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着一股黑暗气息,眼里闪着贪婪又邪恶的厉光。
章节目录 620.尸人重现【10】
沐倾狂看着对面不远处的高大男人,双眸里闪着一抹阴狠的戾气,她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黑暗气息,想必这里的尸人就是他弄出来的,他脸上的皮肤像树皮一样,看起来很吓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站在那里充满了煞气。
“被我看中的猎物还想跑?”黑衣男人的声音很阴冷,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深不见底的黑眸里闪着不屑的光芒。
沐倾狂暗暗运起体内的斗气,做出随时战斗的状态,想必这个尸人不是尸王就是尸魔,她记得那天离开蛮荒地带时,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难道当时就是他发出的声音么。
其它人看着远处的男人全部控制不住瑟瑟发抖,眼里满是恐惧,就是这个男人将她们全部关在那个院子里的,还说要杀了她们,将她们全部变成他的手下,听从他的命令。
“姑,姑娘,我们怎么办?”站在沐倾狂旁边的妇人声音颤抖的问道。
沐倾狂看了看黑袍男子,冷静的细声道,“你们全部退后,一会我把他引开,你们自己出去,要是碰到其它尸人就退回来。”
“好,我们听你的。”妇人连连点头,如今她们只有这个办法了。
沐倾狂突然拿起极乐弓,挺直胸膛傲然的盯着远处的男袍男子,即而拉开弓做出射击的姿势。
黑风双眸眯了眯,嘴角泛着不屑的冷笑,一柄弓就想对付他么,真是太小看他了吧!
沐倾狂看出对方的轻蔑之意,嘴角微微一笑,拉开极乐弓,运起体内斗帝的斗气凝聚到拉弦的手上,在瞄准黑风后用力狠狠一弹,如闪电般的斗气力量狠狠击向黑风。
黑风魁梧的身子依然站在那里不为所动,脸上没有半点惧意,分明没把那股力量放在眼里,就在他不在意时,黑色的斗气力量直直穿透他的身子,强劲的力量将他重重甩了出去。
沐倾狂飞起身子,拿出黑暗魔杖释放强劲的暗元素力朝他一刻不缓的用力砸去,其它百姓见状,纷纷朝旁边的街道快速跑开。
“该死的!”黑风发出愤怒的咆哮声,身上的黑暗气息越来越浓,一双阴戾的双眸狠毒的瞪着沐倾狂,飞起身子伸出长腿朝她用力踢去。
沐倾狂身形一闪朝右边凌厉的躲去,手里的黑暗魔杖再次挥上,强劲的暗元素力将黑风紧紧包围着,空气里,黑暗气息和暗元素力两种力量凶锰的撞在一起,让空气控制不住颤动起来。
其它人惊慌失措的不断朝前面跑,生怕后面的黑风追上去。
沐倾狂自然不会让黑风去追那些百姓,她会将他拖去,给她们足够的时间,只要其它尸人不出就行。‘
黑风非常的愤怒,这是他重生后遇到最强的人类,之前想要阻止他的人,全部被他炼化成尸人,成了他的手下,他要一统人类,他要让尸族重新强大起来。
沐倾狂身形利落的在黑风身边上窜下跳,每次给他一些机会,在他真要碰到她时,又灵活的躲开,这把黑风气得破口大骂,面目一片狰狞。
章节目录 621.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1】
“渺小的人类,给你一个机会,不要参合我的事,我就放了你,不然我也会把你变成尸人。”黑风突然停下身子阴森森的说道,漆黑的双眸变得越来越幽暗,犹如一个旋涡般,似要将人迷幻住。
沐倾狂双眸危险的缝成一条缝,红唇上扬,挥着黑暗魔杖冷笑道,“我不会让你危害人族的!”
她怎么可能向一个尸人妥协,更加不会让他威胁到沐家人的安危,所以必须想办法除掉他!
“狂妄!”黑风高举着双手厉声道,然后拔腿朝沐倾狂重重飞去,双手释放出两道如旋涡似的黑色力量。
沐倾狂身形轻盈的跃到半空中,一招金蛇缠丝,无数的斗气化成丝形成一张网朝黑风笼罩而去,只是那张网刚将黑风罩住,就被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黑色力量全部打散。
看着这一幕,沐倾狂心里微微惊讶,尸人到底用的什么力量,竟然能把她斗帝的斗气也毁掉。
这样想后,她更是确定要想办法除掉他,不然雷洛真的会沦为尸族的天下!
“卑微的人类,不要和我斗,你赢不了的,哈哈哈……”黑风张开双手狂野的大笑起来,双眸充满了掠夺强势的光,随着他双手舞动,他身上释放出更多的黑暗力量,那些力量犹如一团团云朝沐倾狂笼罩而去。
沐倾狂周身迅速出现一件黑色的斗气纱衣,狂风中,她黑发随风飞舞,狭长的双眸里闪着冰寒的光,俏脸上是冷若冰霜,手里拿着黑暗魔杖,身上散发一股慑人的强劲气息,随着她释放暗元素力,四周也扩散着蛮横的黑色力量。
半空中的她充满了萧杀之气,突然身子一闪朝黑风冲去,黑风看着她过来后,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邪笑,双眸里充满了算计,他就是故意要把她引过来,敢和他斗,她还嫩了一些,应该多练练再来,他们尸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惹的,更不是人族能够得罪的。
沐倾狂冲进黑风的黑暗力量后才感觉到了不对劲,不管她朝哪个方面冲,都无法冲出那一团黑暗力量,就好像这些黑暗力量形成了一个空间,将她关了起来。
她迅速挥动黑暗魔杖,嘴里念着高级咒语,释放强大的力量朝四周狠狠击去,哪知道黑暗魔杖的力量竟然也没有打破,反而黑风的力量将她弹的朝后退了好几步。
看着漆黑的四周,沐倾狂咬了咬牙,双眸里闪着嗜血的寒光,将黑暗魔杖收了起来,运起踪影追风的斗技,施展斗气朝前面刷地冲去,但是不管她如何前行,那团黑暗力量始终跟着她,让她根本无法出去。
“小丫头,不要费力了,还没有人能够冲出我的天罗地网,你放心好了,我会把你好好炼化,看在你这么厉害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做我的跟班。”黑风手心上绽放着一团小小的黑暗力里,从外面看,这团力量很小,但被关在里面的人却发现这个空间无限宽阔。
章节目录 622.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2】
黑暗空间里的沐倾狂听着黑风的话,脸色更是阴沉,然后冷静下来,什么力量她都试过了,就是无法冲出这个空间,尸人的领袖到底是有多厉害。
她现在被关了起来,那些逃跑的百姓有不知道没有离开云中城,恐怕就算她们现在跑了出去,只要黑风去追,她们也活不了。
“大怪物,放了我的美人姐姐。”突然一道充满愤怒的稚嫩声音响起,小柯双手插腰怒目瞪着黑风,他和沐倾狂签了契约,所以她出事,他能够感应到。
“你这个坏人,竟然敢抓我的主人,我和你誓不两立!”小龙龙挺着胸膛霸气凛然的冷冷道。
丑丑和肥肥也从远处飞了过来,它们都感应到沐倾狂出事了。
紧接着红鸾和宇文笙欢也从远处飞了过来。
黑风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伸手指着红鸾,眼里露出邪恶的笑,“你是神兽,吃了你可以让我变得更强,你要是愿意让我吃,我可以考虑放了她。”
说着,他伸出左手指了指右手心上面浮动的黑色气团。
红鸾面无表情的冷盯着黑风,冷笑一声,微扬着下巴傲然道,“想吃我,你还不配!”
“哈哈哈,你就不怕我杀了她。”黑风狂傲的大笑,眼里闪着傲然的光。
红鸾毕竟不是冲动的人,不是她不愿意救沐倾狂,而是就算她答应让对面的尸人吃了她,他也未必会放了沐倾狂,她又何必牺牲自己,她也相信黑风不会马上杀了沐倾狂,不然他为何现在还留着她。
“你要是想杀她,早就动手,也就不会把她关在里面,哼!”红鸾冷冷哼道,心里却是有一些焦急,不知道沐倾狂在那个力量空间里面有没有受到攻击。
她那么厉害都能被束缚住,想必这个尸人是真的不好对付,他们绝对不能蛮来,只能想办法智取了。
黑风听着红鸾的话微微有些怒,张开左手释放出一股黑暗力量,就要朝右手心上的黑量力量拍去。
“等等,你要怎样才能放了她,如果你真要控制一个人,不如让我跟着你。”宇文笙欢朝前面移动一步,目光明亮的盯着尸人,现在他只想把沐倾狂救出来,不管什么代价都好。
黑风的左手停了下来,眼神轻蔑的盯着宇文笙欢,不屑的笑道,“你又不是女人,就算你长得英俊我也不喜欢,我是男人,自然是喜欢女人的。”
“死怪物,你要是敢伤害倾狂,我剥了你的皮,把你烧了。”突然花心从远处如一阵风涌了过来,在听到黑风充满邪恶的话后,她脸上全是愤怒,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黑风抬头朝花心看去,双眸里闪着贪婪的猥锁光芒,饶有所思道,“你这个小妞长得也有几分姿色,你要是愿意服侍我,我可以让你在尸人面前很有地位。”
“我呸,就你这个死样,老娘才不稀罕,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伤害倾狂,绝对会死定的!”花心双手插腰,俏丽的小脸因为生气一片通红,双眸如火龙般瞪着黑风。
章节目录 623.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3】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不要脸的臭人!
花心在心里狠狠诅咒着对面的黑风,刚刚过来时,她已经施展力量听到他们的谈话,也知道倾狂被关在黑风手里的黑色气团里面,该死的,这个尸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死定?我倒很期待怎么个死定法!”黑风并没有被花心的话恐吓住,相反语气像个无赖似的,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现在他手里有一个他们的人,他就不相信他们真敢对他怎样,要是那样的话,他定然会带着那个小丫头一起归西,那就看他们玩不玩得起。
花心气得身子有些发抖,偏偏又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倾狂还在他手里。
尸人见花心他们不再说话,看了看右手心的力量傲然说道,“千万不要惹怒我,不然我就毁了这团力量,这样你们将永远见不到她,要是你们乱来,大不了我和她同归于尽。”
花心等人深深吸了口气,均是愤恨的瞪着黑风。
黑风勾唇邪气一笑,身上黑光一闪,朝云中城外面如一道闪电般跃了出去。
“哎哟,你们怎么惹上这些尸人,那人应该是尸族中的尸王,他们修炼时吸取天地精华,再结合本身独特的力量,那可是很厉害的。”玄天猛然间想起什么似的一副忧心忡忡的哀声叹气道。
尸王?众人均是一惊,难怪这个人这么厉害,原本那些尸人被他们杀得七七八八,但在发现沐倾狂不见后,他们也懒得再和他们战斗,便出来找她,没想到她竟出事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美人姐姐会有危险吗?”小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甚至心里有些自责,如果他不带美人姐姐去植物族,他们就不会离开斗气圣堂,也就不会碰到这些可恶的尸人。
红鸾和君笑卿脸色一片凝重,现在她们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
“那个尸王会不会欺负倾狂啊……”蝶影突然一惊一乍的说,她想着黑风那邪恶的笑和眼神就感觉一阵呕心。
花心听得脸色猛地一变,那个尸王和倾狂单独相处,倾狂又被束缚着,要是他真对她做什么,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行,我们得去找,大不了和他大战一场。”花心凶巴巴的说道,不管如何,他们不能让那个尸王和倾狂单独相处。
“他已经走了,我们根本没法找到他。”宇文笙欢稚嫩的脸上全是忧色,心里又焦急又担心。
花心闻声气呼呼的,在原地走来走去,难道她们只能坐以待毙么。
另一边,黑风飞出云中城然后奔进旁边茂密的森林里,即而找了一处空地坐了下来,将右手里的黑色力量放在他面前,嘴角带着一抹邪气的笑。
“小姑娘,你就乖乖待在里面,我会好好炼化你的。”黑风伸手摸了摸那团黑色的力量势在必得道,他感应得出这个小丫头身上有很强的力量,他炼化她,是为了把她的力量转移到他身上,再把她变成尸人,给她尸人的力量,让她永远臣服于他。
章节目录 624.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4】
沐倾狂打坐在黑色空间里不吵也不闹,听着黑风的话只是冷冷一笑,即而开启精神海,只见含有元素力的精神海里,七种元素力在不断浮动着,同时绽放着璀璨又耀眼的七彩光芒,很是漂亮。
她已经很久没有修炼召唤师,不如借着现在的机会融合一下,这样想后,她迅速同时运起七种元素力,随着她运动,只见精神海里出现一个七星阵芒,七种元素力分别归到一个支点上,释放着它本身的力量。
沐倾狂只感觉体内一阵充足,有什么暖流顺着她的筋脉和血管四处划行,她闭目放空自己去感应空气里的元素力,四周竟然很多浮动的暗元素,犹如一张密密麻麻的细网。
感应着那些浮动的暗元素,沐倾狂欣喜若狂,快速吸收那些暗元素,随着暗元素进入她的体内,在朝她四肢的筋脉滑行过后全部流进精神海里七星阵芒上暗元素的支点上,顿时,那一颗黑色的小光球变得越来越亮,释放着强势的光,似要将其它六种元素力的光芒要覆盖住。
黑风正在打坐运行体内的黑暗力量,突然他蹙了蹙眉头,为何他感觉有人好像在吞噬他的黑暗力量,本来他想立刻炼化黑色力量中的沐倾狂,可是他体内的力量一会饱和一会稀少,让他根本不敢炼化,生怕失败后他会走火入魔,那样就得不偿失。
不得已,他只好退出境界,却感觉到四周有一股气息朝悬浮在地上的黑色力量冲去。
盯了好一会,黑风脸上是博然大怒,双眸如两柄锋利的冷剑,胸口冒着怒火,竟然是黑色空间里的她在吞噬他的力量,这怎么可能……
黑风背后突然刮过一抹阴冷的风,这个小丫头到底什么来历,太诡异了!
“小姑娘,看来不能留你了。”黑风阴测测的说道,任何对他有威胁的人都不能留,绝对不能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原本他还想炼化沐倾狂的力量,现在恐怕不行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黑色一股作气,伸出双手凝聚好力量,即而重重朝前面悬浮的黑色力量凶狠无比的击去。
砰……
直冲云霄的声音响起,黑风身形灵敏的快速闪退开,双眸冰冷的盯着前面冒烟雾的地方。
沐倾狂感觉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朝她全身蔓延,体内的七种元素力更是乱窜,刚刚她本在融合,哪知道突然一股很凶猛的力量朝她重重击来,让她退出境界的机会都没有。
疼痛的滋味让她有种生命在慢慢消逝的感觉,她想睁开眼睛却又睁不开,她不想死,她不甘心,她还没有找到圣轻鸿。
但不管她如何强自己的意志力,最终还是不醒人事的晕了过去,随着她晕倒,她身上散发的七种力量再次回到她的身体里,然后很有规律的朝她的筋脉滑向精神海里,原本的七星阵芒突然多出了一圈纹路,以前七星阵芒只是一个圆环,现在竟然多了一个,变成了双层的。
章节目录 625.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5】
只是这一切昏迷的沐倾狂并不知道,随着她不再融合,那个七星阵芒也迅速消失在精神海里。
不远处的黑风在等到烟雾消散后才缓缓朝地上的沐倾狂走去,此时的他脸上再原本没有的狂妄,有的只是警惕和戒备。
他走近发现地上的沐倾狂没有反应后,才松了半口气,然后蹲下身子,伸手朝她的鼻孔间探去,这一探,他的手迅速缩了回来,幽黑的眸子里泛着阴戾的厉光,她竟然还没有死。
黑风目不转睛的盯着皮肤细腻又雪白的沐倾狂,看着那娇嫩水灵灵的肌肤,他心里起了一股邪恶之意,现在的她没有意识,正是他可以做坏事的时候,先J后杀似乎也不错。
邪恶的念头一出,黑风刚刚的戒备和警惕全部抛到脑后,双眸里闪着猥锁的光,伸出右手朝沐倾狂的领口探去……
他才刚拉开沐倾狂的领口一点点,只见一股强劲的黑光从她领口处绽放出来,即而朝黑风倾泻而去。
“啊……”在黑光碰到黑风后,一道痛苦又愤怒的叫喊声响彻了整个森林和云中城。
黑光迅速将黑风吸了进去,即而又返回到沐倾狂佩带在胸口处的白玉里。
云中城中,花心等人均是听到了黑风的叫喊声,众人一刻不停的迅速朝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最后在森林里找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沐倾狂,在看到她完好无整只是昏迷后,大家稍微松了口气。
宇文笙欢迅速抱起沐倾狂,让她舒服的靠在他怀里,“你们赶紧看看,她怎么回事?”
红鸾迅速拿起沐倾狂的手把脉,然后放下,淡淡道,“她没事,只是体内力量受到冲撞才会晕过去的。”还好没有大事,不然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咦,那个尸王好像不见了,刚刚还听到他鬼嚎的声音,难道他跑了?”蝶影扫了扫四周,竟然感应不到一点异物的气息,想必那尸王是真的走了。
“他要是没走,我非和他好好打一场。”花心握了握拳头愤怒道。
黑虎想到城中还有尸人,他们这样回去也没地方休息,便让大家在原地休息,一切等沐倾狂醒来再说。
沐倾狂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迷迷糊糊中,她好像看到一道蓝色的身影朝她飘来,等她定晴看去时,瞳孔猛地睁大,犹如两个大铜铃般,下一秒,她飞身扑了上去,双手紧紧抱着他,声音哽咽道,“轻鸿,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
这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刷刷往下掉。
花心在看到昏迷的沐倾狂掉眼泪时,伸手朝她脸上轻轻拍去,“倾狂,你怎么了,快醒醒……”
众人都不解的盯着流眼泪的沐倾狂,不管花心如何呼唤她,她都没有醒过来。
“轻鸿,你为什么不说话?”沐倾狂抱了圣轻鸿许久,得不到他的回应,她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他。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迷人,如刀削般的轮廓异常的俊美,银瞳极其的妖艳,唇角微扬露出一抹让人心醉的宠溺笑容。
PS:从今天开始要更新《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最后的番外,所以王牌暂时只能六更,祝所有的亲们国庆节快乐,吃好喝好玩好~~~~~~
章节目录 626.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6】
“轻鸿……”沐倾狂见他还只是笑控制不住再次呼唤,即而才想起他把心换给了她,他应该是死了吧!可是他现在为什么出现在她面前,还在微笑,每天她都会想他,但是她却从来不对任何人讲,因为一提起,那思念便会如潮水般涌来,让她有些喘息不过来。
每次想到他把心换给了她,她就痛得难以呼吸,她更不愿意接受他已经死了的事实。
“轻鸿,你是不是不能说话?”沐倾狂眼泪如断线般的珠子不断往下掉,他没有心,肯定是不能说话的,她伸出手朝他脸上慢慢摸去,笑着说道,“轻鸿,你一定会要等我,等我炼制出复活药剂就能让你重新活过来,所以你的身躯一定不要灰飞烟灭好不好。”
圣轻鸿依然保持原本的神情,再没有其它任何反应。
“轻鸿,你知不知道没有你,我过得很不开心,所以你一定要等我。”沐倾狂语气里充满了乞求,看着面前熟悉的容颜一阵心痛。
圣轻鸿依然只是笑看着她,犹如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沐倾狂突然将他紧紧抱着,控制不住泪如雨下,突然感觉怀里一空,圣轻鸿的身体如一团细沙朝远处飞去。
看着这一幕,沐倾狂瞳孔猛地睁大,一颗心差点停止呼吸,钻心的疼从心脏四处扩散,让她痛彻心扉。
“轻鸿……”沐倾狂控制不住撕心裂肺的大声尖叫,她想朝前面去追,去突然一脚踏空,身子不断往下砸落。
“轻鸿,轻鸿……”
花心等人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个个心疼不已,听着她叫圣轻鸿的名字便知道她肯定梦到了圣轻鸿,虽然这段时间她闭口不提圣轻鸿,但他们也知道她心里有一抹伤痛。
沐倾狂倏地睁开眼睛,双眸模糊的看着四周的人,即而抓紧花心的手,急急道,“花心,我刚刚见到轻鸿了,他还冲我笑,但他的身体最后却灰飞烟灭了。”
她知道自己刚刚肯定是在做梦,可是这个梦让她很恐惧,她很害怕圣轻鸿的身躯真的会灰飞烟灭,那样就算她炼制出复活药剂又怎样,那也无法让他重新活过来。
“倾狂,你别担心,没事的,没事的。”花心只能安慰她,她不知道沐倾狂在说什么,人死后身体最后不是都会化成尘土么,圣轻鸿都死了这么久,身躯应该早就不存在了吧!
沐倾狂深深吸了口气,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努力将眼泪逼回去,刚刚只是梦,不是真的,所以她不能慌,轻鸿的身躯一定还在。
“我没事了。”沐倾狂平静下后淡淡的说道,即而她朝四周看去,大家都在这里,“那个尸人怎么不见了?”
她只知道黑风要毁了她,在她融合元素力时,他的力量击了上来,然后发生爆炸,之后她便失去了意识。
“我们来时,你晕倒在地,并没有看到那个尸人。”君笑卿淡定的说,眉毛却是蹙着,倾狂竟然也不知道尸人哪里去了。
章节目录 627.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7】
沐倾狂清冷的脸上也是疑惑,按理说,她晕倒了,尸人更会杀了她,可是为什么没有动手,他也不可能自己离开,她晕倒后发生什么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么。
“算了,我们先回云中城,里面的尸人全部消灭了吗?”沐倾狂站起身子,胸口还是抽搐般的疼。
“主子,还没有,里面的尸人太多了。”黑虎愁眉苦脸道,想必他们要把那些尸人全部灭掉可能有些难。
沐倾狂抬头看向云中城的方向,即而做了一个决定,侧身看向红鸾说道,“红鸾,看来只能用火元素力烧掉云中城了。”
红鸾微微点头,如今只有这个办法,要是一个个杀下去,最后他们都会精疲力尽,那个尸王下落又不明,他们必须快速解决掉云中城的尸人,然后离开这里。
一众人迅速朝云中城跃去,好在剩下的那些尸人并没有出城,而是一个个打坐在地,似乎在修炼。
沐倾狂飞身落地云中城最高处,即而闭目启动精神海里的火元素,随着她释放,那些火元素力化成一团团火焰,然后将整个云中城包围起来。
半空中,红鸾化成火焰幻鸟,只见她张嘴喷出一道道红色的火焰,火焰一落地迅速点燃,刹那间,云中城犹如变成了一座火城,火红的火苗迅速窜起,四周也是猛烈的大火,那些尸人感受到滚烫的热气后,纷纷朝大门口奔去。
云中城外面,沐倾狂拿着极乐弓站在那里,在看到有尸人跑出来后,拉开弓运起火元素迅速朝他的脖子射去,咔嚓声响,火元素力迅速将尸人的脖子击断,只要冲出来一个,她便解决一个。
大火越烧越旺,原本可以抵抗攻击的尸人,此时在大火的燃烧下还是有些承受不住,毕竟他们的身躯是人的,被大火一烧也就慢慢毁了。
随着大火将云中城全部点燃,里面传出一阵阵凄惨的哀嚎声,无数的黑暗气息从云中城浮了出来。
沐倾狂看着那些黑暗气息蹙了蹙力量,就是这些力量让尸人拥有力量的么。
正当她想把那些黑暗气息毁了时,突然所有的黑暗气息全部朝她涌过来,其它人见状纷纷去抵挡,但那些黑暗气息还是很顺畅的冲向沐倾狂。
沐倾狂感觉一个东西从胸口出飞了出来,定晴看去,只见她一直佩服的白色玉佩悬浮在半空中,而那些黑暗气息全部被白色玉佩吸了进去。
她微微眨了眨眼,这个白色玉佩竟然可以吸收那些黑暗气息,她脑海里快速运转着,他们这样大动作的火烧云中城,那个黑风竟然一直没有出现,是他走了,还是他也被玉佩吸纳了进去。
花心他们说会找到她,那是因为听到黑风的哀嚎声,所以当时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白色玉佩在将黑暗气息全部吸收完后,迅速飞了回去。
沐倾狂伸手拿着白色玉佩,玉佩依然晶莹透明,没有其它反应,这个东西是圣轻鸿的,为什么他的玉佩可以吸收黑暗力量。
章节目录 628.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8】
看了看玉佩,沐倾狂将玉佩重新佩带在脖子上,这是圣轻鸿给她的定情物,她一定要好好佩带。
其它人虽然惊讶,但见沐倾狂没说什么,他们也就没有开口问。
云中城在大火的燃烧下就这样废了……
沐倾狂想反正莫辰云不在乎云中城,烧了就烧了,只是不知道那些妇人和孩子们有没有安全的离开。
里面并没有叫救命的声音,想必她们已经安全。
“我们走吧!”沐倾狂淡淡道,转身利落的离开,绝美的面容上一片清冷,只要那个尸王在白色玉佩里就好,这样就不怕他出来危害人族。
云中城去雷洛帝都并不是太远,沐倾狂等人快马加鞭五天时间就到了。
刚走进雷洛帝都的大门,沐倾狂骑在马上细细打量着繁华的帝都,离开时没有圣轻鸿,回来时还是没有他,希望下次再回来时,她身边有他。
雷洛帝都还是和以前一样繁华,看来这几个月,莫辰云是花了一些心思,但云中城的事让沐倾狂很气愤,他就那样放弃他的子民,难道他不知道尸人的繁衍速度是很快的!
这次要不是她插手,尸人必定会繁衍来帝都,要不是看沐家在帝都,她根本不会管。
沐倾狂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入雷洛帝都,然后直奔沐家,刚到沐家大门口,只见沐战和姚婉站在门口。
“狂儿,你可回来了。”沐战和姚婉迅速走上前迎接,他们也就是前几天才回来沐家的。
沐倾狂走上前,绝美的脸上露出浅浅笑意,在决定回雷洛帝都时,她就给沐峰送了信,让他派人去把爹娘接回来。
“狂儿,没有胎记的你很漂亮。”姚婉握紧沐倾狂的手夸奖着,虽然她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在确定抱她回家的那刻,她就是她的亲生女儿,只是想着她的胎记和血咒是靠圣轻鸿的性命弄好的,便控制不住心痛。
“爹娘,你们过得好吗?”沐倾狂双眸含笑道,现在她已经敢把他们接回来,相信凤诗语也不敢派人来雷洛帝都,毕竟莫辰云和凤临现在可是剑拔弩张,而且这里还有沐峰他们派人暗中保护,她是可以放心的。
沐战重重点头,嘴角露出慈祥的笑,心里却是有些苦涩,沐倾狂爱圣轻鸿这个他是知道的,如今他们阴阳相隔,她肯定很难过很伤心,而他们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沐峰四个长老在得知沐倾狂回家后也赶了过来,他们一见沐倾狂就觉得她身上气势高涨了很多,想必这段时间去斗气圣堂有了长进。
沐倾狂看着大家一切安好,这样就可以放心的去闯召唤神殿了,她想那里肯定还有更多惊喜在等着她,不过她最期待的还是能够快速去长生境,没有什么东西比找到圣轻鸿更重要。
“你真打算马上去召唤神殿?”青云宗里,沐峰震惊的看着沐倾狂。
“嗯,不然待在帝都也没事,不如去看看。”沐倾狂淡淡的说,她现在是中级召唤师又是斗帝,可以去闯一闯。
章节目录 629.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9】
“那你现在斗气是什么境界?”沐峰凝眉问道,她去斗气圣堂也就才三个多月,不可能一下子晋级到斗帝的境界吧!
沐倾狂看了看他们四人,咧嘴笑道,“一星斗帝。”
“啊……”沐峰四人全部惊叫出声,她去时也就是三星斗圣而已,怎么可能一下子晋级到一星斗帝,这也太不可思了。
沐倾狂就知道他们会是这样的表情,如果不是她自己晋级,要是听到别人这样快速晋级,她也会惊讶的,毕竟也就三个多月的时间,怎么可能一下子晋级到斗帝,有些人修炼一辈子都达不到。
可是现在这件逆天的事就出事在她身上,当然要是没有玄天神树的树浆,她也不可能晋级。
“所以你们可以放心,我离开沐家后,你们一定要帮我照顾我爹娘,我怕有人会对他们不利。”沐倾狂神情严肃道。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拿性命保护他们。”沐峰拍着胸膛道,声音里有些激动,盼了这么久,终于把她盼去了召唤神殿,现在五大帝国还没有人知道沐倾狂是召唤师,如果她是全能召唤师的事一出,必定会震惊整个卡维斯大陆,因为以他们的了解,卡维斯大陆根本没有出现过全能召唤师。
沐倾狂目光充满感激的看着他们,而后和他们道别离开。
回到沐家,她去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的一切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虽然这里经常有人来打扫,但她吩咐过,任何人都不准移动这里的任何东西。
她要保持着圣轻鸿离开时的样子,等他回来时,这里还是原样,是他熟悉的样子。
睹物思人。
沐倾狂站在房间中央扫视着四周的一切,似乎到处都是她和圣轻鸿的身影,她微微伸出手想去触摸,手碰到处均是空气,胸口是爆炸般的疼痛,她从来没有这样思念过一个人,是那么的痛苦,又那么的心酸。
站了好一会,她朝床榻走去,那里还放着两个并排的枕头,看着这两个枕头,她想起曾经和他相拥而眠的夜晚,他对她说的情话,温暖又宠溺的目光,只可惜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没回来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