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上黑白光芒一闪,只见一个身影滚落在地,正是当初的尸王黑风。
“你这个臭丫头,我要杀了你。”黑风滚落在地站稳身子后,居高临下恶狠狠的瞪着沐倾狂,双眸里全是戾气。
沐倾狂拿着玉佩晃了晃,狡黠的笑道,“你敢对我动一下,我就用玉佩收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她气定神闲的模样吓住了黑风,被白色玉佩关了那么久,他心里充满了怨恨,但又不敢冒然动手,要是白色玉佩将他再次吸进去,他岂不是永远只能待在那里不能见天日。
“你想做什么?”黑风站在原地,然后打量四周,最后定定的盯着沐倾狂,“你想让我帮你出去。”
沐倾狂冲他一笑,还算不笨,“我被人控制了,力量也没有,只要你带我出去,我就放了你,不然我要是死了,你也就永远待在玉佩里吧!”
黑风脸色瞬间变了,双眸里更是怨恨,这个该死的臭丫头,竟然让他堂堂尸王帮她,她可是他的敌人!
不甘心,很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办,他和沐倾狂现在是一样的处境,就算不情愿也不得不听对方的。
就这样,沐倾狂和黑风达成了共识,等她再离开洞宫去外面时,她就放他出来,然后他去打败那个黑影,再带她出去,她就放他自由。
章节目录 690.月圆之夜【10】
沐倾狂不怕黑风出去没法收拾他,他要是出去还敢做威害人类的事,她照样会收了他,反正他现在没有资本和她谈条件,不然下场只有永远待在玉佩里。
夜,漆黑笼罩了整个卡维斯大陆。
沐倾狂很安分的吃了晚饭,即而那两个女子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条黑色布带,沐倾狂只瞅一眼便知道她们要做什么,敢情还要封上她的眼睛。
在两个女子的搀扶下,沐倾狂渐渐感觉到了风声,但她知道,她并没有到外面,还是在洞宫里。
“尊主,沐姑娘来了。”苍天海见沐倾狂来了后,朝洞宫里的黑色身影恭敬的说道。
此时的黑影正打坐在一个圆形洞宫里,只是这个洞宫没有洞顶,只要抬头便能看到外面漆黑的天空,还能看到天空中悬挂着的一轮弯月。
“把她带过来。”黑影淡淡说道。
沐倾狂虽然被封着眼睛,但她还是能够感应到这里和外面接通着,风是从上面刮下来的,看来这个洞宫是没有洞顶,只要黑风出来能够把她带出去就好,只是不知道她现在所在的位置离召唤神殿有多远。
“坐下吧!”黑影笑着道,语气里充满了傲然的意味,再等一会,等月亮变成最圆之时,他就可以运用力量与她合体,到时候他就可以掌控她,他会霸占她的身体,霸占她的灵魂和思想,世界上将再不会有沐倾狂这个人。
沐倾狂站了一会并没有坐下,而是伸手拿出脖子上的玉佩。
“你做什么!”黑影的声音带着一丝阴冷。
沐倾狂嘲讽一笑,“别紧张,这是我心爱的男人送给我的玉佩,临死前,我就想再摸摸,我现在又没有力量,你怕什么!”
黑影听着这讽刺的话,双眸里全是厉色,周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煞气,最后闭上眼睛没再理她,反正她现在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倒要看看她耍什么花招。
沐倾狂冷笑一声,突然扯下白色玉佩,然后对着空气用力一甩,刹那间,黑风从白色玉佩里跑了出来,同时,她扯掉遮着眼睛的布条。
“黑风,带我走。”
黑风身形超快的来到沐倾狂身边,拉着她的手朝洞宫顶飞去。
“尊主……”苍天海见状脸色大变惊慌的叫道,最后的关头怎么能够出这样的事。
坐在地上被称为尊主的黑影站起身子,发出阴测的笑,即而身形如鬼魅般朝上面飞去,双手使出强大的力元素力攻向黑风。
黑风的速度也不差,他拉着沐倾狂左飞右飞迅速跃向洞宫顶口,但也就在那一刹那,洞宫的顶上竟然被封死了。
“你觉得我会放你们离开吗?”黑影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即而盯着沐倾狂冷绷的脸,戏谑的笑道,“沐姑娘,你真是太调皮了,临阵逃脱,这是不好的行为。”
“变态,我不会把身体给你的。”沐倾狂一身萧杀之气,耐何她现在的力量还是没有恢复,根本无法和他对战,现在洞宫被封,她和黑风根本没法出去,两人不得不落地。
章节目录 691.银发男子【1】
“你这个人怎么比尸人还要恶心,竟然找一个小姑娘合体。”黑风一脸鄙夷的瞪着黑暗处一身黑的黑影。
黑影听到尸人两个字扭头把目光定在黑风身上,顿时便看到一张很恐怖的脸,即而邪笑起来,“尸人?很新奇的种族,不知道我把你炼化后又会变成怎样,一个不男不女不人不尸的人么,哈哈……”
听着他那狂傲的笑声,沐倾狂只感觉全身一阵鸡皮疙瘩,这是她见过最变态最恶心的人,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那么自信,速度又那么快,而且这洞宫上面封住的石块竟然能够自动出来遮挡,这机关设计的还真精密。
“无聊!”黑风冷笑一声,飞身朝黑影冲去。
黑影漆黑的眸子精芒一闪,身上的黑袍飞动,形如一只大鹰扑向黑风,空气瞬间动荡,激的没有多少力气的沐倾狂连连倒退。
沐倾狂看着半空中打斗的两人,神情一片紧绷,很明显那个黑色身影要厉害,从他出手的招式并不能看出他是什么等级的召唤师,但绝对不止高级召唤师,想必不是天阶就是圣阶,而且他的每一招就如毒蛇,招招快准狠,直取要害处,次次都是致命的攻击。
洞宫里狂风大作,一道道力量不断飞闪着,沐倾狂趁着他们大战,转身朝洞宫的门口走去,只是苍天海站在那里,她不得不停住脚步。
“沐姑娘,我看你还是不要逃的好,不管你如何挣扎,最后结果只有一个。”苍天海露出一抹嘲讽不屑的笑,似乎在说沐倾狂不自量力。
沐倾狂面色冷漠的盯着他,再看向半空中凶猛斗在一起的两人,很明显,黑风快支撑不住,也不知道这个尊主到底练的什么邪功,她的手紧紧捏了起来,要是这一步还是行不通,她真的不知道要想什么办法出去了。
眼见黑风被击的连连倒退,沐倾狂拿出玉佩,玉佩刹那间泛出白光将黑风迅速吸了进去。
“好好在里面修炼吧!”沐倾狂淡淡说道,反正在玉佩里他也做不了坏事,不如就留他一条命。
黑影身形落地,带起一股强劲的风,吹得沐倾狂裙摆飞扬,一头黑发狂乱的舞动。
“认输了?”黑影的声音里充满了得意和轻蔑。
沐倾狂将玉佩带在脖子,闭上眼睛不看他。
洞宫顶的石块突然移开,抬头便可以看到一轮如玉盘般的金色圆月。
“别绝望,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黑影看了看天空中的圆月狂傲的笑道,即而朝苍天海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两名女子将沐倾狂拉到洞宫中间让她坐下。
黑影走到沐倾狂身边,突然伸出右手重重拍向沐倾狂的头,同时带起一道红光。
沐倾狂只感觉一阵头痛欲烈,脑袋开始模糊,她认命的模样取悦了黑影,他的手掌更是用力往下按。
就在这个时候,洞宫顶上一道黑影直冲而来,来人一身黑袍,最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银色发亮的长发,还有黑色面具下那双冰冷又妖艳的银色瞳孔。
章节目录 692.银发男子【2】
沐倾狂自然也感觉到了突然涌来的力量,抬头的瞬间便看到一双银色的瞳孔,一头狂飞乱舞的银色长发,那么的妖艳,魅惑,摄人心魂。
这样的一个人让她瞳孔猛地睁大,很自然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两个字,“轻鸿……”
黑衣男子直冲而下,身上释放出来的强大力量将按着沐倾狂的黑色身影重重击飞出去,只一瞬间,他拉着沐倾狂如闪电般朝洞宫顶上冲去。
洞宫石块再次快速封上,黑衣男子伸出左手带动一股凶涌的力量,砰的一声爆炸,石块四分五裂,他拉着沐倾狂以离弦之箭的速度冲了出去。
苍天海见状,惊的目瞪口呆,“尊主……”
“追,不要放过他们!”黑色身影脸上全是气急败坏,一双黑眸如要吃人般,同时也飞快追上去,刚刚那银发男子身上的力量很可怕,连他竟然也无法靠近半分。
沐倾狂一直处于石化状态,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黑色面具,最后意识渐渐有些模糊,就算如此,她依然在想,他是谁?
会是她的轻鸿吗?
一样的银色漂亮瞳孔,只不过他是银发,他为什么要带着面具,为何不跟她说一句话。
模糊的意识让她无法分辨,他到底是她的他,还是不是……
他的速度很快,绝对比那个鬼魅般的黑影还要快,他带着她在山峰里四处跳纵飞跃,只一会的功夫便甩掉了身后跟着的尾巴。
黑衣男子看了看怀里闭着眼睛的沐倾狂,即而带着她来到一处水池边,然后将她放在柔软的草地上,拿起她的手把着脉,看了看她苍白的面容,他拿出一颗丹药塞进他嘴里。
见她吞下丹药后,他蹲着身子看了她许久,最后走到水池边,从腰间拿出一根碧绿的萧静静的吹奏起来。
沐倾狂一直都是半昏迷状态,所以黑衣男子对她做的事,她都清楚,因为她不想让自己晕,她想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圣轻鸿。
她半睁开眼睛,双眸模糊的看着旁边的黑衣人,她没有闲心去细听那悦耳的萧声,只是静静注视他,他脸上带着面具,所以无法看出他此时是什么表情,但从那萧声中能够听出,这不是愉快的曲子,而是带着一股煞气的。
他漂亮的银色长发在夜风中翩翩起舞,煞是好看,让他看起来如梦似幻般,犹如从天宫中下凡的神仙般,尊贵中带着优雅,优雅中又带着一些冷傲。
“轻鸿……”沐倾狂伸出手叫道,双眸里全是痴迷的又朦胧的光。
他如果是轻鸿的话,为什么不和她相认,但要不是他的话,还有谁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救她。
站在水池边的黑衣男子听着她的呼唤,侧身静静看着她。
“轻鸿,你是轻鸿对不对?”沐倾狂见他看她,更是焦急的叫道,那双眼睛她不会认错,他是不是和上次在寒冰潭一样,在故意捉弄她。
可是她觉得这样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玩,他知不知道没有他,她多难受,多痛苦,每天都在期盼着哪天能够见到他。
章节目录 693.银发男子【3】
黑衣男子拿着碧绿的萧站在那里不为所动,沐倾狂见状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泪水更是模糊了她的双眸,胸口是抽搐般的疼,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不理她,她不相信他忘记她了。
“轻鸿,你是不是又在和我开玩笑,这里很痛,很痛……”沐倾狂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呜咽道,她现在身体没有什么力气,根本无法站起来,只能躺在地上看着她。
黑衣男子在看到她哭后,才迈步走上前蹲下身子,声音一片清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他。”
“不可能,你就是他,你就是圣轻鸿,你为什么不认我?”沐倾狂突然大声吼了起来,他是故意不认她的,如果他真的忘记了她,那眼神应该是陌生的,虽然他在努力做到冷漠,但那双她熟悉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他为何不愿意承认。
黑衣男子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冷漠的说道,“你好好休息,睡一觉就好了。”
语落,他站起身子走到水池边,背对着沐倾狂再次吹起了萧声,那双银色的瞳孔里带着一抹隐忍。
随着他的萧声朝四周扩散,地上激动挣扎着要起来的沐倾狂渐渐陷入昏迷的状态,一张精美又憔悴的脸上全是泪痕。
“少主,你该回去了。”
突然一道红色的身影如鬼魅般飘浮出来,声音如千年寒冰般没有一丝温度响起。
黑衣男子转身冷冷的看她一眼,然后走到沐倾狂身边,伸出修长的手指帮她轻轻擦拭着眼角和脸上的泪痕。
“忘记刚刚的事,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梦境。”黑衣男子轻声呢喃着。
“少主,我们该走了,再不走你……”红色身影语气带着一丝忧心,女子姣红的面容一片冷沉,没有一丝表情。
黑衣男子抬头看着她,不容人抗拒的说道,“去召唤神殿通知她的朋友。”
红色身影脸色更是往下沉,最后还是消失在原地。
沐倾狂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圣轻鸿对着她微笑,还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她活着也就代表他活着,她拼命哭喊求他留下来,但最后他还是走了。
“轻鸿,不要走……”沐倾狂尖叫一声,身子同时弹跳起来。
“倾狂,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花心见她醒了,原本哭泣的脸迅速浮起一抹笑容。
其它人见状均是重重松了口气。
沐倾狂看向他们,花心他们都在,还有炎华炎盛炎天,她这是在哪里。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沐倾狂茫然的说道,她记得那个变态尊主要跟她合体,然后一个身影冲下来救了她,之后她便失去了意识,好像,好像还有什么人……
她伸手捶了下脑袋,眉头深深蹙起,她记得还有一个人的,她一般记忆力很好,怎么可能会忘记。
“倾狂,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昨天晚上,有人给我们送信,把你所在的位置告诉了我们,我们之后在一个水池边找到你的。”炎盛脸色凝重道,那个送信的人速度非常快,连他和炎华也无法追赶上。
章节目录 694.银发男子【4】
所以根本查不出送信之人是谁,这样的话就无法知道到底是谁在帮他们,而沐倾狂又是被谁掳走的,这一切的一切只能等她醒来后才能知道。
沐倾狂揉了揉脑袋,蹙眉道,“我没事了,是谁给你们送信的,我只知道是一个黑影救了我。”
“我们没有看清,那人速度超快。”炎华眉毛高高挑起,但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倾狂,掳走你的人也是黑影,怎么救你的人也是黑影。”小龙龙偏着脑袋一副百思不得其解,她到底是遇上了一些什么人。
沐倾狂自己也弄不清楚,她现在还感觉脑袋模模糊糊的,总感觉好像忘记了一些什么。
她,好像看到了圣轻鸿,到底是梦里还是梦外,她现在也弄不清楚。
“你们去找我时,有没有看到什么人?”沐倾狂淡淡问道。
“没有,我们去的时候,就你一个人躺在草地上。”花心瞪大眼睛说,她感觉挺奇怪的,那人救了她,为何不现身。
沐倾狂更是疑惑了,她想救她的人一定在附近,而且实力很强大,让炎华和炎盛都没能发现,那人救了她不可能就把她丢在水池边,他就不怕那个什么尊主追上来么。
救她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弄的这么神秘,她在这段昏迷的时间里,又忘记了些什么。
“我怎么回来炎家了?”沐倾狂扫视完房间后说道。
炎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倾狂,召唤神殿说不要你了,所以我们就把你带回来了。”
不要她了?沐倾狂挑眉,双眸迅速转动,召唤神殿为什么不要她,想了一会后,她便也明白了,她现在是全能召唤师是有利也有憋,利是她能修炼全能召唤师,憋是会得到人家的嫉妒然后赶尺杀绝,就好比那个变态尊主要跟她合体。
想到这件事,她就恶寒,幸好有人救了她,不然此时哪里还有她沐倾狂。
“对了,倾狂,掳走你的黑影是谁?”君笑卿一脸忧心忡忡道,她想那个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沐倾狂的。
沐倾狂双眸迅速眯成一条危险的缝,冷冷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手下叫他尊主,他竟然变态的说要跟我合体,霸占我的体质,然后修炼全能召唤师。”
“……”众人听得齐齐傻眼,随即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怎么会有这么恶心又变态的人。
炎华和炎盛相视一眼,尊主,这又是什么人,他们发现沐倾狂是在离召唤神殿有些远的山林里,难道那个什么尊主隐藏在召唤神殿附近的地底下,听沐倾狂这样说,那里可能弄了很多机关,根本是他们找不到的。
只是这次那什么变态尊主没有成功的与沐倾狂合体,想必一定会再次下手,野心和贪念真是害人不浅。
沐倾狂现在倒不怎么怕那个尊主,只要她有力量,还是有几分把握能够和他抵抗。
只是现在召唤神殿不要她了,她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自己领悟修炼召唤师,现在没有召唤神殿,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章节目录 695.银发男子【5】
“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态!”花心绷着脸愤怒的骂道,对方还是一个男人。
“我看他是脑袋有问题。”蝶影鼓着脸,她实在无法想像,一个男人和女人合体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小龙龙握了握拳道,“下次让我看到他,非狠狠的揍他一顿。”
沐倾狂凝了凝眉,脸色沉重道,“那人很厉害,实力深不可测。”
“倾狂,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炎盛问道,他和炎华商量好了,决定把她留下来,教她修炼召唤师。
沐倾狂抬头看着他,笑道,“我会离开四处流浪。”
她已经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召唤神殿竟然不收她,她被嫌弃了……
“你留在炎家吧,我和炎盛可以指点你修炼召唤师,你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提高自己的力量。”炎华慈祥的笑道,古家的人对她肯定不会罢休,其它人也不会,她走到哪里都是危险,唯有让自己更强,才能保护自己,守护身边的人。
“不行,炎家会被他们毁掉的。”沐倾狂直接拒绝道,一颗逆天级丹药可以让那些人疯狂的灭掉君家,她这个还没有成长的全能召唤师也可能会让他们疯狂的毁掉炎家,如果那样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那个什么变态尊主肯定很快就能找到她,她必须快速晋级,只要到了天阶召唤师,她胜利的把握又会多几分。
“这个你不用担心,难道我炎家还怕他们不成,你只要安心修炼就行了。”炎盛拍着胸膛说道,那些人想毁了沐倾狂,他俩偏要把她培养成卡维斯大陆最厉害的召唤师。
沐倾狂突然微微一笑,心里泛起一股暖意,“两位老前辈,真的很谢谢你们,你们的恩情我永远会记得,但我明天还是会离开。”
她必须离开这里,而且她还不会回沐家,如今的她只有再次流浪,四处闯荡,一边历练一边修炼,然后找空间隧道。
炎华和炎盛听得纷纷蹙眉,这丫头的脾气还真是倔强,他们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只是他们才没有什么好怕的。
“你如果真要走,那就让我们两个陪着你吧!”炎盛突然做了一个决定,他们真的不想看到这样一个有潜力的人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毁掉,简直太可惜了!
“这……”沐倾狂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她怎么好意思让他们跟着保护她。
炎华拍了拍她肩膀,扬着眉毛,非常豪爽的笑道,“就这样决定了,而且你不是想去长生境吗?我和炎盛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和你一起去长生境,正好我们也想去看看。”
“真的!”沐倾狂兴奋的说道,这个消息让她郁闷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很美丽。
“嗯,我们还在确定,应该很快就会有答案。”炎盛捋了捋胡须笑道,他们也知道长生境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对那里也充满了好奇。
沐倾狂心里全是喜悦,只要再等等,再等等她就能去长生境了。
等他们所有人出去后,沐倾狂迅速暗暗运气,看自己有没有恢复力量。
章节目录 696.银发男子【6】
沐倾狂细细感应一番,在确定自己有力量后才退出来。
这段时间她一直修炼召唤师竟然都没有晋级,这让她有些小郁闷。
突然,她看到带在手上的空间戒指,长生境的地图被那个变态尊主拿走了,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小柯的家在长生境,他懂路就行了。
随即她想起空间戒指里还有一颗逆天级丹药,原本她还想着不得已时再用,此时不正是不得已的时候。
她迅速拿出那颗逆天级丹药,这是圣轻鸿给她的,上面好像还有他的温度一样。
沐倾狂看着那颗丹药微微发呆,她看到的轻鸿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的,是他救了她么。
看了丹药许久,沐倾狂迅速吞下,顿时一股神奇的气流在她体内蔓延,她快速打坐,运起精神海里的七种元素力,随着她运动,精神海里的七种元素力凶猛的冲了出去,顺着筋脉朝全身四肢蔓延。
沐倾狂有些惊讶,她都没有怎么融合七种元素力,它们就自己动了起来,而且她还发现,精神海里的七种元素力特别的强,比以往她检查时都要充盈饱和,平常都需要她运气融合一段时间,元素力才会充盈的。
难道是那天在山峰上……
那天她虽然受到古家四个老头的攻击,但那些元素力并没有穿透她的身体,相反,好像被她吸进了精神海里,那时七星阵芒一直在散发着七彩之光,是不是表示那是晋级的预兆,之后她被那个变态尊主带走下药,根本无法运气,所以元素力全部充盈在她精神海里。
随着元素力和那股气流滑动,沐倾狂感觉全身一阵舒畅,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充盈,精神海里的七星阵芒迅速运转起来,七个小光人不断释放元素力,这让她体内的元素力越来越多,渐渐,她整个人被七种光芒包围着。
耀眼璀璨的七彩光芒迅速冲出炎家的屋顶,这样的光芒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已经回到古家的几个老祖宗自然也发现了,顿时,立刻拿起武器朝炎家奔去,他们原本还以为沐倾狂消失几天,肯定已经死了。
现在那七彩光芒就是在告诉他们,她还没有死,而且还在修炼,这让他们气得想吐血,她还真是打不死,每一次都能侥幸逃脱,这一次,他们再也不会放过她。
炎华和炎盛看着沐倾狂所在的房间微微蹙眉,好强劲的七种元素力,单他们站在院子外面也感觉到一股压迫感。
房间四周和屋顶的七彩光芒越来越强,最后直冲云宵,这让幻州城的人都注视到了这样惊人的一幕。
“炎老头,把沐倾狂交出来。”古家一位老祖宗站在炎家大门口愤怒的怒吼。
炎华和炎盛一身白袍从里面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脸上一片冷沉。
“我为什么要把她交出去,她现在是我们的徒弟。”炎盛挑着眉毛嘲讽道,没想到他们上次会去召唤神殿那里偷袭沐倾狂。
章节目录 697.银发男子【7】
如果不是他们偷袭沐倾狂,她也不会被那个变态的尊主带走,差点回不来。
“哼,我们古家和她有不共戴天的仇,你要是不交出来,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古家白发老者拿着一柄长剑指着炎盛气急败坏的说道。
炎盛看炎华一眼,笑道,“大哥,看来我们只能动手了。”
语落,他召唤出他的神兽火麒麟,全身似火般的火麒麟威风凛凛的站在他旁边,火红般的眸子里闪着凶狠的光。
炎华召唤出他的神兽幽冥白虎,一红一白两只神兽站在炎家大门口极其的威武。
古家几人一看迅速也召唤出自己的魔宠,只不过他们的魔宠全是天兽级别。
就在两方对峙时,突然砰的一声从炎家后院传出来,只见一道白色身影冲天而上,身上闪着七道异常璀璨的光芒。
沐倾狂张开双手悬浮在半空中,双眸凌厉的盯着地下的古家人还有街道上的其它人,周身杀气腾腾,他们来的正好,她也找他们算账,现在的她已经是天阶召唤师,虽然晋级速度没有斗气那么快,但她已经很满意了。
“古家,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吧!”沐倾狂扬着下巴倨傲道,一身霸气凛然,即而飞身落下,双手拂动,只见她手心释放出来的元素力化成无数的长箭朝古家几人狠辣的刺去,密密麻麻的长箭犹如一张箭网,每根长箭都带着七种元素力,戳死他们!
古家几人凝视泛着七彩光芒而来的长箭,眼里纷纷一惊,身子不断朝后倒退,同时展开元素力攻击,但他们一人一种元素力,怎么可能抵挡得了每根带着七种元素力的长箭。
沐倾狂白色的身影风驰电掣般冲到他们面前,挥出拳头重重朝他们的元素力击去,砰的一声,他们的元素力全部被她打散。
“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沐倾狂狂傲又霸气的说,漆黑的双眸泛着嗜血的狠光,在她周围,七种元素力不断波动着,强劲的力量严重阻止了古家几人想逃。
四周围观的人在看到沐倾狂身上的七彩之光个个惊讶不已,原本想来对付她的人全部停住了步伐,他们开始犹豫了,她身上释放出来的力量和光芒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力,让人打从心里生出一股寒意,根本不敢靠近。
炎华和炎盛看着身形利落的沐倾狂和她的招式,眼里均是笑意,看来刚刚她晋级了,难怪气势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啊……”五道惊天动地的哀嚎声响起,只见五道身影分别朝五个方向砸去。
沐倾狂身上的七彩之光一直没有停过,她迈着步子朝白发老者走去,右手释放泛着七彩光芒的力量。
白发老者看着她过来后,身子不断朝后面退,一身萧杀之气的沐倾狂,让他感觉死亡离他越来越近,她身上的慑人气势让他更是说不出话来。
沐倾狂冷笑一声,右手重重挥了出去,致命一掌打在他的胸口,白发老者双眸瞪得猛圆,没有任何反抗力倒在地上一动不再动。
PS:前面章节更错了三章,已经全部修改,看到错误的大家可以往回重看一遍,如果你没看到错误的,恭喜你看到对的稿子鸟。
章节目录 698.银发男子【8】
“大哥……”
古家其它四位老祖宗见状,一脸悲痛的叫道,即而四人全部抬头看向沐倾狂,眼里是熊熊怒火,同时飞起身子朝沐倾狂击去。
沐倾狂站在原地没有动,待他们靠近后,身形飞快一转,一股强劲的罡风朝四处排山倒海扩散着,待她身体停下来后,原本朝她冲来的四个老者全部站在原地保持一个姿势,而他们的脖子处是几道很细的血缝,正在一滴滴溢出红色的血丝。
炎家大门前的街道瞬间变得超级安静,安静到能听到所有人的呼吸声,众人均是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幕,这个小姑娘竟然杀了古家的五个强者,虽然他们有些人不认识古家五位老祖宗,但看他们的年龄和刚刚释放出来的力量,便知道绝对是强者。
“老祖宗……”古驰在看这个状况后,惊的目瞪口呆,即而失声扑上去痛声叫道。
沐倾狂的右手还保持着出招的姿势,只见她的右手已经幻化成锋利又泛着寒光的龙爪,刚刚她正是用龙爪幻影功杀了他们的。
炎华和炎盛也是惊了惊,没想到她以这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古家五位老祖宗,看来她虽然只是晋级到天阶,但实力也差不多可以和圣阶相比,甚至比圣阶可能还要厉害一样,一想到她到了这个境界,他们两个也微微放心了一些。
“沐倾狂,你这个臭丫头,我要杀了你。”古驰站起身子咬牙切齿的吼道,即而示意古家的人对沐倾狂动手。
沐倾狂侧身看着朝她飞奔而来的古家人,嘴角微扬露出一抹邪笑,这个古家家主还真是天真,他的几位老祖宗都被她杀了,竟然还派一些家仆过来,岂不是送死。
那些人一听古驰的命令还真是不管不顾的朝沐倾狂冲去,只不过他们没走几步便被一条巨龙挡住了去路。
小龙龙化成黑色巨龙横挡在他们中间,即而探长脖子朝他们嘶啸一声,龙尾用力的横扫出去,顿时倒了一大片,个个在地上滚动。
沐倾狂冷冷瞪了瞪古驰,要说她和古家会变成这样,一切都是他引起的。
古驰看着自家人全部倒地,身子朝后面退了退,心里还是升起了慌张,转身便要跑,但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沐倾狂双手环胸,侧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看着一身杀气的沐倾狂,古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
“沐倾狂,你已经杀了我古家五位老祖宗你还想怎样?”古驰佯装镇定的愤怒道。
“赶尽杀绝!”四个充满霸道又强势的字让街道四周围观的人全部听得清清楚楚,她就是要告诉那些还在准备对她动手的人,来惹她,她会拼尽全力赶尽杀绝对方。
古驰身子颤抖了一下,心里忐忑不安,双眸血红的瞪着沐倾狂,愤怒的指探道,“看你年纪轻轻,没想到这么心狠手辣,大家千万不要让她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不然总有一天,你们也会成为她手里的亡魂。”
章节目录 699.银发男子【9】
“心狠手辣?”沐倾狂冷笑的复读一遍,眼里的笑意更深,“我的确心狠手辣,不过这四个字只针对那些对我有生命威胁力的人。”
言下之意就是,你惹我,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四周的人听得哪里还敢动,四周一阵抽气声,都被她刚刚的气势惊住。
古驰见没有人回应他,脸上是又羞又恼,怨恨的说,“你偷我古家宝物在先,我家老祖宗要对付你,这是很正常的。”
“古家主敢说你请我去古家不是别有用心。”沐倾狂微抬起头,双眸里一片清冷,不等古驰回话,她再次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她并不想和他太嗦,所以她运起斗技踪影追风,身形如灵活的狡兔闪到他身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右手朝他脖子上用力横扫出去,她刚站稳身子,古驰的身子重重的倒在地上,再没有任何反应。
沐倾狂迅速收起斗气,淡扫街道四周的人一眼转身迈步朝炎家门口走去,人群中突然有人不怕死飞身朝沐倾狂攻去。
那人还没有飞到一半,沐倾狂转身,双手朝前推出,强劲的元素力扑天盖地涌去。
啊的一声尖叫,众人只看到一道身影从天空中飞过,最后消失不见,也不知道被沐倾狂的力量打到哪里去了。
“没事别惹沐倾狂!”沐倾狂双眸闪着危险的光,语气无比的冷冽。
四周围观的人慢慢开始散开,他们现在还真的有些不敢惹沐倾狂,古家的家主和几位那么年老的老者都被她一个人杀了,实力不是太强的人,谁还敢上去。
“倾狂,好样的。”炎盛看着那些满脸顾忌退开的人无比爽朗的笑道。
沐倾狂脸上没有任何喜意,其实她现在已经很讨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