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们没有相遇多好。”沐倾狂突然趴在他的胸口痛苦的说道。
PS:有木有甜蜜的赶脚……o(≥ω≤)o
章节目录 740.去长生境【10】
他的胸口一片平静,再没有像以前那样有均匀的心跳声,沐倾狂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心里犹如被人拿刀子狠狠剜着,鲜血淋淋的痛。
如果那天晚上,他们没有相遇,没有相处,没有相爱,他也就不会沦落为这个样子。
她现在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如果让他这么难受,让他变成这样,她宁愿从来没有认识他,没有爱上他。
他应该还是像以前那样过着尊贵潇洒悠闲的生活。
沐倾狂缓缓坐起身子,伸手轻轻抚摸着他削瘦的脸,即而低头朝他唇上温柔的吻去,她不会让他死,更不会让他这样活着,她要让他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深深一吻过后,沐倾狂看向床边快要燃完的熏香,最后恋恋不舍的不得不离开。
她既然答应了圣弑天,自然不会让他为难,不过她也下了一个决定,她要留下来,她要留在他身边,陪着他,照顾他,直到他好的那天为止。
“什么,你要留下来,这个不行。”另一座冰宫里,圣弑天极其严肃的说道,他答应沐倾狂来看儿子已经破例了,她还想留在这里肯定不行。
他可不想和儿子的关系僵硬。
沐倾狂就知道圣弑天会这样,但她依然不会放弃,“伯父,或许有我陪着他,他的求生意识会更强,难道你想让他消沉下去,一个人自己都放弃了自己,再想其它办法救治也会无用。”
圣弑天听着这话安静下来,近段时间,圣轻鸿的意志的确很弱,他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越来越差,所以好像有些放弃了。
其实他的身体也的确是越来越差了,要是再没有更好的药物,就算他运功帮他疗养,可能也撑不了几个月。
“你怎么知道他放弃了自己。”这让他很好奇,毕竟沐倾狂是刚见到圣轻鸿。
“感觉。”沐倾狂淡淡的说,她就是感应得到,所以她要留下来,她要让他重新拥有很强烈的活着浴望。
圣弑天盯着面目清冷的沐倾狂,看得出来,她刚刚哭过。
“他是不会见你的,更不会愿意你留下来。”圣弑天叹气道,他何尝不想让沐倾狂陪着圣轻鸿,毕竟那是他心爱的女人,他一定也很渴望她在他身边。
沐倾狂风轻云淡的说,“只要帮我易容,再用其它熏香改变我身上的气味就可以了。”
至于声音,她会自己想办法改变,这样圣轻鸿就不会发现她是沐倾狂。
“这样真的可以吗?”圣弑天蹙眉道,要是被发现,他会死定的。
哎,他堂堂圣王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自己的儿子,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
“伯父,我想他活着,我希望他好好的活着,我更想和他在一起,你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幸福吧!”沐倾狂抬头目光清明的盯着圣弑天无比真诚的说,这是她的愿望。
圣弑天看着面前绝决的女子,她的确有让人喜欢的地方,单她那句你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幸福,他就帮她。
章节目录 741.怕我勾引你?【1】
他的确希望圣轻鸿幸福,他已经遗憾一生,不想他再遗憾一生,那样他们父子的人生就都太悲剧了。
既然沐倾狂那么有信心,他也应该有信心,不管如何,他不会放弃圣轻鸿。
花心他们一直住在那座冰宫里,醉玲珑得知沐倾狂要去照顾圣轻鸿没有什么意见,或许让她照顾他会更好。
“师父,你真的要走了吗?”沐倾狂淡淡问道。
醉玲珑看她一眼道,“嗯,这里不是我的地盘,我要回去属于我自己的地方,你放心吧!我会来找你,你身上的气味已经被我改变,他发现不了的,你体内的毒和蛊我给你留了药,按时吃完就会没事的。”
“谢谢师父,你要小心,轻鸿一定很想见你。”沐倾狂心里有些担忧,她知道醉玲珑当初为什么离开长生境,她现在这样回去,会有危险的吧!
醉玲珑孤傲惯了,哪里会怕什么危险,那里是她的家,她为什么不能回去,临走时,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沐倾狂,最后在圣弑天的带领下离开冰宫。
“醉大小姐现在回去,不知道有些有没有改变。”圣弑天送醉玲珑出了冰之雪区域。
醉玲珑面若冰霜的盯着远方,冷傲道,“不需要圣王大人的提醒。”
圣弑天咳嗽一声,语气不再那么冷,“你这些年对轻鸿的照顾,这个恩我会替他还你。”
醉玲珑挑了挑眉,身形一动消失眨眼间在原地。
圣轻鸿只觉得这次运功疗养后睡得异常久,他好像还听到有人的哭声,他伸出左手摸了摸右手,他记得有什么东西砸落在他手背上,他甩了甩头,应该是梦。
突然传来敲门声,圣轻鸿淡淡的应了一声,即而一道绿色的身影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点心还有一壶热茶。
圣轻鸿双眸冷冷的盯着绿衣女子看,他以前怎么没有见过她,新来的?
“少主,我是新来的,我叫艾虹,雪伶姐姐被圣王派出去办其它事了,以后由我照顾你。”沐倾狂动作很自然的把点心和茶放在桌子上,即而弯腰行礼的介绍自己。
圣轻鸿淡看她一眼没有再看她,也不再说话,然后走下床坐到桌边拿起一块点心浅浅的尝着,才吃一块,他便放下,迈出轻盈的步子朝门口走去。
“少主,外面风大,你还是在房间里休养吧!”沐倾狂跟上前,她刚来时,外面寒风呼啸,他这样出去身子受得了么。
圣轻鸿见她阻止,回头目光冷峻的看她一眼,继续迈步朝外面走。
沐倾狂被他那样一看,脸上故意露出胆颤的表情,他的神情还是和以前一样,生气起来那么冷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不过能和他靠这么近,还能和他说话,她很开心很开心,只是看着他孤寂的样子,她很心疼很心疼,真恨不得由她替他来承担这些。
见外面风大,沐倾狂从床边拿起一件很厚的披风跟了出去。
章节目录 742.怕我勾引你?【2】
圣轻鸿和往前一样站在栏杆边静静观望着湖面,今日的风似乎真的大了些,天空还飘起了大朵的雪花,虽然如此,面前的湖水依然没有结冰,水面上飘浮的几朵白色莲花开得很是娇艳。
好像越冷,它们越喜欢,越是竞相绽放。
沐倾狂轻轻走上前,大胆的把披风给他披上,然后走到他面前帮他系着披风的结带。
圣轻鸿依然盯着前方,并没有看她一眼,突然他开口冷漠道,“你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沐倾狂在心里嗯哼一声,难道不是爱人么……
“是嘛!能够和少主的朋友像,真是艾虹的荣幸。”沐倾狂替他系好结带后,抬头笑嫣如花的看着他,一脸的娇柔,柳叶眉微微上扬,脸上露出欣喜又纯真的表情。
就好像一个小女孩突然听到别人的夸奖很高兴一样,实在很难想像,现在的她和以前的沐倾狂是同一个人,虽然她以前也会这样笑,但只是偶尔,而且根本不会有什么纯真娇柔的表情。
她想只有这样改变才不会让他发觉。
沐倾狂并不想让他知道艾虹是她,她不想让他有心理压力,他这个样子不想让她看到,她就如他所愿,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待在他身边也不错,她只想每天看着他,照顾他,守着他,不让他感觉孤单。
圣轻鸿被她咯咯咯的笑声吸引,他低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你为什么那么开心?”
沐倾狂红唇微扬,调皮的笑道,“因为少主说我像你的朋友,少主这么风华绝代迷人,你的朋友肯定也特别的迷人漂亮。”
,不知道她这样算不算是自夸,嘿嘿……
圣轻鸿看她一眼,走近栏杆边,双手搭在冰雕的栏杆上,若有所思道,“她迷人又漂亮,她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人。”
说这句话时,他嘴角浮出一抹自己也察觉不到的笑意,但是沐倾狂看到了。
这一幕让她既心疼心酸又心痛,这个男人让她如何不爱,怎么能不待在他身边。
她平息下心情,温柔的笑道,“真的吗?不知道艾虹有没有机会见她一面,她为什么没有和少主待在一起。”
“不知道。”圣轻鸿嘴角的笑容消失,眼里有些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他不知道。
“为什么?”沐倾狂眨着大眼睛纯真的问道。
圣轻鸿没有说话,转身便走了,因为他会死,所以他们没有在一起,他不能让她再痛苦一次,所以有他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沐倾狂站在那里没动,随天空的白雪落在她头上,身上,脸上,她伸手摸了摸脸,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雪花被她脸上的温度融化后成的水。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因为他认为自己活不了多久。
沐倾狂没有站太久,她迅速恢复神情,像若无其事般跟上圣轻鸿。
圣轻鸿回了房间坐在书桌前看书,这些是圣弑天特意拿来给他的,让他好好了解下长生境。
章节目录 743.怕我勾引你?【3】
其实他觉得了不了解没有多大的必要,只是闲着无聊,他拿来消遣下时间。
沐倾狂也跟了进来,他坐着看书,她便站在他身边相伴,房间很安静,似乎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他认真看书,她盯着他瞧,这样的相处总比他们分开要好。
“你下去吧!”圣轻鸿很不喜欢别的女人那样盯着她,就算边上的女人给他的感觉有些像倾狂也不行。
他不知道圣弑天为什么会派这样一个女人过来,她像倾狂但又不像,因为倾狂不会像她露出那样天真偶尔又胆怯的表情,而且她看起来弱不禁风,他的倾狂可是很强悍的,但他又说不清她们哪里像。
因为她们外貌一点也不像,或许也就是一瞬间的感觉吧!
“少主,我想陪着你。”沐倾狂脸上露出可怜兮兮还有胆怯的表情,活像一只乖巧的小白兔。
“我不需要陪,下去。”圣轻鸿冷冷道,他讨厌违抗他命令的人,就算她看起来再楚楚可怜,他也不会心软,能让他心软的人只是倾狂。
沐倾狂双手绞着衣摆,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还不走。”圣轻鸿怒了。
沐倾狂依然不走,在看到圣轻鸿站起身子后,她抬头,目光含泪的盯着他,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柔弱和可怜,让人打从心里想要怜惜她。
圣轻鸿身子怔了怔,他就说她哪里和倾狂像,原来是那双眼睛。
但倾狂的眼睛从来都是坚强的光芒,哪里会这样脆弱的落泪。
“滚出去。”他依然没有心软,以前雪怜也不敢时刻陪在他身边,一个新来的丫头有什么资格违抗他的命令。
“我不走,我要一直守护少主。”沐倾狂声音哽咽道,她不要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个封闭的房间里,要不是今天外面风大又下雪,她定会想办法带他出去。
让他多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让他感受大自然的生机勃勃。
圣轻鸿挑了挑眉,放下手里的书朝外面走,没来由的感觉一阵烦躁,看着她的眼泪,他竟然差一点心软,还有一点难受。
她是倾狂吗?
能让他那样除了倾狂再不会有其它人,他不可能对其它女人那样的,那样算是背叛了她。
沐倾狂见他烦躁,快步跟上,他不高兴了么,他没有把她打出去还真是稀奇,按照他以前的性命,这样忤逆他,早就丢出去了。
难道他对艾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想着他对其它女人不一样,她又有些吃醋。
但想着这个女人也是自己,她又笑了起来,她和自己吃什么醋。
还是说他察觉到了什么,不然他怎么会说她和他的一个朋友很像。
沐倾狂抿了抿唇,她自认为她掩饰的很好,收敛了以前很多气息,身上的气味也彻底改变,脸上的容貌更是看不出一点,她并没有带面具,而是直接易容。
“不准跟着我。”圣轻鸿感觉沐倾狂跟上来后,沉声道,即而飞身跃过湖面将她丢在后面。
章节目录 744.怕我勾引你?【4】
沐倾狂在心里叹气,他生气了,她并不想惹他生气,算了,让他去吧!反正她可以和他慢慢磨。
现在就让着他,等他以后好了,看她怎么收拾他!
“少主,圣王大人在里面闭关,请不要乱闯。”圣轻鸿直接闯进圣弑天的冰宫,一身的慑人寒意,脸上更是浮着一丝怒气。
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挡住了圣轻鸿的路,男人一身黑色长袍,脸上一片冷冰冰。
“让开。”圣轻鸿冷酷道。
“请少主不要为难我。”男人一脸淡定从容的说。
圣轻鸿高高挑起眉毛,迈步就走,但面前的男人依然站在那里没动,毫不退让。
“林叔,让他进来。”圣弑天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少主请。”林祥伸出手恭敬的说,他只听从圣弑天的,其它人的命令他都不会听也不会服从。
圣轻鸿轻哼一声朝里面走去,林祥淡淡摇头,他何时见过圣弑天这样对待别人,估计也就只有圣轻鸿和那个女子。
圣王大人一生没有娶妻,突然间有一个儿子,自然是疼爱至极。
他想圣轻鸿的娘应该就是当年那一位让圣王大人念念不忘的女子,他是陪着圣弑天长大的,能让他为之改变的,除了那个温柔大方的女子也就只有圣轻鸿。
只是这一家三口始终有了遗憾,这些年圣弑天一直让他派人四处寻找秦宜月的下落,但现在得知她已经过世,他心里也替他感到遗憾,好好的一对壁人就这样阴阳相隔了。
“为什么给我换人。”圣轻鸿走进去沉声问道。
圣弑天在圣轻鸿进来前就退出了境界,他站起身子走向他,“我派雪伶出去办事了,艾虹不好吗?”
“不好。”圣轻鸿想也没想的说道。
圣弑天是有些心虚的,圣轻鸿看起来很生气,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为什么不好。”他毕竟是见过风风雨雨的,所以也没有紧张,只是面不改色的问道。
圣轻鸿看他一眼,也想不出什么理由,只能说,“就是不好,我不喜欢她照顾我。”
“就因为不喜欢你就要换掉她?”圣弑天问道,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发现什么,还好是没有发现。
圣轻鸿沉默不语,一脸黑臭臭的,圣弑天就不解了,沐倾狂做了什么,让他这么气冲冲的来找他,不然平时要不是他去找他,他根本不会来找他。
看来这未来儿媳妇还是有点本事。
“儿子啊,我最近这里缺人,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下你,等雪伶回来,我立刻让她照顾你。”圣弑天叹了口气道,脸上是凝重的表情,好像他遇到了什么大事一样。
圣轻鸿双眸眯起,直直打量圣弑天,他缺人,骗鬼去吧!
他一路走来,看到很多侍女走动,这就是他所谓的缺人?
“不换也可以,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圣轻鸿倨傲的说,即而迈步离开。
圣弑手伸手摩挲着下巴,突然笑了起来,他倒要看看他们两个年轻人会闹出什么事。
章节目录 745.怕我勾引你?【5】
“圣王大人,刚刚收到的消息。”林祥突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竹筒。
圣弑天迅速接过,拿出里面的纸条,看完后,眉宇间露出一抹笑意,“林祥,那药有下落了,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这里你好好看着。”
“圣王大人一个人去吗?”林祥担忧的问道。
圣弑天嗯了一声,人多怕引起注意,还是由他一个人去比较好,那颗药对圣轻鸿很有用,可以延长他的生命,自然要拿来,这样他们又多了时间找七窍玲珑心或者想其它办法。
“我看还是带两个人去吧,这药的主人也不是好惹的。”林祥神色凝重的说,这里还靠圣弑天带领,他爱子心切可以不顾,但他作为他的仆人,必须为他考虑到。
圣弑天想了一会道,“好,就听你的。”
林祥微微点头,圣弑天的功夫自然不用说,但还是以防万一比较好。
圣弑天当天就带着两个暗卫离开了冰之雪域,这次出去,他势在必得拿到东西。
沐倾狂一直站在院子里等圣轻鸿,也不在意那些雪花飘落在她身上,没多久她便看去圣轻鸿从远处慢慢走来,一身的寒冷之气,虽然脸瘦了,但依然不少那份英俊,只不过有些像弱美人,没有以前那种不怒自威,只是他此时的脸绷得很紧,臭臭的,好像谁欠了他一样。
不用想,罪魁祸首肯定是她了。
她不说话一直站在那里等,圣轻鸿走过来时根本不看她,进入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那意思是说,你不要进来。
沐倾狂翻了翻白眼,真是幼稚,竟然把她拒绝在门外,好吧!这是她第一次被圣帅哥拒绝,这种感觉很不好啊啊啊……
他心情不好,她也就不去惹她,转身便走了。
一个上午,她都没有再去找她,直到午饭的时候,她才提着一个竹笼走进院子,原本她去做饭了,她想他以后的伙食就由她来负责,她把21世纪的菜一道道做给他吃。
圣轻鸿在看到沐倾狂进来后依然没有给她好脸色,见她把菜摆好后,冷声道,“你出去。”
他根本不想看到她,要是她站在那里,可能会没心情吃饭。
“少主为什么赶我出去,伺候你是我的职责,我有那么可怕么,还是说少主怕我?”沐倾狂目光明媚带着一些调皮的笑意盯着他。
圣轻鸿怒了,他怕她,他会怕一个女人,除了沐倾狂,他才不怕任何女人。
明明知道她用的激将法,他还是走了过去,在看到桌上的几盘菜后,眼里略微有些惊讶,这是他以前没有见过的菜式。
沐倾狂看到他眼里的惊讶,心里有些些得意,小样,没见过吧!
圣轻鸿没有说话,坐下拿筷子优雅又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味道还真不是一般的独特,这顿饭,他竟然比以前多吃了很多。
沐倾狂看着他吃饭的模样,心里涌起点点甜蜜,圣弑天告诉她,他以前只吃一碗饭,让她送饭时不要多送,今天她多盛了一些饭,没想到他全吃掉了。
PS:推荐一个朋友的文文,《倾世帝王宠:鬼魅四小姐》,作者:琉璃妃。
章节目录 746.怕我勾引你?【6】
圣轻鸿吃完饭继续去看书,根本不搭理沐倾狂,沐倾狂也不吵他,收拾好东西便走了。
没过多久,她又来了,圣轻鸿见她来了后,脸色很冷漠,即而躺到床榻上睡觉。
沐倾狂见他睡觉,嘴角露出满意的笑,见他一直闭着眼睛,她走上前点然一根熏香,这是她问圣弑天要来的,点上就能让他安静的沉睡,而且对他身体没有坏处,只有好处,因为是用高级药材制成的。
随着熏香点燃,圣轻鸿进入睡眠的状态。
沐倾狂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又叫了好几声,在确定圣轻鸿是真的睡着后,她快速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握紧他的手,他的手微有些冰凉,让她心里一紧。
“轻鸿,你不能放弃,一定要好好活着,只有你活着,我们才能一起。”沐倾狂拿起他的手轻柔的吻了吻,鼻子有些酸酸的,即而她趴在他的脖子处,闻着他身上独特的药香,一脸的幸福。
真好,幸好他还在。
这段时间的恐惧,害怕,忐忑不安在见到他这刻全部消失,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让他真正好起来,圣弑天临走时来找她了,让她好好照顾圣轻鸿,他要出去一段时间。
看得出来,他是一名慈父,很爱圣轻鸿。
“吱吱吱……”突然一阵老鼠叫声响起。
沐倾狂抬头看去,便看到丑丑站在桌子上兴奋的叫着,她迅速坐直身子,走过去将它提起往外面走。
“你过来做什么,赶紧回去。”沐倾狂走出房间后小声道,要是让圣轻鸿看到,她非露出破绽不可。
丑丑挤了挤眉,“大家派我过来打探消息,所以我过来看看。”
“……”沐倾狂。
“轻鸿真的还活着啊,你现在很高兴吧!竟然还趴到人家身上,羞羞羞……”丑丑眨巴着眼睛狡黠笑道。
“你找死是不是,轻鸿还没有吃过鼠肉,要不你牺牲一下。”沐倾狂凑近它阴测测的笑道。
丑丑全身颤抖,满脸委屈的盯着她,要不要用这么毒的招式。
“好吧,我以后不乱来了,大家都想知道他情况怎样?”丑丑恢复严肃的神情说道。
沐倾狂将它放在旁边的栏杆上,脸色一片冷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太差,你让大家不要太担心,我相信他一定会没事的。”
“嗯,好吧!你也不要太难过,我走了,你不要太想我哦。”丑丑卖了个萌笑道,即而身子一闪消失在栏杆上。
沐倾狂嘴角抽了抽,伸出双手按在栏杆上,现在她只能耐心的照顾圣轻鸿,至于怎么帮他,恐怕也就只有圣弑天知道。
只是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圣弑天是什么人,只知道大家很恭敬的叫他圣王大人。
这里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种族,想必他是这个种族的统治者吧!
她突然飞身跃到冰宫的最高处,俯身看着四周,到处一片白茫茫,这个冰之雪域还是挺大的,都看不到其它三个区域,看来长生境也是挺大的。
章节目录 747.怕我勾引你?【7】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似乎只是冰之雪域的一部分,虽然这里到处都是雪和冰,幸好不是特别的冻人,不然他们都会承受不住。
沐倾狂站在冰宫最顶处看了许久,在觉得那根熏香应该燃完了后,她迅速飞身落地,走到圣轻鸿房间外面等候着。
圣轻鸿醒来时只感觉脑袋沉沉的,坐在床榻上的他朝四周扫视着,最后发现不远处桌面上的熏香,看着熏香,他眉头不悦的蹙了起来,同时还提起了一股警惕。
以前他休息时,雪伶从来不给他点这种熏香,这个艾虹来了后为什么给他点熏香,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那种沉睡让他有种永远也睡着不醒的感觉。
想着有一天会永远睡着不醒,圣轻鸿有些难受,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如果他真的死了,那将再也见不到沐倾狂,她现在过得好吗?有没有把他忘记。
圣轻鸿突然闭上眼睛,双手紧握成拳,上次只是看了她一会,她好像瘦了,这次他让圣弑天去帮她,她会不会发现点什么。
倏地,他睁开眼睛,那天他让圣弑天带面具去的,应该不会发现。
他朝窗户边看去,那里站着一抹细小的身影,随着张望,他双眸眯成了一条缝。
“少主醒了吗?”沐倾狂的声音在外面清脆的响起。
圣轻鸿嗯了一声,即而房间的门打开,一道绿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少主要喝茶还是?”沐倾狂弯腰低着头问道。
“以后不要在我房间里点熏香,我讨厌。”圣轻鸿冷冷道,他不要一直沉睡,此时此刻意识到这点后,他竟然特别的害怕。
前段时间,他的确想要活着的浴望慢慢在减少,那是因为他有些绝望,但真意识到自己再也见不到沐倾狂时,他又是很恐惧的。
如果他死了,她该怎么办?
所以他必须想办法活着,他要努力配合圣弑天的治疗,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不应该放弃。
因为他心爱的女人还在等着他爱,等着他守护,等着他相伴。
“哦,知道了。”沐倾狂听出了他话里的怒气,很是乖巧的答道。
圣轻鸿站起身子从她身边走过,拿起挂在墙上的碧绿萧朝外面走去。
沐倾狂看着他孤寂的身影,眉头微微蹙起,迈着轻盈的步子跟了上去。
圣轻鸿走到湖水边,拿着碧绿萧轻轻吹奏起来,这次的萧声里没有悲凉,只有令人舒服悦耳动听的曲子。
沐倾狂微笑起来,一个人的萧声能透露他的心情,此时他的萧声不像那天晚上带着悲痛,看来他自己想开了。
他能想开,她替他感到高兴,希望他能一直这样继续保持下去。
天空中漫天白雪飘飘洒洒从天而降,寒风也凑起热闹不断呼啸,圣轻鸿一头银发在寒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衣袍摆动,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看着远处的画面,沐倾狂想起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在她心里就是举世无双,无人能比的。
章节目录 748.怕我勾引你?【8】
沐倾狂抬头朝天空看去,见白雪越来越大后,转身朝房间走去,即而拿出一柄伞轻轻走到圣轻鸿身后为他撑着。
湖水边,一白一绿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站着,天空的白雪犹如繁星般在他们头顶浮动。
沐倾狂不敢太流露自己的情绪,只能面色平静的盯着他的侧面,以前他们哪里有机会如此。
他吹奏萧声,她为他撑伞,这副画面再次留在她心里,她依然记得那次在恶魔岛,他抱着她从雪山上面飞下,那副唯美的画面,她一生都忘记不了。
“你来做什么?”圣轻鸿突然停下吹奏,淡漠的问道。
“帮少主撑伞。”沐倾狂笑着答道。
突然一道力量朝她涌来,她手里的伞砸落在地,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不需要,以后我没叫你时,不准出现在我身边。”圣轻鸿临走时,面色冷酷的说道,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即而迈步朝前面走,走到伞边时,还踩了几脚。
沐倾狂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脸上浮着一股怒气,双手插腰盯的着他。
幼稚!!!
竟然把她的伞踩坏掉,怎么可以这么恶劣,他的脾气真这样坏么,为何她以前一点也没有发现。
突然,她甜蜜的笑了起来,因为他不会对沐倾狂发脾气,但会对别的女人发脾气。
想着他刚刚的表情,沐倾狂只觉得他生气的样子挺可爱的,然后她又发现,其实这样的生活挺好的,只要他不死,她愿意这样一直陪着他。
永远生活在这冰宫里,不去管外面的一切,什么五大帝国,什么卡维斯大陆,什么召唤师,什么强者,她统统不想搭理,就想和他这样与世无争的过完这平淡又宁静的一生。
圣轻鸿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那么生气,或许是因为她主动给他撑伞,他不需要别的女人对他这么好,他只要沐倾狂一个人的好,所以他才那样做的。
接下来的几天,沐倾狂也没有去多搭理圣轻鸿,非常听话的没出现在他面前,除非是必须的时刻,比如早上伺候他洗漱吃饭,还有中饭晚饭,但她依然会站在远处看着他。
“林叔,圣伯父还没有回来吗?”沐倾狂趁圣轻鸿睡觉后去了另一座冰宫找林祥,圣弑天临走时和她说了,有事就找林祥。
林祥摇头神色凝重道,“还没有。”
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圣弑天出去办事从来不会超过五天不回来,就算不回来也会送消息,这次已经七天了。
沐倾狂早就懂得察言观色,见林祥脸色便知道可能情况不太好。
“圣伯父去的哪个地域,他去做什么?”沐倾狂忍不住问道。
林祥看她一眼,知道她不是外人,淡淡说道,“圣王大人去了秋之林域,他要去那里拿一颗叫聚魂丹的药。”
“聚魂丹?”沐倾狂惊讶道。
林祥点头道,“这种药可以把一个人的灵魂聚在一起不散,就算人死,只要他先前吃了聚魂丹,他的灵魂依然会留在体内,那样的话,再用复活药剂就能让人继续活着。”
章节目录 749.怕我勾引你?【9】
沐倾狂眼睛睁得大大的,复活药剂?这么说来,圣轻鸿还是需要复活药剂的。
“这么神奇,那少主现在要复活药剂吗?”
林祥摇了摇头道,“少主体内有圣王大人的力量,再加上他一直服着药,但也不能撑太长,聚魂丹就是帮他延长生命的,但不能完全保他的命,如果聚魂丹还是不能帮他,就需要复活药剂,只是复活药剂也只能帮他再延长生命,要让他像正常人,可能还是需要七窍玲珑心,或者……”
说到这里,林祥停了下去,抬头看向遥远的天边沉默不语。
沐倾狂眨了眨眼,聚魂丹和复活药剂也不能让圣轻鸿像个正常人。
他这种情况似乎就是一个得了重症的病人,就算做了手术,也只能延长几个月或者几年的生命。
听到这个消息,沐倾狂很难受,要是让圣轻鸿一直那样活下去,他自己也会承受不住吧!
“林叔,你刚刚说的或者是什么?”沐倾狂可没有忘记这个。
“哦,没什么,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七窍玲珑心了,希望有结果吧!”林祥神情凝重道。
沐倾狂见他不愿意说也就不多问,然后告退,她刚走到小院门口时,脸色倏地大变,心紧紧提了起来,因为圣轻鸿晕倒了。
雪白的地上,他倒在地上,一头银发白衣和白雪融为一体,要不是那根绿色的萧很显眼,她还一下子注意不到。
“轻鸿……”沐倾狂控制不住失声大叫,施展斗技踪影追风迅速飞到圣轻鸿身边,蹲下身子将他抱起朝房间走去。
看着脸色惨白,双眸紧闭的他,沐倾狂的心差点停止呼吸,她真的很怕,很怕他就这样在她怀里永远不醒来。
将他安置在床榻上后,沐倾狂一刻不停留的朝林祥所在的冰宫奔去。
“林叔,少主晕倒了。”沐倾狂焦急的说道。
林祥脸色微变,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沐倾狂微挑眉,他的速度这么快。
圣轻鸿是因为这么久没有力量的滋养体力不支才晕倒的,林祥给他灌输力量后,他的身子才开始温暖。
沐倾狂站在旁边看着,心里紧张不已,看着圣轻鸿没有生气的在床榻上,她的心钝痛起来。
房间里深厚的力量不断波动着,圣轻鸿整个人被林祥双手释放的力量包围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祥才退出运功的境界,然后扶着圣轻鸿躺下。
“林叔,他没事了吧!”沐倾狂走上前一边问一边拿着手帕帮圣轻鸿擦试着脸上的汗珠。
林祥重重呼了口气,疲惫的说道,“嗯,已经没事,以前圣王大人几天就会给他运功疗养,这次没有及时才会晕过去的。”
“谢谢你了,你没事吧!”沐倾狂看得出来林祥很费力。
林祥乐呵呵笑道,“我力量没有圣王大人深厚,所以才会显得很吃力,我没事,你好好照顾他,一会记得给他吃药。”
沐倾狂微笑点头,看一眼圣轻鸿和林祥一起出去,然后去亲自熬药。
章节目录 750.怕我勾引你?【10】
厨房里,沐倾狂没有让任何人插手,亲自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