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沐倾狂眼底深处带着一抹质疑,她总感觉这个村子有些怪,而那个安志虽然是那样说,但她就是觉得他好像不喜欢他们在这里住,估计是怕他们真的会伤害他们,才会心不甘情不愿的让他们留下来。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起,嘴角带着深不可测的笑,“你觉得呢?”
“讨厌,人家就是觉得不对才问你的嘛!”沐倾狂扬起下巴瞪着黑溜溜的眸子鄙视他。
圣轻鸿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心底一片柔软,薄唇微扬,露出迷人又尊贵的笑意,说,“看来我们想法是一样的,这个村长见我们进来,怕的应该不止是我们会伤害他们,好像还在防着我们做其它事。”
“我觉得也是。”沐倾狂笑道,其实安志完全不用那样谨慎的防着他们,他们又不会偷抢他们的东西,也就是付钱住几天罢了。
圣轻鸿侧身借着海上的明月直直盯着沐倾狂,能够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真好。
“轻鸿,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拿到眼泪。”沐倾狂扬着红唇娇俏的笑道,她伸手拿起他修长如玉的手。
圣轻鸿将手抽了回去,此时海边海风很大,夜晚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出了蚀日荒漠后,他的身体又恢复了冰寒。
沐倾狂对于他不让她拉手非常不满的鼓着脸。
圣轻鸿浅浅的笑,银瞳里波光闪闪,柔声道,“很快我就能让你想拉就拉,想抱就抱,相亲就……亲……”
说到后面,他暧昧的眨下眼,嘴角的笑容充满了魅惑,妖艳又迷人。
沐倾狂高高挑着眉毛,扬着下巴挑衅道,“谁要亲你了?”
“当然是沐倾狂亲圣轻鸿。”圣轻鸿笑眯眯道,冰冷的心渐渐温暖起来。
“脸皮真厚!”沐倾狂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双眸里却含着一抹明媚的笑芒。
章节目录 426.鲛人族圣女【6】
“脸皮真厚!”沐倾狂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双眸里却含着一抹明媚的笑芒。
“要不圣轻鸿亲沐倾狂也可以。”圣轻鸿一脸无赖带着一些痞气道,银瞳里闪着柔和慑人心魂的明媚笑意。
沐倾狂傲然的盯着圣轻鸿,突然踮起脚尖朝他的唇上霸道的吻去。
“嗯……”圣轻鸿被吻低低嗯了一声,他想推开她,但沐倾狂却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不放手,趁着他挣扎的瞬间,她舌头灵活的闯进他嘴里调皮的肆意四处添着,这让圣轻鸿犹如被一道电击过般,全身酥酥麻麻的。
他很不想推开她,但终究不想冷着她,便用蛮力将她拉开,戏谑的笑道,“倾狂,你这是耍流氓!”
沐倾狂伸出舌头添了添红唇,动作妖娆又迷人,黑溜溜的眸子里闪着痞痞的邪气的光,狂妄道,“错,本姑娘这不是耍流氓,而是做流氓。”
“……”圣轻鸿嘴角微微抽搐,做了流氓还敢如此理直气壮,可是他为什么会觉得她此时的模样太有爱了。
“等我寒体好随时欢迎你做流氓。”他眨了眨眼勾唇邪气的笑,银瞳里带着流氓似的光芒。
沐倾狂挑了挑眉,伸手勾起他的下巴,带着调戏意味的霸道说,“以后只准本姑娘一人对你做流氓,不准让其它任何女人碰你,不然,嗯哼!”
她的话里充满了威胁,他要是敢让别的女人对他做流氓,看她怎么收拾他!
圣轻鸿卟噗的笑了起来,银瞳里充满了宠溺的光芒,然后很确定的说,“圣轻鸿这一生只给沐倾狂碰。”
沐倾狂满意的笑眯起眼,而后拉着他的衣袖朝溪南村走去。
翌日清晨,沐倾狂清醒时听到外面鸟儿欢快的叫声,房间里也是很清新的空气,她朝敞开的窗户看去,阳光明媚,又是一个艳阳天,没想到他们真从蚀日荒漠里走了出来,她细细打量着圣轻鸿。
关于是如何打败那个骷髅首领的,圣轻鸿已经全部告诉她了。
她没有想到圣轻鸿会那么厉害,只要他出手,似乎没有解决不了的事,那天幸亏有他,不然他们恐怕会被那些骷髅带走,下场还不知道会怎样,而且还会耽误很多时间。
“怎么不多睡一会?”圣轻鸿睁开慵懒的银瞳笑盯着她,他们好不容易从蚀日荒漠里出来,他希望她多休息。
“本来想多睡的,但看着你绝美的轮廓,我睡不着了。”沐倾狂侧身一手撑着下巴俏皮的说道。
圣轻鸿挑眉,俊美的脸下全是自责,叹气道,“唉,原本长得好看也是一种错。”
“切,你少臭美了,自恋!”沐倾狂笑骂道,不过他真的长得很好看,是她见过所有的男子里最好看的。
“村长,村长……不好了,又有人发病了……”
沐倾狂和圣轻鸿听着外面的声音同时坐了起来,昨天刚来时,安志和轻云的谈话似乎在说他们村子里的人生病的事。
PS:前一章后面有修改,这一章连不上的翻回去看一下前章的后面。
章节目录 427.鲛人族圣女【7】
沐倾狂和圣轻鸿听着外面的声音同时坐了起来,昨天刚来时,安志和轻云的谈话似乎在说他们村子里的人生病的事。
两人快速整理衣服走了出去,院子里,安志正和两个村民在说着什么。
“村长,发生什么事了吗?”沐倾狂走上前问道,他们的脸色都很凝重,似乎发生了很严重的事。
安志看了看他们,重重叹了口气,愁眉苦脸道,“十天前,我们村子里突然有人上吐下泻,之后便是好几个人,最后他们吐了血,我们请了大夫,但都查不出是什么病或者毒,而后吐血过多的人死了,前些天,轻云姑娘给我们送了草药,我们煎了药喝后竟然不吐也不泻了,原本以为全部好了,哪知道今天早上又有人犯了。”
沐倾狂和圣轻鸿对视一眼,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想要害他们。
“村长,怎么办?轻云姑娘给的药草昨天全部熬药给大家吃了,哪知道还是有人再犯,这可怎么办才好。”前来报信的村民满脸焦急的说道,他们溪南村的人并不多,只有几十户人,大家都是很和睦的相处,现在其它人有难,他们心里都是很担忧的。
安志眉头紧紧的锁着,摇头叹气道,“先叫大夫去看看,轻云姑娘不是我们村的人,我们又不知道她住在哪里,现在也无法去找她帮忙。”
沐倾狂眼神闪了下,看来这安志也不知道那个轻云的下落。
“我们跟你去看看。”沐倾狂淡淡的笑道,反正他们又不需要去找鲛人族,不找点事做,还真不好意思一直缩在这院子里。
圣轻鸿侧身朝旁边的黑虎看去,银瞳闪了闪,淡淡道,“黑虎,你们几个去找鲛人族的下落。”
黑虎毕竟跟了圣轻鸿那么久,他的眼神,他也差不多明白什么意思,连声说好,便带着黑豹黑鹰朝外面走去。
宇文笙欢见沐倾狂和圣轻鸿要去看这里生病的村民,便快速跟上去,反正主人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喂,你去干什么呀?”花心突然跑到宇文笙欢面前,张开双手挡着他。
宇文笙欢被挡,蓝眸眨了眨,可爱的笑道,“主人去看病人,我当然也去。”
语落,他伸手拿开花心张开的手朝前面走去,花心在后面炸毛了,她快步跑上前,伸手揪着宇文笙欢蓝色的长发。
“啊,你为什么揪我头发?”宇文笙欢停下步伐,美如玉般精致的容颜上全是委屈,蓝眸里闪着纯净又无辜的光。
花心一手插腰一手揪着他的蓝发,板着脸强势道,“谁让你刚刚推开我的手就走,我都还没有说话呢!”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宇文笙欢那清澈的蓝眸,精致的容颜,可爱的笑容,她心里就想着欺负他,这真是一件极好玩的事。
“……”宇文笙欢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她要不要这么霸道。
“幼稚。”从后面走过来的红鸾面色淡淡的轻哼一声,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章节目录 428.鲛人族圣女【8】
“喂,你说谁幼稚呢?”花心鼓着脸冲红鸾的背影吼道,这只臭鸟,就知道装酷。
红鸾回头,火红的眸子直直盯着花心,傲然的挑衅道,“我不叫喂,我叫红鸾。”
“你,你这只臭鸟……”花心跺着脚骂道。
红鸾不以为然的哼道,“那你就是一只臭精灵。”
花心脸色微变,急得满脸通红,眼睁睁的看着红鸾离开,旁边的宇文笙欢看着花心吃憋的样子,控制不住笑了起来。
“笑笑笑,笑你个头………”花心见宇文笙欢取笑她,漂亮的小脸上更是恼羞成怒,伸手朝他的头上打去。
宇文笙欢立刻双手护头着,蓝眸可怜兮兮的盯着她,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凶,还是主人好。
“还敢瞪我,我再给你几个爆炒粟子。”花心双眸瞪大,他竟然还敢瞪大,今天她就要好好欺负他。
宇文笙欢见花心还要再打他,飞身朝沐倾狂快速跑去,气得花心在后面大吼大叫。
小龙龙三个均是各自摇头,在心里大呼一声,幼稚!
沐倾狂在安志的带领下,几人来到一户村民的家里。
“村长,这可怎么办,我家老伴又犯病了。”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上还带着泪痕,很明显是刚刚大哭过。
安志朝床边走去,只见床榻上躺着一个中年妇人,妇人双眸紧紧闭着,脸色一阵惨白没有半点血色,就连唇也是苍白的。
“先前的药,你家里还有没有?”安志凝重道,大夫开的药似乎没有多大的效果,他们的病会好,完全是依靠轻云姑娘送来的草药,但她每次的草药并不多,所以没有积留的。
“没有了,上次我们俩个全部喝了。”中年男子叹气道,今天一大清早,老伴突然又吐又泻,折腾了许久,最后昏睡了过去才停下来。
安志脸上布满了忧愁,现在又找不到轻云姑娘,他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们怎么会生这样的病?”沐倾狂问道,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是传染,要是传染他们也应该懂得避开,既然他们大家都犯过,那就是说明他们吃了同样的东西,难道他们的水被人下毒了?
安志摇头,一脸沉重道,“十天前这个病才开始的,都不知道为何会生这种病,我们也检查过水,井水没有问题。”
沐倾狂和圣轻鸿同时挑眉,井水没有问题,那他们怎么会全部生一样病。
“会不会是瘟疫传染?”沐倾狂问道。
“应该不是,当时几户人家隔很远,都同时犯病,接着越来越多,看来还是得找轻云姑娘问问,她可能懂。”安志现在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轻云身上,只是她昨天刚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犯病的村民能不能再撑几天。
沐倾狂也疑惑不解了,水没有毒,也不是传染,他们怎么会一个个发病,那个轻云又怎么会知道治这种病?
安志没有办法,便让大夫先开几副药给犯病的人,然后再观察情况。
章节目录 429.鲛人族圣女【9】
“村长,你们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沐倾狂问道,她不相信会有人无缘无故要害他们,现在可以很肯定,绝对是有人在背后下手,不然他们是不会犯病。
安志微微愣了下,思虑了许久,见沐倾狂他们确实是没有其它意思便开口道,“一个月前,我们溪南村突然来了几个打扮很尊贵的人,他们说想要买下我们溪南村的地,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自然是不卖的,那些人一直不走,但我们坚决不卖,最后他们走了。
之后,过了几天,他们又来了,还说出先前的双倍钱买下来,我们全村人一致还是不卖,最后双方闹得很僵,他们那天走后便没有再来过。
你的意思是,是我们不卖地得罪了他们,所以他们要害我们全村的人,最后独占我们溪南村!”
沐倾狂微微笑了起来,双眸里闪着一抹精亮的光,听安志这样说,溪南村的村民犯病绝对和那几个人脱不了干系,只是她好奇的是,这溪南村在南海码头附近,是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庄,怎么会有人出高价买。
她免不了会想到,这里肯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不然那些人不会出那高价来买一块荒地。
“村长是聪明人,听你这样一说,很明显这件事和那几个人有关,你可知道他们是哪里人?”沐倾狂笑着问道。
安志想了想,无奈道,“他们是乘船来的,有三女两男,最有权威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他们应该是凤临帝国的人。”
凤临帝国?沐倾狂眼神闪了闪,凤临帝国的人乘船过南海跑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来买一个小村子做什么,现在她越发肯定这个溪南村不简单。
最有权威的是一个女子,是什么样的年轻女子会跑到这里来。
“你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吗?”沐倾狂继续问道。
安志想了一会后说道,“我只对最为首的女子很有印象,浓眉大眼,端庄大气,全身洋溢着非凡的气质,一看便是贵族小姐。”
这样听后,沐倾狂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凤诗语,她记得当初在母后的宫殿里看到凤诗语,她给她的就是这样的感觉,难不成真会是她?
她买溪南村做什么,她想从这里得到什么。
“你们最近要好好注意,看看村庄里有没有其它人出现。”沐倾狂交代着安志,如果那些来买村庄的人出现,他们还可以当面对质,如果他们一直躲在背后下毒,他们还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们。
安志脸色凝重的点头,看来他得密切留意一下才行,可能是有人闯进了他们村庄趁他们不注意下了毒,又或者是他们村庄出现了叛徒?
但他觉得叛徒不可能,他们几十户人都是非常友爱相处的,怎么可能背叛。
“你们谁会懂看毒,能不能帮他们检查一下?”沐倾狂侧身抬头看着红鸾等人说道,她想他们应该是被人下毒了,凤临帝国的人擅长用蛊,也肯定懂得用毒。
章节目录 430.鲛人族圣女【10】
花心跨步上前,古灵精怪的笑眯眯道,“让我来试试,我们光系精灵是可以治愈的。”
沐倾狂退开让花心坐在床边。
花心坐下后,双手合十念着咒语,渐渐,她身上散发着一股闪闪发亮如星星的小光点,小光点迅速朝床榻上的妇人身上钻去,随即妇人身上泛着一层晶莹圣洁的白光。
等了许久,花心才停止念动咒语,她们俩个身上的光芒都瞬间消失。
“一会再看看她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花心咧嘴甜美的笑道,希望能够有效果,可以帮到他们,看着他们受病痛折磨,她心里也是很难受。
“多谢姑娘了。”中年男人感激的说道。
沐倾狂看了看床榻上的妇人,拉着圣轻鸿带着众人离开。
“村长,如果不介意,我们想参观下你们村子,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沐倾狂目光清明的笑道,反正他们待在这里也没有事做,不如帮他们找一下犯病的起因。
“这个可以的。”安志淡淡的笑道。
沐倾狂拜别安志后,带着众人在溪南村里闲逛起来。
另一边,月轻云在下了南海后摆动鱼尾朝南海底的深处游去,清澈的海水深处,她身子优美的在游动,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如铃铛般的清脆笑声。
在游到南海底最深处时,她念动一个咒语,身上光芒一闪消失在原地,进入了水下城。
她们鲛人族生生世世生活在南海的水底下,水下面有一座很大的水下城,人类根本找不到,因为入口有一层透明结界,没有人能够发现,就算发现结界也未必进得去。
月轻云穿过结界后,里面是一座漂亮又圣洁的都城,看起来像一个世外桃源,宁静而美好。
“圣女,你回来了,女皇好像在找你。”
月轻云化成丨人身刚走进鲛人族的都城门口,便有一名身着白袍的侍卫走到她面前恭敬的说道。
月轻云眨了眨眼,温和笑道,“我知道了。”
语落,她朝都城的女皇殿走去,沿路上看到她的族人纷纷朝她打招呼,对她露出很尊敬的笑容。
她是鲛人族的圣女,在鲛人族的地位仅次于鲛人女皇。
穿过街道,月轻云走进一座华丽的白色大殿,大殿外面是清一色如雪般的纯白,墙上壤了很多夜明珠和一些耀眼的珍珠,看起来雍容又华贵。
“圣女……”沿路的侍女在看到月轻云后纷纷浅笑的行礼。
月轻云对她们也露出礼貌般的笑容,而后朝大殿的主殿走去。
“母后,我回来了。”月轻云走进主殿后欢快的叫道。
随着她的出声,一道高挑的白色身影从偏殿里走了出来,女人穿着一件纯白上好绸缎的拖地长裙,一头青丝盘在脑后,发中别着珠花簪,头顶带着一个白色的凤冠,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三十岁的样子,精致的五官没有任何妆容,但也称得上绝色。
她不是别人,正是月轻云的母后,鲛人族女皇月碧瑶。
章节目录 431.再遇凤诗语【1】
“轻云,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离开鲛人族去人族的地盘,你怎么每次都跑出来,你不要忘记你是鲛人族的圣女,要是你出了事,连累全族的人怎么办?”月碧瑶走上前神情严肃的冲月轻云说道。
月轻云抿了抿唇,脸上是一副做错事的认错模样,在看到月碧瑶的脸色好看一些后,她才拉着她的手,温柔的笑道,“母后,我可是鲛人族圣女怎么可能让别人轻易伤害我,我只是看那个小村庄的人生病了,便想着帮下他们,我作为圣女,本就应该慈悲为怀,乐于助人,这样才能为鲛人族积更多的福气。”
“你呀,你就知道给我贫嘴,以后不准再出鲛人族。”月碧瑶先是一笑,而后脸色变得冷沉。
圣女就是她们鲛人族的福星,只要她一直好好的,鲛人族便能一直平安繁荣昌盛下去,所以她不允许她出任何事,她也舍不得她被人欺负。
这丫头心思单纯,一看到需要帮忙的人便会主动上去帮别人。
她一点也不愿意她去帮人族的人,她们从来不和人族的打交道,帮他们做什么,她们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母后,我可能还要再出去一趟。”月轻云拉着月碧瑶的手乖巧的撒着娇,也不知道溪南村的村民有没有完全把病除了,还有那个少女,她不是要她的眼泪么,那她肯定会一直找鲛人族。
可是她又没有眼泪,她应该怎样才能帮她呢?
月碧瑶的脸又沉了下去,她抿了抿唇,很严厉的说,“不准出去,难道你要置族人的安危不管吗?你要是出一点事,整个鲛人族的人都会遭殃。”
月轻云抿了抿唇,脸上是为难的表情,她当然希望族人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
“母后,我想问下,为什么我会没有眼泪?”月轻云眨巴着灵动的眸子很认真的问道。
月碧瑶的神情微微绷紧,在心里深吸了口气,面色平静的问道,“你怎么又好奇这个了,不是和你说过,你天生就是没有眼泪的。”
月轻云伸手摸了摸头,愁眉苦脸的说道,“可我也是一个正常的鲛人,怎么会天生没有眼泪?”
她还是有些不相信,每次看到感动的事,遇到伤心难过的事,她都会哭,但却一直流不出眼泪。
那个少女他们好不容易从那么危险的蚀日荒漠里跑出来找她的眼泪,那说明他们是真的很需要眼泪。
“轻云,你不要忘记,你是鲛人,同时是鲛人族的圣女,这就证明你是特殊的,所以你没有眼泪,也是很正常的。”月碧瑶语重心长的说道。
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月轻云也有眼泪,只不过被她封印了起来,因为她不能哭,这关系着她们鲛人族的生死存亡。
月轻云嘟着嘴巴,脸上全是烦恼,那个少女没有拿到眼泪,应该是不会轻易离开,看来她还是得想想办法帮他们。
“母后,可是我还是希望我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哭的时候也能哭出眼泪,这样好发泄。”月轻云眨了下眼睛故意这样说。
章节目录 432.再遇凤诗语【2】
对她来说,没有眼泪这件事她早就慢慢习惯了,只是如今想到要帮人,她还是希望自己能流出几滴眼泪,这样就能帮他们解决困难。
“轻云,没有眼泪是一件好事,我也不希望你哭,希望你每天都开心快乐。”月碧瑶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当初得知月轻云是圣女时,她也没有办法,只好封了她的眼泪。
月轻云微微撅嘴,而后不再和月碧瑶讨论这个话题,她知道,母后是肯定不会告诉她的,既然如此,她就只能悄悄去找长老了。
“海长老,轻云来看你了。”月轻云提着一盒糕点走进一座像祠堂似的院子里。
只见院子中央的地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袍满头白发的老者,老者是鲛人族最高的长老海易。
月轻云走上前见海易在打坐,便乖巧的提着糕点朝院子里的石桌走去,放下东西,双手撑着下巴安静的盯着海易。
她在想,她问他,他会不会告诉她,她总觉得母后似乎瞒了她什么事,她想那些事肯定和她的眼泪有关系。
等了好一会,地上的白发老者才眼开眼睛,轻轻的吐了口气后,他站起身子,笑眯眯的朝月轻云走去。
“圣女,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海易捋着白花花的胡须打趣着月轻云。
月轻云冲他甜甜一笑,打开糕点的盖子,笑意盈盈道,“海长老,这些都是很好吃的糕点哦。”
海易探着脖子瞅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即而坐在月轻云对面。
“圣女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不用拿这糕点来收买本长老。”
“海长老,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说呢,我是想着好些天没有来看你了,所以就带着一些糕点过来。”月轻云脸上始终是甜美温柔的笑意。
海易哪里不了解月轻云,他狡黠的笑道,“不管你因何而来,这些糕点还是谢谢你有心准备。”
月轻云笑着摇头,而后将糕点全部端到桌子上,刹那间,一股诱人犯罪的香味扑鼻而来。
海易毫不客气的拿着品尝起来,几口过后,口齿模糊不清的赞赏道,“嗯,不错,的确是好糕点。”
月轻云等到他吃了几个后,才笑悠悠的说,“海长老,俗话说,吃人嘴软,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事。”
“圣女想打听什么事?”海易蹙着眉毛一边吃着糕点一边问道。
月轻云浅浅一笑,道,“海长老,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没有眼泪,要怎样才能有眼泪?”
原本吃糕点的海易在听到这话后,手和嘴巴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他满意严肃的盯着月轻云,淡淡道,“圣女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我想要眼泪。”月轻云直接说道。
海易微微愣了愣,随即不解的问道,“你要眼泪做什么?”
“帮别人呀!”月轻云淡若轻风的笑道。
海易的眉头蹙得更深了,帮别人需要她的眼泪么,更何况,她根本没有眼泪的。
“这个可能没有办法,你天生没有眼泪。”他一本正经的说。
章节目录 433.再遇凤诗语【3】
月轻云抿了抿唇,清澈的双眸里闪着深意的笑直直的盯着海易。
“海长老,我是鲛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眼泪,你就不要隐瞒我了,你和母后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我的眼泪很恐怖吗?”月轻云眨巴着眼睛很好奇的问道,小时候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看着别人哭都有眼泪,她却没有。
海易撇开脸眼神闪了闪,他不知道该不该说。
“海长老,求你告诉我好吗?我真的要用眼泪救人。”月轻云拉着海易的手腕脸上全是乞求。
海易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圣女是整个鲛人族最善良的,正因为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她才有资格被天命为圣女,只是每一界圣女都有圣女的使命。
“你一定要眼泪?”他脸色凝重道。
月轻云重重点头,她想帮他们,如果可以,她还想帮那个少女解血咒,这样她就不用去挖别人的心脏,那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她打从心里不愿意看到。
毕竟那个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也很无辜,要怪只能怪下血咒的人,人族中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难怪母后总是不让她去人族,免得被人伤害。
“你可知道,要是你有眼泪,我们鲛人族就会遭殃。”海易语重心长的说,这也是为什么要封印每一个圣女眼泪的原因。
月轻云脸色微微变,有些呆呆的,如果流眼泪会伤害自己的族人,这是她很不愿意看到的。
她的使命就是守护鲛人族,不让鲛人族受到任何伤害。
如果因为她流眼泪伤害自己的族人,那样她会内疚自责死的。
可是他们又需要眼泪,她不帮忙,心里又非常的过意不去。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让我既可以流眼泪,又能保护族人。”月轻云愁眉苦脸道。
“我们鲛人族世世代代生活在南海底下,如果你流眼泪,我们全族的人将会被南海的水封印在这里,变成活死人。”海易深深叹了口气。
月轻云惊叫一声,脸色刷地惨白,变成活死人,这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她不要她的族人这样。
对她来说,鲛人族在她心里永远排在第一,没有人能够代替的。
“你还要掉眼泪吗?这也是为什么历代圣女都不能哭的原因。”海易脸色严肃的说道。
月轻云不断摇头,不管如何,她是不会把鲛人族放在危险里,她喜欢鲛人族,大家和和睦睦相处,很温馨。
“海长老,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月轻云还是有些不死心,任何事情既然发生,应该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海长老摇头,其实办法是有,但是太可能,似乎也不可能,所以没有必要告诉她。
“不可能,肯定会有的,你告诉我好不好。”月轻云一看海易的神情便知道肯定有,只是会很难的吧!
“圣女,你为何一定要帮他们?”海易蹙眉道,这丫头怎么会这么单纯又善良,只要遇到人有危险便会伸出援手。
章节目录 434.再遇凤诗语【4】
月轻云站起身子,清丽的脸上闪着灿烂的笑意,“我记得从我被天命为圣女的那刻起,我就知道自己要慈悲为怀,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帮助需要帮忙的人,做善事可以积福,我希望上天永远保佑我们鲛人族,世世代代都能平安下去。”
现在只要还有希望,在不伤害族人的情况下,她还是想帮那个少女。
如果那天她没有遇到她,她不知道这件事,自然就不会帮她,但她遇到了,那说明她们有缘份,所以她必须想办法帮他们。
海易连连叹了好几口气,眼里露出满意的笑意,他经历几代圣女,唯独月轻云是最真诚善良的。
“只有找到上古神器封天印就可以帮助鲛人族,这样你流眼泪,我们鲛人族也不会出事。”海易说道,鲛人族的祖先当初不知道怎么就触犯了天神,最后被诅咒,要是鲛人圣女流眼泪,鲛人族就将被封印起来。
封天印是上古神器,拥有很神奇的力量,只要是把它放在鲛人族的祭神台,自然能够抵挡那个诅咒,只可惜,这件上古神器并不是谁想拥有就能拥有的。
“封天印?”月轻云惊呼一声,这个她还是知道的,这封天印不是在东海龙族吗?想要拿到可能有些难。
“对,它现在被东海龙族霸占着。”海易捋着胡须道,鲛人族早就派人去东海龙族取过,但都没有得手。
这封天印又不是东海龙族之物,所以他们鲛人族也想抢过来,这样就能护鲛人族永远平安,他们也不用再提心吊胆,哪一天又会发生其它诅咒,那样他们鲛人族就要完蛋了。
月轻云吐了口气,然后感激的笑道,“海长老,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得去找那个少女,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她的眼泪,那就去找封天印,这样她才能够流出眼泪,才能帮她们,她一个人去找封天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得到,他们看起来似乎也不是普通人。
海易一看月轻云的神情便知道她心里的打算,这丫头虽然单纯,但心思却也细腻。
“你不要轻举妄动,这件事最好和女皇商量下。”海易语重心长的嘱咐她。
“嗯,我会和母后说的。”月轻云可爱的笑道,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东海龙族可比她们鲛人族要强大很多。
月轻云回去后并没有去找月碧瑶,第二天她又悄悄的出了鲛人族,上了南海后,她迅速化成丨人身激动的朝溪南村奔去,因为太兴奋又激动,一时忘记周边的森林里正站着几个人。
“公主,是鲛人,那个女子竟然是鲛人族的。”一道沙哑的女声带着一些激动。
而被她叫公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凤临帝国三公主凤诗语。
凤诗语一身碧绿的翠烟衫,肌肤似雪,眉目如画,双眸直直盯着月轻云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微扬起,冷冷笑道,“她好像去溪南村了,看来上次的病应该是她治好的,该死的,竟然破坏我的好事。”
章节目录 435.再遇凤诗语【5】
“公主,肯定是她破坏的。”
说话的声音依然很沙哑,她叫苏容,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脸色看起来黯淡无法,像个没精神的人似的,但她的双眸里却是精光闪闪,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
她是凤临帝国皇家的巫师,精通很多奇门异术。
“苏前辈,看来要先解决她,我们的计划才能成功,母后可是很喜欢这件宝物,所以……”说到这里,凤诗语侧身笑意盈盈的盯着苏容,而后又冷声道,“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这次她亲自出来,就是为了拿到那件传说中的宝物,要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