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误会,我是真心想要陪你去那里,我不想你出事。”
章节目录 760.沐倾狂是谁的孩子【10】
他说的是真心话,那个地方是华阳城不能比的,她或许可以在华阳城我行我素,那个地方她不是应该控制点吧,因为那里是秋之峰域一个领主的居住点,也可以说是她的家。
长生境被划分为四大块,每一大块里都会有几个实力很强大的领主大人,他们负责统治自己区域内的领土,华阳城就是属于醉玲珑要去的那个地方的一位领主的统治。
他叫叶名棠,秋之峰域的一个领主,秋之峰域总共有两个领主,他们把秋之峰域划分为两块,各自占有自己的领土,互不相干。
“你觉得我去了会出事?”醉玲珑冷傲道,她不会出事,她只会闹事,她要让那里的人都不安宁。
她突然间发现,当年她真不应该逃避,她为什么要离开,离开只会让有些人如愿,估计别人还巴不得她赶紧离开。
只是当时她痛到伤心处才会傻傻的离开。
如今让他们过了十几年平静的日子,她的确是应该回去看看。
“我只是担心你,当年你在那里过得不好吗?”上官荣问道,他知道她嫁给了叶名棠,因为她爱叶名棠,叶名棠应该也是爱她的吧,只是不知道为何,他们会发生争执。
当年叶名棠亲自来华阳城找醉玲珑,但他来时,醉玲珑已经消失,他下了命令,各大城主都派人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这么多年,也依然没找到。
醉玲珑不说话,身形闪动朝四周高耸的山峰上空飞去,一身白裙,一头白发,飞行中的她身姿飘渺,犹如仙女般。
上官荣不禁有些看呆,加快速度迅速跟上她,她脾气很大很傲,他还真担心她去了凌云峰会闹出什么大事。
凌云峰是叶名棠领主居住的地方,那里很多高耸的山峰环绕,一般人根本走不进去,而且那里施了阵,除非有人带路。
“你不要进去了。”醉玲珑突然在一座山峰上停了下来,双手背在身后,身姿凛然的盯着上官荣。
上官荣也停下,笑道,“玲珑,让我陪你进去吧!”
“不需要,凌云峰也算是我的家,但那不是你的家,你没有领主大人的命令进去,应该知道是什么下场。”醉玲珑扬着脸冷冷道,看了一眼上官荣后,身姿超快的如一道闪电消失在原地。
上官荣站在那里叹气,她说去报仇,他还真担心她会闹出什么大事,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让她会杀气腾腾的说要报仇。
看着浓浓白雾,上官荣只能站在原地,没有醉玲珑的带路,他根本进不去。
飞过层层白雾,更多紧挨着连绵不绝的山峰现在的醉玲珑面前,十几年没来这个地方,这里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在山峰中间飞来绕去,醉玲珑最后停留在一座主峰上。
从远处看,那座山峰只是一座很自然耸立的山峰,走近后才能看到,那里坐落着很多一座座像宫殿精致又辉煌的大殿。
醉玲珑刚飞身落地,便有十几人从暗处飞了出来,个个身上带着凌厉之气。
章节目录 761.是谁在算计【1】
但在他们看清醉玲珑的模样后,一个个脸上全是震惊,即而恭敬的弯腰行礼。
“属下拜见领主夫人。”十五人站得无比整齐,口气无比的尊敬。
醉玲珑冷哼一声迈步朝最大的主殿走去,沿路上的仆人认识醉玲珑的纷纷行礼,不认识她的先是惊讶,见其它人叫她领主夫人后,也赶紧的行礼。
“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家?”突然一道带着质问的清脆女声响起。
醉玲珑转身便看到不远处的走廊上站着一名女子,女子穿着上等绸缎的拖地粉色长裙,精致的五官带着一抹傲气,冷冽的双直直盯着她,似乎觉得她是乱闯她家的人。
叶清璇打量醉玲珑的时候,醉玲珑同样在打量她,她和沐倾狂一样,都有几分像叶名棠,两人的年龄也是差不多,她应该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吧!
如果她的女儿没死,现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
“我叫醉玲珑。”醉玲珑冷声说完,转道迈步继续朝前面走。
叶清璇想了一会,见醉玲珑就那样走了,心里瞬间来了气,怒声道,“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进去了,你给我停下!”
醉玲珑冷笑,继续往前面走,看来那个女人没有和她说醉玲珑是谁。
也是,她当年离开,正如了她娘亲所愿,那个女人又怎么会和自己的孩子说她。
“小姐,她,她是领主夫人。”这时候一个年老的仆人走到叶清璇身边急声道。
叶清璇听了挑眉,怒骂道,“我娘才是领主夫人,你们赶紧拦住她,别让那个疯女人进去。”
“小姐……”那名仆人脸上露出为难,他可不敢拦醉玲珑。
叶清璇见面前的仆人都不为所动,飞身朝醉玲珑跃去落在她面前,一身敌意的盯着她,高傲道,“你不准进去我家。”
“你不准?你确定你能拦住我。”醉玲珑扬唇挑衅道,看来这姑娘不简单,明明那些仆人告诉她,她是领主夫人,她还敢这样嚣张的拦住她,她应该是知道她身份的。
不然为何这么担心她进去,她是怕她进去扰乱她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吧!
哼,她越是阻止,她越不如她所愿。
这十几年让他们幸福了这么久,他们也该心满意足,除非他们让她的孩子活过来,不然她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当然,我是在这里的大小姐,我为什么不能拦住你。”叶清璇挑眉狂妄的说道,其实她是知道醉玲珑的,因为她看到叶名棠房间里挂着很多画像,都是面前这个白发女人。
她问过娘亲,娘亲告诉她,那是她爹的正室夫人,她爹很爱的女人。
其实她很讨厌醉玲珑,就因为醉玲珑,爹到现在都没有娶娘亲,虽然凌云峰的人把娘亲当二夫人看,也把她当大小姐对待,但她就是心里不舒服。
娘亲那么爱爹,爹却因为这个女人不娶她,弄得她好像是私生子一样。
现在这个女人回来,她是绝对不会让她进去的,更不会让爹看到她。
“真是年少轻狂。”醉玲珑轻蔑的扫她一眼,朝旁边走去。
章节目录 762.是谁在算计【2】
叶清璇见醉玲珑我行我素的往前面走,眼里骤然杀意一闪,双手拂动,一股强劲之气从她双手处释放出来,红如火焰。
醉玲珑头也不回,但她也感应得到,那是火元素弄出来的劲气,她竟然修炼到了第五层,看来实力是不错,但再不错,她也没有半点恐惧。
叶清璇双眸微眯,双手朝前面推去,强劲的火元素劲气波涛汹涌般朝醉玲珑的背后狠辣的打去,同时她自己也冲了过去。
醉玲珑冷哼一声,脚尖轻踮,身形轻盈的飘上天空,从腰间抽出短笛吹奏起来,随着音律浮出,大殿四周的树叶全部飞起朝她涌过去,在她四周形成一道很好的保护屏。
叶清璇见扑空,脸上的怒气更深,双手挥动,只见她四周出现好几条红色巨蛇,一条条张开血盆大口虎视眈眈的盯着醉玲珑。
醉玲珑悬浮在半空中,一边吹奏一边盯着叶清璇,她也是召唤师,而且看来等级还不低,单那个元素力劲气,她就修炼的很好,只不过她再好,似乎在召唤师的天分上也比不了沐倾狂。
要是她把沐倾狂带回来,不知道会不会气死这对母女。
只是想到沐倾狂可能会是叶名棠和其它女人的孩子,她心里又是有些恨意。
这也是当初她犹豫着要不要帮沐倾狂的原因,但最后她还是出手帮了,如果她不是圣轻鸿的所爱,她或许很久以前就会杀了她。
“杀了她!”叶清璇命令她四周的红色巨蛇。
红色巨蛇听令后,一条条凶猛的扑向醉玲珑。
醉玲珑站在原地没动,见那些红色巨蛇扑过来后,她四周的树叶一片片浮动起来,每一片都带着强劲的力量,在她一个高音下,树叶如离弦的箭冲出去。
“嗷嗷嗷……”哀嚎声响起,只见那几条红色巨蛇身上插满了树叶,绿色的树叶与红色巨蛇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一层绿叶犹如为它们穿了一件绿色衣裳。
叶清璇脸色大变,瞳孔睁得猛大,那个女人的音咒术真那么厉害么。
让她更恐惧的还在后面,在醉玲珑的音律下,那些红色巨蛇转身朝叶清璇扑去。
这样的状况吓得叶清璇连连后退,不断释放火元素想要控制那些巨蛇,但似乎她的召唤术并没有醉玲珑的音咒术强,所以那些红色巨蛇依然凶猛的朝她扑去。
“啊,救命……”随着叶清璇呼喊救命,四周十几个护卫朝半空中跃去将她挡在身后,即而一个个朝那些红色巨蛇攻上去。
“嘭嘭嘭……”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只见那些红色巨蛇全部爆炸,半空间红色的鲜血伴着那些炸的四分五裂的蛇身全部砸落在地。
叶清璇看着这一幕,吓得背后冷汗直流,双唇不断颤抖着,那个女人太可怕了!
醉玲珑飞身落地,面色冷酷的盯着叶清璇,刚刚她没想杀她,那些红色巨蛇也不会真咬她,只是吓吓她而已,时间到了,它们就会爆破而亡。
她太狂妄有心计了,她必须教训下她。
章节目录 763.是谁在算计【3】
“你……”叶清璇在看到醉玲珑落地后声音颤抖道,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什么。
醉玲珑抑头看着她,冷傲道,“你还要阻止吗?”
叶清璇站在那里脸色惨白,一句话也不敢说,她生平第一次这么怕一个女人,她冰冷的眸子好吓人,那一身孤傲之气,更是让她再也不敢乱来。
这时候几道沉稳的脚步声从大殿的主殿门口传来。
“清璇,你怎么了?”一道温和的女声带着担忧的叫道,然后她的目光停在背对着她的醉玲珑身上,看着那满头白发的身影,她眼神闪了闪,她回来了!
叶名棠看着醉玲珑的身影僵硬在原地,虽然那个身影满头白发,但他怎么也不会忘记那个深深印在脑海和灵魂身处的身影,他找了她十几年,这十几年,他是带着愧疚和痛悔过的。
当年要不是他口气不好,她不会写下休书离开,更不会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找了她十几年,一直没有半点音信,他以为她死了,没想到她还活着,此时,他心里不断在剧烈翻滚着,她还活着,真好,真的很好。
“珑儿……”叶名棠深情的唤了一声,即而朝醉玲珑飞奔而去,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心里是无限的激动,还有感激,感激上苍让她还活着。
醉玲珑突然将他推开,面色一片漠然,冷冷道,“你的女儿要杀我,还不让我进来,我不应该进来吗?”
叶名棠摇头,瞪了一眼站在旁边呆若木鸡的叶清璇,威严道,“清璇,还不过来给你大娘道歉。”
叶清璇站在那里没动,一来是她不想道歉,二来她有些怕靠醉玲珑太近。
“看来你女儿不愿意,那我走好了。”醉玲珑甩开叶名棠拉着她的手便要离开。
叶名棠怎么会让她走,他想念了她十几年,日思夜想,现在她就在他身边,他肯定不会让她。
“我不会让你走。”他霸道的将她抱住,强势的口吻不让人拒绝,也不管周围是否还有其它人,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眼里心里只有醉玲珑一人。
醉玲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是喜还是怒,难得他还没有忘记她,她以为他会把她赶出心里,装下他的青梅。
“清璇,过来!”叶名棠抬头怒道,一双漆黑深遂的眸子充满了厉色。
这时候站在远处的妇人走了过来,冲叶清璇严厉道,“清璇,还不过来给你大娘道歉,真是不懂规矩。”
叶清璇见自家娘亲发了话,不得不走过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我大娘。”
醉玲珑知道她是假心假意,也不戳破,只是沉默不语,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
“珑儿,清璇不认识你,也不懂事,你就别放在心上,她以后不敢再这样对你。”叶名裳好声哄着醉玲珑,他知道她肯定不会喜欢叶清璇,因为当年他们的孩子突然死后,她大闹了一场,说是安芯害死的。
所以她现在肯定不会喜欢安芯的孩子。
他根本不喜欢安芯,当年也没想和她生孩子,只是当时醉酒,把她误当成了醉玲珑,才会酿下大错。
章节目录 764.是谁在算计【4】
醉玲珑依然没有说话,只是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但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刚刚她自然感觉到了叶清璇强劲的杀意,她想杀了她……
哼,一个臭丫头也想杀了她,真是狂傲。
“妹妹,你终于回来了,当年你离开,名棠很担心你,这十几年他也一直在找你。”一身雍容华贵的安芯走上前端庄娴淑的笑着打招呼,心里却是很不平静。
醉玲珑已经消失了十几年,为什么现在还要回来。
虽然她消失了,但她依然没有得到叶名棠的爱,他都没有娶她,她说她愿意做他的妾室,他竟然也不答应,她都愿意那样委屈求全,他都不同意。
她和叶名裳可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如果没有醉玲珑的出现,如今的她早就是领主夫人。
当年要不是她用计怀上叶名棠的孩子,估计她现在也不能待在凌云峰。
“是吗?”醉玲珑拖长着音淡淡说道,抬头看向叶名裳,这么多年不见,他也老了,但她心里还是怪他的,想着那个孩子,她恨恨的推开他。
那是他们的孩子,明明是枉死,他却说她胡理取闹,所以她恨他。
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枉死,所以她现在回来了。
叶名棠看着落空的双手,双眸深处溢出一丝痛苦,他知道她在恨他,恨他当年的处理。
当年那个孩子的死,他也很难受,因为那是他和她的孩子,因为爱才有的孩子,当时她很激动的大吵大闹指责安芯下的毒手,那时根本没有证据,他让她理智一些,不要胡理取闹,之后她便写下休书离开了。
她走后,他快速去找她,但却再也找不到,回到凌云峰后,他也开始查孩子死亡的事,却没有一点蛛丝马迹,他也亲自问了安芯,是不是她做的手脚。
当时安芯也怀孕了,她发誓说不是她做的。
他和安芯从小一起长大,她是很柔弱的女子,年少时她替他挡了一剑,那次她差点死掉,从此身体便一直弱不禁风,总是多病。
她的身体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他心里有愧疚,便让她住在凌云峰,找各种大夫帮她治疗,但却没有一点效果,之后她便一直居住在凌云峰的某座山峰上。
他知道安芯喜欢她,从小她就对他一直爱慕,年少时,他对她也有一些好感,但在遇到醉玲珑时,他才知道什么是爱,最后疯狂的追求她,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才把她追到手。
从那以后,他才知道什么是神仙般的日子,两人相亲相爱,最后自然成亲。
两人之间发生争吵是在那次他醉酒错把安芯当成她发生关系后,自那以后,醉玲珑的脾气变得非常不好,总是用各种理由为难他,虽然如此,他也受着。
因为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他爱她,他不想她不开心,不管她如何折腾,他都不在意。
再发生大争执是在安芯怀孕,醉玲珑自然是不准要这个孩子的,当时她也怀孕了,她怎么能让自己夫君和别的女人的孩子出生,她不是什么善者,所以她要处理掉安芯的孩子。
章节目录 765.是谁在算计【5】
安芯心计多深,她怎么会不知道,当初的醉酒事件十之八九是她捣的鬼,她一直爱慕着叶名棠,知道自己没希望,便想拥有他的孩子,好理直气壮的留在凌云身,伴在他身边。
当时安芯不同意,寻死寻活的,叶名棠因为对安芯的愧疚,她的身体本就不好,他还欠她一条命,所以他让她的孩子留下,但他也答应醉玲珑,这一生只有她一个妻子,不会再娶任何人。
醉玲珑知道他是因为当年安芯的救命之恩才会如此,为了不让他为难,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
如果知道后面她的孩子会遭人毒手,她绝对会心狠手辣的把安芯赶出凌云峰,因为她一时的心软,造成她一生的遗憾,她永远忘不掉那个刚出生的孩子,白白嫩嫩的。
当时看到孩子,她心里是狂喜的,她都还没来得及喂她一口奶,就那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珑儿,你走后我就后悔了,当时对不起。”叶名棠满脸悲痛道,他脾气本来就比较火爆的,当时因为失女之痛控制不住才会语气重了些,失去孩子的痛苦,他一分也不比她少。
醉玲珑突然失笑起来,“后悔又怎样,我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我们还年轻,可以生。”叶名裳走上前抓紧她的手很确定道,她要是喜欢孩子,他们就生。
醉玲珑甩开他的手,心里又羞又恼,他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这里这么多人,他还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再生也不是那个孩子。”醉玲珑冷冷道,而后迈步朝大殿里面走去。
叶名裳见状,正准备走,突然回头看着叶清璇道,“谁敢伤害她一分,我就狠惩十分。”
丢下警告的话,叶名裳快步去追醉玲珑。
叶清璇听着这话,脸上全是恼怒,以前醉玲珑没回来时,她是叶名裳的掌上明珠,现在那个女人回来了,他竟然这么严厉的和她说话,她这个女儿没地位了么。
“娘……”叶清璇走到安芯面前委屈又幽怨的叫道。
安芯伸手摸着她的头,摇头道,“不要闹事,不然娘也救不了你,她才是凌云峰的女主人。”
“娘,你就服气吗?你伺候了爹这么多年,你就不觉得委屈不公平吗?”叶清璇一副愤愤不平道,这些年娘对爹怎样,她可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她也知道,不管娘如何做都走不进爹的心里。
不然十几年来,为何不娶她,一个女人就算是做妾室,也希望能够光明正大的嫁,现在她们母女这样算什么。
“我爱他又怎么会觉得委屈,娘身子一直很差,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所以能够这样陪在他身边,就算远远的看着,我也心满意足。”安芯脸上露出无奈又痛苦的笑。
藏在衣袖里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刺进了肉里,为什么醉玲珑还要回来,为什么……
这些年虽然叶名裳没有和她亲近,但她感觉很幸福,因为不管怎样,他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现在醉玲珑回来,他就再也不会属于她。
章节目录 766.是谁在算计【6】
“娘,你一定能够好好活着的,那个坏女人休想抢走爹对我的爱。”叶清璇握紧拳头道,她就叶名裳一个孩子,她就不相信他真不要她。
安芯温柔一笑,“娘会爱你,听我的话,千万不要冲动乱来,那样我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她不会让叶清璇丢失她的幸福,不管怎样,她都会保护女儿。
她知道醉玲珑这次突然回来肯定不会只是单纯的回来,当年她就怀疑是她下毒手害死了她的孩子,因为叶名裳的重话,她才会悲痛的离开。
一个人沉淀了十几年突然回来是有些可怕的,她要是没有猜错,醉玲珑绝对不会给她们母女好日子过,说不定还会伤害她的女儿。
她是绝对不会让她有机会伤害叶清璇的,她这一生没有得到叶名裳,现在只有叶清璇一个亲近的人,她要她好好活着,享受着该有的幸福。
叶名裳和醉玲珑没有孩子,将来凌云峰的主人自然会是叶清璇,她也会成为新的领主,统治秋之峰域的一部分领地,这样就足够了。
“娘,我听你的。”叶清璇乖巧的说,心里却是在想着鬼点子。
醉玲珑去了她居住的地方玄音阁,这里还是老样子,什么也没有改变,到处都是一尘不染,床榻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很明显这里一直有人居住。
“从你离开后,我就住在这里。”叶名裳柔软的话在醉玲珑身后响起,即而他从背后紧紧抱着她,眼里全是疼惜,当年她是有多痛苦,才会让她一头青丝变成白发,此时,他更加痛恨自己。
年轻时他说过,这一生要好好守护她,让她永远开心快乐,却不想让她最痛苦的人是给她最好承诺的人。
她就是秋之峰域的天之骄女,很多人爱慕她,但她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当初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他也是孤傲的人,两人对上自然是电光火石,之后,他对另类的她动心。
他放下所有的骄傲和姿态去追求她,在那么多爱慕者中脱颖而出终于赢得她的心。
那个时候,他们是秋之峰域很多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醉玲珑听着他充满愧疚的话,心里有些酸酸的,明明她应该恨他的,但此时真站在他身边,她却一点也恨不起来。
这是她万里挑一选出来用生命爱的男人,却也是伤她最深的男人,因为爱,她包容他很多,勉强接受安芯住在凌云峰,她以为她会安分守已的好好待着,却不想她有那样的心计。
“叶名裳,我讨厌你。”醉玲珑冷冷道,说这句话时,她眼眶里积满了泪水,她以为她不会再哭,但她还是哭了。
叶名裳扳过她的身子,低头温柔的吻去她的泪水,看着她布满忧伤的脸,胸口是剧烈的绞痛。
“珑儿,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伤害你,她们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叶名裳深情款款的看着她,这十几年,他过得一点也不开心也不快乐,他现在什么也不想管,只想她待在他身边,其它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也没意义。
章节目录 767.是谁在算计【7】
醉玲珑挑眉看着他,冷笑道,“你舍得把她们赶出去,那个少女可是你的女儿。”
“只要你高兴,我答应你。”叶名裳很确定的说,反正他会给她们母女足够的财富,让她们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他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醉玲珑的机会。
“你还真狠心。”醉玲珑没好脸色的嘲讽道。
“是的,我狠心,我不管,只要你在我身边,其它的我都不想理会。”叶名裳将她再次抱紧在怀里,他真的不想再失去她了。
醉玲珑听着他这话,脸上的神情终于不再那么冷,她感觉得到他的紧张和害怕,害怕失去她。
这个男人当初为了追求她,做了很多别人不会做的事,他堂堂一个领主竟然放低姿态追求她,早就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当初斗个你死我活时,她也微微心动,最后被他做的事感动,才会敞开心扉接受他。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你让她们继续住在她们的山峰上吧!但我的玄音阁不许她们踏入一步,谁敢踏入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除掉。”醉玲珑冰冷的双眸里杀意骤闪。
她是回来报复的,要是让安芯和那个少女离开,她还怎么报复,她就是要慢慢折腾她们。
她的女儿死了,安芯的女儿休想活着,她也要让她尝尝失去女儿的痛苦,就当是给她的女儿陪葬。
叶清璇活了十几年,也应该够了。
“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了吗?”叶名裳满脸激动的问道。
醉玲珑瞪他一眼,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转身便要走,哪知道叶名裳将她强势的拉进怀里,低头霸道的封住了她的唇,狂野又激动的吻着。
现在他再也不会放手,当初看到她写的休书,他一阵暴怒,使用力量瞬间毁掉,然后疯狂冲到华阳城,当时他心里只有恐惧,失去她,对他来说就如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醉玲珑没有拒绝他的吻,说恨他,其实也想他,因为他是她的心里唯一爱的男人。
这些年有多恨,也就有多爱。
“珑儿,我们再生个孩子吧!”叶名裳突然放开醉玲珑,漆黑的双眸炙热的盯着她,虽然她三十几岁了,但依然显得很年轻,在他心里,她永远是最美的,无人可比。
“滚!”醉玲珑一脚喘向他,突然,她伸手揪紧他的耳朵,脸上全是厉色。
叶名裳一脸不解,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就揪起他耳朵来了。
“珑儿,我是说真的,反正我们现在还算年轻,要孩子还来得及。”叶名裳一脸讨好的说道,他这是为了弥补她心里的遗憾。
醉玲珑扬着上巴瞪着他,叶名裳本还想说什么,但在看到她冷傲的神情后,乖乖的闭嘴了。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除了我和那个女人,还有其它女人?”醉玲珑问这句话时,脸色更沉,同时还有一抹期待。
叶名裳脸色沉了,有些怒道,“珑儿,你这是怀疑我么,如果当年不是那次酒误事,我绝对不会和安芯有关系,我说过这一生只会有你一个女人,你觉得我还会有其它女人吗?更何况就那次醉酒,之后我从来没碰过她。”
章节目录 768.是谁在算计【8】
他的确有些生气,他爱她的心,她应该很清楚,安芯的事让他很痛恨自责,同时他也明白,那晚可能他的酒被人动了手脚。
“哦?看你不满的样子似乎很想碰她,那你去碰啊!”醉玲珑皮笑肉不笑道。
叶名裳瞬间如泄了气的皮球,好声说道,“我才不要碰她,我只有你一个女人。”
“这么说来,你确定除了我和她再没有其它女人?”醉玲珑不依不饶的问道。
叶名裳很确定的说道,“没有。”
醉玲珑这才放开揪着叶名裳耳朵的手,他从来不会骗她,看来他真的再没有其它女人,那沐倾狂为何会长得那么像他,难道真是她的女儿,可是她又长得一点也不像她。
如果像她,她早就看出来了。
那沐倾狂到底是怎么来的。
这让醉玲珑很疑惑,突然她站起身子,看来她得去见沐倾狂一面,她要去确认她是不是她的女儿。
这个时刻,她心里是激动也是期盼的。
因为当年那个孩子的确死了,她无法相信,一个死了几天的孩子还能重新复活。
“珑儿,你怎么了?”叶名裳见她脸上神情不对劲,担忧的问道。
醉玲珑看着他淡淡道,“我要回华阳城了。”
沐倾狂的事她暂时不会告诉叶名裳,更不会让安芯知道,如果当年真是她下的毒手,那她算计的还真深,让她们母女明明都活着却永远不相见,还下了那么狠毒的血咒折磨倾狂。
最好不是她下的毒手,不然她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叶名裳拉着不让她走,有些幽怨道,“你不是答应我不离开么?”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醉玲珑反问,看着他幽怨的模样,她又觉得有些好笑,这个男人都快四十岁了,竟然还像年轻时耍赖。
“你刚刚答应的,我不管,反正我不会让你离开凌云峰。”叶名裳霸道的抱着她,她离开一步,他都不安心。
醉玲珑再次揪起他的耳朵,叶名裳疼的呲牙咧嘴。
“当年我可是写了休书给你的,我们已经不再是夫妻。”
“休书,我早就毁了,所以那根本不算,而且我又没签字。”叶名裳不以为然道。
醉玲珑放开他,转身便走,见叶名裳想拉住她,轻飘飘道,“你想让我的尸体留在这里,你就霸道好了。”
叶名裳哪里敢,只能委屈的站在那里,见她往外走,急忙跟上去。
醉玲珑回华阳城,叶名裳自然也去,当他看到华阳城外面阻挡的结界时,一怒之下,一掌全部震碎。
这时候藏身在醉家的圣弑天自然感应到了华阳城外面的响动,趁着这个混乱的时刻,他悄无声息的逃之夭夭,安全的离开华阳城。
醉玲珑也没想到叶名裳会暴怒的直接震碎外面那层结界,她以为他会进城让上官荣把结界收掉,他是领主大人,自然有资格命令他官辖区内的城主。
上官荣在感觉到结界破碎后气势汹汹的飞快奔到华阳城门口,当看到叶名裳一身暴怒的站在城门口后,脸上的怒气只能收起。
“上官荣见过领主大人,见过夫人。”上官荣走上前恭敬的行礼,然后看一眼醉玲珑,见她安然无事,便也松了口气。
叶名裳冷哼一声,怒声道,“谁让你在华阳城外面弄结界的,你是想让华阳城与世隔绝么。”
章节目录 769.是谁在算计【9】
“领主大人误会了,因为华阳城来了一个很强大的盗贼,他偷了我家里的贵重东西,所以我才会布下结界,这几天,暂时不和外界接触。”上官荣低垂着头解释,心里却是叹气,被叶名裳这样一闹,他敢肯定,那个盗贼肯定已经逃之夭夭了。
叶名裳脸色超级难看的瞪着上官荣,他刚刚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光明正大去看醉玲珑,他知道他也喜欢醉玲珑。
敢喜欢他的女人,他自然对上官荣的印象超级不好,但因为他能力还不错,才会让他管制华阳城的。
“你堂堂一个城主竟然连一个盗贼都抓不到,还需要用这样的方式,看来上官家的实力降了很多。”叶名裳阴阳怪气的说。
“……”醉玲珑听得直翻白眼,她哪里不明白叶名裳那点心思,她在心里为上官荣感到悲催,同时感到抱歉,因为是她故意把叶名裳引来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圣弑天离开。
以他的实力,他现在肯定已经躲过上官家的眼线早离开了。
“你说什么呢,这次的盗贼和以前的盗贼不一样,华阳城都搜了好几遍也没找到,你倒好,一来就坏了人家的好事。”醉玲珑怒斥叶名裳。
叶名裳瞪大眼睛,她竟然帮上官荣说话,醉玲珑扬唇瞪着他,一副你敢回嘴试试看。
他自然不敢对她发火,便看向上官荣,“你去醉家也搜了?”
上官荣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