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是说沐倾狂那么丑,竟然能让一个长得那么英俊的男子跟在身边,还愿意为她出手。
不远处的莫纤凉诧异的看着沐倾狂,她竟然也在这里,再看向银瞳,他双眸眯了眯,他也在这里,他们也是想要夺小白鼠的?
“我要拿下这只小白鼠。”有人豪爽的说道,即而拿着刀朝小白鼠冲去,只见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劲的青色斗气。
沐倾狂眨了眨眼,那青色斗气无比的绚丽,这足以证明,那人的斗气等级比她高。
“啊……”一声惊叫,只见冲过去的全身血肉模糊的被弹了出来,这样的变化,吓得众人全部朝后倒退。
沐倾狂猛吞口水,比她斗气级别高的都这样了,要是她上去,岂不是会四分五裂……
其它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刚刚他们都没看清楚,只觉得金光一闪,那人就飞了出来,吓死了!
这时候一个全身带着蓝色斗气的中年男人又冲了上去,只见小白鼠身上金光暴闪,下一秒,将蓝色斗气全部吞噬,它一个飞身将那人的鼻子凶狠的咬了下去。
章节目录 30.姑娘,你没事吧!
蓝色斗气者忍着痛,吓得灰溜溜的跑回来。
一个斗王都失败了,其它很多人更加不敢上前,因为他们中间大多是斗师,斗王境界,而那几个斗宗因为刚刚的事也不敢轻易上去,这小白鼠的实力深不可测,谁也不想上去送命。
“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小爷不和你们玩了。”小白鼠突然站起身子盯着众人非常傲慢的哼道。
沐倾狂见它要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飞快朝它追去,银瞳见状跟上,其它人见他们去追,一群人也疯狂的跟上去。
莫纤凉看了看那抹瘦弱的小身影,飞身快步跟上。
“主子,主子,等等我们啊……”莫忘见莫纤凉跑那么快,吓得大惊失色,而后示意身后的斗者们快速跟上,要是他们不保护好王爷,到时候就死定了。
小白鼠见后面有一大堆人在跟着它跑,嘴里发出得意洋洋的吱吱声,想契约它,没那么简单。
正当它得意的时候,只见一道蓝色身影挡在它面前,下一秒,一道强劲的白色斗气将它笼罩住。
小白鼠吱叫一声,凶神恶煞的瞪着全身散发着冰凉寒意的银瞳,而后身上暴闪着金色的雷元素,雷元素形成尖锐的剑朝白色的斗气狠狠戳去。
银瞳见小白鼠反攻,妖艳的银眸微微眯起,周身散发着浓重的血煞之气,白色的斗气逐渐加强,他挥动双手形成两道长枪朝小白鼠刺去。
金色的元素光芒,白色的斗气照亮了森林深处,其它人看着那金色的光芒飞快跑过去。
沐倾狂到时,银瞳正和小白鼠大战,她没有半分考虑,飞快冲过去。
小白鼠感应到她来了,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只一心对付银瞳,他才是它的对手,哪知道就因为它这样的失误,沐倾狂趁机咬破手指将血滴向了它白色的脑袋,同时念动一个咒语。
在感应到血融进它脑袋后,小白鼠吱吱的狂叫,而后展开一股雷元素力量击向沐倾狂。
沐倾狂没想到她和它契约后,它还会用力量攻击她,一个不稳,身子猛地朝不远处的石头撞去。
“倾狂……”银瞳只觉得自己的心狠狠揪了起来,他一脚踹向小白鼠朝沐倾狂飞去。
沐倾狂砸在石头上后滚落在地,刚刚的冲击力太强大,都让她来不及展开斗气防身。
“姑娘,你没事吧!”莫纤凉蹲在沐倾狂身边轻声问道,看着她痛的呲牙咧嘴的模样,他眉头紧紧深蹙着。
“我没事。”沐倾狂从地上坐起,想站起来,才发现右脚很痛,估计刚刚撞伤了。
莫纤凉见她揉脚,急忙伸手去扶她,“我扶你起来。”
“不用,我自己可以。”沐倾狂冷冷道,她不喜欢陌生人碰她。
莫纤凉见她如此,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中,只是沐倾狂刚站起来,身子便朝地上跌去,他急忙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你没事吧?”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关心,灿如星辰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我没事。”沐倾狂挣扎着要从他怀里离开,莫纤凉霸道的握着她的手,轻笑道,“不要逞强,我扶你。”
章节目录 31.死鼠,给我过来
“蠢女人,怎么那么不小心。”银瞳走到她面前气势汹汹的吼道,银眸里闪着阴冷的寒光,他想把她从面前这个白衣男子的手里抢过来,但想到自己冰冷的身子,最后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沐倾狂呲了呲牙,心里有些委屈,他那么凶做什么,她也不想出事,谁知道那只小白鼠脾气会那么暴躁,她以为滴血契约后,它会乖一点的,敢伤她,以后慢慢教训它。
“我又不是故意的。”她抿了抿唇无奈道。
看着她因为痛苦而皱巴巴的脸,银瞳心里揪的更是难受,语气不再那么怒,“以后自己小心些。”
沐倾狂重重点头,而后看向躺在地上打滚的小白鼠,怒声道,“死鼠,给我过来!”
“不去,不去……”小白鼠在地上滚来滚去,刚刚被银瞳踢了一脚,再加上攻击沐倾狂,力量反弹回来,好难受的。
“再不过来,今天晚上我就烤鼠肉吃。”沐倾狂语气充满了警告和威胁,已经和她契约了,她不怕它跑掉。
小白鼠听着沐倾狂这话,站起身子愤怒的瞪着她,“你这个丑女人,竟然强制和我契约,我要解除契约,我要杀了你。”
沐倾狂闻声,眼里闪着轻狂的光芒,勾唇露出天使般的微笑,“有本事你就解除契约,除非你想死,那你去死吧,去死吧……”
魔兽想和主人强行解除契约,存在很大的风险,十个有九个最后会死掉,所以一般的魔兽都不会和主人强行解除契约,除非它想死,或者想和主人同归于尽。
魔兽在强行解除契约时,契约它的人也会受牵连,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你这个丑八怪,我不要跟你!”小白鼠恼羞成怒的咆哮道,这个丑女人,气死它了。
“那你去死好了。”沐倾狂宛若星寒的黑眸狂妄的盯着它,她敢肯定,这只小白鼠肯定不会死,它好不容易晋级,怎么可能去死,在她面前拽,她有的是办法治服它。
小白鼠听着这句话,全身的白毛都竖了起来,金色的眸子愤怒的瞪着沐倾狂,啊啊啊,它怎么会被她强行契约,它不想死啊,它怎么能死。
“滚去魔兽空间。”沐倾狂语气强势的不容小白鼠拒绝。
小白鼠吱吱吱的叫了几声,去了沐倾狂和它契约后形成的魔兽空间。
“你不准告诉别人是我契约了小白鼠。”沐倾狂侧身看着莫纤凉霸道的说,幸好那些人还没有赶来。
莫纤凉微微一愣,刚想说话,但被沐倾狂打断了,“听到了没有?不然,我要杀人灭口。”
“………”莫纤凉双眸一睁,即而优雅的笑道,“你觉得你现在能够打赢我吗?”
沐倾狂盯着面前一身优雅高贵气质的莫纤凉,为何她觉得他有些熟悉,是她以前这个身体记忆给她的感觉。
“我打不赢,银瞳可以。”沐倾狂扬着下巴,指了指身边一身冰寒之气的银瞳,他怎么又生气了。
莫纤凉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银瞳挑眉,银瞳?他怎么会叫这个名字,而且他不认识他了吗?
章节目录 32.会演戏的三王爷
“我不会说的,我送你回去吧!”莫纤凉优雅的笑道,她怎么变得这么霸道了,在他的记忆里,她只是那个胆小又自卑的小女孩,没想到四年不见,她变化这么大。
沐倾狂看着面前美貌男子摇头拒绝,“我不要你送,他可以送我回去。”她指了指银瞳,她不想和陌生人接触,面前这男子一身上好的锦袍,想必身份一定不简单。
银瞳本来见他们拉扯在一起很生气,但听到沐倾狂要他送她回去,冰冷的心又开始暖了起来,只是想到自己冰冷的身子,他开口淡漠道,“让他扶你,我不能扶你。”
“我不是坏人,要是我想对你不利,他也在旁边。”莫纤凉对于沐倾狂的警惕很无奈。
沐倾狂看了看银瞳,最后才说道,“嗯,麻烦了。”
就这样,莫纤凉扶着沐倾狂,银瞳跟在他们身后,只是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银眸里全是寒光,还有一丝懊恼。
“主子,主子,你怎么了?”莫忘在看到莫纤凉扶着沐倾狂后惊呼道,他怎么扶着一个长得那么难看的女人啊!
“我没事,离开这里。”莫纤凉轻扫他一眼,语气强势道。
莫忘不解,主子千里迢迢不是来抓魔兽的,怎么现在没抓到就要离开。
“咦,那流金鼠不见了,明明看到金光在这里闪。”后面跑过来的人群中有人不解的说道。
“主子,我们不抓那魔兽了?”莫忘好奇的问道。
莫纤凉瞅了他一眼,敛了敛眉毛,“流金鼠跑都跑了,去哪里抓?”
莫忘见莫纤凉敛眉,这是他不耐烦时最爱做的动作,当下便不敢再开口寻问,反正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公子,你看到流金鼠往哪里跑了?”有人问着莫纤凉。
莫纤凉伸出手随便指了一个方向,脸不红心不跳的一本正经道,“诺,就是那个方向,它刚刚伤了我的朋友,所以我不追了,它的速度太快,实力太强,我劝各位不要妄想了。”
沐倾狂听着他的话,嘴角抽了抽,他还真会演戏。
莫纤凉不想在这里多待,扶着沐倾狂出浮忘森林,到了普陀镇,沐倾狂要求去医馆,她可不想受着伤回去,到时候爹娘会很担心的,医馆里有治各种撞伤跌伤的药剂水,沐倾狂擦过后,脚腕的疼瞬间就好了。
她再次感叹药剂水是个好东西,以后她也要学会炼药。
“姑娘,那位公子已经帮你付了钱。”医馆的老板指了指一身白衣嫡美如仙的莫纤凉。
沐倾狂诧异的看向莫纤凉,他干嘛帮她付钱,她走上前把金币递向他,“我不想欠你的。”
“但你已经欠了,因为我刚刚帮了你。”莫纤凉勾唇露出优雅又俊美的笑。
“你想怎样?”沐倾狂偏着头盯着他,最好别跟她耍什么花招,触犯了她的底线,就算他原本帮了她又怎样。
莫纤凉凑近她一些些,笑意盈盈道,“不想怎样,请我去你家吃顿饭,我们就扯平了。”
章节目录 33.你还记得我吗?
沐倾狂蹙眉,冷冷的盯着他,他想去她家?
“喂,我家主子去你家吃饭,是你的荣幸,你赶紧答应啊……”莫忘见沐倾狂久久不语,急着直跺脚,真不知道主子怎么会和这个脸上有块胎记的少女走得这么近,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沐家嫡系的孙女中,也有一个小姐脸上有这么一块胎记。
“啊啊啊,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那个胆小的沐倾狂!”莫忘在沐倾狂发怒前,伸手指着她大呼小叫道,难怪他说看她总觉得有些熟悉。
沐倾狂刚想吼莫忘,在听到他说出她的名字后,她微愣,他怎么会认识她?
“我叫莫纤凉,雷洛帝国三王爷,小倾狂,还记得我吗?”莫纤凉眨了眨眼盯着沐倾狂笑道,一张精致的脸犹如盛开的牡丹,无比的漂亮。
沐倾狂同样眨了眨眼,脑海里努力去搜寻以前的记忆,一番仔细寻找后,她记起他来了,那是四年前,以前的沐倾狂还生活在帝都时见过他,只不过他们并不熟,因为她以前胆小自卑,哪里敢跟他那样有身份的人接触。
“有那么一点点印象。”她淡淡的说。
“伯父伯母可好,难道不请我去你家坐坐。”莫纤凉轻声寻问,四年前,他听沐家的人说,他们一家三口离开了沐家,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个小城镇。
“我家受不起你身份这么尊贵的人。”她不想和皇家的人打交道,皇家的人应该个个都是勾心斗角,善于心计,这样的人太复杂,她不想深交。
银瞳突然走到沐倾狂面前,冷冷道,“我们该回去了。”
“好,我们回去。”沐倾狂淡淡道。
莫纤凉见她要走,急忙挡住她,一脸幽怨道,“你会不会太小气了,就算你现在不带我去,一会我也能找到,所以何必这么麻烦呢。”
沐倾狂看着他眼底的狡黠光芒,神情绷了绷,冷哼一声,迈步就走。
就这样,莫纤凉带着莫忘跟着一起去了沐倾狂的家。
当沐战和姚婉看到莫纤凉后,惊慌的急忙走上前行礼,“见过三王爷。”
“沐伯父,伯母不要这么客气,你们一家三口怎么离开沐家跑这里来了?沐家不好吗?”莫纤凉看了看有些简单的院子不解道。
沐战和姚婉脸上是不自在。
“沐家当然好,势大财大,只可惜,那里融不下我们一家三口。”沐倾狂一听莫纤凉的语气便知道他肯定不知道他们一家三口离开的真正原因,想着这件事,她心里满是怒气。
莫纤凉神情微僵,眼里有些不解,“不是你们自己要离开沐家的吗?”
“谁说是我们要离开的,是他们把我们赶到这里来的。”沐倾狂眼里寒光暴闪,杀气腾腾道,虽然她对那个沐家没什么好感,但她总会回去,为爹娘讨回一个公道。
欺她们的人,一定要受到应有的下场。
莫纤凉脸上全是诧异,他听到的和沐倾狂说的完全不是一样,但他相信她。
章节目录 34.丑小鸭变白天鹅
“该死的沐家,我会帮你们讨回公道的。”莫纤凉浑身散发着一股怒气,沐家在雷洛帝都是那么有名望的大家族,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
沐倾狂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自信又狂傲道,“不用,我自己会讨回来。”让别人来做就没有意思了,她要让沐家的人好好看看,她沐倾狂并不是废物,而且还能修习召唤师,让他们后悔的去哭。
看着面前身姿挺直,一身轻狂之气的少女,莫纤凉心里全是诧异,四年时间让她改变了很多,这性格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是什么让她变化如此之大。
他似乎能够想像,将来的她必定是非凡女子。
突然间,他很庆幸这次来了普陀镇,能够再见到她。
这个阳光午后,自信张扬的沐倾狂深深烙印在莫纤凉的心里。
银瞳静静的看着他们四人,突然间,他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莫纤凉本想让沐倾狂和他一起回去帝都,但沐倾狂拒绝了,她现在能力这么差回去也不能做什么,她宁愿待在这个小城镇默默修习,等她觉得差不多后,自然会回去。
她不跟他一起回去,莫纤凉心里有些失落,但见她那么坚决,他也不敢强求,现在的她可不是以前那个胆小弱懦没主见的丑小鸭,而是正在成长,浑身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白天鹅。
送走了莫纤凉,沐倾狂去找银瞳。
“喂,你干嘛一直冷冰冰的,今天谢谢你了。”沐倾狂闯进银瞳的房间走到他身边浅笑道,他这两天怎么一直站在窗口看着远方,他,是不是在想着离开。
银瞳侧身低头深深的看着她,“我们是朋友,说什么谢谢。”他没忘记她喜欢小白鼠,而且他马上就要走了,小白鼠被她契约,还可以守护她,这样他会比较放心。
沐倾狂扬着小脸灿烂的笑,而后把小白鼠召唤出来抓在手里,伸手扯着它的胡子,凶神恶煞,“以后还敢不敢伤我!”
小白鼠被她扯得吱吱叫,啊啊啊,吓死它了,这个丑女人竟然是召唤师,它在魔兽空间感应出来了,虽然它的召唤力量还不是很强大。
“坏女人,放开我。”小白鼠张牙舞爪道,而后愤愤瞪着银瞳,要不是他,它又怎么会被这个丑女人强行契约。
“哼,到了我手里,就乖乖听话,不然以后有你受的。”沐倾狂揪了揪它的耳朵警告道。
小白鼠睁着鼠眼看着沐倾狂,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却又不得不乖乖待在她身边。
“以后叫主人,再敢叫丑女人,叫一次,我拔一次你的毛。”
“啊啊啊,我不要和你说话。”小白鼠很抓狂,一溜烟闪去魔兽空间了。
银瞳见她脸上开心的笑容,心里微微舒服了些,“以后它会保护你的,一般高级魔兽刚开始都会很难驯服。”
要是没有契约前,沐倾狂对于驯服小白鼠肯定没什么自信,但如今已经契约,它就是她的魔宠,他们的契约已经绑在那里,就算它跑,她也能念动契约咒将它召回来。
章节目录 35.你们闹别扭了?
“我一定会把它驯得乖乖的。”沐倾狂握了握拳头很坚定道,“你早些休息,我回去睡觉了。”
她刚转身走,银瞳突然从背后抱住她,她挣扎,他就是不放。
“银瞳,你做什么,放开我,冻死了。”沐倾狂大声叫道,他的身体太冰了,被他抱住,她感觉自己犹如身置在冰窟里。
银瞳感觉到她身子哆嗦后,立刻放开她,调侃道,“这么怕冷吗?冬天了还不冻死你。”
沐倾狂重呼口气,瞪着他抱怨道,“冬天的气温都没有你身上这么冻人好不好。”
说完,她快速朝外面跑去,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绯红,那枚红色胎记在夜色下红得很妖艳。
银瞳见她匆忙离开,心里是浓浓的失落,她是不是很嫌弃他的怀抱,也是,谁让他的怀抱这么冰冷,一般人都会承受不住的。
夜色下,只见一道蓝色身影悄无身息的离开了那座小院子。
“主子,你来了。”森林里,黑虎看着突然出现的银瞳。
“嗯,带我回去吧!”银瞳冷冷的命令道。
“好,我们马上出发。”黑虎惊喜道,而后示意黑豹去牵马,他们可一直待在这森林里等着他随时回去。
银瞳坐上一匹黑色骏马,临走前,他朝沐倾狂所住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而后抽动马鞭飞快离开。
房间里的沐倾狂一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刚刚银瞳的怀抱让她心里很是慌乱,他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抱她,冻死她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骂着他,因为他抱她,害她现在睡不着了。
也不知道数了多久的羊,沐倾狂才沉沉入睡。
第二天,当她走进银瞳的房间,看到那张纸后才知道他为什么抱她,因为他走了,所以在离别前抱她一下。
除了一张纸,还有那块玉佩。
纸上是这样写的,“谢谢你收留我两个月,也谢谢你的照顾,玉佩送给你,下次再见我会还你两万个金币,珍重。”
看完纸上的内容,沐倾狂感觉眼睛有些酸酸的,心里好像缺了一块似的,胸口闷闷的有些呼吸不过来。
她拿着玉佩坐在桌子边,缓缓抚着,应该是他取下了很久,所以一点也不冰。
他终于走了,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为何现在会有些难过,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朋友,总有一天会各奔东西。
他要去寻他的记忆,她要去讨回自己的公道。
早饭桌上。
“狂儿,怎么没看到银瞳,他去哪里了?”沐战朝大厅外面瞅了瞅。
“爹,他回去了。”沐倾狂淡淡的说。
“回去了?他家人来找他了吗?”沐战满脸诧异,他走怎么不和他们打声招呼,再看沐倾狂,她似乎有些闷闷的。
沐倾狂拔了口饭,说道,“没有,他自己走的。”
她猛然间想起,他失忆了,他自己一个人去哪里,会不会出事,再想到他是斗圣境界,只要小心些,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希望他早些找到家人吧!
“你们闹别扭了?”沐战是过来人,昨天三王爷时,他看出银瞳好像不高兴。
章节目录 36.小白鼠崇拜沐倾狂
三王爷和银瞳比起来,他更喜欢银瞳,他不喜欢沐倾狂和莫纤凉有过多的交集,皇家始终不是他们普通人能够攀附的,沐倾狂昨天说不靠莫纤凉,让他很喜欢,他希望她自己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向前走。
这个世界能靠的只有自己的实力,这才是最好的保障。
“啊,银瞳走了?”端菜过来的姚婉惊讶道。
“爹娘,你们不要这么惊讶,我也没和他闹别扭,他回去找他的家人了。”沐倾狂耐心的给他们解释着,即而埋头拔饭,表示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
沐战和姚婉互视一眼,见她不愿意多说,他们也就不再问。
莫纤凉回帝都前又来找了沐倾狂,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回去,沐倾狂依然拒绝了,他只好失望的离开,不过他会在帝都等她,他相信她一定会回来。
之后的几天,沐倾狂天天去以前的森林里修习斗气,吸纳元素力,融合元素力,她迫切的想让自己变得很强大,然后离开这个小城镇出去闯一闯。
小白鼠在看到沐倾狂身上散发着五种元素力的光芒后,吓得直接晕倒在地,她不仅丑,而且还变态!
卡维斯大陆上好像还没有全能召唤师出现吧!她竟然是五项全能,要是让那些想成为召唤师的人知道,还不气得吐血。
看着她每天拼了命的努力修习,小白鼠直摇头,它到底碰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她身上的坚韧让它很佩服,她的变态力量让它很崇拜,要是她有一天修习成巅峰级的召唤师,岂不是所有魔兽都得臣服在她的脚下。
到时候所有的魔兽全部跟着她跑,它要是她的第一契约魔兽,岂不是很威风。
试想一下,它和主人一起站在所有魔兽面前,哇噻,它幸福的有些想晕。
这样想后,它便不想离开了沐倾狂了,它要跟着她一起成长。
沐倾狂在融合五顶元素后,缓缓退出境界,然后习惯的朝四周张望一番,在没看到那个安静又冷酷的男子后,她才想起,他已经走了。
她轻叹一声,习惯真不是一个好东西。
她想总有一天她会习惯的,就好像天刹一样,以前两人天天作伴,如今分开,刚开始她很想念她,现在慢慢也习惯接受她不在身边的日子,她现在过得好吗?
“主人,主人……”
沐倾狂发呆间,小白鼠窜到她面前兴奋的叫道,一脸的崇拜。
看着它这副模样,沐倾狂挑起眉,它以前对她爱理不理的,今天吃错药了么。
“干嘛!”她凶它,谁让它以前对她冷冰冰的。
小白鼠被凶,一双金色的眸子水润润的,“主人还没给我取名字呢。”
沐倾狂双眸一亮,它不提醒,她还真忘记了,不过这家伙今天咋就这么的乖巧,竟会主动让她取名字,有诈!
“我觉得你没名字也可以。”她淡漠的说。
小白鼠听她这样说,跳到她腿上蹭啊蹭的,卖萌道,“不行,我要名字,这样才能和主人亲近一些。”哼,它现在要和她拉好关系,必须的。
章节目录 37.以后你就叫丑丑
沐倾狂看着腿上的小白鼠大跌眼镜,它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要不就是修习时撞到脑袋了,这还是以前那只凶巴巴又冷冰冰的小白鼠吗?
“主人,快点嘛!我要名字。”小白鼠继续卖萌道。
“你今天摔到脑袋了?”
“啊,没有啊……”小白鼠茫然的盯着沐倾狂,这取名字和砸到脑袋有什么关系。
“那你吃错药了?”
“呃,我没吃药。”小白鼠更是一脸茫然的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睁大眼睛与小白鼠对视着,突然笑道,“你真要名字?”
“当然啊。”小白鼠高声答道,它这是为了和她亲近。
“那好吧!以后你就叫丑丑。”沐倾狂笑嫣如花的说道。
小白鼠听着这名字眨了眨眼,脸上的神情比哭还要难看,啊啊啊,它不要叫丑丑,一点也不威风。
“不愿意?”沐倾狂看着它吃憋不敢吭声的模样,心里偷笑着,让你上次欺负我!
“呃,愿,愿意……”小白鼠笑眯眯道,它能说不愿意吗?主人分明就是故意在整它。
“你不是叫我丑女人,你不是想和我亲近一些,所以你叫丑丑,这样亲切多了。”沐倾狂摸摸它的小脑袋。
小白鼠悔的肠子都青了,它可以说它当时眼睛模糊了么,才会乱叫的。
“唔,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小白鼠爪子抱着沐倾狂保证道,为了以后站在所有魔兽面前威震四方,它忍!
沐倾狂见它这么乖巧,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站起身子便要回家。
“主人,我驮你回去。”小白鼠刚说完,突然变身化成一只差不多有老虎那么雄壮的大白鼠。
沐倾狂看着面前的大白鼠,吞了吞口水,然后满心欢喜的坐上去,哈哈哈,没想到,原来老鼠也可以当坐骑,她家丑丑真是太棒了!
丑丑还是很强大的,驮着沐倾狂飞快朝家里跑去,在快到家时,沐倾狂让它进去魔兽空间,她现在可不想让别人发现它,不然有些人肯定会来抢的。
“爹,我明天想跟你一起去参加任务。”饭桌上,沐倾狂同沐战说道,她应该去历练的。
“狂儿,你现在暂时不要展现自己实力比较好。”沐战不想沐倾狂轻易暴露会斗气的事。
沐倾狂看着他娇俏一笑,“爹,我可以男装,还可以带面具,到时候就没有认识我了。”这些她早就想好,乔装过后没有人会发现她就是沐倾狂。
沐战听他这样说觉得可行,反正他们都是在浮忘森林的边缘,他能打败的魔兽,以狂儿的实力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好,那你明天同我一起去。”沐战慈祥的笑道,她去历练一下也好。
晚上,沐倾狂躺在床榻上,双手摸着胸口的玉佩,差不多十天过去了,银瞳找到他的家人了吗?要是遇到上次追杀他的人怎么办?以他的实力,应该不会轻易出事,想必上次是遭人暗算了吧!
第二天,沐倾狂一身黑色男装,长发高高束起,脸上带着一张黑色面具,一走到街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因为她身上的凶煞之气,倒也没有人敢靠近她。
章节目录 38.乔装做任务
沐倾狂很快来到烈火佣兵团,沐战见她来了后,故意装作不认识的和她打招呼,然后给她介绍这里如何接任务。
沐战在家里早就和沐倾狂说好了,今天他们组成一个团去出任务,这样也比较有照应一些。
沐倾狂用了她以前的名字,地刹,其它佣兵见她打扮古怪,身上散发着冰凉之气,便也没有和她多说太多的话,而后一行十人朝浮忘森林里走去。
当沐倾狂用出强劲的青色斗气后,其它八人全部大惊,眼里均是崇拜的光芒,普陀镇斗师以上的人太少了。
有沐倾狂的斗气,他们一行十人的任务很快完全,任务完成后,他们交出任务需要的魔核,之后便可去领丰厚的酬金。
“爹,你们为什么不自己组成一个团队去做任务,为何非要依靠佣兵团。”回到家后,沐倾狂有些不解的问道。
沐战今天心情非常好,看着女儿强劲的斗技力量,他太开心了。
“像我们这种战士只能依靠佣兵团,这样大家一起可以互相照顾,自己组建万一出事没有任何保障,在佣兵团出事,我们会得到相应赔偿,而且我们杀的只是低级魔兽,那些魔核也不太值钱,我们拿的佣金比低级魔核卖的钱还要好。”沐战给沐倾狂解释着,这也是大家为何乐意去佣兵团做任务。
沐倾狂听后差不多明白,今天出去厮杀魔兽让她热血沸腾,看来以后她得多多出去历练才行。
从那以后,沐倾狂经常乔装打扮以地刹的身份去烈火佣兵团做任务,渐渐大家都对她熟悉起来,她在烈火佣兵团也小有名气,大家都愿意跟她一个组队做任务。
白天,沐倾狂出去做任务,晚上便去小森林里修习,如今,她体内的斗气越来越多,沐战给她的斗技,她也练得滚瓜烂熟,五项元素她也融合的非常好,只是它们全部停留在初级阶段,不管她如何吸纳元素融合,就是没能够升级。
初级召唤师的实力简直太弱了!
沐倾狂很想出去闯一闯,但想想自己的实力,她还是觉得差很多,便决定这半年继续待在普陀镇,等她斗气达到斗王级别,她就离开普陀镇回雷洛帝国都城。
这天,沐倾狂经过乔装走上普陀镇的街道,一上街便看到柳香在那里欺负人,这让沐倾狂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段时间,柳香竟然没有人来找她的麻烦,她要是没有猜错,估计是莫纤凉给柳家人施了压,所以他们才不敢。
这个莫纤凉还真是有些多管闲事,不过她现在挺感谢他的,因为她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会斗气的事。
“柳小姐,我娘还等着我回去给她熬药呢,你放我走好不好。”一个长相娇弱的少女看着柳香哭哭啼啼道。
柳香双手环胸,一脸嘲笑的盯着少女,“我看你这张脸不爽,你要是用这刀子把她割破,我就放你走。”
少女闻声,脸色刷地变得惨白,目光恐惧的看着面前的泛着寒光的匕首。
章节目录 39.欺人太甚
“怎么?不敢了?你不是想回家为你娘熬药吗?那就划破自己这张漂亮的小脸呀。”柳香笑得一脸盛气凌人,双眸里全是羡慕嫉妒,长得这么漂亮做什么,让她看得很不爽,她很想去找沐倾狂那个丑女,但想着三王爷对她说的话,她哪里还敢,只好找其它镇民出气。
少女眼泪不断往下掉,柳香的仗势欺人她是很清楚的,没想到,今天大祸会发生在她身上。
“柳小姐,求求你了,你能不能放我回去,我以后离开普陀镇,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哪个少女不爱美,她长相并不出采,只是端正而已,要是被毁容,她以后怎么办啊!
“不行,你要是想回去,今天就划破自己的脸。”柳香强势的说,似乎少女不划破自己的脸,她就不善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