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划过一阵冷汗,犹豫了许久才说,“是……是的……”
叶名裳瞬间爆发一股强大的气势,暴怒道,“你竟然敢去我岳父家搜查,你下一刻是不是要怀疑是我偷了你家的东西?”
醉玲珑嘴角抽了抽,他要不要这么扭曲事实,她本想帮上官荣说几话,却没想到这个人那么爱吃醋,心胸那么小,这么不依不侥。
因为上官荣以前喜欢她,叶名裳没少为难他,但好大只是一些小事,并无什么大事。
“属下不敢,因为盗贼太强,我怕他以后会做出更伤害华阳城的事来,所以才会把每处都搜一遍。”上官荣额头滑过几滴冷汗,领主大人,你吃醋也不需要这样为难我吧!
当年还是你伤害玲珑那么痛苦的跑回来的,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叶名裳是出了名的雷霆手段,他真想要毁一个人绝对会果断又绝决的立刻灭掉。
“哼,只有弱者才会说别人太强,看来你……”叶名裳从鼻孔里冷哼几声,还想说什么,见醉玲珑丢下他走了后,狠瞪一眼上官荣道,“华阳城好好打理吧!你要是不想打理,我想应该有别人愿意。”
语落,他快步朝醉玲珑追去,现在是夫人最大,他才懒得和上官荣多说什么。
上官荣见他走后,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脸上尽是无奈,这次上官家只能吃闷亏了,不过他一定会查出,到底是谁偷了那颗聚魂丹。
看着不远处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他心里是说不出的羡慕,就算醉玲珑当年伤心浴绝回来华阳城,现在再回来,她对叶名裳的爱意还是没有变吧!
章节目录 770.是谁在算计【10】
醉玲珑回到醉家,叶名裳也跟着走了进去,醉家人看到他来了,脸色有些微不好看,虽然当年他解释了醉玲珑为什么会伤心回来,但他们还是有些生气,毕竟是他惹他们的女儿伤心难过。
醉玲珑失去孩子,就算胡理取闹那也是应该的。
有哪个做娘亲的看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死掉,还能淡定从容的。
但现在醉玲珑和他一前一后走进来,他们倒不清楚他们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女儿原谅他了。
醉玲珑有多爱叶名裳,他们也是知道的,所以后面,他们才没有去深深追究。
叶名裳气定神闲的走上前很恭敬的跟醉沉弥和叶颜打招呼,两位老人看向醉玲珑,很想知道她的态度。
醉玲珑看了看他们,淡淡说,“爹娘,我先进去了。”
叶名裳见状,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打了声招呼,也快速跟了进去。
醉沉弥和叶颜相视一眼,也不去过多理会,醉玲珑和叶名裳都是三十几岁的人,他们也不年轻了,两人自然是希望他们和和睦睦过完这一生。
当初他们对叶名裳这个女婿可是很满意的,现在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你跟我进来做什么?”醉玲珑走进自己的院子后冷瞪叶名裳,想到他刚刚对上官荣的态度,她低哼一声幼稚。
叶名裳自然也听到了,走上前将她搂在怀里,霸道的说,“我不允许任何人凯觑你,如果你心里还有恨,那就让我用后半辈子补偿你,我们已经分离了十几年,不再分开了好吗?”
说到后面,他放低姿态,语气带着乞求。
醉玲珑看着面前的男人,原本清冷的眸子渐渐变得柔和,如果当年她不负气离开,或行他们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
但是当时她的情绪根本控制不住,所以才会绝决的离开。
“名裳,我们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再分开,我们将再不会有以后。”醉玲珑淡淡的说,如果她要处理安芯,他偏袒的话,她将会永远离开他的世界。
叶名裳听得心里狠狠一颤,将她紧紧抱着,斩钉截铁道,“我不会再放开你,永远不会,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
他应该相信她,虽然她和他一样杀伐果断,但她也不会随便乱杀人,除非对方真惹了她。
“记住你说的话。”醉玲珑终于伸手搂着他的腰,这些年虽然恨他,但她最恨的还是那个女人。
叶名裳感觉到醉玲珑的回抱,胸口激动的不断扑通扑通,像个刚陷入情窝的男孩,他的珑儿终于回来了。
醉玲珑轻轻埋头在他的胸口,脸上是一抹凝重,希望一切是她想的那样,如果是那样,他们一家三口终于能够团聚。
她现在已经差不多可以肯定沐倾狂是她的孩子,因为她们的年龄相仿,她又长得有几分像叶名裳,叶名裳再没有其它女人,怎么可能还有其它孩子。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年她的孩子没有死,是有人故意让她认为孩子死了,再对她的孩子下了血咒,然后狠心丢出长生境。
章节目录 771.别扭的男人【1】
让她的孩子孤苦伶仃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如果她死了也就死了,如果没死,她会被血咒折磨一生致死。
是有多大的恨才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醉玲珑想着沐倾狂真是她孩子,想着她受到血咒的折磨,想着她从小被人嘲笑是废物,胸口是一波波爆炸开的疼,让她痛不欲生。
幸好她以前没有下手杀了她,那样她可能会跌进黑暗的地狱,痛悔一生,一生不得安宁。
安芯啊安芯,你最好能够证明不是你做的,不然我必定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的。
“珑儿,你怎么了?”感觉到她身上悲愤和煞气,叶名裳抬起她的头疑惑问道。
醉玲珑迅速恢复平静,淡淡道,“我没事,你回去吧!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你去哪里?我陪你。”叶名裳自然不愿意和她分开,十多年不见,他现在恨不得天天粘在她身边,反正他管理的领地盛世繁华,根本没有什么事需要处理。
“冬之雪域。”醉玲珑很确定的说。
“你去那里做什么?”
“去确认一件事,或许我们的孩子没有死。”醉玲珑说这句话时,心是抽搐般的疼,她现在越发马上想见到沐倾狂,她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那个胎记。
她孩子的肩膀下面有一个小小的青色圆形胎记,当年她刚出生时很淡,只是不知道如今她长大,那胎记是否还在。
如果不在的话,那就只能滴血认亲了。
叶名裳僵硬的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盯着醉玲珑,突然双手紧紧扣着她的肩膀,声音颤抖的说道,“你说什么,我们的孩子没死,这怎么会……”
当年那孩子他也亲自检查过,而且埋葬时他也在,他还和醉玲珑守了几天几夜,怎么可能会没死。
“她和你长得有几分像,相信你看到也会认为是你的孩子,安芯的孩子在凌云峰,你又没其它女人,那那个孩子肯定是我的孩子,或许当年我们都被骗了。”醉玲珑沉着脸咬牙切齿道,此刻,她心里是满腔的恨意。
叶名裳身子踉跄了下,就算以前镇定的他,此时也不镇定了,同时心里还涌起一抹狂喜,他自然是最爱他和醉玲珑的孩子。
对叶清璇,这些年他尽到了做爹的责任,但始终做不到那种打从心里喜欢和爱,因为她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和你一起去。”叶名裳很确定的说,他要亲自去看看她。
醉玲珑蹙眉,“你不能去,要是某些人知道我的孩子活着回来了,想必一定又会痛下狠手。”
“哼,这次就算天皇老子,我也会护着我们的女儿。”叶名裳无比坚定的说,十几年前,他已经痛失女儿,这次他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
醉玲珑听他这样说,心里总算舒服了些,算他识相。
当天,醉玲珑和叶名裳一起朝冬之雪域奔去。
“安夫人,领主大人和夫人去了冬之雪域。”凌云峰的某座山峰上,一个仆人走进安芯的房间恭敬的禀报着。
安芯听后摆摆手示意他出去,他们去冬之雪域做什么?
章节目录 772.别扭的男人【2】
圣弑天回到冰宫时,林祥和沐倾狂总算是放心了。
“伯父,你终于回来了。”沐倾狂微笑道,这十几天的担心总算可以放下。
圣弑天露出豪爽的笑,虽然沐倾狂没有说担心的话,他却看得出来她在担心她,这儿媳妇越看越喜欢。
“我盗药时被上官家发现了,华阳城布了很强劲的结界,我自然能强闯出来,但那样会引起他们的追踪,我怕把他们引来冰之雪域,到时候我们要面对的可不是上官家,而是秋之峰域,所以我在华阳城待了一段时间,如果这次不是你们的师父,恐怕我还没能那么快回来。”
圣弑天淡淡笑道,醉玲珑说话还真算话,一天不到便让他安全离开了华阳城。
“师父?师父在华阳城吗?她现在过得好吗?”沐倾狂双眸微亮,她还是有些担心醉玲珑的。
“你师父的家在华阳城,她好着呢,有谁敢欺负她。”圣弑天大笑道,估计也就只有她能把叶名裳请到华阳城,还能让他一掌震碎那些结界,现在上官荣应该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也就放心了,可是当年她还不是一样被人欺负才去的卡维斯大陆么,但看圣弑天的神情不像说假,她也不多想了。
“你把这聚魂丹喂那臭小子吃下,一会我过去给他运功疗养。”圣弑天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递给沐倾狂。
沐倾狂欣喜的接过,打了声招呼,快速朝圣轻鸿居住的院子奔去。
这些天,他们相处的非常友好,他也不再那么防着她,有时候还会主动找她说话,这样的相处让她很开心,她偶尔也会说些话逗他笑,看着他淡淡的笑,她心里却是酸楚的。
她希望他时刻都能笑。
“圣王,你没事吧!”林祥见沐倾狂走后问道。
圣弑天摆摆手道,“没事,一个上官家我还没放在心上,要不是怕把他们引来这里,我早就回来了。”
他是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圣轻鸿的清静。
沐倾狂飞快的跑进院子里奔进圣轻鸿的房间。
“你这么风风火火做什么?”圣轻鸿蹙眉看着门也不敲就奔进来的沐倾狂不悦道,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沐倾狂嘿嘿一笑,走到他面前,倒出瓷瓶里面的丹药递到他面前,“赶紧把它吃了,这可是圣王大人好不容易得来的。”
“这是什么?”圣轻鸿嫌弃的盯着那颗很丑的丹药。
“聚魂丹,反正是对你很有用的,难道你不想活着去见你心爱的女人嘛!如果想,那就乖乖的赶紧吃了哦。”沐倾狂眨了眨眼活泼的说道,最近的相处,她已经找到他的软肋。
只要用那句你不想活着去见你心爱的女人么,他就会非常乖的听话。
圣轻鸿看了聚魂丹一会,才伸手接过吃下,“他这段时间没来看我,就是去弄这颗丹药了吗?”
沐倾狂重重点头,帮圣弑天说着好话,“对啊,听说这丹药很难弄,不然他也不会去这么久,圣王大人对少主可是真的很好。”
章节目录 773.别扭的男人【3】
圣轻鸿沉默了一会说道,“他有没有事?”
他好像去了大半个月,这段时间他已经接受了圣弑天这个爹,他从小没在圣德兴那里感受到父爱,倒是这几个月相处,圣弑天让他感受到了。
沐倾狂嘿嘿笑,“少主是在担心圣王大人吗?今天天气好,不如你出去走走,顺便去看下。”
她知道圣轻鸿爱面子,要说让他主动去看圣弑天,肯定有些难,但说顺便,说不定他会去。
圣弑天也真是有心,她应该让他们父子间的关系越来越好才对。
他以前没有父爱,心里其实是渴望的吧!
就好像她,前世那么小失去父母,心里也是极其渴望父母疼爱的。
“咳咳……天气好吗?”圣轻鸿故意咳嗽一声,探头朝外面看去。
沐倾狂在心里喷笑,真是死要面子,但她也给足他面子,调皮的笑道,“好啊,而且还有一些小太阳,很适合出去散步哦。”
“那好吧!就出去走走。”圣轻鸿说完站起身子快步朝外面走,脸上有些小窘迫。
沐倾狂自然没放过他脸上的神情,笑眯眯的快步跟上他,现在的他总算是有些生气,不再像以前那么沉闷压抑。
两人散步很快就散到了圣弑天的冰宫。
圣弑天刚准备出冰宫便看到圣轻鸿站在冰宫门口张望,他蹙眉,这臭小子站在那里做什么,一副想进来又不进来的样子。
圣轻鸿也看到了圣弑天,说不打招呼,他已经站在门口,但打招呼,他突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小他和圣德兴的相处就好像战场,但圣弑天不是圣德兴,他现在无法用那种冷硬的态度和他打招呼。
但让他很热情,他似乎好像也做不到。
“今天阳光好,我出来走走,顺便路过这里……”想了好一会,圣轻鸿借用沐倾狂的话说道。
圣弑天看了眼外面的天空,天气的确很好,晴空万里,但以前天气也好,也没见他散步散到他冰宫门口来,看着圣轻鸿似有些不自在的神情,他差不多明白了,这臭小子不会是主动来看他的吧!
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他又看一眼沐倾狂,在看到她那丰富的表情后,对这儿媳妇更是满意了。
要是没有沐倾狂的怂恿,圣轻鸿应该不会主动来看他吧!
“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坐。”圣弑天邀请着,儿子主动来看他,他很高兴。
“那就坐坐……”说完,圣轻鸿转头看一眼表情丰富的沐倾狂,瞪她一眼后才朝冰宫里走去。
沐倾狂掩着嘴巴偷笑,真是可爱的男人,即而快步跟上。
房间里,都是圣弑天主动说话,圣轻鸿答话,沐倾狂站在旁边看着他俩,真是一对相处奇葩的父子,主要还是她家轻鸿太不主动了,她忍不住伸脚踢了他一下。
圣轻鸿微怒,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你最近怎么出去那么久?”他终于开口主动说话了。
“去了秋之峰域的一个都城。”圣弑天笑着答道,然后看一眼沐倾狂,她的小动作,他可有看到。
沉默,安静,沐倾狂再踢圣轻鸿一脚,这人要她踢才会说话么,真是别扭的男人!
章节目录 774.别扭的男人【4】
“你拿丹药没出事吧!”圣轻鸿快刀斩乱麻的问道。
圣弑天听得心里一阵温暖,儿子总算说一句关心他的话了,他挺了挺身子,倨傲道,“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出事。”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回去了。”圣轻鸿快速说完,站起身子就走,而且走得特别快。
“……”圣弑天。
“……”沐倾狂。
两人一脸僵硬的盯着圣轻鸿离开的方向发怔。
“你家儿子害羞了。”沐倾狂转头看向圣弑天耸耸肩膀道,这个男人怎么会可爱成这个样子。
“是你的夫君太别扭了。”圣弑天挑了挑眉毛慈祥的笑道,他现在是彻底把沐倾狂当成儿媳妇了。
沐倾狂脸红,的说,“他还不是我夫君。”
“迟早的事不是吗?等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你们就成亲吧!”圣弑天笑道,他想看着这对新人幸福的在一起,算是补了他的遗憾。
沐倾狂再,“这个等他好了再说。”她还有账要和圣轻鸿算,等他们的账算清了再谈成亲的事。
“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让他好起来,我还等着抱孙子呢。”圣弑天狂野的大笑,想着有一个像圣轻鸿或沐倾狂的小萝卜头出现在他面前,那种感觉就特别的好。
“……”沐倾狂再再,现在谈孩子是不是有些太过早了。
“伯父,轻鸿真的能够好起来吗?”沐倾狂收起脸上窘迫的表情,一脸严肃的问道。
“七窍玲珑心还是没有下落,但我不会放弃的。”圣弑天脸色也变得严肃。
沐倾狂想了一会后说道,“那我把他的心还给他行不行?”
“不行,那样你会像以前一样,他不会答应的。”圣弑天冷声道,现在如今,儿子和儿媳妇他都想要,所以他不会让他们俩个任何一个人出事。
沐倾狂一脸悲伤,她倒是宁愿现在这份罪她来受。
她出去时,圣轻鸿竟然还没有走,而是站在冰宫外的路边,见她出来后,绷着俊脸瞪着她,那眼神似在说,一会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沐倾狂卟噗一笑,快步跑过去,调侃道,“你刚刚跑那么快做什么?圣王大人是你爹,你不用拘束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拘束了?”圣轻鸿瞪着眼睛反驳。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沐倾狂眨眼笑道。
圣轻鸿从鼻吼里冷哼,“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踢我!”
“我这是为了少主好,难道少主打算一直坐在那里,你早说早走不就是你想要的?”
圣轻鸿见她说的似乎有理便不再抓着这个话题,“你刚刚为什么在里面待那么久没出来?”
“圣王大人在交待让我如何照顾你,他真是一个慈父,少主,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沐倾狂偏着头抑看着他。
圣轻鸿看了一眼冰宫,不再说话,转身朝前面走去,沐倾狂安静的跟在他身后,他比她高很多,长长的影子打在她的影子上,两人的影子似乎叠到了一起,在阳光的照耀拉得很长很长。
他们刚走,一个护卫快速走进圣弑天的冰宫。
章节目录 775.别扭的男人【5】
“圣王大人,刚刚有人来报,说是秋之峰域的叶名裳领主大人来访。”林祥走进冰宫内殿向圣弑天禀告着。
圣弑天站起身子,双眸微眯起来,叶名裳怎么会来他这里。
长生境分为四大块,每大块都有几个领主,领主间互相不干扰,他虽然从来没有和叶名裳打过交道,但也听说了此人,而且此人还是醉玲珑的夫君。
“他一个人来的?”
“不是,听护卫说好像还有一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夫人。”林祥淡淡说道,心里也是有些疑惑,冬之雪域和秋之峰域从来不打交道的。
“哦,快去请进来。”圣弑天突然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醉玲珑马上就来了冬之雪域,但她来肯定不会是坏事,他走时,都没有和她告别,现在应该好好感谢她。
没稍一会,一身华贵黑袍的叶名裳威武霸气的和醉玲珑走了进来。
两个强大的男人相见,自然最先是互相打量对方。
“叶领主怎么会来到我冬之雪域,真是稀客,早就久抑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圣弑天豪爽的大声笑道,双眸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叶名裳看,因为他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沐倾狂竟然和叶名裳长得有几分像,以他的经验来看,他们很有可能是父女关系。
叶名裳见圣弑天那么盯着他瞧,并没有什么不悦,来的路上醉玲珑已经把她这十几年在卡维斯大陆的事,以及圣轻鸿和沐倾狂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所以这会儿,他应该要感谢圣弑天当时去了卡维斯大陆,不然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醉玲珑和女儿。
“圣领主也是一样,今日一见也是名不虚传。”叶名裳爽朗的大笑。
圣弑天摆手道,“叶领主夸奖了,我只是这一方小天地的主人,哪里称得上领主。”
所以他才一直让手下叫他圣王,他并不贪心,他只想守着这一方天地称王。
“哈哈哈,圣领主谦虚了,这一方小天地却不比其它领主的天地少啊……”叶名裳淡淡笑道,虽然他以前没有来过冬之雪域,但圣弑天的事他也听说过。
醉玲珑见他们俩人还在客套,翻了翻白眼,“你们慢慢聊,我去找倾狂。”
“我也去。”叶名裳见自家夫人要走,立刻变身跟屁虫。
“你现在不要去,我先去确认一下,不要吓倒她了。”醉玲珑瞪叶名裳一眼,他这样冒然出现,沐倾狂肯定会很难接受,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父母不是她亲生父母吧!
不然她上次怎么会说她父母是雷洛帝都的人,不过她要感谢那对夫妇,是他们帮她养大了女儿。
叶名裳嘴角抽搐,反驳道,“我长得又不丑,怎么会吓倒她。”他现在特别想看看女儿到底长得有多像他。
“等等,你们俩个都不能去,那样会让轻鸿发现她的身份,我怕我儿子一时会接受不了。”圣弑天赶紧的开口阻止,这两人要是直接冲过去,那还不穿帮了。
PS:明天继续,附上一个【小剧场】
倾狂:小奶包还素很遥远的事哒。
轻鸿:后妈,你折磨死我们俩个了,赶紧滚床单!
倩倩掐指一算:咦,滚床单好像不在剧情中!o(∩_∩)o
倾狂V轻鸿齐齐蹙眉瞪眼,杀气腾腾。
倩倩扶了扶额:轻鸿啊,你身体不好,难道想滚到一半停下来,那样……
倾狂V轻鸿听后了,灰溜溜的遁了…
倩倩J诈的笑,闪……
章节目录 776.别扭的男人【6】
醉玲珑这才反应过来,便也停下了步伐,淡淡道,“那就麻烦你把倾狂叫过来下,我找她有些事。”
圣弑天看了看醉玲珑,又看了看叶名裳,突然神秘一笑,“两位这是来认女儿的吗?”
醉玲珑没有说话,叶名裳大笑起来,这可是他和圣弑天第一次见面,他竟然就看出了,那说明女儿真和他有几分像。
“实不相瞒,的确如此。”叶名裳笑道。
“哈哈哈,看来以后我们会是亲家,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把倾狂叫出来,一会再过来找你们。”圣弑天眉飞色舞的说道,心里那叫一个大喜,没想到沐倾狂会是秋之峰域一个领主的女儿。
圣弑天去找圣轻鸿时,这两人正在房间里扮嘴,圣轻鸿见圣弑天来了后才闭上嘴不再教训沐倾狂。
“鸿儿,我帮你运功疗养。”圣弑天笑眯眯道。
圣轻鸿很安静的打坐接受圣弑天的帮助,因为他想好好的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去见倾狂。
和往常一样,圣弑天帮圣轻鸿运功疗养完后他便睡觉了。
“倾狂,有人要见你。”圣弑天神秘莫测的笑道。
沐倾狂挑眉,谁会要见她?
圣弑天把沐倾狂带到一个房间里,然后又去把醉玲珑请了过来。
“师父,你怎么来了?”沐倾狂笑意盈盈的迎上去,她现在对醉玲珑的印象挺好的,自然对她有了好感。
醉玲珑怔怔的盯着沐倾狂,虽然现在这张脸不是以前的脸,但她脑海里还是能够很好的描绘出沐倾狂原本的脸。
第一次在北极之巅上见她时,她心里就有一抹异样的感觉,那个时候,她以为她是叶名裳和其它女人的孩子,或许是因为是他的孩子,她才会有异样的感觉。
她根本不敢想有可能是她的孩子,因为她的孩子的的确确是死了,而且沐倾狂长得并不像她,五官都像叶名裳,所以她才把那股异样的感觉压了下去,甚至有些讨厌她。
有哪个女人能够接受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孩子。
当初接受安芯和她的孩子,她就已经后悔莫及,所以再无法接受叶名裳和其它女人的孩子。
但因为圣轻鸿的关系,她不能表现太明显,也不能动手伤她。
“师父……”沐倾狂见醉玲珑一脸悲伤的盯着她,脸上的笑容瞬间也消失了。
醉玲珑收起情绪,淡淡道,“能不能把你衣服脱了。”
“呃……”沐倾狂大叫一声,满脸疑惑的盯着醉玲珑,她知道她不会伤害她,但也不明白为什么让她脱衣服,而且她从来没有在别人盯着的情况下脱过衣服,那样实在是太了。
“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你的后背,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吗?”醉玲珑原本清冷的眸子变得一片柔和,想着面前的女孩可能是她的孩子,她内心就无法平静。
她想孩子想了十几年,也一直带着愧疚,她怪自己没能保护好她。
沐倾狂双眸睁得如铜铃般大,黑溜溜的眸子转来转去,她的身世,她的身世真的要出来了么。
章节目录 777.别扭的男人【7】
早在上次醉玲珑问她时,她就有些怀疑她肯定知道她的身世,后面她不再提,她也没找到适合的机会寻问。
只要知道身世,就能知道对她下血咒的人,想到这里,她周身释放很强劲的腾腾杀气。
都是血咒,如果没有血咒,轻鸿不会把心给她,更不会让他们都遭受现在这样的罪,她要把给她下血咒的人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都不能让她解恨。
这一路,因为血咒,她和轻鸿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我是谁?”沐倾狂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面若冰霜的盯着醉玲珑。
醉玲珑看着她这个模样怔了怔,难道她知道自己并不是现在爹娘的亲生女儿。
“倾狂,你不要激动,我需要先看下你后背才能确定。”醉玲珑抓着她紧握成拳头的手,她为何这么激动,她是不是在恨那个对她下血咒的人,因为要是没有血咒,她和圣轻鸿不会这么苦,或者可以说,他们现在已经很幸福。
沐倾狂压下心里的恨意和滔天杀气,“不好意思,我刚刚太激动了,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不是现在爹娘亲生的,我一直在找我的身世,我想知道是谁对我下的血咒,我恨那个人。”
醉玲珑听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眼眶里聚满了泪水。
沐倾狂是何等的聪明,一看醉玲珑的神情便知道了些什么,她很乖的背着她解开腰带,将衣服轻轻下拉。
醉玲珑收回泪水,目不转睛的盯着沐倾狂慢慢露出的后背,在看到她左边肩膀下面那个有些淡淡的圆形印记后,瞳孔睁得猛大,呼吸差点停上,身形一个不稳瘫软在地。
听到后面的声响,沐倾狂迅速拉好衣服,转身便看到醉玲珑低垂着头似乎在哭泣。
她深深吸了口气,蹲下身子去扶醉玲珑,醉玲珑突然抓紧她的手腕,声音颤抖道,“你是我的女儿。”
沐倾狂的心有一瞬间停止呼吸,看来她刚刚猜的没有错,她真的是她的女儿,但她们为何长得一点也不像,难道她长得像她爹,所以醉玲珑第一次见到她时,才会那样看她。
“倾狂,对不起……”醉玲珑痛声哭道,这一生她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沐倾狂。
沐倾狂抿了抿唇道,“我想知道所有事。”
她知道肯定不是醉玲珑丢了她的,不然当初她为何会伤心的离开长生境去到陌生的卡维斯大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醉玲珑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全身不断颤抖着,她的女儿真的没有死,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这一刻,她是开心的,前所未有的开心。
失而复得的女儿让她泣不成声,沐倾狂也不催她,只是任由她抱着。
她能感觉得到醉玲珑身上的悲伤之气还有喜悦之气,原来这个孤傲又冷艳的女人是她的亲娘。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醉玲珑才收起眼泪把她和叶名裳还有安芯的事全部说给她听。
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沐倾狂听完只有一个感想,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三角恋下的牺牲品,真是可悲。
章节目录 778.别扭的男人【8】
而现在的她也成了牺牲品,谁让她的灵魂占有了这个身体,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彻底把自己当成了沐倾狂,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地刹,只有沐倾狂。
“倾狂,对不起。”醉玲珑抱着她非常愧疚的说,她以为自己是最痛苦的人,没想到女儿才是最痛苦的人,血咒有多厉害她是知道的,发起作来那会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沐倾狂伸手拍拍醉玲珑,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丧女之痛让她很难受的吧!
“我不怪你,我只怪对我下血咒的人,是她害了我和轻鸿,我不会放过她。”沐倾狂双眸一片幽暗深不见底,这个账是一定要算的。
醉玲珑听她这样说,心里依然愧疚,“是娘没有保护好你,如果当初能够保护好你,你也不会遭这样的罪,这十几年,我一直活在痛苦和自责中。”
“娘,这不是你的错。”沐倾狂皱眉说道。
“你叫我什么?”醉玲珑突然激动的惊声道。
沐倾狂怔了怔,她刚刚叫什么了,娘……她怎么那么顺口就叫出来了,她想了想,或许是这个身体的本能吧!在知道自己的亲生娘亲后,不由自主就想叫了。
“再叫一遍好吗?”醉玲珑泪流满面的看着她,这一声娘对她的意义很重大,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她这种失去女儿又得到女儿的心情。
沐倾狂突然又叫不出来了,但在看到醉玲珑那期盼的眼神,也知道她是一个可怜的娘亲,犹豫了一会才叫道,“娘……”
好欢快的感觉,她现在有两个娘,又捡了一个便宜娘亲!
虽然和姚婉相处的日子不久,但她也把好当成了娘。
“倾狂……”醉玲珑再次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这一生她圆满了,虽然迟了十几年见到女儿,但她也心满意足了。
母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突然沐倾狂推开醉玲珑,“娘,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安芯的女人对我下的血咒?”
醉玲珑擦了擦眼泪,双眸浮起一层寒意,“我现在也不敢确定,不过我一定会找到证据,如果真是她,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要亲自收拾她。”沐倾狂咬牙切齿道,可她心里总有一种不好感觉,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如果真是她,娘会把她抓起来,你想怎么教训都可以。”醉玲珑难得的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温柔笑意,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这样笑过了。
沐倾狂重重点头,然后凝重道,“娘,我们不能抓错人,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醉玲珑怔了怔,惊讶道,“你的意思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有一股怪异的感觉,似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沐倾狂说出心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