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哥,我们应该去前面的秦柳河,那里最多的花灯。”圣岩提醒着圣轻鸿,脸上是兴奋的笑容,他每次上街几乎都是一个人,如今这么多人一起,他觉得很好玩。
“那我们赶紧去呀!”花心眉飞色舞道,这还是她第一次放花灯。
圣轻鸿微微点头,便带着沐倾狂朝秦柳河走去,他们去时,河边很多人。
秦柳河是秦天帝都中一条很大的河流,河岸两边很多店铺,河水两旁也有很多人的商船,四周既有悠扬的琴声,也有悦耳的琵琶声,很是热闹。
沐倾狂看着这热闹的一条长河,心情也愉悦起来,以前她从来没有放过花灯许过什么愿,因为以前的她和天刹根本不相信什么许愿的,但如今,她却想许愿,希望有一天,愿望能够实现。
黑鹰和黑豹去买了很多花灯过来,黑虎双眸犀利的扫视四周,这秦柳河太多人,主子和王妃这样出来似乎很显眼,说不定就会有人使坏心思。
PS:今天八更,明天继续~~~
章节目录 310.有多远滚多远【10】
沐倾狂从黑鹰手里拿了一个莲花花灯,而后点燃里面的烛火,拉着圣轻鸿的衣袖一起朝秦柳河边走去。
河岸边很多人,黑虎和黑豹立刻围出一片空地,不让其它人接近他们。
花心和圣岩同样选了一个好看的花灯朝岸边走去。
沐倾狂把花灯放在水里,而后双手握拳在前开始许愿,默念一会后,她才缓缓睁开眼睛,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
以前她从来不知道愁,现在也知道了愁。
看了看身边闭着眼睛许愿的绝美男子,她勾了勾唇,突然又觉得这一切愁值得。
来到这个世界,很庆幸遇到了他。
是他让她享受到了以前没有过的关怀,她可以在他面前无所顾忌的发脾气,闹别扭,撒娇。
她看了看远处张灯结彩的河堤,不知道天刹现在过得好不好,是否会像她一样悲催,她自然是希望她过得好好的,不要像她这么纠结郁闷。
“许了什么愿?”圣轻鸿见沐倾狂在发呆,眉头微微蹙起。
沐倾狂被拉回神,她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笑眯眯道,“不告诉你,这样就不灵了,等哪一天实现了,我再告诉你。”
圣轻鸿也不逼问,他知道,她的愿望里一定有关于他的,就好像他的愿望里一定有关于她的。
“倾狂,我们可不可去游河,你看好多人在船上游玩。”花心放好花灯后扯着沐倾狂的袖子撒着娇。
沐倾狂心想,她们难得出来一次,又碰上这么热闹的夜晚,不如就好好去玩玩,顺便把某些人躲在暗处里的人引出来。
从她下午出去,她就知道一直有人躲在暗处跟着她,既然如此,她就给对方一个机会,有本事就出来刺杀她好了。
黑虎很快去租了一艘游船,船上有丰富的酒席,还有弹奏的女子。
沐倾狂上船后扫了扫那些伺候的人,还有弹奏的几个女子,而后拉着圣轻鸿走到甲板上吹风。
“倾狂,过几天我带你去我见师父。”圣轻鸿轻笑道。
“你师父?”沐倾狂眨眼道,他这么厉害,他师父一定也很厉害的吧!
圣轻鸿抿了抿唇,银瞳里带着惑人的光,悠悠笑道,“他知道解决我寒体的办法,这样我就能改变我的体质了。”
沐倾狂听得双眸微亮,眉毛笑弯弯的,即而她又郁闷起来,“改变你的寒体是不是很危险?”
既然他师父早就知道,他为什么一直没有改变,那只能说明,他师父知道的办法很危险,所以才没有告诉他。
“是有一丝危险,但我们总要试试,我不想一直不能抱你。”圣轻鸿笑着说,心里有些苦涩,他想他的运气不会那么差,师父告诉他,要是不成功他便会消失,但要是成功了,他的体质便会和正常人一样。
沐倾狂的心提了起来,恐怕不止一丝危险吧!
他的寒体是天生的,哪里能够那么轻易改变。
“答应我,不要伤害自己。”沐倾狂突然抓着他的手沉声道,如果太危险,她宁愿他不要试,她可以慢慢去适应他的身体温度。
章节目录 311.整你没商量【1】
圣轻鸿想摸摸她的头,最后手僵在半空中。
“相信我,我不想不能抱你,不能摸摸你的头,不能吻你,所以我们试一试。”圣轻鸿很坚定道,这次不管如何,他一定尝试。
沐倾狂胸口有些闷闷的,最后微微点头,反正她在他身边,如果太危险,她不会让他试的。
突然她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香味,不知道是不是上次中了南宫紫云那药后,她的嗅觉一下子变得敏锐起来,她在圣轻鸿的手上狠狠按了下,又用眼睛朝他使眼色。
圣轻鸿同样是警惕的,自从上次出事,只要带沐倾狂在外面,他都会异常注视四周。
砰的声音传来,沐倾狂知道有人倒下了,看来那香味有问题。
她拉了下圣轻鸿,即而两人也倒在地上,船上其它人也全部倒在地上,唯有那几个弹奏的女子还好好的坐在那里,在看沐倾狂他们都倒下后,几人嘴角是妖娆的笑。
少顷,一道黑光在船舱里闪起,一身黑裙带着黑色面纱的南宫紫云站在那里,那双妖娆的眸子里充满了恨意。
上次因为她一时太大意,竟然让他们找到了解药,还让他们把暗系精灵族的暗黑魔杖拿走了,花心那个贱人也把光明权杖拿走了,最后,他们还把她的地下城给毁了。
这个仇,她必定要跟他们报。
她缓缓走出船舱,看着倒在地上的众人,嘴角泛着阴狠的笑。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南宫紫云拂了拂衣袖冷冷道。
那几个弹奏的女子迅速站起身子拿出剑朝沐倾狂他们走去。
突然一道龙啸声响起,原本倒在地上的小龙龙化成黑色巨龙朝南宫紫云凶狠的嘶吼着,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出来害人。
南宫紫云一看到小龙龙吓得惊慌失措,飞身朝岸边跃去,她最怕这条死龙了,就是它毁了她的容貌。
小龙龙自然不会放过她,便朝她追去,南宫紫云感觉到背后的风,额头划过一些冷汗,这条死龙,竟然敢伤它。
“暗黑魔龙,你是暗系精灵族的魔兽,你竟然帮着外人。”南宫紫云自知跑不过便转身怒目瞪着小龙龙,气死她了,这原本是她暗系精灵族的魔兽,竟然被那个丑女给契约了。
小龙龙瞪了瞪南宫紫云,傲慢道,“哼,你都打不过我,传承记忆告诉我,谁打得过我,那暗黑魔杖就是谁的,自己力量不行怪谁呢。”
“南宫紫云,果然是你。”沐倾狂冷冽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刚刚那几个精灵还没动手,便被她和圣轻鸿解决了,所以她朝南宫紫云追来了,她欺负过她的,她要亲自报。
秦柳河因为沐倾狂那条船的打斗,还有半空中小龙龙,南宫紫云,沐倾狂三人的身影一阵暴动,胆小的人被吓得一阵乱窜,飞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南宫紫云见沐倾狂来了,眼里的恨意更深,轻蔑的笑道,“原来你也长得这么丑,上次还敢带着漂亮的人皮面具,人再丑,带着面具依然丑,真不要脸。”
章节目录 312.整你没商量【2】
“彼此彼此,至少我现在敢不带人皮面具,你敢摘下你脸上的面纱吗?”沐倾狂讥笑回去,自己的脸那样还敢说她。
南宫紫云怒,她的脸比沐倾狂的胎记还要恐怖吓人,估计她要是摘下面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怕她,对她指指点点。
“你这个贱人,竟然拿走我暗系精灵族的暗黑魔杖,把它还给我。”这是她今天来的主要目地,杀了沐倾狂才能拿到暗黑魔杖,原本她以为暗黑魔龙走了,哪知道竟然跟着沐倾狂了,她不是中了她的迷魂散,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沐倾狂扬了扬下巴,高傲道,“暗黑魔杖是能者取之,你自己没能力,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叫嚣,今天,我要好好收拾你。”
语落,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暗黑魔杖。
暗黑魔杖在她的催动下,散发着一股很浓重的暗元素力,自从她和暗黑魔杖契约后,使用暗黑魔杖的方法很自然的传承到了她的脑海里,不然她还不知道如何使用这暗黑魔杖。
南宫紫云看着暗黑魔杖,眼里是贪婪的光芒,真的被这个丑女拿出来了,她费了那么多心思都没有拿到,竟然让她捡了一个便宜。
“南宫紫云,想不想尝试下暗黑魔杖的威力。”沐倾狂举着暗黑魔杖面无表情的冷冷道,双眸里泛着一抹邪恶的笑。
南宫紫云脸色微微变了变,转身就跑,说实话,她还不敢面对暗黑魔杖。
沐倾狂怎么可能给她跑的机会,上次在黑水池边,她那么折磨他们,今天晚上,她必定要好好收拾她,顺便让躲在暗处的人好好看看,她,沐倾狂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一道暗元素气势磅薄的朝南宫紫云的背后如闪电般击去。
南宫紫云感觉到强大的暗元素力后,深深吸了口气,转身以手推动,强大的暗元力同时对上。
沐倾狂知道南宫紫云暗元素力很强,她拿着暗黑魔杖朝她冲去,穿过暗元素力,拳头狠狠朝南宫紫云胸口打去。
南宫紫云没想到沐倾狂可以穿透她的暗元素力,那一拳来得又急又重,她被重重击飞出去,在她转身间,沐倾狂的拳头再次挥了上来,那拳头的力道足有上千斤,就算她是修行者,打在她身上还是很痛。
“贱人!”南宫紫云被击中两拳,只感觉胸口一阵发疼,即而快速飞闪开,这个丑女力量怎么会这么强大。
沐倾狂红唇微扬,双眸里泛着嗜血的光,竟然敢骂她贱人,一会儿就让她好好看看,到底谁是贱人。
南宫紫云怒目间,一道白色的斗气如灵活的蛇缠上她,在她挣扎时,沐倾狂用焚天诀的群火狂暴打上去,如火般的斗气将南宫紫云包围着,下一秒,她挥动手里的暗黑魔杖,当头一棒朝南宫紫云的脑袋上狠狠敲去。
南宫紫云双手不停的对付白色斗气和火焰斗气,在感觉暗黑魔杖来了后,吓得大惊失措,虽然她跑得快,但暗黑魔杖还是重重砸在她的肩膀上,一股鲜血四处飞溅,痛得她呲牙咧嘴,整张脸扭曲起来。
章节目录 313.整你没商量【3】
沐倾狂没有半点同情,她以前的双手不知道沾染多少人的血,现如今对付敌人来,她是绝对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死对方。
免得以后夜长梦多,斩草不除根,只会为自己养个麻烦。
所以在南宫紫云化成一只如蚊子般的黑色小精灵时,她高举暗黑魔杖释放出一股暗元素力,厉声道,“束缚。”
暗元素力以闪电般的速度朝四周扩展开,将南宫紫云紧紧束缚在一个空间里,随着沐倾狂伸出左手收力量,南宫紫云被一点点拉近,最后不得不化成丨人鱼死网破的朝沐倾狂攻去。
她知道她今天不会放过她,既然如此,她们一起死好了,这样谁也休想得到暗黑魔杖。
沐倾狂见南宫紫云疯狂冲来,运起体内的斗气,渐渐,她四周犹如披了一件白色的斗气纱衣,将南宫紫云的暗元素力全部抵挡在外面。
她举着暗黑魔杖,霸气的吼道,“破灭斩!”
她周身泛着纯白的光芒,犹如高贵的天使,但暗黑魔杖散发的黑暗光芒,让她又犹如魔鬼般。
南宫紫云只觉得有什么力量在拉扯她,让她脑袋痛得似乎要爆炸开,即而只见一道纯厚的黑色光芒将她紧紧包围,少顷,砰的一声,南宫紫云的身体被炸成碎片。
沐倾狂拿着黑暗魔杖悬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扫视着秦柳河畔,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一抹邪恶的光芒,嘴角微微张扬,脸上那块红色胎记更是发亮。
半空中,她飘渺的身姿让地上的人全部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色的发丝随着寒风不断飞舞着,此时,她身上的斗气散去,整个人被黑色的光芒包围,犹如黑暗女王般悬浮在半空中,妖娆,邪恶,霸气。
“哇噻,那暗黑魔杖也不错哟。”花心站在般甲板上拍着手掌欢快笑道,原本上船时,她就感觉那几个弹奏的女子有问题,或许是因为大家都是精灵的关系,所以她给黑虎他们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时刻警惕着,免得中计。
毕竟上次在南宫紫云手里吃了亏,她哪里还敢不谨慎些。
“那当然。”小龙龙扬了扬下巴傲慢道,不然它才不守护呢,不是珍贵的宝贝,它才看不上。
“切,我的光明权杖更厉害。”花心鄙视的看小龙龙一眼,扬着下巴高傲的说道。
小龙龙扬着帅气的小脸冲她翻白眼,真是自恋!
圣岩诧异的盯着半空中的沐倾狂,心里微微一动,她很厉害,他再看向圣轻鸿,脸上全是震惊和目瞪口呆,传说五哥病弱无能力,他刚刚用的白色斗气是什么,那可是斗圣的境界,他吞了吞口水,心里是深深的震憾,难道他一直以来都在装?
圣轻鸿见圣岩看他,也没有解释什么,反正现在,他已经不打算隐瞒了。
沐倾狂收好暗黑魔杖朝船上飞去,少女白色的身影,让四周还在围观的人一阵心神荡漾,她竟然是斗圣,众人再朝她的船上看去,在看到她走向圣轻鸿后,大家都反应过来,她不就是五王爷的王妃么!
章节目录 314.整你没商量【4】
众人这样反应过来后都是惊呼不已。
没想到那个长得丑的女子竟然是斗圣,天啊,她的年龄应该不大吧!那么年少就到了斗圣,太不可思议了。
大家脸上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但刚刚半空中,她用的就是白色的斗气,还有那黑暗的光芒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暗处,凤诗语和沐清蓝惊的目瞪口呆。
沐清蓝没有想到圣轻鸿竟然会斗气,她一直以为他是废物,没想到他竟然是斗圣,怎么可能,外面传他不是不能修习斗气么,他又怎么会斗气。
她心里全是震惊,双手紧紧捏着,圣轻鸿是斗圣,沐倾狂也是斗圣,他们俩个要是联手,一般人哪里伤害得了他们,幸好她刚刚没有安排人动手。
本来她是想安排人动手的,但发现那船上有异样,她就暂时没有下命令,还好没有下命令,不然她的人肯定会全部死!
凤诗语震惊过后一脸的平静,她早就觉得圣轻鸿不简单,没想到他隐藏得这么深,竟然是斗圣,那个丑女竟然也是斗圣。
现在的她也就是六星斗尊,这还是她天分很好才修行到的,他们会不会太变态了。
她突然间发现,想对付沐倾狂似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幸好她没有冲动,不然下场不好的绝对是她。
看来要解决沐倾狂不能正面对付她了。
“我们走吧!”凤诗语淡淡的说,她不是暴躁的人,反正来日方长,她总会想到办法对付沐倾狂。
沐清蓝微微点头,冷冷的看了看船甲板上站在圣轻鸿身边笑嫣如花的沐倾狂,最后转身愤愤不平的离开。
沐倾狂在笑着和圣轻鸿说什么,但眼角余光可是一直扫着远处的凤诗语和沐清蓝,见她们走后,她眼里是傲然的冷光。
因为出了南宫紫云的事,众人也没有什么心情再游船,便早早的回了王府。
夜,漆黑的夜空里没有一丝光亮,整个秦天帝国一片安静。
夜色下,只见两道黑影飞快的朝皇宫的方向奔去,躲过一队队侍卫,那两道身影飞身闪到某个房间屋顶,而后点燃一根熏香朝屋子里慢慢送去。
一会过后,屋顶上的两人趁外面的侍卫走开后,飞身落地,即而快速进去屋子里。
“花心,你和小龙龙,丑丑,肥肥它们去太子府弄个太子的亲信过来,记得打晕了。”其中一个黑衣人对另一个黑衣人说道,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沐倾狂。
“好,我马上去办。”花心眨眼道,而后带着小龙龙它们消失在屋子里。
许久许久过后,沐倾狂和花心办好事后朝皇宫外面飞快的离开。
第二天早上,皇宫的别院,某个房间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沐清蓝拿着被子盖住自己,双眸喷火的瞪着掉在地上只穿着亵裤的陌生男子。
她尖叫过后,只见房间的门被推开,一身儒雅的莫辰云从外面走了进来,当他看到房间的情景后,眉头深深蹙着,脸上闪着一股阴冷的戾气。
地上的男子没穿衣服,沐清蓝又用被子遮着自己,想必也是没有穿衣服的。
章节目录 315.整你没商量【5】
“辰云……”沐清蓝惊慌失措的叫道,脸色一阵惨白。
早上她醒来时,感觉身边有人,等她定晴看去时,她旁边竟然睡着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男子,当下把她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后,她立刻把那个男子踢了下去,再朝自己一看,竟然也没有穿衣服。
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脑海一想,便知道她被人算计了,顿时,胸口是满腔的怒火。
这个时候还能是谁算计她,除了沐倾狂,她想不到第二个人。
莫辰云脸上和眼里全是怒火,他站在那里没有走上前,只是冷冷的盯着沐清蓝,他自然是不相信她是乱来的人,只是这样一幕看着还是很碍眼。
沐清蓝见莫辰云不说话也没有上前,眼泪就那样楚楚可怜的流了出来。
“辰云,我早就是你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很清楚,你也知道我心里只有你,我怎么可能做背叛你的事,我是被人算计的。”
沐清蓝泪眼婆娑的哭泣着,脸上全是痛苦难受,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莫辰云看了她一会,朝她慢慢走去,沐清蓝见他走过来,哭得更是委屈痛苦。
“辰云,我真的没有……”沐清蓝怕他不相信她,再次为自己辩解,即而还拉下自己的被子,露出她晶莹雪白的肌肤,她身上没有任何与人发生关系过的痕迹,幸好她没有和那个男人有染,不然她一定没脸见莫辰云了。
莫辰云看着她雪白没有任何印迹的身子,眼底的阴冷才少了一些,沐清蓝见状朝他怀里扑去,如莲藕般的双臂搂上他的脖子,娇软的身子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辰云……”她可怜兮兮的叫唤着,身子微微颤抖,表示她的害怕。
莫辰云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子,软香玉体在怀他哪里不动心,当下便将沐清蓝压在身下开始狠狠的霸占。
沐清蓝紧紧的抱着他回应,两人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她已经知道莫辰云喜欢她怎样。
这次的莫辰云没有以往的温柔,而是特别的凶,沐清蓝被他弄得全身发疼,不断叫着求饶,她越是这样,莫辰云越发的狠,因为他脑海里始终浮着一副画面,沐清蓝没有穿衣服和另一个男子睡在一个被窝里。
一想到那个画面,他恨不得弄死身下的沐清蓝,但他又知道,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是有人陷害她的。
但不管怎样,她还是和别的男子睡在一个被窝里一晚上。
她是他的女人,他是尊贵的太子,他怎么能够接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睡过,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辰云……”沐清蓝弓着身子叫唤着,脸上是娇媚的神情,心里却是满腔怒火,该死的沐倾狂,竟然敢这样陷害她。
虽然她知道莫辰云现在在要她,但他心里肯定有了疙瘩,他占有浴那么强,又那么要面子,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待在一起过。
这是她最爱的男子啊,如果有一天他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 316.整你没商量【6】
或者说,有一天他不再这么在乎她,把曾经在乎她的情对别的女人,她会怎样,她想她可能会杀了那个女人。
如今沐倾狂拥有圣轻鸿一个人,这让她心里更是决定,以后莫辰云也只能有她一个女人,她不能接受自己比沐倾狂差。
虽然被莫辰云弄的很痛,但她还是很配合,只因为她想抓紧他,她要他的心依然在她身上。
莫辰云狠狠发泄过后才放开沐清蓝,沐清蓝脸上一阵酡红,还有眼泪流下的痕迹,看起来无比的娇柔惹人怜。
在对上莫辰云那双阴寒的眸子后,她的眼泪如雨下。
莫辰云心里有些烦躁,他很想忘记脑海里那副画面,却又怎么也忘不掉。
“辰云,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沐清蓝咬着红唇问道,双眸楚楚可怜。
莫辰云直直的盯着她,而后将她搂在怀里,心里很是矛盾,许久过后说,“我会帮你报仇的。”
那个该死的沐倾狂,竟然敢这样算计他的女人,害他蒙羞。
正当他们俩人抱在一起时,地上的男子苏醒过来,当他看到自己没穿衣服,又见房间里有两个陌生人后,吓得脸色一片惨白。
莫辰云见他醒了,脸上怒气更深,他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碰了他的女人,他伸出手,一股斗气朝那个男子的额头狠狠打去。
男子都没来得及尖叫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再动。
沐清蓝听莫辰云那样说,心里微微放心,但又始终不敢完全放心,她和莫辰云在一起那么久,太了解他。
虽然他现在说会帮她报仇,但他心里始终会对她有间隙的。
想着这件事的起因,她冷冰冰的双眸底全是杀气,她原本还想算计沐倾狂,没想到反被她算计了。
五王府里,沐倾狂在悠闲的吃着早餐。
“倾狂,为什么你昨晚不直接杀了她啊?”花心很不解的问道,沐倾狂已经把她和沐家的事告诉她了,她们也太可恶了。
沐倾狂挑了挑眉,灿烂的笑道,“就那样让她死,太便宜了。”
昨晚她下的迷香很重,估计沐清蓝会睡得很好,到时候莫辰云进去,自然会看到她和一个男子睡在一起。
她觉得她很挺仁慈的,没有让沐清蓝和那个男子发生关系,不然莫辰云肯定会马上不要她。
但那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是慢慢折磨沐清蓝,让莫辰云对她若即若离,让她慢慢纠心,这样才好玩。
莫辰云毕竟是太子,他怎么可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过,就算沐清蓝再爱他,他心里会有疙瘩。
反正现在她没有时间回去雷洛帝都找他们算账,暂时就让他们慢慢折腾吧!
花心眨了眨眼,又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才想明白沐倾狂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们昨晚去做什么坏事了?”圣轻鸿盯着沐倾狂,竟然偷跑出王府,她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沐倾狂高深莫测的抿唇笑,并没有打算要告诉他的意思。
圣轻鸿蹙眉,而后看向花心,花心很没骨气,被圣轻鸿冷冷的眼神一盯,便全盘说出。
章节目录 317.整你没商量【7】
圣轻鸿听后,笑看着沐倾狂,勾了勾唇,宠溺道,“做得好,记得下次叫上我。”
沐倾狂白他一眼,冷冷道,“难道你想看沐清蓝没穿衣服的样子?”
沐清蓝不愧是雷洛第一美人,长相漂亮就算了,身上的皮肤也是超好,身材更是一等一,莫辰云还真是有福。
“我比较喜欢看你没穿衣服的样子。”圣轻鸿也不顾忌周边的人,银瞳里闪着邪气的光,笑是很魅惑的邪恶道。
沐倾狂的脸控制不住红了,旁边的花心也脸红了,而后大笑起来,即而跑开了,她觉得她不能再待下去,不然圣轻鸿一定会用眼神射杀她的。
“混蛋!流氓!”沐倾狂红着脸骂道,她在和他说正经事好不好!好不好!他竟然说这个。
“我是实话实说,唉,这年头说实话也不行了。”圣轻鸿故作一脸委屈的摇头叹息道,好像他受了很大的伤害一样。
“……”沐倾狂无语,他这根本就是狡辩,耍了流氓还有理了。
沐清蓝的事并没有在皇宫传开,沐倾狂也无所谓,反正莫辰云知道了就行。
当天莫辰云和沐清蓝离开了秦天帝国,凤诗语也同行离开了。
圣轻鸿便准备带沐倾狂去找他师父,他现在迫不急待想要改变自己的寒体。
两人去皇宫陪了秦宜雪一天,第二天就出发了。
“轻鸿,你师父住在哪里?”出发时,沐倾狂好奇的问道。
“北极之巅。”圣轻鸿淡淡笑道,那里是一个无比冰冷的地方,他师父就住在那里,当年会遇到她,还是一次意外。
那一年他好像才六岁,四周的人全部看不起他,父皇更是不正眼瞧他,都说他是不祥之人,他很痛恨自己,便偷偷跑了出去,当时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便一路向北,最后来到了北边最冰寒之地。
一般人根本不会来这里,他那时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住下来,然后慢慢等死。
却意外在北极之巅遇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师父醉玲珑。
“那里是不是很冷?你师父为什么住在那里?”沐倾狂坐在马背上不解的问道。
圣轻鸿摇头,他也不知道醉玲珑为什么住在那冰寒之地,而且那里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她一年四季都住那里,从来不出来,也不闻外面的事。
当初的斗气斗技全部是她教他修习的。
沐倾狂听后对这个醉玲珑很感兴趣,她一直以为圣轻鸿师父是男的,哪知道竟然是女的。
两人出发去北极之巅时,圣轻鸿带沐倾狂路过了恶魔岛,然后去了那座雪山,因为他想把身子泡温暖,北极之巅很冷的,只有他身子温暖,才能给沐倾狂取暖。
沐倾狂趁着他在寒冰潭泡水时,她和化成精灵的花心去了恶魔岛,好不容易过来,自然要见见那些朋友。
蓝媚看到她回来后,激动的热泪盈眶。
“你这个臭丫头还知道回来看我哦。”激动过后,蓝色开始怒声训斥沐倾狂,没有她的日子,生活少了很多乐趣,也没有人再陪她伴嘴。
章节目录 318.整你没商量【8】
沐倾狂站在那里微微笑,她当然记得他们,毕竟她在这里渡过了一段时光。
“我这不是来看你们了,你们过得好吗?”
“好,我们都很好,恶魔岛风平浪静,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蓝媚收起眼泪说道,她还以为沐倾狂出去后,不会回来看她的。
沐倾狂听她这样说,总算放心,看来她当初离开对的。
“倾狂,你的毒好了没有?”蓝媚拉着她的手关心的问道。
沐倾狂脸的笑容淡了一些,眨眼道,“好了,完全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说着,她还转了几个圈给蓝媚看。
蓝媚又不是傻子,嫌弃的瞪她一眼,沉声道,“你就不用骗我了,你的毒不发作,也就是正常人模样,现在你没发作,自然是好好的。”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沐倾狂并不打算告诉她血咒的事,免得她担心。
“咦,你一个人来的,那个变态呢?”蓝媚抿了抿唇朝沐倾狂身后看去,竟然没看到圣轻鸿。
“他在寒冰潭,所以我过来看看你,一会儿我们就要离开去北极之巅。”
蓝媚闻声,惊诧道,“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天寒地冻,很冷的。”
恶魔岛离北极之巅不远,那里是北方的最深处,一年四季都被大雪覆盖着。
“我和圣轻鸿去那里见一个朋友。”沐倾狂淡淡笑道,希望醉玲珑的办法可以帮圣轻鸿改变寒体。
蓝媚见她不愿意多说也就不过多问,便拉着她闲聊,最后又送她几颗驻颜丹,让她平常也吃,这样可以从现在就保养自己的皮肤,虽然沐倾狂右脸上是有一块胎记,但她本身的皮肤很好的,想必要是没有那块红色胎记,也是一个绝色美人。
沐倾狂和她聊了好一会才去寒冰潭找圣轻鸿。
“喂,圣轻鸿,你干嘛又不穿衣服!”沐倾狂走近寒冰潭便看到圣轻鸿光着身子浮在水面上,顿时,双手捂眼赶紧的转身,这个暴露狂!
圣轻鸿就是故意的,他幽幽笑道,“我的身材这么好,让你看,你还赚了。”
“………”沐倾狂嘴角抽搐,这人不要脸还真天下无敌。
“倾狂,你去外面等我吧!”圣轻鸿突然出声,这里面还是很冷的,虽然他给她穿了很多的衣服。
“不要,我要在这时等你出来。”沐倾狂撅嘴道,而后拿出明阳老人留下的那本养生传看了起来。
圣轻鸿见她不愿意也不催促她,这丫头的倔一点也不比他少,说什么就是什么。
寒冰潭里,圣轻鸿安静的浮在水面上,沐倾狂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捧着手里的书安静的看着,偶尔抬头朝圣轻鸿看去,这时候圣轻鸿便会说她偷看他,沐倾狂瞪他,理直气壮的说,她看自己的男人还需要偷看么。
圣轻鸿被堵的没话说,只是微微笑,他喜欢极了他们这种轻松相处的气氛,真希望一直能够这样下去。
但每次他都会想到她体内的血咒,一天没除,他就无法安心,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章节目录 319.整你没商量【9】
圣轻鸿从寒水潭出来时,沐倾狂非常体贴的走过去帮他穿衣服。
圣轻鸿低头满脸宠溺的盯着身前的女子,待她帮他穿好衣服后,他伸出双手将她搂在怀里,霸道的吻住她娇艳浴滴的红唇。
如今他的身子终于温暖,他可以无所顾忌的吻她,吻她,吻她……
“唔……”
他的吻又急又热切又凶悍,沐倾狂被他弄得差点承受不住,小脸涨得一片酡红,双眸泛着迷离的水雾,小小的身子全部压在他身上,还故意伸出舌头去逗弄他的舌头,这让圣轻鸿一阵激动,更是疯狂的吻着她。
“轻鸿……”沐倾狂终究抵挡不住他热情的攻势,双手在他身上挠来挠去,像只小猫咪似的。
圣轻鸿太兴奋了,真恨不得一口吃掉她,深深的再贪恋的吻了她一会才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