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感觉得到,体内的力量在不断涌动,精神海里的七种元素力在快速浮动,似乎要冲破什么关口。
古家四人见红鸾它们能够一直抵挡,双眸里闪着怨毒的寒光,即而四人飞身退开聚到一起,再次凝聚四人的力量,然后朝红鸾快准狠的攻去。
红鸾看着凶狠飞来的元素力光球,飞身化成火焰幻鸟,不断喷出滚烫的火焰反击,这几个该死的老头,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
小龙龙化成黑色的巨龙,身形不断朝那六人攻击着,只是那六人的实力也不低,原本收回力量他们又没有受到攻击,所以力量还是很充足,六人一起对付小龙龙,大家谁都没占谁便宜。
丑丑和肥肥一直挡在沐倾狂背后,身上都释放自己的元素力形成一道光屏替沐倾狂挡着四周力量的冲撞,因为她身上有七道强光,它俩又不敢去碰她。
这时候原本一直在地上休息的那个古家老头突然睁开眼睛,在看到所有的人混乱交战后,双眸里闪着危险的光看向半空中悬浮没动的沐倾狂,即而站起身子,飞身朝沐倾狂前方跃去,在确定她无意识后,他阴狠一笑,右手掌摆动直直击向她的胸口。
在这千均一发之刻,突然一道如鬼魅般的黑色身影像闪电般到了他面前,那人看得没看他,伸手轻轻拍向他的胸口。
古家老者被力量猛击,身子翻滚落地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即而一动不再动。
如鬼魅般的黑影直直飞向沐倾狂,伸手抓着她的肩膀以极快的速度,一眨眼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红鸾和小龙龙几个见状,哪里还有心情和古家那些人战斗,纷纷飞身去追。
章节目录 680.鬼魅般的黑影【10】
只是待它们追出去时,哪里还有沐倾狂和那个鬼魅般的身影,四周的山峰一片安静,它们细细感应竟然一点也感应不到沐倾狂的气息和其它人的气息。
这让它们几个心里有些胆颤,那个如鬼魅般的身影是敌是友,他的速度简直太快了,他为什么要带走沐倾狂。
古家四个老者和其它几人盯着沐倾狂消失的地方一阵傻眼,那黑影的速度是他们至今为止见过最快的速度,从他出掌的招式可以看出,他也是召唤师,只是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袍,黑袍上带有一个帽子,那个黑帽差不多将他的脸全部遮了起来,再加上他速度快,更是无法看清他的面貌。
但从身形上看,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只是不知道他掳走沐倾狂是想做什么,如果是杀她,那他们自然高兴,如果是救她,这让他们有些想吐血。
为何每次她的运气都那么好!
“怎么办?倾狂不见了。”丑丑焦急的问道,不管它如何感应就是无法感应出沐倾狂在哪里。
红鸾看了看远方,眉头紧琐着,心里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她直觉告诉她,刚刚那个黑影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真要救沐倾狂,为什么要带走她。
这样想后,她心里更慌了。
“我们赶紧回去,你们几个去通知杜长老和花心他们,我去幻州城找炎家。”红鸾冷静的吩咐着。
小龙龙几个飞快朝召唤神殿飞去,红鸾狠狠瞪了瞪古家那些人,身上光芒一闪朝幻州城奔去。
“你说什么,倾狂被人掳走了?”炎盛闻声脸上全是错谔,好端端怎么会被掳走,还不是和古家人一起的人,那会是谁,竟然手那么快。
“嗯,我担心她会遭遇不测。”红鸾眼底深处全是担忧,沐倾狂对她来说,不仅是主人还是朋友。
炎华双手背在身后走来走去,有谁会跑到那山峰上去掳沐倾狂,当时她要是没受伤,想必不会被那人那么容易掳走吧!
如果她能早些醒,说不定她还能够脱险,但她要是一直昏迷,想必后果不会太好。
“你们知不知道召唤神殿附近有什么厉害的人?”红鸾心急的寻问道。
炎华和炎盛相视一眼,召唤神殿本就是召唤师的强者之地,那附近哪里还会有其它厉害的人,难道掳走沐倾狂的人是召唤神殿的?
他们心里狠狠一惊,不会是召唤神殿里也有人嫉妒沐倾狂能够修炼全能召唤师,所以想对付她,只是那里的弟子肯定不可能,那唯一可能的就是里面的长老。
“我们和你一起去召唤神殿。”炎盛神情严肃道,看来他们必须亲自走一趟,不然沐倾狂会很危险。
花心等人得知沐倾狂被人掳走后,个个脸色大变,纷纷朝沐倾狂消失的地方奔去,本想寻找一些线索,但那个黑影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他消失的方向,那里只是一座山峰,几人从下面找到上面,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人。
章节目录 681.月圆之夜【1】
炎华和炎盛很快赶到了召唤神殿。
杜辰得知沐倾狂被人掳走后很是惊讶,她虽然只是高级召唤师,但实力却不低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掳走,在得知她是因为受伤昏迷被带走的,才没有觉得诧异。
“两位前辈,你们认为是召唤神殿里的长老掳走了她?”杜辰听了炎华炎盛的话后瞪大眼睛问道,召唤神殿的长老要见她直接召见就行了,何必偷偷摸摸掳走她,这似乎不太可能。
炎盛捋了捋胡须道,“这很有可能,在我的印象里,卡维斯大陆最厉害的召唤师在召唤神殿,相必能有那么快的速度也只有这里的长老了。”
“这不可能,召唤神殿的长老从来不出这里,每个人除了带自己的弟子,都是专关修习好突破神阶召唤师,谁会那么闲跑去做偷偷摸摸的事。”杜辰摇头道,他始终相信召唤神殿的人。
炎华看着杜辰叹了口气道,“杜辰,看人不能太简单,有些人是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们背后在搞什么鬼。”
他和炎盛对召唤神殿就没有太多的好感,不然他们早就进召唤神殿做长老。
“这……”杜辰也不知道如何说,在他的眼里,召唤神殿是神圣的地方,怎么可能都不会有那种偷鸡摸狗的事。
“我们要搜召唤神殿。”
安静许久过后,炎盛开口道,如果不是沐倾狂怕连累炎家绝决的来召唤神殿,她早就是他们的徒弟,她现在出事,他们必须插手管一管,更何况,他们还答应帮她找去长生境的路,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有了眉目。
“老前辈,这恐怕不行,召唤神殿不会答应的。”杜辰脸色倏地变得难看,召唤神殿是什么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允许外人在这里搜索。
炎华看了看他,突然淡笑道,“杜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们不会光明正大的搜。”
“老前辈,你们都是杜辰敬佩的人,我不想你们在这里出什么事。”杜辰满脸担忧道,他知道他俩是圣阶召唤师,但召唤神殿里也有很多圣阶召唤师,而且还有几个长老是双系召唤师,要是真打起来,他们俩个肯定会吃亏的,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炎盛摆手道,“杜辰,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小心的。”
如果沐倾狂真被召唤神殿的哪个长老掳了去,那下场不用想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不管如何,他们也要在这里搜查一番,他们也不想看到第一个全能召唤师就这样陨落。
“那你们一定要特别小心,千万不要乱闯,不然不好收场。”杜辰见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要搜查,只有让他们注意点,希望他们能够不闹出什么乱子。
炎华和炎盛重重点头,他们当然会小心。
“两位老前辈,我和你们一起去。”红鸾提议道,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只想去找沐倾狂。
“不行,你不去,我们俩个去就行,你们不如去召唤神殿外面转转。”炎盛吩咐着,他们俩个早就配合默契,这样好办事,红鸾跟上去还会扰乱他们。
章节目录 682.月圆之夜【2】
红鸾听他们这样说,也没有再强求,便领着小龙龙几个去召唤神殿附近查看。
“恭喜尊主终于找到一个心满意足的人。”
漆黑的地下洞宫里,只有洞劈四面的墙上有一盏小小的灯,只见一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黑色袍子朝洞宫最前端坐在石椅上的一个黑袍人说着恭喜的话。
石椅上的黑袍人正是掳走沐倾狂的鬼魅黑影,宽大的帽子将他的脸很好的遮住,仔细一看,他脸上蒙了一层黑巾,只露出那一双漆黑深遂阴冷的眼睛,让人瞧一眼便感觉心惊胆颤。
“天海,看来你看人的本事长进了很多。”鬼魅黑影的声音很沙哑,也不知道这是他真实的声音还是故意弄出来的声音。
苍天海淡淡笑道,“这一切都是尊主指导有方。”
他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在罪恶之城出现过的苍天海,早在那次沐倾狂去罪恶之城,他就盯上了她,谁让她能够从蚀日荒漠里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你去看看她醒了没有,记得把那张地形图问出来,好好看着她,七日后的月圆之夜,我要把她练化,和她合二为一,从此以后,我就是卡维斯大陆第一个能够修炼七种元素力的全能召唤师。”鬼魅黑影沙哑的声音充满了威慑力,似乎只要敢违背他的人,下场会很凄惨。
“是,尊主。”苍天海抱拳在前恭敬的说道,即而快步退了出去。
等洞宫里只剩下那个鬼魅黑影后,他发出阴测测的冷笑,漆黑的眸子里闪着贪婪强势的光。
另一个半漆黑的洞宫里,沐倾狂躺在一张床上,突然她感觉好像有人在注视她,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顿时便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正笑眯眯的盯着她,那笑容里充满了不怀好意的味道。
“你是谁?”她的声音哑哑的,脑海快速转动,她只知道她在山峰那里渐渐陷入昏迷,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她朝四周看去,这里是一个洞宫,她为什么会来这里,红鸾它们呢?
苍天海见她醒了,淡淡笑道,“沐姑娘,你终于醒了,你真幸运,被我们尊主看中。”
“什么意思?”她冷冷的问,同时知道自己身在危险中,什么尊主?
苍天海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下,“你可是大陆上第一个能够修炼七种元素力的全能召唤师,我们的尊主对你这样的独特体质非常感兴趣,所以他打算跟你合体,代替你修炼,让你成为大陆上最厉害的召唤师。”
“变态!”沐倾狂沉着脸冷冷道,她刚想运动力量,才发现全身软绵绵的竟然无法使用力量,不好的的预感直冲她大脑,她到底被什么变态掳了过来,还跟她合体,真是恶心!
“沐姑娘不应该生气,而是应该高兴,你知道现在大陆多少人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只因为你拥有异常的体质,你知不知道你引起多少隐世家族感兴趣,你的身体就是一个至宝。”苍天海毫不生气的说道,就连他也羡慕,一个小姑娘竟然有这样惊人的体质。
章节目录 683.月圆之夜【3】
沐倾狂闭上眼睛不说话,她没有心情听他叽叽喳喳,有这功夫,她更应该好好想想如何从这里逃出去,她不能死,绝对不能死,轻鸿还在等着她。
苍天海见她闭上眼睛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样,眼里闪着亮光,“沐姑娘,上次在罪恶之城那张地图还在你这里吧,我们尊主很感兴趣。”
“不在。”沐倾狂冷冷道。
“真的不在,还是假的不在,看来沐姑娘是不见棺材不会妥协的,你那些朋友正在山峰里四处找你,你说我需不需带几个过来。”苍天海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沐姑娘倏地睁开眼睛,双眸犀利的瞪着他,要是她现在能够运动力量,绝对不会给他威胁她的机会。
如果当时她不昏迷,她也不会给他们掳走她的机会。
沐倾狂没有办法,只好打开空间戒指把长生境的地图拿出来,其实她也是有私心的,反正这张地图只有长生境三个字,也没有多大用处,给他们就给,她倒希望他们拿了地图,能够找到去长生境的路。
苍天海迅速接过,打开地形图看了看,只见地图上端只有三个字,其它地方一片空白。
“长生境,地图上为何没有其它标志。”苍天海蹙眉道,这长生境又是什么地方,听起来好像很神秘似的。
沐倾狂坐起身子,面若冰霜道,“我拿来时就是这样的,要是有地形标志,我早就了,哪里还会给你们掳来的机会。”
苍天海收起地图傲然一笑,“沐姑娘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你不要想着运功,那是不可能的,越用越只会让你身体越脆弱无力,到时候都无法行动,也不要想着出这个洞宫,那也是不可能的。”
语落,他转身傲然离去,等他走到洞宫门口时,那扇石门自动开了,等他出去后,石门又自动闭上。
沐倾狂在石床边坐了好一会,才撑着没有多少力气的身子朝洞宫门口走去,但她走到那里,洞宫门口竟然没有开,这让她心里一阵诧异,这是什么机关,还能自动辨别人么。
她朝洞宫四周看了看,也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洞宫很宽敞什么东西都有,就好像她是来这里做客的,当然前提是她不被控制住力量。
现在她手无缚鸡之力,根本不要想着出去。
也不知道红鸾他们能不能找到她,她昏睡了多久,这里又是在什么鬼地方。
那个要和跟她合体的是什么人,刚刚这个中年人竟然知道上次在罪恶之城她拿到这张地形图的事,这就说明,那个时候他就盯上她了。
她脑海里灵光一闪,难怪那次离开罪恶之城,她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人在盯着她,难道是这个中年男人?
沐倾狂看了看没有任何通道口的洞宫眼里全是寒意,想必要是没有人带她出去,她真的无法离开,只能等七天后了么。
七天后,他们还会给她逃离的机会吗?她自己又没有力量。
沐倾狂朝大床走去,然后坐下打坐,本想运气试下,哪知道全身一阵痉挛。
章节目录 684.月圆之夜【4】
沐倾狂不得不放弃,伸出拳头狠狠砸了下床,以此来发泄心里的怒气。
正当她生气时,石门开了,只见一个穿着白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色香味俱全的食物。
女子走进来后朝她微微行礼,然后把东西整齐有序的摆好,即而伸手示意她吃,就是不开口说话。
沐倾狂走上前打量她,许久过后问道,“你不能说话?”
女子微微点头,即而行个礼,转身离开。
沐倾狂是真的饿了,拿起筷子就吃,也不怕食物里有毒,那人说七天后才会动她,自然不会现在杀她。
七天的时间对沐倾狂来说就好像坐牢一样,恐怕比坐牢还要难受,七天后,还要被执行死刑,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被别人占有,她就全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话,对方一定是个男人,这让她更是恶寒。
一个男人竟然要变成一个女人,这是多么可怕又变态的事。
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特殊嗜好的人,原来沐峰说的没错,当她可以修炼七种元素力的事让大陆上其它人知道后,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危险。
但这件事大家迟早会知道,除非她一辈子都不修炼召唤师。
沐倾狂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起初两天她还很暴动,但第三天,她突然就变得安静了,反正她现在没有能力,再多想也是白想。
如果能让她力量全部回来,她还有些把握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外面的红鸾等人已经焦急不已,现在已经六天了,六天都没有沐倾狂的任何消息,就好像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炎华和炎盛在召唤神殿里搜查,很不巧的被发现了。
“你们俩个什么人,竟然敢乱闯召唤神殿?”召唤神殿的主殿里,只见十个老者一身冷酷之气的盯着站在大殿中央的炎华和炎盛。
炎华和炎盛不慌不忙的站在那里,这几天他们搜查了一翻,沐倾狂还真的不在召唤神殿,只不过这里有没有什么密室之类或者地下空间的,这个他俩就不知道了。
“我们并不想乱闯,只是我们的朋友在你们召唤神殿消失了,我不得不来打探。”炎盛挑着眉毛我行我素的说。
杜辰立刻站了起来,说道,“大长老,是这样的,我新收了一名弟子叫沐倾狂,六天前,她在附近的山峰上修炼,突然被一个黑衣人掳走,至今还没有下落。”
“沐倾狂?就是那个可以修炼七种元素力的全能召唤师。”十个长老中最为首的老者蹙眉盯着杜辰问道。
“正是她。”
大长老荣司衡,面若冰霜的看了看炎华和炎盛,沉声道,“就算如此,你们也不应该自作主张的搜召唤神殿,你们以为召唤神殿是什么地方,你们想随意走动就走动么。”
炎盛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要是和你们说了,你们会让我们搜吗?肯定不能的吧!所以我们只有自己行动了。”
“放肆,来人,把他们带下去。”荣司衡站起身子拂袖道。
章节目录 685.月圆之夜【5】
“大长老,他们没有恶意,只是担心沐倾狂才会如此,希望大长老能够从轻发落。”杜辰走上前为炎华和炎盛求着情,早知道当时就应该阻止他们搜查,召唤神殿对于擅自乱闯的人,最后的下场都不会好。
炎盛见杜辰这么放低姿态为他们求情,蹙起了眉头。
“我们闯召唤神殿的确有错,但还是请召唤神殿能够先找回自己的弟子,沐倾狂是大陆上第一个全能召唤师,召唤神殿将她好好培养,将来也是召唤神殿的荣誉,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炎盛并不想和召唤神殿闹翻,现在关键是赶紧找到沐倾狂,不知道这六天她有没有危险。
大长老荣司衡面色一片凝重,关于沐倾狂的事他也听说过,他当然知道培养一个全能召唤师对召唤神殿有好处,但重要的是她能够活下去。
现在她是全能召唤师的身份已经传遍大陆,想必对她感兴趣的人特别多,而且还会遭到无穷无尽的击杀。
他早就考虑过了,他并不想培养沐倾狂,因为那样会给召唤神殿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只要她活一天,就会有人想对她动手,召唤神殿没必要浪费时间和人力来保护一个随时都可能死掉的人。
“我会安排人去找她,但从此以后,她不再是召唤神殿的弟子。”荣司衡淡淡的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他早知道沐倾狂是全能召唤师后没去找她的原因,因为他想先看看,她有没有自我保命的机会,现在看来,她似乎没有,那就更加不用留她了。
杜辰脸上全是惊讶,他为何不要沐倾狂做召唤神殿的弟子。
炎华和炎盛听了并没有气愤,他们不要就不要,这样他俩正好捡个便宜徒弟,他们都是心思细腻之人,自然知道召唤神殿为何不要沐倾狂,他们想,将来召唤神殿一定会后悔的。
召唤神殿立刻派人四处搜查沐倾狂的下落,只是不管他们如何找,也没有找到她在哪里。
沐倾狂还在睡觉时,洞宫的石门开了,只见两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走了进来,她们一人手里捧着一条纯白的裙子,一人手里提着一个花篮,花篮里放着一些很鲜艳的花朵。
拿花篮的女子走到沐倾狂面前微微行礼,然后把一条字纸递给她。
沐倾狂知道她俩都不能说话,便接过纸条,上面写着沐浴两个字。
看着这两个字,她蹙了蹙眉头,大清早的让她沐什么浴,随后她才想起,今天是第七天,也就是说是她的死期,那个什么黑影要跟她合体。
沐倾狂想了想还是跟着她们出洞宫,这是她七天来第一次离开这洞宫,会出去是因为她想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走出洞宫,外面全是石地板石墙,墙上面雕刻一些古老她也不认识的文字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花纹,沿路上,除了她们三人再没有其它任何人,没稍一会,她跟着那两个白衣女子来到另一处洞宫,洞宫里有一个很大的天然水池。
章节目录 686.月圆之夜【6】
沐倾狂走到水池边,蹲下身子伸手拂了拂,温热的,倒像是天然温泉,看着散发着白气的水池,她想到了寒冰潭,那个她和圣轻鸿第二次见面的地方,还有他抱着她坐在寒冰潭的情景,那个时候她血咒发作。
当时靠在他温暖的怀里就感觉一阵安心,她想在他们第二次见面那刻,她就心动了,或许更早在普陀镇的街道上,那些人拿东西砸她,是他用高大的身子帮她挡着的。
那个时候,她心里是深深的震惊。
第一次有男人用自己高大的身体帮她遮挡攻击物,她想就是那个时候,她的心慢慢沦陷了,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水池,沐倾狂眼底有一些哀伤,往事历历在目,可是那个人却不在。
突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沐倾狂冷酷的回头,眼神有些吓人,拍她的女子吓得朝后一退,很明显被沐倾狂的眼神和身上的慑人气势吓住了。
沐倾狂知道她是在提醒她赶紧沐浴。
“你们出去。”她才不想自己洗澡被人看到,她已经六天没有洗澡,身上早就不舒服,她知道那个变态为什么让她洗澡,不就是想让她的身体干干净净的,他有洁癖,她还有洁癖呢,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将要和一个男人合体,变成一个人,她就感到恶寒。
她甚至还在想,合体后她是不是没有灵魂和思想了,她的一切全部被对方占领,以后再也没有沐倾狂,她的身体会不会变成不男不女。
那两个女子很明显不愿意走。
“你们不出去,我就沐浴,那就耗着好了。”沐倾狂干脆坐在地上,看谁耗得起。
两个女子相视一眼,提着花篮的女子把花篮里的花瓣全部撒到水池里,很快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味在空气里飘浮着。
另一个拿裙的女子把白裙放在水池边的石头上,做好这一切后,两人弯腰行礼,即而退出去。
沐倾狂看着那扇自动关起的石门非常的愤怒,前几天不管她在那个洞宫里如何试,那个石门就是不开启。
见洞宫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才脱掉身上的衣服走进水池里,躺在水池边缘,她紧闭着眼睛,只有一天了,她该如何想办法出去,她暗暗动气,身子又是一阵痉挛,还是不能用力量,不能用力量,她就相当于一个废人。
这样如何和他们抗衡,难道她真的只有妥协。
她不要,她不要自己的身体被人控制。
温热的池水让她感觉片刻的放松,即而她快速洗了下身体走出水池穿上那套新的白裙,然后走到石门边,伸手在上面敲了敲,没稍一会,石门打开,那两个女子出现在她面前。
在她们的带领下,沐倾狂又回到了原本的洞宫,那里已经准备好了食物。
“我要见你们的主人。”沐倾狂并没有打算坐下吃东西的意思。
两名女子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沐倾狂淡扫她们一眼,突然拿起一个碗重重砸在地上,砰的一声,白瓷碗四分五裂,她迅速捡起一块拿在手里。
章节目录 687.月圆之夜【7】
站在旁边的两个女子见状就要去抢,但沐倾狂怎么可能给她们机会。
“别过来,我想你们的主人一定不希望我断一只手吧!”沐倾狂拿着锋利的瓷块按在自己的手腕上。
那两个女子见状,脸色大变,犹豫了一会,其中一个女子快速跑了出去,没稍一会的功夫,苍天海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难看。
“你这是做什么?”苍天海阴沉着脸问道。
沐倾狂勾了勾唇笑道,“我要见你的主人,他不是今天要跟我合体,总应该让我先见一面吧!”
她就想先看看那个变态是谁,其实她根本不会跟他合体,就算是死也不会,反正跟他合体,她也是一个死人,又何必让他得到他想要的。
让她不舒心,她也不会让他如愿。
苍天海看着她手里的瓷块,眼里全是寒意,这个该死的臭丫头!
“你何必这么焦急,晚上不就可以见了。”苍天海冷笑道,她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还想掀起什么风波。
沐倾狂扬了扬下巴,挑衅道,“我现在就想见。”
她一定要出去这个洞宫,只有到外面才会有机会。
她不会轻易妥协的,因为她知道圣轻鸿还在等她,她怎么可以这样死了,他一个人躺在陌生的地方,该有多孤单。
苍天海站在那里不为所动,直到看到沐倾狂的手腕处流出血后,他才妥协的冷冷道,“好,我去禀报主人,至于他见不见你,这个我没法保证。”
说完话,他拂袖愤怒离去,这是他第一次被一个臭丫头威胁。
沐倾狂拿着瓷块,然后坐在椅子上,有滋有味的吃着早饭。
那两个女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们有些佩服她,没想到这段时间她不哭也不闹,反而是那么的平静,难道她就不怕死么。
苍天海在暗黑的通道里绕了很久,最后才进入一个洞宫里,洞宫依然和上次一样,呈半漆黑状态。
“怎么了?”坐在石椅上的黑影声音沙哑的低声道,他双手正拿着从沐倾狂那里弄来的地形图,长生境三个字很明显吸引了他,只是这几天不管他如何想办法,地形图上面的标志就是没有出来。
苍天海行了个礼,说道,“尊主,沐姑娘说要见你,还说要是见不到,她就断了自己一只手。”
“这种话你也相信?”黑影半抬起头,只露出的双眸里闪着嘲讽的笑芒。
苍天海抿了抿唇道,“尊主,我是怕她真的会动手,毕竟今天晚上月圆之时,你就要与她合体,我是希望她能给尊主一副完好无缺的身体。”
黑影沙哑一笑,站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盯着苍天海,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她不会伤害自己的,她只是在想办法逃离这里。”
苍天海抬头朝黑影看去,只看到一片模糊,至今为止,连他也不知道他一直跟随的尊主大人长什么样。
“无所谓,你去带她来。”黑影拂了拂袖道,正好他也有事要问沐倾狂。
章节目录 688.月圆之夜【8】
沐倾狂气定神闲的跟着苍天海来到别一个洞宫,这处洞宫看起来很阴暗,洞里很模糊,只见洞宫最前端的位置,那里坐着一个黑袍人,灰暗的洞宫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模样。
苍天海把沐倾狂带到就退了出去,顿时,油宫里只剩下沐倾狂和那个黑袍人。
“你是什么人?”沐倾狂半眯着眼睛细细打量那一团黑影,这里看起来阴森森的,要是她没有猜错,她所处的地方是在地底下。
黑影微微抬头,漆黑的眸子泛着一点点亮光,淡淡的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会是一个人。”
沐倾狂蹙眉,心里一阵冷笑,他很明显在故意隐藏自己的声音,他想的还真是天真,他以为他想成为她就能成为她么。
“你休想!”沐倾狂冷冷道,反正再坏的下场也就是死路一条,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的。
“哈哈哈……”黑影狂笑起来,即而眼神凌厉的盯着沐倾狂,“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吗?”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这条命是我自己的,既然我不能控制,那就毁掉,谁也别想得到。”沐倾狂挺着胸膛毫不惧怕的说道。
黑影突然站起身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压迫人的阴暗气息,双眸变得越来越冷冽。
“你不会死的,除非你想让你身边的朋友为你陪葬。”黑影阴测测的说,他怎么可能给她威胁他的机会,他最讨厌别人的威胁。
沐倾狂脸色迅速沉了下去,眉头紧紧蹙了起来,眼里一片清冷,该死的,竟然用她的朋友威胁她。
此时她真的陷入了两难的境界,如果她自杀,这个黑影肯定会疯狂的对付花心他们,如果不自杀,她又怎么心甘情愿把身体给他,让他拥有她的体质,以后好修炼全能召唤师,这样一个变态的人要是以后变得很强大,天下有多少人要遭殃,恐怕卡维斯大陆都会沦为他的天下。
“你想好了吗?我的耐心有限,今天晚上的月圆之夜,我便要与你合体,除非你死,你的朋友全部死,那样我便会放弃。”黑影张开双手阴狠的说,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是势在必得的寒光。
全能召唤师的确很吸引人,所以他迫不急待的想与她合体,只可惜,必须得到月圆之夜。
“阴险,我答应你。”沐倾狂面若冰霜的冷冷道,这个办法不行,那就只有再另想办法。
黑影见她答应后,深遂的黑眸里才露出点点笑意,即而打开手里的地图,淡淡道,“这个长生境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意外得到的,我也不太清楚,要是懂,你觉得我还会在这里。”沐倾狂没好气的说道,一点好脸色也不给。
“卡维斯大陆上好像没有这样一个地方。”黑影拿着地图若有所思道。
沐倾狂眼底迅速划过一抹异样的光,“这是卡维斯大陆上的另一个空间,这里当然没有。”
章节目录 689.月圆之夜【9】
“另一个空间?”黑影抬头看向沐倾狂,大陆上还有这样神奇的地方,长生境,听起来很蛊惑人,那里能够让人长生不老么。
沐倾狂思虑了一会说道,“没错,听说那里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待在那里的人能够长生不老。”
黑影听后拿着地图的手明显抖了一下,灰蒙蒙的洞宫里,他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沐倾狂,世界上真有这么神奇的地方,这让他瞬间提起了兴趣,长生不老正是他渴望的。
他不想死,他想一直站立在这世界上,等他将来是全能神阶召唤师,他将是卡维斯大陆上最厉害的,他要统治这里,让所有人都臣服他,为他所用。
“怎么去?”黑影问道。
沐倾狂朝他翻了翻白眼,“空间隧道。”
“在哪里?”
“不知道。”沐倾狂冷硬答道,空间隧道真的永远消失了么,这样的话,她永远无法去那里。
黑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似乎知道她肯定不知道,因为要是她知道,早就去了长生境。
沐倾狂回去洞宫后就坐在床榻上发呆,她突然取下胸口的白色玉佩,伸手轻轻抚摸着,眉宇间闪出一丝柔和的神情,淡淡笑道,“轻鸿,如果我死了,那样我是不是可以去找你,你一定要等我。”
这是圣轻鸿唯一留给她的东西,是不是以后要成为那个变态的,这让她更不甘心,所以绝对不能留给那个变态,但让她现在毁了,她又舍不得。
突然玉佩动了一下,然后闪出一股白光,沐倾狂看到玉佩里那个尸王在挣扎,顿时双眸一亮,是不是可以把他放出来。
沐倾狂拿起玉佩朝床榻上敲了敲,突然玉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