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不希望她太难过。
沐倾狂抬头看着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后,咬牙说,“我会帮他报仇的。”
章节目录 445.离开南海【5】
原本那一拳,凤诗语肯定受了伤,她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想必她胸膛的骨头受的伤很严重,这次让她逃了,以后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倾狂姑娘,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们,也不会连累这位壮士。”安志脸上是浓浓的愧疚和自责,如果他早一些拿出太虚神甲,也就不会弄出这样的事,但太虚神甲对他们溪南村有着不一样的意义,所以他才一直没有拿出来。
沐倾狂摇头,要怪只能怪凤诗语。
“村长,这个还给你。”沐倾狂捡起地上的太虚神甲递给安志。
安志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叹气道,“这件太虚神甲就送给你吧!它曾是是我们溪南村的福星,但现在也变成了祸星,它不能再待在我们溪南村,不然还会给我们带来灾难。”
他听老一辈的人说过,当年南海涨很大的水,那水势足以将他们溪南村全部吹走,就在大家准备逃亡时,哪知道地底下突然发出一阵金色的光,最后他们溪南村竟然安然无恙,海水流过其它任何一处地方,就是没有流进他们溪南村。
最后大家找到发光的地方,在海水退后,众人便挖出一件金色的衣服,也就是现在的太虚神甲。
其实他们都不懂是这太虚神甲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它救了溪南村,所以后面祖祖辈辈将它交给历代村长。
安志一直把太虚神甲埋在溪南村正中心的地底下,就是为了让它一直守护溪南村。
哪知道竟然有人知道他们这里有这件宝物,所以那凤临三公主才会寻来说要买这里的地。
可是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怎么可能轻易背景离乡。
“没想到这太虚神甲竟然帮了你们溪南村。”月轻云看着安志手里的太虚神甲声音轻柔道。
安志摇头,“现在它不能再待在我们溪南村,倾狂姑娘,是我们害死了你的朋友,所以这太虚神甲就送给你吧!”
“这……”沐倾狂有些犹豫。
“你就拿着吧!听说这太虚神甲万物不侵,但是它没有攻击力,所以只能起防御作用。”月轻云浅浅的笑道,她对这些宝物没有任何兴趣,她感兴趣的如何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沐倾狂思虑了许久,最后接过道了一声谢。
月轻云没有多待,而是立刻回了鲛人族,她得赶紧取一些草药过来帮他们治好病,这样他们好出发去东海取封天印。
“村长,我看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担心那个凤诗语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沐倾狂看着安志凝重道,要是凤诗语命大,原本那一拳估计要不了她的命。
现在太虚神甲在她身上,以凤诗语的性格,她定然会来找溪南村的麻烦,她不想他们再受危险。
安志重重点头,无奈的叹气道,“看来我们必须离开这个地方了。”
毕竟皇家是他们这些村民无法抵抗的,不如寻个其它偏僻的地方好好生活,他们不求什么,只求安定的生活。
章节目录 446.离开南海【6】
另一边,苏容将凤诗语带进旁边的森林里,此时的凤诗语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就算昏迷,她柔美的脸上也是痛苦的神情,眉头深深的皱着。
“三公主,三公主……”苏容在看到凤诗语这副神情时,心里又是焦急又是愤恨,那个该死的丑女,竟然敢对三公主下这么狠的毒手,她微微扬起下巴,眼里闪着狠辣的光,下次她一定要让那个丑女吃吃苦头。
凤诗语是上了船休息一会才醒来的,醒来那刻,她感觉胸口好像被人挖去了一块,她动一下,全身的神经都在狠狠抽搐着痛。
“三公主,你总算醒了。”苏容满脸的担心,刚刚她给她吃了丹药,又运功帮她疗伤才帮她修复好胸膛上断裂的骨头。
凤诗语目光一片清冷,脸上是怒不可遏,她伸手重重敲了下床榻,怒声道,“该死的沐倾狂,她竟然抢了我的太虚神甲,那是我的东西,是我的,苏前辈,我们回溪南村,我不要回凤临……”
没拿到东西,她怎么回去,回去又如何向母后交代。
苏容按住凤诗语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三公主,我们还是先回凤临吧!现在去了,未必会拿得到太虚神甲。”
凤诗语听后更激动了,她冷冽的瞪着苏容,愤愤的指责道,“你不是说会没有问题,为什么还被别人抢了去,你不是巫师么,你不是会各种邪门功夫么,为何还是控制不住他们?”
苏容低垂着头,她只是一个巫师,并不是神人,也会有对手,那个银瞳男子的实力很强,他手里的剑跟她的龙牙刀有得一拼,所以她才没有打赢他,要是她打赢他,其它人,她也可以慢慢除掉。
如果当时凤诗语不受伤,她还会和他们继续拼下去。
“三公主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如果当时我硬拼,你会被那个丑女杀死,你要是死了,拿着太虚神甲又有何用,你还这么年轻,以后邀功的机会很多。”苏容淡淡的说道,脸色又是一片黯淡无光。
凤诗语撇开脸不看苏容,她知道她是为了她好,可是她就是不甘心,特别是输给沐倾狂,竟然让她白白了便宜,她恨!
不过好在她杀了沐倾狂身边的人,这让她找到一点安慰,她在心里咬牙道,“沐倾狂,以后一定不会放过你。”
月轻云回了鲛人族迅速去她的宫殿花园,那里她种了一些神奇的草药,她走到草药边,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地上,即而原本还是刚生长出来的草药芽,瞬间快速长大。
见状,她欣喜的拿着蓝子去采摘。
“轻云,你又在做什么?不是说不让你出鲛人族,你怎么还出去?”
突然一道带着威严还有一丝怒气的冷声在月轻云背后响起,月轻云的动作停了下,她站起身子,笑意盈盈的走向月碧瑶。
“母后,我就采一些药再帮帮那些村民,对了,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我要去东海找封天印。”月轻云扬了扬唇单纯的笑道,双眸里充满了期待的光芒。
章节目录 447.离开南海【7】
“你说什么!”月碧瑶的话里充满了震惊,她目瞪口呆的盯着月轻云,她竟然要去找封天印。
月轻云咧嘴轻轻笑,“是不是只有拿到封天印才能永保我们鲛人族平安,我也可以流泪。”
“你听谁胡说的。”月碧瑶甩着袖袍冷冷道。
“母后,你就不用骗我了,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了。”月轻云眨巴着灵动的眸子狡黠的笑道,“我知道我流眼泪会给鲛人族带来灾难,只有封天印才能解决,我也知道封天印很难拿到,但我想帮鲛人族和他们。”
沐倾狂他们那么辛苦的跑来,她不想让他们白跑一趟。
月碧瑶伸手戳了戳月轻云的脑袋,嫌弃的说道,“我说你这个臭丫头怎么总想着帮别人,你又得到什么。”
“我能得到开心快乐,这些是什么也买不到的,所以我乐意去做。”月轻云扬着下巴温柔笑道,她一生无所求,只想助人为乐。
月碧瑶摇头,她这个女儿还真是天真单纯又傻。
遇到领情的人,她的确会快乐,但遇到不领情的人,她不过是白白付出罢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感激你的好意。”月碧瑶提醒着她。
月轻云挑了挑眉,双眸里泛着笑芒,轻启薄唇道,“那又怎样,我做善事又不是为了得到他们的回报,我只是在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我高兴就行了。”
月碧瑶直接无语了,这丫头还真是倔强。
“我不会让你去东海的,那里太危险了,要是拿不到,你遭遇了危险,我们鲛人族一样会受灾难。”月碧瑶脸色无比认真又严肃的说道,她不会让她去冒险,曾经,她派了鲛人族一些修行高的人去东海取封天印,最后都失败了。
到现在,她在慢慢的放弃,只要鲛人族按现在这样平平安安就足够了,可是她心里始终不安。
“母后,你要相信我,而且我又不是一个人去,他们也会和我一起去。”月轻云嘟着嘴巴道。
月碧瑶侧身看她,冷笑道,“你指的是那些人族的人,我们鲛人都拿龙族没有办法,人族的人又有办法了。”
不是她瞧不起人族,而是人族的力量哪里有她们鲛人族的力量大,更何况东海龙族又不是普通的小异族,那可是海上的霸者。
“母后,他们很厉害的,你要相信我们。”月轻云不断为沐倾狂他们说话。
月碧瑶冷哼一声,面若冰霜道,“我是绝对不会答应你去的,送完草药后赶紧给我回来,我会派人盯着你,不要想着擅自离开。”
说完话,她转身绝决离开,表示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月轻云吐了吐舌头,有些垂头丧气,她咬了咬红唇,而后蹲下身子摘草药。
不管如何,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月轻云摘好草药后迅速离开鲛人族去溪南村,而后让安志赶紧的熬药,给每个人都服下,这样不管是发作的,还是未发作的都能治愈。
“轻云姑娘,真是太感谢你了。”安志感动的热泪盈眶,已经找不到其它什么话来感谢她了。
章节目录 448.离开南海【8】
月轻云只是浅浅笑示意他们赶紧去熬药解病,等安志等人走后,她看向沐倾狂,愁眉苦脸道,“倾狂,我母后不允许我跟你们去东海拿封天印。”
沐倾狂见她愁眉苦脸还以为是什么事,摆了摆手爽朗的笑道,“你就好好待在鲛人族,我们自己去东海取封天印。”
“不行啊,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月轻云急声道,他们对东海又不熟,估计就算去了也未必找得到龙族,所以她去,他们会方便很多。
“可是你母后不让你去。”沐倾狂淡淡道,她不想让月轻云为难,她愿意帮他们,她心里已经很感激。
只要拿到封天印,就能保鲛人族平安,这样就能让月轻云哭出眼泪,他们也就成功了。
月轻云抿了抿唇,很确定的说,“我一定要去,我去了,你们才能找到东海龙族,不如这样吧,你们跟我去下鲛人族,你们这么厉害,我母后一定会答应的。”
沐倾狂听完与圣轻鸿对视着,两人眼里都闪着一样的光芒。
最后沐倾狂和圣轻鸿等人一起跟月轻云去了鲛人族,毕竟有月轻云跟着,可以帮他们节约很多时间。
沐倾狂一行人走进鲛人族都城时,城内的人全部用怪异的眼神打量他们,但在看到是月轻云领他们进来后,便也不敢多说什么。
“胡闹!”当大殿里的月碧瑶在看到沐倾狂等人后,面色冷沉的朝月轻云怒声喝道,她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带人族的人来鲛人族。
她很不喜欢人族的人,因为人族的人都很贪婪,当初有人无意中闯进鲛人族,那人一来就想把鲛人族值钱的珍珠还有其它值钱的宝贝全部拿走,鲛人族自然不会让他那么做,最后他永远没出去过鲛人族。
“母后,他们都是好人,就是他们要眼泪,我要帮他们的。”月轻云不惧月碧瑶的怒喝声,声音平平淡淡的说道。
月碧瑶气得脸色发青,她双眸犀利的扫视着沐倾狂等人,冷笑道,“你们这些懦弱的人,竟然跑到我鲛人族帮忙。”
听到懦弱两个字,沐倾狂和圣轻鸿身上同时散发一股慑人的寒气,她对人族的人有偏见,但不能对所有人都有偏见。
“我们不是懦弱的。”沐倾狂握着拳头冷冷道。
月碧瑶轻哼一声,居高临下的傲然道,“既然如此,你们到鲛人族要眼泪做什么,这不是让我们帮忙吗?”
“难道女皇就从来没有让别人帮过忙,叫别人帮忙就是懦弱么,女皇未免太看不起人了。”沐倾狂脸色非常不好看的说。
月碧瑶冷冷扫了沐倾狂一眼,这丫头的脸还真是丑,倒是挺伶牙俐齿的。
“轻云不会掉眼泪的,你觉得我会拿我整个鲛人族的安危换眼泪给你吗?”月碧瑶身上散发一股王者威严之气,她作为鲛人族女皇,她有她的底线,她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鲛人族。
沐倾狂知道鲛人女皇是顾忌他们会伤害鲛人族,但是他们不是没有人性的坏人。
章节目录 449.离开南海【9】
“我们会去东海龙族拿封天印给你,这样你可以让轻云给我几滴眼泪了吧!”沐倾狂挺着胸膛说道。
月碧瑶定定的盯着沐倾狂,眼底有些诧异,这丫头的胆量还真大,她以为东海龙族是他这些人想闯就能闯的么。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女皇不应该认为世界上只有鲛人族的人最厉害。”圣轻鸿一眼看穿月碧瑶在想什么,便提醒着她,而后凑近沐倾狂耳边嘀咕了几声。
沐倾狂微微笑,打开空间戒指,拿出一样东西。
“这是上古神器极乐弓,我们也一样拿到了。”沐倾狂举着极乐弓傲然道,虽然拿到极乐弓并没有冒太大的危险,但至少他们也从人人俱怕的蚀日荒漠里走了出来,她并不是炫耀什么,只是不想让月碧瑶瞧不起他们。
人族的人也会有强大的力量。
月碧瑶睁大眼睛看着那个黑金色组合的弓,这似乎真的是上古神器,以前她看过上古神器的图鉴,所以还是认识的。
她心里微微惊讶,他们竟然真的拿到了上古神器。
“母后,他们真的很厉害,所以你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毕竟有了封天印,可以保我们鲛人族永远平安。”月轻云走到月碧瑶面前乞求道。
月碧瑶一直不说话,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应不应该放心的把月轻云交给他们。
封天印的确是她一直想要的,有了封天印,她便可以开启封天印的力量,这样就能永远保护鲛人族。
并不是谁都懂如何开启封天印,当年还是祖先无意中得到开启封天印的办法,只是那个时候封天印下落不明,最后到她接了鲛人族女皇之位,才听说封天印已经被东海龙族拿到,只是他们无法开启,所以拿着不过是一件装饰物罢了。
“母后……”月轻云再次请求着。
月碧瑶看了看她,许久后才说道,“好,我答应,但是你们必须保护好轻云,如果她出事,你们就永远拿不到眼泪。”
希望这次真的能够拿到封天印,以解她心里一直的担忧。
因为她害怕,就算有圣女在,诅咒也会降临鲛人族,要是鲛人族在她手里灭亡,那她将是鲛人族的大罪人。
“我们想要轻云小姐的眼泪,自然会护她安全。”圣轻鸿扬了扬冷峻的脸倨傲的说,龙族,这次他们一定要征服龙族!
月碧瑶听圣轻鸿这样保证,再看他一身霸者之气,眼底露出一些欣赏之色,这男子长得很英俊,又一身尊贵之气,一看便不是普通人。
月轻云见月碧瑶答应后,脸上露出烂漫的笑,为了鲛人族,为了眼泪,他们一定要拿到封天印。
当天,沐倾狂等人离开了鲛人族,然后去了溪南村。
沐倾狂将黄大川好好安葬也给他竖了碑,看着那高耸的坟墓,她心里是有些难受的,他应该很想告诉他的兄弟们,他从蚀日荒漠里回来了,他应该很想去那个地图上面的地方,只可惜,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
章节目录 450.离开南海【10】
“倾狂,别难过……”圣轻鸿声音轻轻的,柔柔的,他一点也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
她难过一分,他难受十分。
沐倾狂抬头看着他点头,她觉得生命有时候真的很脆弱,归根到底,人必须强大,只有强大到无人可催,才会安全。
因为那样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杀了你。
只可惜,她现在残弱的身体,想修行都不能修行,只能原地踏步,如果她能修行,现在的她肯定不止二星斗圣,也不止中级召唤师。
她多么想爬上强者的巅峰,灭掉她所有的仇人,接父母回沐家光明正大的好好生活,然后和圣轻鸿一起过消遥的生活。
“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圣轻鸿露出一抹安慰她的坚定笑容,看着她的眼神,他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他何尝又不渴望那种生活。
站在强者巅峰,永远守护一个叫沐倾狂的女子。
她嚣张,他护着……
她闯祸,他担着……
她捣乱,他收拾……
她不开心,他负责让她开心……
她难过,他负责让她不难过……
她想要什么,他想尽办法全部给她……
只希望每天都看到她开心幸福的笑容,这样他就满足了。
“轻鸿……”沐倾狂声音哽咽的扑进他怀里,虽然他没有说话,但从他的眼睛里,她都看出来了。
她想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圣轻鸿对她更好,他是无人可比的。
“倾狂……”圣轻鸿低头笑看着埋在他胸前的女子,而后将她推开,张扬笑道,“我们该出发了!”
这次不管龙族如何强大,他都要拿到封天印,他现在已经迫不急待的想要改变寒体,这样就不需要每次她抱他,他都要主动将她推开。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非常不好,特别特别不好,让他心里超级不爽。
沐倾狂等人是在溪南村的村民病好全部离开后才离开这里的。
“我们现在要出罪恶之城,出了罪恶之城便是凤临再然后是雷洛,东海是挨着雷洛帝国的。”黑虎将路线告诉沐倾狂和圣轻鸿。
沐倾狂和圣轻鸿相视一眼,看来他们去东海的路上还会遇到很多麻烦,这个罪恶之城就是一个很麻烦的地方。
还有凤临,凤诗语落败后,绝对不会善罢干休,虽然她现在可能卧病在床,但她要是知道他们路过凤临,一定会派人阻杀他们的。
沐倾狂脸上是轻松的神情,眸底闪着嗜血的光,凤诗语要是敢派人来,他们会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将他们全部灭掉。
月轻云第一次离开南海,显得异常兴奋,她倒是和花心很合得来,毕竟一个是鲛人,一个是精灵,两人都算是异类。
花心是那种开朗又活泼的女子,加上月轻云主动帮沐倾狂,她可是很喜欢她,两人一动一静的性格正好互补,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红鸾化成火焰幻鸟和肥肥去前面的森林里探路,因为没有船,他们只能走陆地,穿过森林的另一边,便是罪恶之城。
章节目录 451.再遇莫纤凉【1】
或许是因为沐倾狂一行人本身散发的气息太强,所以一路上根本没有什么魔兽敢出来与他们对峙。
赶了将近一天的路,夕阳西下的时刻,众人终于看到罪恶之城。
黑色的罪恶之城在夕阳的照耀下如披了一层璀璨的金纱,让那里看起来少了一些邪恶之气。
沐倾狂和圣轻鸿走在最前面,才刚到罪恶之城的后门口,便可以感应出里面散发出来的阴暗之气,还有血腥的气味,想必里面刚刚上演过厮杀。
几人走进罪恶之城后,路边的人纷纷打量他们,一些男人甚至用猥锁的目光盯着花心和月轻云,至于红鸾一身的煞气,那些人哪里敢轻易用那样的眼神看她,而沐倾狂在他们眼里根本没有存在感,他们只对美人感兴趣。
“那些人的眼神好让人讨厌。”月轻云眉头蹙起一脸嫌弃的说,这个都城充满了邪恶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别理那些人的狗眼。”花心泼辣的骂道,竟然敢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她们。
走在旁边的宇文笙欢闻声卟噗的笑了起来。
“你笑个屁啊……”花心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宇文笙欢眨了眨清澈的蓝眸,俊逸的脸上全是委屈和可怜,他不过就是因为她骂那些人是狗眼,然后就控制不住想要笑,她干嘛总是欺负他……
月轻云捂嘴一笑,非常同情的看宇文笙欢一眼,而后拉着花心快速跟上沐倾狂他们的步伐。
没走出多远,沐倾狂便感觉暗处有十多双眼睛在打量他们,她扬了扬红唇,爽朗的笑道,“大家赶路都辛苦了,找个地方吃饱喝足再走。”
就这样,沐倾狂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罪恶之城中一家很大很有名的客栈。
“老板,把你这里的招牌菜好吃的菜全部给我送上来。”沐倾狂挥了挥手像个财大气粗的二世祖似的。
那小二一听,笑得眉眼弯弯,应了一声后立刻去让厨房准备饭菜。
他们从上次离开罪恶之城后就再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如今终于回来这里,沐倾狂自然是要让大家一起补一补。
“是你们,我们老大怎么没看到?”
突然一道年轻有力的声音从客栈门口传来,紧接着一个年轻男子朝沐倾狂急急奔去。
沐倾狂抬头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想了好一会,她才想起,这个男子好像是和黄大川一起的,看着他焦急的模样,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
“他死了。”旁边的圣轻鸿开口冷冷道。
徐皓华朝后面猛地一退,脸色变得极其惨白,虽然他早就有预感,老大这次跟着他们去蚀日荒漠肯定凶多吉少,但现在亲耳听他们说,心里还是涌起一阵难受。
“他是出了蚀日荒漠才死的,被人杀死的。”圣轻鸿说道,那黄大川也算一条汉子,所以他应该把他从蚀日荒漠里走出来的事告诉面前的年轻男子。
“是谁杀了他?”徐皓华双手紧握成拳头咬牙切齿道,心里同时是震惊,没想到他们竟然一起走出了蚀日荒漠。
章节目录 452.再遇莫纤凉【2】
有多少人把蚀日荒漠当成地狱,很多人根本不敢进去冒险,他们竟然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凤临三公主,凤诗语。”圣轻鸿一字字的冷冽说道。
徐皓华听得脸上怒气腾腾,双眸里充满了杀意。
“你们不要动手,我会帮他报仇。”沐倾狂看着年轻男子冷冷的说,黄大川的仇,她是一定会帮他报的。
“不,我们要自己去报仇。”徐皓华摇头道。
沐倾狂冷笑一声,“你们拿什么去报仇,如果你们因为报仇出了什么事,黄大川在地下又如何能安心,他的愿望一定是希望你们好好活着,不然这次去蚀日荒漠,就不会不带上你们,希望你们不要让他担心了。”
他们只是一些小小的修行者,如今少了黄大川,想必他们的音咒阵势也不齐,要是他们现在去对付凤诗语,不过是以卵击石,吃亏的是他们。
徐皓华被说得脸色涨得通红,定下心来细细一想,他还真的没有能力去对付凤临皇家的人。
“带着你们其它人离开罪恶之城,去开始新的生活,把这里的一切全部忘记。”沐倾狂扬着下巴看着他淡淡的说。
如今她只能这样,她相信黄大川也会很赞同她这样的做法。
“可是……”
“没有可是,收拾东西立刻离开。”沐倾狂的声音冷酷起来,语气带着不容人抗拒的霸气。
徐皓华看了看沐倾狂,最后转身离开,他相信她一定会帮大哥报仇的,如今大哥不在了,他们再待在罪恶之城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和其它兄弟离开,这样才能过清静的生活。
早在黄大川要跟沐倾狂他们去蚀日荒漠时,他就跟他说,让他们离开罪恶之城,随便找个宁静的小地方生活,不要再插手罪恶之城任何事。
没想到他临走前的最后几句话,也变成了他最后同他们说的话。
徐皓华走后,小二陆续也把菜上齐了。
看着桌子上美味的饭菜,众人只感觉一阵饥饿,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美味的饭菜。
原本待在魔兽空间的小龙龙在看到美食后,刷地化成丨人身凑到桌子边,伸手拿起一个鸡腿猛啃起来。
丑丑和肥肥看不过去了,也纷纷跑了出来,然后呆萌呆萌又可怜的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受不了它俩卖萌的眼神,便夹起两个鸡腿各分一个。
鸡腿当前,丑丑和肥肥化身成饭桶,抱着大啃起来。
众人吃到一半时,突然很多人涌进客栈。
沐倾狂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优雅的吃着美食,吃饱了才有力气打架不是咩!
黑虎三人自然感觉到那些人带着不怀好意,但见两个主子都没有开口,他们只好安静的吃饭。
终于吃饱喝足后,沐倾狂张开双手伸了一个大懒腰,对着小龙龙笑眯眯道,“小龙龙,你去把客栈的门关了。”
小龙龙正啃着鸡,他眨了眨黑碌碌的眸子,满嘴是油的口齿不清道,“好端端的吃饭,干嘛去关门……”
“不关门,如何打狗。”沐倾狂狡黠一笑。
章节目录 453.再遇莫纤凉【3】
小龙龙眨了眨眼睛,看着客栈里的其它人,奶声奶气道,“主人,你在开什么玩笑,这里哪里有狗啊?”
丑丑和肥肥卟噗一笑。
肥肥鄙视小龙龙一眼,得瑟的说,“原来你比我更笨哦,那些现在想对主人不利的人我觉得就可以比喻为狗,所以叫关门打狗。”
“……”小龙龙傻眼。
小龙龙很快跑过去将客栈的大门关了起来。
“喂,你这个小孩子在做什么,大白天,你把门关起来我们客栈如何做生意?”店小二在看到小龙龙的举止后立刻出言制止他。
小龙龙看着他,扬着肥嘟嘟的小脸,一本正经道,“我家主人说,要关门打狗。”
这会儿轮到店小二傻眼,关门打狗?他又朝沐倾狂等人看去,最后奔去他们,“几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还要做生意的。”
“一会儿这里可能有一场大的厮杀,你们是继续留,还是现在就走。”沐倾狂扬着下巴笑意盈盈道,厮杀自然不是她挑起的,而是那些冲进来的人,她已经在那群人里看到了熟悉的人,就是上次去蚀日荒漠前在街上攻击她们的人。
店小二听得微微一愣,然后看向客栈的大厅,那里坐满了人,个个身上充满了萧杀之气,他吓得有些腿软,飞快朝掌柜跑去把现在的情况说明。
掌柜倒是很淡定,他淡淡的扫了一眼沐倾狂等人并没有半点惊慌失措,然后示意店小二他们离开,他继续慢条斯理的算着他的账。
沐倾狂想,这个掌柜的肯定也是有力量的人,不然哪里会那么淡定,或许,他也认出了他们。
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上次他们好像就是在这家客栈吃的饭,只不过当时被他们和黄大川毁的差不多了,没想到现在又装潢的焕然一新。
其它人在听到小龙龙那句不大不小的关门打狗后个个变得暴躁起来,他们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小龙龙嘴里的狗是指他们。
“哟,小丑女,没想到你们竟然从蚀日荒漠里出来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宝物?”突然一道娇媚的笑声响起。
沐倾狂抬头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不正是上次那个什么穿着很露的澹可儿。
“澹可儿,上次没穿衣服狂奔的滋味怎样,要不要再试试?”沐倾狂站起身子,双手环胸,明媚的眸子里充满了调侃的意味。
澹可人也站了起来,妖娆的脸上全是恼羞成怒,双眸里喷着熊熊怒火,“你这个该死的丑女人,看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
圣轻鸿倏地站起身子,右手往前一挥,一道充满煞气的力量如闪电般打向澹可儿粉嫩嫩的脸颊。
啪……
洪亮的巴掌声在客栈里异常的清醒,澹可儿被打的啊的一声尖叫,脑袋向右边偏去。
“你……”澹可儿回过头,伸手怒指着圣轻鸿。
圣轻鸿站在那里,一身狂傲的霸者之气,面色冷酷道,“敢骂我的女人,该打!”
澹可人脸上是又恼又羞又愤,双眸里哪还有什么媚光,有的只是怨恨。
章节目录 454.再遇莫纤凉【4】
其它人都被刚刚圣轻鸿的力量吓了一跳,那道力量并不是斗气,那又是什么力量。
沐倾狂扫了扫澹可儿,冷笑道,“自取奇辱,给你们一次机会,是走还是留。”
众人听着沐倾狂狂妄的话,心里的不甘又涌上来。
“交出那份地图。”有人指着沐倾狂怒声道。
“你们从蚀日荒漠里拿到了什么宝物,拿出来。”
“快将宝物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否则你们休想离开罪恶之城。”
“………”
各种各样带着讨伐的声音响起。
沐倾狂面若冰霜,双眸里尽是嘲讽的笑,这些人还真是脸皮厚,想这样坐享渔翁得利么,他们还真是太天真了,以为她是那么好惹的吗?
“滚……”等那些人吵得热火朝天时,她冷冷的暴怒一声。
那一个滚字犹如平地一声惊雷,让所有人全部闭上了嘴巴,都瞪大眼睛盯着沐倾狂,她一个小小的臭丫头,竟然敢叫他们滚。
他们能从蚀日荒漠里出来,肯定是他们运气好,要不就是他们没有进去太里面,不然他们休想出来,别以为从里面出来了,他们就会崇拜他们,他们现在只要他们身上的宝物和那份地图。
谁知道那份地图会不会是什么藏宝图。
“红鸾……”沐倾狂朝红鸾淡淡的叫一声。
红鸾看她一眼,化身成一只巨大的火焰幻鸟,张嘴朝那堆人喷出一道道滚烫的火焰,刹那间,客栈里尖叫声四起。
沐倾狂带着众人从窗户边跳了出去,而后又将窗户紧紧的关上。
红鸾在将客栈点燃后,朝屋顶冲去直上云霄,而后又飞回到沐倾狂身边。
客栈里着火,众人吓得飞快朝门口或窗户边逃去。
沐倾狂带着众人在外面看热闹,看着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堪的跑出来。
“你们这些坏蛋想欺负我的主人,用屎砸死你们。”半空中灰色的肥肥犹如一只大鹏鸟,即而鸟屎一坨坨如下雨般朝跑出来的人重重砸去,而后它又吐出一颗颗土球,这样的状况吓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