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的两位弟子迅速反应过来,飞身起便朝沐倾狂追去。
沐倾狂见他们追来,嘴角微微勾起,打开手里的包袱,将那些药瓶全部朝他们泼去,顿时无数大小药瓶如天女散花般飞散开。
那几个药宗弟子见状,吓得魂飞魄散,那些可都是他们药宗会精心炼制出来的药。
趁着他们捡药的瞬间,沐倾狂飞身朝药宗会外面冲去,但就在这时,她感觉一股很强大气劲冲她涌来,她微微挑眉,运起体内的蓝色斗气护身。
转身间,她看到一名身着墨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站在不远处,男子面容上全是冷色,一双深遂的黑眸紧紧的盯着她,周身散发着一股强劲的斗气。
“你知道擅闯药宗会的后果吗?”他冷冷的出声。
沐倾狂是以女子妆容来的,她脸上带了一张妖艳的人皮面具,所以没有人能够知道她的真容,她妩媚一笑,伸手揽了揽脸颊的发丝,娇滴道,“公子想怎样?”说完,她还抛了一个勾人的媚眼。
段砚没想到对面的女子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孤身一人闯药宗会,他作为药宗会的一名高级弟子,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人胡来。
章节目录 59.前面的森林……
“抓你回去认罪。”段砚一字字冷冷道。
“那就看公子有没有本事咯。”沐倾狂勾唇妖娆的笑道,对方的斗气虽然很强,但肯定还没有突破斗宗,只要不是斗宗,她就有把握打赢他。
只是她必须速战速决,要是一会儿人太多,她一手肯定难敌百手。
看了看渐渐轰闹起来的药宗会,沐倾狂召唤出风元素,飞快朝外面冲去,嘴角泛着狡黠的笑。
段砚见沐倾狂离开,飞快跟上,同时蓝色的斗气化成十几把凌厉的冷剑从背后刺向沐倾狂。
沐倾狂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使用斗气,他俩可是同一个等级的斗者,她转身间,双手使出一个攻击系斗技,只见蓝色的斗气形成一个圆盘朝那十几把凌厉的冷剑狠狠划去,空气里霹雳啪啦声响起。
趁着这空隙,沐倾狂加快速度朝药宗会旁边的森林里飞去,段砚紧追着不放,紧接着药宗会的其它弟子也追了上来。
“师兄,师父说了,一定要抓着那偷药的贼。”一个清瘦的少年冲段砚说道。
段砚点头,加快速度朝前面追。
沐倾狂感觉到背后的人越来越多,她倒也没有害怕,反正她还有最后的杀手锏没有露出来,要是他们再紧追着不放,她只有召唤低级魔兽了。
“大家小心,前面是森林,里面有魔兽出没的。”段砚伸手挡住后面紧追不放的师兄弟们。
“怎么办,那个妖女进去森林里了,师弟,我们跟上去。”一个年龄稍大的年轻男子看着段砚道。
段砚目光凌厉的朝沐倾狂离开的方向看去,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这森林里经常有各种魔兽出没,要是一会那女贼没抓到,他们遇到魔兽群可就是折了夫人又赔了兵。
“师兄,前面的森林……”段砚犹豫着。
“怕什么,师父说了,一定要抓到她。”那年轻男子继续说道,即而飞身朝森林里冲去,其它见状,也飞快跟上。
段砚想叫住他们时,他们已经全部追了上去,他心里隐约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当他追上前去时,森林里传出各种鬼哭狼嚎声,等他走近后,只见很多五四级魔兽在和师兄弟妹厮杀。
而这个时候,沐倾狂早就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在段砚他们犹豫间,她已经散发自身的五种元素力召唤一到五级的魔兽,让它们在那里守候,就等着段砚他们追上来。
这一晚,沐倾狂收获很多,而药宗的一个药阁损失惨重,段砚的师兄弟妹有些斗气级别不高,所以好些人都受到魔兽的嘶咬。
这件事让段砚的师父大发雷霆,他掌管的药阁出事,他怎么能不生气,到时候他如何向药宗会交代。
“到底怎么回事,你看看你们!”大厅里,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瞪着段砚一行人,他叫江猛,掌管药宗会的第五药阁。
“师父,我们追到森林时,哪知道突然出现一群魔兽,那妖女早就不见了。”一个脸肿的男子心慌慌的说道。
章节目录 60.召唤师啊召唤师
“师父,那些魔兽都是四五级的,很凶悍。”又是一个男子语气带着惊慌道。
江猛怒视着他们,大声吼道,“你们没事去惹那些魔兽做什么。”
虽然炼药师也会修习斗气,但他们的斗气还是太低了。
“师父,我们冲进去森林时,那些魔兽好像听谁命令一样站在那里等候我们。”原本带队最先首冲进去韩鹏心惊胆颤道,他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魔兽聚在一起,像他们学习炼药的人,一般很少出去历练,所以根本没碰到过那阵势。
江猛双眸微微精明的眯起。
“师父,听师兄这样说,我感觉那些魔兽有些怪异,平常我们去那森林边缘,魔兽也不会主动出来攻击人。”段砚沉稳的说道,他们都没有冲进森林深处,魔兽怎么就会到外面主动来等着他们,这确实太怪了。
江猛看了看段砚,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能够使唤那么多魔兽出来攻击人的,除了召唤师没有人能够做到,因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契约那么多魔兽。
他背后有些发凉,难道今晚的女盗贼是召唤师,这个问题,他不得不重新思考。
“你们大家都下去,段砚,你把那个女子的面容画下来给我。”江猛脸上不再怒气冲冲,而后摆摆手示意大家全部出去。
召唤师,雷洛帝国已经很久没有新出召唤师,难道又有召唤师面世了,这的确是一个很重大的消息。
沐倾狂回家后,撕掉脸上妖艳的人皮面具,而后和丑丑开始分赃。
“呀呀呀,我要这个,吃了毛发会更柔更顺更亮,我还要这个,可以增强体质,老子要变强。”丑丑抓着它喜欢的丹药和药剂水威武的说道。
沐倾狂看了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瓶子,最后选了助气和强体的两种丹药,上面写着三品仙级丹药,按理来说,应该也不算太低级的丹药。
“倾狂,你赶紧吃,吃了就修习,我回魔兽空间去了。”丑丑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沐倾狂知道它是一个大吃货,也懒得理会它,她把助气和强体的两颗凡药全部吞下,即而进入打座的境界,一个月的时间,她必须要修到斗宗的境界。
药宗会因为昨晚第五药阁被盗的事弄得热闹轰轰。
一大清早,段砚便把昨晚沐倾狂假扮的样子画了出来,江猛看得直蹙眉头,最后又摇头。
“师父,你是不是觉得这不是她的真容?”段砚谦谦有礼的说道,他昨晚画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问题,有哪个小偷出来偷东西,会把自己的真容暴露出来。
江猛听着段砚的话,脸上露出满意的笑,不愧是他最钟意的弟子。
“是啊,这肯定不是她的真容,这姑娘应该不简单。”江猛拿着画像叹息一口气,他现在也无法确定,这画像上的女子是不是召唤师,一个召唤师怎么还会跑到他们药宗来偷丹药。
段砚重重点头,即而苦笑道,“她昨晚用的也是蓝色的斗气,将我的斗技给击破了。”
章节目录 61.我要去告发你!
江猛惊讶的哦了一声,这么说来,对方也是斗者,还是斗王级别的,要是她既能斗气又能召唤师,将来必定是一个强者。
为了给药宗会一个交代,江猛便把那画像交了上去,几个长老一看便也猜出这女子肯定是乔装过的。
当他们听到江猛说那女子有可能是召唤师后,几个长老和药宗会的宗长脸上全是惊讶之色。
“江猛,你可确定她是召唤师?”药宗会宗长吴弦文脸色凝重道。
江猛轻叹一口气道,“这个我不敢确定,只是听我下面的徒儿说,他们追赶那女子冲进森林后,她不见了,只有一群魔兽在那里等候他们,这天下,除了召唤师能够使唤魔兽群,还有谁能够做到。”
他的话落,大厅里的人全部脸色凝重起来,召唤师啊!雷洛帝国又出现召唤师了。
“派所有弟子下去寻找,把这个画像发出去,一定要找到。”吴弦文很严肃道,她的面容再变,她的眼神不会变,他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胆子这么大敢擅闯药宗会,而他们药宗会竟然让她逃脱了。
当天,雷洛帝都街道到处都贴着沐倾狂带上人皮面具的画像。
沐倾狂出去买东西时,看到那些画像有些想笑,不管他们打什么主意,都找不到她的,想必药宗会那些长老都在怀疑画像上的她是召唤师吧!不然也不会花这么大的功夫来寻找。
有了丹药的辅助,沐倾狂感觉修习是快了那么一些些,至少半个月过后,她现在已经是八星斗王,再过半个月,她完全有信心晋级斗宗。
这天晚上,沐倾狂和丑丑悄悄朝帝都外面的森林奔去,森林才更适合修习,因为这里天地间的自然能量比较多,而且这里才能更好的捕足空气里的元素力。
修习斗气的时候,她也想把元素力融合,她现在迫不急待想要成为中级召唤师,这样就能召唤六到十级的魔兽,那天晚上,召唤魔兽的感觉太棒了。
沐倾狂一直修习到后半夜,在把空气里感应到的元素力全部吸收后,她才缓缓退出境界和丑丑朝帝都方向飞行。
画像贴出的第三天,莫纤凉来找沐倾狂了。
沐倾狂正好在睡觉,她现在是晚上修习,白天睡觉,所以起床气很大。
莫纤凉看着她浮肿的眼睛,关心的问道,“昨晚做什么去了?”
“在家。”沐倾狂没好气的说。
“这是你吧!”莫纤凉打开手里的画像递给沐倾狂。
“三王爷想做什么?”沐倾狂没点头说是,也没摇头说不是。
莫纤凉见她像个刺猬一样竖起全身的刺,心里莫名很不舒服,她就这么防备他么,他不喜欢她把他当敌人一样的防着。
“我要去告发你!”莫纤凉突然灿烂的笑道。
“那你肯定走不出这个院子。”沐倾狂双手环胸笑意盈盈的挑衅道,她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他要是想告发,何必拿着画像来问她,直接去药宗会就行了。
莫纤凉闻声眉眼弯弯,他就喜欢她这副斗志昂扬的模样。
章节目录 62.你想杀人灭口?
“你想杀人灭口?”莫纤凉似笑非笑的盯着沐倾狂,这丫头真有趣,每次就知道来这招。
“我伟大的王爷,我怎么敢杀了你。”沐倾狂轻哼一声,皮笑肉不笑道。
莫纤凉挑眉不解,不让他走出这个院子,难道不是要杀了他么。
“我会砍掉你的手,断了你的腿,挖掉你的眼睛,刺哑你,把你变成一根人棍丢出去。”沐倾狂如魔鬼般的凶神恶煞道。
莫纤凉听后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这胆小的丫头逆天了,这根本不是以前的沐倾狂,胆儿比以前不知道肥了多少。
丑丑在魔兽空间里听得一阵爆笑,这样会不会太凶残,她是一个女人呀女人,这样凶狠以后嫁得出去么。
莫纤凉努力的咳嗽几声,脸上神情有些不自在,即而用力量将手里的画像震的一片粉碎,淡淡笑道,“我开玩笑的,我说过要保护你,怎么可能告发你,倒是你,胆儿太肥了,竟然敢去药宗会盗药,你不要命了!”
说到后面时,莫纤凉优雅的脸上全是严肃又责怪的神情,她想要丹药,只要和他说一声,他绝对给她弄来。
她何必跟他这么客气,她这是在有意和他疏远关系。
从来只是别的女子来附合他,从来没有哪个女子像她沐倾狂一样,像防什么一样的防着他,似乎他就是洪水猛兽般,让她很不愿意靠近。
“我不是好好的活着。”沐倾狂伸伸手,扭扭腰,踢踢腿,这不是活蹦乱跳的。
莫纤凉看得嘴角直抽,有些哭笑不得,这俏皮的模样,让他又爱又恼,真是一个让人担心的小东西。
“你盗药是不是为了修习,你为什么不找我帮忙。”莫纤凉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能够修习,他也不想过多追问,只要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就行了。
“我漂亮的三王爷,本姑娘不想欠你的。”沐倾狂也直接挑明了。
莫纤凉英俊的脸凑近她,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沐倾狂怒,一个拳头打向他漂亮的脸。
幸好莫纤凉反应快,头一偏就躲过了,不然一会肯定会变成熊猫眼。
“我允许你欠我的,不要把我当敌人一样防着,我不会害你。”莫纤凉眸光真诚无比,清亮的犹如夜空中最闪亮的月亮。
沐倾狂侧过身不看他,莫纤凉脸上有些失落,即而默不作声的走了。
“倾狂,你伤害了美男哦!”丑丑从魔兽空间里跑了出来,幸灾乐祸的笑道。
沐倾狂白它一眼,皮笑肉不笑,“要不你去安慰美男呀!”
丑丑摇头如拨浪鼓,一本正经道,“我只爱我家倾狂,其它人伤不伤心关我屁事。”
“………”沐倾狂瞪它,既然如此,它嗦什么。
莫纤凉这样走了,沐倾狂心里有些烦躁,她以为莫纤凉不会再来,哪知道第二天,一大清早便有人敲她的门。
昨晚她睡得很晚,外面的敲门声一声接一声,她的起床气很大,边走边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哼道,最好外面的人有非常好的理由,不然她一定要暴打他一顿。
打开门的瞬间,六个身着华服的男子站在门口。
章节目录 63.小心缝了你的嘴巴
“地公子,这是三王爷让我们送来的。”为首的男子看着带着面具的沐倾狂恭敬有礼的笑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沐倾狂努力压制起床气,瞪圆眼睛盯着他们手里捧着的长方形盘子,盘子上面放着大大小小的药瓶,竟然全是丹药和药剂水。
沐倾狂努力吞口水,这个莫纤凉在搞什么鬼!
“我不需要,拿回去。”她冷冷的哼道。
“地公子,你一定要收下,不然三王爷让我们不用回去了。”
“是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没有在王府的这份打杂啊……”
“地公子,你就行行好吧!你赶紧收下吧,不然我们全部都得失去饭碗,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
“………”六人不断为自己叫着苦。
沐倾狂双眸冰冷的盯着那些盘子,六人见沐倾狂还是不愿意收,便努力挤出一些眼泪装可怜。
“拿进去。”一大早哭哭啼啼,像哭丧似的,她还没有死好不好!弄得她好像是什么大恶人似的。
莫纤凉啊莫纤凉,是你自己要送的,那我就不欠你的咯!
等那六人离开后,沐倾狂坐在客厅里翻着那些药瓶,全部都是品级高的仙级丹药。
“倾狂,看来那个美男对你很上心哦。”丑丑在盘子里钻来钻去,拿起它喜欢的丹药就像吃豆子一样吃了。
沐倾狂随便它吃,反正是不花钱的。
“再乱说话,小心缝了你的嘴巴。”沐倾狂目光森冷的瞪着它。
丑丑小身子缩了缩,眨巴着金色的眸子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第二天一大早,又有人敲沐倾狂的门,只见几个少女送了几箱子衣服过来,男的女的均有。
第三天一大早,又有人敲门,送了很多好吃的过来。
第四天一大早,又有人敲门,送了好一些武器过来。
第五天一大早,来了几个少女,说要伺候沐倾狂,沐倾狂不想让人打扰她修习,便把她们全部轰了出去,但那些人不死心的在外面叫啊嚷啊,沐倾狂此时真想一刀劈了莫纤凉。
所以当天晚上,她来到了三王府。
莫纤凉似乎知道她会来一样,在院子里摆了一大桌饭菜还有酒,正一个人在那里对着月亮饮酒。
“莫纤凉,你找死是不是!”沐倾狂气势汹汹的杀进王府,王爷的管家是那天送丹药中的一人,见沐倾狂进来,他不敢阻拦,因为王爷交代过,她是王府的贵客。
“生活这么美好,我为什么要死。”莫纤凉喝完酒,砸了砸嘴巴笑得一脸灿烂,眼里全是戏谑的光芒。
沐倾狂真想撕了那张美艳的脸,一个男人长得那么漂亮真是作孽!她怎么就遇上这样一个无赖。
“如果你想把我逼走,那就继续好了。”沐倾狂冷冷说道,转身便走,今天她不是来和他耍嘴皮子的,她真要躲起来,绝对让他发现不了。
一阵风刮过,莫纤凉飘逸的身形已经闪到沐倾狂面前,他漂亮的脸上带着一些忧怨,双眸里也有一些忧伤。
章节目录 64.你这算什么狗屁理由!
沐倾狂目光清冷的与他对视,他为什么用这样的神情看她,好像她做错什么事一样,耍赖也不带这样的,她才不吃他这一套。
“为什么疏离我?试着信任我不行吗?不能把我当朋友吗?”莫纤凉怨念的说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哪里惹到她了,她以前在帝都,他也没有欺负过她,现在更加没有欺负过她。
从普陀镇的再次相遇,他就想对她好,这种感觉让他自己也很震惊。
“我们身份地位不同。”沐倾狂实话实说。
莫纤凉哼笑,“你就是不信任我才会如此,难道皇家人就不能和普通人做朋友,沐倾狂,你这算什么狗屁理由!”
沐倾狂怒,他竟然说她的话是狗屁理由。
“你真想和我做朋友?”她挑衅的盯着他,眼底划过一抹算计的笑。
“当然。”莫纤凉扬声道。
沐倾狂笑了,笑得很甜美,如天使魔鬼般的说道,“莫纤凉,是你自己要做我朋友的,以后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这个人蛇蝎心肠,你要是不怕,你就把我当朋友好了。”
她丑话说在前头,当然她是不会害他的,如果他真值得她把他当朋友,她也会对他重情重义。
莫纤凉听着她的话卟噗一笑,原本沉闷的心突然明亮,心里也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愉悦。
“我依然会把你当朋友。”他优雅的笑道,他相信她不是什么坏人。
沐倾狂看着他微微笑,走到桌子边坐下,拿起酒壶倒酒,潇洒自如的饮起酒,吃着菜,完全没有半点拘束的样子。
莫纤凉不禁有些看呆,她着实是一个让他捉摸不透的人,她身上有太多让他去发觉的东西。
这天晚上,沐倾狂和莫纤凉说开了,两人把酒言欢,别提多悠闲。
莫纤凉从来没有感觉生活会这么美好,会有那样一个女子陪他把酒言欢,对酒畅饮。
“倾狂,回沐家去吧!”莫纤凉突然放下酒杯很认真道。
此时的沐倾狂已经摘掉脸上不舒服的面具,她眨了眨眼笑道,“我想等家族大会再回去。”
“你能够打赢他们吗?”莫纤凉有些担心她,沐家嫡系的人都是修行者。
“正在努力修习中。”沐倾狂神采奕奕道,她已经打探清楚了,和她同辈的人中,最高级也就斗宗,只要她到了斗宗的级别,她就不怕对方,毕竟她手里有地阶斗技和天阶斗技,只是这些斗技,沐家的藏书阁中想必也有。
要是对方和她都是斗宗,要是人家斗技比她高,那她就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她可以用丑丑,只是不知道对方的魔宠是几级,有没有丑丑厉害,如果没有,那她赢定了。
莫纤凉微微摇头,“就不能不参加吗?”
“这是证明我最好的办法,我必须参加。”沐倾狂咬牙坚定道,她不想错过这次在沐家出人头地的机会,只要她这次出彩,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沐家,到时候,她就可以和他们慢慢折腾了。
章节目录 65.倾狂,我受伤了!
“所以你才会去药宗会盗药,想让自己更快的修习斗气,你现在斗气几级?”莫纤凉着急的问道,他是很担心她敌不过。
“八星斗王。”沐倾狂说道。
莫纤凉敛眉,神色凝重道,“我听说和你同辈的沐家人中,沐清天是三星斗宗,她的妹妹沐清蓝是五星斗宗,他们俩兄妹是沐家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你打得过他们吗?”
沐倾狂眉头蹙起,她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沐清天沐清蓝两兄妹,现在还有十天时间,就算她不能达到五星斗宗,至少要到三星斗宗才行,到时候,她再在斗技上加强一些,再有丑丑配合,自然不怕打不过沐清蓝。
“我会在十天后修到斗宗的境界,我一定会赢。”她握着拳头很坚定道,沐清蓝,那个高傲又冷艳的少女,她和她同龄,她是沐家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从小受到各种追捧,但她一般不爱与人接触,总是一副高高在上。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保你不死。”莫纤凉似笑非笑道。
沐倾狂拿起酒杯朝他凶悍的丢去,莫纤凉手一动便接住了,洒杯里的酒竟然没有全部溢出,他毫不在意的饮掉,调侃的笑道,“倾狂用过的酒杯特别的香呢。”
“………”沐倾狂无语,见过不要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你以为我沐倾狂是那么容易死的吗?”她咬牙道,召唤师的本领,她会在她有生命威胁时才会用,就算不召唤魔兽,也可以用元素力功法。
“你要是我的王妃,就没有人敢对付你了,要不要考虑一下,王妃的身份很好的,至少沐家人会对你尊敬很多。”莫纤凉好声好气的诱拐着沐倾狂。
沐倾狂双眸眯成一条危险的缝,一字字道,“我不稀罕。”
三王妃又怎样?要是有人真的想解决她,又怎么会管三王妃这个身份,沐家是一个混杂的大家族,并不是所有人都站在沐荣德那边,只要她大放光彩,家族的长老们自然会对她另眼相看,到时候她在沐家就有保障了。
这个世界就是拿实力说话的,只要她打赢沐清蓝!
“倾狂,我受伤了。”莫纤凉捂着胸口一脸伤痛道。
“三王妃有什么好的,该冲着我来的,自然会来,那天比试,你陪我一起去不就行了。”沐倾狂幽幽笑道,有莫纤凉在场,沐家的人就算想杀她,也会顾忌他在场。
莫纤凉深受打击,怨念的瞪着他。
沐倾狂眨了眨眼,纨绔的笑道,“三王妃的位置就留给适合的姑娘吧!我回去了。”
说完,她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表示不想和他多说这个话题,他娶什么样的女子和她没有关系。
莫纤凉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心里有些失落,其实刚刚的话,他不是开玩笑的,他真的想让她做他的王妃,他想好好的守护她。
沐倾狂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城外的森林里,她必须马上晋级斗宗,这样她就可以尝试修习那个天阶斗技。
之后四天,她和丑丑一起晋级,她是二星斗宗,丑丑是八级圣兽。
到了斗宗的境界,沐倾狂迫不急待的修习天阶斗技。
夜空中一片繁星,森林里十分安静,沐倾狂找了一处幽静之地打坐。
章节目录 66.元素力和斗气融合
精神海里的天阶斗技一点点浮现,沐倾狂运动丹田里的斗气朝全身筋脉里滑行,在感觉全身的斗气充盈后,她突然退出境界,展动双手根据精神海里的天阶斗技运动起来。
森林里,落叶狂舞,黄沙乱飞,猛烈的风呼啸着。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不知所疲的练习着,斗技和斗气是息息相关的,随着沐倾狂练动那些天阶斗技,她感觉体内的斗气在疯狂的涌动,就连她的血液也沸腾起来,渐渐,召唤师的精神海里七种元素全部旋转起来。
这样突然的变化吓得沐倾狂背后一阵冷汗,她以前练习地阶斗技的时候可没有这样,这突然的变化是怎么回来。
就在她诧异的时候,下一秒,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只见她精神海里的七种元素力突然冲破出来,滑进她的筋脉里与斗气融合在一起,顿时,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快要不是自己的了,她的身体好像在不断挥舞。
她可以很肯定,这不是她自己在动,似乎有什么力更在指挥着她的身体,体内元素力和斗气的融合,让她的身子一阵难受,脸部开始扭曲起来。
“倾狂,你怎么了?”在旁边放风的丑丑很快发现了沐倾狂的异样,“笨蛋,你赶紧退出来啊!”
沐倾狂想说话,却发现牙齿不断抖动,她的喉咙似乎被人掐着,她根本开不了口,而且她想退出也退不出来,只能任由元素力和斗气在她体内疯狂的冲动。
这样的变化快要把她折磨的疯掉,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正在流着什么液体,不像是汗水,等她看清指尖后,瞳孔猛然睁大,她的皮肤好像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啊,倾狂笨蛋,赶紧退出来啊……”丑丑也看到了沐倾狂所站的位置地上流着一摊黑色的血迹,是那么的诡异,它想冲过去,却发现她的四周有一层很强劲的结界,就算用它最强的力量也冲不进去。
沐倾狂有种自己要死的感觉,她觉得全身的血全部在朝外面流失,筋脉在不断抽搐着,她的身子依然在狂舞,元素力和斗气还在流窜。
丑丑看得很焦急,沐倾狂同时很焦急,难道是她不能修习天阶斗技?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她思虑间,她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爆炸声响,下一秒,她便失去了知觉。
丑丑在看到结界消失后,飞快冲过去,只见沐倾狂皮肤上依然在流着那些黑色的诡异血液,丑丑很不解,人的血不是红色的吗?她的血怎么是黑色的。
“倾狂,倾狂……”不管它如何叫,沐倾狂都没有醒,丑丑快要被吓死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泪,为什么她出事,它没有出事,它宁愿是它流这样的血,也不要沐倾狂出事。
没有办法,丑丑只好去找莫纤凉,现在也就只有他帮忙了。
当莫纤凉听到沐倾狂出事后吓得魂飞魄散,飞快朝森林里冲去,在看到躺在黑色血泊里的沐倾狂时,他感觉自己的心差点停止呼吸,一股触着灵魂的痛在他心里蔓延。
“沐倾狂,你给我醒过来,快醒醒……”莫纤凉不顾忌黑血将沐倾狂抱在怀里,幸好她皮肤没有再渗流黑色的血。
PS:银瞳:亲妈,赶紧放我出来,不然消灭你……
倩倩:敢威胁我,你继续关着吧……
章节目录 67.阎王不会收我的
“沐倾狂,你给我醒过来,快醒醒……”莫纤凉不顾忌黑血将沐倾狂抱在怀里,幸好她皮肤没有再渗流黑色的血。
不敢再多作停留,莫纤凉飞快把沐倾狂抱回王府,立刻叫来一大批高级大夫。
“王爷,这位姑娘没有大碍。”
“王爷,她的脉象很正常,呼吸也正常,应该明天会醒的。”
莫纤凉坐在床边,紧紧握着沐倾狂的手,侍女已经帮她换过衣服,也擦过她的脸,他发现她的皮肤更白皙娇嫩了,那个胎记也越发的红。
“下去!”他摆了摆手沉声道,这些人都是他王府的御医,他相信他们的能力。
丑丑乖乖的趴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沐倾狂,金色的眸子里浮着水雾,沐倾狂就是它的亲人,她还要带着它一起闯荡,她怎么可以出事,怎么可以!
这个时候,它心里犹如有上万只爪子在挠着,让它一刻也平静不下来。
莫纤凉坐在旁边不愿意走开,脸上全是担忧,他知道一定是她修习太过于心切才会如此。
为何她要如此倔强,为何不开口让他帮忙,只要她开口,他一定帮她。
这天晚上,莫纤凉守了沐倾狂一晚,他根本不敢睡,生怕她半夜会醒来。
早上阳光明媚,她还是没有醒,莫纤凉怒了,把那几个大夫叫过来狠狠骂了一顿。
“王爷,这位姑娘的身体真的很正常。”一位大夫小心翼翼的说道。
“滚出去!”莫纤凉怒声吼道,几个大夫闻声灰溜溜的快速跑下去,生怕莫纤凉会叫住他们。
莫纤凉心里一阵焦急,最后只好去皇宫找皇家的高级御医。
床榻上的沐倾狂很安静,此时的她已经开始有意识,脑海里一直回放着昨晚发生的事,她死了吗?
她觉得脑袋要炸开了,突然,她看到精神海里很多气泡密密麻麻的在浮动,五颜六色,一个个看起来很漂亮,关键是,那些气泡里面好像有一些颜色的斗气在浮动。
她的斗气怎么变成气泡状的了,而且还跑到精神海里去了,不是应该都聚在丹田里的吗?
“倾狂,倾狂,你醒了吗?你快点睁开眼睛,我感应得到,你醒了。”丑丑的爪子一直挠着沐倾狂的手,它感应得到,她绝对醒了。
沐倾狂在感应一番那些气泡斗气后,才慢慢苏醒过来,强烈的光刺激的她不敢睁大眼睛,只能眯成一条小缝,顿时,便看到某只小白鼠眼泪巴巴的盯着它,这样一幕,让她心里又暖又心疼。
“瞧你的小样,我又没死,哭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她没想到一只魔宠会为了她哭。
“呜呜……倾狂,你吓死我了,你不知道昨晚那种情况多恐怖。”丑丑一想到那诡异的黑血,想着她倒下时的情景,现在还是心惊胆颤的,她那么拼做什么,大不了她们这次不参加沐家的家族大会。
沐倾狂虚弱的微微笑,伸手摸着它的头,“你忘记我们要一起闯荡了,而且我长得这么丑,阎王不会收我的。”
章节目录 68.你太变态了!
“呸,别以为你丑阎王就不收你,下次说不定就收了你。”丑丑怒声骂道,这样的借口安慰人一点也不爽,现在它一点也不觉得她丑,她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子。
沐倾狂嘿嘿笑,她现在还弄不懂昨晚是怎么回事,还有精神海里那些气泡斗气,简直太诡异了,而且此时,她感觉全身一阵舒畅,有一股没来由的神清气爽,体内好像很通畅,她甚至感应得到,丹田里的紫色斗气在她筋脉里自由滑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