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初我和你爹也想帮你找找身世,但根本无从下手。”姚婉收起眼泪淡淡的说道。
“唉,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竟然把你丢到河里。”沐战满脸愤怒的说道,刚出生的婴儿竟然也下得了手。
“这人真是太狠心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肯定要把那抛婴下血咒的人找出来狠狠教训一顿。”花心义愤填膺的咬牙切齿道。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起,雷洛帝都外面的河,那条河好像是连接雷洛,凤临,北晋三大帝国的。
章节目录 281.退掉婚约【1】
那条河好像是从北晋流出来的,难道倾狂是北晋帝国的人?
还是说她是凤临的,是有人故意把她带到雷洛帝都然后从河里抛下,又或者她本就是雷洛帝都的人。
圣轻鸿想得有些头疼,那个人既然要害倾狂,他一定设计的非常精密,但再精密,总会有破绽的。
“爹娘,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自己去解决。”沐倾狂安慰着沐战和姚婉,她不想让他们再过多担心。
沐战和姚婉重重叹气,他们如何能不担心,她是他们的女儿,现在又被人下了这样的血咒,他们心里比谁都要担心。
“你现在这样,我们怎么不担心,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沐战神色凝重的问道。
沐倾狂看了看圣轻鸿,灿烂的笑道,“爹娘,我和轻鸿在一起了,我们会一起去找七窍玲珑心。”
沐战和姚婉听她这样说,两人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他们能够在一起,他们自然是放心的,只是她的血咒要是没解,他们以后如何相守。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把倾狂交给我吧!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圣轻鸿一脸正色的认真道,这一生,他要和她共同携手。
沐战和姚婉微微点头,他们相信圣轻鸿会对倾狂好,也放心把她交给他。
“爹娘,你们暂时待在这里,等我把沐家要回来后,我再来接你们回去。”沐倾狂淡淡的笑道,虽然她不是沐家人,但她也要为爹娘把沐家从沐荣德他们手里夺过来。
“倾狂,我们不要沐家了。”姚婉拉着沐倾狂的手语重心长的劝道。
她不要那什么沐家,只希望倾狂能够解了体内的血咒,和圣轻鸿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沐倾狂眼神闪了闪,现在一切都已经迟了,恐怕就算她不要沐家,沐荣德和沐清蓝也不会放过她,因为她杀了沐清天。
先不管她是不是沐家子孙,但沐清天和其它嫡系子孙从小欺负她这是事实,而且她和沐荣德他们的怨从她回雷洛帝都时就结下了。
现在就算她不想和他们闹,他们也不会放过她。
要不被他们杀,要不杀死他们,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狠心的铲除掉他们。
“娘,你不要担心,我没事的,相信我。”沐倾狂拍了拍姚婉的手风轻云淡的笑道,她想她和沐荣德他们之间的怨,应该也快要结了吧!
姚婉见沐倾狂心意已决,她说再多,她也不会听,如今之际,她只能祈祷,祈祷她的血咒能解,一直平平安安的。
毕竟是太久没见面,但他们又不好在这里多停留,第二天,沐倾狂三人一起拜别了沐战和姚婉。
“倾狂啊,我们现在去哪里?”花心化成精灵飞在沐倾狂耳边叽喳道。
沐倾狂看了看远方,笑道,“秦天帝都。”
此时的她没有带人皮面具,她本想带面具回去的,但圣轻鸿让她不要再带任何面具,就做真实的自己,他就不相信沐家敢来他的王府伤人。
章节目录 282.退掉婚约【2】
他们要是敢来,他让他们全部回不去!
回到王府时,众人看到沐倾狂都有一些惊讶,再看花心,又觉得她美若天仙,犹如落入凡尘间的仙子,圣洁高贵。
圣轻鸿见那些人用怪异的眼神打量沐倾狂,一个犀利的眼神扫过去,而后伸手牵着沐倾狂的衣袖朝王府里面走。
众人看到这阵势一阵目瞪口呆,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圣轻鸿和一个女子如此亲近的接触,那动作根本就是在告诉他们,那个脸上长着胎记的少女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任何人敢对她不恭敬,就是对他的不恭敬。
他们实在无法想像,那么绝美无双的王爷怎么会和长相那么丑的少女在一起,看起来着实非常不配。
“哇,这里很漂亮,很清新。”花心边走边打量王府,她挺喜欢这里的,人族就是和他们精灵族不一样。
“我也这样觉得。”沐倾狂冲她微微笑。
沐倾狂熟悉这里,圣轻鸿便让她带花心在王府逛逛,他去了书房,这么些天过去,不知道黑虎他们有没有什么消息。
“主子,没有任何消息,这个七窍玲珑心可是很特殊的,一般人哪里会有那样的玲珑心。”黑虎如实回答,他已经让手下人四处去秘密寻访,一有消息便会马上通知他,而且这七窍玲珑心没有任何依据,谁会知道自己的心是不是七窍玲珑心。
所以现在这样寻找真的如大海捞针,难!
圣轻鸿伸手抚了抚额头,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那样一颗特殊的心脏哪里会那么容易找到。
如果容易找到,血咒也就不会让人那么恐惧。
“主子,娘娘说你回来就去找她。”黑虎淡淡的说道,主子一回来,雪妃娘娘肯定又要催婚了。
圣轻鸿微微点头,他也正好想去见他母后,不该花的心思,她就不用花了。
下午,圣轻鸿独自进宫。
“儿臣见过母后。”圣轻鸿走进秦宜雪的宫殿弯腰行礼。
秦宜雪见他来了,立刻让沈纱去准备暖炉,每次看到圣轻鸿那张苍白的脸,她就心里难受。
“鸿儿,这段时间你跑哪里去了,你是不是故意不接旨的。”秦宜雪也不拐弯,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圣轻鸿突然笑了起来,这让秦宜雪呆了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愉悦的笑,他从小在她面前就冷冷冰冰淡淡的,如今看到他笑,她心底是有些激动的。
“母后猜得真对,我不会娶凤临三公主的,因为我已经有了妻子人选。”
“鸿儿,你在胡说什么,妻子?你要娶谁?”秦宜雪呆愣过后,一脸严肃的问道。
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身为皇家的王爷,他只有妃,没有妻子,妻子那是代表只娶那一人才叫妻子,他贵为王爷,正妃侧妃妾室是很正常的。
“过几天的家宴上,我会带她出席,母后不要再费心,就算终生不娶,我也不会娶凤临三公主,而且这一生,我只娶她一人。”圣轻鸿剑眉高高挑起,银瞳里闪着坚定的光芒,说话的语气不容任何人质疑。
章节目录 283.退掉婚约【3】
秦宜雪脸上全是震惊,是什么样的女子让他如此认真,放弃凤临三公主不娶,只娶她一个人。
这倒让她有些感兴趣,他会笑,想必也是因为那个女子吧!
“鸿儿,你不要胡闹,取了三公主,对你只有好处。”秦宜雪语重心长的劝道,她是希望他有了三公主,到时候其它人便不敢看不起他,就算想对付他,也得看看三公主的面子。
圣轻鸿目光清澈的盯着秦宜雪,淡淡道,“我从来不胡闹,所以这次是认真的,母后再劝也没有用,如果不能娶她,我宁愿不要这王爷的身份。”
秦宜雪脸色微变,震惊的盯着圣轻鸿,“鸿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是秦天的五王爷,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子这样?”
“为何不可以,人生能够得一个真心相爱相伴的人,比任何都要珍贵。”圣轻鸿看着前方,俊美绝伦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你真以为生活中只有爱情吗?如果其它人不让你活,你拿什么去相爱,去活下去。”秦宜雪严肃的说道,一个人最先要做的是好好活下去,只有好好活下去才能去做想做的事,如果都不能好好活下去,其它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
圣轻鸿双眸微微眯起,他知道母后是指什么,他突然又笑了起来,脸上是自信的光彩,“母后,其实我骗了你,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病,而且我也能够修习力量,我根本不是世人眼里病弱无能的人。”
语落,他突然伸手朝窗户边打去一股纯厚的白色斗气,下一刻,只听到啊的一声尖叫。
“谁在那里?”秦宜雪震惊过后,站起身子朝门口走去,语气非常的凌厉,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
圣轻鸿也朝门口走去,只见地上躺着一个穿着宫服的宫女,那宫女见他来了后,脸上是惊慌失措,双眸里全是恐惧。
“你是谁?”秦宜雪全身散发着一股凌厉之气,这宫女她怎么没有印象。
趴在地上的宫女立刻中跪拜在地,害怕的小声说道,“回娘娘,奴婢是这里新来的。”
秦宜雪挑眉,冥思了一会才想起,她宫里这几天的确来了两名新宫女,“下去。”
跪在地上的宫女一听,立刻站起身子就要走,但却被圣轻鸿叫住了。
“你刚刚在窗口做什么?”圣轻鸿双手背在身后,身上散发着一股让人恐惧的阴狠戾气,他刚刚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吧!哼,在他面前还敢耍花招。
“回王爷,奴婢刚刚在擦窗户。”宫女低着头答道,脸上是惊慌还有惧意,因为她感觉到了圣轻鸿身上的杀气。
秦宜雪见那宫女的确是很害怕的样子,便示意圣轻鸿别再为难她了,他们刚刚说话的声音小,想必她在外面也没有听到。
“她必须死。”圣轻鸿看了眼秦宜雪最后看向宫女冷血无情道,他不向别人说他隐藏的东西,其它人谁也不准泄露。
章节目录 284.退掉婚约【4】
“鸿儿,她……”秦宜雪听着圣轻鸿话语里的杀气,突然也多了一个心,万一这宫女真是别人的人,刚刚鸿儿说的话,她要是听见了,岂不是会告诉别人,到时候一定会给鸿儿引来杀身之祸。
至少在他自己没有公布之前,这件事尽量先不要让别人知道。
“娘娘,王爷饶命,奴婢没有做错什么事啊。”站着的宫女在听到圣轻鸿的话后吓得立刻趴在地上痛哭求饶,小身子不断颤抖着,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圣轻鸿银瞳里一片冰冷,即而伸手朝她头上按去,一股黑色力量朝她脑袋攻去。
“啊……”
宫女才叫一声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圣轻鸿见她死了后才收回手。
“鸿儿,你真杀了她?”秦宜雪吞了吞口水震惊的盯着圣轻鸿,此时的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死亡气息,这气势和以前病弱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以前的他让人觉得很柔弱,现在的他让人觉得很恐怖,此时的他犹如一只犀利的雄狮。
“母后,你真以为她在擦窗户吗?一个宫女擦窗户,手里连布都没有,如何擦窗户?”圣轻鸿双手背在身后冷笑道,他就不相信宫里的宫女擦窗户是用手擦的。
秦宜雪朝窗户边看去,那里的确没有擦东西的布,而这宫女手里也没有布,分明就不是擦窗户。
她深深吸了口气,脸上全是厉色,竟然有人混进了她的宫里,真是该死!
“沈纱!”秦宜雪朝外面沉声吼道。
没一会,身着翠绿裙子的沈纱从外面奔了进来,在看到地上宫女的尸体后,脸色微微变,“娘娘,怎么了?”
“她刚刚想要刺杀我,把她拉出去,顺便查查她的来历,看看是谁把她放进我宫里的。”秦宜雪神色严厉的冷冷道,双眸里全是愤怒的光芒。
沈纱脸色大变,“娘娘,你没事吧!她是新来的,叫小月,刚刚她说进来打扫,所以我就让她进来了,奴婢该死。”
“我没事,立刻去办。”秦宜雪沉声道。
圣轻鸿冷冷的看了看沈纱,冷酷的说,“以后多长个心眼,不然下场就和她一样。”
语落,他朝宫殿里走去,嘴角微微上扬,他早就感应到有宫女在外面偷听,他之所以在说完话再把她揪出来,一是为了提醒母后,二是为了给其它人一个警示。
敢背叛他和母后的人,下场只有死!
“鸿儿,刚刚你幸好发现了,还有啊,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一直在装病,你一直都能修习力量的?”秦宜雪心里是控制不住的喜悦,如果真是这样,这些年她的担忧就白操心了,这个死孩子,竟然连她也骗着,防备心真重。
圣轻鸿勾了勾唇,银瞳里波光潋滟,淡淡笑道,“母后刚刚不是看到了,我知道母后在担心什么,没有三公主,我一样也可以在秦天站下来,所以你不要逼我,我最不喜欢别人逼我做什么,那样我会更叛逆的。”
秦宜雪听得卟噗笑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瞪着他,生气道,“你竟然骗了我这么多年,你还好意思笑。”
章节目录 285.退掉婚约【5】
圣轻鸿收起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他不是故意要骗自己的母后,只是怕她知道后,这场戏就演不了那么真。
“母后,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么,这样才能骗过其它所有人,然后给他们狠狠一击。”他淡淡的说道,他已经装了十几年,或许是时候显露真本事了。
秦宜雪虽然说生气,但心里还是很欣慰,他能够如此优秀,这么韬光养晦,她真的为他感到高兴,只要他一切好好的就行。
“你不想娶三公主,但你父皇的旨意已下,而且你父皇又很不喜欢你,你要是再抗旨,恐怕你以后的路更不好走。”秦宜雪叹了口气淡淡道,秦天的其它皇子几乎都不喜欢圣轻鸿,朝中也没有什么大臣站在他这边,就算他没病有力量,又要怎么和那么多人抗衡,她还是很担心啊。
如果借助其它国家的势力,他便能很快站立在秦天帝国。
“父皇那边我会去找他说。”圣轻鸿气定神闲道,在回秦天的路上,他就想好了如何说。
秦宜雪蹙眉看着面前英俊无双的容颜,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他现在可以修行,他体内的封印有没有被他冲破。
她是不希望他冲破封印,她希望他做一个普通人。
圣轻鸿拜别秦宜雪便去找他父皇,秦天帝国的皇圣德兴。
“儿臣见过父皇。”圣轻鸿走到圣德兴面前恭敬的行礼,对这位父皇,他没有任何感情,也可以说是厌恶他的。
一身明黄龙袍的圣德兴盯着弯腰行礼的圣轻鸿一声不吭,甚至也没有叫他站起来的意思,他脸上微微有些怒意,竟然敢不接他的旨就跑出去,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从小他就讨厌他,谁让他天生寒体,又从小多病不能修行,在他眼里,圣轻鸿把他的脸丢光了。
圣轻鸿见圣德兴不叫他起来,他依然弯着腰,只是神色有些冷。
许久过后,圣德兴才让他站起身子,一双精明的双眸直直的盯着他。
“当初为什么离开王府不接旨,能娶三公主是你的福气。”圣德兴语气里充满了嘲讽,真不知道三公主怎么会看上他,他竟然还敢不接旨,真是气死他了。
他本想让太子娶三公主的,这样可以帮他巩固皇位,哪知道三公主执意要嫁圣轻鸿。
“父皇,儿臣配不上三公主,更不想给秦天丢脸,所以我不能娶她,请皇上收回旨意,让三公主嫁给其它王兄。”圣轻鸿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三公主?他根本不屑。
圣德兴听他这样说,双眸微微眯起,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人家。
“只是三公主执意要嫁给你。”
“父皇,儿臣身体天生奇寒,根本不能和女子同房,要是这事传到凤临,岂不是丢了秦天的大脸,而且儿臣总是多病,什么时候会死也不知道,我想你不希望看到三公主守活寡吧!所以,我只能娶普通女子。”圣轻鸿一字字清冷的说道,他知道爱面子的父皇听后,绝对不会再同意让他娶三公主。
章节目录 286.退掉婚约【6】
君德兴听后双眸睁大,脸色很难看,还有一些薄怒,他竟然不能同房,那要是他娶了三公主,岂不是一直不能碰她,这事传到凤临,不仅他没面子,秦天也会没面子,他是肯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
“我知道了,我会回了三公主,让她选其它王爷。”圣德兴控制心里的怒意冷冷道。
“多谢父皇。”圣轻鸿低头道,嘴角带着一抹冷冽的笑。
王府里,沐倾狂带着花心这里逛逛那里逛逛,那些下人一看到她俩都是非常的恭敬,没有一人敢议论什么。
“沐小姐,有一位公子说要见你。”
沐倾狂正和花心在凉亭里休息,突然有一个下人急急跑到她面前禀报着。
一位公子?沐倾狂挑眉,她记得在秦天,好像不认识什么公子,她双眸微微眯起,同时提高警惕,是不是一路上她露着真容,所以沐采青他们派人找上门来了。
“倾狂,怎么了?”花心见她冷绷着,忍不住问道。
“没事,我出去见一个人,你在不要乱跑。”沐倾狂笑看着她,她得先去确定外面是什么人。
花心立刻站起身子,摆手道,“不要,我和你一起去,这样有个照应。”
她一看沐倾狂警惕的神情便知道可能会遇到坏人了,如果是这样,她更应该过去了。
沐倾狂看了看她便同她一起朝王府门口走去,顿时便看到一身白色长袍的莫纤凉,她眨了眨眼,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倾狂……”莫纤凉在看到沐倾狂后,激动的叫唤着,即而冲上前就要抱沐倾狂,但被沐倾狂躲开了,她不喜欢除了圣轻鸿之外的男人抱她。
莫纤凉看着落空的手,心里全是苦涩,几个月不见,他们似乎生疏了,他突然恨沐家,如果不是沐家,沐倾狂不会离开雷洛帝都,这样他们就不会生疏,她也不会和圣轻鸿在一起。
“莫纤凉,你怎么来这里了?”沐倾狂震惊过后问道,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他为什么来。
“哼,你就那样跑了,我一直担心你,所以就过来找你了。”莫纤凉冷着漂亮的脸非常生气的说道,如果不是她在秦天,他根本不会来这里。
沐倾狂摊了摊手,爽朗的笑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你不用担心,倒是你这样跑到秦天来,似乎不太好,免得到时候皇后会怪罪你。”
“不亲眼看到你好不好,我不放心,和我回雷洛好不好。”莫纤凉收起脸上的怒气,语气带着一丝乞求,他不想她待在这里,那样的话,他们是不是会越来越生疏。
花心听莫纤凉这样说,开口道,“她为什么要跟你回去,她现在在这里挺好的,更何况轻鸿哥哥也不会答应啊……”
莫纤凉挑眉看向花心,听着她的话,脸上全是不悦,冷沉道,“我和倾狂说话,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因为倾狂是轻鸿哥哥的,所以我就要管。”花心双手插腰怒目瞪着莫纤凉,她看得出来他似乎很喜欢倾狂。
章节目录 287.退掉婚约【7】
可是倾狂喜欢轻鸿哥哥,而且轻鸿哥哥也喜欢倾狂,他们俩个才是一对嘛!
所以这个男子是不能插到他们中间来的,这样会影响人家感情,既然如此,她当然要出面说话了。
莫纤凉闻声眉头深深的蹙起,他脑海里一直响着,倾狂是轻鸿哥哥的这句话,他痛苦的看着沐倾狂,淡淡的问道,“你和他在一起了吗?”
沐倾狂目光明媚的盯着莫纤凉,嘴角微微上扬,他能找到这里来,自然知道她和圣轻鸿在一起,她也没有想过隐瞒他。
“嗯,我爱他。”沐倾狂大大方方的答道,是的,爱,不是喜欢,圣轻鸿已经是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人。
莫纤凉的身子踉跄了下,他还是输了么,输给圣轻鸿了。
只因为圣轻鸿在那个小镇陪伴了她两个月,如果他早一点去那个小镇,如果他早点遇到她,这结果会不会变成他和沐倾狂在一起。
小镇的再次相见,她深深吸引了他,而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早知道会是这样,早在她十岁那年,他就应该和她多接触的,那样的话,她便会把他先记在心里。
“真的决定了吗?”莫纤凉有些不死心的问道,他以为跑过来还会有一些希望,她现在告诉他,她爱圣轻鸿,这将他的路全部堵死了。
突然间,他羡慕极了圣轻鸿,为什么是他拥有她的爱。
“嗯,这一生就是他了。”沐倾狂眉眼弯弯,眉宇间全是幸福,说话的语气无比的坚定,谁也无法改变她爱他。
莫纤凉突然笑了起来,脸上全是痛苦,嘴角是苦笑,心里是深深的痛楚。
沐倾狂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心意,只是,爱了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
“莫纤凉,你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的女子,你的人生还有很多事要做。”沐倾狂安慰着他,她是把他当朋友了,所以不希望他痛苦,更希望他能把她从心里赶出去。
“沐倾狂,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你,你让我怎么去找其它女子。”莫纤凉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他心里的喜欢,就算她不爱他,他也要让她知道他的心意。
沐倾狂勾了勾唇,自恋的笑道,“喜欢我的人好像很多。”
旁边的花心听得卟噗笑了起来,她脸皮还真厚。
莫纤凉却觉得她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他不管有多少人喜欢她,他只知道他心里住着她。
“但我只喜欢你。”莫纤凉深情的说道,心里是说不出的苦涩,他第一次喜欢的人,就这样成为了别人的爱人,他接受不了,无法接受。
“哟,这是在我王府门口告白么,只可惜你找错了对象,她,是我的女人!”
突然一道狂傲又霸道的冰冷声音在王府大门外响起,即而一身蓝色华服,身形俊美,英气逼人的圣轻鸿走了进来,绝美的脸绷得紧紧的。
莫纤凉没回头都知道是谁,背后传来的冰凉寒意除了秦天冷王还能有谁。
沐倾狂见圣轻鸿一脸的醋意,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
PS:今天完,明天继续~~~
章节目录 288.退掉婚约【8】
莫纤凉转过身看着圣轻鸿,淡笑道,“你们还没有成亲,谁都有机会追求她。”
圣轻鸿冷扫他一眼,走到沐倾狂身边,无比狂傲的冷哼道,“但她只爱我。”
莫纤凉的脸色沉了下去,拳头微微握起,圣轻鸿是有狂傲的资本,因为沐倾狂心里只有他。
“就算如此,我也能喜欢她。”他不甘示弱的说道。
“那你就单相思吧!但我不希望你来扰乱我们的生活,不然我绝对不客气。”圣轻鸿扬了扬冷峻的脸警告莫纤凉,他竟然从雷洛追到秦天来了,看来他对沐倾狂很上心,这让他心里极其不舒服。
莫纤凉挑了挑眉,冷笑道,“你这算是威胁我吗?你有能力保护她吗?”
“有没有能力,上次在普陀镇三王爷不是看到了。”圣轻鸿也不甘示弱的冷哼。
莫纤凉眼神微微闪了闪,都说秦天冷王病弱无能,但上次在普陀镇,他似乎看到了他动手,他,竟然一直在装软弱。
“五王爷隐藏的真深。”莫纤凉皮笑肉不笑道。
“多谢夸奖。”圣轻鸿淡淡笑道。
沐倾狂伸手拉了拉圣轻鸿的衣袖,要是让他们再说下去,还不知道会说到什么时候。
“轻鸿,我累了。”她摸了摸头故意装出疲惫的样子。
圣轻鸿看了看莫纤凉,似笑非笑道,“三王爷,我要陪倾狂进去休息了,不知道你是要进来坐坐还是怎样?”
莫纤凉气得脸色发黑,圣轻鸿这是在他面前显摆么,他看了看沐倾狂拉着他衣袖的手,笑吟吟道,“都说五王爷是寒体,不容人碰,现在看来是真的,你都不能让倾狂碰你,你有什么资格和她在一起。”
圣轻鸿听着这话,英俊的脸绷得紧紧的,银瞳里泛着寒光,冷笑道,“虽然不能碰,但她是在我身边,而不是在某人身边,更何况,你又知道我的寒体不会好?”
沐倾狂生气了,她扁了扁,伸手拉着圣轻鸿的手,笑意盈盈的看着莫纤凉道,“谁说我不能碰他,这不是可以吗?”
语落,她拉着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举到莫纤凉面前,她是把他当朋友,当他这样说圣轻鸿,她非常的生气。
寒体是圣轻鸿的痛处,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出来。
看着面前十指相扣的手,莫纤凉神色很是难看,又见沐倾狂生气了,脸上有些焦急,想要解释时,沐倾狂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是朋友,轻鸿是我爱的人,如果你真把我当朋友,就不要这样说他,为了我们三个人好,你更应该放弃我。”沐倾狂冷冷的说道,她从来没有承诺过莫纤凉什么,所以这样拒绝他,她并不觉得残忍。
现在不残忍,以后莫纤凉会更痛苦。
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他是男人,一个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
“倾狂……”莫纤凉神情痛苦道,刚刚他只是想打击圣轻鸿,所以才戳他的痛处。
传言他的身体很冰寒,让人无法靠近,为何倾狂可以握着他的手。
章节目录 289.退掉婚约【9】
沐倾狂似看出他在想什么,她勾了勾唇,抬头笑看着圣轻鸿,“他的身体的确很冰寒,但为了碰他,我愿意去适应他的身体,所以我可以忍受。”
莫纤凉心里全是惊讶,目光定定的盯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
她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冷,感觉很难受。
突然间,他很懊恼,如果他刚刚不那样说,也就不会让她碰他,这样她就不会难受。
“我知道了。”莫纤凉淡淡说道,英俊的脸上全是痛苦,他深深的看了看沐倾狂,又看了看圣轻鸿,最后转身快速离开。
圣轻鸿见莫纤凉走了后,立刻放开沐倾狂的手,但沐倾狂不愿意松手。
“倾狂,放开……”他语气无比温柔的哄道,他感觉得到她发颤的手。
沐倾狂朝他调皮的眨了下眼,撒娇道,“不放。”
“……”圣轻鸿。
“哎呀,你们俩个赶紧回去浓情蜜意,这是故意让我羡慕嫉妒啊……”花心嘟着红润的唇嫌弃道,她真的很羡慕他们俩个,可是倾狂的血咒,轻鸿哥哥的寒体,这似乎是两个很大的问题耶。
沐倾狂这时候放开了圣轻鸿的手,知道他心疼她,她也不让他为难。
“你赶紧找一个疼爱你的人,这样不就行了。”沐倾狂打趣着花心。
花心摇了摇头,笑眯眯道,“我才不要,我觉得一个人也很好,没人爱自己,我就自己爱自己,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样不是挺好的,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我出去玩啦。”
虽然她渴望爱人,但现在却不那么想要,等她玩够后再说。
“别乱跑,也不要惹事。”沐倾狂交待她。
“知道啦……”花心答完,化成一只白色的小精灵朝王府外面飞去。
“你进宫做什么呀?”沐倾狂笑问道,其实她是想问,她是不是去解决三公主的事,虽然他不答应娶那个凤诗语,但皇上已经下旨,他不娶就是抗旨。
圣轻鸿勾了勾薄唇,高深莫测的说,“我,不告诉你。”
“圣轻鸿,你说不说,你说不说……”说着,沐倾狂张牙舞爪的朝他身上扑去,他不说,她有的是办法让他说。
圣轻鸿见她那么凶悍扑来,急忙躲开,放低姿态,好声的说道,“乖,别闹,我告诉你。”
沐倾狂这才满意的停下举止,扬着小脸等着他的下文。
“我去找母后和父皇说三公主的事。”圣轻鸿面色冷酷的沉声道。
沐倾狂一看他的神情,心微微下沉,他这么生气是因为事情没有谈好么!
如果没谈好,他是不是就要娶那个凤诗语,她是不会答应的!
“那结果呢?”她故意装作很镇定的问道。
圣轻鸿目光深情的看着她,叹了口气,意有所指的说,“倾狂,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沐倾狂的心又下沉了一些,皇家一定让他娶么。
“你说吧!”她闷闷的说,就算皇家下旨,她也不会让他娶。
圣轻鸿见她扁嘴,便知道她不开心,看了她好一会,他才轻启薄唇。
章节目录 290.退掉婚约【10】
“我已经把婚退掉了!”
“啊……”沐倾狂双眸睁大惊讶道,黑溜溜的眸子转来转去,即而咆哮起来,“圣轻鸿,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忽悠我,故意吓我!”
圣轻鸿耸了耸肩膀,一脸无辜又委屈的说道,“我哪里忽悠你,吓你了?”
沐倾狂愤愤的瞪着他,大骗子!
“你刚刚干嘛弄得那么紧张,干嘛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这分明就是故意在告诉我,事情并没有谈妥。”
圣轻鸿勾了勾唇,银瞳里闪着一抹邪肆的光芒,邪气道,“倾狂啊,这就是你自己想歪了,这么重大的好消息,我当然得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我不表现紧张一些,怎么能有那种惊喜的气氛,现在是不是很高兴?”
“……”沐倾狂冲他翻白眼,他分明就是故意耍她,不过她心里好像很开心,能解除跟凤诗语的婚约,他就是她一个人的,以后任何女人都休想和她抢。
“以后我是你一个人的。”圣轻鸿笑看着她宠溺道。
沐倾狂终于笑了起来,迈步朝他怀里扑去,圣轻鸿要躲,她急忙抓着他,伸手抱着他的腰,闭上眼睛埋在他胸口,“就算再冷,也让我抱一抱。”
她现在就是想抱着他,这样才能感受他在她身边,他是她的。
圣轻鸿眼底有一抹痛苦,双手张在半空中,他想抱她,却又不想冻着她。
“倾狂,可以了……”他声音低低的,心里尽是痛楚,不管了,他一定要找师父寻问改变寒体的办法,他一定要改变。
沐倾狂放开他淡淡的笑,阳光总在风雨后,他们一定会走过风风雨雨的。
莫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