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干休。
少女哭哭啼啼的,即而转身就跑。
“贱人,竟然敢跑,来人,把她抓回来。”柳香气得大呼小叫,示意身边的人去抓那个少女。
少女没有功夫,又娇弱,再跑也跑不过那些身材高大的仆人,没一会,少女便被几个抓着来到柳香面前。
“贱人,还敢跑!”柳香伸腿朝少女身上狠狠踢去,肥嘟嘟的脸上全是狠毒,她最讨厌忤逆她的人。
“她就赏给你们几个,好好玩。”柳香脸上露出得意洋洋又邪恶的笑,再跑,最后还不是落在她的手掌心。
少女听柳香这样说,吓得身子不断哆嗦着,刚刚那一脚踢得她再也没有力气跑了。
“放开她。”在远处看着这一幕的沐倾狂再也控制不住走了过去,冰冷的眸子里全是杀气,这个柳香,看来她是必须解决她了,免得再祸害其它人,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活在世界上。
柳香和那几个仆人全部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一身黑色劲服,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整个人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你是哪里跑出来多管闲事的。”柳香很明显对沐倾狂的出现非常的满。
沐倾狂轻扫她一眼,眼里全是嘲讽,她除了靠他爹是镇长职位耀武扬威外,还会做什么。
“今天的闲事我管定了,姑娘,你赶紧走。”沐倾狂看着地上的少女冷酷道。
少女泪眼模糊的盯着沐倾狂,撑着身子站起便要走,但那几个仆人怎么可能让她走,他们刚要动手,沐倾狂一股青色斗气飞散开朝他们几人的脑袋重重击去。
只听见砰砰的几声响,那几人直直倒在地上一动不再动。
“你,你是什么人,竟然敢伤我的仆人。”柳香双眸猛地睁大脸色惊变的盯着沐倾狂,她,她竟然会斗气,这会儿,她有些腿软,虽然她嚣张,但她只敢惹那些没有力量的柔弱人,这些修行者她可是不敢的。
沐倾狂目光凌厉的扫向柳香,一步步朝她紧紧逼去,几个月前,就是她带人羞辱取笑她,今天她必定要讨回来。
“你,你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过来,我爹可是这里的镇长。”柳香一边退一边挺着胸膛宣告她的身份。
章节目录 40.被吓尿了!
柳香以为用镇长的身份可以压制住沐倾狂。
哪知道沐倾狂冷笑一声走上前,伸手夺过她手里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朝她脸上狠狠划去。
“啊”的一声尖叫,柳香摸着自己的脸跌在地上,双眸里全是恐惧,她的仆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如今她就一个人,眼前的黑衣人又是斗气的修行者,她根本不会斗气。
沐倾狂看着地上的柳香在心里大骂一声,蠢货!
生活中永远不缺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不过自以为是的人最后下场一定都不会很好。
沐倾狂凌厉的眸子盯了柳香好一会,在看到她眼里的恐惧越来越多后,她一步步朝她逼过去。
柳香啊啊啊的尖叫起来,边叫边朝后面退,四周围观的镇民,没有一人上前去帮她,因为很多人曾经都受到过她的欺负,如今她被人欺负,大家又怎么可能会上去帮她,都恨不得沐倾狂能够帮他们教训下她。
“呀,柳小姐好像吓得尿裙子了。”沐倾狂停下步伐,一脸故作惊讶的大声叫道,嘴角是控制不住的坏笑,这个柳香还真是不禁吓,这就是作恶多端的后果。
周边其它的镇民本来是安静的围观,但在听到沐倾狂这句话后,纷纷轰堂大笑。
事实如此,柳香往后退的地方就是湿湿的,明显是吓尿了。
柳香羞愤难当,又满心的恐惧,此时,她哪里还敢多说一句,就算愤怒也只能憋在心里,这个死黑衣人,她一定要扒了她的皮,把她丢到森林里去喂魔兽。
沐倾狂又怎么可能猜不到柳香在想什么,她也算是一个聪明人,知道此时自己无依无靠,便只好装柔弱。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欺负人,下场就不会如此简单。”沐倾狂一字字冷冷的警告着,而后挥动刀子朝柳香脸上划去。
她还没有划到,柳香便晕了过去,沐倾狂收起匕首,转身离去,刚刚只是想吓吓她而已。
夜,普陀镇一片安静,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飞快潜进镇长家的院子。
“小姐,你赶紧休息吧,这样对伤口愈合才好。”房间里,一个丫环看着柳香好声好气的劝着。
柳香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脸上全是恼怒,而后一巴掌抽向旁边的丫环,“死丫头,你是说我脸上以后会留疤吗?”
“小姐,我,我错了,小姐脸上没有伤口。”丫环被抽的脸颊火辣辣的,急忙跪在地上认错。
“滚出去。”柳香拿起一个胭脂盒朝丫环的头上砸去,丫环得令后飞快的退出去,她每天伺候柳香都是提心吊胆的,稍微犯一点小错,就会挨骂挨打。
屋顶上的沐倾狂看着这一幕,眼底的杀意更浓,真是败类。
柳香正要睡觉时,一身黑衣的沐倾狂出现在她床边,她刚想尖叫,沐倾狂拿过一个衣服塞进她的嘴里,而后将她的双手绑起来。
一切弄好后,沐倾狂才取下脸上的面具。
“柳小姐,请问你还记得那个以前一直被你欺负的沐倾狂吗?”沐倾狂眨了下眼,笑嫣如花的看着脸色惨白的柳香。
章节目录 41.惹她者,死!
不能说话的柳香只能呜呜出声,双眸里全是惊慌和害怕,白天吓尿她,害她出丑的人竟然是沐倾狂!
这一刻,柳香有一种跌落冰窖里的感觉,她只觉得无穷无尽的寒意不能浸袭着她,让她感觉身子在渐渐在变冷,似乎下一秒,便会失去所有的温度。
沐倾狂伸手揪了揪她的脸,笑意盈盈道,“哎,以前作威作福的柳小姐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真是让人想不到呀!”
“呜呜,唔唔………”柳香不断摇着头呜咽出声,这一刻,她感觉沐倾狂是魔鬼,她的眼神太可怕了,虽然她在笑,但她却是胆颤心惊。
“别担心别害怕,我会好好送你去地府的,有本事,你就在那里继续耀武扬威。”沐倾狂眼里闪着嗜血的邪笑,而后手里闪出一柄白亮亮的匕首,正是今天柳香用来准备划那个少女的匕首。
沐倾狂没有半点犹豫把匕首刺进柳香的心脏,这就叫害人终害已。
柳香瞳孔不断放大,然后变得迷离,最后一动不再动。
沐倾狂把面具带上,双眸里全是冷酷无情的光芒,带上面具的那刻,她又是那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地刹。
惹她者,死!
一夜安宁。
第二天,普陀镇喧闹起来,柳香的死,镇长又怎么会就此罢休,立刻发动镇上的护卫兵四处搜索。
沐倾狂只觉得可笑,就以他们这点头脑是永远抓不到是谁做的,更何况,她以前是做什么的,杀手啊!杀手怎么可能在做了任务后留下蛛丝马迹,这不是自寻烦恼。
普陀镇因为柳香的死人心恍恍,但不管镇长怎么查,也没查出一个头绪。
沐倾狂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她的任务和修习。
时间一晃两个月过去。
沐倾狂觉得自己的斗技太低,她本想出去买斗技,但普陀镇只是一个小镇,镇上修习斗气的人太少,就算有斗技,那也是一些低级斗技。
斗技分为四个等级,黄阶斗技,玄阶斗技,地阶斗技,天阶斗技。
沐战告诉她,上次他教她给的只是最低级的黄阶斗技,在沐家有一个藏书阁,那里有沐家收集的各种各样低中高斗技。
这样想后,沐倾狂便有些想赶紧的回雷洛帝国,但是就这样回去,沐家的人肯定会对付她,
以前的记忆告诉她,沐家是一个很庞大的家族,不仅有嫡系还有旁系,修习斗气的人超多,而且有些还是天分很好的,以她现在的斗气等级和斗技,估计和他们过不了几招便会被打趴下。
所以她还是不能回去,但她又想提高斗技,这是一件让人泪流满面又超级郁闷的事。
“狂儿,明天爹带你去祭祀沐家的祖宗。”沐战提着一大堆东西,每年到了祖宗的祭日,他都会买一大堆东西带着沐倾狂去祭祀。
沐倾狂哦了一声,脑海里浮着以前沐战带她去祭祀的场景,那里好像有好几座祖坟,至于埋着谁,她也不清楚,因为以前的沐倾狂没问,沐战也没说。
章节目录 42.挖出两副木棺
第二天,沐倾狂和沐战提着东西一起朝普陀镇旁边的一座山脉走去。
“爹,为什么我们每年都要去祭祀呀,那里埋着谁呢?”出于好奇,沐倾狂还是问了起来。
沐战笑看她一眼,道,“是谁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是沐家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些祖宗,以前好像都没有人来这里祭祀他们,如今我们一家住在这里,是应该好好祭祀他们。”
沐倾狂重重点头,对于死去的祖宗是应该好好祭祀的,只是沐家的人现在财大势大,哪里还会跑到这里来祭祀他们这些远久的祖宗。
她不仅为那些死去的人感到心寒,他们享福后就忘记他们了。
父女俩很快来到那条山脉,这里不仅埋着沐家的祖宗,普陀镇上死去的人也埋在这座山,只不过沐家祖宗的坟地是一个独特的地方,并没有和其它人的埋在一起。
沐倾狂帮着把酒鱼肉好吃的东西全部拿出来摆在所有祖坟的正中央,这样他们大家就能够全部吃到。
沐战拿着锄头去坟地上锄草,突然,他大声吼骂起来,“这是哪个没道德的家伙,竟然想盗墓。”
沐倾狂闻声放下手里的东西朝沐战奔去,这块坟地的杂草长得很深,每年来,沐战都会修理一遍。
“爹,怎么了?”
“狂儿,你看,这个墓好像被人挖过了。”沐战指了指他刚刚要挖的地方,他根本没有用力,那杂草和土就松动了,分明是有人挖过,然后没有埋好。
“爹,是不是祖宗们死时埋了很多宝贝,所以人才会有人来挖啊。”沐倾狂一脸开玩笑的说道。
沐战摇头,叹息道,“听说沐家以前并不风光,哪里会有什么宝贝,真不知道是哪个没良心的,竟然去打扰死去的人。”
“爹,你看这坟墓都松动了,我们要不要看看棺是不是被人动了。”沐倾狂拿着锄头弄了弄其它地方的土,全部都是松的,看来这座坟是真的被人动了。
沐战盯了许久,打扰死人是不好的,但想着它们被别人打扰了,要是没有整理好,它们会更加不舒服的,便同意沐倾狂的观点。
父女俩很快把那座坟挖开,让他们惊讶的是,这座坟下面竟然埋着两口木棺。
“爹,怎么两副棺埋在一起。”沐倾狂惊讶的问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她只知道有夫妻同一口木棺,就算有些夫妻想埋一个地方,但绝对不会同一个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