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那里熬着药,等药熬好后,她才提着朝房间走去。
她进去的时候,圣轻鸿已经醒了,目光有些空洞的盯着床顶,沐倾狂看着有些难受。
“少主,药熬好了。”沐倾狂端着热腾腾的药走过去温柔的笑道,一双美丽明亮的大眼睛不断眨呀眨的。
圣轻鸿一看到她这副模样就有些生气,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
沐倾狂挑眉,她这个样子又惹他了么。
“你想死吗?想死的话就不要喝药好了。”沐倾狂扬着眉挑衅的盯着他,脸上依然是温柔似水的笑容。
圣轻鸿闭着眼睛好一会才坐起身子喝药,他不能死,他的倾狂还在等着他。
“少主,你很怕我吗?”沐倾狂开口笑道,眼里有些调皮的意味,她突然间有些明白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漠和没好脸色了。
圣轻鸿冷瞪她一眼,从鼻孔里轻哼一声,“我需要怕你吗?”
“那你为何一直不让我靠近你,难道你是怕我勾引你?”沐倾狂眨了眨大眼睛戏谑的笑道。
“咳咳咳……”圣轻鸿一个不稳被药呛到,猛烈的咳嗽起来,即而身上释放一股强劲的杀气,双眸冰冷的吓人。
沐倾狂见他咳嗽心里很担心,刚刚只是故意逗逗他而已,他这样的反应算是被她猜中了么。
她的轻鸿怎么会这么可爱,他之所以不让她靠近,是不想她爱上他,也不想让自己对她有特别之处,那样算是背叛她了吧!
“少主,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沐倾狂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小声的道着歉。
圣轻鸿一巴掌拍开她的手,嫌弃的冷笑道,“你对自己还真有信心,就你这模样也想勾引我。”
“我才没想勾引少主,因为我有心爱的男人,少主不要自作多情才好哦。”沐倾狂站直身子掩着嘴巴偷笑,双眸笑眯成一条细缝,这个男人真是太可爱了。
圣轻鸿有一瞬间石化,她有心爱的男人,为什么听到她这样说,他竟然有一些小小的……难受……
好像她不应该有心爱的男人,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很矛盾,又很自责,难道他会对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女子有异样的情愫,他自认为他很爱沐倾狂,不可能对别人这样的。
“少主,你可不要对我有异心,因为我很爱他,永远不会背叛他的哦。”沐倾狂娇俏的笑道,捉弄他还真好玩。
圣轻鸿挑眉瞪她一眼,不以为然的倨傲道,“我也有心爱的女人,她是任何人也无法替代的,你最好记得自己的话,永远不要打我的主意。”
沐倾狂嘴角微抽,这人还真自恋。
“我才不会打你的主意,那样我的男人会伤心的,既然我们都摊开说了,少主以后不用再对我有防备了吧!”沐倾狂凑过去睁大眼睛道,她可不希望和他们一直冷战式的相处。
圣轻鸿看她一眼没有说话,眼睛看向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章节目录 751.沐倾狂是谁的孩子【1】
“你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哦。”沐倾狂眉飞色舞的说道。
圣轻鸿依然一张面瘫脸,没有任何表情,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沐倾狂才不管,拿过他手里的药碗欢快的走了出去。
圣轻鸿看着沐倾狂的身影发呆,此时此刻,他很想沐倾狂,很想很想,真想去看看她,只是他现在的身体根本不适合飞去卡维斯大陆,为了以后,他只能忍,唯有忍。
从那天过后,圣轻鸿果然对沐倾狂不再那么冷漠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沐倾狂也不表现出对他有企图心的样子,能够平和相处是她渴望的。
“少主,今天难得有太阳,不如出去晒晒太阳吧!”
早饭过后,沐倾狂欢快的走进房间,这是她来这里半个月,第一次见到太阳。
圣轻鸿抬头朝外面看去,还真的有太阳,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太阳了,因为这里很少出太阳。
出去时,沐倾狂又帮他系着披风,微笑道,“少主,你心爱的女人帮你系过披风吗?”
圣轻鸿微愣,淡淡道,“没有。”
卡维斯大陆没有这么冷,而且他以前寒体,根本不太怕冷,哪里需要系什么披风。
“哦,那你爱她吗?”沐倾狂又问道。
圣轻鸿挑眉很是确定的傲然道,“当然。”他除了爱她还会爱谁,这一生也就是非她不爱。
沐倾狂低笑,脸上露出一抹娇羞,斩钉截铁的说“我也很爱他。”
“那你怎么没和他在一起?”圣轻鸿蹙眉道,相爱的人不是应该在一起么,虽然他也没有,但他这是特殊情况。
“他生病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治病。”说到这里,沐倾狂脸上露出一抹悲伤的神情。
圣轻鸿挑眉盯着她,看着她皱眉忧伤的样子,他竟然很想伸手替她抚平皱着的眉头,这样的想法让他很自责。
“少主你为什么没有和她在一起呢?”沐倾狂帮他系好后让开路让他先走。
圣轻鸿脸色沉了沉,“我和你心爱的男人一样,生病了,所以才会来这里治病。”
“为什么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我很想跟在他身边,陪着他治病,但他不让我去。”沐倾狂满脸的幽怨,同时还露出心疼的表情,这个笨蛋。
“因为我不想让她担心难过,所以分开是最好的。”圣轻鸿淡淡道,高挑瘦弱的身影看起来异常的孤寂。
“你们男人怎么都喜欢替女人做决定,你们自以为是为了她好,其实你们根本不了解女人,她们其实是很渴望陪在对方身边,给他鼓励,陪他一起占胜病魔。”沐倾狂愤愤不平道,她说的本来就是。
他们以为那是为对方好,其实根本不是,那样只会让对方更担心更难受。
圣轻鸿侧身看着她,不悦的反驳道,“那也只是你们女人的想法,我们男人的想法就是这样,也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爱的方式不一样。”
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女人不替自己担心难过,这就是他们认定的爱。
章节目录 752.沐倾狂是谁的孩子【2】
沐倾狂想了一会点头表示同意,或许真是这样吧,男人和女人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
“少主,你的病能治好吗?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见你心爱的女人,你就不想她吗?”沐倾狂抑着小脸好奇又很随意的问道。
圣轻鸿看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迈步朝湖水中央的亭子走去。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等我好了就会回去找她。”圣轻鸿看着平静的湖水淡淡道,或许是他觉得他和艾虹心爱的人有一样的遭遇,所以才会和她多说话,不然他从来不和这里的人说他的事。
沐倾狂哦了一声,见阳光很好,可能圣轻鸿会在这里坐一会,她便让他先坐着,她去端茶过来,今天天气好,让他多晒晒太阳,感受下温暖也好。
圣轻鸿等她走后紧紧闭上眼睛,自从艾虹来了后,他好像越发的想沐倾狂了,真恨不得立刻冲到她面前,告诉她,他没有死。
但是他不能去,难道他下一秒又要告诉她,他可能很快会死。
这样对她的打击更大,所以他绝对不能去。
沐倾狂走进院子时,远远便看到圣轻鸿抑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隔得远,她却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阵悲凉之气,他是不是想她了。
“少主,喝口热茶吧!”沐倾狂动作熟练的给他倒茶,即而安静的站在他身边。
圣轻鸿看着茶一阵发呆,他记得那次在炎机城,沐倾狂给他泡茶,还说他喜欢,就一直给他泡茶,在他的霸道下,她还答应这辈子只给他一个人泡茶。
“你不想他吗?”圣轻鸿端起茶优雅的轻抿一口。
“当然想。”沐倾狂想也没想的说道,怎么可能不想,怎么可能不念。
“那你为什么不去看他?”
沐倾狂轻叹一口气,有些微怒的幽怨道,“你们男人都倔,他都不告诉我他在哪里,我想找他,但找不到……”
说到后,她声音里带着一些无奈还有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圣轻鸿突然一笑,要是让沐倾狂知道他去了一个她不知道的地方治病,她是不是也会和艾虹一样的心情。
幸好他没有让她知道他还活着,不然她一定会很泼辣又强悍的让他妥协。
“少主,你笑了,这么多天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笑,你是想到她才笑的吧!”沐倾狂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笑容,此时,她心里是激动的。
圣轻鸿站起身子走到亭子边,一手背在身后,满脸自豪的说道,“只有她才能让我笑。”
沐倾狂听得心里甜蜜,却有一些心酸,如果他现在是一个正常人那该多好。
“她真是很荣幸,能够让你爱。”她微笑道,心里却说着傻子,她希望他脸上能够一直挂着笑容,没有任何忧郁悲伤的表情。
“不,能爱她是我的荣幸。”圣轻鸿反驳道,他从来不后悔认识沐倾狂,也不后悔爱上她,她的出现,让他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章节目录 753.沐倾狂是谁的孩子【3】
沐倾狂听得一阵动容,这也何尝不是她的荣幸,如果没有他,她现在肯定早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他让她感受到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他让她懂得爱情的酸甜苦辣。
此时她多想走上前抱住他,诉说她的爱意。
但是她不能,她不知道她那样做,他会怎样,是惊喜还是愤怒,还是自卑。
他以前是多么风华绝代又尊傲的人,他肯定很不想让她看到他这副病弱无力的样子,不然那天晚上也不会故意模糊她的记忆。
“你真好。”沐倾狂沉默了许久后看着湖面笑道。
圣轻鸿挑眉,他记得沐倾狂曾经也和他说过这三个字。
阳光灿烂,两人在湖水中的亭楼坐了很久,有一搭没一搭的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中午,沐倾狂伺候圣轻鸿吃过饭,见他睡觉后,她才离开。
“林叔,圣伯父还没有回来吗?”沐倾狂心里有些担忧,这都去差不多十天了,而且圣弑天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回来,这只能说明他现在的状况不太好。
林祥脸色也是无比的凝重,“我想可能情况不太好,不过你不用担心,圣王大人的实力应该不会出大事。”
“真的吗?要不你派人去找找。”沐倾狂凝重道,毕竟是圣轻鸿的爹,她还是挺担心的。
“我已经派人去了,华阳城根本进不去,那个城已经被封锁,我想圣王大人去拿聚魂丹时肯定出事了,所以华阳城才会封锁的。”林祥若有所思道,只要华阳城封锁,那就说明圣弑天并没有被聚魂丹的主人抓到。
要是抓到,那边也就没有必要封城费力搜索人。
沐倾狂听得眉头直蹙,这么说来是真的出了事。
“有没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沐倾狂笑道。
林祥摇了摇头道,“你照顾好少主就行,我想用不了几天,圣王大人一定会回来的。”
沐倾狂听他这样说便也放心,她想圣弑天的力量那么强,应该不会出事。
华阳城是秋之峰域的一座大都城,虽然长生境没有国家,但也座落着很多都城,每个都城都有一个城主统治,而长生境四个区域中也有很多领主,他们每个领主都占一部分地域称王,所以长生境中很多散落的大势力。
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同时还有一批批侍卫拿着武器在严密搜查。
最近这几天,华阳城的气氛极其的紧张,因为华阳城的上官家族丢了一颗很重要的聚魂丹,众人都知道这聚魂丹是难得的一种贵重丹药,至今为止,听说也就只有一颗。
上官家族可是华阳城的第一大家族,没有人敢惹,现在丢了丹药,自然发动所有的侍卫全城搜索,而且华阳城的城主还是上官家族的家主。
华阳城第二大家族是醉家,醉家最近是喜气洋洋,因为他们的大小姐突然回来了。
她已经消失了十几年,当年醉家找遍了长生境都没找到,他们都以为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她竟然回来了。
章节目录 754.沐倾狂是谁的孩子【4】
醉家自然是高兴的,因为醉玲珑是难得一见的音咒天才,以前就是醉家的掌上明珠,当年失去她,她父母都伤心欲绝。
“玲珑,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看着醉玲珑满心欢喜的问道,他是她的爹醉沉弥。
醉玲珑面色漠然,看着一屋子人淡淡道,“没去哪里,就是隐世在修炼。”她自然不会告诉他们,她去了卡维斯大陆,因为这没有必要。
“珑儿,你既然隐世修炼,为何不跟家里打声招呼,之后也不和我们联系,你知不知道我们多担心,都认为你遇害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拿着手帕拭着泪说道,她是醉玲珑的娘叶颜。
醉玲珑那么年轻的离开他们,他们作父母的自然最伤心难过。
醉玲珑脸上依然冰冷,她从小就是如此,高傲的不可一世,只有一个人可以让她放下冷漠的面容,但那个人也是伤她最深的。
“我只是想清静,现在我回来了,爹娘,你们这些年都过得好吗?”她心里还是很担心父母的,或许是因为自己越来越老了,所以才会特别想回来看看父母。
醉沉弥和叶颜听她这样说,两人连连点头。
“姐,爹娘过得一点也不好,经常想你,你都这么多年不回家。”不远处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幽怨的盯着醉玲珑,他是她的弟弟醉致远。
醉玲珑瞪他一眼,沉声道,“你不是在家,都不知道好好照顾爹娘,安慰他们。”
醉致远被训只能抿唇,他对醉玲珑很尊敬,也很崇拜她,因为她是音咒天才,醉家没有人的音咒术有她厉害,姐弟俩关系特别好,他从小还很依赖醉玲珑。
在得知醉玲珑可能死后,他伤心很久,本想去找那个人算账,但被爹娘阻止了。
醉玲珑看了眼醉致远,又看了眼他旁边的女人,还有他们身后的两个少年,想必是弟弟的孩子,那两个少年见她看他们,很乖巧的叫了一声姑姑。
看着熟悉的人熟悉的家,醉玲珑心里一阵柔软,她终于回来了,她想有些事她总要面对的,逃避也解决不了什么,不如坦然。
醉家一座偏院里,醉玲珑拿着短笛吹奏一曲,随着她吹奏,只见无数的七彩蝴蝶朝她飞来,在她面前翩翩起舞,无比的漂亮。
一曲过后,她侧身看向身后的阴暗处,“华阳城这几天守得非常严,你恐怕走不了。”
“醉大小姐,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圣弑天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前几天他去上官家拿聚魂丹,哪知道遭到很强的埋伏,幸好他身手厉害,拿到聚魂丹安全出了上官家,只是同一时刻,华阳城四周都被人包围了,他想毫不顾忌的出去可能有些难。
华阳城多少修炼高手他是知道的,上官家的实力更是不可小觑,为了大局,他才没有硬闯。
要是他真想硬闯,也是可以出去的,但现在这关头,他不想把敌人引到冰之雪域去,他想给儿子一方安宁,不让任何人任何事吵到他。
章节目录 755.沐倾狂是谁的孩子【5】
“不需要,我是帮圣轻鸿。”醉玲珑收起短笛朝房间里走去,声音极其的清冷。
她回来已经有一段日子了,那天上街正好遇到从上官家奔出来的圣弑天,她对人的气味异常的敏感,就算圣弑天换了装易了容,她还是知道是他,所以让他进了她的马车,将他带到了醉家。
紧接着便听到上官家族的聚魂丹不见了,她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那也一样,我圣弑天从来不欠别人东西,所以这份情我会还。”圣弑天豪爽的笑道,没想到这次是她帮了他。
醉家在华阳城也是很有地位,独特的音咒术让很多人不敢惹,长生境也就只有醉家懂音咒术,所以上官家这次还没有来醉家搜索。
“我要是没猜错,上官家很快就会来醉家搜查,你最好小心一点。”醉玲珑冷冷道,不过上官家想在她这里搜到人,估计是不可能的,她从来就不怕上官家。
圣弑天淡淡笑道,“我想醉大小姐一定会帮我,不然前些天你也不会让我上你的马车。”
醉玲珑扭头看他一眼,轻哼道,“我只是为了帮圣轻鸿,如果你不是他的爹,我绝对不会帮忙。”
在她的世界里,没关系的人生死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圣弑天没有再多说,他依然感谢醉玲珑,怀里的那颗聚魂丹,他是一定要给圣轻鸿吃的,这样才能延长他的生命,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他和沐倾狂相处的怎么样了。
上官家加大力量把华阳城每个角落都仔细搜查,但依然没有找到圣弑天,最后把目光聚在醉家,这是他们唯一没有搜过的地方。
聚魂丹对上官家很是重要,所以醉家肯定也是要搜的,而且还是上官家家主也就是华阳城城主上官荣亲自登上醉家搜索。
醉沉弥见上官荣要搜索表示没意见,反正他家又没有窝藏人,不让搜反而让人觉得他们做贼心虚。
上官荣对于醉家愿意搜,面上做出很客套的感谢,即而派人迅速奔进醉家,任何一处也不放过。
醉玲珑料事如神,上午她还嘱咐圣弑天,下午上官家就来了,幸好他有所准备。
看着一个个身着铠甲的侍卫奔进她的家,她心里是异常不爽的,便迈步走向前厅。
“上官家主还真费心,竟然搜到我醉家来了。”醉玲珑一身白色长裙,一头白发,站在大厅门口异常耀眼,清冷的脸上露出一抹讥笑,冰冷的眸子里也是嘲笑。
上官荣在看到醉玲珑后呆了呆,她竟然还活着,醉玲珑曾经是华阳城的第一美人,当时不知道多少名门弟子喜欢她,自然而然,他也是喜欢醉玲珑的。
她的绝世容颜,再加上冷傲高贵的独特气势,那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模样更是激起众人的想要拥有她的冲动,只可惜,谁也入不了她的眼,而且把谁都不放在心里,当然有一个人是除外的。
“没人告诉上官家主这样盯着人看是不礼貌的吗?”醉玲珑神情更冷了几分,语气毫不客气的指责。
章节目录 756.沐倾狂是谁的孩子【6】
上官荣反应过来后,脸上有些不自在,这里还有很多其它人,被醉玲珑这样一说,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不过他却没有生气,只是淡笑道,“玲珑,你不是失踪了十几年,怎么突然回来了?”
醉玲珑眉毛微挑,轻抬眼睑,难得的笑道,“上官家主是在怀疑我吗?认为是我偷了你家的聚魂丹?”
上官荣目瞪口呆,咳嗽一声道,急声道,“没有,绝对没有的意思,只是当年你突然失踪,我很担心你,你突然回来,让我很诧异。”
当年醉玲珑失踪时,他也派了人去找,他是真心很喜欢醉玲珑,特别是她那份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孤傲,这世间恐怕也只有她一个女子敢如此,那份独特很吸引他。
自从她消失后,再没有像她这样的女子出现过。
之后他娶妻生子,但心里依然没有把她忘记,此时见到她,除了惊喜就是激动,原来她还活着。
“也许吧!所有人都认为我死了,但我没死,你继续搜吧!”醉玲珑淡淡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从回来醉家,她也就那天出去过一次,但在遇到圣弑天后,她便没有再出去闲逛,所以现在想出去走走。
反正圣弑天的藏身地她不用担心,上官家再怎么搜也会搜不到。
上官荣见醉玲珑一个人往外面走,转身跟醉沉弥打了一声招呼,即而示意所有人全部撤退醉家。
他太了解醉玲珑,她孤傲,陌生人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所以醉家绝对不会帮一个偷药的贼。
只是想到那偷药的贼,他心里是咬牙切齿的,那颗聚魂丹可是上官家花了很多心思才得到的。
华阳城已经被他全部布属好,外面有一层强劲的结界包围着,那人想冲出去,自然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他敢肯定,那人还在华阳城,只要他在华阳城,掘地三尺,他也会把他找出来。
“玲珑,这些年你去了哪里?过得好吗?怎么头发全白了?”上官荣小心翼翼的问道,不怒自威的堂堂城主在醉玲珑身边却是这么放低身姿,让周围很多人看得跌破眼睛。
醉玲珑的心又痛了起来,头发会白,那是因为痛恨到深处,伤心欲绝才造成的,那一夜之间,她的头发由青丝到白丝。
“很好。”她淡淡的说,然后停下步伐,侧身看着上官荣,“我说你这个堂堂城主跟着我似乎不太好,我可不想惹来什么麻烦,所以你不要跟着我,我这么久没回来,想好好看看华阳城。”
上官荣脸上有一些尴尬,然后傲然笑道,“不碍事,我们曾经是熟人,你是醉家的大小姐,有谁敢欺负你。”
是啊,有谁敢欺负她,或许只有那个人吧!他也不知道当年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伤心欲绝回到华阳城,最后就失踪了。
“随便。”醉玲珑冷傲声,迈着步子继续前行,十几年没见,华阳城比以前繁荣了,“你把华阳城打理的很好。”
“你这是在夸我吗?”上官荣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能得到她一句夸奖实属不易。
章节目录 757.沐倾狂是谁的孩子【7】
醉玲珑没有回话只是边走边朝四周张望,她在那座雪山上独自待了十几年,她还以为这一生可能都不会再走进这样繁华的地方。
如果不是圣轻鸿和沐倾狂后面的出现,她想她可能永远不会下那座雪山,也不会猛然间想起,家里已经渐老的父母。
想到沐倾狂,她心里是矛盾的心情。
“玲珑,当年你和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回来,然后消失?”上官荣壮着胆子问道,当年那天,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曾经那么骄傲的人,从来没有哭过,那次却哭得伤心欲绝。
他本想上去安慰她,却被她用力量驱赶开,那一次过后,他便再没有见过她,直到今天。
醉玲珑脸上没有再像以前出现痛苦的神色和怒气,相反是风轻云淡,在决定回来长生境时,她就释怀了,她何必拿别人的错来折磨自己。
“我已经忘记了,如果你想让我痛苦,那就继续问吧!”醉玲珑淡淡的说,以前在华阳城,她和上官荣还算是朋友,她也知道他喜欢他,但她当时心里只有一个人,只把他当朋友。
上官荣乖乖的闭嘴,既然是令她痛苦的事,他自然不会再问。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安静的走在街道上,街道两边的人纷纷打量醉玲珑,虽然她满头白发,但有些人还是认出了她,纷纷出声,醉玲珑是华阳城很有名的人,自然很多人都认识她。
特别是她的音咒术,既可以进行凶残的攻击,也可以吹奏出一幕幕唯美的画面。
街道不远处,一个看似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看到醉玲珑时眼里全是惊讶,即而瞬间消失在原地。
醉玲珑自然没有错过这一幕,嘴角微勾,露出一抹冷笑。
“聚魂丹对上官家很重要吗?”醉玲珑冷冷问道。
上官荣重重点头,气急败坏道,“这可稀世丹药,我们上官家花了很多财力和人力才得到的,没想到会被人盗走,最好别让我抓去,不然我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回去吧!我不想让贵夫人胡思乱想。”醉玲珑赶人道,即而快步朝前面走,华阳城是上官家的天下,现在街道上到处都是上官家的人,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上官荣伸出手想叫住醉玲珑,却发现她已经走了很远,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心里一片柔软,她是唯一一个占据他心房的女人。
这么十几年过去,他依然无法忘怀,只是他很清楚,不管他怎样,她心里始终不会是他。
“城主,全城搜过了,都没有那盗贼的身影。”这时候一名老者走到上官荣面前恭敬的禀报。
“再搜,多增加些人,每条街,每栋楼都派人暗中驻守。”上官荣满脸威严道,他就不相信那人能凭空消失,除非他能破掉外面那层强劲的结界。
老者听令后迅速离开,上官荣看了看醉玲珑离开的方向,最后迈步朝上官家走去。
醉玲珑逛了一圈就回去了,说是逛街,其实是想看看华阳城的防守,因为她想把圣弑天送出去。
章节目录 758.沐倾狂是谁的孩子【8】
他已经出来这么多天,要是不回去他们应该会担心吧!而且早些给圣轻鸿吃了聚魂丹也好,免得出什么意外。
但她刚刚扫过后,这华阳城就好像被上官荣铺了一个细密的巨网笼罩住,想必一只苍蝇或者一只鸟飞出去他都会发现,外面那层结界才是最关键的,不然以圣弑天的身手,肯定早就逃之夭夭。
这么多年没回来,的确变了。
上官荣比以前更成熟稳重,处事手法也严谨了很多。
回到醉家后,酸玲珑直接去见了圣弑天。
“醉大小姐,外面情况怎样?”圣弑天神情凝重道,他在醉家已经待了好几天,也开始焦急了,他还是很担心圣轻鸿。
醉玲珑轻扫他一眼,倨傲道,“上官家的实力你是知道的,你是冬之雪域的人,本就不应该来秋之峰域闹事,上官家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你只要冲那层结界,他们便会发现你,就算你逃出去,他们也会有办法一直跟着你,要是强闯,除非你想把他们引去冰之雪域。”
“我知道,这个我早就考虑到了,不然那天我就强闯了,只是没想到上官家布结界会那快。”圣弑天沉声道。
醉玲珑轻哼一声,“不是布那么快,而是那些布结界的高手早就在华阳城外面,他们在守护聚魂丹,聚魂丹出事,上官家会第一个通知他们布结界,这样就算别人拿了,他们也能把对方困在华阳城。”
圣弑天沉默不语,看来这聚魂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不然上官家也不会花这么多心思来守护。
“不知道醉大小姐愿不愿意帮我?”圣弑天看向醉玲珑,如今能帮他的只有她一个人。
醉玲珑抬头看他,示意他说。
“麻烦你帮我把聚魂丹送去冰之雪域。”圣弑天请求道,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醉玲珑摇头,“我不能去,那样会引起怀疑,上官家肯定会派人跟着我,不过你放心,不要两天,你就能自如出城。”
圣弑天脸上大喜,惊讶道,“醉大小姐有办法让上官家收了结界。”
“我自然有办法,你再等两天吧!”醉玲珑说完站起身子朝外面走。
圣弑天脑海转动,她怎么能让上官家收掉结界,转念一想便猜到了什么,真诚的感激道,“我和鸿儿先谢谢你。”
醉玲珑没吭声,步伐不停的朝外面走,她的事,她也要去面对,有些账也应该好好算算。
虽然她释怀,不再心痛不再愤怒,但她那个还未来得及见到这个世界的孩子的仇,她是一定要算的。
“城主,醉家的大小姐要出城,此时已经到了城门口。”突然一名侍卫走进城主府坻禀报上官荣。
上官荣蹙眉,醉玲珑现在要出城做什么,但要是阻止她,恐怕必定会有一场大战,她向来都是我行我素,而且她又是……
“你下去,我去处理。”上官荣放下茶杯迅速朝城门口奔去,昨日相见,他还正想着找什么借口再见她,没想到现在就有机会。
醉玲珑一个人站在城门口,身上散放着一股慑人的浓厚寒意,那些侍卫看着她都不敢靠近。
章节目录 759.沐倾狂是谁的孩子【9】
“玲珑,你这是要去哪里?”上官荣奔近醉玲珑身边轻笑道。
醉玲珑侧身看着他,“我要去一个地方,你知道的地方,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
“玲珑,我没有那意思,只是现在上官家丢了那么珍贵的东西,我不得不防着,你去那个地方做什么?”上官荣脸上的笑容消失,那个地方让她伤心归来,她还去做什么。
醉玲珑身上释放一股强劲的戾气,冷艳的双眸里杀气腾腾,“报仇。”
上官荣心里一紧,神情也紧绷起来,“你,你们当年怎么了,为何现在变成这样?”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你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醉玲珑身上的戾气依然很浓,满面怒容,她很想控制怒气,但想着自己死去的孩子 ,她还是无法淡定平静。
当年她十月怀胎,孩子刚出生就死了,这件事她用了十几年才平息下来,但真回到这里,痛苦如潮水般朝她涌来,让她再也控制不住。
当年她的孩子出生时是有气息的,只是没活一天就死了,她心里很清楚,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她当时在那里大闹了一场,但那个人却说她不懂事胡理取闹。
一气之下,她悲痛欲绝的离开了那里。
回来华阳城,她更是痛不欲生,她刚做娘亲,就马上失去孩子,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当时只想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痛苦的地方,所以她悄悄去了卡维斯大陆。
这次回来,她是一定会去那个地方,她已经过了十几年不像样的生活,这次,她也不会让他们平静的生活。
伤害她孩子的人,她必定会让对方得到应有的惩罚。
只是她再怎么惩罚,孩子也不会回到她身边。
如果她的孩子长大,现在也应该有沐倾狂那般大了,想着沐倾狂的模样,她脸上涌起一抹冷意。
很明显,沐倾狂肯定和那个人有关系,那个人当年只有她和另一个女人,他怎么还会有其它孩子,难道是私生子?
但以她的了解,他除了醉酒和那个女人发生关系,再没有其它女人,怎么可能还会有孩子。
如果是他的孩子,更加不会流落到卡维斯大陆去,那沐倾狂到底是谁的孩子?
难道是她的,但她的孩子是真的死了,当年她检查过,而且还是她亲手埋葬的,那时她还在那里守了七天七夜,如果没死,也早就在地下窒息了。
最好不要是她想的那样,不然她会让她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玲珑……”上官荣看着一直往前走的醉玲珑轻轻唤了一声。
醉玲珑依然我行我素朝前面走,那些侍卫看着越走越近的醉玲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们让开。”上官荣突然摆手道,即而跟上醉玲珑,苦笑道,“不如我陪你去吧!”
“看来你还是不放心我。”醉玲珑嘲讽的笑道,不过她也无所谓,上官荣会如此也是应该的。
上官荣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玲珑,你不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