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6】
它要是敢动,他保证它想要的绝对得不到。
“停,想要我放了她可以,我要你死,我要你的身体。”森蒙提着昏迷的沐倾狂退到一边,手里的镰刀按在她的脖子上,双眸里泛着残暴的厉光。
这个男子的实力似乎不可小觑,它没有太多时间和他战下去,那样到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它。
它现在要借用手里的臭丫头让他乖乖就范。
圣轻鸿双眸危险的眯起,冷峻的面容冷若冰霜,他看了森蒙一会,冷笑道,“你觉得可能吗?”
语落,他飞身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他死了,谁来守护倾狂,所以他是肯定不会死的,同时也会把她救出来。
森蒙眼神闪了闪,眼里全是暴怒,他竟然还敢冲来,这个该死的人类,他是不是以为它真不敢动手里的臭丫头,现在只要它的手微动,它就能让她人头落地。
圣轻鸿才没有给森蒙太多的时间思虑,他手里的黑剑在他的力量催动下,散发浓厚的死亡之气。
自从他昏迷前体内出现那股怪异力量后,到现在,竟然一直都在。
而且他还感觉,他体内似乎有一个力量源泉,他力量不足时,那个源泉便会不断给他补充力量,让他时时刻刻都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还是他不懂的力量。
虽然如此,但他用起来却是得心应手,这让他很是奇怪,难道那股力量跟他的寒体有关系?
森蒙冷着脸瞪着冲过来的圣轻鸿,再加上他黑剑上汹涌的死亡气息,竟然让它打从心里有一丝恐惧,似乎他才是统治黑暗力量的王。
圣轻鸿的速度很快,黑剑没有到森蒙面前时,一股黑色的力量便如流星划过般朝森蒙快准狠的头颅射去,在森蒙躲避的瞬间,他加快速度飞身而上,手里的黑剑重重劈了下去。
森蒙没想到圣轻鸿的速度会那么快,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近了身。
圣轻鸿这样的速度,让它不惊讶肯定是假的,所以它惊讶时,圣轻鸿顺手就将沐倾狂从它手里强势的抢了过去。
“敢碰我的女人,死!!!”
圣轻鸿低垂着眸子,面目柔和的盯着怀里的沐倾狂,说出来的话却带着毁灭的霸气。
森蒙莫名一惊,怒啸一声,挥着手里的镰刀朝圣轻鸿狠狠砍去,同时运起一股雄厚的阴暗力量。
圣轻鸿抬眸轻扫他一眼,冷薄的唇角勾着一抹慑人的冷笑,左手抱着沐倾生,右手缓缓浮起,只见他右手心闪着一点黑亮的光,而后朝冲过来的森蒙推去。
嘭……
巨大的碰撞声响起,只见黑色的光芒如一道水波朝四周分散开,地面也因为这股力量微微晃了晃。
圣轻鸿抱着沐倾狂毫不犹豫的朝森蒙冲去,全身爆闪着强劲的黑暗力量,就连地上的黑白骷髅也被他的力量弄得毛骨悚然。
森蒙看着散发黑暗力量的圣轻鸿,双眸微微眯起,他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会有这么强大又令人恐怖的黑暗力量,就连它这个不死骷髅也控制不住有些顾忌。
章节目录 417.血咒发作【7】
似乎它在他面前只有臣服的份,不然下场一定会无比的凄惨,但它又不愿意轻易服输。
它好不容易修炼到现在,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体,就能化成真的人。
圣轻鸿面色冷酷的盯森蒙,而后继续冲上去,想要他的身体,简直就是做白日梦!
森蒙看着杀气腾腾而来的圣轻鸿,飞身便跑,圣轻鸿才不会让它跑掉,它已经惹上他了,所以他必须除了它。
“啊……”
圣轻鸿的速度比森蒙要快很多,没一会的功夫,他便追上它,身上的黑暗气息将森蒙包围着,森蒙感觉背后的力量,转身挥出双手****回去。
它这样的转身不过是给了圣轻鸿机会罢了。
圣轻鸿银色的瞳里泛着狠辣的光,右手带着一股毁灭性的力量朝森蒙的头颅重重击去。
森蒙尖叫一声退开,骷髅身上散发着阴暗的煞气,看来他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既然对方不愿意放过它,那它只有用最后的力量拼一拼。
圣轻鸿身形俊逸的悬浮在半空中,一身霸气又凌厉的气势。
“嗷吼……”森蒙朝天怒啸一天,只见四周阴风阵阵,即而地上的黄沙开始汹涌的翻滚朝天空飘来。
圣轻鸿冷笑一声,身上黑色的强光闪动,那些黄沙根本无法近他的身。
森蒙见这个计谋行不通便张开大嘴呼着黑气朝圣轻鸿扑去,此时,它的嘴犹如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带着一股吸力,它决定和圣轻鸿来一个最后的对决。
大不了,三人一起死,反正它现在已经被他逼到了绝境。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成一条缝,俊美的下巴扬起,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傲气,在森蒙越来越近后,他伸出右腿朝它狠狠踢去,右手同时挥出一道带着毁灭性的强劲力量。
那股黑暗力量让森蒙打从心里感到恐惧,但它还迎了上去,只能拼一拼了。
嘭嘭……
震耳欲聋的声音一声接一声在半空中响起,黑色的光芒让蚀日荒漠变得一片漆黑,黯淡无光。
空气里也是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汹涌的浮动,随着那股强劲的力量慢慢消失,天空才渐渐恢复明亮。
圣轻鸿看着没有任何阻挡物的前方,英俊的脸依然是一片寒冰,他抱着沐倾狂快速落地,抬头扫视着前面不远处扎成堆的骷髅。
“你们的主人已死,不想死的哪里来滚回哪里去,谁敢阻拦我们,杀无赦!”圣轻鸿英俊的面容冷酷又带着一股狠辣,口气更是不容任何人抗拒,似乎谁敢有一点异议,下一秒,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他的话落,那些骷髅纷纷朝后倒退,打从心里对圣轻鸿感恐怕。
森蒙可是它们的骷髅王,它都死了,它们还敢和那个男子拼命么。
两方对看了许久,最后是那些骷髅先退的,它们慢慢的全部缩回黄沙地底下。
随着它们消失,天空上方的阴暗之气也慢慢消失,空气也恢复正常。
“倾狂……”圣轻鸿将沐倾生紧紧抱在怀里深情的唤道,心在剧烈的颤抖着。
章节目录 418.血咒发作【8】
她这一次昏迷又会多久,他倒希望她这样睡着,这样她就不用再承受血咒的发作,也不用再理会任何事,做一个睡美人。
直到他找到七窍玲珑心,到时候再把她唤醒。
可是他又想看到她的一颦一笑,想看着她每天都在他身边活蹦乱跳。
“走吧!”圣轻鸿将沐倾狂打横抱起,面色冰冷道,这里温度太高,还是早些离开这里,找个好的地方让她休息。
这一次的沐倾狂睡了很久,直到圣轻鸿他们花了十天时间走出蚀日荒漠,她都没有醒过来。
圣轻鸿在森林里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将她放在草地上,看着她无血色的脸,心里的痛楚一点点蔓延开。
他一边希望她这样睡着,一边又希望她赶紧醒,为什么这次她会昏睡这么久,让他不得不担心,是不是下一次血咒发作会更厉害。
一想到这个,他的眉头紧紧皱起,冷冽的薄唇抿得死紧,全身散发着一股冰冷慑人的寒意,让四周的人都不敢靠近他。
“倾狂这次怎么睡这么久?”坐在旁边不远处的花心控制不住嘀咕道,她心里也是挺担心,因为沐倾狂这次太不正常了。
丑丑和肥肥愁眉苦脸,心里全是难过。
“这血咒除了那个七窍玲珑心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红鸾挑着眉毛傲声问道,寻找七窍玲珑心这个方法确实很难,还不如想想其它办法。
花心撅嘴道,“有啊,找到下血咒的人,让他解,但是你觉得可能吗?他那么千方百计从小就害倾狂,所以是绝对不会帮她的,而且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是谁下的血咒,就连倾狂的身世也不知道。”
宇文笙欢微微嘟嘴,眉头皱着,主人身上还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那怎么办?似乎只能找七窍玲珑心了,但这个办法也很难行通,就没有其它人再能解血咒了吗?”黄大川拍了下大腿愤愤不平道,这下血咒的人真是应该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花心叹了口气,翻了翻白眼,郁闷道,“关键是血咒这是一种很神秘的异术,早在卡维斯大陆消失了几十年,现在突然冒出来,谁也不知道哪里会有懂血咒的人,不然我们肯定找去了。”
他们都想着让倾狂恢复正常,这样她才能好好修习,他们才能在卡维斯大陆好好闯荡,她还想着跟她一起把卡维斯大陆全部走一遍。
黄大川眼里有些诧异,消失几十年的神秘异术怎么会重现。
红鸾和宇文笙欢更是不懂,他们以前从来不关注人族,所以听都没有听说过这血咒。
“这个该死的下血咒的人。”小龙龙握紧拳头义愤填鹰道,看着沐倾狂血咒发作,他觉得好恐怖。
黑虎三人一阵叹息,见主子伤心,他们心里也极其不好受,看来得多派些人出去寻找七窍玲珑心才行。
沐倾狂觉得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她有意识时,头疼欲裂,扯得她全身的神经也是一阵抽搐,潜意识里,她懂得自己肯定沉睡了很久。
章节目录 419.血咒发作【9】
“渴……”
她还没有睁开眼睛很自然的叫了出来,她感觉嗓子火辣辣的疼。
坐在她旁边一直守着她的圣轻鸿听到她沙哑的声音,银瞳猛地一亮,立刻拿起他刚刚捂着的水袋给她倒水喝,他似乎感觉得出来她今天会醒,所以他一直准备着水。
说也奇怪,这么十天时间,她不吃不喝,生命力竟然一直很强,脉象也没有任何异样。
“倾狂,快醒醒……”喂完水后,圣轻鸿伸出冰冷的水轻轻拍着她的脸,此时外面的温度一切正常,他又担心自己冰寒的身体冻着她。
快了快了,只要拿到鲛人族圣女的眼泪,他的寒体应该就能改变,这样他就能给她正常人的怀抱。
沐倾狂喝了水后感觉全身舒服了很多,她微微动了动身子,缓缓睁开眼睛,清亮的黑眸直直盯着视线上方的圣轻鸿,在看到他没事后,她笑了起来。
四周是翠绿的树,她甚至还闻到了淡淡的花香青草味,身下也是软绵绵的草,看来他们已经出了蚀日荒漠。
“轻鸿,你没事真好。”她拉着他的手笑嫣如花道。
圣轻鸿放下水袋,再也控制不住将她抱起困在怀里,下巴磕在她的脖子处。
沐倾狂小身子缩了缩,调皮的笑道,“轻鸿,你的身子又冰冷了哦。”
圣轻鸿放开她,唇角微扬,银瞳里波光潋滟,柔情似水,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骂道,“小睡货。”
“哼,再怎么睡,也比不了你家那只睡神,主人遇到危险,竟然也不出来帮忙。”
“哦哦,老子睡过头了。”
突然一团黑色的东西凭空出现在沐倾狂面前,只见小黑霸眨巴着眼睛可爱又无辜的盯着沐倾狂。
“……”看着这只萌货,沐倾狂冲它翻白眼,有它这样的理由咩,分明就是贪睡。
“你不要这样子嘛!我保证下次一定出来帮忙。”小黑霸声音萌萌的,犹如一只刚出生的幼狼。
沐倾狂挑眉表示怀疑,这只睡神,说不定下一次就睡过头了,想着靠它帮忙,不如靠自己。
小黑霸在看到沐倾狂怀疑的眼神后,非常受伤的嗷叫一声,它深深受伤了,而后扑进圣轻鸿的怀抱里求安慰,沐倾狂见状,提起它甩飞了出去。
“这个怀抱是我的,回你的魔兽空间当睡神去吧!”沐倾狂非常霸道又狂妄的说。
“你欺负我,嗯哼!”小黑霸呲牙咧嘴的怒道。
沐倾狂挑眉,皮笑肉不笑道,“我欺负的就是你。”
“……”小黑霸看着不为所动的圣轻鸿,灰溜溜的跑了,哎,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它要做全世界最强大的睡神,呵呵呵……
沐倾狂看着消失的小黑霸在心里羡慕,多多睡觉就能修行,它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爽的魔宠。
别人的魔兽都是拼死拼活的修行,小黑霸睡个觉就行,这简直太不公平了。
“倾狂,你没事了吧!”花心走上前担心的问道。
沐倾狂抬头扫了扫面前的众人,灿烂的笑道,“让大家担心了,我现在已经好了。”
章节目录 420.血咒发作【10】
面上她是一副没事的样子,心里却是在挣扎着,下一次血咒又会是什么时候突如其来的发作。
众人原地休息一会,喝了水吃了东西,个个都是精神十足。
沐倾狂拿过黑虎手里的地图,她得好好研究下这个南海,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蚀日荒漠和南海的交界处,只要过了这座小森林,前面便是瀚海无际的南海。
从地图上看,南海上面座落着很多奇形怪状的岛屿。
“轻鸿,你说鲛人族会不会住在这些岛上面?”沐倾狂伸手指了地图上的岛屿。
圣轻鸿抿唇,以前他也听说过鲛人族,他们是很神秘的,从来不出现在人族的视线里,只过着隐居的生活。
“我想他们可能不住在这些岛屿上。”圣轻鸿若有所思道,要是他们住在这些岛上,那经过南海的货船,岂不是随便就能闯进他们的地盘。
沐倾狂挑眉,不住在岛上,难道他们住在南海周围的陆地上,或者说住在南海水底下?
她脑海里灵光一闪,以前看电视,鲛人族就是住在海水底下面,只不过电视毕竟是虚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们先去南海边看看,那里有一个码头,到时候再问问周边的人。”圣轻鸿凝声道,如今只有这个办法,希望他们这次能够顺利一些。
沐倾狂微微点头,感觉身体的力气完全恢复后才站起来,她是不是应该有些庆幸,幸好血咒发作只是那一时,没有留什么后遗症,不然她连一个正常人也做不了,那样就如同一个废物。
黑虎三人在前面领路,小森林里偶尔响起魔兽的嘶吼声,但那些嘶吼声,在沐倾狂和圣轻鸿散发的召唤师元素力下,没一刻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森林里安静到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出了森林,落下大家视线的是一望无际碧蓝的大海,临近海边,一股淡淡的海风朝他们迎面扑来,让他们感受到了一丝凉爽,还是这外面舒服,在蚀日荒漠里有种被放在热锅上面的煎感觉。
唯一让沐倾狂遗撼的是,没有找到传说中那个斗神遗留下来了神阶斗技,看来是她和那本神阶斗技无缘。
“乡亲们,你们的病好些了没有?”突然一道很柔和的声音传入大家的耳朵里,那道声音很温柔,如春风般,让人打从心里感觉一阵柔软舒服。
沐倾狂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个身着白如雪般的长裙女子,女子有着很清丽的面容,白皙的肌肤上没有任何瑕疵,浓浓的眉毛下边嵌着一双如水晶般明亮又不失纯洁的大眼睛,又犹如两颗珍珠般闪耀迷人。
“轻云姑娘,谢谢你,我们的病好多了,大家也不再上吐下泻。”其中一个年老的大汉看着面前的轻云非常感激的说道。
“对啊,多亏了你的药,不然我们这个村庄的人都要遭殃了,轻云姑娘,你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旁边一个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婆婆眼里闪着感激的光芒。
白裙女子便是轻云,她眨着迷人又纯洁的眼睛,嘴角浮着绝美的笑,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PS:推荐倩倩完结小说,四姐妹系列:《绝世女佣兵:笑看天下》《绝世女佣兵:天下无双》《黑道女佣兵:我本张狂》《废物五小姐:天才魔妃》,特种兵系列一《特种兵痞妃:狂倾天下》全部完结的,放心看。
章节目录 421.鲛人族圣女【1】
“你们大家没事,我就非常的开心,这些是我找的一些草药,你们再熬着喝,这样应该可以帮你们除掉病根。”轻云将手里的竹蓝递给面前的一位老汉。
老汉叫安志,码头附近一个小村庄的村长。
“轻云姑娘,多谢你啊,我代表我们全村的人都感谢你。”安志接过轻云手里的竹蓝满脸感激的说道。
前段时间,他们村子里的人莫名全部上吐下泻,到后面,好几个人甚至都咳吐出了血,最后全部吐血而亡,当时找了好多大夫,都没有人能够看出是什么病,或者是中了什么毒,直到轻云姑娘出现,是她拿了药草给他们熬夜,他们喝了以后,竟然慢慢止住了吐和泻。
轻云看着面前几位乡亲们,脸上只有温和的笑容,没有半点邀功的样子。
沐倾狂直直盯着轻云,她感觉这个女子身上有一股浑然天成的灵气,一看她就是善良的人。
有些人会装,但她的善良却不是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沐倾狂领着众人朝他们走去,遇到他们,那就正好寻问一下鲛人族的事。
“几位能否打扰一下?”沐倾狂走上前轻笑道。
那几位村民在看到沐倾狂后,身子微微后退,眼里露出诧异的光芒,她的脸上怎么会有那么一大块胎记,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脸。
沐倾狂对于他们的异样也不放在心上,倒是圣轻鸿不高兴,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银瞳冷冽的瞪着他们,沐倾狂快速按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生气。
她的脸上有胎记,没见过的人自然会感到惊讶。
“姑娘,别见怪,我们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脸,所以才会惊讶的。”安志感觉得出圣轻鸿的不高兴,慌忙站出来解释着,他们也没有瞧不起沐倾狂的意思,只是初见被震惊了一下。
沐倾狂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而后打量面前的轻云。
这样近距离一看,她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浓眉大眼,那双眼睛充满了灵气纯净,不含任何杂质,和宇文笙欢的眸子有得比。
“姑娘,你的脸为何会这样?”轻云皱着眉头盯着沐倾狂右脸上的胎记好奇的问道,同时脸上带着忧愁,一个女子应该是最爱美的,她和她年龄相仿,她自己就很爱美,如果她脸上长着那么一大块胎记,一定会很难过的。
“被人下了血咒,才会变成这样的。”沐倾狂心里有些无奈,她也不想她的脸上有胎记,这样就不会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别人异样的眼神。
“血咒?这是什么毒,你没有找到办法解除吗?”轻云脸上有些焦急的说,心里全是怜惜之意,起了一种想要帮她的心思,看着别人受苦受难,她内心都会有种想帮忙的冲动,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帮这个村子的人治病的原因。
沐倾狂摇头笑道,“我们正在寻找。”
“怎么解除,你可以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你哦。”轻云扬着红唇清雅的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422.鲛人族圣女【2】
“要七窍玲珑心给我换上才行。”沐倾狂也不遮掩的说道。
轻云的脸色微变,惊讶道,“这么说来,要拿别人的心换给你,这不是很残忍吗?这样的事似乎不好。”
她是善良正义的人,取别人的心换自己的命,这种事她怎么也做不出来。
沐倾狂何尝不知道残忍,所以她心里也是矛盾的,一方面她想活下来,一方面又觉得取别人的心残忍。
如果那个人是敌人的心,或许她会毫不犹豫的下手,如果不是,她不知道自己最后能不能狠下心下手。
“那她被人下了血咒,又是何其的无辜,难道只能等死?”圣轻鸿面无表情的冷哼道,沐倾狂下不了手,他是绝对能下得了手,为了她,就算变成魔鬼又如何,她也是受害者。
她从小就被人设计下血咒,难道就不残忍吗?
轻云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这的确是一个难题,可是不管如何,怎么样也不能取无辜人的心脏。
“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吗?”她睁着清澈明亮的双眸直直盯着沐倾狂。
“找到下血咒的人解,但他既然从小就设计害我,如今也不会帮我解,不然我就只有等死。”沐倾狂胸口的小宇宙熊熊燃烧着,这一切的无奈和为难全部都是那个下血咒的人带给她的,如果没有这个血咒,她早就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去闯荡了。
哪里还会这么愁眉苦脸和担忧的。
轻云听得心微微颤,更加同情沐倾狂,原来她从小就被人陷害,这真的是一件很为难的事。
她又不懂这个血咒,不能还可以帮她想办法。
“几位,我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鲛人族?”沐倾狂收起脸下的厉色淡淡问道。
“鲛人族就在南海。”安志答道,他们小村庄一直在南海边,鲛人族自然是知道的。
沐倾狂眼眸微闪,说道,“那你们知道鲛人族生活在南海哪里吗?”
“这个还真不知道,他们很神秘,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安志摇头说道,他们是个小村子,村里的人一直生活在这里,祖上传下来的说法是鲛人族住在南海,让他们不要乱走,以免闯进鲛入族,遇到什么危险。
轻云挑了挑眉毛,好奇的问道,“你们找鲛人族做什么?”
沐倾狂看了看轻云单纯的面孔,轻笑道,“我想要鲛人族圣女的眼泪,我要她的眼泪救人。”
“眼泪救人?”轻云惊讶的呼道,双眸里全是不解的神情,眼泪也能救人的嘛!
“对,他天生寒体,我们在蚀日荒漠找到了两样药引,现在就差鲛人族圣女的眼泪,所以我们过来了。”沐倾狂不顾冰寒握紧圣轻鸿的手说道。
轻云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下打量圣轻鸿,最后又打量沐倾狂,紧紧皱着眉头道,“我曾听别人说鲛人族圣女是没有眼泪的,不管她遇到什么难过难受的事,就算哭,也不会掉下眼泪。”
众人听后一阵唏嘘,没有眼泪?世界上哪个人都会有眼泪的吧,只是看哭没哭出来。
章节目录 423.鲛人族圣女【3】
“没有眼泪,这怎么可能?”花心大声的惊呼道,是个人都会有眼泪的吧!
“这也太稀奇了。”黑虎忍不住嘀咕一声。
轻云看了看他们,温柔的笑道,“传言就是这样的,你们还要去找吗?而且这鲛人族的地盘很隐秘,根本没有人知道。”
“找,当然找,我们好不容易从蚀日荒漠里出来这里,就是为了找眼泪。”沐倾狂斩钉截铁的说道,找不到眼泪,她誓不罢休,她不相信一个人会没有眼泪。
只要圣女有感情,总有什么事能够让她感动的哭,那样就有眼泪了。
轻云看着她们笑了笑不再说话。
“你们竟然是从蚀日荒漠里出来的,厉害啊,听说那里面很危险的,好多人进去都死了……”安志满脸沉重的说道,那里对他们村庄的人来说是地狱,根本没有人敢进去,就是他们生活在这个村庄里,偶尔也能听到一些怪异的叫声,很是吓人。
沐倾狂看了看安志,似笑非笑道,“你们村庄为何一直生活在这里,蚀日荒漠离你们这么近,你们就不怕危险吗?”
安志愣了一下,叹气的笑道,“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怎么可能离开老祖宗生活的地方,我们安份守已,不乱惹人,所以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那打扰几位了。”沐倾狂淡淡笑道,看来还是得靠他们自己去找。
安志笑着摇头表示没什么。
沐倾狂看了看轻云一眼,拉着圣轻鸿的衣袖带着一行人朝南海边走去。
轻云目光柔和的看着他们离开,然后又跟安志他们道别,最后朝沐倾狂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蹙着眉头,他们要圣女的眼泪真的是用来做药引的吗?
其实她不是别人,她就是鲛人族的圣女,她叫月轻云。
而且她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没有眼泪,从小到大,就算她哭,也流不出一滴泪,所以她想帮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看来她得回去问问族里的长老,怎样才能让她有眼泪,那个姑娘脸上长着胎记让她很同情,她就帮帮他们吧!
月轻云走到南海另一边很隐蔽的地方,在确定四周无人后,身上白光一闪,渐渐她的双腿慢慢化成鱼尾,变成了一个身形姣好的白色美人鱼。
扑通一声水响,月轻云朝海水里跳去,漾开一层层水波,没一会功夫,水面很快恢复平静,就好像刚刚没有人跳下去一样。
不远处,泥土里一双金色的眸子已经把这一切全部目睹。
“倾狂,我,我告诉你,你猜的很对,那个像仙女一样的女子真的有问题,我看到她变成了一条白色的鱼人美,跳到水里就不见了。”
原本躲在泥土里的就是丑丑,是沐倾狂吩咐它过去的。
沐倾狂在听轻云说鲛人族圣女没有眼泪时,她就有些怀疑她,其它村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知道,而且还那么肯定,她离开后,便对魔兽空间里的丑丑说,让它去跟踪她看看,没想到她还真的有问题。
章节目录 424.鲛人族圣女【4】
按丑丑这样的介绍,看来那个像仙女一样的女子应该是鲛人族的,原本看她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关心她脸上的胎记,那她会不会帮他们?
“这么说来,原本那个姑娘是鲛人族的?”红鸾一脸沉思的说道,原本在看到轻云时,她就感觉她异于常人,没想到她竟然是鲛人。
“她跳进水里就不见了,难道鲛人族住在南海水底下?”花心眨了眨眼惊讶道,按丑丑所看到的,那个女子很有可能是下水回鲛人族了。
其它人均是一脸沉思,沉默了许久,沐倾狂开口道,“我们先去那个村庄找个地方休息。”
“咦,我们不下去南海寻找鲛人族?”花心不解的问道,按理说现在有了线索,他们应该赶紧的追过去才行。
沐倾狂看着一望无际的南海,高深莫测的笑道,“我们现在先去休息。”
她想,那个如仙般的女子一定会再出现的,他们只要等着她来就行,现在就算他们全部下去南海寻找鲛人族,也未必一定会找到。
鲛人族既然隐藏在南海下面,那说明这南海下面有一座水下城,一般人肯定是进不去的。
花心等人虽然不解,但看沐倾狂那么绝决的神情也不再多说什么,反正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他们要做的就是相信她。
圣轻鸿嘴角微扬,一直紧绷的心微微放松些,拉着沐倾狂的衣袖原路返回朝码头附近的小村庄走去。
他们在蚀日荒漠里走了那么久,是应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会,如今有了鲛人族的下落,他们可以不用再那么绷紧神经。
小村庄离沐倾狂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太远,返回走到原本的码头便能看到不远处的小村庄,此时,差不多傍晚时分,一道道淡淡的白烟如梦如幻般朝天空徐徐升起,最后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沐倾狂等人走进小村庄时,众人用怪异又警惕的眼神看着他们。
小村庄不太大,看起来也就几十户人家,这里的环境条件似乎非常不好,看起来好像很清苦的样子。
也是,这样沿海不沿大城镇的小村庄,要发展起来的确是挺难的。
“姑娘,你们怎么回来了?”刚从一户人家里走出来的安志在看到沐倾狂等人时迎了上去诧异的问道。
“大伯,我们想在你们这里借宿下,原本是想去找鲛人族的,但现在天色渐渐暗下来,我们不太方便,所以只能打扰了。”沐倾狂一脸真诚的说道。
安志看了看他们一行人,他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他们绝非普通人,再加上他们能从蚀日荒漠里走出来,那实在是奇迹,身手就更加不用说了。
此时就算他想拒绝,恐怕也不好拒绝,并且人家那么客气,他也不好不给面子。
“我叫安志,是溪南村的村长,你们随我来吧!”安志慈祥的笑道,脸上是热情的笑容,如今只有把他们带去他的院子。
“谢谢村长。”沐倾狂谦谦有礼的说道。
安志的家不大不小,他是独身一人,所以还是够沐倾狂一行人住。
“几位请随便喝茶。”安志去厨房泡了一壶茶招呼沐倾狂等人。
章节目录 425.鲛人族圣女【5】
“几位请随便喝茶。”安志去厨房泡了一壶茶招呼沐倾狂等人。
沐倾狂微微笑表示感谢,“村长,我们住在你这里,不会白住白吃白用的,可能要打扰几天,因为我们一定要找到鲛人族取到圣女的眼泪。”
安志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他们要住好几天,虽然他心里不情愿,但脸上还是笑着道,“没事,你们随便住,反正这个大院子只有我一个人住。”
他是担心他们会伤害溪南村的人,他们这个小村子平常根本不会有人来,突然之间来了这么多强者,他心里还是有些顾忌的。
沐倾狂毕竟见识过很多人,所以此时安志在想什么,她也差不多看了出来。
“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溪南村的一个人,我们只是来取眼泪,拿到了便会立刻离开。”沐倾狂满脸真诚的说道,毕竟他们可能要住几天,她还是得打消这位老人心里的疑虑,免得让他无法安心入睡。
安志被沐倾狂猜中心思,老脸上有一些些不自在,他叹气道,“我作为一村之长,是定然要守护这个小村的每个人,一般来陌生人,我们都会很警惕。”
加上最近村里突然出了那样的怪事,他心里更是不安,他可以很肯定,应该是有人要害他们溪南村的人。
“你可以放心,我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圣轻鸿轻抿了一口茶,轻抬眼睑,无比确定的说,他们又不是杀人狂,会随便乱杀人。
安志听他们这样说才放下心来,而后让他们随意坐,他去做饭。
傍晚,沐倾狂吃过饭后,拉着圣轻鸿朝南海边走去。
“轻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村子怪怪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