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戮,偏偏这些人要来惹他。
“他们为什么要扼杀我的生命,如果他们想证明自己,应该不是靠打败别人来证明的吧!”沐倾狂看着已经空落落的街道呢喃道。
炎华知道她心里有些难受,便说道,“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一些嫉妒心强的人,你不要多想,也不需要觉得愧疚。”
沐倾狂淡淡一笑,双眸看向的遥远的远方,她并没有觉得愧疚,她以前杀了太多人,也从来没觉得愧疚,她只是感觉累了,有时候总是打打杀杀,真的会很累。
如果她没有被下血咒,如果圣轻鸿没有离开,他们现在应该已经隐世做一对平淡的夫妻,拥有一个家,他们相亲相爱,然后再有他们的孩子,过着简单又幸福的生活。
花心他们看得出来沐倾狂心情似乎不太好,所以都没有去打扰她。
沐倾狂一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她在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轻鸿,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沐倾狂拿着白色玉佩质问道,眼底有一抹盛怒,刚刚在打斗中,她好像想起了昨晚一些什么。
一个黑衣男子,一头银色长发,一张黑色面具,一双妖艳的银瞳,除了他还会有谁,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变成了银发。
章节目录 700.银发男子【10】
那些记忆那么清晰又那么模糊,好像有人故意想让她忘掉似的。
“圣轻鸿,你要是被我找到,你会死定的!”沐倾狂捏紧玉佩恶狠狠道,同时心里涌起一抹小小喜悦,因为没有什么比知道他还活着让她更高兴了。
自从他消失后,她心里一直压抑着,在得知有办法可以让他复活后,她担心惶恐害怕,生怕他的身躯等不到她去找他。
现在心里的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也不用再去胡思乱想。
她不相信他会不要她,他一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因为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就是圣轻鸿,他甚至可以为了她舍弃生命,他又怎么会伤害她,所以她相信他,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然后好好保护自己。
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还有没有在卡维斯大陆,或者他又去了长生境,如果他去了长生境的话,为何他可以自由的穿行。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当初真是他那个从未露面的爹救了他?
沐倾狂想了一会把玉佩带在脖子上,即而进入打坐的境界,嘴角浮着甜美的笑。
此时此刻,应该是圣轻鸿离开她后,她最开心的一刻。
虽然她现在到了天阶召唤师,但她觉得远远还不够,这个世界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她未遇见的强者,所以她必须更强。
正当她修炼时,突然感觉空气有一丝怪异,她迅速屏气,不让自己呼吸房间里的空气,她感觉有人正慢慢靠近她的房间,她微微勾唇角,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来了。
沐倾狂迅速退出境界,屏住呼吸朝外面走去,顿时便看到暗黑的院子里站着一抹漆黑的身影,身影从头到脚都是黑的,只露出那双泛着精光的亮眸。
“沐姑娘,我们又见面了。”黑影眼里露出贪婪的目光看着沐倾狂邪笑道,她逃得一时,逃不了一世,没得到她的身体,他会一直形同鬼魅般跟着她。
沐倾狂勾了勾红唇冷笑,眼里闪着鄙夷的冷光,即而飞身落在屋顶上,她想一会儿少不了一场大的战斗,为了不破坏炎家大院,她只有去外面打了。
“我一点也不想见你。”沐倾狂扬着下巴高傲道。
黑影跟着也落在屋顶上,听了沐倾狂的话不怒反笑,“你不想没关系,我想就行了。”
沐倾狂挑了挑眉,人变态就算了,脸皮也足够厚。
“那晚是谁救了你?”黑影的声音突然变得冷酷起来,能从他手里救走人的人是少之又少,这让他非常感兴趣。
沐倾狂邪魅一笑,调侃道,“你怕了?”
黑影听了这三个字,身上释放出一股阴狠的气势,双眸也是冰冷的瞪着沐倾狂,“我姜还没有怕的人,哼,你不用激怒我。”
沐倾狂眨了眨眼,原来他叫姜,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不以真面目见人,那略苍老又沙哑的声音让她根本听不到他到底多大年龄的人。
“姜变态,你要是不怕他,为何会问,我不相信你会对一个银发银瞳的男人感兴趣。”沐倾狂眼里闪着戏谑的光。
章节目录 701.莫名消失【1】
黑影听后身上散发着更恐怖的气息,那双深遂的黑眸阴测测的盯着沐倾狂,即而笑道,“你以为没有他庇护,你今天还能逃过吗?”
沐倾狂眼里的笑芒消失,换上冰冷,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不过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语音落,她朝半空跃去,同时运起体内的七种元素力,黑影见状,嘴角露出讽刺的笑,身形闪电般飞了上去,伸出右手朝沐倾狂抓去。
沐倾狂站在那里笑看着他,即而双手间出现一个七彩光芒,这次的光球比上次的还要大还要亮,就在黑影快要逼上她时,她狠狠朝他身上掷去。
砰……
如烟花爆炸般的声音响起,七彩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夜空,空气在光球的轰动下不断波动扭曲。
只见被砸中的黑影身子弓了起来,即而朝地下滑落,沐倾狂双手置在身后直冲而去,背后的双手再次融合出一个七彩光芒。
黑影原本是根本没把沐倾狂手心的七彩光球放在眼里,直到光球到了他胸口,强劲的撞击还有撕心裂肺的疼传来后,他才一阵错谔,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想明白已经迟了,因为光球在他胸口前已爆炸。
沐倾狂利用了斗技踪影追风,迅速追上滑落的黑影,在他错谔的目光中,背后的双手拿出再次将光球朝他的脑袋狠狠砸去。
她没力量时,可以由着他欺负,有力量后,怎么可能再给他轻易欺负的机会。
砰的爆炸声再次响起,黑影身子朝地上滚落而去,即而快速朝远处的屋顶飞去,身上的黑袍狂飞着,那双深遂的黑眸里充满了阴戾,“沐倾狂,我不会放弃的。”
不等沐倾狂回话,黑影迅速消失在黑夜里。
沐倾狂看着姜离开的方向,神情一片冷酷,没有杀死他,让她有些遗憾,恐怕他以后会经常来扰乱她,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人。
她可不想被这个变态一直缠着,他要是下次还敢来,她必须和他大战一场,看来这段时间她要努力修炼了,这个变态每次都没有展露自己真正的实力,她现在心里也很没有底。
“倾狂,你没事吧!”她落地间,炎华和炎盛等人全部站在走廊里,刚刚他们已经看到沐倾狂和姜对峙,想必对方也是一个强者。
沐倾狂摇摇头,开口道,“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姜的,他说他叫姜,对我一直不死心。”
说完,她耸耸肩膀表示很无奈,不过她刚刚确认了一件事,她说银发银瞳,姜竟然没有说什么,看来那天晚上他看到的也是银发银瞳的男子,这下子完全肯定圣轻鸿还活着。
“姜,没听说过。”炎盛若有所思道。
沐倾狂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那个变态说的这名字是真是假。
翌日,沐倾狂带着众人跟炎华炎盛一起离开了幻州城,虽然她杀了古家六个人,但古家剩下的其它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找她算账,想必都是不敢,便也只能忍气吞声。
章节目录 702.莫名消失【2】
沐倾狂心里清楚,古家肯定还有召唤师,他们并不是放弃要找她报仇,只是现在不敢,她也没想灭掉古家,她也不怕古家其它人来找麻烦,反正来惹她,对她有生命威胁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老前辈,我们现在去哪里?”休息的时候,沐倾狂好奇的问道,出幻州时,炎盛说,只要他们跟着他俩走就行了,现在看着沿路的风景,他们似乎不是要去什么帝国。
炎盛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笑道,“你不是说四处流浪,那我们就四处流浪,围着卡维斯大陆走一圈,这样你正好可以一边历练一边修炼。”
沐倾狂抿唇笑,她挺喜欢这个决定,她喜欢这种自由无束缚的生活,可以像一只鸟儿,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只是身边少了一个人,始终让她感觉不完美。
如果圣轻鸿在的话,那该多好,他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她。
一想到圣轻鸿,她眉宇间全是喜意,她相信他,她给他时间,她相信他处理好后一定会来找她。
只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他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她,其实她很想和他携手一起面对,只是她现在找不到他。
“倾狂,我发现你今天心情很好哦,要是我没记错,我们现在这样算逃亡吧!”花心突然古灵精怪凑近沐倾狂一脸狡黠的笑道,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她这样独自微笑,那种笑发自内心,很美很美。
好像从圣轻鸿死后,她就没有这样笑过,而且还是这么自然的流露,好像她捡了什么宝贝一样。
沐倾狂猛然抬头,双眸含笑的盯着花心,既而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在笑,刚刚她只是在想圣轻鸿,便控制不住笑了。
“切,难道我笑也有问题。”沐倾狂收起笑容,故意板着脸很严肃的说,她现在并不想告诉他们,圣轻鸿还活着的事,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其实她还是有些怕,万一他没有回来……
她突然间有些隐隐不安,圣轻鸿那么爱她,活着也不来找她,那事情就一定很严重,心里突然就焦急了起来,刚刚的愉悦瞬间消失,她还是想早些去长生境看看。
花心再凑近她一点,神秘兮兮道,“解释就是掩饰,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表情像什么?”
“像什么?”沐倾狂瞪她,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等会没好话。
花心眨了眨眼,微微退开身子,咯咯笑道,“思春的少女。”
沐倾狂脸色一沉,站起身子瞪着早有自知之明退开的花心,挑眉道,“你才思春,你全家都思春。”
“……”众人双眸瞪得老圆,非常同情的看着花心。
花心脸上倏地一红,跺了跺脚,恼羞道,“我才没有。”
沐倾狂神秘一笑,一副恍然大悟道,“哦,你没有,可是我为什么看到你最近和宇文笙欢走的很近呢,而且还天天欺负我的仆人,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呀,所以故意那样,别不好意思,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哦。”
章节目录 703.莫名消失【3】
花心大,双手捂脸,心里一阵懊恼,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拿她开玩笑,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对宇文笙欢有意思,这让她情以何堪。
“我才没有,你不要胡说。”花心拿下双手,俏丽的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又娇俏。
“宇文,你说……”沐倾狂侧身朝旁边看去,话还没有说完,便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宇文笙欢不见了。
众人见沐倾狂不说话,纷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咦,宇文笙欢竟然不在那里坐着。
“宇文笙欢怎么不见了?”沐倾狂心里全是诧异,明明他们一起在这个山脚下休息的,刚刚他还拿干粮给她吃,他又没有离开,人怎么凭白无故不见了。
花心快速跑过去,他们也就这么一些人,看遍了也没有找到宇文笙欢。
“真奇怪,他刚刚还在这里。”蝶影惊讶道,那个蓝发少年莫名消失,她早就感觉他似乎不是普通人。
其它人均是很震惊,好好的人在他们在眼皮下无缘无故消失,这也太诡异。
沐倾狂朝四周看了看,她可以百分百确定,宇文笙欢刚刚没有自己离开,也没有人过来把他带走。
“笙欢,笙欢……”花心见没有人,心里有些焦急,控制不住大声呼唤,但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沐倾狂觉得很奇怪,宇文笙欢的身世本来就很神秘,他在那里沉睡守护火灵珠就很奇怪,而且最近几天,她总感觉他一直盯着她瞧,那眼神好像带着依依不舍,难道是他自己走的,可是要走不可能连一声招呼都不打,这一点也不像宇文笙欢的风格。
难道他是被人带走的,可是什么人会那么厉害,竟然那么神不知鬼不觉,让她和炎华炎盛也一点感应不到。
这身手简直太恐怖了!
“这,怎么会这样。”炎盛吃惊不已的说道,他活了快两百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人,就算是很厉害的圣阶召唤师,也不能这样悄无声息把人带走!
“这太诡异了!”炎华震惊道。
花心看了看四周,想到宇文笙欢可能出事,心里更担心,她跑到沐倾狂身边,拉着她的手道,“倾狂,怎么办?他不见了……”
沐倾狂伸手敲了下她脑袋,“还说对人家没意思,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他是我的朋友,我当然着急。”花心鼓着脸死不承认,她才没有喜欢宇文笙欢,她只是觉得他很好玩,所以平常喜欢捉弄他,欺负他,自然就和他走得很近,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子像他那么安静又傻呆的,被她欺负了也不知道还手。
“哦,是嘛!蝶影和笑卿也把他当朋友,她们怎么就没那么着急,你……不正常……”沐倾狂凑近她神秘兮兮的笑道,让你原本捉弄我。
花心的脸刷地就红了,犹如要滴血般,其实她还真有那么一丁点喜欢宇文笙欢,但她知道他喜欢沐倾狂,因为好几次,他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沐倾狂发呆,她叫了他也没反应。
章节目录 704.莫名消失【4】
花心努力吸了口气,红着脸道,“我才没有不正常,我只是觉得没有他,以后少了一个人让我欺负,你不要乱说,你们这些坏人,他出事了,你们也不焦急。”
蝶影和君笑卿几人只感觉躺着也中枪了,她怎么就知道他们不着急,一直都是她和沐倾狂在说话,他们根本插不上嘴嘛!
“我看倾狂说的对,花心,你很不正常……”蝶影掩嘴偷笑,这只精灵太可爱了。
花心又羞又恼的瞪着全部盯着她的人,找着理由说道,“我不跟你们说了,我要去找宇文笙欢。”
这件事太怪异,她担心宇文笙欢那么单纯又傻呆的人会出事。
沐倾狂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摇头道,“不要去找,我们也找不到,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人,肯定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那人更不会给他们机会找到。”
她现在有些不确定,到底是宇文笙欢自己走的,还是有人带走他的,她心里突然也忐忑不安。
“那怎么办,他会不会出什么事?”花心眼里担忧。
沐倾狂看着她微微一笑,“不会的,他应该会保护好自己。”这个死丫头还说自己没心动,那眼神严重出卖了她。
宇文笙欢的身份很神秘,难道是被他家人带走了,可也不用这么偷偷摸摸吧!她在心里祈祷,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
长生境。
这是一处冰雪天地,到处都是厚厚的白雪,天空中也一直飘着白雪,似梦似幻。
“他怎么样了?”
一座辉煌的宫殿,只见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一身黑色华服,英俊的脸冷酷的问道,宫殿里本就温度冷的吓人,他的到来,让宫殿更是冰冷慑人。
“圣王,少主还没有醒。”站在门口守护的红色身影低垂着冷淡道。
圣弑天狠狠瞪了瞪红色身影,银色的眸子里涌起一股风暴,沉声道,“我不是让你好好看着他,不让他乱走,你竟然还带他去卡维斯大陆,你想害死他!”
“圣王,雪伶不敢,雪怜以后再也不敢了。”红衣女子跪拜在地说道,她原本也是不答应的,但少主拿命逼她,迫不得已,她不得不带他去。
圣弑天冷哼一声,正想要处罚雪怜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从旁边的偏殿传来,“不是她的错,不想我出事,就不要动她。”
“少主……”雪怜听到圣轻鸿的声音,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们回长生境时,他在半路晕了,神智不清,把她吓得半死。
圣弑天愤怒的冷哼一声,迈步朝偏殿走去,偏殿装饰的更是奢华,地上的装饰品竟然全部是冰雕,一座座犹如水晶般,尊贵又奢华。
圣轻鸿虚弱的躺在床榻上,本就白皙的脸此时显得更是苍白无一点血色。
“你去找她了,信不信我去把你的心拿回来。”圣弑天走近床榻边,双手背在身后,虽然已经三十几岁,但那一身风华和精致的五官,依然可以看出他年轻时也是绝代的美男子。
“你敢!”两个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字充满了威胁。
章节目录 705.莫名消失【5】
圣弑天冷哼一声,“你再跑去找她,你看我敢不敢把她的心取出来,那颗心本就是你的,你看看你现在没有心,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圣弑天的儿子怎么可能是这副德性!”
其实当他得知自己还有一个儿子时,心里是满心欢喜的,要不是他及时知道,圣轻鸿早就死了。
也是因为他濒临死亡的那刻,他才感应到这世间还有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亲人,所以他去了卡维斯大陆,很精准的确定圣轻鸿在哪个位置,最后把他带回了长生境。
他是极喜欢圣轻鸿的,因为这是他心爱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这一生,他只爱过一个女人,只和她发生过关系,看到圣轻鸿的模样时,他便知道这是他和她的儿子,只是他不知道他心爱的宜月去了哪里。
当圣轻鸿告诉他死了时,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足足十天没有出去,虽然这早就在他的预料中,只是亲耳听到后,心里还是撕心裂肺的疼,宜月是他最爱的女人,因为她,这一生他都没有再娶妻。
当初他把长生境都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她在哪里,就算到现在二十几年过去,他也没有放弃寻找,虽然他明白,她可能出事了。
“你以为我想做你的儿子。”圣轻鸿面无表情的冷哼,对他来说,圣弑天只是一个救了他的陌生人。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却不想又醒了过来,得知自己还活着,他心里既激动又喜悦,这样的话他就能继续去找沐倾狂,他想知道她的血咒是否解了,她脸上的红色胎记是否没有了,他想继续陪在她身边,守护她,宠爱她。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没有心,终究不能像一个正常人,每天必须吃那种特殊的药才能维持他的生命,每一段时间圣弑天就要为他运功疗伤。
刚开始他对圣弑天不喜欢也不讨厌,但自从那天他说,要去把沐倾狂的心拿回来换给他时,他开始对他充满了敌意。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沐倾狂,就算是他有血缘关系的爹也不行。
因为自身的原因,他不敢和沐倾狂相认,因为药和疗伤的原因,他的头发变成了银发,如果一直找不到治愈的办法,他会一点点变老,皮肤上布满皱纹,身如枯柴,最后慢慢死掉,没有心的他也不能太过激动和兴奋,那样只会加速他的死亡。
昨天感应到沐倾狂有危险时,他不顾一切要去卡维斯大陆,憋足力量把她救出来,又因为愤怒,半路上他的身体就受不住了,他感觉得到自己生命在慢慢流失,要不是回来及时,他可能真的死了。
“你……”圣弑天看着他充满敌意的脸有些心痛,儿子不认他,的确是他的一大苦恼,可是他又不能拿他怎样,这是他和宜月唯一的血脉,疼他爱他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骂他冷落他,他会那样说,只是不希望他去卡维斯大陆,因为那样他会死的。
作为他的爹,他怎么忍心看着他死。
没有心,他能够勉强活着已经是极限,竟然还跑去卡维斯大陆,还施展了力量,他以为自己有九条命么!
章节目录 706.莫名消失【6】
一想到昨天看到他奄奄一息的样子,他暴跳如雷,恨不得立刻跑去卡维斯大陆把沐倾狂的心给夺回来,但想着上次圣轻鸿警告他的话,他又不敢,他不想他们父子翻脸。
不管怎样,他是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他,他会想办法让他好好活着,宜月死了,他要是再保不住他们的孩子,她肯定会怪他,不会原谅他。
“你不准动她,不然你也不用救我了,如果她死,我也会死。”圣轻鸿双眸冷冽的盯着床顶,苍白的脸显得很虚弱,还有一股悲凉。
昨天看到她时,他情绪很激动,看着她虚弱的样子,他恨死了那个掳走她的人,只可惜他力量并不能撑太久,只能借着速度先带她离开,他以为自己会心痛,才想起,他根本没有心,他的胸口是空的,但他依然会难受。
圣弑天一脸无可奈何,见他情绪激动,只好妥协道,“我不会动她,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不要离开这里,那样只会让你更快的死,以后再也见不到她。”
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让他儿子这么死心塌地,还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他想有机会,他一定要去卡维斯大陆看看。
圣轻鸿听圣弑天这样说,便闭上眼睛表示不愿意再搭理他。
圣弑天瞪了瞪眼睛,他就这么不想看到他么,谈完正事就不能和他说说话吗?
天知道,他多想和圣轻鸿多多交流,培养下父子感情,这个死小子,从回来就没正眼看过他,他知道他肯定恨他,毕竟他从小就没有在他身边照顾他,没有承担一点做爹的责任,这些都让他感到很愧疚。
“你和能我说说你娘的事吗?她怎么死的。”圣弑天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段时间忙着想办法救他,他又不愿意太搭理他,所以一直没有问。
圣轻鸿突然睁开眼睛,清冷的看着圣弑天,语气充满了萧杀,“为什么负了我娘。”
“……”圣弑天听得瞪大眼睛,他负了宜月,他怎么会负了她,他一直在找她,想娶她为妻,但那一别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当年,他去另一个领地,不小心被人打伤,正好遇到了出来历练的宜月,那时她充满警惕和敌意,直到他虚弱的向她求救,过了很久,她才答应救他。
年轻的时候他风华绝代,一点也不比圣轻鸿差,秦宜月虽然也是见过世面的名门小姐,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漂亮的男子,那一双银色眸子很是很吸引她,就算他受伤很虚弱,那股美感也是一般人无法比的。
几天的相处下来,两人心里都发生了变化,秦宜月是那种美丽大方又娇柔善良的女子,她的悉心照顾和温柔的笑容让一直处于杀戮间的圣弑天感觉到前所未有所的宁静,就想找个地方和她不问世事的生活着。
但他不能,他并非普通人家的孩子,他身上还有责任,他的伤半个月的时间就好了,但因为不想和秦宜月马上分开,俩人在森林里找了一处地方甜蜜的生活了两个多月。
章节目录 707.莫名消失【7】
秦宜月很善解人意,知道他心里有事,因为他偶尔看到有人来找圣弑天,所以三个月后,她让他离开,她和他说,不管怎样,她都会等他,非君不嫁。
圣弑天自然是想带她回去,一刻也不想让她离开他身边,但秦宜月不答应,她毕竟不是那么开放的人,秦家是大家族,她怎么可能随便跟着一个男人走。
而且圣弑天也不想把她卷入那场纷争中,那样太危险,便和她说,一个月后他去她家提亲,要娶她。
但秦宜月告诉他,一个月后,她来这里等她,当时她都没有告诉圣弑天,她是秦家小姐。
圣弑给了她一块白色玉佩作为定情之物,然后回去了,哪知道这一别便是二十几年。
一个月后,他去他们居住的小屋,但秦宜月并不在,当时他就有不好的预感,他四处寻找打听才知道秦家有一位小姐叫秦宜月,他疯狂跑去秦家时,秦家告诉他,秦家两姐妹犯了事已经逃走了,并没有人告诉他秦宜月是因为怀孕的事才那样的,当时他差点灭掉秦家,最后还是收手了,那之后,他便派人在长生境四处寻找,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结果。
其实他很痛恨自己的,如果他能早点结束家里的事,如果当初他告诉秦宜月他家在哪里,她肯定会去找他,而现在酿成的这一切,他有很大的责任。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们会去卡维斯大陆,因为那个时候卡维斯大陆和长生境根本没有来往,他只觉得秦宜月肯定是遇难了,如果他能去卡维斯大陆找,他们或许就不会错过。
想到他们就这样错过,圣弑天痛不欲生,满脸的悲痛。
一场错过,他遗憾一生。
圣轻鸿听完他的话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如果娘和他没有错过,他们一家三口肯定会很幸福,只可惜,似乎一切都是注家,他没去卡维斯大陆,也就不会遇到沐倾狂,也就不会有这么刻骨铭心的爱。
他紧紧闭上眼睛,他怕自己掉眼泪,娘当时肯定天天盼着这个男人能去接她,他看得出来,面前的男人是真的很爱娘,那种爱意流露的眼神不是假的。
“娘回到秦家没多久就怀孕了,秦家觉得未婚生子是很丢脸的事,便想打掉娘肚子里的孩子,娘拼死护着,最后和小姨不得不逃到卡维斯大陆,生我时难产,小姨想保她,但她坚决要保我,所以她去世了。”圣轻鸿终究控制不住一丝晶莹滑出眼角。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秦宜月,但他也知道她一定很爱很爱他,不然秦家为难时,她就应该打掉他,而不是带着他逃亡,然后拼死也要生下他,而他却害她失去性命。
圣轻鸿的双手紧紧抓着被子,他没有心,不知道心痛,只知道全身都痛。
圣弑天听得目瞪口呆,一股无形的杀气从他身上蔓延而出,原来是秦家,如果没有秦家的阻拦,一个月后,他和秦宜月会在那里见面,他会马上提亲娶她为妻。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难怪二十几年前,某一天他突然感觉很心痛,那天他痛了很久,好像失去了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章节目录 708.莫名消失【8】
圣弑天双手指甲扣到肉里,脸色变得很苍白,他一生的幸福就那样没有了,如果当时,他直接带她走,或许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事,只可惜,一切都已经成为遗憾,再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圣轻鸿银瞳里全是狂怒的风暴,小姨告诉他,娘亲一点也不后悔爱上他爹,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秦家,如果没有秦家下那样的狠心,他会有一个很完整的家,爹和娘也不用这样错过,娘也不会死,他们会很相爱的生活在一起。
“轻鸿,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圣弑天在看到圣轻鸿脸上的暴怒后立刻安慰他,他这样只会加速他身体的衰竭老化。
圣轻鸿如何控制得了,那是他的娘亲,温柔善良的女子,他连她一面都没见到,这对他来是深深的遗憾。
虽然小姨给了他母爱,但他心里如何不渴望亲娘的母爱呵护和温暖。
他的脸色越来越惨白,薄唇不断抖动着,银瞳里寒光闪闪。
圣弑天不敢让他这样,只好用力量把他打晕,即而输入一股力量给他。
“雪伶,好好看着他,有什么情况通知我。”圣弑天走出偏殿的大门后冷冷吩咐道。
回到他自己的宫殿后,圣弑天再也控制不住泪如雨下,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想必只是未到悲痛时,不然谁不会落泪。
想着秦宜月的笑容,想着她的满心期盼,圣弑天胸口是爆炸般的疼,她死时一定很痛苦吧!他们还没有成亲,他们还没有再相见,她会不会很恨他,恨他没有及时找到她。
想到这里,圣弑天心里一阵抽搐,痛的他身子痉挛起来,即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可以在他的地盘上叱咤风云,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儿子也保护不好,此时此刻,他心里是深深的自责还有强烈的愧疚。
“秦家!”圣弑天突然抬头,脸上一片狂怒,银色的瞳孔里尽是毁灭之气,周身爆闪出一股黑暗光芒。
他不会放过秦家,就是他们害他和宜月分开的,害他妻离子散,让他痛苦一生,遗憾一生。
这个仇,他一定要找秦家算!
圣轻鸿是第二天才醒的,再醒来时他如正常人一样,除了少掉一颗心,他慢慢走到铜镜前,镜子里还是他那张脸,只是很憔悴白得吓人,犹如死人般。
突然传来敲门声,雪伶端着洗漱用品走了进来,白皙的脸上一片冰冷,眸底深处有一抹心疼。
“少主,对不起。”雪伶放下东西跪拜在地,前晚的事把她吓坏了,她知道圣轻鸿是圣王唯一的血脉更是半点不敢松懈,她本不答应让他去卡维斯大陆的,但他那样逼她,她只好带他去,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她就不会答应他,而是去请圣王来。
如果他出什么事,圣王一定会伤心欲绝,她来这里差不多十几年,圣弑天的脸都是冰冷阴沉的,自从圣轻鸿出现后,他脸上才有其它表情,偶尔还会笑一下。
章节目录 709.莫名消失【9】
圣轻鸿站起身子,轻扫一眼示意她起来,然后说道,“她安全了吗?”
“少主,她已经很安全,他们又赶路了,至于要去哪里,并没有查到。”雪伶恭敬的说道,那晚的女子长得很漂亮,她就是让少主愿意把心换给她的人吧,她真是好福气。
圣轻鸿微微点头,挥挥手示意她出去,圣轻鸿出去大殿时时披了一件黑色披风,手里拿着一根碧绿萧,这是他闲来无事让雪伶弄的。
他只知道自己在长生境,现在住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并不知道,这里到处都是冰与雪。
看到圣弑天,他就知道他的眼睛为什么是银的,身体为什么是冰的。
因为圣弑天的眼睛也是银色的,身体是极寒的,但他的力量强,每月可以自我控制几天不冰寒,这里的人只有他有那个特征,其它人都是正常的。
宫殿外面是一个大大的花园,虽然这里很冰寒,但依然有植物能够存活,绿树红花迎着寒风和白雪很傲然的成长,所有的假山全部都是冰雕,看起来美仑美奂。
圣轻鸿走到栏杆边,看着一湖没有结冰的水,拿着碧绿萧轻轻吹了起来,一头银发随着风不断飞舞,萧声充满了悲凉。
脑海里尽是那天晚上的情景,她叫他轻鸿,她说想他,她说心痛,她的眼泪,这些都让他难受。
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和她在一起,圣弑天说不管想什么办法都会让他活下去。
其实他自己很清楚,可能不行了,因为他感觉得到,身体其它器官在慢慢衰弱,再这样下去,就算有药物和力量疗伤,他也支撑不了两个月。
所以他才不想让沐倾狂知道他还活着,第一次失去他,她一定很痛苦,她好不容易缓解,他不想让她再痛苦一次,那样太残忍,与其如此,不如不给希望。
除非他能活下去,那样他一定会去找她,再也不放手。
不远处,圣弑天站在屋檐下静静的看着圣轻鸿的背影,他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痛苦,很不开心,同时充满了绝望,所以才没有和那个女子相认吧!
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