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开,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他又咬了几口。
“喜欢我吻你吗?”他勾了勾唇,银瞳里闪着魅惑的迷人光芒,整张俊脸妖艳极了。
沐倾狂笑骂了一声妖精,妖娆的笑道,“喜欢,喜欢……”
圣轻鸿作势就要再吻,但沐倾狂伸手挡住了他的唇,娇俏的笑道,“今天不能再吻了,以后你每天只能吻我一次。”
“……”圣轻鸿不悦的蹙眉,一次怎么够?
“快点啦,我们去北极之巅,轻鸿啊,我腿软,怎么办?”沐倾狂拉着他的手撒着娇,小身子靠在他怀里,她好喜欢这样,可以随意的靠着他,好温暖。
圣轻鸿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然后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我背你。”
沐倾狂也不矫情,直接趴到他背上,双手紧紧圈着他的脖子,小脸趴在他宽厚又温暖的背上,嘴角全是幸福的笑容。
如果没有一切烦恼,他们就这样该多好啊……
圣轻鸿背着她快速飞下雪山,看着漫长飞舞的雪花,沐倾狂就想着上次他抱着她飞下雪山的唯美画面,真是太让人心醉了。
到了雪山下面,沐倾狂说什么也不愿意让他再背,而是要和他手牵手的走路,好不容易他的身体正常,当然要和他好好牵手。
花心非常懂事的不打扰他们,而是化成小精灵和丑丑肥肥小龙龙三个小家伙玩在一起。
恶魔岛去北极之巅并不是太远,只是越往里面走,气温越来越低。
“还是我背你吧!”圣轻鸿拉着沐倾狂停下步伐,地上太冰,空气也太寒,他担心她受不了。
沐倾狂呼了一口气,那温热的气才刚呼出,她就感觉好像要结冰了一样,这里的气温一点也不比21世纪的北极差啊……
最后她只好让圣轻鸿背她,他身上很温暖,所以也就不感觉冷了。
圣轻鸿背上她后朝北极之巅快速飞去,这样可以更快的到醉玲珑的住处。
随着圣轻鸿飞行,沐倾狂感觉自己走进了一片雪白的世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很漂亮,很梦幻,整一个白雪世界,没有一点杂色。
“轻鸿,你师父就住在这里面吗?这里气温这么低,她受得了吗?”沐倾狂好奇的问道。
章节目录 320.整你没商量【10】
“师父一直住在这里,她应该是可以承受的,不然也不会十几年都住在这里。”圣轻鸿淡淡道,曾经他请过醉玲珑跟他一起出这北极之巅,但她拒绝了,之后他便没有再提。
沐倾狂哦了一声,黑溜溜的眸子四处张望着。
随着圣轻鸿的带领,两人来到北极之巅最高的一座山峰。
当沐倾狂看到雪峰上的景色后,双眸里全是惊艳之色,这里犹如人间仙境般。
这座雪峰和其它地方完全不一样,这上面竟然种了植物,四周花花草草迎着风雪傲然的成长。
看着那些花草,她突然之间信心大增,这些花草都能承受风雪茁壮成长,她当然也可以迎接一切风风雨雨。
只要她迈过了,她就是赢家!
在雪峰下面只能看到这上面一片雪白,根本发现不了这上面住了人的。
雪峰顶上除了花草还有两排开得很艳丽的红梅,在红梅中间有几间竹屋立在那里,竹屋顶上被一层厚厚的雪覆盖,虽然这里很简单,但却看起来格外的赏心悦目。
突然竹屋的门打开,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人走了出来。
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精致的五官如这里的雪一样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一双眸子犀利的盯着沐倾狂,长发随风飞舞着,看起来冷艳又高贵。
沐倾狂定定的盯着那个白裙女人,最吸引她的是她那一头又长又白的头发。
她脑海里立刻浮现一个四个字,白发魔女。
用这四人来形容此时的醉玲珑特别适合。
沐倾狂看得出来,醉玲珑肯定不是普通人,她站在那里不动便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势感,似乎四周的人全部都不如她。
“师父……”圣轻鸿牵着沐倾狂朝醉玲珑走去。
醉玲珑目不转睛的盯着沐倾狂,为何她在她的脸上看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师父……”圣轻鸿见醉玲珑目不转睛的盯着沐倾狂看,忍不住再叫了一声。
醉玲珑这才收回打量沐倾狂的目光,淡淡道,“进来吧!”
说完,她率先迈步朝竹屋里走去,圣轻鸿冲沐倾狂微微笑,让她不要在意,醉玲珑也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平常话少之又少,但她对他真的很好。
竹屋的摆设很简单,但生活的需要品全部都有。
“轻鸿,怎么突然间来找师父了?”醉玲珑带着他们去一张竹桌边坐下,语气冷漠的问道,然后看了一眼沐倾狂,也差不多猜到圣轻鸿为何而来。
曾经,他就想改变他的寒体,但她觉得太危险,才没有告诉他办法。
他身边的女子是他心爱的女子吧!不然他绝对不会带她过来,现在他为了她,是不是想要改变寒体。
“师父,我想知道改变寒体的办法。”圣轻鸿也不拐弯抹脚直接说道。
醉玲珑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目光清冷的扫视他们俩个,沉声道,“你的寒体是天生的,想要改变,这算是逆天而行,我知道的办法只有六成成功率,你们确定还要试吗?”
章节目录 321.放逐之地【1】
六成成功率?沐倾狂握着圣轻鸿的手紧了起来,这样的话,连三分之二的成功率也没有,她心里不免担忧,这个冒险太大了。
圣轻鸿抿了抿唇,很确定道,“师父,我要试。”
醉玲珑看了一眼圣轻鸿,最后看向沐倾狂。
沐倾狂对上她的目光后,又看向圣轻鸿,握紧他的手道,“轻鸿,我们再考虑下好不好,这样太大的危险了。”
如果他出了事,她会悲痛万分的。
至少这样,他还能在她身边,如果他不在了,她又该怎么办?
“倾狂,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所以我们不能犹豫,至少有六成的把握不是么。”圣轻鸿摸着她的手安慰着她,还好是六成,而不是三成四成,那样的话,他可能也会没有信心。
“可是……”沐倾狂脸上全是担心。
圣轻鸿拍了拍她的手,看向醉玲珑道,“师父,你把办法告诉我吧!”
醉玲珑看了看他们,淡淡道,“改变你的寒体需要三样东西才能制出药,火灵珠,火焰幻鸟的蛋,还有眼泪。”
圣轻鸿和沐倾狂眨了眨眼,这三样东西一听就不简单。
醉玲珑继续说道,“火灵珠是一颗含有无比强大火元素的珠子,它是属热的,你是属寒,想要改变必须要它做药引,火焰幻鸟是火属性的,它的蛋含有强大的热能量,也是一个药引,而那眼泪,便是制药的关键。”
“师父,要谁的眼泪?”圣轻鸿好奇的问道。
“鲛人族圣女纯净而心甘情愿的眼泪。”醉玲珑一字字道,她可以帮他制药,但必须有这三道材料,而且她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沐倾狂的心紧了紧,眉头深深蹙起,想要拿到这三样东西恐怕不简单吧!
“好,我去找这三样东西。”圣轻鸿斩钉截铁道,只要有希望,他必须去试。
醉玲珑淡淡的盯着他,打击他道,“你以为这三样东西那么好找吗?说不定你还没有找到就死在半路上了,你确定你还要去找吗?”
“要,只要有希望,我就一定要试。”圣轻鸿目光清冷的冷冷道,为了倾狂,他必须改变自己的寒体。
“轻鸿……”沐倾狂拉着他的手蹙眉叫道。
圣轻鸿朝她露出一抹温柔的笑,银瞳里是自信的光芒。
醉玲珑看着圣轻鸿的模样抿了抿唇,她认识了他十几年,这是他来她这里这么多次,第一次露出笑容,看来面前的女子对他真的很重要,所以才会让他那么下定决心要改变寒体。
“火灵珠和火焰幻鸟在南边最炎热之地,鲛人族在南海,我只知道这么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醉玲珑淡淡说道。
“谢谢师父。”圣轻鸿满脸感激道,只要有一个大概方向,他便知道如何寻找。
醉玲珑微微点头,说道,“轻鸿,你去外面倒些雪露进来给她喝。”
圣轻鸿看了下沐倾狂,拍了下她的手便出去了,他知道师父有话和她说。
待圣轻鸿出去后,醉玲珑紧紧盯着沐倾狂,问道,“姑娘今年多少岁了?”
章节目录 322.放逐之地【2】
沐倾狂眨了下眼,她怎么问她多少岁了?
“我今年满十六岁。”沐倾狂淡淡笑道,她来这个世界仔细算算已经一年多了,今年年尾也就十六岁了。
醉玲珑哦了一声,竟然是十六岁,那就是十六年前出生的。
“你爹娘是哪里人?”她又很随意的问道。
“雷洛帝都的。”沐倾狂淡淡答道,她现在连她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只能说沐战和姚婉了。
醉玲珑蹙眉,雷洛帝都的?难道不是,但她为何总觉他们有几分相似,难道是这个世界上有几分相似的人。
“你们真打算去找那三样东西?”她满脸凝重的盯着沐倾狂。
沐倾狂脸上全是担忧,有些不知所措道,“我很怕他有危险。”
但要是圣轻鸿不解决寒体,他一定会很自责的,如今知道了办法,他肯定更加不会放弃,既然如此,她就和他一起去寻找,顺便寻找七窍玲珑心。
“任何事都会有危险,帮他改变寒体也好,这样他才能做个正常人。”醉玲珑望向窗户外淡淡的说道。
沐倾狂微微点头,这时圣轻鸿从外面端了两杯雪露进来,分别递给醉玲珑和沐倾狂。
醉玲珑深深看了圣轻鸿一眼,又语重心长的给他交待一些事,毕竟他是她的爱徒,当初会收下他,也算是他们有缘份,她自然是希望他过得好。
“师父,你知不知道血咒?”圣轻鸿淡淡的问道。
“血咒?”醉玲珑惊讶道,卡维斯大陆上还有血咒么。
圣轻鸿握紧沐倾狂的手,伸手摸了摸她脸上的胎记,阴冷道,“倾狂从小被人下了血咒。”
醉玲珑紧紧盯着沐倾狂,心底全是诧异,她才十几岁怎么会中血咒,她脑海快速运转起来,即而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她脑海里,她不知道她猜得对不对。
“血咒可是很神秘又凶残的异术,你们找到办法解决了吗?”
“没有,我们在找七窍玲珑心,师父知道这个吗”圣轻鸿也不隐瞒的直接告诉醉玲珑。
醉玲珑叹气道,“七窍玲珑心哪里那么容易找到,或者说,根本找不到,除非你把大家都杀了,一个个剖开他们的身体去检查,不然你如何知道谁是七窍玲珑心。”醉玲珑不是要打击圣轻鸿,事实也是如此,“除非找到下血咒之人,不过那人既然要害她,肯定是不会帮她解除的。”
圣轻鸿和沐倾狂脸色一阵黯然,想要找到下血咒之人那得多难,更何况,就算找到那人他也不会帮忙的。
沐倾狂觉得上天给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重新给了她生命,却让她过得如此痛苦,还不知道她何时会死掉。
“顺其自然吧!”沐倾狂安慰着圣轻鸿,反正他们尽心去找,找到了更好,没找到,只能顺其自然。
她不想再愁眉苦脸,她只想好好过好跟圣轻鸿在一起的每一天,就算将来,她魂断这里,她也不会有太多的遗憾。
圣轻鸿哪里甘心,他无法接受将来某天他亲眼看着她离开,那样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章节目录 323.放逐之地【3】
他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一定会随她一起去,他不要带着有她的记忆,独自一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那样活着只会让他更痛苦。
醉玲珑看了看沐倾狂没有再说话,她倒是挺淡定的,只可惜,她也没有解血咒的其它办法,所以没法帮她。
圣轻鸿和沐倾狂没有在醉玲珑这里待太久,两人陪醉玲珑说了一会话便离开了。
“轻鸿,我们真的要去南方吗?”沐倾狂趴在圣轻鸿背上问道。
“嗯,难道你不想我可以随时这样背你吗?”圣轻鸿心里是有些小小愉悦的,但只要想到沐倾狂的血咒,他就非常的不高兴,那个该死的下血咒的人,千刀万剐,他都觉得便宜了那人。
沐倾狂咬着他的耳朵噗噗笑,她何尝不想,她当然想,她会和他一起去找到那三样东西,这段时间,就让他们好好的快乐的度过。
反正就算她忧愁,那颗七窍玲珑心也不会出来,何不顺其自然去寻找,有时候越强求,反而越得不到,说不定惊喜会在不经意间来到她面前。
圣轻鸿和沐倾狂两人出了北极之巅便骑马朝南方奔去,同行的还有黑虎三人,花心化成小精灵和丑丑它们玩得不亦乐乎。
南边那里有两个国家,一个是西贡,另一个是凤临。
沐倾狂猛然间想起上次沐峰和她说的,南边那里不是有一个放逐之地,他们这次去南边会不会经过那里。
她想过了,去寻找这三样奇特的东西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历练,虽然现在不能修习斗气和召唤师,但历练还是可以,这样她可以把斗技练得更加精湛。
大约赶了半个多月的路,沐倾狂五人终于到了西贡和凤临的交界处。
“主子,王妃,我们今天晚上就在凤临的日落城休息吧!”黑虎看了看前方坐落在夕阳下的都城恭敬的说道。
圣轻鸿微微点头,到了凤临帝国,现在离最南边的炎热之地也不远了。
“黑虎,不要叫我王妃,太引人注意了,就叫我倾狂吧!”沐倾狂提醒着黑虎,毕竟他们现在在外面,少引人注目会比较的好。
“属下不敢。”黑虎一本正经道,他哪里敢直接叫王妃的名字,就算王妃愿意,他们爱吃醋的王爷也是不会答应的。
果然,圣轻鸿开口了,“这样吧!叫她夫人好了。”
沐倾狂看着圣轻鸿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冲他翻了一个白眼,他这是在告诉四周的人,她是他的夫人,谁也休想打她的主意么。
黑虎三人连连点头,即而五人朝日落城奔去。
此时的南方已经渐渐接近春天,气温非常的温暖适宜,到处都是一片绿色,春暖花开。
沐倾狂知道凤临是一个女权国家,在这里女尊男卑,男人不能进朝为官,所有的官员全部都是女的,在这里,男人没地位,女人才有地位。
如果男人犯了错事,女人可以随时休了他,或者处罚他。
“凤临帝国的女子比其它帝国的女子有地位多了,在这里她们想纳夫君就纳夫君,而其它国家,却是男的可以纳很多妾。”沐倾狂一边打量四周一边淡淡说道。
章节目录 324.放逐之地【4】
“凤临的女子都是真汉子,她们有些比男人还要厉害。”圣轻鸿面无表情的冷冷道,凤临的军队全部都是女子带领,她们不仅英勇,作战的战术也好,女子在凤临的地位要比男子尊贵很多。
沐倾狂不仅想到凤语诗,她应该不像外表那么柔弱吧!
还不知道她以后会想什么办法来对付她。
黑虎很快选好酒楼订好房间。
吃饭时,花心溜了出来,这人族的生活就是精彩,比精灵族好玩多了。
小龙龙也跑了出来,坐在桌边慢条斯理的吃饭,这把丑丑和肥肥急死了。
看着他悠哉的模样,它们俩个超级羡慕,还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才能晋级神兽,现在沐倾狂又不能修习,它们的晋级会更加的慢,所以它们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化成丨人的小龙龙吃东西,那叫一个嫉妒恨啊……
小龙龙一脸酷酷的像个大人似的坐在那里优雅的吃东西,脸上闪着狂傲的光,羡慕死丑丑和肥肥!
吃过饭,沐倾狂见天色还很早,便拉着圣轻鸿出去走走,上次花涯说那个血咒是从凤临帝国传出来的,不知道对她下血咒的人是否还在凤临帝国,等从南边回来时,她得来凤临好好查一查。
伤害她的人,只要她还活着,她一定要揪出来。
街道上很多打扮漂亮的女子,一个个犹如出水芙蓉般。
当她们看到沐倾狂后,眼里都露出嫌弃嘲笑的光芒,凤临帝国的人是很排外的,她们非常不喜欢其它国家的人来她们帝国。
她们本身长得漂亮,现在沐倾狂脸上有那么一块胎记,她们便觉得沐倾狂有些低人一等。
“你们是哪个国家的,来我们凤临做什么?”其中一个女人走上前挡住沐倾狂的去路厉声问道。
“路过凤临罢了。”沐倾狂语气也是不太好,充满了瞧不起凤临的意思,凭什么她们可以这么排外,她就不相信,她们不去其它国家走动,真是自以为是。
周边又走过来几个女人,她们一边打量沐倾狂,一边打量圣轻鸿。
圣轻鸿最讨厌别人这样打量他,英俊的脸犹如阎罗般黑沉沉的,银色的瞳孔里泛着慑人的寒光。
“既然是路过,还不赶紧的离开。”另一个女人指着沐倾狂轻蔑道,长得这么丑,来她们凤临简直是有损她们凤临的面子。
她们排外的还有另一个原因,凤临盛产各种名贵的玉和珍贵的矿石,所以她们不喜欢其它国家的人来她们帝国,生怕他们是来打她们的玉和矿石的主意。
圣轻鸿瞪了瞪说话的女人,沉声道,“离不离开还轮不到你来管。”
语落,他拉着沐倾狂的衣袖傲然的离开。
那几个女人见状,走上前强势的挡住圣轻鸿的路,厉声道,“你们站住,离开我们日落……”
说话的女人话还没有说完,圣轻鸿一脚朝她身上狠狠踢去,顿时,那个女人如一个皮球被抛飞了出去,而后重重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PS:今天完,明天继续,留言啊留言,投票啊投票~~有木有看到我在深情的呼唤你(*^__^*)
章节目录 325.放逐之地【5】
四周的人见状全部愤愤不平的瞪着圣轻鸿,他竟然敢伤害她们凤临的人。
“你们这几个外来人竟然敢在我们这里撒野,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人群中有人高声呼道,原本她们还不好动手,现在他们先动手了,这样她们正好可以有理由杀了她们。
沐倾狂看了看说话的女人,嘴角浮着冷笑,她们要是想动手,她不介意和她们动动手。
排外也不带这样的,难道其它国家人都不能从凤临路过了,这也太自私了吧!
“你们要是敢动我的主子和夫人,别怪我们不客气。”黑虎走上前一身杀气的冷冷道,凤临的人还真是霸道,曾经,他来过几次,反正她都很排外,盯人就像盯贼似的。
“哼,是你们先打人的,你们还有理了不成。”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冷冷的瞪着黑虎。
黑虎冷笑一声,面色冷沉的哼道,“我记得好像是你们没礼在先,既然如此,我们自然不会客气。”
“大家不要跟他们嗦,直接杀了他们。”人群中有人再次叫嚷起来。
随着那人的叫嚷,其它人纷纷举着手叫嚷起来。
“黑虎,既然她们想动手,不如我们就和她们动动手,免得浪费口水。”沐倾狂制止住要说话的黑虎,反正争辨也没有用,何必浪费时间,直接大打一场才是王道。
“人长得丑,口气倒是不小,我要挑战你。”
这时候从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女子,她穿着一件蓝色的裙子,身上散发着一股阴狠的煞气。
沐倾狂微微笑,风轻云淡的答道,“好。”
“倾狂加油!”旁边的花心手舞足蹈的叫道,她对沐倾狂可是十分有信心的。
“主人啊,你要是没赢,那就太丢小龙龙的脸了。”小龙龙双手环胸扬着精致的肥嘟嘟的小脸狂傲道。
沐倾狂嘴角抽搐,她丢它的脸?死小龙……
“凤临国的人很擅长用蛊,你要小心一些。”圣轻鸿凑近沐倾狂耳边小声的交待着。
沐倾狂微微点头,原来她们会用蛊,那说不定会用血咒的人真的隐藏在凤临帝国。
“是你先出手,还是……”蓝裙女子话还没说完,沐倾狂飞身如离弦的箭冲她急快的冲动,握紧的拳头带着千斤重的力道朝她的胸口狠狠打揍去。
蓝裙女子在感觉到沐倾狂带来的急风后,双眸微微眯起,抽出一柄剑朝沐倾狂直直辟去,强大的劲风一点也不比她差。
沐倾狂挑眉,这蓝裙女子应该是一名高级战士,她的力道很强大,动作也快,很明显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看来她们这次来南边,已经被人盯上了,或者可以说,离开秦天以后就被人盯上了。
她在心里冷冷笑,看来是有人不想让他们好好过了。
街道上,沐倾狂和蓝裙女子凶猛的斗在一起,四周围观的人全部退开留出空地给她们。
沐倾狂一招招天阶斗技朝蓝裙女子身上打去,但蓝裙女子似乎不是普通人,她的身子异常的灵活,总是能躲开她的攻击。
章节目录 326.放逐之地【6】
沐倾狂想,这个女子肯定不止是战士,想必也是修习过斗气斗技的,不然怎么可能那么敏锐的躲开她的攻击。
她双眸眯了眯,最后释放出斗圣巅峰级的斗气,白色的斗气犹如闪电般朝蓝裙女子身上狠狠攻去,空气里一股强大的斗气在源源不断的涌动着。
蓝裙女子脸色微微变了变,飞身跃上半空中躲开沐倾狂的攻击,同时,也释放出一股白色的斗气。
沐倾狂在看到对方的斗气后,眼底的冷笑更浓,不知道是圣秦仲舍得下手笔,还是凤诗语舍得下手笔,竟然派了一个斗圣来对付她。
他们都知道她是斗圣,自知派斗圣级别下的斗者对她肯定没有用,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
沐倾狂和蓝裙女子在半空中狂飞乱舞,两人都是斗圣,而且斗技也都是天阶,现在比的便是谁的斗技更精湛一些。
“天啊,那个女人很厉害啊!”花心双手握拳惊呼道,不然以沐倾狂的力量肯定能很快击败她。
小龙龙黑碌碌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半空中的两道身影,饶有所思道,“虽然现在她们打成了平手,但我敢肯定主人一定会赢的。”
他的语气十分的确定又肯定。
圣轻鸿突然间觉得这个小龙龙顺眼多了,他的倾狂怎么可能比那个蓝裙女子差。
四周的人全部睁大眼睛震惊的盯着半空中两道霸气的身影,眼里全是惊讶之色,没想到她们全部都是斗圣,而且那些超快的斗技,根本不是她们可以比的。
沐倾狂不断使用着沐家的天阶斗技,她想看看对方的斗技到底有多厉害,需不需要她使用明阳老人给的焚天诀斗技。
蓝裙女子四周杀气腾腾,每一招都是致命的,似乎不将对方杀死,她就不会善罢干休。
沐倾狂在她身上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就是杀气。
她以前做杀手出任务时也会散发这样的气息,看来对方应该是某个杀手组织的。
在一番比试过后,沐倾狂看出对方的天阶斗技已经练得很精湛,想必是经常出任务的。
斗技只有越练才会练厉害,就好像刀,越磨越锋利。
蓝裙女子见在对方身上占不到半点便宜,有些恼羞成怒,即而抽出一柄软剑朝沐倾狂身上挥去,沐倾狂见状,拿出那根很少用的黑鞭,她想,或许以后应该多用用黑鞭,这样才会用起来更拿手。
沐倾狂原本想用暗元素力,但最后想,她现在还是暂时不要在敌人面前轻易暴露召唤师的力量,免得他们一会又想什么阴招,毕竟她现在只是中级召唤师,又不是什么强大的召唤师,要是遇上更高级的召唤师,她根本不是别人的对手。
黑鞭在她的斗气催动后,周身散发着冰冷的白芒。
沐倾狂身形闪动如风驰电掣般冲向蓝裙女子,手里的黑鞭带着浓厚的斗气狠厉的抽向对方,同一时刻,她暗暗催动焚天诀铁沙拳的力道,顿时,黑鞭上的力道犹如千斤般动。
章节目录 327.放逐之地【7】
蓝裙女子面色冷酷的无视掉沐倾狂手里的黑鞭,当她的软剑挥上去时,沐倾狂的黑鞭将她的剑紧紧缠住,她暗暗运气,右手重重甩动,蓝裙女子手里的剑便被黑鞭千斤般重的力道给抽飞了出去。
趁着对方惊讶之时,沐倾狂眼里厉芒闪动,手里的黑鞭犹如一条毒蛇捕食般狠狠击向对方的胸膛。
“啊………”蓝裙女子惊声一叫,身子朝远处的屋顶飞去。
沐倾狂见状,快速释放巅峰级的白色斗气朝她背后的胸口击去,原本想逃的蓝裙女子本就受了一击,此时速度慢了一些,沐倾狂又是想要她的命,自然是又快又狠,但那蓝裙女子的实力似乎也不低,再加上距离远,她很快就躲开了,身子朝屋顶的另一边跌去。
“啊,她逃走了……”花心见状焦急的大叫起来。
沐倾狂并没有去追,而是飞身落在圣轻鸿身边,面色冷酷道,“让她走。”
花心闻声不再叫嚷,反正沐倾狂说怎样就是怎样。
“你们还要再打吗?我们只是路过日落城,你们不惹我们,我们自然不会犯你们,不然,就拿拳头说话!”沐倾狂挺直身子,一身阴冷的煞气,说到最后她伸出手紧紧握了一个拳头,刚刚她和蓝裙女子的打斗,她们眼里的惊讶,她全部看在眼里。
这代表她们的斗气并没有达到斗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她运气这么好全部能到斗气。
她想她们肯定不会再轻易动手,毕竟那样吃亏的会是她们。
果然,沐倾狂说完话,周边围观的人只是静静的盯着她并不说话也不动手,过了好一会,那些人才戒备的缓缓散去。
“王妃,为什么不去追刚刚那人?”黑虎很不解的问道,那人分明就是想来刺杀主子和王妃的,她只是混在人群里罢了。
“等我们过去时,想必她也走了。”沐倾狂面无表情道,那个女子也是斗圣,她的实力很不低,她刚刚能躲开她最后的斗气,就足以证明她的实力,她是故意从那边掉下去的吧,这样好方便逃跑。
反正她死不死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
她死了,追杀他们的人依然会追杀产。
她没死,追杀他们的人也会继续追杀。
与其如此,她何必浪费精力去追,只是现在,他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想必要害他们的人一定会穷出不断,想尽各种办法。
沐倾狂没有再闲逛的心情,便拉着圣轻鸿的衣袖要回去,她们现在还是好好计划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房间里,圣轻鸿,沐倾狂,黑虎三人坐在一起。
“主子,王妃,我们要去南边最炎热之地好像要经过放逐之地,过了放逐之地才是南边最炎热的地方,听说那里是一片很大的沙漠,没水没有任何植物,而且那里温度很高,我们还还要去吗?”黑虎眉头紧蹙着,如果是森林还好,但偏偏是沙漠,没水没植物,一个不好,要是他们遇上沙尘暴,那样会很难脱险的。
章节目录 328.放逐之地【8】
“去,一定要去。”沐倾狂很确定道,如今,她们已经来了南边,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来之前,醉玲珑就说了会很危险,但他们既然来了,就总得试试。
如果能找到那三样东西,帮圣轻鸿改变寒体,她觉得做什么都值。
圣轻鸿目光紧紧的盯着桌上的地图,放逐之地不是一个好地方,听说那里很混乱,是一个充满邪恶,杀戮,各种浴望的罪恶之城,比起恶魔岛不知道要乱多少倍。
“没有其它的路进去沙漠吗?”圣轻鸿淡淡的问道。
“主子,蚀日荒漠是卡维斯大陆的禁地,听说那里非常的炎热,那片沙漠的上空偶尔会出现两个太阳,就算是大陆上的强者也不敢轻易去那里,放逐之地正好将那里与大陆隔开,所以必须要经过放逐之地。”黑虎凝重的答道,这些也是他最近调查清楚的。
他可不想主子和王妃因为要去拿那什么火灵珠和火焰幻鸟的蛋出什么事,虽然他也很想主子改变冰冷的寒体,做一个正常人。
沐倾狂挑眉,眼里全是惊讶,竟然偶尔会出现两个太阳,这也太奇葩了。
如果真有两个太阳,他们进去那沙漠岂不是会被烤成肉干。
“我们就从放逐之地过去。”沐倾狂淡淡的说,她以前想过去放逐之地历练,如今只是提前罢了。
只可惜,她如今不能再修习,斗气和召唤师都只能停留在现阶段,不知道她是否有能力从放逐之地走出去,这样也算是很好的历练。
“我再考虑一下。”圣轻鸿面色凝重道,而后挥手示意黑虎出去。
待黑虎出去后,沐倾狂挑衅的盯着圣轻鸿,“你这是怕了?”
圣轻鸿走到她面前,目光深情的盯着她,轻笑道,“是的,我怕了。”
他怕那里太危险,他怕她受到伤害,两个太阳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他不能轻易冒险。
“胆小鬼。”沐倾狂瞪他,她何尝不明白他的心意,她站起身子与他平视,伸手帮她整理着衣服,轻笑道,“轻鸿,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的事在等着我们,但我们总是要去面对的,我没有那么脆弱,所以相信我,只要你在身边,就算再危险,我也不怕。”
我也不怕四个字,她说得无比斩钉截铁,反正她现在情况已经很糟糕,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如好好去闯一闯,如果真能帮他改变寒体,也算是完成她的一个心愿。
就算将来有一天,她离开他了,他也能做一个正常人,然后遇到另一个她,做一对正常的夫妻。
可是这样一想,她心里是浓浓的酸涩,她怎么可能接受他和其它女人在一起。
但要是她真的离开了,她又希望他幸福,她不希望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倾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