时间。”
“没问题啊,把这臭小子一起带过去,这样我还省些饭钱。”圣弑天无比爽快的笑道。
圣轻鸿泪流满面,爹地大人,我能吃你多少饭,要不要找这样的借口。
沐倾狂听得卟噗一笑,这圣伯父太搞笑了。
醉玲珑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壁人,慈祥的笑道,“轻鸿,把倾狂交给你我会很放心,希望你们以后幸福。”
“娘,我想了想,好像是你帮我培养了一个夫君,这么说来,他算不算童养夫?”沐倾狂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三个长辈,然后又看向圣轻鸿,笑得特别狂,童养夫,哈哈哈……
圣轻鸿了个,他这个样子根本不算童养夫好不好,他可是几岁才认识醉玲珑的,而且他只是拜醉玲珑为师。
醉玲珑想了一会说道,“应该算半个吧!”
沐倾狂也不怕长辈在这里,亲昵的抱着圣轻鸿的手臂,笑眯眯道,“轻鸿,看来我们是注定的,如果你不认识娘亲,或许现在的一切都不会存在。”
圣轻鸿也握紧她的手,傲然笑道,“我们就是注定的天生一对。”
沐倾狂重重点头,她想应该是吧!
如果她穿没有越,她不会去那个森林里练功,不会救了他,也不会有后面的相识,更不会有之后的一切。
上天真是给她关了一扇窗又开了一扇窗,只是这扇窗还不算完整,因为圣轻鸿没有心。
不过她相信上帝是公平的,圣轻鸿现在没有心还能够活着那已经是一个奇迹,所以她相信一定还会有奇迹出现,他们只要坦然去面对就好了。
院子里茶香四溢,笑声接连不断,圣弑天和叶名裳醉玲珑已经开始商量两个年轻人的婚事。
沐倾狂有些苦恼,她还有爹娘在卡维斯大陆,还有朋友在那里,他们都不能来参加,看来只有到时候再回去举办一个小酒席宴请他们。
圣弑天把圣轻鸿和沐倾狂的婚事宣布后,他统治的领地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因为他们的少主即将成亲。
“哇噻,你们俩个终于成亲了。”花心一听沐倾狂和圣轻鸿要成亲,那叫一个激动,她跟了他们这么久,他们的酸甜苦辣她都有见证,如今终于在一起,她很为他们感到开心。
“倾狂,恭喜你。”君笑卿浅浅笑道,这个女子让她很佩服,打从心里佩服,在知道她和圣轻鸿的事后,她又特别羡慕她,羡慕她有这样一份干净纯真的爱情。
“美女配帅哥,天生绝配哦。”蝶影可爱的笑道,她好羡慕他们,真希望自己也有圣轻鸿这样的爱人。
段砚面色平静的看着沐倾狂,衷心的祝福道,“倾狂,祝你们幸福。”
他想,也只有圣轻鸿这样的男人才配拥有她。
章节目录 800.该死的妖孽【10】
众人纷纷说着自己的祝福,这段时间,他们经历了追杀,终于有一件喜事,大家都是异常的高兴。
沐倾狂靠在圣轻鸿怀里,看着面前的亲人朋友,心里溢满了幸福,她想,人生能够如此就已足够。
圣轻鸿低头笑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这一生能够娶她,也算是圆满了。
晚上,圣弑天大摆了宴席,他们三个商量了好一会才挑了个好日子,大概还有半个月这么久,这样也好让他们三人去准备婚礼所需要的东西。
为了考虑到圣轻鸿的身体,叶名裳和醉玲珑便不让他去凌云峰迎娶沐倾狂,婚礼也就没弄得那么盛大。
沐倾狂自然是愿意的,她可不希望因为婚礼到时候影响圣轻鸿的身体,在她心里,婚礼远没有圣轻鸿重要。
宴会上很热闹,气氛也是特别好,大家都沉浸在沐倾狂和圣轻鸿婚礼的喜悦中。
沐倾狂紧挨着圣轻鸿,她终于要嫁给他了,只是想着还有一个麻烦没有除掉,她就有些担心。
她倒希望那个害她的人赶紧出来,不然她总像一颗定时炸弹围绕在她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让在明处的她根本无处可逃。
“你怎么了?”圣轻鸿似乎感觉她在担心什么。
沐倾狂抬头抿唇一笑,“我没事,只是想着突然要嫁给你为妻了。”
“难道你后悔了?”圣轻鸿双眸微眯紧盯着她。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样?”她笑盈盈的逗弄他。
圣轻鸿抬头看着天空想了一会,低头道,“沐姑娘,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以你还是得嫁得给我。”
“圣公子,你忘了还有一个成语叫临阵脱逃吗?”她挑衅的笑着说。
“我不会让你逃的,绑也要绑着你成亲。”他无比确定的说,脑海里已经在想,应该要找根什么样的绳子才能绑得住她。
沐倾狂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忍不住卟噗一笑,捏着他的脸道,“你根本不需要找绳子,用你的双手就能绑住我。”
圣轻鸿一脸窘迫,竟然被她看出他在想什么,他伸出双手将她圈在怀里,“这样吗?”
沐倾狂微微点头,然后笑道,“我们出去走走吧!你吃饱了没?”
“没吃饱,好想吃你做的饭菜,胃口被你养住了,你说以后怎么办?”圣轻鸿牵起她的手慢慢朝宴席外面走。
沐倾狂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我给你做一辈子饭。”
“好啊!”圣轻鸿快速答道。
两人慢步走出冰宫,夜晚的冰之雪域有些凉,今晚的天气似乎变了,开始刮起了寒风,圣轻鸿取下身上的披风给沐倾狂披上。
“我不冷,还是你披着。”沐倾狂要伸手阻止。
“我也不冷,所以还是你披着。”圣轻鸿霸道的给她系上,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朝他们的冰宫走去。
沐倾狂心里既温暖又甜蜜,她抬头朝天空看去,突然惊喜道,“轻鸿,你看,有星星……”
她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哪晚天上出现星星的。
章节目录 801.背后的人【1】
圣轻鸿看到她眼里的喜欢,伸手搂着她的腰朝天空中飞去。
“你怎么用力量了,不是说不让你用吗?”沐倾狂撇着嘴,这样会增强他身体的负荷力。
“用一点没事,不像上次穿梭空间隧道……”说到这里,圣轻鸿迅速闭嘴不再往下说,那次会晕倒,是因为穿梭空间隧道受到气流的挤压才会那样。
沐倾狂抬头看着他,笑得无比优雅,“怎么不继续说了。”
他不说,她还忘记算这个账了。
“呃,今天晚上星星很漂亮,我们赏星星……”圣轻鸿赶紧的转移话题,然后抱着她坐在最高的冰宫屋顶,这样能够更好观赏天空中的星星,似乎他们离它们很近很近。
沐倾狂突然解开披风将两个人都罩住,她依偎在他怀里,慢慢的说,“别想转移话题,那天晚上虽然你故意弄模糊了我的记忆,但后面我还是想了起来。”
“所以花心说你思……”
“圣轻鸿,你找死是不是!”沐倾狂脸上有些爆红,她想她得好好去教导下花心,思春这个词不能乱用,“我那是想念,懂不懂,没文化的你们真是太可怕了!”
噗……圣轻鸿双眸泛着宠溺的笑芒。
“那天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不想给了你希望又给你绝望。”圣轻鸿握紧她的手道,这就是他的一部分顾忌。
他深深懂得从希望到绝望的痛苦,所以不能让她承受这份痛苦。
沐倾狂哪里会不懂他,她嘟了嘟嘴道,“可是我宁愿我知道。”
因为这样,她或许能让他不放弃生命,他现在不就是不放弃了么。
“嗯,我现在也觉得当初应该告诉你。”圣轻鸿低笑道,因为有她的陪伴,他似乎心情更好,身体也更好,也许这就是爱的力量。
“现在知道错了吧!”沐倾狂傲然道。
“娘子说的对。”圣轻鸿低头在她脸颊上轻吻一口笑道。
沐倾狂抬头,美眸水盈盈的盯着他,“我现在还不是你娘子,答应我,以后不管什么事,我们都一起面对,再也不准推开对方。”
“好,我答应你。”圣轻鸿承诺她,以后他们的命就绑在一起。
沐倾狂笑,突然脸上的笑容消失,在他怀里做出一个嘘的动作,因为她发现有一股杀气正朝他们所在的地方慢慢涌来,虽然那些人隐藏的很好,但她还是感应到了。
“有人来了?”圣轻鸿用嘴形和她说。
沐倾狂重重点头,眼里浮出一抹厉色,那些人终于来了。
她是故意把圣轻鸿带出来的,与其总是担心,不然把他们引出来,她要赌一次!
“看星星看够了,我们回去吧!”沐倾狂拉着圣轻鸿站起身子开心的大声笑道,即而两人手牵手朝冰宫下面飞去,落地后,两人像什么也没有发现一样,有说有笑的朝他们的冰宫走去。
沐倾狂一边说话一边感应那些人离她和圣轻鸿的距离,在觉得差不多后,她停下步伐,身上骤然绽放七彩光芒,七道强劲的元素力分别飙射出去。
章节目录 802.背后的人【2】
夜空下七道光芒如烟花般爆炸开,强劲的无素力狠攻向隐藏在黑暗里的黑衣人。
闷哼几声过去,只见十几个黑衣人飞身跃上半空中,即而使出自己的元素力朝沐倾狂和圣轻鸿狠狠击去。
沐倾狂身上七种元素力光芒更是璀璨,形成一个大的圆形光球将她和圣轻鸿全部罩住。
无数的元素力在四周不断波动,这样的动静自然吸引了还在宴席上的众人。
醉玲珑拉着叶名裳以最快的速度朝外面飞去,他们等了这一刻很久。
那天她是故意让叶名裳回去的,也是故意让他那样去找安芯问话,这样肯定会激怒她,她应该会不顾一切来冰之雪域,这样他们就能揪住她的把柄。
叶名裳和圣弑天最先朝那一圈黑衣人攻去,强劲的元素力将十几个黑衣全部弹飞出去。
沐倾狂见没有黑衣人的攻击后才收起元素力,拉着圣轻鸿朝旁边走去,突然一道急烈的剑风朝她背后汹涌的攻来。
圣轻鸿拉着沐倾狂飞快躲过,即而沐倾狂飞身一掌朝持剑的人狠狠打去。
“啊……”一道痛呼的女声响起。
沐倾狂那一掌用了很强劲的力量,就是为了一掌击中对方让她再无反抗之力。
醉玲珑飞身朝那道滚落在地的黑色身影奔去,手里的剑直直指着对方的胸口,在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睛后,她眼里满是杀意,安芯,你还是来了。
安芯嘴角逸出一丝鲜血,双眸充满仇恨的与醉玲珑对视,她今天敢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没想到醉玲珑的女儿还活着,那个少女长得那么像叶名裳,除了是醉玲珑的女儿,她实在想不出还会是谁的女儿。
她都那样了竟然还没有死,难道血咒没有发作,没要了她的命……
“安芯,这么多年,你可安心?”醉玲珑往前一步,周身杀气腾腾,手里的长剑挑起安芯脸上的黑巾,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她满心的痛恨,都是她害他们一家三口分离那么多年,害她痛苦愧疚十几年,是她谋杀了她的幸福。
安芯脸上全是厉色,勾唇笑道,“我为什么不安心,这一切都怪你自己,如果你不出现在名裳面前,你就不会承受这一切。”
“你还真是自作多情,你怎么狠心做得出那样的事,她还只是一个孩子,没想到你会这么心狠手辣。”醉玲珑咬牙切齿的愤恨道,双眸里闪着嗜血的光,真恨不得把安芯剁成碎片。
“是你阻碍了我的幸福,所以我也要让你痛不欲生,只是没想到那个贱种能够活下来。”安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狠狠骂道,然后看向远处的沐倾狂,她倒是出落的婷婷玉立。
沐倾狂闻声,迈步走上前狠狠抽了安芯两巴掌,“我看叶清璇才是贱种吧!我应该怎么处置她呢,废掉她的武功,把她送去青楼接客,还是让她去做军妓,或者,我还有其它很多想法……”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丫头。”安芯脸色微变,没想到沐倾狂看起来像个大家闺秀,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章节目录 803.背后的人【3】
沐倾狂微微一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贱字,我一定会让你女儿坐实的,你伤害了我的爹娘,伤害我,我也会给你女儿下血咒,让她痛不欲生的过一辈子,你欺负我的,我都会还给你女儿,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下血咒,我要让你看着你最亲的人被慢慢折磨。”
安芯气得全身发抖,她是绝对没有想到沐倾狂会说出这么狠毒的话。
原本她还觉得可以放心叶清璇,现在看来她不仅保不了自己,也保不了自己的女儿。
想到叶清璇也会受到血咒的折磨,她的身子控制不住颤抖起来。
“安芯,没想到真是你做的,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叶名裳满脸失望又愤怒的走到她面前,这些年,他竟然一直养着一个伤害他妻子女儿的女人。
安芯突然像发疯似的笑了起来,“我恨你们,恨你们俩个,是你们把我逼成这样的。”
“看来你是没救了,做错事还要耐在别人身上,你放心,这笔账,我会好好和你还有你女儿算的。”沐倾狂一脚窜向安芯,她恨,她很恨,如果不是血咒,她和圣轻鸿何须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
安芯目光瞬间变得凌厉,疯狂的大笑起来,“我告诉你们,当年的血咒根本不是我下的,故意让你们孩子假死的人也不是我,更不是我把你们的孩子丢出长生境,你们别以为现在没事了,我想你们以后的生活不会平静,你一定会死的,一定会死的,哈哈哈……”
她得意的说完,手里突然多出一柄匕首直直刺进她的心窝处。
沐倾狂听着她的话看着她的举止,脸色变得超级难看。
醉玲珑和叶名裳脸色同样变得超级难看,他们都没有想到安芯会在他们面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她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故意在恐吓威胁他们,好让他们一生不安心么。
“娘……”突然一道惊恐的叫喊声从远处传来,只见一道粉色身影飞快奔到安芯面前,抱着她的身子哭喊道。
安芯双眸睁得大大的,胸口的鲜血不断往外冒,在看到叶清璇来了后,痛苦道,“清璇,也许你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娘很对不起你。”
“娘……”
叶清璇还没有说完话,沐倾狂拿过醉玲珑手里的剑直直指在叶清璇的脖子上,声音如修罗般冷沉道,“说,是谁对我下的血咒,是谁要害我!”
安芯嘴角不断逸着血,脸色变得很狰狞,“我不会告诉你们,我要让你们不安的过每一天,等待死亡的来临,死,你们都……死……”
沐倾狂面色更冷,手里的剑朝叶清璇的脖子上划去,一丝鲜血从她白皙的脖子上滑下。
“不说?那我一刀刀在你女儿身上划着口子。”沐倾狂冷笑道,除非她真的不要她女儿。
安芯看着叶清璇脖子上的鲜血虽然有些心疼,但就是不说话。
“娘,到底怎么回事,你真的不要女儿了吗?”叶清璇呆呆的盯着安芯,她不是最疼爱她么,现在有人拿刀在她脖子上划着,她竟然不愿意救她。
章节目录 804.背后的人【4】
安芯只是满脸愧疚的看着叶清璇,她在赌,她就不信叶名裳真的会让面前的少女那样伤害叶清璇,她什么都不懂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
叶清璇在看到安芯闭上眼睛不语后,身子重重瘫软在地,脸上是悲痛的神情,心里全是绝望,原来娘为了自己的报复可以不管她,原来她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重要。
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下滑,那天安芯突然离开,她很担心,所以悄悄的跟了上来,没想到会看到她自杀的一幕,那一刻,她只感觉自己阳光明媚的天突然黑了起来。
但现在安芯的冷漠更让她觉得她的天塌了。
这一刻她才认识到,没有人会为她撑起一片天,能够支撑的只有她自己,她一直过着太安逸的生活,她以为有爹娘,以后一切无忧,现在想想,全是错的。
沐倾狂也没有想到安芯会这么狠心,竟然为了报复她们,这样容忍她伤害她的女儿,真是够绝情,真不配为人母。
醉玲珑脸色很冷很难看,安芯竟然能够眼睁睁看着倾狂伤害叶清璇,她心里的恨意是有多深,她凭什么这样恨她。
她是和叶名裳一起长大是没有错,但叶名裳根本不爱她,她又有什么资格来恨他们。
叶名裳神情绷得很冷,毕竟叶清璇是她的女儿,她也没有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
“安芯,你的心真够狠。”叶名堂暴怒道,看向叶清璇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沐倾狂见安芯闭着眼睛不为所动,收回手里的剑,冷冷道,“来人,把她带下去。”
她是杀手,她自然有各种办法折磨她,让她说出背后到底是谁。
安芯听着这话突然睁开眼睛,原本软弱的手超快的将胸口的匕首狠狠的按了下去,她身子弓起,嘴里喷出一口大鲜血,身子直直的栽倒在地,没有合起的眼睛定定的盯着叶清璇。
叶清璇的身子颤了颤,虽然眼泪模糊了她的眼,但她还是看到了安芯倒在地上,只是她没有像原本那样痛哭的走上前,就坐在原地安静的流泪。
她觉得她以前享受的一切都是虚伪的,或者说她只是娘亲的报复工具,这样的发现让她情何以堪。
世界似乎一瞬间静止,大家都盯着倒在地上没有生气的安芯。
沐倾狂紧紧的握着剑,有些心烦气躁,因为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安芯最后的话似乎在告诉他们,将来他们还有更大的危机。
她在心里冷哼一声,她知道安芯是故意的,故意在临死前这样说,就是为了让她们自乱阵脚,胡思乱想去猜测担忧背后的敌人。
“把她抬出去。”沐倾狂淡淡道,就算真的不是安芯做的,但她也是帮凶,这样的人看着就不爽。
很快有两个冰宫护卫走过来将安芯抬了出去,叶清璇还一直坐在地上流泪,不闹也不说话。
沐倾狂看了眼叶清璇,对她没有半点怜惜,她当初也是无辜的,还不是一样被安芯伤害,又有谁怜惜她了。
章节目录 805.背后的人【5】
“爹,她你处理吧!”沐倾狂丢下剑转身拉着圣轻鸿便走,这里有血腥味,她不太喜欢。
叶名裳看向醉玲珑,他是觉得叶清璇是无辜的,他没法下狠手杀了她。
“让她走吧!”醉玲珑淡淡的说,安芯已经死了,那个真正背后的人也成了谜团,她们杀了叶清璇也解决不了什么,更何况那是他们上一代恩怨,她什么也不懂,用不着牵扯到她身上。
叶名裳略带感激的看醉玲珑一眼,然后朝叶清璇走去,“清璇,爹送你去另一个地方生活,会保证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这是他最后能给她的,毕竟她是他的女儿,他不能让她没有归宿。
叶清璇抬头看着他,脸色一片清冷,“不用,我不需要你的任何东西,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我会永记在心里,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父女,因为我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你身边。”
以后她会靠自己,她不会再依赖任何人,也不想再依靠任何人。
“清璇……”叶名裳叹息的轻唤一声,想必今天晚上的事给她的打击很大才会让她如此,一直以来,她都被小心呵护的在凌云峰,她什么也不要怎么生活下去。
“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照顾好自己。”叶清璇说完,向叶名裳叩了三个头,即而转身义无反顾的离开,她有自己的自尊,所以绝对不会接受叶名裳的施舍。
从今以后,她没有爹也没有娘,她只有她自己。
叶名裳看着叶清璇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孩子骨子里也是骄傲的,所以才会不接受他的给予,希望她离开后真的能够好好生活,不要像她娘亲那样作茧自缚。
醉玲珑对于叶清璇做出的决定心里也有一些诧异,看来她并不像表面那么骄横,也是一个有骨气的人。
“你派些人先保护她吧!”醉玲珑突然开口道,她最恨的人是安芯,她死了,她也没有必要对一个孩子那么赶尽杀绝,如果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便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
叶名裳重重点头,他又怎么会放心真让叶清璇一个人在长生境乱跑,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凌云峰,外面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
冰宫很快平静下来,圣弑天让大家全部散了回去休息。
醉玲珑和叶名裳回到房间后便忍不住叹气,安芯最后的话如一根针刺在她的脖子上,让她呼吸很是困难。
“还在担心安芯说的话?”叶名裳轻轻拥着她,他自认为他没有得罪什么人,更不用说上古巫族了。
醉玲珑趴在他胸口享受片刻的宁静,“原本以为敌人就是安芯,还想着怎么对付她,哪知道她会选择自然,她嘴里说的那个人又是谁,这是让我最担心的。”
她是害怕那人到时候做出更丧心病狂的事。
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要是再眼睁睁的看着失去,她会承受不住痛苦致死的。
“别太担心,顺其自然吧!明天我们开始好好教倾狂,让她变得更厉害,这样就算敌人来了,我们也不怕。”叶名堂很沉稳的说,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不可能被安芯那些话就吓住。
章节目录 806.背后的人【6】
醉玲珑想了一会赞同的点头,如今只有倾狂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样她才能保护好自己。
沐倾狂回到房间后很安静,她实在想不通一个女人的嫉妒心会是那么的可怕。
她想这还是因为自己心里的私念才会如此吧!
如果当初她遇到圣轻鸿时,他要是有喜欢的人,她绝对不会像安芯这样死缠烂打,更不会以自己的私念去进行报复。
“别多想,我们睡觉了。”圣轻鸿将她搂在怀里轻声笑道,大手紧握着她的小手。
沐倾狂展颜一笑,也握紧他的手,未来有他伴行,她什么也不怕。
再强大的敌人来她也不怕,明天开始,她要好好修炼,让自己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这样才能保护身边在乎的人。
翌日,沐倾狂早早就醒了,出去围着圣弑天统治的冰之雪域跑了一圈,也将这里的地形差不多全部记住,这里的境民都是很和善,每个人看到她都是笑着打招呼,因为大家都已经知道她是未来的少主夫人。
沐倾狂也跟他们微笑的打招呼,最后才跑回她居住的冰宫。
她回去时,圣轻鸿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脸幽怨的盯着她,她笑嫣如花的跑过去,抱着他的脖子,美眸转动,娇笑道,“轻鸿,谁欺负你了?”
“明知故问。”圣轻鸿冷哼一声。
沐倾狂偏着头双眸一睁,她惹他了?她脑海快速转了转,然后反应过来。
“你在怪我没有带你一起出去跑步?”
圣轻鸿重重点头,他早上醒来时,身边没有她,叫侍女过来一问才知道她丢下他一个人出去锻炼了。
“你身体不好,不能出去锻炼。”沐倾狂好声好气的说。
“不行,我明天要和你一起锻炼,就因为我身体不好,我才更要锻炼。”圣轻鸿很确定的说,他无法做到,她在成长,他却不能成长。
虽然他现在没有心,但从近段时间来看,他其它各方面似乎都在变好。
沐倾狂扬起脸瞪着他不说话,那眼神看得圣轻鸿很不自在,想了一会,他说道,“我跟着你跑,我跑慢一些,而且来了这里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去这外面好好看看。”
“你确定你能跑?”沐倾狂收起板着的脸轻声问道,她还不是担心他身体承受不住。
“可以,只要慢些就行。”圣轻鸿笑道,其实他是不想和她分开,他希望时刻都能看到她。
沐倾狂想了一会后才说好,圣轻鸿这才高兴起来。
从那天过后,每天清早便有一紫一蓝两道身影在冰宫外面……散步……
为什么会变成散步了呢,沐倾狂本来是想跑步的,但圣轻鸿跑得很慢,她又不想离他太远,最后她索性不跑了,拉着他从冰山上面走到下面,再从下面走到上面。
每次走完后看到圣轻鸿变得红润的脸色,沐倾狂便会非常高兴,他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苍白,所以她决定每天早上陪他散步,帮他锻炼身体,回来后,她便跟叶名裳和圣弑天学习召唤师的功法。
圣轻鸿便跟醉玲珑学习音咒术,花心和小龙龙他们也是非常努力的修炼,他们知道,未来会有一场大战。
章节目录 807.背后的人【7】
叶名裳和圣弑天把他们所懂的召唤功法全部教给沐倾狂后,便让她自己修炼,他俩去准备婚礼所需要的一切。
醉玲珑在教会圣轻鸿音咒术后便带着沐倾狂去了华阳城。
圣轻鸿虽然不想和沐倾狂分开,但想着几天后他就要娶她便放心让她去。
沐倾狂第一次出冰之雪域,感觉外面很新奇,冰之雪域真的很大很大,就好像中国的北极一样,到处都是白茫茫,地上铺着厚重的雪,有水的地方结着厚厚的冰。
在醉玲珑的带领下,她进入秋之峰域,还真是如其名,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高耸的山峰,峰峦叠嶂,连绵起伏。
华阳城正是被各种各样的山峰包围在其中。
“这里就是娘亲的家,也就是你外公外婆的家。”醉玲珑牵着沐倾狂的手微笑的给她介绍。
华阳城很大,街道上很热闹。
沐倾狂边走边打量,这里的民俗风情似乎和卡维斯大陆一样的。
“娘,为什么长生境会单独存在这里,而且这里的四个区域好神奇,一个区域代表一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