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亲手带回去,母后一定会非常的高兴,这样她在凤临的地位又会上升很多,将来女皇的位置非她莫属。
等她拥有至高的权利后,她便可以呼风唤雨。
不就是一个圣轻鸿,到时候,她想办法将他抓到凤临去,至于那沐倾狂,一个丑女也敢跟她抢,真是不自量力!
苏容看了看凤诗语,黯淡的脸上露出笑意,“公主请放心,我一直站在你这边,不然这次好不容易算出宝物在这里,也不会先告诉你,公主可是我心里未来的皇权统治者。”
凤诗语听她这样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即而一身傲气的盯着溪南村,双眸里闪着阴狠的光芒道,“我们也去看看,要是他们再不卖地,就下狠心烧掉那个村子。”
“一切听公主的。”苏容笑着答道。
月轻云直奔溪南村,正好碰到逛到村口的沐倾狂等人。
“我们又见面了。”她提着白色裙摆跑上前温柔的笑道,那柔美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打从心里感到一股清爽。
’沐倾狂脸上也浮着笑意,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了,她还以为要等好几天。
“村长正想找你,好像又有人犯病了。”沐倾狂淡淡的说道。
月轻云闻声,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急声道,“在哪里?你们快带我去。”
那些人都是中了奇怪的毒,要是不快些解,等吐血量过多后,就算她有草药也无法帮他们了,她很不愿意看到这些无辜的村民死亡。
沐倾狂带着月轻云朝原本生病的那户人家走去,他们刚走到院了门口,便听到里面一阵激烈的咳嗽声。
月轻云听着那咳嗽声更是心焦,她快速朝院子里跑去,而后推开门急步走进去。
“轻云姑娘,你,你来了……”房间里的中年男人在看到月轻云来了后,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似乎只要她来,他老伴的病就一定会好。
月轻云微微笑,朝床边走去,而后帮床榻上的妇人把脉,即而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
“我暂时先帮她控制了,但要除病根还得去采草药熬药才行。”月轻云语气温柔的说道,眉头深深的蹙起,她记得他们的病已经全部好了,她昨天又给了他们其它药,怎么还会犯病,难道昨天晚上又有人对他们下药了。
她咬了咬唇,眼里全是愤怒,下药的人真可恨,竟然欺负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
章节目录 436.再遇凤诗语【6】
看来人族中真的很多坏人,以后她得小心些才是。
“多谢轻云姑娘。”中年男人满脸感激道,只要能暂时控制,那就表示还有希望。
月轻云看了眼床榻上妇人,示意沐倾狂等人跟她出去。
“昨晚溪南村发生什么事了吗?”月轻云一脸疑惑不解,她刚刚把那妇人的脉,很明显,是今天早上才发的病,应该是昨晚中的毒。
沐倾狂摇头,下毒的人没有搞出什么大动作,她和圣轻鸿也没有发现,毕竟这溪南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们住在村这头,那里会知道村那头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听那中年男人说,他们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月轻云抿了抿唇,脸上全是烦恼,才刚刚治好他们的病,现在又犯,看来得找出下毒的人,不然她也没有那么多草药。
因为那些草药不是普通草药,而是吸了她的血才有用的,她哪里会有那么多的血一直提供给那些草药。
“对了,我想和你们说一件事。”月轻云突然浅笑起来,双眸里泛着明亮的光芒。
沐倾狂和圣轻鸿相视一眼,她是要跟他们说,她是鲛人族的事吗?
“其实我就是鲛人族圣女。”月轻云在看到四周没有其它人,只有沐倾狂几人后缓缓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无比相信她,所以她愿意把她的身份告诉她。
有些人相处再久也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人,但有些人就是一见如故。
月轻云想,她和面前脸上有胎记的少女就是属于后者。
“啊……”花心等人全部瞪大眼睛惊呼起来,昨晚他们已经知道她是鲛人族的人,只是没想到她会是圣女,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不用去寻找鲛人族的下落了。
月轻云看着他们震惊的模样眨了眨眼,轻笑道,“我叫月轻云,不过,我真的哭不出眼泪。”
说完后,她脸上露出一些自责和郁闷。
沐倾狂心里也有一些惊讶,没想到她就是圣女,看着她自责的模样,她觉得这个女子很可爱很善良。
“你为什么会哭不出眼泪?”花心吞了吞口水,非常好奇的盯着月轻云,这应该是她听过最奇葩的事情,不过看她的神情,她似乎很想帮他们,这样倒可以为他们省去很多麻烦。
月轻云抿了抿唇,脸上有些烦躁,她眨巴着清澈如珍珠般闪亮的眸子,叹气道,“其实不是我没有眼泪,而是我现在不能掉眼泪,那样的话,鲛人族会因为我全部变成活死人。”
众人听后脸上再次是震惊,这么说来,他们是拿不到眼泪了,可是现在已经找集两样东西,要是没有眼泪,他们所做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沐倾狂蹙了蹙眉,问道,“那有没有其它办法,可以保你族人,又能让你掉眼泪。”
月轻云听沐倾狂这样说,看着她笑了起来,扬着下巴说道,“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来溪南村的原因,其实是有办法的,只不过有些难。”
章节目录 437.再遇凤诗语【7】
“什么办法?”沐倾狂原本紧皱的眉头微微舒散开,只要有办法那就还有希望,还差最后一样东西,他们绝对不能就此放弃。
月轻云脸上又是乌云密布,她挠了挠头,叹气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上古神器封天印,只要找到这个东西,就可以保护鲛人族,封天印现在在东海龙族,想要拿到恐怕有些难。”
“封天印!”红鸾惊讶道,传说中封天印消失了很久很久,具体多久她也不太清楚,没想到竟然流落在东海龙族。
“东海龙族?那岂不是和我小龙龙一样的种族。”小龙龙伸手摩娑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花心几人纷纷眨眼,沐倾狂才拿到一个上古神器极乐弓,现在又出一个封天印。
沐倾狂面色冷酷道,“好,我们去东海龙族拿封天印。”
只有拿到这个,月轻云才能有眼泪,才能帮圣轻鸿治好寒体,所以不管如何,他们都要闯一闯。
“你真的要去吗?东海龙族可不是好惹的,他们是东海的霸者,你们人族的人,恐怕很难对付。”月轻云严肃的说,她希望他们考虑清楚,她一个人更加是夺不到封天印的,所以只能大家一起。
但她必须告诉他们,这条路很危险,去不去他们自己选。
“当然要去,我们千辛万苦来这里,就是为了拿你的眼泪,这样才能帮轻鸿改变寒体,让他做一个正常人。”沐倾狂十分坚定的说道。
月轻云看了看旁边一身冷酷又英气逼人的圣轻鸿,笑道,“你就不想要封天印吗?听说封天印拥有很神奇的力量,掌控它的人可以封印天地,颠覆乾坤,成为一方霸主。”
沐倾狂深看月轻云一眼,毫不在意的说,“再厉害的神器也比不上我心爱的男人,我希望他做个正常人,不再被人瞧不起,我们可以随时互相依靠拥抱,永远相守相爱下去。”
圣轻鸿听着这一席话,心里是无限的感动,银瞳深情的盯着沐倾狂,如果他的身体不冰寒,他想把她狠狠抱在怀里,这一生,他可以负很多人,但绝对不会负她。
月浅云看着沐倾狂毫不做作的样子,再看他们俩个深情相视的眼神,心里也是带着感动,他们好像很相爱。
花心也被感染了,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她希望他们永远这么相爱下去。
宇文笙欢清澈的蓝眸直直盯着沐倾狂,主人很爱圣轻鸿,突然间,他心里好羡慕他。
红鸾是知道沐倾狂和圣轻鸿的,只是她没想到,人族中真有这样至真至诚的爱情,让她大开了眼界,她也欣赏沐倾狂不贪封天印,要是有些贪图权利的人,估计拿到封天印就跑了,哪里还会拯救自己心爱的人。
“既然你要去,那我和你们一起去,不过在去之前,我得先解决溪南村村民中毒的事。”月轻云眉头又皱了起来,她得回鲛人族去取草药。
沐倾狂点头,这溪南村有蹊跷的事是应该解决,突然,她眼里寒光一闪,感觉有人正朝他们这里走来。
PS:今天完,大家看书都不收藏咩,都不收藏咩~~~
章节目录 438.再遇凤诗语【8】
沐倾狂转身回头便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最为首的不就是她猜想的凤诗语。
两人眼神相对的瞬间,一阵电光火石,空气也瞬间变得压抑起来。
凤诗语冷冷的盯着沐倾狂,然后看了看圣轻鸿,他们竟然从蚀日荒漠里出来了,这让她心里是深深的震撼。
她早就知道他们去了蚀日荒漠,这段时间,她心里很矛盾。
一方面,她希望沐倾狂出来,因为她都还没有好好教训她,以泄她心里的恨意。
另一方面,她又希望沐倾狂永远不要出来,最好死了,因为她怕自己对付不了她,但她还是希望圣轻鸿能够出来。
她抬头目光带着一些痴迷的盯着全身散发冷酷气息的圣轻鸿,虽然他拒绝了她,但她依然喜欢他,不想就那样放弃。
“三公主,真是好巧。”沐倾狂冷笑道,她不知道上次在日落城的蓝衣女子是凤诗语派的,还是太子圣秦仲派的,她最好不要来惹她,否则,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原来还真是她想买溪南村。
凤诗语也走上前,此时,她脸上已经变得一片柔和,又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哪里还有原本凶狠的神情,让人只觉得是一个柔和的女子。
圣轻鸿自始至终只冷冷扫了她一眼,眼神带着一些警告,她要是敢伤害沐倾狂,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管她是凤临公主还是谁。
“五王爷,好久不见。”凤诗语并没有接沐倾狂的话,而是走到圣轻鸿面前优雅的笑道。
圣轻鸿撇开脸根本不看她,表示不想和她说话。
沐倾狂拉着圣轻鸿的衣袖,似笑非笑的调侃道,“三公主,我家王爷不想和你说话,所以你还是少浪费一些口水吧!”
她话语落,周边响起一阵抽笑声,花心笑得特别欢,她讨厌死了凤诗语,任何想要破坏沐倾狂和圣轻鸿的人,都是她眼里讨厌的人。
凤诗语脸色变了又变,心里恨得咬牙痒痒的,这个该死的沐倾狂,她最好别落在她手里,不然非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苏容面色黯淡的盯着沐倾狂等人,脸上不喜不怒,那双精光闪闪的眸子却显得有些阴测测的。
沐倾狂突然抬头朝苏容看去,这个女人竟然穿着一身黑色道袍,整个人显得阴森森的,特别是那双眼睛,似乎很诡异。
“是你们对溪南村下毒的?你们想在这里得到什么?”沐倾狂见凤诗语气得脸色通红不说话,便先开口了,她可没有时间和他们耽误,她要是没有猜错,那毒肯定是她们下的。
凤诗语眼底深处杀气闪动,衣袖下的手紧紧握着,沐倾狂怎么知道她想要在这里得到什么,难道她也知道溪南村藏着一件宝物。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他们拿去。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是想买溪南村,那是因为我们凤临皇家准备在这里建一座城镇。”凤诗语扬着下巴高傲的说道,眼里带着轻蔑不屑的光芒。
沐倾狂哦了一声,又说道,“可是人家不卖,我劝你们还是去那边建一座城镇吧!”
章节目录 439.再遇凤诗语【9】
说着,沐倾狂伸手指着溪南村不远处的森林,心里却是在冷笑,要建城镇,又不一定非要建在溪南村,建在那边的森林离码头更近,分明就是说谎。
“我们凤临要建哪里关你什么事,你可不是凤临的人。”凤诗语冷冷哼道,这个沐倾狂真是多管闲事。
月轻云很不喜欢凤诗语,还有她旁边的苏容,她心里有感觉,她们是坏人。
“溪南村不会卖的,你们何必赶走他们,是你们对他们下毒的吧,因为没有其它人来过这里。”月轻云往前走一步语气充满了指责,脸色也是冷冷的。
凤诗语朝月轻云看去,嘲讽笑道,“你又算哪根葱哪根蒜,我们人族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鲛人来插手,我还以为鲛人族生活在哪里,原本是在南海水底。”
月轻云脸色微微变,蹙眉盯着凤诗语,她不是公主么,身为皇家的公主应该是知书达礼的,怎么说话这么冷嘲热讽,现在她更加不喜欢凤诗语了。
“溪南村的事我就要管。”月轻云很确定的说。
“溪南村我要定了。”凤诗语很确定道。
沐倾狂扫了扫凤诗语等人,她现在越发肯定,他们是想在这里得到什么,小小的溪南村到底藏着什么宝物。
“我们是不会卖溪南村的,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卖。”这时候安志带着一大帮村民朝村口走来,在看到凤诗语几人后,个个脸上全是愤怒。
“对,我们溪南村坚决不卖。”
“肯定是你们想害我们,别以为这样就能把我们赶走。”
“……”
村民们一个个情绪激动的怒声吼道。
凤诗语看着一个个反驳她的村民,心里的怒气更深,“我是奉女皇的命令来的,我们皇家就要买下溪南村,任何阻碍者,死!”
她又不能直接让这些村民交出神物太虚神甲,那样的话,沐倾狂他们也就会知道,到时候,他们定然会跟她抢,她不想出什么意外。
她现在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应该对这些贱民仁慈,要是前些日子,她下狠手一把火烧掉他们,现在也不会闹出这样的麻烦,真是该死!
“你们皇家就可以随便乱来吗?就不顾忌我们百姓,哪里有你们这样的皇家。”安志恼怒的大声骂道,他隐约知道她们为何而来,就算如此,他也不会将那件宝物给他们。
“就是就是,真是仗势欺人。”
月轻云实在看不过去了,愤怒道,“请你们立刻离开,不要再来马蚤扰溪南村的村民,多做善事才能得善果,做恶多端绝对会没有好下场的。”
凤诗语嘲讽的瞅了一眼月轻云,而后看向旁边的苏容,冷冷道,“苏前辈,你说该怎么办?”
苏容眼神森冷的扫了扫沐倾狂等人,阴笑道,“公主,交给我就行了。”
凤诗语听她这样说,露出放心的笑容,而后退到一边,准备看戏。
“你们不愿意卖,那我们只好毁了这里。”苏容走上前阴森森的笑道,那笑声如鬼魅般,让人毛骨悚然。
章节目录 440.再遇凤诗语【10】
安志等人在看到苏容后,眼里都露出警惕,他们在她身上感应出一股很强的杀气。
“轻云姑娘,倾狂姑娘,你们赶紧离开,我们不想牵连你们。”安志走到月轻云和沐倾狂面前愁眉苦脸道。
月轻云脸上全是义愤填鹰的神情,她摇头道,“我不走的,我不会走的,她们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你们,简直太没有人性了。”
沐倾狂冷冷扫了扫凤诗语,她现在要住这里,自然是不会让凤诗语毁了这里,而且她和她似乎有仇,那她想得到什么,她偏不让她得到。
“你这个坏女人,巫婆,真是要死了!”花心伸手指着苏容泼辣的骂道,她也见不得这种以强欺弱的事情。
苏容阴笑一声,张开双手叽哩呱啦的念着一些听不懂的咒语,随着咒语出,只见地上出现无数的黑蛇,黑蜈蚣,黑蜘蛛,还有一些其它的黑色动物,密密麻麻的朝沐倾狂等人爬去。
沐倾狂双眸里闪着寒光,想必这些东西不仅有毒,可能还会是蛊。
“大家小心些,毁了那些毒物。”沐倾狂冷声喝道,即而运起斗气,双手挥动,纯白的斗气如海浪翻滚般朝地上排山倒海般涌去。
斗气散去后,地上虽然有一些毒物的尸体,但还是有很多不受影响,依然朝他们爬来。
安志看得脸色大变,那密密麻麻的毒物看的头皮发麻,全身汗发都竖起来了。
月轻云走上前,双手抬头,只见她身上散发着圣洁的白光,轻启薄唇道,“以我鲛人圣女之命,神圣的力量助我消灭这些可恶的毒物,攻!”
她念完,一道璀璨的白光朝地上的毒物蔓延而去,刹那间,那些毒物翻滚起来,有些吓月轻云的力量吓得纷纷朝后面倒退。
苏容看着这状况,眼里狠辣光芒一闪,更快的念动咒语,在她的施压下,那些毒物不惧的凶猛冲上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沐倾狂看着地上狂奔的毒物,周身杀气涌动,拿出黑鞭飞身朝苏容冲去,那些毒物都是受这个女人控制的,只要杀了她,那些毒物自然就退了。
圣轻鸿伸出右手,黑剑出现在他手里,他身形一飘也飞向苏容。
其它人纷纷使出力量攻击地上的毒物,黄大川负责带领大家往后退,没有解决毒物前,他们还是先离开比较的好,免得被疯狂的毒物咬上。
苏容见沐倾狂和圣轻鸿同时冲过来后,身上黑色的道袍突然飞了起来,四周阴风阵阵狂啸着,突然,她吹了一声口哨,渐渐,只见一层黑压压的东西由远及近而来,还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叫声,像哭丧一样。
“是死鸦,倾狂,不要被它们咬到了。”圣轻鸿提醒着沐倾狂,这些死鸦很厉害的,只要被咬一口,必定身亡,这个阴森的女人竟然可以使唤这样狠毒的东西。
沐倾狂也注意到了那黑压压的一片,她迅速运起斗气,即而身上犹如披了一层白色的纱衣,斗气将她很完好的包裹着,她收起黑鞭,拿出暗黑魔杖朝那些死鸦横扫而去。
章节目录 441.离开南海【1】
强大暗黑魔杖力量汹涌的冲向那些死鸦,只是那些死鸦似乎并不害怕,依然凄厉的叫着朝他们冲来。
圣轻鸿直逼苏容,他必须解决掉这个恶毒的女人。
黑剑在他力量的催动下,带着毁天灭地的强者气势,他用力一挥,凶猛的力量朝苏容吞噬而去。
苏容在圣轻鸿出来的那刻就感到了强大的危机,所以在他挥剑时,她身子轻盈的退开朝半空中跃去,双手狂乱的舞动,只见她周身出现一道道如火焰形状的黑色气息,在她的咒语下,那些黑色气息发出一声声暴怒的咆哮,犹如猛鬼呼啸般。
圣轻鸿悬浮在苏容的对面不远处,看着她四周浮现的怪异气息,他双眸危险的眯成一条缝,这个女人竟然会邪门歪道的异术,她又是凤临的人,她会不会懂血咒。
苏容见圣轻鸿脸色铁青的盯着她不行动,眉毛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傲然的笑,随即又是叽哩呱啦的咒语,那些黑色如幽灵般的气息如潮水般朝圣轻鸿涌去,同一时刻,她自己也飞身向前冲去,那速度快的犹如鬼魅般。
圣轻鸿嘴角泛着冷笑,高高举起手里的黑剑,运起体内所有的力量,非常霸气的朝前面狠狠一劈。
强劲的黑暗力量如平地一声雷轰炸开,让溪南村为之一晃。
苏容被这重劈的力量击的连连倒退,她咬了咬牙,伸手咬破手指头,将流出的血朝天空中洒去,厉声道,“以吾之命,至死不休的杀死他们!”
她在对那群死鸦下命令,这些死鸦全部是她喂养的,它们体内带着奇毒,还有蛊,要是被咬一口,就算暂时不死也会被毒蛊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死鸦在闻到苏容血的气味后,更是疯狂的朝前面冲。
沐倾狂不断挥舞着暗黑魔杖,魔杖的暗元素力一波接一波的攻向那些死鸦,只是这些死鸦真的很厉害,它们身上的羽毛竟然带着很强的力量,而且还不是软的,而是如钢铁般。
她想用元素力,可又不敢轻易用,要是此时她的血咒又发作,她就任何一点也帮不上他们,所以她只能暂时克制着,不到关键时刻只好暂时不用。
见暗黑魔杖的暗元素力对这些死鸦没有影响,她只好收起来,运起体内的斗气,飞身朝那些死鸦群上空飞去。
“天女散花!”沐倾狂厉喝一声,只见她手心的斗气化成如流星般的星光朝死鸦恶狠狠的冲去。
虽然不能马上将它们一大群全部杀死,但也阻碍了他们前行。
沐倾狂不断使着各个斗技,将斗气最大的力量全部灌输到斗技上面。
“气泡破弹!”沐倾狂杀气腾腾的怒喝一声,只见她两手心浮出无数的七彩气泡,看着这些充满斗气的气泡,她怎么感觉像是原子弹似的,要是有那么强大的轰炸力就更好了,这样定然能将那些死鸦炸的变成秃鸦。
无数的七彩气泡被沐倾狂像扔原子弹一样朝死鸦群里掷去,那一个个彩色气泡拖动的尾巴犹如一柄柄利剑,前端又如夺命的枪子弹。
章节目录 442.离开南海【2】
一大群死鸦被那些气泡斗气攻的四处乱窜,发出一声声更为凄厉的嘶叫声,飞得慢的直接被气泡炸得四分五裂,黑色的羽毛如雪花般飘飘洒洒落下。
沐倾狂全力对付死鸦,圣轻鸿持剑朝苏容身上再次凶狠的劈去。
苏容原本黯淡无光的脸此刻变得更是阴冷,只见她右手一挥,手里出现一柄奇怪的刀,刀的一面是锋利的刃,另一边竟然长着像牙一样的尖角,刀柄的形状竟然似龙头。
只见那柄奇怪的刀身上散发着很浓重的阴暗之气还有邪气。
苏容冷笑一声,无惧的挥着刀朝圣轻鸿劈去,顿时刀气如虹,气势汹汹的对上圣轻鸿手里黑剑散发出来的攻击力。
嘭嘭嘭……
几道如雷贯的声音响起,黑剑和奇刀的力量相撞后,两股力量纷纷朝两边退开,形成巨大的弧度,就连南海上面的水也被这些力量弄得波涛汹涌。
地面更是巨烈的摇晃着。
圣轻鸿退开身子目光冷酷的盯着苏容手里的刀,她的刀竟然那么厉害,连他黑煞剑的力量都能抵挡。
苏容嘴角微扬,精光闪闪的眼里露出狂傲的笑意,她手里的刀可是上古三大邪刀之一的龙牙刀。
其威力是很强大的,岂是一般的剑能够应付的,不过对方手里的黑剑似乎也不是普通之物,看来她是不能掉以轻心,不然今天遭殃的定然会是她们。
地上面一片混乱,黄大川带着安志等人不断后退,那些毒物进攻的速度太快了,就算花心他们的力量再快,那些毒物也能窜过来,最后他们只能一边攻击一边后退,以防毒物跑到他们身上。
沐倾狂看着下面的状态,双眸里闪着凌厉的光芒,那个身着道袍的女人似乎很厉害,她再朝凤诗语看去,只见她悠闲的站在那里,脸上露出看热闹的悠哉表情。
她在心里冷冷一哼,用魔兽空间传音给小龙龙,让他去对付凤诗语。
小龙龙得令后,飞身朝半空中跃去,身形变成黑漆漆的巨龙,而后张开血盆嘴大嘴朝凤诗语咆哮而去。
凤诗语见有魔兽攻击她,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杀了这条黑龙。”
“是,公主。”站在她身边的一男一女持着剑释放自己的斗气,挥剑朝半空中的小龙龙攻去。
凤诗语已经退到一旁,双眸四处扫视着现在的状况,圣轻鸿被苏容牵制着,沐倾狂在对付死鸦,其它人在对付地上的毒物,再朝那些村民看去,她眼里露出像狠辣的笑意,现在正是她下手的好时机。
看准时机后,她趁着所有人作战没时间顾忌她,飞身朝黄大川和安志等人冲去,同时运起体内的斗气,只见两道红色的斗气如火龙般直取最为首的黄大川。
黄大川在看到来势汹汹的斗气后,也释放自己斗尊级别的红色斗气,两道如火般的斗气如两条红藤紧紧缠在一起。
“大家快走。”黄大川一边抵挡着斗气,一边朝后面的安志等人冷冷道。
章节目录 443.离开南海【3】
安志没想到凤诗语会直接杀过来,有一瞬间的傻眼,而后示意大家赶紧的撤退,现在情况这么混乱,他们在这里也帮不了忙,要是让凤诗语抓住他们,还会成为威胁轻云姑娘他们的把柄。
凤诗语见他们敢跑,眉宇间出现一抹厉色,双眸杀气腾腾的瞪着黄大川,这个该死的男人,敢破坏她的好事。
黄大川挥动双手,强劲的斗气一刻不停的攻击着凤诗语,这个公主还真是嚣张。
凤诗语一边应付着黄大川的斗气,另一边暗暗抛下一只虫子,凤临帝国的蛊可不是普通的东西。
就这样,在他们互相使用斗技的时候,一只黑色的虫子悄无声息的朝黄大川爬了过去。
“啊………”黄大川突然身子一阵痉挛,即而朝地上跪去,发出哀嚎声。
凤诗语收起自己的斗气,扬着下巴高傲的说,“跟本公主斗,你还嫩了一些。”
语落,她朝前走去,嘴角泛着阴狠的笑,暗暗运起斗气,一掌重重击向黄大川的头。
黄大川正被体内的虫子折腾着,当头顶那一掌来时,他根本没法躲避,只能硬生生的接下,也就是这一掌,他活了三十几岁的生命就此结束。
倒下时,他双眸瞪得大大的,似乎非常的不甘心。
半空中在对付死鸦的沐倾狂在看到这一幕时,只感觉胸口一阵血气涌动,双眸里布满了浓浓的恨意,鼻子有些酸酸的。
黄大川虽然不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但从蚀日荒漠里出来后,她已经把他当成一个朋友,她还以为,他会跟他们一起闯东海,没想到现在竟然……
“凤诗语,我跟你誓不两立。”沐倾狂怒声咆哮着,手下的力量越来越狠,双眸也杀得一片腥红,看着面前的黑色死鸦,她真把把它们一只只全部吃了。
圣轻鸿在听到沐倾狂的怒吼声后,英俊的脸变得如千年寒冰般,手里的黑煞剑速度越来越快,周身也释放着强劲的暗元素力。
苏容其实是打得有些吃力了,但她不能表现出来,那样她就会输,这次的任务,她绝对不能败,她一定要让凤诗语拿到太虚神甲。
凤诗语朝半空中的沐倾狂不屑的看一眼,一脚踢开黄大川的尸体朝安志等人高傲走去。
安志在看到黄大川倒在地上后,脸色全是愧疚还是悲痛,要不是他们,也就不会害他失去性命,再看凤诗语,她正一步步紧逼而来。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毁了这件太虚神甲。”安志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用布包起来的东西,随即他将布打开,只见一阵金光绽放开来,一件叠得整齐的衣服出现在他手里。
凤诗语在看到太虚神甲后,双眸里露出精光,这就是她要的东西,她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个老家伙终于舍得拿出来了。
“早拿出来,也就不用闹出这么多事。”她冷冷的嘲讽道,一步步朝安志走去,这件宝物她是势在必得,谁也休想阻挠。
章节目录 444.离开南海【4】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毁掉它。”安志见凤诗语还敢来,语气有些不稳的颤抖道。
凤诗语突然狂妄的大笑起来,眼里全是轻视,太虚神甲可是万物不侵,他一个小小贱民也想毁掉它,真是做白日梦,是把她当白痴么。
安志见凤诗语一步步逼来,脸上的肌肉抖动着,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得到这件宝物,这样想后,他咬了咬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拿着太虚神甲朝天空中抛去。
这一瞬间,所有人全部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件飘上天空中的太虚神甲。
凤诗语心里一怒,愤恨的瞪安志一眼,飞身朝半空中跃去,但有一个人速度比她更快,那就是沐倾狂。
那件金色的衣服一看就是非普通物,凤诗语想要,她偏偏不让她得逞。
毕竟沐倾狂本身就在半空中,所以速度比凤诗语要快很多,最后太虚神甲也落入她的手里。
凤诗语岂会甘心,她挥着拳头朝沐倾狂身上揍去,不管如何,她是一定要拿到太虚神甲,就算她没拿到,也不能让沐倾狂这个丑女得了去。
沐倾狂正想找凤诗语报仇,她冲过来正好给了她机会,她千不该万不该杀了黄大川。
“啊………”沐倾狂运起斗圣的斗气集聚到拳头上,一个铁沙拳斗技直击凤诗语的胸口。
凤诗语因为太心急,一心只放在抢太虚神甲上面,完全忘记沐倾狂已经是斗圣的境界,因为她现在已经无法冷静淡定,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抢回太虚神甲。
那一个铁沙拳下去,沐倾狂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凤诗语的身子也犹如落叶般朝地上跌去。
苏容见状,脸色大变,冷瞪圣轻鸿一眼,飞身以超快的速度将凤诗语接住,而后朝远处跃去,示意其它人也赶紧的走,她双眸里全是懊恼,这一仗,她们已经输了。
那些死鸦和地上的毒物在看到主人走了后,竟然也快速的撤退。
沐倾狂拿着太虚神甲快速朝地上飞去,而后奔到黄大川身边,虽然没有过多情谊,但毕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
“黄大川,黄大川……”她走过去低声的叫道,而后看向红鸾,“红鸾,你看他还有没有救?”
月轻云满脸悲伤的比红鸾更快的冲过去,她拿起黄大川的手把了把脉,嘴巴微微颤抖,声音带着哭腔道,“他没有救了。”
沐倾狂手里的太虚神甲砸落在地,眼睛有些酸涩,他都已经出了蚀日荒漠,他都还没有跟他的朋友炫耀他走出了蚀日荒漠,他怎么可以就死了呢。
其它人也是一脸的悲伤,虽然和黄大川交情不深,但从蚀日荒漠里出来,大家多多少少是有些感情的,现在看着他就这样死了,哪一个心里不难受。
“倾狂……”圣轻鸿走到沐倾狂旁边蹲下轻轻的唤道,他知道她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但生死有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