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然银瞳拉住了她的衣服。
“你不要命了吗?”他面色冷酷的盯着她。
“放开!”沐倾狂回头凶狠的瞪着他,此时,她犹如一只愤怒的豹子,“如果是你的爹在里面,你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受难吗?”
就算知道自己实力差,但她做不到安静的在外面等,更何况还是魔兽暴动,那岂不是很多魔兽都出来了,突然间魔兽怎么就暴动了。
银瞳看着她眼里的绝决,最后只好松手。
“你不准来。”沐倾狂临走时恶狠狠的瞪他。
银瞳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进去,只好跟上,沐倾狂又警告他,他不听,最后她也懒得说了,反正该提醒的她已经提醒了。
随着往里面跑,沐倾狂能够看到很多身着佣兵服的人从里面跑出来,耳边响着各种魔兽的嘶吼声。
“爹,爹……”沐倾狂一边跑一边叫喊着,她好希望沐战能够回应她一声,她真的很害怕他会离开,她说过要好好保护他们的。
银瞳听着她的声音,心里直骂蠢女人,她这是要把魔兽全部叫过来么。
“倾狂,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赶紧的离开。”突然一个中年男人冲到沐倾狂面前焦急的吼道。
沐倾狂看到熟人后跑过去,“林叔叔,你有没有看到我爹,今天怎么回事?”在她的记忆里,浮忘森林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
“不知道,本来我们都在做任务,哪知道突然响起一阵兽吼声,随之很多魔兽朝我们冲来,最后我们被魔兽追赶的四处乱窜,大家都走散了。”林忠看着沐倾狂一脸惊险的说道,幸好他们几人遇到的魔兽都是一些低级魔兽,不然他们早就成了它们的食物。
“你有没有看到我爹朝哪个方向跑了?”沐倾狂满心的紧张。
“好像是南边,你问这个做什么,赶紧离开这里。”林忠急着满头大汗,这傻丫头想做什么呢。
沐倾狂摇头,“谢谢林叔叔,我去找我爹了。”
“倾狂,你不要乱来啊……”林忠见沐倾狂疯了似的往南边方向跑,急得更是满头大汗,她什么都不会,进去不是送死吗?
“我会保护她的。”银瞳轻挑剑眉,看着林忠等人狂傲的说道。
林忠刚想说什么,便感觉银瞳如一阵风在他面前刮过,那一身气势让他怔了怔,好强大的气势,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沐战和沐倾狂没事。
沐倾狂疯狂的朝南边方向跑,突然又看到几个烈火佣兵团的人,她急忙跑过去问道,“大叔,你们有没有看到沐战?”
“啊,沐战,他还在那里,我们叫他走,他又不走。”那人指了指不远处,摇头无奈道。
得到沐战的具体位置后,沐倾狂微放心,飞快的跑过去,顿时看到沐战拿着刀正和一头三级火云狼在对打,沐战是一名战帝级别的战士,他拥有的技能便是靠强健的体魄和攻击技法来对抗魔兽。
“爹,你快退回来。”沐倾狂大声叫道,同时,她挥手使出一道青色的斗气攻向火云狼。
章节目录 21.召唤师的力量
那头火云狼看到斗气冲来后,飞快闪开身,眼里露出凶神恶煞的光芒。
“狂儿,你怎么来了啊,这是里太危险了,你赶紧回去。”沐战被沐倾狂的声音吓死了,她什么都不会跑来这里不是送死吗?“咦,狂儿,刚刚的青色斗气是你用出来的?”
沐战突然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盯着沐倾狂,突然他又大笑起来,笑得热泪盈眶,“狂儿,你告诉爹,这是不是真的,你真的可以修习斗气?”
“嗯,爹没有看错,我的确可以修习斗气了。”已到此刻,沐倾狂也不打算再瞒着他。
“太好了,太好了,上天开眼啊!”沐战抬头看着天空激动道,小时候,他也是一名修习斗气的高手,但十三岁那样,他突然得了一场大病,从那以后,他一身斗气全没了,也不能再修习斗气,最后只好修习战士。
“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太危险了。”沐倾狂拉着沐战要走,四周的兽吼声越来越多,此地不宜久留。
沐战看了看那头火云狼,虽然它体内三级魔核也算值钱,但现在沐倾狂在这里,他哪里再敢冒一丝险。
他们想走,但火云狼可没打算放他们走,它抑头嘶吼一声,即而像疯了一样朝沐倾狂冲去,这个无知的人类竟然敢用斗气攻击它,才一个小小斗师而已,真是狂妄。
沐倾狂听到风势,抢过沐战手里的刀朝火云狼凶狠的劈去,沐战大惊,转身时,沐倾狂已经冲了出去。
银瞳身子微僵,本想冲上去,但想想还是让她试试好了,她一直在修习,都没有用过力量,这样历练下也好。
沐倾狂一边用以前的博斗术劈着火云狼,一边施展斗气攻击,这是一只属火元素的魔兽,她脑海里一转,不知道她能不能开启精神海里的火元素力召唤它。
这样想后,沐倾狂突然飞身闪开,快速开启精神里的火元素,顿时,她身体四周闪着红通通的火元素光芒,当火云狼看到那如火般耀眼的火元素后,嗷呜低叫一声,双腿趴下,最后整个身子全部趴下,乖乖臣服在沐倾狂面前。
看着这样一幕,惊的不仅是沐倾狂,还有沐战,银瞳一点也不惊讶,这就是召唤师的力量,并不是谁都能做到,所以召唤师才会那么尊贵。
火云狼趴在地上后嗷呜嗷呜的可怜叫着,它其它人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召唤师,如果是和它同元素的召唤师,那它只有臣服的份。
这个世界,魔兽最大的敌人就是召唤师,也是它们最害怕的。
“狂儿,你………”沐战看了看地上的火云狼,又看了看浑身上下散发着火红光芒的沐倾狂,这,这是召唤师的象征啊!狂儿,这,这怎么可能……
沐家历代都没有出一个召唤师!
“走吧!”沐倾狂朝火云狼挥挥手,这样的低级魔兽,她不需要带在身边,反正都能随时召唤它们,如果遇到高级的魔兽,她要是能够召唤的话,那是一定要契约的,不然其它召唤师也能够把它召唤走。
章节目录 22.差点吓晕死
“爹,我们赶紧走吧。”沐倾狂见火云狼灰溜溜的跑了,转身走向沐战。
“狂儿,你是召唤师啊?”沐战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沐倾狂扬了扬眉毛,一脸灿烂的笑意,风轻云淡的答道,“是啊……”
砰的一声,沐战瘫软在地。
“爹,你怎么了?”沐倾狂脸色微变,急忙蹲下身去扶沐战。
沐战目光呆呆的盯着她,许久过后,喘了口气道,“狂儿,爹差点被你吓得晕死过去,你可不要胡说……”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召唤师,这对他来说是神的存在,他的女儿是召唤师,这,这怎么可能。
“爹,我没骗你,我现在真的能够修习召唤师了。”沐倾狂被沐战的模样弄得哭笑不得。
砰的一声,坐起的战沐再次倒在地上。
“爹,你能不能不要晕了啊!”沐倾狂卟噗的笑出声,她爹真是太不禁吓了,要是她告诉他是全能召唤师,他会不会晕死过去。
“我不晕了,狂儿,我们赶紧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娘,不,不行,你要是告诉她,她肯定也会晕过去。”沐战坐起身子乐呵呵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银瞳看着地上的沐倾狂和沐战直摇头,真是一对奇葩父女。
就在他们三人要走的时候,猛烈的奔跑声响起。
“不好了,很多魔兽过来了。”沐战大惊失色道,拉着沐倾狂赶紧的跑,但他们跑得再快,也没有魔兽跑得快。
没一会的功夫,只见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约二三十只魔兽出现在沐倾狂三人的身边。
“狂儿,你先走。”沐战脸色一片苍白,虽然女儿有斗气,又能够召唤魔兽,但她的等级应该不高,现在四周可是有很多六七级的魔兽。
沐倾狂摇头,双眸精光闪闪的盯着那些气势汹汹的魔兽。
那些魔兽全部齐齐盯着沐倾狂,眼里露出仇恨的光芒,刚刚它们是感应到召唤师的元素力量才冲过来的,它们想看看是多厉害的召唤师,如果很厉害,那它们只有跑,如果不厉害,它们就要灭了对方,免得对方以后强大了使唤它们做事。
沐倾狂见它们全部盯着她,眉毛挑了挑,她看过召唤师的书,知道召唤师是魔兽的天敌。
召唤师想征服魔兽,魔兽想灭掉召唤师,它们是有思想的,并不愿意臣服人类,也不想为人类做事,除非是没有办法,不得不臣服。
沐倾狂看着目露凶光的魔兽,它们是想灭掉她么!
“狂儿,你……”沐战急死了,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银瞳站在沐倾狂旁边,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目光冷傲的扫过那些低级魔兽。
“你带我爹先走。”沐倾狂突然看着银瞳很认真道,她想试试自己的力量,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召唤师力量能不能让它们臣服,但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银瞳盯着她,银眸里露出一丝不愿意,她想一个人对付这些魔兽么,他不会丢下她走的。
“沐伯父,你先离开,去外面等我们。”银瞳看着沐战温和有礼道。
章节目录 23.你竟然是斗圣!
“这,这不行。”沐战立刻拒绝。
“喂,你干嘛留下来啊,要是一会出事可不关我的事哦。”沐倾狂扬着眉毛挑衅的盯着银瞳,这家伙真爱管闲事。
银瞳妖艳的银眸里波光潋滟,犹如最清澈的泉水,一片透明。
“我又没让你负责,你急什么。”他剑眉飞扬,冷薄的唇角微微一扬,眼里闪着一抹邪肆。
沐倾狂眨眼盯着他,他这个样子带着一种坏坏的感觉,又酷酷的,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她以为冷冰冰的他不会笑,没想到他的浅笑,竟然会如此的迷人。
她瞪他一眼,转身看向沐战,“爹,你去外面等,你在这里我会分心的,相信我。”
沐战看着沐倾狂眼里的绝决和自信光芒,咬了咬牙,千交代万嘱咐,最后才离开。
魔兽见沐战走后,开始狂躁的嘶吼起来。
沐倾狂身上突然暴闪着耀眼的火元素光芒,她这样的变化吓得那些魔兽纷纷停上嘶叫,而且还一步步倒退。
召唤师的力量是它们看不出来的,它们无法确定沐倾狂是多厉害的召唤师,所以也不敢乱来,没有人愿意送死,魔兽也是如此,要是被沐倾狂控制了,它们以后就得全部听她的差遣,还会失去自由。
一些低级魔兽被沐倾狂身上的元素光芒吓住,而后全部逃跑,只剩下一些不属于火元素又级别高的魔兽。
沐倾狂细细数了下,还有七只都是六七级的魔兽,而且它们都是其它元素的魔兽,她咬牙,看来回去后,她得把其它四种元素全部融合。
“嗷吼,嗷吼………”一头六级青风牛朝沐倾狂怒吼着,它是风元素,而且它觉得沐倾狂并不是高级召唤师,所以它并不害怕。
沐倾狂手里握着沐战的刀,见青风牛冲过来后,她运动体内的青色斗气,挥舞着刀朝清风牛砍去。
青风牛抬起腿朝沐倾狂狠踢,沐倾狂一只手挥刀,另一只手青色的斗气犹如一道冰冷的剑快准狠刺向青风牛的脚底。
“嗷呜,嗷呜……”被刺中的青色牛发出哀鸣声,双眸里更是滚滚怒火,随即其它几只魔兽也纷纷朝沐倾狂冲来,因为它们发现沐倾狂没用召唤师的力量,这是解决她的最佳时刻。
就在它们冲过来时,几道白色的斗气如七把充满煞气的利剑狠狠刺向那些魔兽的胸口。
沐倾狂微愣,转身看向银瞳,只见他周身闪着晶莹的白光,她猛吸一口气,双眸睁大,他竟然是斗圣。
那些魔兽倒在地上挣扎几下后便不再动,银瞳眼底凌厉的光芒一闪,收回施展斗气的手。
“你,你竟然是斗圣!”沐倾狂语气有些不稳道,黑眸里全是精光,一般人很难修行到斗圣,没想到他这么年轻就是斗圣,绝对堪称天才。
“是啊。”他学着她原本的口气答道。
沐倾狂吞了吞口水,她不得不承认她有些羡慕他,她才是一个二星斗师,在他面前,她简直太渺小了,他到底是什么人!
如今他能用力量,他的伤是不是恢复了,这也代表他会离开去寻找他的记忆了吧!
章节目录 24.融合五种元素
“我们回去吧!”沐倾狂淡淡的说,准备走时,又跑到那几只魔兽身边,将它们体内的魔核全部取出,五六级的魔核很值钱,它不能浪费掉,而且它们的魔核里都有元素,它可以吸收掉,增强自己的元素力。
两人出森林时,虽然听到兽吼声,但幸好没有再遇到魔兽。
外面等待的沐战见他俩没事,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他们回家后,姚婉喜极而泣,幸好他们三人都没事。
沐倾狂安慰好姚婉,便去了她常去的森林,今天的事让她更加确定,她必须快速增强自己,今天晚上,她要融合风元素。
或许是因为已经融合火元素,今天火元素又大展雄威,风无素竟然很乖巧的与沐倾狂融合。
沐倾狂见这么容易,便贪心的把其它三种元素全部融合了,唯有那黑白元素没有,因为黑白元素太少,根本没法融合,而且她也不知道那两种元素是做什么的,也不敢乱融合,后面这段时间,她再扑捉元素,都找不到黑白元素。
融合五种元素,沐倾狂才放下心来,以后她要吸收更多的元素,让精神海里的元素力越来越强大,这样她才能轻易制服高级魔兽。
想着今天那些魔兽被她吓走,沐倾狂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没想到世界上,竟然真有这么神奇的召唤力量。
之后两天,沐倾狂很安静的修习,一门心思全部放在修习上,所以她并没有看到银瞳这两天一直在对着她发呆,因为他已经决定离开了,他要去寻回他的记忆,他想知道是谁害他变成这样的,但现在要走,他竟然有一些舍不得。
“爹,这两天我看你和林叔他们都没有去做任务,是佣兵团出事了吗?”沐倾狂一脸关心的问道,上次七颗魔核她给了五颗给沐战,她自己留了两颗备用。
“最近浮忘森林很不安全,你还记得前几天的魔兽混乱吗?这两天普陀镇来了很多人,我听说,好像是浮忘森林将有高级魔兽出世,很多人都想拿下它。”沐战淡淡的说,因为这事,烈火佣兵团都不准他们出任务。
沐倾狂哦了一声,心里有些蠢蠢浴动,高级魔兽是多厉害的魔兽,她也很想去看看,也见识一下。
“这两天你不要乱跑,还有你是召唤师的事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沐战语重心长道,这个世界嫉妒心强的人太多了,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便会在背后下黑手,所以不是很强大前,最好隐藏锋芒。
沐倾狂重重点头,笑道,“爹,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不到迫不得已她不会暴露自己是召唤师的身份,她现在可以用斗气,这段时间的修习,她体内的斗气竟然暴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元素力的原因。
只不过她没有什么厉害的斗技。
“爹,沐家有没有特殊的斗技。”沐倾狂好奇的问道,她现在又不会自创斗技,只能先学着现有的保命再说。
“有,不过都在帝都沐家的藏书阁,狂儿是想要斗技是吧!”沐战笑呵呵道,虽然他手上没有斗技的书,但他以前学过,那些口诀还是记得的。
章节目录 25.斗技口诀
沐倾狂笑着点头。
“好,以前爹也学过斗气,现在我把那些口诀写给你。”沐战慈祥笑道,看着女儿一点点成长,他真的很为她高兴。
“爹以前也学过斗气?”沐倾狂惊讶道,她还以为他一直修的战士。
沐战重重叹了一口气,笑道,“这事不提了……”这是他的伤心之处,想当年,他可是沐家斗气中的佼佼者。
沐倾狂见他叹气,便知道这背后肯定发生出很严重的事,不然爹为什么不用斗气,斗气的攻击力比战士的攻击力要好很多。
一个战帝级别的战士都不是两星斗王的对手,除非有超强的体魄再加上药剂的力量,还有防身铠甲,高端武器,不然很难敌对斗王。
“狂儿,这些就是当年爹学的斗技口诀,你修习时,用精神力把这些口诀牵引进精神海里,到时候你一边修习斗气就能一起掌握这些斗技。”沐战拿着一张写满黑字的纸递给沐倾狂,虽然这些斗技不是最厉害的,但现在也能帮帮她。
“谢谢爹。”沐倾狂欣喜接过,虽然她有以前的博斗技巧,但那远远不够,她必须不断促进自己才行。
沐战摇头笑,“跟爹这么客气做什么,对了,你现在斗气修到什么级别了?”
“二星斗师。”沐倾狂浅浅的笑。
“天啊,狂儿,你什么时候开始修习的,就到了二星斗师。”沐战惊呼道,要知道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想要从最初的斗士到斗师,最有天赋的也得花一年的时间。
“两个多月前吧。”她刚来这个世界时就开始聚气,直到遇到银瞳,她才疑结出斗气。
沐战目瞪口呆的盯着沐倾狂,像看怪物似的不断吞着口水,女儿怎么突然间从什么天赋也没有就到了变态的天赋!
“爹,你不要惊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上次自杀后,我就能修习斗气,也能感应元素,或许这就是因祸得福吧!”沐倾狂只有这样安慰沐战,她总不能告诉他,他的女儿已经死了,她是另一个灵魂,她不想让他们伤心,反正从她来那一刻,她就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唉,幸好上天还是眷顾你的,只是你脸上这胎记……”说到这里,沐战重重叹了口气。
沐倾狂摸了摸自己右脸上的红色胎记,这个胎记应该是天生的吧!
“爹,你和娘不用担心我,如果有人真的爱我,又怎么会在乎这块胎记,如果在乎,那也表示不爱,既然不爱,我又为何要跟他在一起。”沐倾狂摸着脸非常乐观的说道。
沐战听着她的话,笑意盈盈的点头,幸好女儿如今已经想开。
“狂儿,你和那个银瞳……”沐战对于银瞳还是挺欣赏的,那天在森林里,他看得出来,他很护她,而且他一直都跟在沐倾狂身边,简直就是跟屁虫,他长得那英俊,要是对她没有意思,又怎么会一直跟着她。
“爹,我和他没什么呢,你不要乱想。”沐倾狂解释着,她和银瞳怎么可能,她们最多算是普通朋友。
章节目录 26.你乱跑什么啊?
“你这孩子,如果有好的男子就抓住,你没看到他每天跟着你不放,那就表示他不嫌弃你的容颜。”沐战语重心长道,这女儿真是不开窍,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沐倾狂卟噗笑,爹就因为这个原因认定银瞳喜欢她吗?
他要是知道她和银瞳之间的交易就不会这样认为了,想着他们之间的交易,好像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要结束,这个时候,她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自己好好把握啊。”沐战拍了拍沐倾狂的手便走了。
沐倾狂低声笑,而后专心看着纸上的口诀,现在她最重要的事就是提高自己的能力,好好保护家人。
夜,天空中繁星点点。
森林里,沐倾狂盘腿打坐在地,只见她身上散发着晶莹的青色光芒,虽然最近几天她斗气暴增,但等级却没有上升太多,只是五星斗师,五星斗师在普陀镇算中等的,但到了大城市,就什么也不算。
沐倾狂利用精神力将那些口诀引导进精神海里,渐渐,口诀化成招式在她的精神海里展现,看着那些独持的招式,她眼里全是欣喜,专业斗技就是不一样,配合斗气想必威力会更强大。
在把那些口诀全部消化后,沐倾狂退出斗气境界,她朝四周看去,竟然没有看到银瞳。
“银瞳,银瞳………”沐倾狂担心的叫道,以前她每次退出境界,他都会安静的站在旁边,突然不见他,她竟然很不习惯,他跑哪里去了。
随着她叫喊,一道蓝色的身影从远处如闪电般出现在她面前。
“你乱跑什么啊?”见他安然无恙,她绷着脸瞪他。
“担心我?”他挑着剑眉,妖艳的银瞳闪着精亮的光芒。
沐倾狂突然笑起来,双手环胸道,“还有几天你就可以离开了,我可不想你在这最后的时间出什么事。”
银瞳听她这样说,眼里原本精亮的光芒渐渐变得有些黯淡,似赌气的说,“知道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留下一阵寒意。
沐倾狂看着他的背影蹙眉,他又生什么气啊,难道她刚刚说错话了,既然生气,那就说出来啊,真是一个别扭的男人。
回到家后,沐倾狂突然闯进银瞳的房间,银瞳正站在窗户边,见她来了后,眼底快速闪过一丝惊喜。
“还不睡?”她走到他身边淡淡问道。
“嗯。”他是睡不着,因为今天有人来找他,还说是他的属下,要带他回去,那些人能够说出他的各种特点和习惯,想必真的是他的人吧!所以他决定跟他们回去看看。
沐倾狂突然从怀里拿出那块玉佩塞进他手里,爽快的笑道,“还给你。”那么贵重的东西,她怎么可能真的会要他的,而且如今,她已经把他当作朋友。
她会阴险,会狡诈,会无耻,会没人性,但对朋友绝对是有情有义的。
银瞳看着手里的玉佩不解,她不是要两万金币吗?如今他的家人还没有找来,嗯,虽然已经找来了,但他并不想让他们出现在她面前。
章节目录 27.你欠我两万金币
“我没有钱给你。”银瞳摸着玉佩淡淡的说。
“切,你不要把我当成钻钱眼里去的人好不好。”沐倾狂一拳头打在他肩膀上,这一打,她快速把手缩了回来,又硬又冷,果然是一个大冰块。
“我的家人没有来,你不要两万个金币了吗?”他妖艳的瞳孔静静的盯着她笑意盈盈的脸,突然间,他发现,她好像越来越漂亮了,犹其笑起来的模样,自信阳光又张扬,很容易让人感觉心里很温暖。
就连他一直冰冷的心,似乎也感觉到一点点暖意。
沐倾狂绷着脸瞪他,凶道,“哼!你总会找到你的家人,你要记得,你欠我两万金币,以后一定要还给我。”
“还是很贪钱。”他低低的轻笑,妖艳的瞳孔不再那么冰冷,散发着一点暖意的笑芒。
“切,我从来做亏本买卖,亲兄弟还明算账,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欠了的还是要还的。”沐倾狂扬着唇道,如果她要无耻的话,她会耍各种赖扣下玉佩不给他,但因为把他当朋友,她还给他,那是他的贴身之物,应该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银瞳把玉佩收起,斩钉截铁道,“好,你把协议收好,以后我一定会还你两万个金币。”
“要说话算话哦,要是敢赖账,小心我把你打成猪头。”沐倾狂握了握拳头,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银瞳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心里升起一股暖流,最后几天就让他们好好相处。
夜深人静,原本沉睡的银瞳突然睁开眼睛,只见他手上爬着一只如人的手指那么大的白色虫子,他看一眼,飞身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主子,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森林里,只见三个身着黑色劲服的年轻男子恭敬的站在银瞳面前。
银瞳全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气,目光冷冽的盯着他们,“你们真是我的属下?”
“主子,你是失忆了,但我们都知道你的各种习惯,你觉得敌人会了解这么清楚吗?”为首的黑虎看着银瞳一脸诚恳的说道,明亮的双眸里全是恭敬。
“主子,我们三人可是你最亲近的贴身护卫,你怎么能够忘记我们呢?”名叫黑鹰的一脸忧怨道,他们三人可是花了好一些功夫才找到这里,还是因为主子的宠物那只小白虫才找到的。
“请主子跟我们回去吧!”黑豹一脸沉稳的请求着,主子现在已失忆,一个人在外面太不安全,要是让那些人先找到,说不定,下次他们三人就真的见不到他了。
银瞳看着他们三人真诚的面孔,再想着他们今天和他说的那些习性,的确是跟他很亲近的人才会知道。
“再过几天。”他冷冷道。
“主子,不能再等了。”黑虎看着银瞳严肃道,他们能找来,那些人也有可能找来。
“我说等就等。”银瞳语气带着一股不容人拒绝的王者霸气,而后转身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三个年轻男子直叹气,主子一直都是这样,他决定的事,从来没有人能够改变,他们只能谨慎的再等几天。
章节目录 28.好拽的魔兽!
第二天,沐倾狂偷偷的跑去了浮忘森林。
“你怎么也跟来了?”她一边走一边瞪着银瞳,真是跟屁虫。
“在我没离开前,我要一直跟着你。”银瞳一本正经道,会多留几天,只是想和她再多相处几天,这一次离开,不知道他们下次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沐倾狂见他那么认真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她倒不再担心他的安全,她差点忘记,他是斗圣境界的斗者,在她眼里,斗圣已经是神般的存在。
两人往森林里走,一路上能够看到很多拿着武器的人朝浮忘森林深处走的修行者。
“喂,你说今天那魔兽会不会出世啊?”沐倾狂边走边问道。
“应该会吧!”他已经感觉到高级魔兽的气息,看来真有高级魔兽面世。
沐倾狂一听特别的兴奋,她好想要一只高级魔兽,但以她现在的实力应该不可能的吧!她的召唤力只能召唤一到五级的低级魔兽,但低级魔兽她根本不需要契约,算了,今天就去开开眼界,看看高级魔兽是什么样的。
两人跟着其它大部队一起走向浮忘森林的深处。
沐倾狂看着一路的人直摇头,卡维斯大陆就是如此,只要哪里有高级或者惊奇的魔兽出现,不管是什么偏僻的地方都会有一大堆人出现来抢。
“啊啊啊……大家快点退开……”
突然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惊慌的叫喊声。
这样的叫喊声让其它人全部飞快朝里面跑,看来魔兽已经出世了,沐倾狂也控制不住飞快朝里面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让那些人那么顾忌,能进来这里面的人,绝对都是强者。
银瞳见她跑那么快,急忙跟上。
“天,是流金鼠,圣兽级别以上的。”有人惊呼道,其它人听着更是蠢蠢浴动,要是能契约一只圣兽,那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圣兽是很难契约的,除非实力特别的强大,要不然就是高级召唤师。
“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竟然敢打扰小爷休息,全部滚出去!”一道暴怒的咆哮声在森林里震耳浴聋的响起。
沐倾狂听着这道狂傲又傲慢的声音,更是热血混腾,好拽的魔兽!
等她终于冲破人群,看到那所谓的高级魔兽后,一阵大跌眼睛,只见前面不远处的石头上,躺着一只白色的小老鼠。
沐倾狂吞了吞口水,在她以前的世界,老鼠是人人喊打的,没想到到了这里,大家竟然把它当宝贝一样,它还自称小爷。
只不过这只小老鼠身上散发着很强劲的金光,她瞳孔里精湛的光芒一闪,好强大的雷元素,这会儿,她再也不敢小瞧这只老鼠,圣兽啊圣兽,说不定还不止是圣兽,那雷元素太强大了,让她精神海里的雷元素开始浮动起来。
“喜欢吗?”银瞳看着她眼里的精光淡淡问道。
“喜欢,简直太强大了。”沐倾狂想也没想的说道,她现在特别想契约了这只高傲的小白鼠,可是以她的力量恐怕不行的。
她又扫了扫四周的人,他们又行吗?
章节目录 29.好漂亮的圣兽
“好漂亮的圣兽。”人群中有女子惊喜的叫道,那声音里充满了强烈的占有浴。
“哈哈哈,圣兽,今天谁有能力,谁就契约它。”一个中年汉子摸着络腮胡大声笑道,眼里充满了势在必得的光芒。
站在四周的人纷纷开口,每个人都想把小白鼠占为已有。
“主子,这只小白鼠还真漂亮,看它身上的金光,想必力量很强大。”莫忘看着身边的莫纤凉惊喜的说道。
一身白色锦报的莫纤凉目光淡淡的盯着那只悠闲的小白鼠,良久开口道,“越是强大的魔兽,越是难契约,因为它们生性太孤傲。”
“以主子的能力肯定能够契约。”莫忘引以为傲的说道。
莫纤凉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盯着小白鼠,圣兽一般很难碰到,而且一般的斗者想要契约圣兽很难,除非斗者的级别特别高,不过今天小白鼠遇上他,他是势在必得。
“你说我能够契约它吗?”沐倾狂侧身,黑亮的眸子一片明媚的盯着银瞳。
“哟,你长得这么丑,也想契约那只漂亮的小白鼠呀!”突然旁边的女子看着沐倾狂满脸嫌弃的说道。
“你说什么!”银瞳盯着那名女子面若冰霜的冷酷道,妖艳的眸子里闪着诡异的光芒。
那个女子见银瞳瞪她,不甘示弱的说道,“她那么丑,根本不配。”
啪,一个洪亮的巴掌声在森林里响起,女子被银瞳一巴掌甩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沐倾狂看着这一幕,先是怔了怔,即而笑意盈盈的想勾银瞳的肩膀,猛然想起他全身冰冷,顿时改为轻拍下他的胸口,豪爽笑道,“够义气,我没交错你这个朋友。”
“知道我的好就好。”银瞳收敛了下身上的煞气,酷酷道。
“………”沐倾狂再次觉得,这人不能夸,一夸就得瑟,不过他刚刚为她出气,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随着这样一幕发生,大家都看向沐倾狂和银瞳,即而议论纷纷起来,无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